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小红帽

38847浏览    1379参与
森田綺璃🌿
是以小红帽为灵感的画(⌒-⌒;...

是以小红帽为灵感的画(⌒-⌒; )

还是很崩,但我尽力了。

希望有超多建议帮助我改进!!!

是以小红帽为灵感的画(⌒-⌒; )

还是很崩,但我尽力了。

希望有超多建议帮助我改进!!!

泽鹬

人物:小红帽

出镜:泽鹬(本人)

人物:小红帽

出镜:泽鹬(本人)

风乎舞雩
“猎人先生,我把你的箭囊和弓拿...

“猎人先生,我把你的箭囊和弓拿走了~”小红帽甜甜地笑着。

踩着尚未干涸的血迹,迷失在爱恨森林…

“猎人先生,我把你的箭囊和弓拿走了~”小红帽甜甜地笑着。

踩着尚未干涸的血迹,迷失在爱恨森林…

妖夢ω正义泣雪
华十三
这是个危险的世界,戴着红色帽子...

这是个危险的世界,戴着红色帽子的女孩要保护好自己。


出镜:原po

摄后:猿帅

这是个危险的世界,戴着红色帽子的女孩要保护好自己。


出镜:原po

摄后:猿帅

骗子案例分析

对了!

上一篇那个小红帽,里面的黑猫的少年灵魂其实是凯特婆婆的儿子,因为黑发黑眸所以被村子里的人杀掉了。

凯特婆婆就是为了召唤他的灵魂所以做魔药,她以为失败了,其实是召唤到黑猫身体里。

对了!

上一篇那个小红帽,里面的黑猫的少年灵魂其实是凯特婆婆的儿子,因为黑发黑眸所以被村子里的人杀掉了。

凯特婆婆就是为了召唤他的灵魂所以做魔药,她以为失败了,其实是召唤到黑猫身体里。

安安

小飞龙和火法

(没错,我太无聊了(ꀕڡꀕ))

小飞龙和火法

(没错,我太无聊了(ꀕڡꀕ))

安安

依旧是火法,不过是小飞龙(⑉• •⑉)‥♡

依旧是火法,不过是小飞龙(⑉• •⑉)‥♡

妖夢ω正义泣雪
毛文聞甜甜
練習電繪…………(๑•́ ₃...

練習電繪…………(๑•́ ₃ •̀๑)

小紅帽看起來很強硬(?

練習電繪…………(๑•́ ₃ •̀๑)

小紅帽看起來很強硬(?

去它丫的长途电话!
【小红帽👧与狼🐺】黑童话真...

【小红帽👧与狼🐺】
黑童话真好❤️
(我画的🐺像fox……)

【小红帽👧与狼🐺】
黑童话真好❤️
(我画的🐺像fox……)

咸鲨鱼酒保

刺杀小红帽(终章)

小红帽将大灰狼埋葬进它的家族墓地。她用采摘来的新鲜紫花制成漂亮的花束,摆放在墓碑前,一如之前她向大灰狼承诺的那样,要做花束送给它。狼群一声接着一声发出凄厉的嚎叫,在树林里久久回荡不息。

“在悼念结束后,小红帽带领残存的狼群离开了这片‘伤心地’。”旁白的声音响起,“他们一直在游荡和迁徙,从没有在任何一个地方停留过长的时间。”

舞台上的最后一幕,小红帽戴着又破又旧的红兜帽,双手端着十字弩,右侧腰间搭着盛弩箭袋子,被狼群簇拥着。她叼着一根草,面无表情地回头望向台下的观众。此时幕布缓缓落下,将整个舞台都遮盖起来。剧院里鸦雀无声。

所有的演员都集聚到后台,穿着大灰狼外套的演员着急地询问道:“怎么样...

小红帽将大灰狼埋葬进它的家族墓地。她用采摘来的新鲜紫花制成漂亮的花束,摆放在墓碑前,一如之前她向大灰狼承诺的那样,要做花束送给它。狼群一声接着一声发出凄厉的嚎叫,在树林里久久回荡不息。

“在悼念结束后,小红帽带领残存的狼群离开了这片‘伤心地’。”旁白的声音响起,“他们一直在游荡和迁徙,从没有在任何一个地方停留过长的时间。”

舞台上的最后一幕,小红帽戴着又破又旧的红兜帽,双手端着十字弩,右侧腰间搭着盛弩箭袋子,被狼群簇拥着。她叼着一根草,面无表情地回头望向台下的观众。此时幕布缓缓落下,将整个舞台都遮盖起来。剧院里鸦雀无声。

所有的演员都集聚到后台,穿着大灰狼外套的演员着急地询问道:“怎么样怎么样?观众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

饰演卡斯特的演员悠闲地翘着二郎腿,“你急什么啊。”

小红帽的演员瞪了他俩,“安静——”

突如其来的掌声打断他们的对话,观众们的掌声久久不息,热烈到连后台都能清楚地感受到。剧团里所有人都长舒一口气:太好了,这次的演出反响比前几次都要好。

小红帽的演员把叼着的草一丢,“走,谢幕去。”

谢幕后,观众们从几个门分散出去,很快大厅就只剩下剧团内部人员了。负责人因为前几次演出效果不佳而紧皱的眉头终于舒缓开了,他大力拍了拍编剧的肩膀,把编剧拍得一愣一愣:“这次的剧本很好,非常好,比前几次不知道高到哪里去,虽然这也离不开我对你的指点和教导。不管怎么样,庆功宴,你得多喝几杯,我还得给你发奖金。”

编剧的心思似乎并不在庆功上。他询问一名工作人员,“第二排第三个位置有人来吗?”

“那个位置?”工作人员回忆了一下,“空的啊,嗯——好像全场就空了那一个位置。”

“怎么,你给票的那个人失约没来了?”负责人问。剧团的票也不全都是拿来卖的,也会留有几张给剧团成员,方便他们送给想要邀请观看的人。

“你送谁了?”卡斯特的演员打趣道,“普通朋友?还是——女朋友?”

“行了,别欺负他了。”小红帽的演员打断了他的刨根问底。她一发话,卡斯特的演员只好耸耸肩,闭嘴了。

大灰狼的演员终于把狼外套脱出来了,“加油啊大作家,我很期待下一个剧本呢。当然我希望下一次让我当个人吧,这破外套又重又闷。”

编剧手里还拿着《刺杀小红帽》的剧本,他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和正在嬉笑吵闹的成员们一起去开庆功宴。

在三个月之前,编剧正在为新的演出剧本发愁,剧团负责人只给了他两周的期限,要他无论如何都要出一个令人满意的剧本,否则就换一个编剧。如果被替换掉,他的资金来源也就断了,那他可能连最便宜的房子都租不起了。这让他愁得三个晚上没有好好休息,租住的房间里到处都是被揉成一团的废纸。他觉得如果再闷在房间里苦想下去,头发都该被自己揪光了。

把身上仅有的钱掏出来数点一下,至少足够他再去酒馆喝几杯小酒,也许还能打探到有意思的故事。这么想着,他离开租住的屋子,走上大街。去酒馆的路会经过集市,此时正值午后,集市里人来人往,买卖交易。

“你好,年轻人,要不要买一篮新鲜的野果?”一个拄着拐杖,穿着朴素的老妇人拦住了编剧的去路。老妇人的脚边跟着一只用牙齿牢牢咬住篮子的“狗”……或许不是狗,编剧注意到它炯炯有神的琥珀色双眼,还有与野狼几乎一致的外形特征。但是能乖巧地待在老妇人身边,甚至愿意帮忙咬着篮子,应该是混血狼。编剧不禁暗暗佩服老妇人,能够将混血狼当狗来饲养还是非常需要胆识和本领的。

篮子里装满了不同种类的野果,没有一个是编剧能叫上名字的。他对果子没什么兴趣,吃果子不如去酒馆小酌一杯容易来得灵感。老妇人见编剧没有想要购买的意思,也就没再缠着编剧。

“明明以前很快就能卖出去的。现在的人们已经厌倦野果了吗?”老妇人拄着拐,轻轻叹了口气。

编剧有些好奇,现在商路亨通,集市上充斥着各种各样的水果,人们早就对又酸又涩的野果失去了兴致。于是他问老妇人:“您是靠卖野果子维生吗?”

老妇人回答说:“你看,我到现在也没能卖出一篮子野果。如果我靠这个维生,那早就饿死了。”

“那您为什么来卖野果,它们采摘起来也很麻烦吧?”编剧一边问,一边扶着老妇人离开人来人往的主干道,坐在路边。

老妇人颇具自豪感地说:“要是我还年轻,上树摘个果子,那可不是事。”她摸了摸咬着篮子的混血狼,示意它放下篮子歇一歇,“只可惜岁月不饶人呐。这一篮子的野果全是我用竿子打下来的,摔坏了不少,捡了很久,才收拾出一篮子完好的果子。”

老妇人继续说:“我听说这个集市上的花店,能做出很漂亮的花束。但我没有钱去买,所以才想着卖点野果换钱。”

编剧望向老妇人所说的花店,这家花店确实有些名气,但它的价格也和它的名气一样高。编剧估算了一下,就算老妇人卖出了这一篮子不值钱的野果,恐怕也只够从店里换一朵花。

“您要买花束送人吗?”编剧问。

“是啊,我打算买用紫色的花做的花束,它很喜欢紫花。”老妇人一边回答,一边眯起眼睛,微笑着说,仿佛想起了什么温馨的事情。

编剧很敏感地注意到老妇人所说的人称代词是“它”,直觉告诉他一定能从老妇人这里找到一些剧作的灵感。于是他撂下一句“请等我一下”,然后冲进花店里,询问了花束的价格后返回老妇人身边。

“我想,买一篮子野果可能对我有好处,当我喝多了的时候,能帮我醒醒酒。”编剧说,“我想买这一篮子野果。”

老妇人听到有人要买走野果,又惊又喜,“真的吗?太感谢你了,年轻人。”

“但是,”编剧说,“我刚才帮你问过那家花店了,哪怕是最便宜的花束,也不是卖了这篮子野果就能买到的,这家店的价格太高了。”

没等老妇人露出失落表情,编剧就从兜里掏出自己仅剩的所有钱,“得这么多,才能买得到。”

“可我只有这一篮子野果,”老妇人为难地说,“年轻人,如果你愿意等一等,我过几天应该能再搞来一篮子。”

编剧摇摇头,“您不用这么麻烦的。也许您可以用其他的东西代替野果子,比如……关于您的故事。”

“我的故事?”老妇人愣了一下,随即掩面笑了起来,“没想到会有年轻人想要听一个老太婆讲故事。”

“不瞒您说,我是个写剧本的。最近刚收到剧团负责人的最后通牒,如果我再写不出一个好剧本,就得滚蛋。”编剧很坦诚地告诉老妇人,“我的直觉告诉我,您能给我提供一个很好的故事,和那些老掉牙的绝对不一样。”

“好吧,如果你愿意让我先去买来花束的话。”老妇人说,“否则我很难安心。”

编剧点点头,爽快地将钱给了老妇人。她身边的混血狼本想跟着去,被她阻拦了,不得已,混血狼待在原地,和编剧面面相觑。

就在编剧被混血狼的目光盯得发毛的时候,老妇人一手捧着紫色花束,一手拄着拐杖回来了。她满是褶皱的脸上也洋溢着满足的笑容。编剧赶紧扶着老妇人再次坐下来。老妇人抚摸着制作精美的花束,轻声赞叹着:“果然,这花束,比我自己做的要好得太多了。”

老妇人按着约定,向编剧讲述了她的故事,一个关于小红帽与大灰狼的故事。

“他们目送我们离开村庄,我们也按照约定,迁徙离开了这片树林,寻找新的定居点……”老妇人一边回忆一边说着,原本听得正入迷的编剧感觉不太对劲,忍不住打断了老妇人。

“你是说,他们只是看着你们离开,没有做任何事情?”编剧问。

“是啊。”

“那,他们是不是在你们迁徙途中伏击你们?”编剧猜测道。

“没有。”老妇人说,“我们和他们都遵守了约定。我当时很谨慎的让狼群摧毁了所有的武器,即使是农具也留的不多,我估计接下来他们耕种得共用农具了。所以他们除了遵守约定,还能有别的选择吗?”

编剧感觉有点混乱,“那,那祭祀怎么办?”

“这倒是个问题。具体的我也不是很清楚,因为我们早就离开这片树林了。我们去了很多很多地方,虽然一直没有找到一个能够长久的定居处,但旅途还是很愉快的。直到我们再一次回到那片树林时,祭坛早就已经荒废了。不仅如此,曾经的小村庄,已经发展成一个小镇了,我想,他们应该发现即便没有保护神和祭祀,也能过好生活了吧。”老妇人乐呵呵地说道。

“你们不是不打算回到那里了吗?”编剧问。

“啊呀,这确实算是我们毁约了。但我保证,我们只是偷偷回来过,没有影响任何人。”老妇人的情绪开始低落下来,“年轻人,你应该知道,狼的一般寿命是多长。”

“大概……12?呃,14?好像只有十几……?”编剧不敢继续往下说了。

“唉……是啊。即便是那样与众不同的大灰狼,它家族的平均寿命也不超过30岁。”老妇人下意识地一下又一下抚摸花束,“虽然在旅途中,我有察觉到它在不断衰老。但我始终不愿意接受,直到有一天,它主动要求想要回到那片筑有家族墓地的树林……”老妇人沉默了一会儿,“回到那片树林,我们回到了久违的定居点,那里还保持着原样,连卡在树干上的弩箭都还在。我们在那里过了一夜。第二天早晨,我没能再叫醒它。它和家族里的先辈们一起走了……”

“所以,你买紫色花束,是为了去祭奠它?”编剧问。

“是啊,我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回到那里去,采些紫色花朵自己做简陋的花束,去看看它,陪它一段时间,免得它寂寞。之后还是会按照约定离开那片树林。”老妇人看看怀里捧着的花束,“果然店里做的,比我做的要好太多了。”

编剧从身上的口袋东翻西找,找到了一张剧团下一次演出的门票,位置是第二排三号座。他将这张门票送给老妇人:“如果可以的话,三个月后我所在的剧团将会有一场演出。希望您能来观赏。”

老妇人拒绝了,“这怎么能行,门票也是要花钱的。”

“请不用担心,这是剧团免费分发的。”编剧说。

老妇人见编剧这么说,也就收下了门票。她说:“三个月之后,我应该能赶得来。谢谢你,年轻人。”

送走老妇人之前,编剧问了一个他从听故事开始就很想问的问题:“您身边这只,不会是真正的狼吧?”

老妇人点点头:“货真价实的狼。”

编剧拎着一篮子野果回到屋里。他一挥手把桌上乱七八糟的纸团全扫到地上,抽了几张白纸,一边啃着野果子一边开始奋笔疾书。

还未到规定时间,编剧就拿着《刺杀小红帽》的初稿见了负责人。负责人翻了几页,就拍板决定用这个剧本了。但是在离开村庄这一部分,负责人要求编剧做改动。

“两方就这样遵守约定实在太平淡了,观众不一定会买账。你得想想办法,让他们再冲突起来,最好能不死不休……”

庆功宴上,编剧一边喝着酒,一边暗自庆幸老妇人没有如约来看戏。他不知道老妇人能不能接受他这样篡改了她的故事。

编剧不知道,早在两个月前,老妇人带着有些干枯的花束和剧团门票,回到大灰狼的家族墓地,在狼群的簇拥下,安详地睡着了。


波利Ana是Muchacha

~售出留念~

《小红帽》

是我很用心的一幅作品。我记得一边画她的时候一边听着黑水公园。当时的“香港十大奇案”真的很精彩很荒诞....虽然听着暗黑的故事却画着甜心的画。希望这幅作品可以鼓励和我一样处于生活低谷的人,苦中作乐。心存阳光~

感兴趣 👀去图5 康康~

~售出留念~

《小红帽》

是我很用心的一幅作品。我记得一边画她的时候一边听着黑水公园。当时的“香港十大奇案”真的很精彩很荒诞....虽然听着暗黑的故事却画着甜心的画。希望这幅作品可以鼓励和我一样处于生活低谷的人,苦中作乐。心存阳光~

感兴趣 👀去图5 康康~

Mermaid.

做了立体书!!是白饭教我的我爱她!

做了立体书!!是白饭教我的我爱她!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