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小罗伯特唐尼

24.6万浏览    11301参与
瑾桐🍁
梦到自己成了RDJ的女朋友 我...

梦到自己成了RDJ的女朋友

我女朋友吃醋了😷

怎么破😢

急急急急急急啊啊啊啊啊啊啊!!!

梦到自己成了RDJ的女朋友

我女朋友吃醋了😷

怎么破😢

急急急急急急啊啊啊啊啊啊啊!!!

Shakespeare·黄昏诗

大侦探乙女 | HidingThe Truth·迷雾追踪

★夏洛克·福尔摩斯x你


★第二人称/ooc预警


★影版《大侦探福尔摩斯》乙女向


[图片]


       “我的名字对你能意味什么?它将死去,象溅在遥远的岸上。然而,在孤独而凄凉之日,你会抑郁地念出我的姓名;你会说,有人在怀念我,在世上,我还活在你的心灵。”

           ——[俄]普希金《我的名字对你能意味什么》


00....

★夏洛克·福尔摩斯x你


★第二人称/ooc预警


★影版《大侦探福尔摩斯》乙女向


null

 

 

       “我的名字对你能意味什么?它将死去,象溅在遥远的岸上。然而,在孤独而凄凉之日,你会抑郁地念出我的姓名;你会说,有人在怀念我,在世上,我还活在你的心灵。”

           ——[俄]普希金《我的名字对你能意味什么》

 

00.

 

       他向来不会说什么含情脉脉的话,自然也讨不得女孩子的欢喜,不过就是这样一个讨人厌的侦探吸引到了你啊,你又气又想笑,牵过了他的手。

 



 

01.

 

       伦敦的天空有些时候会令你怀疑这个宇宙是否还存在太阳。金色怀表中的指针像沙漏中不断流逝的沙,逆时针方向向后倒退着。你笑着将怀表放回口袋中,收掉了让你觉得做作不堪的蕾丝伞,扔在一边的垃圾堆里。

 




       ——门口有一个废弃箱,看起来像是刚放在外头的。


 



       你敲了敲门,用食指迅速了理了理额间缠乱的发丝。开门的是一位男性,如果不出意外,他就会是玛丽表姐的丈夫,约翰·华生,一个干练、冷峻、忠诚、还很时髦的青年退伍军医。你通过玛丽听过许多关于华生的夸赞之词,他是一位成熟温柔的绅士。言语之外还会冒出另外一个名字,事实表明,这个名字在最开始令她非常愤怒。

 



  

       “他是谁?”你问到另一个让她恼怒的人时,玛丽挑了挑眉,随口一句“Well”为自己争取了一些组织措辞的时间,她抿着唇道:“夏洛克·福尔摩斯。”语气就差咬牙切齿了。你本还期待着玛丽至少会用到一些形容词来介绍他,看她沉默了下去,便问道:“只有这些?”

 





       玛丽重复了一番你的话,确信一般地点了点头。


 



       当时因工作上的事务身处国外,你没能去参加表姐玛丽的婚礼,自然没能看到传说中的“约翰·华生”到底是何方人许。这也是玛丽婚后第一次邀请你去她和华生的家里做客。作为表妹,当然心怀愉悦之情。他向你点头致意,几秒间的犹豫之后,握住了你伸过去的手。头花上的黑色蕾丝微微遮住你的左眼,你抬眸笑道:“很高兴见到你,华生医生(Dr.Watson)。”


 



       ——右手食指腹无茧,手指骨关节未变形。

 




       “进来吧,玛丽应该会在一点钟回来。”


 



       ——玄关处的黑色小提琴琴盒,在衣架上的黑色大衣摆处有粉末和尘土。


 



       你看到墙上的壁画后轻笑了一声,带着试探的意味问道:“医生觉得这幅画如何?”他停下脚步转过头看向墙上的画,背过双手仔细端详了一番,“她在油画市场挑选的时候,我就不太喜欢,下笔太重。不说这个,我听玛丽说你喜欢喝红茶。”




 


       你听到他在厨房发出像翻箱倒柜一般的声音,皱着眉头放下手中的报纸,站起身望向站在吧台一侧的他。从他无奈的表情上来看,他费了很大力气才找到红茶罐。


 



       你笑了笑,坐回沙发上,“谢谢您的款待,华生医生。”你将一块方糖放进他放在桌上的茶杯中,静默着等它化开。你时不时地抬眸望向坐在面前的华生医生,发现他的眼睛十分漂亮……噢,怎么能对姐夫动歪心思呢?


 



       一时间气氛有些尴尬,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就听到有人开门而入。你摸到大腿上的枪套,在他转头的一瞬间将漆黑的枪口抵在他的后脑。他慢慢地举起了双手。


 



       “欢迎回家,表姐。噢,如果我没猜错,您才是华生医生?抱歉,我现在有些抽不开身。”


 



       约翰·华生正饶有兴趣地打量着被你用枪口抵着脑袋的人,“没问题,请继续。”听到这句回复的他朝着华生翻了一个白眼,耸肩道:“你不能这么看着我,华生。”

 




       华生不可置否地摇了摇头,大概以表对自作孽者的同情。

 



       

02.

 

       “小姐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发现的?”他挠了挠面颊,抬眸与华生对视。

 




       ——玛丽有个表妹,听她描述之后,我还以为她在开一个可爱的玩笑。


 



       “最初让我感到奇怪的是您的手指骨关节。华生医生是一位经验丰富的退伍军医,常年拿着手术刀的医生的手指骨关节都会变形,而您却不然。”

 




       ——老朋友,你们简直一模一样。

 




       听到这个男人发出了笑声,甚至就这样举着双手,笑到耸起了肩。你侧过头看到他的表情后,扣下了手枪的击锤。像是收到了生命威胁的警告,他又不笑了,好像打算专心致志地听你说话似的。

 




       “继续,聪明的小姐。”

 




       ——玛丽说她下周会从法国回来拜访我们,也许可以介绍你们认识。

 




       他的双手貌似举累了,趁你在说话的期间缓缓将双手放下来时又被你发现,“您并不熟悉这间房子的格局,甚至转来转去地寻找着盥洗室;宁愿翻找半天也不肯直接告诉我红茶末已经没有了,其实这样才能减少您些许的嫌疑——”枪口顶向他的后脑,又让他无奈地举起双手。你继续道:“再说那幅壁画。是我在约克郡画的,并不是在油画市场买的,而且我觉得它下笔也不怎么重。”


 



       华生憋笑憋得辛苦,玛丽拍了拍他的肩膀,嘱咐了他一句:“我不想要同款的漏风墙,约翰。”看戏的华生笑着亲吻玛丽的额间,接着她的话道:“她是个好姑娘,不是吗?”

 




       “但这与她‘做得出来’并不冲突。”玛丽走进了厨房。

 




       “挂在衣架上的黑色大衣,衣摆处的粉末闻上去像是化学药粉。抱歉,我能看看您的左手吗?”你向他伸出左手时,他勾唇一笑,将有些冰凉的左手放在你的掌心。华生像是发现了什么似的皱起了眉,继而双手环抱着,目光像是警察审讯嫌犯。

 




       ——左手有三指的指腹上有薄茧。

 




       “看来您要惹华生医生发火了。”

 




       “嗯?说说理由。”他收回了左手。这个男人的言行举止令你越想越恼火,你将手枪收回大腿上的枪套时,他又转头看了你一眼。华生举起拐杖对着他,目光直直地仿佛钉在了他的身上,微侧过头问你:“他的确这么做了,是吗?”


 




       “看来这位先生将自己的生日遗忘得一干二净。”


 




       “福尔摩斯。”华生的双唇抿成了一条线。被解放的他站起身理了理衣领,微笑着用手挡开了华生的拐杖,又拿出手帕擦了擦手,“我发现你结婚后就很容易动怒了。”华生微皱起眉头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华生仰头翻了个白眼,“这与玛丽无关。”他们俩又接着聊了一会儿,你听到他和华生的对话声:



 



       “我说什么来着?你们俩真的像的不能再像了。”华生双手环抱着说道。显然福尔摩斯并不同意他的观点,他一脸正色地反驳道:“她最多只能算敏感,这是巧合。”

 





       “哇噢,真是个奇妙的巧合。”华生耸了耸肩,又道:“福尔摩斯,你每次在不顺心时就会说是巧合。”

 





       你在听到福尔摩斯的名字的时候转过了身,两位男士的对话也同时停了下来。不知前后的华生开始担心起福尔摩斯是否在你们单独相处时对你说了一些会令你生气的话,他推了推福尔摩斯的左肩,来到你的面前:

 




       “抱歉,如果这个白痴对你做出了一些不敬之事,我替他向你道歉。”福尔摩斯撅着嘴耸了耸肩补充道:“呃,这只是我的见面礼,尊敬的小姐。”他背过了双手。

 

 




       夏洛克·福尔摩斯和玛丽描述的如出一辙,的确是一言不合就会惹人愤怒的类型。坐在玛丽表姐家的餐桌,表面上看着十分和谐的局面,却因福尔摩斯的一句话燃起了战火。如玛丽向华生所描述的,你的确和福尔摩斯有非常多的相似之处,也一样容易被对方挑起敏感神经。

 




       “听说小姐是从法国回来的,冒昧一问,是什么职业?”他一边切着牛排问道。你抬眸望向他,华生感觉气氛不太对劲,便打算出声转移这个带着质问气息的话题。

 




       果然是私家侦探,连聊天的语气都像是在审讯嫌疑人似的。你礼貌地笑道:“编剧,先生。”语毕,他将一块牛肉叉起放在口中,道:“普通编剧可不会随身配枪,更何况是女性。噢,也是,艺术家的浪漫。”

 




       “我承认是我的见面礼过分简单了,或许小姐的推理能力甚高于我。”

 




       “先生谬赞,这段推理的确如先生所说的,难度并不高,只要仔细观察就能得出结论。”

 




       你预感到这段聊天正在向不妙的方向发展着,或许他只是想恶意地挖苦你一番,抑或者是真的从你的身上看破了一些什么。

 




       “普通人可不会仔仔细细地观察所有地方,除非是习惯。”

 



   

       华生预料到这顿饭可能吃不下去了,作为主人的玛丽和华生各有所忧,又不确定二人大战爆发之后到底是否能完全压制住对方,思来想去,华生发现答案绝对是否定的。

 




       “以小姐的用枪手法,看来是一位老手……还是说,”他放下了刀叉,你趁着这个缝隙打断了他的下一句,“三个月,福尔摩斯先生,”你向他伸出了手。

 




       “在我离开之前,您能不能敲定我的职业呢?”

 




       没有任何筹码的比赛就这样被他接了下来。

 




      “福尔摩斯,你什么时候能改改你的毛病!”回到贝克街的公寓后,觉得应该和他谈谈的华生有些气愤地说道。“我有什么毛病?”他从容地脱下大衣挂在墙上,转身一手撑在桌面上看着此刻在他眼里思想十分正直的华生。

 




       “你的依据呢?”

 




       他轻轻一跃,跳过乱七八糟的障碍物来到窗边,看着外头的景色道:“餐桌上我就说了,她和普通女性不一样,虽然场地有限,可明显她的观察能力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她的手上有枪茧,虎口处更明显,她受过专业训练。还有,你确定她只是个编剧?”

 




       ……

 




       自你来到伦敦之后过了三个月,你有拜托华生引路,去过几回贝克街221B,拜访大名鼎鼎的夏洛克·福尔摩斯先生。与华生想象中的战火弥漫的状况不同,你与他相聊甚欢,虽然是掺杂着一些心理战的因素也罢,你进一步确定他就是你会感兴趣的类型。

 




       他在手里转着不知什么时候从你身上顺走的左轮手枪,得意地望了你一眼,“准备在伦敦留多久?”他将你的手枪收在自己的枪套里,打开了一瓶酒,倒在两人的酒杯中。你指了指酒杯,问道:“是酒杯涂了毒还是酒里有毒?啊,大概这周就走了。”

 




       “怎么可能会上毒呢,我可是很有礼貌的——我第一次觉得三个月过的很快。”他举起杯子与你轻碰,看着窗外黑压压一片的天空抿了一口。你试探着笑问:“先生这是舍不得我吗?”

 




       “脑子要是不常锻炼可是会生锈的。有个聪明人能让我的脑子在没案件的时候也能运转,我高兴还来不及呢。”他一手撑在桌面上,笑着邀请道:“去吃饭么?我知道一家不错的餐厅。”

 

 



03.

 

       “我还怀疑是不是我听错了。”你抿了一口陶瓷杯中的红茶,看向面前的福尔摩斯。可以确定的是,他约你出来共进晚餐可能是真的没安什么好心。

 




       “我对小姐非常地有兴趣。”

 




       你大老远地来到伦敦,其实是因为对夏洛克·福尔摩斯抱有兴趣。他这种人着实少见,聪明机智、用语犀利直接,虽然对你造成了威胁,但他没有让你的此行白白打了水漂,如预料一般地对你的枪、为人、职业进行一番怀疑。

 




        “福尔摩斯先生就不用说客套话了,直接切入正题便可。”

 




       你看着侍者将香槟倒入杯中,礼貌地点头向他致谢。你不确定福尔摩斯至今为止看出来的信息能有多少,但他却一直怀疑你的身份绝对是不可告人的。

 




       “小姐认识莫里亚蒂教授?”

 




        对于侦探来说,直觉也很重要。

 




       “先生是怀疑我为教授工作?”你看着他抿了一口香槟,笑着闭眸。你听到他说:“看来你很清楚他的为人。”

 




       “如果我说,我是为先生工作,先生信吗?”你将手臂撑在桌面上靠近了他。玩笑般的话语又带着几分真实,事情仿佛总是在被定格在这分秒之间似的没有进展。他顺着你的步调又缩短了你们之间的距离,“得看小姐要为我做什么了。”你的行为举止有时会让他想起另外一个女子,那个有时会让他咬牙切齿的女子。

 




       你坐会位置上单手托腮着,突然想起第一次见到他时,那双让你动了歪心思的蜜糖眸子。也许是被他“见面礼”的回忆逗乐,你笑道:“你的确是我喜欢的类型。”语毕,他看着你,扬起下巴又挑了挑眉,“那,你决定怎么行动?”

 




       在法国“工作”的那段日子,你收到了一封来自美国的信。匿名的信上隐晦地提到了艾琳·艾德勒的名字以及她请求的想要你帮忙的事情,并间接提醒了你可以下手的线头,是你的表姐玛丽的丈夫,约翰·华生。

 




        “关于我要怎么追求你……这当然可以告诉你了,福尔摩斯先生。不过……您得先把我的枪还给我。”

 




       艾琳·艾德勒是你的童年好友,虽说之后没什么联系,但你知道她的上头有着莫里亚蒂的监视,也是怕牵连到你才大老远地从美国找人寄信。

 




        “枪,我还不能还给小姐。”

 




        这事拖不了多久,迟早都得被莫里亚蒂发现。在艾琳离开英国避风头的这段时间内,你答应她守在夏洛克·福尔摩斯的身边,艾琳并没有告诉你是为了什么,你也没有过多的追问。既然艾琳快回来了,你继续留在这里跟他耗着打暧昧感情牌也没什么意思。

 




       “给我一个理由。”

 




        只不过选择帮她的忙,有些让你迷失了方向。

 




       “比赛还没结束,还不能让你逃了。”

 




       就像现在,不该犹豫的时候,却犹豫着该不该想方设法地留在他身边。

 




04.

 

       在昏暗的房间中,他毫不介意地躺在满是灰尘的皮质沙发上。他最初对你抱有的兴趣的确不大,现在却大了。

 




       “福尔摩斯,墙上这些就够让哈德森太太头疼了。”

 




       他百无聊赖地把玩着手上那把左轮手枪,拇指扣在击锤上。谁又能阻止陷入思考的夏洛克·福尔摩斯,即便是华生,有时也无法让他乖乖地听话。这间可怜的起居室已经被福尔摩斯折磨得不像样子,到处都是落灰和尘土。

 




       “你是不是该处理一下这些发臭的药剂了?”华生有些嫌弃地指了指木桌上的试管架,转过头时发现福尔摩斯并没有注意到他说话,反而将所有的精神汇聚在手上那把左轮手枪上。

 




       “整整三天,看出什么名堂了吗?”华生来到他的面前,向他手中的手枪仰了仰头,这才让福尔摩斯抬起头看向他,“倒不至于没有。”他从沙发上坐起身,将那把手枪收进自己的棕色枪套里,走到衣架前拿起大衣,问道: “猜猜现在她在哪儿?”福尔摩斯站起身时带起来的一身灰让华生有些无奈。

 




       “别卖关子。”

 




        华生看着福尔摩斯开门出去后又退回来从门后探出头,笑道:“港口。”

 




       ……

 




       福尔摩斯通过在港口的熟人找到了你的行踪,在离出发还有一刻钟的船前,他找到了你。

 




       “比赛还没结束。”

 




       像夏洛克·福尔摩斯一般的顶尖聪明之人总有一个致命的缺陷,就是不会用正常的眼光看待生活中的种种,无论是人还是物,在他的眼里总是值得“适当”怀疑的,虽然不知他的“适当”到底是达到了一种什么样的程度。

 




       “福尔摩斯先生,你在挽留我吗?”

 




       他习惯了带着怀疑的目光去观察四周,自然会对你的身份和职业表示质疑。你有时还想过,他会不会净想着你的职业而没有记住你的名字。

 




       “是我赢了。”

 




       他向来不会说什么含情脉脉的话,也不够温柔或是浪漫,自然也讨不得女孩子的欢喜,不过就是这样一个讨人厌的侦探吸引到了你啊,即便他的思维依旧还在这不着调的比赛上。你又气又想笑,牵过了他的手。

 




       你想拨开他心中的迷雾,或许这是你来到他身边之后想到的除艾琳请求你帮忙之事的另外一点。你被福尔摩斯所吸引是一定的,毕竟在艾琳和玛丽两位优秀女性的口中所描述出的夏洛克·福尔摩斯的样子在你心中刻下的轮廓,并不是一般男子会拥有的。

 




       有些时候会觉得非他不可,又觉得不切实际。你踮脚揽过他的脖颈,主动吻在他干燥的唇间。一旁心中早已有数的华生转过了身子,这是他第二次看见福尔摩斯处于一个完全被动的地位。

 




       “或许你可以留下你的联系方式,我可以将推理过程写信寄给你。”

 




       拨开他心中的迷雾,或许你真的做到了。

 



       你笑着提起行李箱,“枪,留给你做个纪念。信或人,我随时恭候。”





       待你登上了船,福尔摩斯从你的那把左轮手枪的弹夹中,取出了你的地址。



fin


更多请看👉许你盛夏一首风物诗

瑾桐🍁

最近真的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了

体会到了古代妃子被禁足的痛苦

今天睡得不知今夕何夕

做了好多梦

其中一个梦是

我在一场Avengers level threat中遇到了RDJ

与他齐心协力密切配合化险为夷

然后成为了他女朋友

我本来以为自己是单恋

无意中看到他的微信(虽然我知道美国人不用微信)把我星标

然后才飘飘欲仙不知天地为何物,跟爸妈炫耀我交了一个很有钱的男朋友


什么狗血的梦啊!!

最近真的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了

体会到了古代妃子被禁足的痛苦

今天睡得不知今夕何夕

做了好多梦

其中一个梦是

我在一场Avengers level threat中遇到了RDJ

与他齐心协力密切配合化险为夷

然后成为了他女朋友

我本来以为自己是单恋

无意中看到他的微信(虽然我知道美国人不用微信)把我星标

然后才飘飘欲仙不知天地为何物,跟爸妈炫耀我交了一个很有钱的男朋友


什么狗血的梦啊!!

C-

畫了荷蘭弟跟尼的宣傳照~

陪我先吃個😋

畫了荷蘭弟跟尼的宣傳照~

陪我先吃個😋

瑾桐🍁

小荷的ins更新了在杜立德首映礼上他和阿爸的几张合照!🐶

太甜了太甜了😭

真想把更多姐妹安利进唐荷的坑🙈

这样就可以躺平了吃官糖了🙈

小荷的ins更新了在杜立德首映礼上他和阿爸的几张合照!🐶

太甜了太甜了😭

真想把更多姐妹安利进唐荷的坑🙈

这样就可以躺平了吃官糖了🙈

倾墨染/暮风

我终于动手了

队长,不是我,我没干,我也不想你胡子没一半,(手动下跪)

我终于动手了

队长,不是我,我没干,我也不想你胡子没一半,(手动下跪)

Rowan🎃席北

宫 心 计



大合照的时候Harry(Harry Collett,Dolittle电影里的小男孩)小手搭肩,站在大佬左右



(视频里Harry是先搭腰,但是大佬为了凹造型,一转身,把腰上的手手扭开了,孩子只能搭肩hhhh)



荷兰弟:你猜怎么着,我有狗。


养狗的男孩子最值得托付终身。


摆一个帅帅的造型。


再摆一个萌萌的表情。



千 层 套 路 套 大 佬



大佬果然被吸(勾)引来了



荷兰弟(搭着腰):你,还不去养狗吗?



ps:注意鞋跟收获快乐



宫 心 计




大合照的时候Harry(Harry Collett,Dolittle电影里的小男孩)小手搭肩,站在大佬左右




(视频里Harry是先搭腰,但是大佬为了凹造型,一转身,把腰上的手手扭开了,孩子只能搭肩hhhh)




荷兰弟:你猜怎么着,我有狗。


养狗的男孩子最值得托付终身。


摆一个帅帅的造型。


再摆一个萌萌的表情。




千 层 套 路 套 大 佬




大佬果然被吸(勾)引来了




荷兰弟(搭着腰):你,还不去养狗吗?






ps:注意鞋跟收获快乐




饭吃碗
他真的是个很好的人!!! 爱他...

他真的是个很好的人!!!


爱他一辈子!!!

他真的是个很好的人!!!


爱他一辈子!!!

ironspider

最近荷兰的合照。最后一张是RDJ❤️

祝大家春节快乐!🥳🥳🥳新年发财!

最近荷兰的合照。最后一张是RDJ❤️

祝大家春节快乐!🥳🥳🥳新年发财!

Rowan🎃席北

阿爸钦点


天生小奶狗


忠诚



你是怎么闻到自己屁屁的?因为学过芭蕾吗?

阿爸钦点


天生小奶狗


忠诚



你是怎么闻到自己屁屁的?因为学过芭蕾吗?

小瑶同学
好想去看啊啊!!! 可我们学校...

好想去看啊啊!!!

可我们学校17号开学

暴风哭泣😭

好想去看啊啊!!!

可我们学校17号开学

暴风哭泣😭

C-

塗)嗚~柏林尼穿這套毛毛的好可愛喔

想rua🥰🥰

塗)嗚~柏林尼穿這套毛毛的好可愛喔

想rua🥰🥰

唐亿
闲着没事捡起了修图的事业

闲着没事捡起了修图的事业

闲着没事捡起了修图的事业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