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小花

15.7万浏览    2331参与
墨鸳时(高三缘更ing)
这个是我上个月在书一本工作室写...

这个是我上个月在书一本工作室写的台本,虽然非常遗憾最后的成品和台本差别有些大,但是我还是很高兴,成品在我看来已经很好了

  

  成品视频链接:幼年小花单人向视频 

  

  顺带一提,幼年小花是我配的音

  

  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我们书一本工作室!也感谢大家这四年来对我的支持!「鞠躬.jpg」

这个是我上个月在书一本工作室写的台本,虽然非常遗憾最后的成品和台本差别有些大,但是我还是很高兴,成品在我看来已经很好了

  

  成品视频链接:幼年小花单人向视频 

  

  顺带一提,幼年小花是我配的音

  

  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我们书一本工作室!也感谢大家这四年来对我的支持!「鞠躬.jpg」

谁来捡走这只野狐狸

岁岁年年

  新月饭店大堂搭了台子,中间一桌,放了扇子醒木,说书人戴了副圆圆的墨镜,穿着青色大褂,看得出来这人很瘦。

  解雨臣在台下坐着玩手机,尹南风双手环胸站在三楼看着,觉得瞎子这书说得还不错,可以考虑给新月饭店加这么一向生意。

  讲的不是传统评书,他此时更像是个说书人,在说自己的故事。解雨臣低着头听着,四周看客大多是中年人,上了点年纪对这些奇奇怪怪的事稍微有点兴趣,都只当那是个苍凉的故事。只有小花知道那就是黑瞎子的过去,绚烂又寂寞。

  醒木一惊,掌声淅淅沥沥的,表示了一种基本的礼节性尊重,小花放下手机抬头看着...

  新月饭店大堂搭了台子,中间一桌,放了扇子醒木,说书人戴了副圆圆的墨镜,穿着青色大褂,看得出来这人很瘦。

  解雨臣在台下坐着玩手机,尹南风双手环胸站在三楼看着,觉得瞎子这书说得还不错,可以考虑给新月饭店加这么一向生意。

  讲的不是传统评书,他此时更像是个说书人,在说自己的故事。解雨臣低着头听着,四周看客大多是中年人,上了点年纪对这些奇奇怪怪的事稍微有点兴趣,都只当那是个苍凉的故事。只有小花知道那就是黑瞎子的过去,绚烂又寂寞。

  醒木一惊,掌声淅淅沥沥的,表示了一种基本的礼节性尊重,小花放下手机抬头看着黑眼镜,他知道墨镜下那双眼睛一定带着得意望着他。

  小花抬头看了尹南风一眼,尹南风指了指手机,示意小花把听书钱和瞎子今天翘班的赔偿付了就转身离开。黑瞎子直接从台子上跨下来到了小花身边,边走着边脱下了大褂,里面穿了件黑色短袖“怎么样,我给自己赚赎身钱呢”

  解雨臣白了他一眼“讲的挺好的,下次别讲了”

  黑眼镜歪头想了想“你是怕我暴露身份?”

  “我是觉得你满嘴跑火车在那瞎添油加醋”

  黑眼镜撇撇嘴,跟着解雨臣走出了新月饭店,天空浓艳,北京城这样好的天气可不常见,解雨臣看着前方问他“晚上吃什么”

  黑眼镜愣了愣,其实他对吃的东西没什么要求,能填饱肚子就行,回头看了看身后的建筑物“咱们就在新月饭店门口,你问我吃什么”

  解雨臣猜得到他会这么说,懒得搭理他还是站在原地不动。黑瞎子歪头想了想“那我还是选火锅”这玩意好像自己以前喜欢过,但是后来莫名其妙的就不喜欢了,可能是他在世间活太久了,也可能其实本来他也没那么喜欢。

  “行”解雨臣似乎在思考附近的火锅店在哪,黑瞎子补了一句“那我选重庆火锅”

  小花瞟了他一眼“你确定?”

  其实是黑瞎子自己不太能吃辣的,一吃就哭,但他还是看着小花,满脸真诚,抿着嘴点头“嗯,就是喜欢作死的时候那种刺激的感觉”

  火锅店里人不少,就算现在天还这么热,黑瞎子的墨镜上被火锅的热气蒙上了一层雾,辣到脸红,小花笑得不行“你个小趴菜”边把自己的冰粉推到黑瞎子面前。

  小花又加了冰粉和草莓冰沙,看着黑瞎子手边的桌子上堆了好多的纸,好像带黑瞎子来吃辣的更大的乐趣在于看着鼻涕眼泪一起流的黑瞎子。这人真奇怪,明明青椒肉丝炒饭是他的最爱,竟然承受不住川菜?

  好不容易黑瞎子平复了情绪,坐在那里发呆。看起来好像个失恋痛哭过的颓废青年,智商还不高的那种。

  忽然黑眼镜看着小花“我想吃冰激凌”

  小花皱皱眉“不是冰淇淋么?”

  “哎呀都一样都一样,你就当我北方人有口音好了”

  “你刚刚不都吃了冰粉和冰沙了么”

  黑瞎子摸摸下巴“那也不是冰激凌啊”

小花有点好奇“你怎么这么喜欢吃冰淇淋?”

  黑瞎子歪头想了想“这不是现在小年轻的都喜欢那玩意儿,我得紧跟大部队啊”

  小花笑笑,这话仔细想来有点苍凉,可不能多想,商场里人不算太多,小花对黑瞎子道“你去买吧,我去下卫生间”

  等小花出来的时候发现黑瞎子根本没动地方,有点奇怪“这就吃没了?”

  黑瞎子扯过他的袖口“一起去呗”

  小花满脸问号“你没带钱?”

  黑瞎子晃了晃他的袖子“我要吃你给我买的冰激凌”

  小花愣了下,忽然笑了“好”

  愿岁岁年年,永无不见

语棠与溏
  小花生日,我却抽到了黑爷?...

  小花生日,我却抽到了黑爷?!

  

  

  懂我😘,但好想要小花啊😩

  小花生日,我却抽到了黑爷?!

  

  

  懂我😘,但好想要小花啊😩

美羊羊.

[all花心]变成仓鼠待遇更好噢

短篇

一脚踏入无数冷圈

小花,开花戏份相对来说比较多


0.

变成仓鼠了怎么办


1.

花心超人此时是懵的

他的房间在他眼里放大了几倍。


费力的爬到了他的书桌上照了照镜子。


!!?

“我怎么变成仓鼠了?!”


“不过”


“变成仓鼠了也还是那么帅。”


2.

“花心超人,你起床了没,吃早饭啦”

门外甜心超人的声音响起。


花心超人本想回答,但他发现他说的话在别人听来只有

“叽叽叽吱吱吱”这两个音。


他没办法,只好以最快的速度跑到门前,费劲的打开门。


“哇,好可爱的仓鼠,花心超人养的吗。”

但甜心超人往屋内一看,并没有发现花心超...

短篇

一脚踏入无数冷圈

小花,开花戏份相对来说比较多


0.

变成仓鼠了怎么办


1.

花心超人此时是懵的

他的房间在他眼里放大了几倍。


费力的爬到了他的书桌上照了照镜子。


!!?

“我怎么变成仓鼠了?!”


“不过”


“变成仓鼠了也还是那么帅。”


2.

“花心超人,你起床了没,吃早饭啦”

门外甜心超人的声音响起。


花心超人本想回答,但他发现他说的话在别人听来只有

“叽叽叽吱吱吱”这两个音。


他没办法,只好以最快的速度跑到门前,费劲的打开门。


“哇,好可爱的仓鼠,花心超人养的吗。”

但甜心超人往屋内一看,并没有发现花心超人的身影。


“咦,花心超人呢。”

甜心超人正疑惑着,变成仓鼠的花心超人一股脑爬上她的肩头不知道在叽叽喳喳什么。


我就是花心超人我就是花心超人。

“叽叽叽,吱吱吱吱吱吱咕叽叽。”


“你饿了吗,那我带你下去吃早饭吧。”


说完甜心超人就带着他往楼下走去。


3.

“哇!甜心超人你在哪里买的仓鼠!好可爱噢。”

开心超人兴奋的看着甜心超人肩上的仓鼠。


“这是我刚刚去找花心超人的时候从他房间里找到了,应该是他养的吧。”


“叽叽叽叽。”我就是花心超人啊。

花心超人欲哭无泪。


“那我们就带着他去找花心超人吧。”说完好像是觉得他听得懂似的又说一句

“好不好呀花心仓鼠我带你去找主人噢。”


这真是一个简单粗暴的名字。

花心超人想。


“叽叽咕咕。”我就是花心超人,你还想找到谁!


“哇塞你真聪明,像是能听懂我说话一样,和你的主人一样聪明呢。”


开心超人自言自语道。


当然,本主角当然聪明。


4.

“你们说,花心超人会在哪里呢。”


“我觉得,花心超人可能在吃生煎包。”


本主角怎么可能会自己一个人去吃生煎包呢真是的。


“咕咕叽叽叽叽吱”我才没有去吃生煎包


“花心仓鼠你不会因为我说你主人去吃独食生气了吧”


随即,开心超人就看到那只仓鼠点了点头。


“花心仓鼠你居然听得懂我说话!”


本主角当然能听懂


一旁的小心超人看着这只神鼠,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5.

当仓鼠真好。

花心超人这么想。


不用自己走路,不用打怪兽,什么也不用干,只要趴在超人们的肩上。


这感觉真棒!


忽然,花心超人看到了上新的化妆品


“咕咕”化妆品们我来啦


“哎,花心仓鼠,你别跑啊”

接着开心超人和小心超人追上了他


“你怎么和你主人一样,看见化妆品就跑,还挺像他的嘛。”


开心超人指着他的脑袋说到。



“花心超人?”

一直没说话的小心超人出声。


“哪里有花心超人?”


接着,小心超人指了指开心超人肩上看着化妆品眼睛都发光的仓鼠。


“他?是花心超人?”

开心超人不解。


然后,他就看到了震惊他的一幕。


那只仓鼠点了点头。


6.

那本主角怎么变回去呢。

花心超人想。


刚刚他被开心超人硬塞了好几个包子

美其名曰


“难怪刚刚甜心超人给你喂仓鼠粮你不吃,多吃点包子吧。”


现在路都走不动,躺在小心超人的肩上。



咚!


众人看着小心超人肩上突然变出来的花心超人傻了眼。


反应过来的已经拍下了照片。


“哦耶,本主角终于变回来了。”


“你不下来吗。”


“我太撑了走不动路,要不你就这么走吧。”


花心超人只是开了句玩笑,没想到小心超人当真了。


“我开玩笑的!放我下来!”


7.

“昨天晚上?我看手机太入迷吃了一点甜心超人做的饭。”


“那就应该是甜心超人做的饭里不小心加了某种变形药。”





啊吧啊吧
  嫩牛五方~(可以看出来的吧...

  嫩牛五方~(可以看出来的吧)🥰

  彩蛋是绣花鞋~

  嫩牛五方~(可以看出来的吧)🥰

  彩蛋是绣花鞋~

德云铁铁的刘三界

袁帅×小花

  戳这里    【罗云熙×刘学义  【天界合伙人】  听说了吗?袁总和花儿爷打起来了  / 我在现场看到了,花儿爷好好的和朋友吃饭,袁总过去把桌子都掀了.

  戳这里    【罗云熙×刘学义  【天界合伙人】  听说了吗?袁总和花儿爷打起来了  / 我在现场看到了,花儿爷好好的和朋友吃饭,袁总过去把桌子都掀了.

—璇—🌙

他俩太可爱了!

(小心你就宠他吧!

他俩太可爱了!

(小心你就宠他吧!

The ckear sky 12345

小花(最后一篇)

接上篇 

前面都改了标题

因为想了一下

写完了,完成,注意是be。


      一个伤痛得到了专注,那么其他的伤口就会争相吃醋地形成。


        花心超人怎么也不会想到他死后的照片疯传得比他生前多的多,即使都被蒙上了一层灰色彩,但依旧觉得自己很好看。他想着想着笑起来,站在车辆来往的十字路口,像一阵风随时出现随时消失。怎么变成现在这样若影若现的状态,...

接上篇 

前面都改了标题

因为想了一下

写完了,完成,注意是be。








      一个伤痛得到了专注,那么其他的伤口就会争相吃醋地形成。


    

        花心超人怎么也不会想到他死后的照片疯传得比他生前多的多,即使都被蒙上了一层灰色彩,但依旧觉得自己很好看。他想着想着笑起来,站在车辆来往的十字路口,像一阵风随时出现随时消失。怎么变成现在这样若影若现的状态,是因为战斗吗?和谁呢?他被打败了,居然记不太清了。还好没有感觉到疼痛,所以也就还算轻松。

        现在先回家去,博士,开心超人,粗心超人和甜心超人还有小心超人……他们一定很担心我。他现在手里没有镜子,没有梳子,只好借着一个透明的广告牌边,看突现的镜像里的自己,挺立的头发塌下来了,沉重的睫毛下的眼睛灰暗布满了血丝,脸颊两侧的深浅不一的抓痕直到脖颈,还有额头的标志磁铁,不见了。

        他是经历了什么啊,变得这么不修边幅。下意识伸手去摸脸的伤痕,吃惊地发现没修理的指甲缝里暗藏着血泥,手腕向下一瞥就可以看见一道道刀疤裹着新的凝结的血,好像下一秒血泉就要喷涌而出。

         这是……什么? 

         他不安地将手探进衣领里,那冰冷的胸膛有一个大洞,他破裂的机械石在里面孤零零的。 

         他要回家,一定要回去,哪怕是靠着这幅残躯,一步一步地慢慢走也要回去。

         路上的行人不多,但一个一个好像都变成了哑巴。

         大家是在为他的逝去难过吗?他好奇怪,甚至不敢下这个结论。走到中心街道的广场,这里聚集了好多人,他们争先恐后地领取什么,而且嘈杂的声音只听见花心超人的名字。不用被众人看见,他绕过人群,看见一群记者在前排,一叠又一叠的宣传单一样的纸张摆放在他们的桌前。 终于一个记者说话了," 本台独家揭秘花心超人死因……" 可是还没说话另一个记者把他打倒了," 我们台报道的才是真的……" 结果就是场面异常混乱。

          什么,我的死因?他下意识就使用了花心磁力,不过磁力好像失去控制,记者桌上的纸张开始满天乱飞。围观的人们都纷纷跳起来抓,或弯腰捡起来。

          " 据本台报道,市中心广场突然出现一股不明力量,上万纸张失控,居民陷入恐慌。"   听到现场报道,他突然意识到,这下超人们应该会来了吧,真是太好了。

          但是,天开始下起了雨,好在对他来说没什么影响,雨落在身上的感觉都不太清楚了。

          过了一会儿,他不知道多久。超人们来了,开心超人,粗心超人,甜心超人还有小心超人。他好想大家,他好想回去,可是没有人看得见他。而且他感觉到自己的机械石越来越松动了,快要从他身上剥离。

          花的中心就是我,我就是花心超人。 他想起了自己说的话,可是现在他可一点不像花的中心啊。他没了力气,蹲下来,然后又跪坐在地上,雷声在他头顶大声说了话,随即一个闪电不偏不倚打中他,刹那他可以清清楚楚地被所有人看见。看见他好狼狈地四肢无力跪坐在地上,头发凌乱,眼神无光,好像失去生命的那一秒光景。

           " 花心超人?" 四超人同时喊出他的名字。小心超人拿出那块破碎的花心超人的磁铁,在闪电回去的刹那,小心超人手里的磁铁像灰一样被风吹散了,花心超人像幻影一般的身影也消失了。

          " 原来是我,干掉了自己。"

           星星球暗淡了几分,因为一个可以让它发光的超人消失了。







            " 小心超人,我就算不是主角,也不是小丑吧。"

            " 不,你不是小丑。"

            " 很高兴从你嘴里听到这句话。"

            " 那我们……"

            " 你当然还是我的伙伴。"

            " ……我当然是你的伙伴。"

            " 我不想和你再吵架拌嘴了,不想再去想那些有的没的……况且我这么帅,每天看自己都忙不过来呢。" 

            " ……" 

            " 小心超人,我真的珍惜你们每一个人。"

  


     可是那每一个人中没有包括你自己。



            





    

























CS.s

好耶!是小花!他们太好磕了

——————————————

还是约哒!用了p3劳斯的人设,他们真的好可爱

好耶!是小花!他们太好磕了

——————————————

还是约哒!用了p3劳斯的人设,他们真的好可爱

金尘
已经忘了ut七周年了 ​随手画...

已经忘了ut七周年了

​随手画个草图庆祝一下?

已经忘了ut七周年了

​随手画个草图庆祝一下?

归零—不要用纯表情回复我的产出

【小花】硝烟之上

黑历史补档,非常非常ooc,慎入。

小心x花心,不拆不逆,禁止ky

文名随便取的,毕竟以前压根没取名


硝烟弥漫过土地,平静后的战场上,风在呼啸。

小心超人瘫坐在地上,满目望去,残破的尸体,断裂的机甲,都被暗红色的血迹犹如藤蔓般缠绕住。有的已经凝结成块,有的却还在缓缓流动,仿佛不怀好意的毒蛇吐着腥红的蛇信。

这是星星球迄今为止遭受过的最大的一次战争,半个星球都被毁坏,不过敌人显然也没占到什么优势,在遥远天际显露出鱼肚白的时候,敌人高层发来战败信,残余敌军陆续撤退了。

被风卷起的黑烟中似乎有人走过来,小心超人眯了眯眼,看清了一抹金色。

黑烟逐渐消失,小心超人看见了花心...

黑历史补档,非常非常ooc,慎入。

小心x花心,不拆不逆,禁止ky

文名随便取的,毕竟以前压根没取名





硝烟弥漫过土地,平静后的战场上,风在呼啸。

小心超人瘫坐在地上,满目望去,残破的尸体,断裂的机甲,都被暗红色的血迹犹如藤蔓般缠绕住。有的已经凝结成块,有的却还在缓缓流动,仿佛不怀好意的毒蛇吐着腥红的蛇信。

这是星星球迄今为止遭受过的最大的一次战争,半个星球都被毁坏,不过敌人显然也没占到什么优势,在遥远天际显露出鱼肚白的时候,敌人高层发来战败信,残余敌军陆续撤退了。

被风卷起的黑烟中似乎有人走过来,小心超人眯了眯眼,看清了一抹金色。

黑烟逐渐消失,小心超人看见了花心超人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嫣红的鲜血还在不断渗出——但其实他自己也没好到哪里去。

花心超人也看见了小心超人,他加快步伐,鲜血一滴一滴地滴落在地上,小心超人觉得那似乎滴在了他的心头。

花心超人来到小心超人的身边,靠着他坐下。

“其他人怎么样?”

“联系过了,没事。”

“小心超人······”

“什么。”

“嘻嘻,借一下你的肩,我好累~”

“好。”几乎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小心超人愣了一下,为自己会感到一点小喜悦而不解。

“你真好!”说完,花心超人好像意识到什么,红着脸靠在小心超人的肩上,不再说话。

不过三秒后······

“诶,小心超人······”

“嗯。”

“小心超人······”

“嗯。”

······

“你为什么总是回答一个’嗯’字?”

小心超人认真的想了想,说:“你很吵。”

“······”花心超人鼓起腮帮子,瞪着小心超人。

小心超人眼角瞟到花心超人脸颊上的两抹不自然的红晕,突然觉得心情很好。

东方既亮,当战场上的烟尘被柔和的白光照透,小心超人觉得有些太安静了,侧过头去,发现花心超人不知什么时候趴在他的肩头睡着了。

睫毛轻颤,不知是否梦见了战争时的场景。

小心伸出手,却又放下。

呐,花心,其实你只要一直在我看得见的地方就行了,吵也没关系。

后来,他们什么也没变,小心超人依旧面瘫,花心超人依旧自(傲)恋(娇),仿佛那个黎明从未存在过。

再后来,一次更大的战争爆发了,敌我双方死伤严重,最后还是以星星球的胜利结尾。

花心超人······战亡,机械石化为碎片。

小心超人独自一人坐在宅家屋顶上,金色的阳光洒满他的肩膀,耳畔传来风的声音很像某个吵闹的人在他旁边说话。他拿着一张照片,照片上的金发绿衣少年笑得那么阳光,仿佛今天的天气一样。

“是你吗,花心。”小心超人侧目,恍惚间又看见了那个少年,正伏在他的肩头,对他灿烂地笑。

于是,他伸出手,轻轻地抚摸着少年的脸颊,一如当年想做却未做。

“花心······”他的话吹散在风中,只是不知在天堂彼端的少年能否听见。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情若所起,一往而劫。


三年后的某一天,这是花心超人的“忌日”。清风送来礼物,那个骄傲的少年迎着风与鲜红的晚霞一步步地走进家门,一步步地朝他走来。

三年前,宅博士将花心超人的机械石碎片收集全,托放在机械智者那儿,用特殊仪器保存着,托机械智者在外星找找能使花心超人复活的能量,自己则在星星球翻遍了所有的书,找遍了每一寸的土地。终于,机械智者在三年后的这一天在一个偏僻的外星上找到了神秘的能量,复活了花心超人。

“小心超人,主角回来了!”那人叉着腰说。

于是,小心超人想也不想地直接扑上去,将那人扑倒在地,然后狠狠地吻下去,就像他曾无数次地在心里幻想过。

他曾以为他这辈子都不可能像这样吻他了。

花心超人被这突如其来的吻吓住了,喂喂喂,这可是我的初吻啊!

花心超人想把小心超人推开,奈何小心超人死死抓住他,仿佛怕他消失一样。又因为缺氧,他的动作也变得软绵绵的,根本使不上什么力。

算了,小心超人,看在本主角这么爱你的份上,初吻就给你吧。

花心超人闭上眼,回应这个吻,逐渐沉溺于这刻骨缠绵中。

两人忘我地吻着,直到······

“咳咳咳。”甜心超人咳嗽着打断了两人的吻。

小心超人和花心超人这才反应过来,这是在宅家客厅,家里人全在这儿。花心超人的脸一下红透了,小心超人恋恋不舍地停止了这个吻,将花心超人从地上拉起来。

“虽然我知道这样打断很不礼貌。”甜心超人笑嘻嘻地看着他们,“我也不想打断你们,但我怕你们再进行下去,就要在这儿干柴烈火了。”

花心超人的脸更红了。

“所以呢,看你们郎有情妾有意的,花心超人你就嫁了吧,”伽罗接过话,对花心超人爆料道,“你不知道啊,自从你‘死’了以后,小心超人就整日对着你的照片看,魔方也不玩了。有一次我们去打怪兽,那怪兽实力蛮强的,战斗中,你的照片不小心从他兜里掉出来,恰好那怪兽一脚踩上去,然后小心超人就爆发了,几乎就是一秒解决,秒杀啊!那怪兽还没反应过来就挂了。把我还有后来赶到的开心超人看的目瞪口呆。”

开心超人也笑道,“是啊,那可真是把我惊呆了。而且看花心超人你刚刚的反应,你对小心超人绝对有意思!嘿嘿!”

“综上所述,你俩快把事办了吧。反正都是一家人,博士还可以节省一笔聘礼和嫁妆。”粗心超人拿着个算盘有模有样地打着,然后“砰”的一声,算盘爆炸了。“哈哈哈哈~~我忘了我把算盘改装成了炸弹了。”

“······”

“我早上拿来玩了几下,没发生爆炸被炸死真是我的幸运。”伽罗心有余悸地说。

“这么说,我昨天也玩过,但也没爆炸啊。”开心超人。

“我也是。”甜心超人。

“呜呜呜呜,我把它设定成只要有第四个人碰它,就会爆炸。我没想到居然会是我!”

“······”

三人:“粗心超人!你当时是想把第四个人炸死吗!”

“呜呜呜呜,不是啊,可是反正也不会被炸死嘛。”

三人:“你说的好有道理我们竟无言以对。”

家里人还真是一如既往的逗比与热闹啊!花心超人看着闹成一团的四人,心情颇好,回家真好啊!

突然他的手被人捉着,花心超人回头,疑惑地问:“博士?”

宅博士一手拉着花心超人的手,一手拉着小心超人的手,然后将他俩的手放在一起,让他们彼此握着。

宅博士老泪,哦不,他还不算老,好吧,宅博士年轻的泪纵横,“小心超人,我就把花心超人交给你了。”

“嗯。我会照顾好他的。”小心超人看着宅博士,郑重地点头。

喂喂,你们两个私自决定了什么,都没问过我这个当事人的意愿啊!花心超人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把头撇开,不去理会这两个,哼,他才没有脸红很高兴呢!

“唉,没想到啊,我能同时体会到嫁儿子的悲伤与看着儿子娶媳妇的喜悦啊!”宅博士挥挥小手帕,“我相信你们都会彼此好好对待对方的,别的话我就不多说了,今天是星期六,民政局的人休假,而且也这么晚了,等星期一你们去领证吧,现在······”

小心超人一把打横抱起花心超人,凑近他说,“洞房。”

于是花心超人在其他五人“花心超人保重”的目光下,一脸懵逼着被小心超人抱回了房

事后······

花心超人侧躺在床上,身体遍布吻痕,“呜呜呜呜~没想到我回来竟遭受到了这样的/蹂/躏/与/折/磨,呜呜呜呜~”

小心超人从背后圈住他的腰,吻了一下他的脸颊,说,“就只要说这个吗?没了?”

“有!”花心超人磨牙道,“快说你今天的······是不是第一次!”

“哪个?”小心超人故意道,“初吻还是初夜?”

花心超人脸都红了。小心超人看着他这个样子,也不再调戏了温柔而又郑重地说,“都是你的,连我的第一次心动也是给你的。”

花心超人笑了,他强忍着疼痛,翻过身来,看着小心超人,说,“我也是。”

“我爱你。”他们互相听见对方这样说。

我也是。他们互相在心里这样说。

岁月静好,他们也会一直这样幸福下去的,恩恩爱爱甜甜蜜蜜。

——此篇END

别用乐乎的纯表情回复我,不想给评论就别给,我看见一连串纯表情只觉得膈应

啊吧啊吧

  嘻嘻嘻~不是我不带胖爷玩是我真的不知道胖爷变成女的是什么样……

  点个小爱心🥰和小蓝手可以吗(礼貌求点赞~)

  嘻嘻嘻~不是我不带胖爷玩是我真的不知道胖爷变成女的是什么样……

  点个小爱心🥰和小蓝手可以吗(礼貌求点赞~)

CS.s
小花好磕啊啊!!约的劳斯画错人...

小花好磕啊啊!!约的劳斯画错人设图了,但是依旧很可爱,好喜欢这位劳斯的画风!!!稿子还没出来,忍不住发一下了!!

小花好磕啊啊!!约的劳斯画错人设图了,但是依旧很可爱,好喜欢这位劳斯的画风!!!稿子还没出来,忍不住发一下了!!

霁光浮瓦

【小花】分身互助委员会

#有私设

#标题和内容不符

#可以理解为一个小对花一见钟情的平行世界

#祝看得开心


1.

小心有很多分身,每一个都有不同的性格和兴趣爱好。虽然本人沉默寡言,但是由于基数太大,总有几个分身性格爱好比较跳脱。比如第223号分身,因为爱好占卜测算,被叫作占卜小心,每次出来都吵着给本体算命,小心不太爱让他出来。但是为了让所有分身都有出来看看的机会,小心给大家排了序,一年总会轮上几次。


这次占卜小心说:“小心,我夜观星象,你明日就要红鸾星动啦!”

古人小心在一边弹琴。

天真小心在一边在说谐音笑话:“谈情(弹琴)说爱!”

小心黑线 ,让占卜小心冷静一点。

邪恶小心嘲讽...

#有私设

#标题和内容不符

#可以理解为一个小对花一见钟情的平行世界

#祝看得开心


1.

小心有很多分身,每一个都有不同的性格和兴趣爱好。虽然本人沉默寡言,但是由于基数太大,总有几个分身性格爱好比较跳脱。比如第223号分身,因为爱好占卜测算,被叫作占卜小心,每次出来都吵着给本体算命,小心不太爱让他出来。但是为了让所有分身都有出来看看的机会,小心给大家排了序,一年总会轮上几次。


这次占卜小心说:“小心,我夜观星象,你明日就要红鸾星动啦!”

古人小心在一边弹琴。

天真小心在一边在说谐音笑话:“谈情(弹琴)说爱!”

小心黑线 ,让占卜小心冷静一点。

邪恶小心嘲讽道:“见过小心的人除了我们都死了,他和谁红鸾心动呢。”

占卜小心并不怕他,自顾自说着:“谁知道呢。将军不是让小心执行任务吗?这次敌人也许绑架了一个美女。”


小心不会劝架,看他们越说越离谱,只能先都关回去。可能就是这样引发了邪恶小心的不满,让他在关键时刻跳出来,影响了小心的名誉。


“可是小心不是要在小红面前展示他的实力吗?”邪恶小心在批斗会上发言:“我是在帮助小心。小红看到小心这么强,而且性格幽默风趣,肯定会纳头就拜。”

占卜小心插嘴:“他不叫小红,红鸾星动不是那个意思。”

邪恶小心心不在焉,说:“那就叫小绿。”

小心说:“他叫花心,不要给人乱取外号。”


天真小心说:“小心喜欢他吗?”

古人小心说:“你们会成亲吗?”

小心提醒道:“我们才第一次见面,而且他不喜欢我。”

反叛小心听到这,立刻把邪恶小心押进监狱,罪名是损害小心名誉并阻碍小心脱单。

邪恶小心对被关进监狱适应良好,只是对罪名强烈抗议:“你们不觉得那个‘hi’很有魅力吗?”

反叛小心吐糟:“谁给你的自信啊,英语不会让你变帅。”

大家七嘴八舌地嚷嚷着:

“是小心的脸帅。”

“反叛成天拿着个红玫瑰也很土啊。”

“那个小花也挺好看的。”

“喜欢花心。”


于是支持小心喜欢花心的投票得到了99%的支持率,唯二没投的是邪恶小心和本体。


邪恶小心不屑地冷哼说:“谁会喜欢这种又自大又弱的人啊?”

小心则说:“……算了,随你们便吧。”他打算短时间内不放分身出来。



2.

可能是受到分身的影响,小心不免关注起了花心。


花心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起得很早然后收拾自己的脸用三十分钟,出门时间固定在6点半。貌似以前要更早,但自从某一天开门遇到他之后就推迟了出门时间。其实小心想和他说没关系不用改时间,不想见到他他以后可以不走门直接跳窗,但是总是找不到和花心说话的机会。


邪恶小心建议他在放学路上绑架花心,在小巷子里壁咚他然后……没有说完就被小心收回去了。


反叛小心建议他把要说的话写成信然后伪装成粉丝信件混进收信箱,因为花心每封信都会看,当然为了顺利伪装还可以顺便写点“我最喜欢花心了”之类的话。

小心写了一半突然意识到如果不署名的话怎么让花心知道是他写的呢?但是如果署名,这些掩饰用的话又会造成误会。

反叛说那有什么关系,反正你本来就喜欢他嘛。

小心把他也收回去了。


在场的只剩下因为要求吃雪糕被放出来的天真小心。天真小心问:“为什么不直接和他说呢?”

小心的回答没有改变:“他不喜欢我。”



3.

第二届支持小心暗恋花心俱乐部会议拉开帷幕,这次的活动主题是如何让花心不讨厌小心。

“最近被放出去的分身都是最能体现小心帅气的吧,有没有效果?”反叛小心问。

他因为读过三十二本不同题材的《爱情三十六计》被推举为会长。

“最常去的是沉默小心、寡言小心和闷骚小心,初步推定有0.3%的效果。”计算小心说,他平时主要负责做小心的数学作业。

天真小心举手:“闷骚小心是什么时候出现的?以前没见过他啊,好奇怪啊。”

“是上次看花心的访谈综艺里花心说理想型是皮肤白的人后,小心下单防晒霜的时候产生的。”计算小心推一推眼镜,“我这副眼镜也是他买的,据他说可以提高魅力指数。”


“上次的任务完成得怎么样了?”反叛小心问。

“虽然我们连夜给小心的机车重新上漆让它变得更加酷炫,但是花心更讨厌小心了。”

“这不科学!小心的粉丝都涨了!”

“我想这也是花心讨厌小心的原因之一。”


灵感小心说:“那我们让小心出点丑,花心会喜欢他吗?”

“可是小心没有那种分身。”

“……小心的所有分身都很有魅力,虽然不想承认,但是反叛也有。”

“喂喂!你说什么呢!”


小心说:“你们开会的地点能不要选在我房间的天花板吗?”

占卜小心说:“对不起,但是其他地方都会有人迷路。”



4.

小心总是迷路,作为小心的分身,大家也都很容易迷路。

小心是在某一天迷路两小时后让分身带路,然后又迷路了两小时后明白这一点的。最后他遇到了购物回来的花心,在抱臂盯着他看了两分钟,目测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后说:“喂,跟我走吧。”


小心点头,沉默地跟着他,像点了跟随的挂机小宠物。花心的袋子上贴着磁铁图案的贴纸,不是透明的,看不清花心买了什么。他一直认为花心不需要刻意地进行身材管理,因为平时的运动量够他保持好身材了。但是保持私处的颜色干净到底算不算偶像的必修课,这种事他不清楚,出于谨慎也不好询问。

今天花心的衬衣有点透,他不知道该不该告诉花心,最终还是像以前的许多次一样闭口不言。


他应该如何处理与花心有关的事呢?

冷处理是常态但不是好选择,可是突破常态会得到什么结果他也不知道。

这时他突然想起那个没头没尾的预言,想到自己的分身每次被放出来,完成任务后总要向花心的方向多看一眼。

分身是他内心性格的一部分,小心想见一次花心的分身。



5.

小心的分身有自己的性格这件事传开以后,小心的粉丝火速更新了小心的x度词条,并为小心的分身做了人气排行榜。


小心一向不关注这些。第一个发现的是花心,他热爱刷手机,虽然主要目的是欣赏粉丝对他的爱,但是顺便也会刷到不少其他人的消息。

这时他们的关系已经缓和很多,是可以坐在一张沙发不吵架的关系。

花心靠过来,开玩笑似的念词条:“‘和小心在一起就要得到他几百个分身的喜欢’,真的假的?你岂不是要打光棍一辈子?”

小心面不改色地辟谣:“假的。”


但是本体的辟谣是本体的事,分身们开小会时照样对此严阵以待。

“这里还有不喜欢花心的分身吗?”反叛小心说。

“就邪恶没来,但是他嘴硬不承认的概率有

99.98%。”计算小心说,“严谨一点说,最好再进行确认。”

分身虽然都有各自的特点,但是小心谨慎的基础性格人人都有。最后的方案是大家集体潜行进入邪恶小心的房间,打算不惜代价地让他也喜欢上花心,扫平内部障碍。结果所有人进去就看见墙上贴着的花心的海报,还是限量典藏版的。


“你不是不喜欢花心吗?”天真小心最先解除潜行状态。

邪恶小心理直气壮:“谁规定一定是喜欢才会贴花心的海报,我就是讨厌他到每天要在他脸上画乌龟才能睡着不行吗?”

“那我先帮你画了,不用客气。”天真小心说着,已经拿出了一版彩色笔。

“等一下!天真你住手!”邪恶小心大喊,却发现天真小心根本没有动过,无辜地看着他说:“我怎么会画花心的海报嘛。”


计算小心打着古人小心赞助的算盘,总结:“目前所有的分身都喜欢花心了,小心的分身对花心的好感度是100.0%。”

“好耶!”天真小心欢呼着给大家拍照留念。

逻辑小心说:“因为最近没有最新产生的分身,所以在场的所有分身都喜欢小心就意味着——”

“小心喜欢花心。”爱情小心说。


“你是哪里来的?”

“我是小心最新产生的分身。”

{






旅行的糖
  真的好喜欢花花请问各位这个...

  真的好喜欢花花请问各位这个在哪里看啊,E站行吗

  真的好喜欢花花请问各位这个在哪里看啊,E站行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