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小蘑菇

51.2万浏览    1533参与
听听ing
“不要温和地走入那个良夜。”—...

“不要温和地走入那个良夜。”——《小蘑菇》by 一十四洲

今天也是一名合格的蘑菇吹

“不要温和地走入那个良夜。”——《小蘑菇》by 一十四洲

今天也是一名合格的蘑菇吹

鹿秋与实物不符

【脑洞】采访#09 采访小蘑菇剧组

记者:大家都知道#陆沨 不行#这个话题热度一直很高,甚至有人给陆沨取出了陆不行这个称号,那么我们今天就来问一问。

记者:陆沨你是不是不行?

陆沨:...不是

记者:那安折躺在你身边,衣服也都没穿,你就不为所动?

陆沨:确实是很考验耐力..但是他还小,当时也不知道他能不能接受我..

(身旁的安折小小声:我接受的..)

记者:那后来呢?千千万万个机会?你是不是不行?嗯?

陆沨:......

安折(脸红):..他..他很行的...

记者:车轱辘压我脸上了。

观众:展开说说?


突如其来的填坑。

刚考完试,脑洞多且杂,将就看。

记者:大家都知道#陆沨 不行#这个话题热度一直很高,甚至有人给陆沨取出了陆不行这个称号,那么我们今天就来问一问。

记者:陆沨你是不是不行?

陆沨:...不是

记者:那安折躺在你身边,衣服也都没穿,你就不为所动?

陆沨:确实是很考验耐力..但是他还小,当时也不知道他能不能接受我..

(身旁的安折小小声:我接受的..)

记者:那后来呢?千千万万个机会?你是不是不行?嗯?

陆沨:......

安折(脸红):..他..他很行的...

记者:车轱辘压我脸上了。

观众:展开说说?


突如其来的填坑。

刚考完试,脑洞多且杂,将就看。

鹊占鸠巢

《漫不停歇》③

·陆沨&安折 同人文

·古代幽冥界设定

·如有错处,敬请指出

—————————————————————

      “感觉如何?”

  “还好。”

  陆沨缓缓勾起了唇。

  大人的笑和他的眼睛一样好看,也一样令人捉摸不透。

  安折没由来地想。

  “那就好。”陆沨坐在圆凳上,示意一旁的安折坐下。“你修习巫术,知道转魂之人吗?”

  “知道一点。”安折边回答坐边为大人先小心倒了杯茶递过去,最后才听话地坐了下来。

  所谓转魂之人,即原本该进入轮回的魂...

·陆沨&安折 同人文

·古代幽冥界设定

·如有错处,敬请指出

—————————————————————

      “感觉如何?”

  “还好。”

  陆沨缓缓勾起了唇。

  大人的笑和他的眼睛一样好看,也一样令人捉摸不透。

  安折没由来地想。

  “那就好。”陆沨坐在圆凳上,示意一旁的安折坐下。“你修习巫术,知道转魂之人吗?”

  “知道一点。”安折边回答坐边为大人先小心倒了杯茶递过去,最后才听话地坐了下来。

  所谓转魂之人,即原本该进入轮回的魂魄夺了他人的肉身,代替别人继续活下去。

  这种结果一般有两种起因,一种是有人使了邪术,故意为之。另一种就是魂魄执念过于强大,普通鬼差无法将其压制。

  “那你可有法子识别转魂之人?”

陆沨接过安折递来的茶水,优雅地啜饮一口,看向安折的目光里藏着浓浓的兴味,变幻的眸光如渺远舞动的帘幕极光。

  

      “嗯……法子倒是有。”安折托着下巴思忖道。这种不自觉柔软的专注模样总是很招人喜欢。

  “是什么?”陆沨上位多年,竟难得有了点好奇的情绪。

  “有一种名叫金粉蝶的蝴蝶,生性凶残,喜食菌类。飞舞时如在空中倾洒金粉般,十分美丽迷人。

  鲜有人知的是,此蝶更能通灵,辨认出躯壳异魂乃是拿手绝技。只要将其放飞,它便会绕异魂盘旋而不散。”

  “你可有?”

  巧了,他还真有,谁让金粉蝶是制作巫药不可多得的配料呢?

  “有一些。”

  陆沨嘴角小弧度地勾起,“我有一个主意,需要你配合我。”

  “什么?”安折对上了陆沨似笑非笑的眸子。透亮如玻璃的眼珠认真地望着陆沨。

  “我发现转魂之人的最后的踪迹留在了西庭。西庭乃是一些朝中显贵的住处。这转魂之人强夺别人的肉身,魂魄必然残缺不稳。

  所以我早已放出了消息:白墨阁在今日将会拍卖补魂之器的东西。届时我会邀请许多达官贵人到那儿。”

  安折乖乖听完后,提出了一个他不懂的问题。

  “白墨阁是什么阁?”

  陆沨犹豫一下,假装不经意地避开了安折的眼睛。

  “……青楼。”

  “哦!”安折作恍然大悟状,继而天真无邪地问道“那我做什么?”

  陆沨这次沉默的时间更长了,好像在对着桌上的瓷杯静静地思考。就在安折以为陆沨不会再回答的时候,他才皱眉挤出了几个字。

  “嗯……头牌。”

  “啊?”

—————————————————————

  

  幽都乃整个幽冥界之中心枢纽,自古以来是三界最为荣贵昌盛之地,举世闻名,万里繁华。

  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

  烟街柳巷,门庭若市。

  温香缭绕的房间里充盈着浓郁的香粉味儿。精美古朴的妆奁上堆满了各色胭脂水粉,明净的镜面映照着一位亮丽“红妆”。

  坐在镜前的人着一身雪色古裙。薄雾似的一层纱袖笼着如蝴蝶翅翼般的纤细手臂。

  垂顺飘逸的裙摆缀着点点亮斑,精致的云纹向上游走蜿蜒,像湖里叠起的荡漾水波,又如冬枝上艳芳的花瓣。

  幽幽的红光在步摇垂下的琉璃珠中亮起,金丝攀爬其上曲折成复杂巧丽的簪花。

  安折面无表情地看着镜中略施粉黛的自己,目光沉而诡异,如痴情女鬼在深深凝视将死的负心郎。

  楼下忽然好一阵动静,敲锣打鼓,大力吆喝之声强硬地钻进来,震耳欲聋。

  安折轻闭上眼,深呼了一口气,整理好了台上的纷乱后,以白纱掩面,快速走下楼去。

—————————————————————

·注:分割线后第二段引用自辛弃疾《青玉案》。

栖止糖丸

“你没有攻击力也没有防御,你只是……一只很小的蘑菇。”

“你没有攻击力也没有防御,你只是……一只很小的蘑菇。”

离十七

小蘑菇‖缱绻

正剧向     有私设

时间线:原著完结后     不长较短


   人类基地的春天来的悄无声息,待安折意识到的时候,花已经开出了苞。

   闲散的下午被春光镀上一层金,他躺在阳台上的软椅上小憩。

   陆沨出去几天了,有任务要他去完成,安折不知道陆沨什么时候会回来,也许还能踩着春的尾声。去的地方陆沨告诉安折了,任务安折也了解,不清楚的就是归期,模模糊糊的四个归期不定。...


正剧向     有私设

时间线:原著完结后     不长较短



   人类基地的春天来的悄无声息,待安折意识到的时候,花已经开出了苞。

   闲散的下午被春光镀上一层金,他躺在阳台上的软椅上小憩。

   陆沨出去几天了,有任务要他去完成,安折不知道陆沨什么时候会回来,也许还能踩着春的尾声。去的地方陆沨告诉安折了,任务安折也了解,不清楚的就是归期,模模糊糊的四个归期不定。

   安折被陆沨养的娇贵,懒散起来,作为一个货真价实的蘑菇,他当然喜欢带着潮味儿混着花香的春天。

   往常陆沨出任务大多是在寒冬腊月,每每归家都能裹挟一身的风雪气,安折每回都会把手搭在落了雪的军装上踮起脚吻几日未见的陆沨,轻轻的含着冰凉的唇,让他在自己的嘴里变得火热。

   那种滋味不舒服,冰冰凉凉的让安折受不住,奈何思念决堤,柔软的触感也可以击败一嘴的凉气。

   这次出任务少见的是在春天,安折团成团窝在软椅上,怀里抱着那本陆沨的日记,边边角角都有些打卷,不知道看了多少遍。

   春天的基地很热闹,市场都开始营业,趁着花开的时候有很多摊主做上了买花的生意。

   安折住的地方听不见吆喝,但闻的见那股子浓郁的味道。家里倒是没几朵花,安折想着陆沨回来去买几束给家里添点亮色。

   鼻息里都是含着水汽的潮味儿,安折一面想,一面就这阳光睡过去了。

   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虫鸣不知道在哪里此起彼伏,安折回头看了看客厅,还是黑的,隐隐约约的轮廓在月光下显现。

   刚醒来的安折总是多愁善感,突然一股没来由的委屈涌了上来,陆沨也没去多久,思念就已经满了。

   安折勉勉强强的去厨房,想随便做点什么凑个晚餐,吸着红红的鼻子安慰自己,冰箱门刚开,安折好像听到了门开的声音。

   他光着脚飞快的跑去客厅,看见了日思夜想的陆沨。

   这次陆沨的军装上没落雪,身上没有裹着散不开的寒气,这次陆沨带来的是含着花香的暖风和落在肩上的桃花。

   安折刚刚憋进去的委屈卷土重来,脸上的愁怨也换成了欢天喜地的笑容。

   他跑过去,将手搭在落了桃花的军装上,踮起脚含住了陆沨的唇,吸了满鼻子的春意,含了一嘴的花香。

   

   




   按道理来说我今天应该更朝俞,但是写的那篇不宜在今天这么沉重的日子里发,会让沉重的日子更沉重。小蘑菇且看且珍惜,我好像要开学了。

   

   

杂物堆积处
小蘑菇就好看到离谱,看得我在床...

小蘑菇就好看到离谱,看得我在床上阵阵鸡叫

小蘑菇就好看到离谱,看得我在床上阵阵鸡叫

栖止糖丸

《小蘑菇》摘录


[图片]小蘑菇的傻白甜简介杀我

再也不相信了


不过文真的好香啊(//∇//)(疯狂安利!!!)


陆沨x安折



小蘑菇的傻白甜简介杀我

再也不相信了


不过文真的好香啊(//∇//)(疯狂安利!!!)


陆沨x安折


乖巧宝宝宝宝
我很小我很可爱我很懂事 “他是...

我很小我很可爱我很懂事

“他是一只…小蘑菇”

٩(●˙▿˙●)۶…⋆ฺ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看完文的我回味悠长。

我很小我很可爱我很懂事

“他是一只…小蘑菇”

٩(●˙▿˙●)۶…⋆ฺ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看完文的我回味悠长。

不顾
“没有人不会死,但人类会活着。...

“没有人不会死,但人类会活着。”

——《小蘑菇》by:一十四洲

向逝去的战士们致敬!

也“敬我们这些平凡的人类”(《不死者》by:淮上)

“没有人不会死,但人类会活着。”

——《小蘑菇》by:一十四洲

向逝去的战士们致敬!

也“敬我们这些平凡的人类”(《不死者》by:淮上)

孤城_windy
昨天刚看完了小蘑菇。 写的很好...

昨天刚看完了小蘑菇。

写的很好,人设太爱了。


谢谢太太的底图,当时只转发,忘记扩列了,如果有谁知道是哪位太太的作品可以告知我一下~

昨天刚看完了小蘑菇。

写的很好,人设太爱了。


谢谢太太的底图,当时只转发,忘记扩列了,如果有谁知道是哪位太太的作品可以告知我一下~

半山居雾

致敬平凡年代的伟大

不要温和地走入那个良夜

—————————————————————————————

距离那场灾难已经过去了快一年,人类可以说存在,也可以说是已经灭亡,新人类作为幸存者继续在世上繁衍生息,但是没有人能够忘记那一场旷日持久的灾难。

有人将其藏在心底,

有人试图将历史传承——以最古老,最长久也最笨重的方式,在中央广场筑了一座石碑——这是经过研究证明的,能够存在最久的痕迹。

碑上没有字。

灾难带走了太多人的生命。

数以万计,数以百万计,数以千万计,数以亿计……

时至今天已经没有人能够说出自己失去了多少亲人朋友,也没有人能够评判灾难中的种种好坏。

该去抵制实验室吗?

审判者罪大恶极吗...

不要温和地走入那个良夜

—————————————————————————————

距离那场灾难已经过去了快一年,人类可以说存在,也可以说是已经灭亡,新人类作为幸存者继续在世上繁衍生息,但是没有人能够忘记那一场旷日持久的灾难。

有人将其藏在心底,

有人试图将历史传承——以最古老,最长久也最笨重的方式,在中央广场筑了一座石碑——这是经过研究证明的,能够存在最久的痕迹。

碑上没有字。

灾难带走了太多人的生命。

数以万计,数以百万计,数以千万计,数以亿计……

时至今天已经没有人能够说出自己失去了多少亲人朋友,也没有人能够评判灾难中的种种好坏。

该去抵制实验室吗?

审判者罪大恶极吗?

死去的人究竟有没有感染呢?

我们都太累了,累的只能收拾好自己,过自己的小日子,装成无事发生,替不幸的人继续活下去。

今天,就是整整一年了。

所有人默默地立着,巨大的光屏上是最新的宣传视频,那些血腥的残忍的绝望的过去,在所有人面前公映。

三分钟,是所有人沉默不语的三分钟,是所有人允许自己短暂地为过往悲伤的三分钟。

我们生来自由,为了活下去而放力一博,希望从不是吊在眼前的苹果,而是握在手中的武器,刻在心中的烙印。

我们绝不放弃生存的火种,

就如同我们绝不温和地走入那个良夜。

如果真的像古人类所信仰的,河灯,长明灯能够将思念和祝愿带给亲爱的人,那么去吧,告诉我你还好吗?你还在看着我们吗?你有,想我吗?

新的纪元来了,黑到极致终有黎明破晓。

石碑在破晓的光芒下泛起微光。


上帝放弃了人类,

但人类不会放弃自己。


敬所有为疫情付出的人们——

希望的火种由你,由我,亲手点燃。

————————————————————————————

今天十点的时候大家有没有听见鸣笛呢?

我试图找到东方,结果实在是认不清东南西北,只能对着柱子表达心中的敬意了。

致敬平凡年代的伟大。

连媜
“当我们以为碎掉的月亮也有意义...

“当我们以为碎掉的月亮也有意义,伸手把它捞起来,却发现手心里只有一捧水。更荒谬的是,不过半分钟,就连那些水也从指缝流走了。”


“可是,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让我仍站在水边,我还愿意去捞吗?”


“我愿意。”


🕯人类永垂不朽

@手寫協會-LoH 

“当我们以为碎掉的月亮也有意义,伸手把它捞起来,却发现手心里只有一捧水。更荒谬的是,不过半分钟,就连那些水也从指缝流走了。”


“可是,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让我仍站在水边,我还愿意去捞吗?”


“我愿意。”


🕯人类永垂不朽

@手寫協會-LoH 

黑兔子

小蘑菇®雷雨

标题废

题不对文系列

前期废话贼多,都跳吧跳吧

陆沨还行吗?反正我不行了。


是夜,安折托着脑袋,趴在床上。


实验室那边不知道出了什么事,陆沨被叫了过去,虽然他现在只有这么一项工作,但安折还是觉得自己能和他待在一起的时间太少。


雨淅淅沥沥地下下来,从室内听得不真切,窗外是漆黑的一片,没有星星,也没有月亮。


安折知道事实不是这样的,陆沨每天早上会陪他到睡醒,中午会回来吃午餐,夜晚来得也很早,相比之前当审判官那会儿,就像个退休的老年人一样。


这次纯属是个意外。


可陆沨还没给自己晚安吻呢。


安折委屈地想。


他放下撑着的手,拽过被子来盖在...

标题废

题不对文系列

前期废话贼多,都跳吧跳吧

陆沨还行吗?反正我不行了。

 

是夜,安折托着脑袋,趴在床上。


实验室那边不知道出了什么事,陆沨被叫了过去,虽然他现在只有这么一项工作,但安折还是觉得自己能和他待在一起的时间太少。


雨淅淅沥沥地下下来,从室内听得不真切,窗外是漆黑的一片,没有星星,也没有月亮。


安折知道事实不是这样的,陆沨每天早上会陪他到睡醒,中午会回来吃午餐,夜晚来得也很早,相比之前当审判官那会儿,就像个退休的老年人一样。


这次纯属是个意外。


可陆沨还没给自己晚安吻呢。


安折委屈地想。


他放下撑着的手,拽过被子来盖在自己的头上,只露出一张白嫩透着些粉色的脸蛋儿。


他想到了安泽。


它们蘑菇是没有所谓故乡的,当一个孢子脱离母体后,它会在适宜的环境下萌发成长,没有自己的意识,只有作为生物,作为一个孢子的生存本能,它们不知道自己出生于何处,也不知道自己生长于何处。


安折是第一个拥有意识并去往了人类社会的蘑菇……在遇到安泽之后。


如果按照人类的说法的话,那么自己遇到安泽的那个山洞似乎就是自己的故乡。


但他不对它拥有感情。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乡,可是他没有,安折只是个蘑菇……一个很小的蘑菇……


他看见一道闪电自天空劈下,然后雷响响彻云霄。


安折下意识地往后一缩,靠紧了冰冷的墙壁。


本能使他畏惧雷鸣,就像他曾经害怕风声一般,这在他心中扎下了根,在脑海筑起了房。


“呼……”


“呼赫……”


雨声渐大,天雷如影随形,他甚至不敢去拉下窗帘,只好躲在温暖的被窝中。


他蜷缩在墙脚。


明明此属夏日,却满身冰寒。


他颤巍巍地闭上了眼睛,耳边是哗啦啦的倾盆大雨。


他记得那个雨天,蘑菇是喜欢下雨天的,但安折害怕雷声,所以他讨厌雷雨。


说那时没有感觉到痛……但其实也确实挺难受,那种……身体被斩断,风流入腰间的感觉。


他想要努力地长回来,想要活下去,想要让那种感觉消失……然后他拥有了意识,缓缓地愈合了。


那之后,他能够聆听林间风穿梭的声音,感受阳光洒在身上的温暖,可以让自己的菌丝流动在旷野与山林之间,他与其他的蘑菇不一样了。


再之后……他有了孢子——可以长成一颗小蘑菇的孢子,然后他把孢子弄丢了。


他想要找回蘑菇,于是他遇见了安泽,拥有了人的身躯,他离开的那个洞穴,看到了自己一生挚爱的人。


蘑菇的一生很短,谈不上爱,但安折就是爱上了这么一个人,爱得死去活来,他拥有了比任何菌类都要长的年纪,然后他要与陆沨共度一生。


他想到了第6区,想到了第6区的土豆汤,第6区没有什么好留念的,只有土豆汤还不错。


还有……还有……


陆沨回到家,外面雨还在下,他甩了甩淋湿的伞,将它放在一旁。


匆匆忙忙地换号鞋子走进卧室,陆沨就看到了自己心心念念的小蘑菇紧闭着眼缩在墙角,一双纤细稚嫩的小手紧紧地抓着薄薄的太空被。


安折感觉到有人进了房门,本能地寻着温暖,最后移到了床边,他抬头看去,只见一双冰冷的绿眸中透出点点柔情。


这是为我的。安折想。


像是突然放松了下来,安折感觉暖洋洋地,他靠着陆沨,坐起身来,在对方惊讶的目光中紧紧地拥抱住对方。


此时已是深夜,雨点声渐渐减小,安折浑身冰凉,抓住他的胳膊的陆沨紧紧地回抱住对方。


“怎么了?”路沨问。


安折摇摇头,怕打雷什么的太……幼稚了,真说出来了免不了陆沨的一阵嘲笑。


安折说:“想你。”


随即拽了拽自己的雪白色睡衣。


陆沨感觉自己眼前一花,不自觉地咽了口唾沫,胸腔里像是冒出来一团火,灼烧着他炽热的心。


咳嗯 


没法玩游戏所以我又回来了


 

KALI
人类的动摇 始于第一次心软

人类的动摇

始于第一次心软

人类的动摇

始于第一次心软

停雲墜海.

【沨折】不知道取啥所以先空着

下划线部分化用一十四洲《小蘑菇》原文描写。

取名废在线哭泣。

私设如山⚠️

字数1.5k+,阅读愉快。


他像七月的旷野上,被太阳温过的雨。


-

墙角的广播里响着一阵下课铃,在紧闭门窗的教室里盘旋,闹乱了每个人的心思。


老师见惯了他们的心浮气躁,并不恼,仍旧捧着教案,不紧不慢地讲完了最后一个步骤,随后挥手放行。


一屋子的男女生眨眼跑了个空。安折盖上笔,揉揉眼。


“不去看分数吗?”老师将手搭在门把上问道。


安折慢慢抬头望过来,像是根本没想到老师是在对他说话。


老师倒也不惊讶,只在心里默默道了句:果真是个不肯学的。于是便抬脚跨过微高的门槛,出了教室。...

下划线部分化用一十四洲《小蘑菇》原文描写。

取名废在线哭泣。

私设如山⚠️

字数1.5k+,阅读愉快。


他像七月的旷野上,被太阳温过的雨。


-

墙角的广播里响着一阵下课铃,在紧闭门窗的教室里盘旋,闹乱了每个人的心思。


老师见惯了他们的心浮气躁,并不恼,仍旧捧着教案,不紧不慢地讲完了最后一个步骤,随后挥手放行。


一屋子的男女生眨眼跑了个空。安折盖上笔,揉揉眼。


“不去看分数吗?”老师将手搭在门把上问道。


安折慢慢抬头望过来,像是根本没想到老师是在对他说话。


老师倒也不惊讶,只在心里默默道了句:果真是个不肯学的。于是便抬脚跨过微高的门槛,出了教室。


那些悬浮在空气中小小的水珠持续升温,席卷着安折身上的水分。


他无意识地tian了tian唇缝,将手伸向背后的书包,鼓捣了一会儿,又忽地皱起脸,耷拉着脑袋趴下去。


- 

走廊尽头的洗手池。


安折就着镜子向后看了看。天花板轰隆隆地震动,脚步声与叫嚷声混作一团,似乎所有人都围在三楼办公室那张成绩单前。


他拧开水龙头,弯下腰,指尖撩起水花,在软白的脸上揉了几下,小片的绯色立即晕上两腮。


安折往角落贴过去,犹豫再三,轻轻扯开了身上的白色短袖。


肌肤沾上冰凉的那一刻他不由得颤栗,柔软的菌丝从身体中钻出,汲取着附在表面的颗粒。水温被夏日烫过,契合至极。


像是那片旷野上所下的雨,从每道缝隙中漫入,淹没一只小蘑菇的所有。


他微微仰起头,雪白的腰腹随着动作露出更多,如同他曾在大雨里舒展出自己的每一根菌丝。


拐角处突然传来鞋底摩擦地板的声音,安折慌忙松开了掐着衣边的手指。


“那是一张轮廓鲜明的脸,额头上几绺黑发垂下来,压住斜飞的眉尾,眉梢眼角被镀了一层淡薄的冷光,刀子一样刮着他。”


他淡淡地扫过安折,在安折被水洇shi的短袖上停留了片刻,脚步未停,转眼间,黑色的衣角消失在班牌下。


安折感到生气,虽然不知道在气些什么。


-  

安折站在办公室门口。


他小心翼翼地探头,现在离放学时间已经过了三个小时,每张桌前都空空荡荡。


“进来。”


安折被突然响起的声音吓得险些炸开菌丝,同时更觉疑惑。这个点了,老师还没有走吗?


他规规矩矩道:“老师好。”眼睛却看向别处。


过了会儿预料中的回复并未出现,他偏过头,正正对上一张似笑非笑的脸。


上午见到他窘相的那个男孩,手里托着瓶拧开盖子的红墨水,盯了他半晌,随后侧身让开路。


他慌忙错开视线,虽然他并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因为男孩冷绿色的眸子太令人不安。


安折低头望向桌子右上角的白纸,他费劲地眯着眼,在大片密密麻麻里寻着他的名字。


“安折”两字皱巴巴地躺在最底下,泡在星星点点的鲜红里。印刷实在够劣质的,已经泛起了毛边,显得更加格格不入。


“其实应该从后往前找。”这是他的第一个念头。


他莫名地难过,眼圈不受控制地泛起红,水雾聚集氤氲,却模糊不掉男孩的脸。


不靠近还好,这下安折的情绪完全失控了。他用自己能做到的最凶狠的眼神瞪着男孩,而这人无动于衷的样子更让安折确定了他的“罪行”。


“陆沨!毛巾找来了!”少年清亮的声音混着喘息,自门口传来,打破了两人之间沉闷的气氛。


陆沨扯过一张餐巾纸垫在墨水瓶下,转身放到了另一张桌上,冲少年点了点下巴:“自己清理。”


他挠了挠头,望向旁边的安折:“你好,你是……”


安折还没开口,陆沨已经代他回答了。他瞥了眼桌上的成绩单:“安折。”


“不好意思啊同学,”少年明显注意到了他泡在蜜水里的名字,有些不知所措,“老师的墨水瓶盖好像没拧紧,我刚不小心碰倒了。”  


——安折即使现在闭着眼,也能感到陆沨投在自己身上的目光。眉尾高高扬起斜睨着安折。


“笨死了。”他一定会这样说。


安折再次红了脸。一天之内的两次窘相都给陆沨看见,以后要不尽量绕开好了。


名次反正知道了,还是早些走比较好。


安折含混地说了句没关系,接着埋头往前走。


可是他忘了,陆沨还卡着那条窄窄的通道。


幸好,鞋尖出现在他视野中时他就停下了脚步,没有真正地撞上去。


“请你让让。”他有些生气道。


无怪乎,这人实在是太讨厌了。


然后他听见陆沨用只有他们两人能听到的音量说:


“笨死了。”

酿橙

【小蘑菇】温柔春意

腻腻歪歪小甜饼

上校欺负小蘑菇

还是没行


是江说想看小蘑菇,第一次写同人,不合理之处都怪江。


正文↓


  春寒料峭,半开的窗户送来了初春微风里朦胧的露水和绿野里初绽花朵清甜的香味,氤氲人间仿佛已经恢复了生机。

  万物复苏,世事温柔。

  陆沨历来整齐的衣裳在腰腹处微妙的折了起来,他手里端着洁白的瓷盘,盘里放着半个削皮的苹果。

  他浓密的黑色眉毛微微上挑,眼角眉梢皆带着笑意,似是心情不错的样子,看着远远坐到沙发扶手上背对着他缩成一团,恨不得离他十万八千里的安折,放轻了语调,颇有诱哄的意味:“最后半块,真的不吃了吗?”

  安折回头,气鼓鼓瞪他一眼。

  要过去...

腻腻歪歪小甜饼

上校欺负小蘑菇

还是没行


是江说想看小蘑菇,第一次写同人,不合理之处都怪江。


正文↓


  春寒料峭,半开的窗户送来了初春微风里朦胧的露水和绿野里初绽花朵清甜的香味,氤氲人间仿佛已经恢复了生机。

  万物复苏,世事温柔。

  陆沨历来整齐的衣裳在腰腹处微妙的折了起来,他手里端着洁白的瓷盘,盘里放着半个削皮的苹果。

  他浓密的黑色眉毛微微上挑,眼角眉梢皆带着笑意,似是心情不错的样子,看着远远坐到沙发扶手上背对着他缩成一团,恨不得离他十万八千里的安折,放轻了语调,颇有诱哄的意味:“最后半块,真的不吃了吗?”

  安折回头,气鼓鼓瞪他一眼。

  要过去吗?

  苹果真的很好吃,轻轻咬一口,清新甜酸的汁液便顺着舌滑进喉中。

  小蘑菇自以为悄然的往陆沨的方向挪了挪,打量着陆沨卷到手肘的衣袖和在夕阳余晖里连细小的绒毛都染上温暖的手臂。

  刚才就是这双手臂,在他咬住一小块苹果时牢牢的箍住了他,接着那个坏东西便覆了下来,抢走了他口中鲜甜的水果,不仅如此,坏东西还极力夺取他口中的空气。

  安折被宽厚的肩膀和广阔的胸怀包围,尽管身体里每一根柔软的菌丝都不由自主的冒着热气,仿佛蘑菇的意识在拒绝陆沨欺压的行为,可身体却顺从的分毫不动。

  是惧于坏东西的压迫,安折这样定义自己的没出息。

  “你得保证...不欺负我。”安折摸摸自己红彤彤的唇,努力的和坏心眼的上校打着商量,蠢蠢欲动的倾身。

  陆沨竭力压住嘴角的笑意:“我保证不欺负你。”

  从前陆沨是审判者,他的话是审判庭令行禁止的无上权威,安折不止一次旁观过他冰冷无情的枪口喷出凌厉的直线和渺茫的轻烟,诋毁压境质疑漫天之际仍然轻描淡写的遵从着“虽然错误,仍然正确”的誓言与“人类的利益高于一切”的宗旨。

  安折莹白的脚趾蜷缩起来,这个人虽然坏,但好在从来不说谎,他靠近陆沨,眼神在陆沨逐渐加深的笑容里飘飘荡荡,他低下头“嗷”的一口叼住了那小半块苹果。

  苹果清新的甜味瞬间弥漫整个口腔,安折满足的眯起眼睛,白皙脸庞上每一寸肌肤都安然的舒展,美食在前,他暂时放松了警惕。

  原野的孤狼,总在皓月当空时睁开绿色的眼睛,踩着一汪月色靠近得意忘形的猎物,张开捕食的獠牙。

  汁液尽数滑入喉咙,唇齿间依稀残留着香味,下颌被猝不及防的抬起,陆沨柔软的唇贴了上来。

  “唔...”安折挣扎的双手被陆丰有力的双臂禁锢。

  安折瞪大的眼睛里写满了控诉。

  大骗子。

  薄唇依偎,柔软温热的触感几乎让上半身深陷在沙发里的安折融化成春日的湖水,或者树上多汁的水蜜桃。

  这还不够,陆沨将他安置在自己的双臂之间,不允许任何逃离,温柔却不容置疑的钳住他的下颌,驾轻就熟的撬开了安折的齿。

  小蘑菇白嫩柔软的拳头一遍遍徒劳无功的捶着陆沨的肩膀,手脚并用的诠释着反抗,上扬的头颅和前倾的身体却情不自禁的想要靠的更近。

  明明想要离他很远的,心里是这么想着,却控制不住不听话的身体,这一定不是蘑菇的错。

  都怪陆沨,不仅坏还骗蘑菇。

  可是上校的唇如此温暖,舌尖纠缠是如此柔和,就连无情掠夺口腔中少得可怜的氧气时也是慢条斯理,在放开之前,好好享受一次吧。

  安折积极力抗争的小拳头放了下来,抬起头承受了这个温柔却极尽掠夺的吻。

  陆沨眼睛眯起的弧度加深,他是不介意小蘑菇毫无力量的小拳头的,那么软的手砸在肩上,不仅谈不上疼痛,反而让人心猿意马。

  不过,小蘑菇的顺从也很是难得,软绵绵的身体紧靠着他的胸膛,天色渐暗,风过疏竹,陆沨感觉到了无尽的安宁。

  两人分开时,安折大口大口的呼吸,待缓过来抓着沙发上的抱枕狠狠扔进陆沨怀里:“骗子!坏东西!又欺负蘑菇!”

  陆沨接住抱枕,似笑非笑的看着安折,一看这个表情安折就知道他嘴里说不出什么好听的话。

  果然陆沨凑近,抓住安折情不自禁往后缩的身体,贴近安折染满绯红的耳朵,带着笑意的声音洒下来:“安折,刚才你贴我很近,你自己也很愿意,口是心非的坏蘑菇。”

  安折涉世未深,但也是一只好学的蘑菇,人类世界有一个词叫做“贼喊捉贼”,还有一个词叫“倒打一耙”,这一定都是用来形容陆沨的!

  安折气鼓鼓,今晚一定不能让陆沨上床,也不能让他在床上做欺负蘑菇的事,他似乎想到什么,满脸铺着红,颤颤巍巍的指尖戳着陆沨的胸膛。

  却被陆沨握住了手,然后妥帖的将他每一根手指都包裹在热烘烘的大手里,顺便用一个轻啄截住了安折想说的话。

  只要安折想要开口,浅浅的吻就会落下,数不清那玫瑰花瓣般柔嫩的嘴唇上接住了多少轻吻,连最初淡淡的粉都变成灼烧般的红。

  安折眼眶里浮起雾气,偏开头躲开了得寸进尺的上校,鼻腔里挤出轻哼:“你简直...简直...”

  想了半天,也没想到一个能概括陆沨暴行的词语,陆沨却又不依不饶的贴近,安折很生气:“你走开!”

  嘴唇很痛!

  “这不是欺负。”陆沨餍足之时总是很耐心,他弯着唇放低声音,轻轻柔柔的像鸟类的羽拂过皮肤,留下酥酥麻麻的余韵:“这是喜欢。”

  安折尚不能完全理解喜欢的意思。

  杜赛的喜欢裹挟着畏惧,即使死在陆沨的枪口之下仍忍不住想要靠近,他的傻孢子在灯塔时不留余力的游近陆沨,这些都是喜欢。

  现在安折只想,不离开他。

  而这个坏东西的喜欢竟然是像这样欺负蘑菇。

  安折抬头,正好对上了陆沨冷绿色的眼睛,那里面不再阴云遍布,他清晰的在里面找到了自己的影子。

  如今的陆沨不再每日行色匆匆,大多数时候他都和安折呆在研究所的房间里,安折每天都在生气被哄生气中循环,像今天这样,不过是喂食一颗苹果就浪费了一整个余霞成绮的傍晚,还被按着欺压无数次。

  但是如果是和陆沨在一起的话,安折也能勉为其难的找到乐趣。

  安折清清喉咙,另一只无处安放的手炸成千万条白嫩的菌丝,从陆沨的手臂上攀爬缠绕,说不出是讨好还是商量:“那也不能每天欺负...喜欢那么多次呀!”

  他只是一个小蘑菇而已,真的吃不消。

  陆沨低低的笑了。

  这是嘲笑!安折从陆沨下垂的眼帘和愉悦的笑声的辨别出来。果然就不应该心软,不应该一次次步入坏东西的圈套,再也再也不想理他了。

  陆沨不会给他逃离的机会,恰逢时机的握住安折纤细的手腕,将他拉近自己的怀中,满意的聆听他细微的惊呼,带着薄茧的指尖轻轻摩挲安折微肿的嘴唇。

  虽然给点甜头就能哄好,但还是不能欺负太过,毕竟如今夜幕方至,星月刚从云层里露出,夜晚还长,能彻底欺负小蘑菇的时机未至。

  陆沨依旧轻柔的抚摸着安折的嘴唇,冷厉的脸庞因为笑容变得柔和,他温柔的抱住了安折,缱绻的吻落在了安折软软的脸上:“好吧,明天多喜欢你一点,少欺负你一点。”

  安折勉强满意,晚些时候又因为上校一碗鲜美的土豆浓汤彻底忘记了是如何桎梏在沙发里狠狠欺负的。

  夜色渐深,卧室里亮起了橘黄色的灯光,安折穿着松松垮垮的睡衣,用干毛巾揉了揉湿漉漉的头发,听着浴室里的水声,慢慢翻着桌上的笔记本。

  审判者的工作日记已经不再新的笔迹,现在书桌上多出来的笔记本偶有字迹。陆沨显然没有写日记的习惯,最终一役到现在已经三年,笔记本堪堪翻过几十页。

  很快安折便翻到了最后有字迹的一页。

  “2164年4月,

  春天来了,

  我的审判者回来了。”

  浴室的门打开了。

  陆沨来不及走出来,一个身子哒哒哒跑过来,撞进他的怀里,柔软温热,是安折。

  是他的小蘑菇。

  陆沨紧紧抱住了他。

  透过薄薄的窗帘可以看见满天星辰,原野上树木抽出新芽,在似水月华里藻荇交横,自徐徐春风送来清新的淡香。

  除此之外,还有爱人相拥的安宁。

  

  end.


————————————————————————————

我江万事胜意平安顺遂。

穹野危楼

http://huaeryedexiaogeluo.lofter.com/post/1f11a7b4_1c8abe7d6

的图


(老福特滤镜nb)

http://huaeryedexiaogeluo.lofter.com/post/1f11a7b4_1c8abe7d6

的图


(老福特滤镜nb)

穹野危楼

我还原了安折的土豆汤(σ′▽‵)′▽‵)σ【教程】

一起来快乐做饭

p4原文


无聊产物

我还原了安折的土豆汤(σ′▽‵)′▽‵)σ【教程】

一起来快乐做饭

p4原文






无聊产物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