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小虫

5492浏览    675参与
椭圆
老老实实练吧|・ω・`) 话说...

老老实实练吧|・ω・`)


话说这个版本好像是托比虫的来着吧?

老老实实练吧|・ω・`)


话说这个版本好像是托比虫的来着吧?

shan

來自小荷ig故事截圖。

剛到德國柏林,開工前,先做病毒測試。

來自小荷ig故事截圖。

剛到德國柏林,開工前,先做病毒測試。

nikki
转自荷兰虫的ins 汤姆家的狗...

转自荷兰虫的ins

汤姆家的狗狗(据说是汤姆荧屏初吻)哈哈哈😂

转自荷兰虫的ins

汤姆家的狗狗(据说是汤姆荧屏初吻)哈哈哈😂

nikki

当你不想洗澡时(中

我又回来啦

此篇含 虫/冬/彩蛋 毒

上篇 铁/盾 文章少可直接翻主页❤️


小学生文笔,轻喷😭


内容纯属虚构,切勿上升演员❗️



今天晚上你本来要和你可爱的男朋友Peter一起去他的毕业生party的,但是你晚上又临时加了一节课,于是你就没去成。(这里就省略小奶虫的软磨硬泡了。hhhh)


你本来已经到家了,却又被一个电话叫了出去。原因很简单,好邻居居然还喝醉了。亏今天梅姨没在家,不然他要完蛋喽。


没过多久你到了他们聚会的酒吧,他和一些同学在门口等着你呢,看见你来了,便把Peter交给你,然后散了...



我又回来啦

此篇含 虫/冬/彩蛋 毒

上篇 铁/盾 文章少可直接翻主页❤️


小学生文笔,轻喷😭


内容纯属虚构,切勿上升演员❗️





今天晚上你本来要和你可爱的男朋友Peter一起去他的毕业生party的,但是你晚上又临时加了一节课,于是你就没去成。(这里就省略小奶虫的软磨硬泡了。hhhh)


你本来已经到家了,却又被一个电话叫了出去。原因很简单,好邻居居然还喝醉了。亏今天梅姨没在家,不然他要完蛋喽。


没过多久你到了他们聚会的酒吧,他和一些同学在门口等着你呢,看见你来了,便把Peter交给你,然后散了。Peter看见是你,便一把把你搂在怀里,嘴里还断断续续的念叨“我最喜欢你了”“我最爱你了”“你知道么,你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女孩”什么的,你不暗喜,有这样一个男朋友,还会没有安全感?


到了他家,你慢慢的把他放下,他靠在沙发上,迷迷糊糊的样子好可爱,这看着哪里像是拯救世界的超级英雄啊,他也只是一个普通的孩子罢了。(这糖里有刀片??)


你看的出了神,却没注意到他脸上的泛红又多里一层。

“Babe?”


你回过神,发现他正盯着你,你就好像被抓包了的小偷一样,想要回避他的眼神。但回过头来你想,不行,我不能做贼心虚。于是你装什么事都没发生的一样,说“What's the matter babe?”(怎么啦宝贝?)


纯情的少年这时候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于是你接着调侃他,坐在他的腿上,搂着他的脖子,轻声的说“要不要和我一起洗澡?~”


你以为你的小奶蛛要被你撩的不知所措,谁想他忽然抱起你,然后边走向浴室边说“这可是你说的,my babe。”


(反正醉了,不如将计就计了😜)


(后续可以有,看你们喜不喜欢叭)





你的布鲁克林小王子终于休假了,本来想带你出去度假的他被你制止了,好不容易休假了,要先要好好的休息休息才行。


于是这一来,你们在家宅了好几天,一起看电视,一起学厨艺,一起栽培,晚上他还会抱着你讲好多他经历过的事。

场面太温馨导致我差点不想往下写了。


又到了一天晚上了,你依在沙发上,和他看着你喜欢的综艺,你知道其实他不是很喜欢看综艺节目,甚至有些看不懂,但是还是陪你一起看,陪你一起笑,虽然有些时候不知道你为什么笑。


今天关电视的时间早,于是你很疑惑的看着他,“为什么这么早就关?”


“My dear,你没有发现你还洗澡了么?”


你才想起来原来自己已经几天没有洗澡了。可能是幸福冲昏了头脑把。

你决定调侃一下他,然后说“你是不是觉得我不爱干净,然后嫌弃我了。”


“nonono我没有这个意思亲爱的。我不是有意的。”

你可爱的吧唧一脸哭丧脸的看着你,那表情,简直可爱极了。


你看着他这副表情,心想(这跟在外面那个冷脸吧唧简直就是两个人嘛)

你安慰他,“哈哈逗你的啦,我没有这个意思,不过你刚才的表情比我还可爱呢。”


“当然没有你可爱。”他搂紧了你,然后悄悄的自言自语了一句,“我最爱你了。”

(你当然知道。)


为了打破沉默,你打算撩一下他,于是你说,“要不要和我一起洗澡啊?”


吧唧立刻受宠若惊的看着你,“真的吗?!”


“哈哈哈当然是逗你的啦。”你笑道。


不出意外,你看着他失落的表情心软了。


当然后悔也是难免的。(咳不说了



彩蛋掉落🎊



“愣子干嘛,和她一起啊!”

“no man,我不能这样。”

“你个怂货。”

“我不是!”

“那你上啊!”

“no!”

……



下篇三公主(锤番外叭就,我不太会写他。)


番外可以安排的!

献出你们的小红心和小蓝手,谢谢支持❤️









shan
截图,小荷今天在ig stor...

截图,小荷今天在ig story 上载了对大家给他生日祝福的感谢❤️

他並表示,世界正经历一个疯狂时刻,希望大家能在坚守正确信念令生活变得更美好的同時,要活得安全和...快乐。


截图,小荷今天在ig story 上载了对大家给他生日祝福的感谢❤️

他並表示,世界正经历一个疯狂时刻,希望大家能在坚守正确信念令生活变得更美好的同時,要活得安全和...快乐。


shan

ig有很多可爱的小荷粉,这是其中一位编辑水准很高的artsyspideyx為小荷庆生貼圖, 选图与配色具佳,取了其中几帧截图分享,有兴趣的朋友们可去看看。

小荷就是吃可爱长大的!

ig有很多可爱的小荷粉,这是其中一位编辑水准很高的artsyspideyx為小荷庆生貼圖, 选图与配色具佳,取了其中几帧截图分享,有兴趣的朋友们可去看看。

小荷就是吃可爱长大的!

shan
借來自 ig cupcakes...

借來自 ig cupcakesandwifi 及happiness.hollander 的圖片

祝小蟲24生日快樂,永遠笑得那麼快樂純淨可愛❤️

借來自 ig cupcakesandwifi 及happiness.hollander 的圖片

祝小蟲24生日快樂,永遠笑得那麼快樂純淨可愛❤️

shan
等到颈都长,欧美网上都有售好一...

等到颈都长,欧美网上都有售好一段时间,🇭🇰才终于有上映日期😭如无意外!

等到颈都长,欧美网上都有售好一段时间,🇭🇰才终于有上映日期😭如无意外!

孤城从安   ⃒⃘⃤

求文

求小虫中心的文,我很喜欢小虫来者,我看过很多文,大多是汤姆苏,或者玛丽苏,总之并不是小虫中心,拜托了各位。cp 不挑,杂食党无所畏惧,拜托了。

求小虫中心的文,我很喜欢小虫来者,我看过很多文,大多是汤姆苏,或者玛丽苏,总之并不是小虫中心,拜托了各位。cp 不挑,杂食党无所畏惧,拜托了。

丁蘸糖

 特意截一段:


虎妞已经老的不怎么走路了,每天都趴在沧园瀑布旁的小窝里,偶尔有鸟低空飞过也不去抓,花无缺每日晨起练剑、上午读书、下午学琴棋书画后去喂它,如自己规律的作息般,顿顿不落。


可今日却没见到它,花无缺练剑结束太阳才刚刚升起,花含苞待放,叶布满露水,虎妞这时候该睡得香甜被烤鱼引醒才对。


他心中一颤,怕虎妞是找个不叫人看到的地方想慢慢死去,他在一本闲书中层看到过有忠心的狗会这般做,虽没听说过猫这样做的,花无缺还是着急地四处寻找。...


 特意截一段:


虎妞已经老的不怎么走路了,每天都趴在沧园瀑布旁的小窝里,偶尔有鸟低空飞过也不去抓,花无缺每日晨起练剑、上午读书、下午学琴棋书画后去喂它,如自己规律的作息般,顿顿不落。


 


 


 


可今日却没见到它,花无缺练剑结束太阳才刚刚升起,花含苞待放,叶布满露水,虎妞这时候该睡得香甜被烤鱼引醒才对。


 


 


 


他心中一颤,怕虎妞是找个不叫人看到的地方想慢慢死去,他在一本闲书中层看到过有忠心的狗会这般做,虽没听说过猫这样做的,花无缺还是着急地四处寻找。


 


 


 


 


 


花无缺自沧园找到华亭,再到靥院,于初春透凉的天里身上出了一层薄汗,正是慌张着急时,看到院中那棵须得五六人合抱的郁郁苍苍的古树上,布满花朵的百灵窝旁,一袭烟笼软纱的仙子。


 


 


而虎妞,正卧在仙子怀里酣睡。


 


 


 


有风吹过裙底,扬起袖带,将仙子只被花环困住的青丝揉乱。


 




花无缺想,他终于懂得髣髴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这般缥缈模糊、似有若无的风情描写。



LT

嘻嘻,第一次指绘是临摹脑波隧道太太的画,侵权删

(画不出太太万分之一的好看QAQ)


嘻嘻,第一次指绘是临摹脑波隧道太太的画,侵权删

(画不出太太万分之一的好看QAQ)


Ouroboros南樓一雁🎈

冷火-1【虫伊】

我来给无人荒岛填海造陆啦!

完全架空背景

第一人称“我”不是主角,希望不会造成混淆

----------

[图片]

    新银河历109年的年尾,我首次造访钢铁城。

    在老照片里见过的黑铁高墙已然消失,地面上蜿蜒着疤痕似的残迹,各种形态的人、仿生人和其他生物从我身边经过,缓慢而有序地踏过曾经不可逾越的边境。

    取代黑铁高墙镇守边境的,是一座雅典娜的雕像,五层楼高,左手握着长矛,右手托着一尊小塑像,看不清楚是什么。淡蓝色光带从雅典娜脚下延伸开来,携带...

我来给无人荒岛填海造陆啦!

完全架空背景

第一人称“我”不是主角,希望不会造成混淆

----------



    新银河历109年的年尾,我首次造访钢铁城。

    在老照片里见过的黑铁高墙已然消失,地面上蜿蜒着疤痕似的残迹,各种形态的人、仿生人和其他生物从我身边经过,缓慢而有序地踏过曾经不可逾越的边境。

    取代黑铁高墙镇守边境的,是一座雅典娜的雕像,五层楼高,左手握着长矛,右手托着一尊小塑像,看不清楚是什么。淡蓝色光带从雅典娜脚下延伸开来,携带有效护照的人像是穿过水幕一样跨过光带,而任何想要非法入境的人都会被它阻隔在外。

    我随着人流向前走,越靠近雅典娜,她给我的震慑力就越强,这种震慑绝非恐惧,而是惊叹、景仰和臣服的混合物,我感觉到不论是华丽的皮罗斯盔,还是尖锐的长矛,都只是可有可无的装饰,雅典娜她自己——或者是保留在雕像中那百分之一的战士品格——才是真正的武器。

    “她很漂亮。”

    我看向说话的人——男性人类,中年样貌,瘦高,有点驼背——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半是补充半是纠正地说:“我更喜欢‘壮丽’这个形容。”

    “是的,”男人虽然在和我说话,眼睛却从未离开雅典娜,“你是对的。”

    我们一起过了边境,人群散开,我想要找个地方落脚,男人似乎看出了我是个初来乍到的异乡客,邀请我去他家的小店。

    店面不大,但整洁敞亮,柜台后面数十只玻璃管里装着各种颜色的液体,台面上方挂着形态各异的杯子,老板娘看到我进来,笑着问我来点什么。

    “狄克萝酒,加半克二甲-4-羟色胺磷酸。”

    老板娘觑了一眼我身后男人的脸色,抱歉地摇头:“我们这里不出售含有药剂的饮料。”

    我顿觉无聊,也不好意思直接走人,勉强接受了纯的酒。

    男人也在吧台前坐下,要了杯桔子气泡水。他伸手接过杯子的时候,我看到了一道至少有两英寸的疤痕。

    “嘿,那是怎么来的?”我是个好奇心很重的人,但在没用迷幻剂时就开始乱打听,这还是头一遭。男人瞥我一眼,当我以为他要赶我走的时候,他开口,讲了一个毫不相关的故事。



    新银河历98年。

    这是TonyStark一周里第四次来酒吧喝酒,照例点了最复杂的那一款,然后趴在吧台上,笑着看酒保调酒。

    酒保是个女性人类,二十岁上下的年轻面容,即使穿着最老气的帆布夹克也不显得沉重,头发不长,扎个两寸长的小揪揪,露出后脑勺一片青茬。她脸上没什么表情,手上动作一丝不苟,把饮料端给Tony的时候态度也客气,只是在Tony第无数次和她搭话的时候才表现出一丝不耐之色。

    “我不想去。”她抿紧嘴唇。

    这时候客人不多,老板也不知道猫到哪里去了,她想中断和这个小胡子男人的谈话,却找不到理由。

    “Edith,”Tony看着她,眼神诚恳,“只是试一试,好吗?不喜欢的话可以退出。”

    “Stark先生,我说过很多遍了,您不能因为我打了闹事的顾客就一意孤行地认定我有机甲格斗的天分,街上的打架斗殴很多,这不算什么。”

    “所以你想……”

    “是的,我就是想在这里混吃等死浪费生命,满意了吗?”

    Tony挑挑眉,并不生气:“你来钢铁城有一个月了吗?”

    “今天是第27天。”

    “我期待你改变主意的那一天。”Tony戴上眼镜,将酒一饮而尽,起身离开。


    酒吧,尤其是Edith所在的这种半地下式酒吧,通常是赏金猎人和雇佣兵的集聚地,打架闹事都是家常便饭,老板愿意招这么一个毫无经验的酒保,也是看在她身手厉害的份儿上,想省个安保钱。

    Tony下午来的,走的时候天擦黑,夜色渐深时形形色色的顾客就多了起来,Edith飞快地调酒,还得分神盯着周围,不能让闹事的人打坏了桌椅。

    “我昨天,吃了一个改造人小妞儿。”独眼壮汉被酒精熏红脸颊,粗声粗气地炫耀猎艳成绩,“她那里移植了海豚的……你知道吧?特别紧,我进去的时候她叫得都快背过气去了……”

    Edith擦酒杯的手一顿。

    “多少钱一晚?”留着连鬓胡的瘦子兴致勃勃地凑过来,棕红色的舌头舔过合金犬齿,“介绍去的打个折不?”

    “多少钱也不成,”独眼咂咂嘴,“死啦。”

    连鬓胡笑了:“你小子还有本事把人弄死?”

    “才不是我弄的嘞,自己寻死,没拦住。”

    软布摩擦过玻璃杯的沿口,发出轻轻的嗡鸣。

    “没让你赔钱?”

    “嗐,我还嫌她晦气呢……再来一杯!”

    独眼把空杯子磕到Edith面前,Edith收了放进水槽,拿新杯子倒了酒,棕色的液体很快将白色粉末溶解。

    这伙人打烊时候才走,Edith慢条斯理地收拾桌椅,打开喷头冲干净地板上的脚印和呕吐物,老板走进来,六条仿节肢动物形态的假腿在塑料地板上敲出“哒哒”的脚步声。

    老板的上半身是个丰硕的女人,双乳压在肚腩上,领口开得极低,Edith一直担心她把烟灰掉进去,烫化了猪油似的白肉。女人灰色的眼睛扫了一圈,停在Edith脸上,牙齿咬着烟,说话的时候只有半边嘴开合:“还行,没打架。”

    Edith默不作声,老板摆摆手:“走吧走吧。”


    出了小酒吧上半层楼的台阶才是路面,此时晨光熹微,天地间一团昏晦,梳齿似的高楼密密匝匝簇拥着,仅有的缝隙被霓虹灯牌填满,全息投影出来的婴儿抱着奶粉罐,无声地笑,旁边栉水母的投影在蓝紫色光晕里漂游,下方是来自“新科技宠物店”的广告信息在循环滚动。

    头顶偶有路过的飞行器,路面上空荡荡的没人,Edith戴上口罩和帽子,循着最冷清的小路走了十分钟,就看见独眼壮汉倒在墙角。

    当刀锋穿过双肩,把他钉在墙上的时候,独眼醒了过来。

    “你他妈的是什么人!快放我下来!”

    第三把刀挑开他的衣服,在毛茸茸的胸腹上胡乱划了几刀,把他疼得嗷嗷直叫。

    “放开我!现在停手,我就不报警!”

    刀尖沿着腹直肌向下,停在小腹。

    “你、你想干什么?不,不,求你了,别——”

    过程很快,只是银光一闪,独眼看着自己齐根断掉的地方,愣了几秒才发出一声哀嚎:“我要——我要杀了你——”

    Edith把固定用的两柄刀收回来,在他衣服上擦干净,手腕一翻刀就不见了。独眼软着腿坐在地上嚎哭,她助跑两步攀上死胡同尽头的铁门,几个起落就消失在雾一样的光污染里。


12种颜色

电影《阮玲玉》  张曼玉(香港)主演

作词:  姚若龙、小虫(台湾)

作曲、编曲:  小虫(台湾)

演唱:  黄莺莺(台湾)

🍃🍃🍃🍃🍃🍃🍃🍃🍃

蝴蝶儿飞去

心亦不在

凄清长夜谁来

拭泪满腮

是贪点儿依赖

贪一点儿爱

旧缘该了难了

换满心哀

怎受的住

这头猜 那边怪

人言汇成愁海

辛酸难捱

天给的苦

给的灾 都不怪

千不该 万不该

芳华怕孤单

林花儿谢了

连心也埋

他日春燕归来

身何在

天给的苦

给的灾 都...

电影《阮玲玉》  张曼玉(香港)主演

作词:  姚若龙、小虫(台湾)

作曲、编曲:  小虫(台湾)

演唱:  黄莺莺(台湾)

🍃🍃🍃🍃🍃🍃🍃🍃🍃

蝴蝶儿飞去

心亦不在

凄清长夜谁来

拭泪满腮

是贪点儿依赖

贪一点儿爱

旧缘该了难了

换满心哀

怎受的住

这头猜 那边怪

人言汇成愁海

辛酸难捱

天给的苦

给的灾 都不怪

千不该 万不该

芳华怕孤单

林花儿谢了

连心也埋

他日春燕归来

身何在

天给的苦

给的灾 都不怪

千不该 万不该

芳华怕孤单

蝴蝶儿飞去

心亦不在

凄清长夜谁来

拭泪满腮

林花儿谢了

连心也埋

他日春燕归来

身何在

十鬼蛇王馬

小黑虫我可以!【滤镜比我会画画】私心毒虫

小黑虫我可以!【滤镜比我会画画】私心毒虫

小洗什么时候会上色?
背景p上去的(没办法真的不会画...

背景p上去的(没办法真的不会画)

乱涂一气 it's me


背景p上去的(没办法真的不会画)

乱涂一气 it's me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