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小虫

6878浏览    422参与
Augenstern

Atopos

  作者新手,文笔略有欠缺,请见谅


chapter1

      “请你施法,让世界忘记我吧!” 

       Willa早已泣不成声,如果可以改变这一切该有多好。他是英雄,值得被铭记。为众人抱薪者,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为世界开辟道路者,不可使其困厄于荆棘。

       冥冥中,一个声音响起:你想改变吗?你想守护吗?来吧,跟我来吧!  ...

  作者新手,文笔略有欠缺,请见谅



chapter1

      “请你施法,让世界忘记我吧!” 

       Willa早已泣不成声,如果可以改变这一切该有多好。他是英雄,值得被铭记。为众人抱薪者,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为世界开辟道路者,不可使其困厄于荆棘。

       冥冥中,一个声音响起:你想改变吗?你想守护吗?来吧,跟我来吧!  Willa握紧拳头,站起身来,与其拖着将死的身体坐在这,不如放手一搏!她慢慢向前发出微光的地方走去,那光芒越来越盛,直至吞噬那个娇小的身影。

         Willa眼前白光一闪,再睁眼时,就来到了一座房子前,那声音又响起:“亲爱的孩子,我赠送了一些礼物,希望你能好好利用,改变这一切,至于其他的,就需要你自己去探索了。”Willa走上前,打开放在台阶上的礼物盒,一抹青光与蓝光窜入她的身体,Willa心念一动,一个冰晶凝结出现在她手上,身体也微微离地,浮在空中。她惊呼一声,这样就好接近他们了。她还在盒子里发现了一颗宝石,Willa端详了一会没有发现特别的地方,便将它放入贴身的口袋了。但当务之急,还是要搞清楚她在这个世界的身份。她拉着行李箱,走进了房子。

           通过查找行李,Willa发现她现在的身份是长居美国的华侨,父母是科学家但却不知道在为谁工作,十年前双双失踪,她也因此流落到孤儿院,而后被一对中国夫妇收养,因为两人被调到Stark工业总部工作,一家人搬来了纽约,父母先去公司报道,她就自己来了这,还好家具已经提前搬进来了。Willa叹了口气,看起来还要解开自己的身世之谜了。

           忽然门口传来一阵敲门声,Willa走过去打开门,是一个美丽的女人,她说:“你好,我是May· Parker,是你的邻居,需要帮忙吗?”Willa笑着说:“你好,我是Willa· Li,真是太感谢你了,家具已经提前搬好了,剩下的就是一些打扫工作。”May· Parker也笑笑,喊到:“Peter,过来帮忙了。”Willa掩住眼中的伤感与惊喜,看着走走过来的棕发少年,笑得越发灿烂。少年有些腼腆地挠了挠头:“你好,我是Peter · Parker。”

            Willa高兴地说:“你好,我是Willa· Li,以后还请多多关照,还有,很高兴见到你。”Peter的脸升起红晕,说:“我也很高兴认识你。”May悄悄扬起唇角,青春啊,真好!而后,三人就开始打扫,作为感谢,Willa亲自下厨做了一些好吃的。临走前,还包了一些自己烤的曲奇给他们。

            Peter看着眼前巧笑倩兮的黑发少女,鬼使神差地问:“你要在哪继续学业?”Willa愣了愣,旋即答道:“中城高中,我明天去报道。”Peter眼亮了亮:“希望我们能在一个班。”说完,感觉有些不对,立马快速道:“我先回去了。”颇有些落荒而逃的意味。May笑得开心,向Willa点点头,说:“他有些害羞,别介意。”然后,就回去了。Willa后知后觉,捂住了脸,天哪,他也太可爱了吧!

            第二天早上,Willa走出门就看到了Peter,她挑了挑眉,Peter不好意思地说:“May姨让我等你,一起去学校。”Willa点点头,朝他一笑:“走吧。”

            今天早上的阳光真好,Peter想。

             融入这里的过程比想象的容易,同学们人都很好,除了一个——汤普森,他总是找Peter的麻烦,Willa总是毫不客气地怼回去,哼!欺负Peter想得美。不过,Peter最近总是躲着她和Ned,想来蜘蛛侠快出现了吧。

孟德很忙
凉夜窗情 - 小虫

茸茸乙女. 十一(上)bgm 

茸茸乙女. 十一(上)bgm 

Z
艹图 谁来救救我的人体啊啊啊...

艹图 谁来救救我的人体啊啊啊

为贱虫贡献的第一份粮食(

黄框贱:嗯哼~看来spidey还什么都没发现啊哥的小蜘蛛真可爱(贴贴)

白框贱:等他发现你就完了

艹图 谁来救救我的人体啊啊啊

为贱虫贡献的第一份粮食(

黄框贱:嗯哼~看来spidey还什么都没发现啊哥的小蜘蛛真可爱(贴贴)

白框贱:等他发现你就完了

嘿嘿嘿

啥都不是

叛逆期的大胆彼得罢了

啥都不是

叛逆期的大胆彼得罢了

shan

26歲生日快樂呀小荷❤️

成熟的你也許再也不會扮演蜘蛛俠,但你的努力與善良必定能讓你以後的人生更開心快活,事業走得更遠也更光輝燦爛!


圖源自Instergram tomholland7658

26歲生日快樂呀小荷❤️

成熟的你也許再也不會扮演蜘蛛俠,但你的努力與善良必定能讓你以後的人生更開心快活,事業走得更遠也更光輝燦爛!


圖源自Instergram tomholland7658

掠过芙华

大约在2003年,第一次在台湾布袋戏版《射雕》片尾听到《笑脸盈盈》这首歌,由那时候的歌影红星徐怀钰、胡兵合唱。十年以后,我再次听到这首歌的旋律,可歌名和歌词却面目全非,成了偶像剧《小菊的春天》片尾曲《爱到不行》,由江淑娜与林昕阳合唱。不过两首歌都是由同一个作曲填词人小虫操刀。只是《笑脸盈盈》还有一个不知名的填词人Johnny Chen。

大约在2003年,第一次在台湾布袋戏版《射雕》片尾听到《笑脸盈盈》这首歌,由那时候的歌影红星徐怀钰、胡兵合唱。十年以后,我再次听到这首歌的旋律,可歌名和歌词却面目全非,成了偶像剧《小菊的春天》片尾曲《爱到不行》,由江淑娜与林昕阳合唱。不过两首歌都是由同一个作曲填词人小虫操刀。只是《笑脸盈盈》还有一个不知名的填词人Johnny Chen。

掠过芙华

歌曲中的“过芙”-爱到不行(小虫作曲填词,江淑娜、林昕阳合唱)

[图片]

【想你想你 不能太想你/让你知道有点便宜你/爱你爱你 爱你真的不容易/静静湖水溅起涟漪/我猜来猜去猜不透你的心里/那除非你愿意让我靠近/你扯动我心中的风铃 叮叮当当响个不停/不见你就会伤心/郎有情 妹有意 春风吹不醒/难得糊涂动了心/我快乐 你高兴 成双对成影/月儿高高 美到不行】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极限拉扯”?😂

以上歌词出自
爱到不行 电视剧《小菊的春天》片尾曲

其实这首歌是台湾布袋戏《射雕英雄传》片尾曲由徐怀钰、胡兵合唱的《笑脸盈盈》重新编曲和填词版本。

笑脸盈盈 布...

【想你想你 不能太想你/让你知道有点便宜你/爱你爱你 爱你真的不容易/静静湖水溅起涟漪/我猜来猜去猜不透你的心里/那除非你愿意让我靠近/你扯动我心中的风铃 叮叮当当响个不停/不见你就会伤心/郎有情 妹有意 春风吹不醒/难得糊涂动了心/我快乐 你高兴 成双对成影/月儿高高 美到不行】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极限拉扯”?😂

以上歌词出自
爱到不行 电视剧《小菊的春天》片尾曲

其实这首歌是台湾布袋戏《射雕英雄传》片尾曲由徐怀钰、胡兵合唱的《笑脸盈盈》重新编曲和填词版本。

笑脸盈盈 布袋戏《射雕英雄传》(鄙人小时候有缘看过)片尾曲

此外,该曲填词人为06版神雕主题曲《江湖笑》的填词人小虫。


爱到不行

词曲:小虫

演唱:江淑娜、林昕阳

想你想你 不能太想你

让你知道有点便宜你

爱你爱你 爱你真的不容易

静静湖水溅起涟漪

我猜来猜去猜不透你的心里

那除非你愿意让我靠近

你扯动我心中的风铃 叮叮当当响个不停

不见你就会伤心

郎有情 妹有意 春风吹不醒

难得糊涂动了心

我快乐 你高兴 成双对成影

月儿高高 美到不行

想你想你 不能太想你

分分秒秒没有你不行

爱你爱你 爱你真的好甜蜜

我已忘记我在哪里

我猜来猜去猜不透你的心里

那除非你愿意让我靠近

你扯动我心中的风铃 叮叮当当响个不停

不见你就会伤心

郎有情 妹有意 春风吹不醒

难得糊涂动了心

我快乐 你高兴 成双对成影

月儿高高 美到不行

郎有情 妹有意 春风吹不醒

难得糊涂动了心

我快乐 你高兴 烦恼都忘记

只要有你 美到不行

我唱歌 你弹琴 难得好心情

不酒也醉有点晕

我快乐 你高兴 成双对成影

月儿高高 美到不行

我快乐 你高兴 成双对成影

月儿高高 美到不行


笑脸盈盈

布袋戏《射雕英雄传》片尾曲

歌曲原唱:徐怀钰、胡兵

谱曲:涂惠元

笑脸盈盈 桃花舞春情

有人在我梦里画个心

挨得太近 容易相思容易病 静静湖水溅起涟漪

我画不出这样一幅美丽的好风景

那除非你愿意让我靠近

你扯动我心中的风铃 摘下星星为你命名

不见你就会伤心

郎有情妹有意

春风吹不醒

吃点小苦 也不打紧

你快乐我高兴

从此不孤影

月儿高高 美到不行

你唱歌我弹琴

分外的带劲

好酒千杯 畅快饮

你快乐我高兴

成双又成影

月儿高高 美到不行

你快乐我高兴

成双又成影

月儿高高 笑脸盈盈

枕枝Mokein

【占tag致歉】

Hi It's me again!

有没有磕铁虫or喜欢小虫的dear们可以加个Q扩列交流交流,真的太痛苦了🙏🏻

Q:1393238425

拜托拜托拜托了呜🙏🏻🙏🏻🙏🏻

Hi It's me again!

有没有磕铁虫or喜欢小虫的dear们可以加个Q扩列交流交流,真的太痛苦了🙏🏻

Q:1393238425

拜托拜托拜托了呜🙏🏻🙏🏻🙏🏻

枕枝Mokein

剖白

占tag致歉

hey friend,can you help me?

最近看了很多的铁虫文,几乎是一天除去5个小时的睡眠都在连轴看——结果很明显,我非常的emo,嗯……我现在还没有走出来呢,好吧说实话我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所以我想试着倾诉一下自己的声音,顺便寻求一下好心人的帮助/pleaseplease

Okey,Let's get started!

秉持着先苦后甜的原则,先来说说我最不愿意提起的吧。

是影视就脱离不了他与他的扮演者之间的联系。其实我很讨厌讨论脱离剧情之外的东西,可我又没能够忽略它。

荷兰弟。他真的好可爱好...

占tag致歉

hey friend,can you help me?

最近看了很多的铁虫文,几乎是一天除去5个小时的睡眠都在连轴看——结果很明显,我非常的emo,嗯……我现在还没有走出来呢,好吧说实话我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所以我想试着倾诉一下自己的声音,顺便寻求一下好心人的帮助/pleaseplease

Okey,Let's get started!

秉持着先苦后甜的原则,先来说说我最不愿意提起的吧。

是影视就脱离不了他与他的扮演者之间的联系。其实我很讨厌讨论脱离剧情之外的东西,可我又没能够忽略它。

荷兰弟。他真的好可爱好奶又好狼啊!!!

从我还没开始看漫威开始,我对他的印象就是一个年轻的小孩子——我看过虫三,看过A3,也看过A4的片段,我看着他充满朝气的褐眼和侧脸,然后画面一转,就看见了《神秘海域》,我猛的一惊:

他很成熟。

一阵危机感从我心头蔓起。我当然没有排斥成熟男人或是想阻止他生长的意思,也不代表什么老了就不喜欢的这种想法。我真的很喜欢那个话多爱剧透的小少年,我很感慨时间力量的神秘。eg混耽圈的我在看P大《杀破狼》的时候也有类似的感觉:长大的长庚不好吗?当然不是。但是看他几年几年的跨度一步步变得沉稳,我心里就有一中难以言喻的复杂的堵塞感。我或许并不一定特别喜欢少年长庚这个“人”,但少年的那种懵懂感似乎在我这格外的珍贵。

所以荷兰虫在我这也是——才入坑的我来晚了,他正一步步走向成熟。

还有妮妮,在他身上岁月的痕迹。之前我曾犯傻查过“钢铁侠会复活吗”,然后得到最多的说法就是,“ironman有n种方法可以复活,但最要命的是小唐尼罗伯特不演了”

Allright。我真的不喜欢接受任何结束和有关时间的东西。

okey,终于可以说第二个了,这个真的让我emoemo的东西——亲爱的PP

我刻骨铭心的一段视频,是一个太太把漫威三刀放到一个视频里,于是我看过锤基,然后就看到了小虫蹲在绘着Ironman的楼顶上,音乐乍然响起:

有一种悲伤 是你的名字停留在我的过往

陪伴我呼吸决定我微笑模样  

无法遗忘

眼泪下来的很快,视频里还在放着铁虫的一些画面,以及小虫极有辨识度的声音。

无法遗忘的不仅是感情,对于他来说那是生和死的距离。我只是单单的从铁虫粉去思考,这真的要了我的命。

还有呢,“I just really miss him”这句话,我听到的每一次,都真的有种要窒息的感觉。

“Tony,i'm Peter”不比它,小虫在破碎的Tony前哭泣不比它,唯有这一句——它是Peter Parker在经历过悲伤、委屈、痛苦、坚守、选择、回忆后依旧选择守护这个世界后,他红着眼眶对Happy纯诚的说:

“I just really miss him.”

他需要被迫长大,他需要一边接受压力一边做个很好的纽约好邻居。或许真的会有那些受伤的时候,他躲在天台或是某个角落里想“那些人都比我更应该活下去。”

既要承受没有Tony的痛苦,又要坚定Tony没选错的决心,即使所有人都忘记了他。

“Okey……MJ和Ned都过得很好,我觉得我没必要再去打扰他们了——今天我去看了May,还遇见了Happy……Happy,Mr.Stark你还记得记得Happy吗?oh他其实已经不记得我了。so……Mr.Stark你还记得我吗?我真的很想您,如果您在那就好了……nonono!差点忘记了不能总是给您添麻烦oh不对您现在不在……”

“……先生,我真的好想你。”

小虫,我真的好心疼你,也好喜欢你。

可能是我看的漫威系列太少了,以至于我把我自己困在这小小的一隅里无法自拔。在同人世界里,甜蜜和美好就和现实形成了反差。其实我可以以这些美好来迷幻自己,可是在现实里,小蜘蛛的未来还不是定数,况且万恶的漫威刀片工厂也不一定(或者说never?)按照我想要的路线发展,所以我的悲欢喜乐也成了不定数。

我还是不知道该怎么走出这种状态,但是真的很感谢你,能够听我倾诉。如果哪个想法让你觉得不可理喻——I'm so sorry。我身边迄今还没有能和我谈论这些的挚友,所以我尝试着说给你听——再一次,thank you very much!如果你还能回应我,那我将感激不尽。

我并不觉得自己很悲苦,只是偶尔心声需要宣泄。

也许我还会在凌晨12:00起身去窗边看看夜景,遐想着这是和superhero所处同一片时空下的夜空,或许远处群山山巅就是他们会出现的地方,然后轻轻地说一句:

“Peter,love you 3000.”



lovable荷兰弟!/比心

                                                           


抱着巴基亲洛基(椰子🥥

当你保护他(虫)②

前篇见合集

来自@沐雨尋君秋傘下☂ 的点梗后续

ooc归我

小虫归你

本来我还在鸽鸽鸽

看到@一袋泡芙. 的评论一下子就有动力啦

双手奉上

有彩蛋!!!


开整!


听到天边的呼呼声


你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面罩带好


装上变声器


“就他妈是你弄伤了我们的友好邻居蜘蛛侠?死  秃  鸟”


“wow小姐,你是谁,我应该不认识你吧”


“oh~你会的”


察觉到你的敌意,秃鹫下意识后退一步,同时又很不解


“我们无冤无仇,今天这事就当你不知我不知”


“哦?无冤无仇?在你动...

前篇见合集

来自@沐雨尋君秋傘下☂ 的点梗后续

ooc归我

小虫归你

本来我还在鸽鸽鸽

看到@一袋泡芙. 的评论一下子就有动力啦

双手奉上

有彩蛋!!!




开整!



听到天边的呼呼声


你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面罩带好


装上变声器


“就他妈是你弄伤了我们的友好邻居蜘蛛侠?死  秃  鸟”


“wow小姐,你是谁,我应该不认识你吧”


“oh~你会的”


察觉到你的敌意,秃鹫下意识后退一步,同时又很不解


“我们无冤无仇,今天这事就当你不知我不知”


“哦?无冤无仇?在你动了蜘蛛侠的时候就该给自己找好土地埋咯”


不再和他废话


瞳色一变


“  跪  下  ”


低沉而勾人的嗓音像是来自地狱的召唤


“扑通”

他无法控制地,膝盖重重地磕在地上


“抱歉小姐,我……”


“  shut  up ”


你一脚踩在他的脸上,五厘米的高跟在他的眼眶中留下不可磨灭的痕迹


而他一声也吭不出


“这是最后一次,别让我再看见你”


“蜘蛛侠,你惹不起”




“  forget  ”





留下秃鹫,你转身消失在了夜色当中


回到家,小虫已经乖乖睡觉了


洗漱完毕后,你轻轻地躺在他身边,揉这他的头毛


轻轻地在他额头落下一个吻


“你是我的,谁也别想动”






















在你看不见的地方,在夜色的掩护下,Peter偷偷地笑了。




“ U are mine. ”






end.





sam

漫威,没活你可以去咬打火机

玛丽简:彼得,别打电话给我了,我怕男朋友误会。

蜘蛛侠60大寿你就玩这个,怎么,蜘蛛侠头上不是蓝帽子,你给他换了一顶绿色的帽子是吧。

漫威啊,六个月的时间是你最后的仁慈,因为6个月压根不可能让两个小孩长成这样,要么是克隆人,要么不是玛丽简亲生的。克隆人就简单,催熟这么快,八成过不了多久就变纯净水。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玛丽简:彼得,别打电话给我了,我怕男朋友误会。

蜘蛛侠60大寿你就玩这个,怎么,蜘蛛侠头上不是蓝帽子,你给他换了一顶绿色的帽子是吧。

漫威啊,六个月的时间是你最后的仁慈,因为6个月压根不可能让两个小孩长成这样,要么是克隆人,要么不是玛丽简亲生的。克隆人就简单,催熟这么快,八成过不了多久就变纯净水。


去冰柠檬茶

【恋与漫威】I"ll be with you

小虫x你 2k7

(“你”含自设

大概是个相互陪伴的小故事


        你和彼得算得上是青梅竹马,刚搬到他家隔壁那天,你父母只把你和一大堆行李叫人一起送进房子里,他们连看一眼也没来,就把你这个不受期待的孩子像甩掉一个包袱一样丢了进去。独自一个人坐在门廊下的时候,你甚至不知道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

        彼得当时和本叔梅婶一起住,他扒在篱笆上看了一下午,直到搬家公司的人全都走了,只剩下你自己时,他背对......

小虫x你 2k7

(“你”含自设

大概是个相互陪伴的小故事



        你和彼得算得上是青梅竹马,刚搬到他家隔壁那天,你父母只把你和一大堆行李叫人一起送进房子里,他们连看一眼也没来,就把你这个不受期待的孩子像甩掉一个包袱一样丢了进去。独自一个人坐在门廊下的时候,你甚至不知道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

        彼得当时和本叔梅婶一起住,他扒在篱笆上看了一下午,直到搬家公司的人全都走了,只剩下你自己时,他背对着日暮西垂的火红天色,小心地开口问:“你饿了吗?”于是他就牵起了你的手,要带你回家吃梅婶做的意大利肉丸配土豆泥。

        原生家庭不幸福的小孩总会出现各种各样的成长问题,但是很幸运,彼得和本叔梅婶给了你另一个家。


        十一岁的你被彼得牵着手坐在他家看起来很有些年头的木质长桌边上,他还贴心地揪出一个带着花边的柔软坐垫放在椅子上。彼得把桌子上的曲奇饼推到你面前,替你接过梅婶递来的热茶。你莫名其妙地觉得他也像一块聪明的小饼干,是那种用加了黄糖和红糖揉的曲奇面团,顶上还要摁进去很多巧克力豆的软质曲奇,出炉的时候外壳带着点脆,内心是热腾腾的酥软。你十一岁的新朋友紧紧地攥着你的手,又密又长的棕色睫毛像鸽子翅膀尖上的羽毛似地闪了闪,说别怕,我会陪着你的。

        十五岁的彼得失去了本叔,你和他坐在桌前,听梅婶喃喃着念叨。外面还下着雨,你长久地对着桌上那一箱本叔的东西出神,眼泪落下来的时候马上就被你慌乱地抬手抹掉。他比从前长高了不少,却仍然像十一岁时那样和你胳膊贴着胳膊地坐着,他小幅度地侧过身来,用颤抖的拇指细细擦你的脸,你看到他的眼睛是同样的密布血丝。他和从前一样把你的手紧握在手心,微弓着脊背,和你头贴着头静默地坐着。你们什么也没说,但你知道你想说什么。别怕,彼得,我会陪着你。

        十七岁的彼得和你变成了皇后区的好邻居蜘蛛侠和蜘蛛侠的秘密女友。你抱着他的肩膀和他一起荡蛛丝回家,他在院子门口捏着你的手指,恋恋不舍地玩来玩去。他弯下腰来吻你,说:“一会儿一起吃饭?今天有你喜欢的千层面哦。”彼得比十五岁时更高挑,甚至接吻时不仅他要弯腰,你也要踮起脚去。但他和你在一起的时候仍然像从前一样孩子气,喜欢粘着你、用手指轻轻绞你的发尾,他歪着头睁大了眼睛看你时,被枕头压得翘起来的睫毛存在感强得像某种生命力旺盛到极点的野生动物。你抬手接过被他背在肩上的书包,安抚地和他说:“我回去拿些书,不久就来找你,和梅婶说等我一小会儿,好吗?”他把你被风吹乱的刘海捋整齐,弯着眼睛笑说:“一会儿见,女朋友。”


         你很快发现家里来了客人,说是“客人”其实也没错,这对夫妻出现在你生活中的次数少得可怜,除了每个月准时账户上增加的数字,你甚至找不到更多他们存在的痕迹。你没像很多少年时期就成了“留守儿童”的人一样变得渴求亲情——或者其他类似的什么情感联系,你已经从帕克家得到够多了,不是吗?于是你很平静地和他们打了招呼,不出所料地看见对面夫妇脸上露出的陌生热情。父亲和母亲的脸比你记忆中的苍老一些,不仅是那些深深浅浅的纹路,还有下垂的眼角、干枯的手。

        母亲向前探着身子,隔着一张窄几紧紧地攥着你的手,言辞恳切地诉说这几年她有多么想念你。父亲则扬着眉毛自顾自地畅谈,像是要把这些年缺失的父女谈话一口气全部补回来。你在夕阳将将落进地平线之前把手抽了回来,但他们也不太在乎你这个动作。父亲想说的话已经说完了,他看起来似乎也不需要你的意见,他很满意你这个优秀的、给他长脸的女儿,你只需要“听爸爸的话,就能得到一切”。

        但是你站起来,迎着对面夫妇的目光、慢吞吞地说:“……我不愿意,父亲。”

        你没和他们吵起来,也没发生什么经典家庭伦理纠纷名场面,你又背上书包,礼貌地和他们道别、大步地逃出这间房子。你往外走的动作挺冷静的,连门口总是会绊你一下的地毯都没留住你的脚步,你越走越快,最后三步并作一步跳下门廊前的台阶,可能是浑身肌肉绷得太紧,手甚至在轻微地发抖。你只好把紧抓手机的手藏在袖子里,下意识地径直往前奔跑。

        彼得很快找到了你,彼时长椅上方的旧路灯刚一闪一闪地亮起来,离你从那栋房子里逃出来才十几分钟而已。带着热气和一点点汗味的年轻男孩抓着蛛丝乍然出现,呼啸而过的短暂风声像是把你的灵魂也一并带了回来。他顶着头上路灯发出的暖黄色的光,棕色卷发像是镀上了一层薄薄的金,依然露出一副温和的面孔,微微躬身把你紧抱在怀里,像是根救命稻草似的书包拿走,背在自己身前,示意你到他背上去:“来吧,小姐,我们该回家吃饭了。”

        你把脸搁在他对你来说一直很有安全感的肩膀上,在他走动的颠簸中逐渐感到一颗飘在半空中的心又落了回去。你们现在所在的这个公园离家大概有一个街区的距离,他没带你直接荡回去,而是一步一晃、慢悠悠地往回溜达。你们走在华灯初上的街上,一对老夫妻和你们擦肩而过,你的眼睛随着他们亲密相依的身影看过去,像是刚记起需要呼吸似的大吸了一口气,颠三倒四地和他说话。

        你说,他们来找我了,但是他们想让我回去,让我、让我抛弃我现在的家,回到他们那里去——他说他来帮我申请大学,以后的工作也得听他的才行……但我不想。你心里总还想着父亲方才高谈阔论你的未来时的眉飞色舞,好像你上个月获得那个奖是他的功劳。我才不要……他是谁啊、现在蹿出来对我要做什么指手画脚,我不想、我不想——你像喘不过气似的急促地呼吸起来,直到他连声说“别哭”时才发现自己在哭,从刚出声的时候就开始了。

        笨蛋男高中生根本想不到在双手托着你的腿的情况下怎么帮你擦眼泪,所以他一时间只知道笨拙地不停哄你。晚风有点凉,他只穿了件t恤加薄衬衫,但手掌心仍然热乎乎的,贴在你腿弯上,他的体温源源不断地传上来。你用濡湿的睫毛狠狠蹭他脖颈露出来的皮肤,他被你弄得笑出声来,明明痒得左摇右晃着躲,手却还稳稳地捞着你的腿,让你趴在他背上作威作福。

        在闹了一通后,在只差一条马路就能看到家里房子的房檐时,你和彼得一起看着一直延伸到远处的单排街灯,他们明亮、却显得有点孤单,和同伴永远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他偏过头亲了亲你的眼角,呼吸扫过你的鬓角和眉眼,声音也轻轻的,刚好够你自己听到:“放手去做吧,你想做的事情。别被任何人绑住。”

        你把脸挤在他颈窝里,声音因此变得瓮声瓮气的,迟疑着说,但是——

        他头一次用那种强硬的低沉语气说:“你开心最重要。我觉得这个最重要了。”

        你脑海里转过千万条思绪,他也配合着你没有出声,就只慢慢地沿着路边的划线走。最后你搂紧他的脖子时隐隐有了个决定,他实际上猜得到你的想法,于是在你开口说话前,他飞快地接上了,用轻快的语调噼里啪啦地说话:“梅婶还做了你喜欢的蘑菇浓汤,一会回去应该正好可以喝了。今天住我家吧?我刚给你的房间换了新床单……”

        彼得没说他是怎么知道你跑出去的,也没说他是怎么找到你的,但你没问。在梅婶把你抱进怀里,轻拍着你的后背说他们都爱你的时候,你看见他微笑着的眼睛。他凑上来偷亲你的头发,说“是的”。

嘿嘿嘿
阿巴阿巴 我是真没想到一个人的...

阿巴阿巴

我是真没想到一个人的画风,能变这么大

阿巴阿巴

我是真没想到一个人的画风,能变这么大

嘿嘿嘿
咱就说本来想画荷兰虫,结果看起...

咱就说本来想画荷兰虫,结果看起来特别像加菲虫咋办

咱就说本来想画荷兰虫,结果看起来特别像加菲虫咋办

查查我们去看海
17岁的彼得·帕...

17岁的彼得·帕克,痛失所爱,孤身一人。

17岁的彼得·帕克,痛失所爱,孤身一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