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小记

2062浏览    3849参与
天外阁文聿

小记

今天去降低历史版本。。然后不知道晚上咋又变成自动更新了。。算了就怎么滴吧。。

就是这个颜色,太难受了,很不喜欢这个感觉。总有一种虚假的即视感。

。。

话说加我QQ大可没必要,十天半拉月上一回,平时还是用微信居多,以前倒是喜欢用QQ。。

。◕‿◕。

主要是加完我又不和我说话,你说多尴尬

^ω^

今天去降低历史版本。。然后不知道晚上咋又变成自动更新了。。算了就怎么滴吧。。

就是这个颜色,太难受了,很不喜欢这个感觉。总有一种虚假的即视感。

。。

话说加我QQ大可没必要,十天半拉月上一回,平时还是用微信居多,以前倒是喜欢用QQ。。

。◕‿◕。

主要是加完我又不和我说话,你说多尴尬

^ω^

四时

浮生

        天气总是变化得措不及防。

  她仰头,看着那一片湛蓝的天空,无法想象,上一刻还在下着雨的天,现在便成了这般。

  并无一般人心中的骤然轻松的心情,她与常人想的不同。

  真的是……世事变化无常呢……

  走在街头巷尾,踏过青石板,漫步柏油路。

  她不知道自己想要去哪里,只是一直走着。

  旁人眼里,她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过客,不过这位过客背着包,边走边用相机记录些什么。

  倒是更像旅人。

  在这变化多端的世间岿然不动的一位旅人。

  她不知走了多久,每到一个地方,每个认真注视着...

        天气总是变化得措不及防。

  她仰头,看着那一片湛蓝的天空,无法想象,上一刻还在下着雨的天,现在便成了这般。

  并无一般人心中的骤然轻松的心情,她与常人想的不同。

  真的是……世事变化无常呢……

  走在街头巷尾,踏过青石板,漫步柏油路。

  她不知道自己想要去哪里,只是一直走着。

  旁人眼里,她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过客,不过这位过客背着包,边走边用相机记录些什么。

  倒是更像旅人。

  在这变化多端的世间岿然不动的一位旅人。

  她不知走了多久,每到一个地方,每个认真注视着她的人,总会想:

  “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她?”

  她好像代表着什么。

  在无尽的黑暗中。

  在黎明的尘埃里。

  在……每个人的眼中。

  她好像在等着什么,在路上总是寻寻觅觅。

  有人问她,你在寻找些什么?

  她只是笑笑,抱着她的相机,将照片翻给路人看。

  “这是雨后的青石巷。”

  “这是檐下的猫。”

  “这是窗台上的阳光。”

  “这是……百态人生。”

  “我也不知道我在追寻些什么。”

  “只是不想要错过,这浮世万千。”

  “呐,你要和我一起吗?”

彦姝de雁书

下一站是幸福

下一站是幸福,越看越上头,剧很甜,但又跳出了通俗烂大街的玛丽苏设定,而是结合了当今社会女性意识的觉醒产生的各种社会,公司,家庭等各方面矛盾的电视剧,题材新颖,有意义,在欢乐看剧的同时,又能触动很多人的心,并在剧中学到自己的所得。

此剧最重要的剧中每个人物的设定都是新鲜而独立的,每个人物都有他自己鲜明的特色。贺繁星,大龄却一直满怀热情,真义去寻觅自己喜欢的人,元宋,一直处于被告白的一方自有傲气和自信,在遇到喜欢的人时,也会为她退一步选择保密3个月再公开。包括爸爸,妈妈,哥哥,叶总,蔡敏敏,包括女主的闺蜜和同事,每一个人都是真实而又独立。真心推荐这部剧,尤其是女孩子,真得建议...


下一站是幸福

下一站是幸福,越看越上头,剧很甜,但又跳出了通俗烂大街的玛丽苏设定,而是结合了当今社会女性意识的觉醒产生的各种社会,公司,家庭等各方面矛盾的电视剧,题材新颖,有意义,在欢乐看剧的同时,又能触动很多人的心,并在剧中学到自己的所得。

此剧最重要的剧中每个人物的设定都是新鲜而独立的,每个人物都有他自己鲜明的特色。贺繁星,大龄却一直满怀热情,真义去寻觅自己喜欢的人,元宋,一直处于被告白的一方自有傲气和自信,在遇到喜欢的人时,也会为她退一步选择保密3个月再公开。包括爸爸,妈妈,哥哥,叶总,蔡敏敏,包括女主的闺蜜和同事,每一个人都是真实而又独立。真心推荐这部剧,尤其是女孩子,真得建议看一下,在甜剧的表象之下,其实有很多能让我们学到的东西。

Fyodor

吊诡的事接踵而至。梦里我掉光牙齿,但现实是每颗牙齿都完好无缺。太奇怪了。家乡充满一群我叫不出名字的亲戚,他们由衷的亲情太过温暖,热得我脑袋发胀。此刻我坐在餐厅的廉价塑料椅上,人们谈天说地,光怪陆离的场景不断反射进我眼睛。那些电视剧都上了年纪,颜色变成发霉的幻想。饭桌上的话忽近忽远,没有目的地像无头苍蝇一样窜逃进我耳里。他们以为他们在餐桌上聊得甚欢,但其实他们每个人都在跟自己对话,他们说的每句话是给自己听的。


过高的气温烫伤了人们的心智,他们开始互相夸耀,开始吹嘘自己从前的辉煌事迹,导致他们说的话都有股恶臭的酒气,熏得我作呕反胃。我冲进厕所把多年来进食过的东西催得一干二净,像堵塞多年的排水...

吊诡的事接踵而至。梦里我掉光牙齿,但现实是每颗牙齿都完好无缺。太奇怪了。家乡充满一群我叫不出名字的亲戚,他们由衷的亲情太过温暖,热得我脑袋发胀。此刻我坐在餐厅的廉价塑料椅上,人们谈天说地,光怪陆离的场景不断反射进我眼睛。那些电视剧都上了年纪,颜色变成发霉的幻想。饭桌上的话忽近忽远,没有目的地像无头苍蝇一样窜逃进我耳里。他们以为他们在餐桌上聊得甚欢,但其实他们每个人都在跟自己对话,他们说的每句话是给自己听的。


过高的气温烫伤了人们的心智,他们开始互相夸耀,开始吹嘘自己从前的辉煌事迹,导致他们说的话都有股恶臭的酒气,熏得我作呕反胃。我冲进厕所把多年来进食过的东西催得一干二净,像堵塞多年的排水沟被清理完毕,顺畅。我摸到喉道里每个细胞组织都在撕心裂肺地叫嚣。只要一照镜子我就会想起陀思妥耶夫斯基是如何在《罪与罚》中描写索尼娅的。那个浅黄色头发的漂亮女人。长得极高,瘦骨嶙峋、皮肤惨白、病恹恹、因为常常哭泣而布着血丝的眼白、百日咳导致的通红双颊、她有着触目惊心的美丽。可我不是她,我还没有那么消瘦。我不想再吃了,可是我还想吐。卡珊德拉,我讨厌夏天,可我生在这里,我怎么就生在了这里呢?



彦姝de雁书

好剧推荐。

《下一站是幸福》

今天刚播的剧,目前是挺好看的,新鲜设定,年下实习设计师,年上御姐主管。最重要的是,这剧女主的设定,其实挺戳很多女生的心,大龄,剩女,但是又不甘心因为所谓的社会规则,去找一个合适的人结为了结的婚。也想好好谈恋爱,顺其自然的自己觉得遇到了想结婚的人再结婚。

好剧推荐。

《下一站是幸福》

今天刚播的剧,目前是挺好看的,新鲜设定,年下实习设计师,年上御姐主管。最重要的是,这剧女主的设定,其实挺戳很多女生的心,大龄,剩女,但是又不甘心因为所谓的社会规则,去找一个合适的人结为了结的婚。也想好好谈恋爱,顺其自然的自己觉得遇到了想结婚的人再结婚。

陆铭sir

“即使以为自己的感情已经干涸得无法给予,也总会有一个时刻一样东西能拨动心灵深处的弦;我们毕竟不是生来就享受孤独的。”


我陪你慢慢来。

破例说个秘密。其实我不用看到你的脸才能喜欢你,也不用听到你的声音,不用知道你有什么消息,我所知道的是,在生活中不多见的闪光的时刻我会想到你,烟花升起来,雪落下去,人们围上来拥抱我,这样的时刻,我猜你和世界上所有的美好连在一起。

所以我想尽量去寻找美好的东西,再分享给你,这就是我喜欢你的方式。


我比大多数有着晦暗情感的人幸运,是因为你也很爱我,不是我对你的爱,但总归是爱。

所以一遍遍下定决心说,要陪着你,要让你在我这里做小孩。


崽崽,早点睡...

“即使以为自己的感情已经干涸得无法给予,也总会有一个时刻一样东西能拨动心灵深处的弦;我们毕竟不是生来就享受孤独的。”


我陪你慢慢来。

破例说个秘密。其实我不用看到你的脸才能喜欢你,也不用听到你的声音,不用知道你有什么消息,我所知道的是,在生活中不多见的闪光的时刻我会想到你,烟花升起来,雪落下去,人们围上来拥抱我,这样的时刻,我猜你和世界上所有的美好连在一起。

所以我想尽量去寻找美好的东西,再分享给你,这就是我喜欢你的方式。


我比大多数有着晦暗情感的人幸运,是因为你也很爱我,不是我对你的爱,但总归是爱。

所以一遍遍下定决心说,要陪着你,要让你在我这里做小孩。


崽崽,早点睡觉。

好哒,晚安。

初末

小记·爱

突然发现,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以前我只喜欢虐恋BE,现在却沉迷甜文NP,反应过来还挺难受的。
[图片]

突然发现,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以前我只喜欢虐恋BE,现在却沉迷甜文NP,反应过来还挺难受的。

双辞
2020,平安喜乐,万事胜意...

2020,平安喜乐,万事胜意 💙

2020,平安喜乐,万事胜意 💙

南疆

成人礼的意义(四)

所有人中,只有克里斯会叫阿娜“nina”,有些可爱,又有些甜昵,跟他本人形象气质极其不符。

  

  阿娜拨开挡在前面的两个人,走到床边牵起克里斯的手:“…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她的声音闷闷的,听起来很不开心。

  

  克里斯回握着阿娜的手:“我也是人,nina.克里斯也不是万能的。”

  

  “……”阿娜不再说话,只是将凳子拉过来坐好。

  

  这时候爱德华才开口:“我打算将阿娜的成人礼提前。”

  

  克里斯点点头。他对成人礼其实跟阿娜的态度差不多,但因为是nina,所以他想重视起来。

  

  就在刚才的一瞬间,他已经想好要送nina什么礼物了。

  ...

所有人中,只有克里斯会叫阿娜“nina”,有些可爱,又有些甜昵,跟他本人形象气质极其不符。

  

  阿娜拨开挡在前面的两个人,走到床边牵起克里斯的手:“…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她的声音闷闷的,听起来很不开心。

  

  克里斯回握着阿娜的手:“我也是人,nina.克里斯也不是万能的。”

  

  “……”阿娜不再说话,只是将凳子拉过来坐好。

  

  这时候爱德华才开口:“我打算将阿娜的成人礼提前。”

  

  克里斯点点头。他对成人礼其实跟阿娜的态度差不多,但因为是nina,所以他想重视起来。

  

  就在刚才的一瞬间,他已经想好要送nina什么礼物了。

  

  “作为阿娜的父亲,我想为阿娜向你讨一份礼物。”爱德华又开口,引得病房中其他三人的视线都向他看去。

  

  “被讨礼物”的克里斯看着爱德华,突然开口:“如果,是我对冷兵器的知识与实践,我觉得在同龄人中,nina已经非常出色了。”

  

  “?!?!”

  

  爱德华和弗莱德都被克里斯的话惊到,纷纷看向挺着腰板坐在木椅上的阿娜。

  

  对于这个现象克里斯也有些疑惑:“nina没有告诉你们?她已经在我这里学习冷兵器很长时间了。”他伸手摸摸阿娜的头,“你居然瞒了他们这么久,很厉害。”

  

  被摸头的阿娜勾起一边嘴角有一些无奈:克里斯叔叔的点不太对吧。

  

  她拉下克里斯的手,回头正色看着两人:“是的,我已经向克里斯叔叔学习了很久的格斗与冷兵器,并且,投报了霍尔沃斯。”

  

  “……”

  

  “……”

  

  “……”

  

  三个人都没有说话。

  

  弗莱德有些不赞同的皱起眉头:“嘿小阿娜,你应该跟我们商量一下。”

  

  但爱德华和克里斯的心里都有一种“就是这样”的感觉。他们一直都知道,阿娜是一个很有主见的孩子,她可以为自己的选择负责。

  

  他们心里想什么阿娜多多少少都能猜到一点点,她扬起一个跟小时候发布指令时同样自信的微笑看着门口的人。

  

  她说

  

  “毕竟,我很优秀,我也很危险。”

南疆

成人礼的意义(三)

爱德华和弗莱德坐在前排,阿娜独自一个大马金刀的坐在后排,一只手端着手机,用大拇指快速地摁着键盘回着网友的信息。

  

  jwyd123:[“我要去看望我的叔叔。”]

  

  Top:[“你的叔叔?是之前说的那几个没有血缘关系但跟你家关系很好的叔叔?”]

  

  jwyd123:[“yes.但我感觉气氛怪怪的。”]

  

  Top:[“比如?”]

  

  jwyd123:[“不好说。我觉得会发生一件大事。”]

  

  Top:[“总归不会是你的父亲和叔叔都是复仇者,他们要去和外星人对抗。”]

  

  jwyd123:[“wait.请收起你的脑洞,不要过分...

爱德华和弗莱德坐在前排,阿娜独自一个大马金刀的坐在后排,一只手端着手机,用大拇指快速地摁着键盘回着网友的信息。

  

  jwyd123:[“我要去看望我的叔叔。”]

  

  Top:[“你的叔叔?是之前说的那几个没有血缘关系但跟你家关系很好的叔叔?”]

  

  jwyd123:[“yes.但我感觉气氛怪怪的。”]

  

  Top:[“比如?”]

  

  jwyd123:[“不好说。我觉得会发生一件大事。”]

  

  Top:[“总归不会是你的父亲和叔叔都是复仇者,他们要去和外星人对抗。”]

  

  jwyd123:[“wait.请收起你的脑洞,不要过分沉迷复仇者联盟。我知道他们很有魅力,我也无法抵抗。”]

  

  Top:[“哈利波特也很有魅力。”]

  

  jwyd123:[“等我收到霍格沃兹的录取通知书,我就去找你。”]

  

  Top:[“死心吧。怎么看也是我先收到。”]

  

  jwyd123:[“谁知道呢——”]

  

  “霍格沃兹的录取通知书”是两个人特有的暗号,指的是军校霍尔沃斯的录取通知书。

  

  想要进霍尔沃斯很难,非常难。不亚于霍格沃兹挑选出隐藏在众多麻瓜中那些富有天赋的魔法师。

  

  而top是阿娜利亚交流时间还算久的网友,是个家里有矿的人。她也是在无意中发现top是一个跟她同报霍尔沃斯军校的人。

  

  “到了。”

  

  阿娜利亚望了一路向后的风景,她看着被刷成惨白的医院皱了皱眉,她有些疑问想要爱德华跟弗莱德解答,但两个人没有给她这个机会。

  

  他们搭上电梯一路登上了第一医院的最上层的病房。这一层病房私密性最好,也最安静。

  

  即使是有活人在,这一层也安静得简直令人发指。

  

  阿娜利亚咬上了后牙槽,一言不发的四处打量着这个地方,直到来到克里斯的病房才停止。

  

  克里斯看起来很年轻,他的面部线条是刀削般的冷硬,玻璃质感的蓝色眼睛透着不近人情,就连璀璨的金色短发也在白炽灯下反射着冰冷的光。

  

  但他穿着蓝白条病号服,这让他像一柄易折的刚剑,平添了一份脆弱。

  

  他回头看向门口,见到了爱德华和弗莱德,还有他们身后的那个小姑娘。

  

  仔细算算,他也好久没见到小姑娘了。

  

  于是他眨眨眼,对小姑娘说:“好久不见,nina.”

  

  

南疆

成人礼的意义(二)

“在第一医院,克里斯。”

  

  “怎么回事。”

  

  “谁知道呢?”弗莱德耸了耸肩膀,仰头一口喝尽了酒,叹出一口气,“还是啤酒更棒,红酒不适合我。”

  

  爱德华瞥了他一眼,没有搭理他,晃了晃红酒杯后反手放在桌子上,十指交握。

  

  “克里斯醒着吗?”爱德华问他。

  

  “醒着,但我认为,没什么了。”克里斯也这么回答。

  

  没什么了,就是没什么日子好活了。

  

  “……”

  

  气氛再次沉默。

  

  直到阿娜从楼上下来,她的肩膀上披着一条粉色的浴巾,她拿来隔离从发梢滴下来的水珠。

  

  弗莱德抹一把脸,回头笑的灿...

“在第一医院,克里斯。”

  

  “怎么回事。”

  

  “谁知道呢?”弗莱德耸了耸肩膀,仰头一口喝尽了酒,叹出一口气,“还是啤酒更棒,红酒不适合我。”

  

  爱德华瞥了他一眼,没有搭理他,晃了晃红酒杯后反手放在桌子上,十指交握。

  

  “克里斯醒着吗?”爱德华问他。

  

  “醒着,但我认为,没什么了。”克里斯也这么回答。

  

  没什么了,就是没什么日子好活了。

  

  “……”

  

  气氛再次沉默。

  

  直到阿娜从楼上下来,她的肩膀上披着一条粉色的浴巾,她拿来隔离从发梢滴下来的水珠。

  

  弗莱德抹一把脸,回头笑的灿烂:“阿娜!”

  

  爱德华也跟着回头,手臂搭在沙发背上,用另一只手的大拇指指着弗莱德:“弗莱德想邀请几个人一起来给你办成人礼party。”

  

  阿娜拽着浴巾的两个角,好笑又无奈的叹着气开口:“当代年轻人是不会和长辈一起大费周章的去举办成人礼party的,弗莱德叔叔,爸爸。”她在楼梯口站定,双腿纤细而笔直。

  

  明明小时候一双大眼睛还是非常明亮的绿色,现在长大了反而变成了和爸爸一样的蓝绿色。

  

  头发也从来不肯乖乖的留成长发,非要自己拿剪刀剪成狗啃一样的短发。

  

  她总是这样有主见。

  

  是的,阿娜利亚是个有主见的孩子。作为父亲,爱德华很为自己的孩子骄傲。同时,也会尊重孩子的想法。

  

  “阿娜,我想带你去见见你克里斯叔叔。”爱德华如是说道,把弗莱德一惊,他想开口却被爱德华用手势制止。

  

  阿娜利亚看了看有些奇怪的两个人,笑着说:“当然?我上去换件衣服?”她侧着身子指向楼上房间。

  

  得到父亲点头的阿娜一头雾水地又转身回了房间。

  

  弗莱德扒着爱德华的胳膊,带着诧异的低声询问:“嘿伙计!阿娜不会想见到现在的克里斯的!”把克里斯叔叔当亲人放在心上的小姑娘该会怎么伤心?

  

  后半句话弗莱德就是不挑明,作为父亲的爱德华又怎么可能不知道?

  

  但阿娜利亚,他最疼爱的女儿,很优秀,也很危险。

  

  爱德华没有回答他,只是用那一双像浸在幽蓝湖水中的绿眼睛望着他。

  

  弗莱德明白了。

  

  他松开了紧握着的手。

  

  两个人并排坐在沙发上无言。从楼梯上下来的阿娜冲到沙发,一手一个揽住脖颈,亲昵的贴了贴脸:“我已经换好衣服了!走吧!”

  

  

南疆

成人礼的意义(上)

  但无论相隔多远,该有的时间都是一样的度过,该成长的孩子都是一样的成长。

  

  而阿娜很早就开始了自己的活动。跟着爸爸和一起绕着花园跑步就是其中之一,这趟路程偶尔也会有叔叔和伯伯的身影。

  

  而小小的一只小姑娘从总是落后,冲刺赶上到现在跟上游刃有余的爸爸已经有那么一段年日了。

  

  结束今天的晨跑后,爱德华拿着毛巾意思意思擦去额头上的汗询问一旁的阿娜:“假期就要结束了,你的成人礼在开学之后,要不要提前?”

  

  是的,阿娜利亚.爱德华.劳伦斯已经成功以优异成绩结束了高中的课程,即将成为一名法律上真正的成年人迈进大学的门槛。

  

  阿娜对于生日没有什么...

  但无论相隔多远,该有的时间都是一样的度过,该成长的孩子都是一样的成长。

  

  而阿娜很早就开始了自己的活动。跟着爸爸和一起绕着花园跑步就是其中之一,这趟路程偶尔也会有叔叔和伯伯的身影。

  

  而小小的一只小姑娘从总是落后,冲刺赶上到现在跟上游刃有余的爸爸已经有那么一段年日了。

  

  结束今天的晨跑后,爱德华拿着毛巾意思意思擦去额头上的汗询问一旁的阿娜:“假期就要结束了,你的成人礼在开学之后,要不要提前?”

  

  是的,阿娜利亚.爱德华.劳伦斯已经成功以优异成绩结束了高中的课程,即将成为一名法律上真正的成年人迈进大学的门槛。

  

  阿娜对于生日没有什么特别的要求,即使是成人礼也没有什么考虑过要有特殊的对待,因此只是随口说了一句:“啊,买个蛋糕过一下就可以了。其实我也不太喜欢蛋糕这种东西的,爸爸。”

  

  但出乎意料的是,爱德华并没有赞同她随口一提的意见。反而脸色正经的告诉她:“No,阿娜。成人礼对于一个人来说是一个阶梯性的意义,它代表着你要成为一个自己想成为并且对自己的选择负责的人。”

  

  讲道理,爱德华虽然秃,但逻辑很强。

  

  “那爸爸的成人礼是怎么度过的?”阿娜接受了爱德华的意见,但也对父亲所重视的成人礼,他自己是怎么度过的而感到好奇。

  

  爱德华摸一下自己的胡茬,回想一下许多年前的那个成人礼,告诉阿娜:“那个时候卡尔文也是这么告诉我的,并且让我吃到了很难吃到的砂糖。他希望我可以做一个负责的人。我也是这么对你希望的,阿娜。”

  

  那个英俊的男人伸手抚上女儿的发顶,眼中闪烁着慈爱的光,告诉她——

  

  “我像卡尔文爱着我那样爱着你,阿娜。”

  

  事实证明是爱德华哪怕秃了,爱德华仍然英俊。

  

  但这个秃头真是令人窒息。所以阿娜提出了真挚的建议:“爸爸,考虑一下光头吧。”

  

  拥有英国人特有的骄傲(?)的爱德华义正言辞的拒绝了阿娜的提议。

  

  两个人一路上说说笑笑的回到了家,刚进门就看到了爱德华的队友弗莱德。他朝两个人挥挥手打了个招呼。

  

  爱德华推着阿娜的后背让她去洗个澡。

  

  而坐在沙发上的弗莱德在阿娜上楼看不见人影后,撑着膝盖站起来,毫不客气的从酒柜里拿出一瓶红酒和两支高脚杯,一屁/股坐在爱德华身边,倒上酒给人。

  

  两个人突然沉默,只是偶尔喝一口红酒。

  

  

南疆

两个国家两个世界

       “嘿亲爱的爱德华,现在任务进度如何?”夜色静谧,举枪的英俊男人戴着鸭舌帽站在狙击的绝佳位置,对于耳麦中轻浮男声的询问一点也不想搭理。

  

  而这种情况自从重新组队以来太常见了,合作任务中这种人简直就是叛逆的典例,放到平常队员身上那是少不了被一顿批的。但毕竟这男人是可敬可亲的队长,作为队员拿他没办法。

  

  但中国老话说得好,一物降一物嘛,总有克他的人在。

  

  “很好卡尔文,希望你待会儿还这么有骨气。”队员弗莱德哼哼两声,故意喊出有“秃头”意思的名字去气那个远在做任务的男人。朝角落里蹲坐...

       “嘿亲爱的爱德华,现在任务进度如何?”夜色静谧,举枪的英俊男人戴着鸭舌帽站在狙击的绝佳位置,对于耳麦中轻浮男声的询问一点也不想搭理。

  

  而这种情况自从重新组队以来太常见了,合作任务中这种人简直就是叛逆的典例,放到平常队员身上那是少不了被一顿批的。但毕竟这男人是可敬可亲的队长,作为队员拿他没办法。

  

  但中国老话说得好,一物降一物嘛,总有克他的人在。

  

  “很好卡尔文,希望你待会儿还这么有骨气。”队员弗莱德哼哼两声,故意喊出有“秃头”意思的名字去气那个远在做任务的男人。朝角落里蹲坐着的小姑娘招招手,“come on,阿娜。”

  

  阿娜利亚立马从地上弹起来,一双大而清澈的绿眼睛在黑暗中也格外明亮,她脸上带着微笑凑近传话机:“这里是阿娜利亚!请汇报任务进程。”这句话说的流畅而有气势,一听就是练过。

  

  爱德华听到心爱的女儿稚嫩的声音,无奈的回应:“报告阿娜小长官,目标人物已到达目标点,随时准备。”

  

  阿娜利亚回头看着弗莱德,见到后者点头眨眨眼表示了解,举起对讲机冷静的下达指令:“请执行。”

  

  圆月高悬,金碧辉煌的大厅里氛围和谐,特意请来的乐队演奏着悠扬乐曲,舞池里的年轻人们怀着或真或假的心意翩然起舞,商人们举杯畅谈间俨然形成了独特的圈子。

  

  而一枚子弹的略过,穿破虚假,直击圈子中心的那个男人的眉心。他的笑容僵在脸上,暗红的血液自眉心黑洞蜿蜒流下,像一把刀分割开他的面容,高大的身躯如同断了线挺到离他最近的女人身上,而这女人像做梦一样竟然也支住了他。

  

  “…啊…啊…啊——!!!”

  

  女人残破的尖叫像警报惊醒了所有的梦中人。

  

  直到此时,围在男人周围的人才猛然反应过来,如惊鸟一般四散逃开。

  

  一场宴会说没就没。

  

  而爱德华早就收拾好了东西,拎着琴盒深藏功与名的隐没在宴会对面那条普通街巷里,脚步悠闲地跟耳麦中的宝贝女儿聊着天。

  

  就像一个回家路上迫不及待要跟女儿分享日常的普通父亲。

  

  而与此同时的中国是个晴朗的好天气,文娜带着她可爱的女儿已经完成了今日采买活动,正在排着队等待结账。

  

  厉文茜站在文娜旁边,沉默让她与周围的闹腾格格不入,而她精致的混血模样让这种格格不入的对比更加强烈。

  

  她伸手拽着母亲的衣角,用与阿娜利亚一样清澈的绿眼睛盯着前面活跃的小男孩儿看,直到小男孩儿也逐渐安分下来后才垂下眼睫,将那双别致的绿眼睛遮了去。

  

  文娜一手牵着厉文茜一手拎着购物袋正去地下车库取车途中,大衣兜里的手机突然开始“嗡嗡”振动,她将购物袋依着车放下,掏出手机不出意外地看到了陌生号码,一言不发地滑了红色拒听,随即打开车门把东西和女儿都安置好,转过车头上了驾驶座。

  

  “妈妈,是病人吗?”厉文茜乖巧地坐在副驾驶扭头询问。

  

  文娜低着头扣好安全带的同时很平淡的回答了女儿的问题:“是啊”,她将双手握上方向盘对厉文茜笑了笑,“今天晚上妈妈给你熬粥喝好不好?”

  

  “嗯。”厉文茜挑食,但对粥接受良好。况且文娜做的粥很好喝,一点也不比外面的餐馆做的差。

  

  白色轿车缓慢驶出车库,阳光也一点点的靠近至整辆车沐浴在其中,厉文茜靠着椅背望着窗外放空自己。

  

  一连几天的阴雨让整个城市都有些发霉,而这片刻的晴朗让厉文茜的心情跟着明媚了一些,也暂时将对妈妈的猜测搁置。

  

  小姑娘闭着眼,嘴角上扬。她想:反正妈妈不会害她的。

  

  可事实上,有时候妈妈半夜回来换下的带血白大褂让厉文茜不得不心生担忧并且怀疑发生了什么,妈妈夜晚到底去医治了什么样的病人,怎么会有那么多血。

  

  第二天无论多早,厉文茜见到的文娜永远是她记忆里那个身带淡淡香气,做饭好吃又温柔稳重的妈妈。

  

  “轰隆——”

  

  耳边是突然响起的雷声轰隆,睁眼是压着高楼大厦的乌云,然后是噼里啪啦下起来的大雨。

  

  太阳刚出来没多久,大雨又再次席卷而来,厉文茜心里有一些没由来的沉闷,歪头望着专心开车的文娜才会安心。

  

  厉文茜和文娜进屋刚把东西全部码进冰箱就又是一个电话打了进来,文娜避开厉文茜去接听,一分钟不到文娜已经拿上钥匙离开了房子。

  

  临走前文娜很抱歉的让厉文茜等等自己,晚上一定会回来给她做粥。

  

  这是第一次,文娜对厉文茜失约。

  

  第二天一大早,厉文茜小小的一只背着自己的小书包登上了第一班公交车,摇摇晃晃的来到了文娜的诊所。

  

  被一个凶神恶煞的男人瞪住而被迫停下了脚步。

  

  其实男人也呆了,想他上半辈子在枪林弹雨里穿梭,还是第一次近距离瞧见这么一只小小软软的小女孩儿。

  

  然后被文娜一巴掌拍上后脑勺,被迫停止对厉文茜的盯看。

  

  他摸上后脑勺的动作让他看起来像一个憨批:“咋了妹儿,这、咳,这小女孩儿是你崽啊?”

  

  文娜没好气的瞪了男人一眼,转而去把厉文茜的小书包取下来拎在手里,领着小姑娘进了诊所坐好。蹲在厉文茜面前扶着她的肩小心的询问:“茜茜早上来的时候吃没吃早饭呀?”

  

  在厉文茜点头后又连忙给人道歉:“对不起啊茜茜,昨天晚上妈妈诊所里突然来了好几个病人,一时走不掉,没有及时回家给茜茜做粥。茜茜昨天晚上有没有饿肚子呀?今天妈妈一整天都没事,可以给茜茜熬粥了哦。”

  

  厉文茜抿着嘴看着文娜身后的那个欲言又止的男人没有说话,文娜注意到了之后立马扭头瞪了男人一眼,男人很识趣的进了诊所内室,和里面的人简略介绍了来者。

  

  不说还好,一说几个大男人都生了兴趣,一个接着一个掀开白帘子从内室出来,哗哗地就把本不大的诊所空间挤满了。

  

  “???”厉文茜愣住。

  

  “出来干嘛?滚进去。”文娜站起来看着几个人。

  

  为首的那个男人朝文娜赔笑:“哎呀妹儿,这不是听说你家崽儿过来了嘛,我们兄弟几个就想见见,认认脸。”

  

  “对啊文姐,你女儿还怪可爱嘞。”

  

  “跟你长得挺像的。”

  

  “废话,亲生的不像他娘,像你啊?别想了,你这辈子都生不出来这么可爱的女儿。”

  

  “你想搞事是吧?!”

  

  几个大男人幼稚吧啦的在一起因为“生不生得出女儿”吵了起来。

  

  “闭嘴!滚进去!”文娜忍不住了,把几个人全都骂进了内室。

  

  几个男人立马闭上嘴灰溜溜的滚进内室。

  

  厉文茜抿着嘴浅笑,文娜看着女儿也忍不住笑着摇摇头。

  

  此后,每当厉文茜来诊所的时候,都能瞧见那么一个两个这样的男人。

  

  每次都跟撸猫一样撸她,很烦。

  

  记小本本。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