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小诗

5226浏览    3192参与
-沉嚣-
——致昨日京城暴雨 短句那几节...

——致昨日京城暴雨

短句那几节读出来才有意思

——致昨日京城暴雨

短句那几节读出来才有意思

癔语者

成年人是成熟的的妖精怪

他们要学会装作享受似吞咽痛苦

还有一个重要的任务:

培养好下一代妖精怪​

成年人是成熟的的妖精怪

他们要学会装作享受似吞咽痛苦

还有一个重要的任务:

培养好下一代妖精怪​

天外阁文聿

四句话

世间颜色太多

没有我想要的

于是天空把海洋压缩成一个你

交给我

2020年7月2日16:34

世间颜色太多

没有我想要的

于是天空把海洋压缩成一个你

交给我

2020年7月2日16:34

是猫科鸭

『魔戒』『原创』『片段』西渡

我将义无反顾。

我坐在海边,任由自己的脚沉入海水中。

海风呼啸着拍打着我的长发,带着海中生物的独有气味刮过我的耳边,沉入身后的黑暗。

海浪拍打着我的脚,掀起一团团漩涡,带起白色的细沙,又复沉入海中。

我可以听见大海的轰鸣,海鸥的嬉闹,远处鲸鱼落入水中。

我可以看到远处海平线上升起的朝阳,黎明将至。

而我将义无反顾。

大海召唤着我,无论再怎么留恋,我终将离开这片大陆,并永不踏足。

我看见了维林诺的森林,浮雕,我听见了亲人的召唤,我感受到了笼中的金丝雀获得自由,飞向蓝天。

而我将义无反顾。

我就像一块磁铁,被另一块磁铁吸引着,奔向我最后的归宿。

而我将义无反顾。

我踏上白船...

我将义无反顾。

我坐在海边,任由自己的脚沉入海水中。

海风呼啸着拍打着我的长发,带着海中生物的独有气味刮过我的耳边,沉入身后的黑暗。

海浪拍打着我的脚,掀起一团团漩涡,带起白色的细沙,又复沉入海中。

我可以听见大海的轰鸣,海鸥的嬉闹,远处鲸鱼落入水中。

我可以看到远处海平线上升起的朝阳,黎明将至。

而我将义无反顾。

大海召唤着我,无论再怎么留恋,我终将离开这片大陆,并永不踏足。

我看见了维林诺的森林,浮雕,我听见了亲人的召唤,我感受到了笼中的金丝雀获得自由,飞向蓝天。

而我将义无反顾。

我就像一块磁铁,被另一块磁铁吸引着,奔向我最后的归宿。

而我将义无反顾。

我踏上白船,将自己安顿好,闭上眼睛,任凭自己的心引导自己。我将去往太阳升起的地方,我的心告诉我前行的道路。

而我将义无反顾。

地平线上的森林已经消失了,一轮巨日缓缓浮起,在天空中散发着光明。铺着金光的道路在我眼前延伸,不见休止。

而我将义无反顾。

我将义无反顾。

癔语者
《眼》 最后一句..挺有意思的...

《眼》

最后一句..挺有意思的...

《眼》

最后一句..挺有意思的...

南斋

无题

秋雨总是这样,来的猛烈,走的也迅疾。

一场雨过,一地狼藉。

青石白瓦被污泥笼住。

我看不清。

我又要看清什么。

秋雨总是这样,来的猛烈,走的也迅疾。

一场雨过,一地狼藉。

青石白瓦被污泥笼住。

我看不清。

我又要看清什么。

Lunchbox

牙牙版crazy

“I remember when,

I remember,  I remember when I lost my mind”


浓浓的奶油从罐子里倒出来

空气里逐渐充满清甜的气息

夜色黯淡时

月亮渐渐融化

流淌

偶然想起许多年前某个没什么特别的晚上

或是那个遥远而荒诞的早晨

于是

浓浓的奶油流淌在夜空

失眠的人猝不及防地跌入了松软的云里
[图片]
[图片]

“I remember when,

I remember,  I remember when I lost my mind”


浓浓的奶油从罐子里倒出来

空气里逐渐充满清甜的气息

夜色黯淡时

月亮渐渐融化

流淌

偶然想起许多年前某个没什么特别的晚上

或是那个遥远而荒诞的早晨

于是

浓浓的奶油流淌在夜空

失眠的人猝不及防地跌入了松软的云里

Lunchbox

深夜

整夜磕药的床头灯

花店里快要自杀的玫瑰

看着我沉到夜的湖底

酒气阴郁

星河的水呀

不由分说地涌进血管

将不眠的人杀死在破晓

整夜磕药的床头灯

花店里快要自杀的玫瑰

看着我沉到夜的湖底

酒气阴郁

星河的水呀

不由分说地涌进血管

将不眠的人杀死在破晓

Lunchbox

早安曲

那时候时间睡在我眼下

阳光里是甜甜的气息在发酵

路标们学会了给行人讲故事

它们让我去远方

去每一条路的尽头

直到太阳也疲惫  月亮在困顿

那时候我假装迷了路

躺在诗句拼缝成的湖上

想着早上

那时候时间睡在我眼下

阳光里是甜甜的气息在发酵

路标们学会了给行人讲故事

它们让我去远方

去每一条路的尽头

直到太阳也疲惫  月亮在困顿

那时候我假装迷了路

躺在诗句拼缝成的湖上

想着早上

Lunchbox

给你的诗

于是这样  在半夜想起来了关于你和月亮的事情

一直都没有学会用千纸鹤搭城堡的我

只希望能在街边和你漫无目的地走路

看影子和黄昏慵懒地打打闹闹

或是在清晨还是下午

为了赶上一场雨而奔跑

在城市的一角消磨这些不会结束的夏天和冬天

昨天的我总是搞砸自己的蛋糕

果酱弄满身糖霜也撒了一地

但那些避风港和猫咪

在每一场迟迟没有谢幕的傍晚等着我去找你

于是我微笑着

写下一位位诗人的名字

一抬头

就看到了月亮


于是这样  在半夜想起来了关于你和月亮的事情

一直都没有学会用千纸鹤搭城堡的我

只希望能在街边和你漫无目的地走路

看影子和黄昏慵懒地打打闹闹

或是在清晨还是下午

为了赶上一场雨而奔跑

在城市的一角消磨这些不会结束的夏天和冬天

昨天的我总是搞砸自己的蛋糕

果酱弄满身糖霜也撒了一地

但那些避风港和猫咪

在每一场迟迟没有谢幕的傍晚等着我去找你

于是我微笑着

写下一位位诗人的名字

一抬头

就看到了月亮


Lunchbox

(三)晚安

【晚安】

真好你说着“不要着急”做着关于平安夜的梦

我已经扔掉了床头的袜子  用雪花写下拒绝信

被困在十二月的我     撕破了那本好看的书

你最喜欢的玫瑰自杀于昨天    它忖度已久

我    没能带它去冰川之下

火车开过的地方有圣诞老人的指路牌

但我

正在把甜毒溶剂进苹果酒

再一次喊着告别的话语

冰海的鱼向我游来

我已逃出了十六岁

从此冬夏无差

蔚蓝世界百年复一日

繁星全都落进深洋

陪我  晚...

【晚安】

真好你说着“不要着急”做着关于平安夜的梦

我已经扔掉了床头的袜子  用雪花写下拒绝信

被困在十二月的我     撕破了那本好看的书

你最喜欢的玫瑰自杀于昨天    它忖度已久

我    没能带它去冰川之下

火车开过的地方有圣诞老人的指路牌

但我

正在把甜毒溶剂进苹果酒

再一次喊着告别的话语

冰海的鱼向我游来

我已逃出了十六岁

从此冬夏无差

蔚蓝世界百年复一日

繁星全都落进深洋

陪我  晚安

Lunchbox

(二)夜晚

我依然不敢站在玫瑰旁边

只想变成深海里有着奇异想法的鱼

或搬进北极圈里住着圣诞老人的小镇

可是日出将近

我依旧找不到丢在了八月的棒棒糖

只好写下一些糟糕的诗

学会躲在好看的草莓园里

哄我明日仍远

但夜色分明已不再浓郁

停不下来的笔和雾蒙蒙的平安夜

我只想和玫瑰一起逃走

我依然不敢站在玫瑰旁边

只想变成深海里有着奇异想法的鱼

或搬进北极圈里住着圣诞老人的小镇

可是日出将近

我依旧找不到丢在了八月的棒棒糖

只好写下一些糟糕的诗

学会躲在好看的草莓园里

哄我明日仍远

但夜色分明已不再浓郁

停不下来的笔和雾蒙蒙的平安夜

我只想和玫瑰一起逃走

Lunchbox

(一)请你

请你改天再自暴自弃 

用蓝色划掉日历上的数字

请你吃下心爱的书

然后扔掉可乐和雪糕

请你出门左转  不假思索  登上下一辆公交

请你逃出十六岁  在所有地铁站里狂奔

请你醒在午夜  在磕了药的小夜灯边

请你打开下雪的冬天  当玫瑰思考着自杀时

请你剪掉头发  舔一根棒棒糖  假装夏天还在

请你早安晚安  一日三餐

请你改天再自暴自弃 

用蓝色划掉日历上的数字

请你吃下心爱的书

然后扔掉可乐和雪糕

请你出门左转  不假思索  登上下一辆公交

请你逃出十六岁  在所有地铁站里狂奔

请你醒在午夜  在磕了药的小夜灯边

请你打开下雪的冬天  当玫瑰思考着自杀时

请你剪掉头发  舔一根棒棒糖  假装夏天还在

请你早安晚安  一日三餐

Lunchbox

关于很久以前

昨夜我梦见水怪的死亡

湖泊上面起高楼

烟火凝固成玻璃灯

披星戴月的四月

由一些找不到星星的晚上组成


三月长过十里春风

人们在古老的月色下

风尘仆仆

万年的时光

缩小成一滩墨水

书里藏满楼梯

无数齿轮在激烈地转动


二月太远

远得像记不住的诗句

调不出的颜色

拖泥带水

有些空气在悸动

有些海洋在翻滚


一月的降临  总是无缘无由

奇怪的现实

可以是别人的童话

所有黑暗都不怀好意地复杂

所有突发奇想的旋转都拒绝结束


我听到

每个故事都在七嘴八舌地争吵

自己从哪句话开始...

昨夜我梦见水怪的死亡

湖泊上面起高楼

烟火凝固成玻璃灯

披星戴月的四月

由一些找不到星星的晚上组成

 

三月长过十里春风

人们在古老的月色下

风尘仆仆

万年的时光

缩小成一滩墨水

书里藏满楼梯

无数齿轮在激烈地转动

 

二月太远

远得像记不住的诗句

调不出的颜色

拖泥带水

有些空气在悸动

有些海洋在翻滚

 

一月的降临  总是无缘无由

奇怪的现实

可以是别人的童话

所有黑暗都不怀好意地复杂

所有突发奇想的旋转都拒绝结束

 

我听到

每个故事都在七嘴八舌地争吵

自己从哪句话开始

每封信都在叽叽喳喳地质问

落款处到底签下了谁的名字

莫名其妙的一月继续莫名其妙地存在

让四月的人们迷惑不解

 

我住的地方

年轻古老

每个月份都真实奇异

从容荒谬

我住在一个从容荒谬的地方

Lunchbox

🍓

我像走过沙滩一样走过我的幻想

我没做过你的梦

你也没做过我的

每首歌里都有一个街道

每辆单车都渴望逃跑

在白日的下午梦见月亮融化

不知道该去问问谁  昼夜的定义


我像走过沙滩一样走过我的幻想

我没做过你的梦

你也没做过我的

每首歌里都有一个街道

每辆单车都渴望逃跑

在白日的下午梦见月亮融化

不知道该去问问谁  昼夜的定义


几孤风月

赤い椿、白い椿、と落ちにけり

赤い椿、白い椿、と落ちにけり。

红茶花和白茶花一起落在地上。


笼中的人形在歌唱。①

有人仰望过天边微光,

乞求将眼底泥潭照亮。

无人理会卑微的祈求,

黑暗的潭水吞噬光芒。


々のもの食ぶ音の静かさよ。

蝴蝶啮齿悄无声息。


死亡,

血渍,

遗忘,

来不及的告别。

粗制滥造的人形双手合十,

“神様?”

无人应答。


四月の風が顔に吹く。

四月的风吹在脸上。


垂落的是紫藤花吗,

深浅不一,

午间逸话。

干净,

艳丽,

清雅。


花が咲きました。

你看啊,花开了。


笼子外的女孩眼睛没有光,

黑色的眼睛盯着廉价的人形,...


赤い椿、白い椿、と落ちにけり。

红茶花和白茶花一起落在地上。


笼中的人形在歌唱。①

有人仰望过天边微光,

乞求将眼底泥潭照亮。

无人理会卑微的祈求,

黑暗的潭水吞噬光芒。


々のもの食ぶ音の静かさよ。

蝴蝶啮齿悄无声息。


死亡,

血渍,

遗忘,

来不及的告别。

粗制滥造的人形双手合十,

“神様?”

无人应答。


四月の風が顔に吹く。

四月的风吹在脸上。


垂落的是紫藤花吗,

深浅不一,

午间逸话。

干净,

艳丽,

清雅。


花が咲きました。

你看啊,花开了。


笼子外的女孩眼睛没有光,

黑色的眼睛盯着廉价的人形,

无趣地一勾嘴角,

似怜悯,

又像在为谁悲伤。

“なぜまだ死んでいないだ、”③

こんなに安いのに。”④

她笑起来,

露出细白的齿列。


空気の中の花の香りがします。

空气中似乎能闻到花香。


天边的风,窗台上的花。

眼睛没有光的女孩听着人形诉说,

声音空洞而嘶哑。

“もし私が死んだら、”

“あなたも生きられない。”

没有人在意这可悲的威胁,

苍白,

无力,

又嘶哑。


春の花を全部見てあげます。

我会陪你看尽春花。


女孩一提嘴角,

仿佛听了一个笑话。

“大丈夫です。”⑦

“お供する。”⑧

无人应答。

虚假的月光照亮了金丝的笼子,

如同一个残忍的童话。


春の光はレモンの皮を切り、冷たくて冷たい水が流れています。

春天的光切碎柠檬皮,清冽酸涩的汁水流了一地。


笼子外的女孩温柔地靠着人形的背,

似乎在哼唱着什么,

语调悲伤,

喉咙喑哑。

“雪が少し解けたら,”⑨

“薄紫の芽が吹く。”⑩


あなたに贈るヒナギクの花。

这是我送给你的雏菊。


天边的风吹起窗台上的花,

人形伸出手划过女孩被风吹起的头发。

“なんといつても、 ”    11

“ありがとございます。” 12

“私はあなただ、あなたは私だ。”  13

有人还在歌唱。



①人形,是日语にんぎょ 的日语汉字,意思是人偶。

②“神明大人?”

③“怎么还没死啊”

④“明明你如此廉价”

⑤“如果我死了”

⑥“你也活不成啊”

⑦“无所谓”

⑧“我给你陪葬”

⑨“雪融艳一点”

⑩“当归淡紫芽”

11“不管怎么说”

12“还是很感谢你啊”

13“我就是你,你就是我……”


这里的日语都是手打的,要是出错请指出嗷。











露白凝

阴天喝醉了

抓住路过的我哭诉伤心往事

后来

暴雨便哗啦啦地下起来了

阴天喝醉了

抓住路过的我哭诉伤心往事

后来

暴雨便哗啦啦地下起来了

江霁博克Book

今日诗记

落日蹿逃

我打下星星    拎着一瓶月亮回家

影子都在嘲笑我的狼狈


落日蹿逃

我打下星星    拎着一瓶月亮回家

影子都在嘲笑我的狼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