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小说设定

400浏览    90参与
雪宫雪芽_yuki

《是一个温柔却不被世界待见的人啊》设定

体型娇小力量微弱却比别人更善待这个世界。

不是长得美丽的人才配拥有姓名。但你多半不知道他们是谁。

他们这样的人曾想过与外界沟通却被他人阻拦,永远的活在自己的生活里。虽然不存在任何外人,但少不了别人的冷言冷语和无情打击。

有些就连声音都能被质疑,难道男生和女生界限一定要划分如此清晰?

有些人就连同性相恋都能说恶心,又要和谁谈这不容易。

有天生缺陷,都被人拿来数落,也许他们只是希望好好活着好好生活,也许只是想拥有一人的世界。却被这些不请自到的路人闯入,将其无情嘲笑放大。

他们也许不懂得爱护自己,不会和别人说自己的心情,不希望别人看见自己的伤疤,只怕是影响了他人一天的好心情。残酷现实的摧...

体型娇小力量微弱却比别人更善待这个世界。

不是长得美丽的人才配拥有姓名。但你多半不知道他们是谁。

他们这样的人曾想过与外界沟通却被他人阻拦,永远的活在自己的生活里。虽然不存在任何外人,但少不了别人的冷言冷语和无情打击。

有些就连声音都能被质疑,难道男生和女生界限一定要划分如此清晰?

有些人就连同性相恋都能说恶心,又要和谁谈这不容易。

有天生缺陷,都被人拿来数落,也许他们只是希望好好活着好好生活,也许只是想拥有一人的世界。却被这些不请自到的路人闯入,将其无情嘲笑放大。

他们也许不懂得爱护自己,不会和别人说自己的心情,不希望别人看见自己的伤疤,只怕是影响了他人一天的好心情。残酷现实的摧残和尖酸刻薄语言的冲击,彻底压垮。

他和你说他生病了,

你却说他很正常没有生病。

也只是需要你,何必要当成笑话还如此正经。

比其他的人更有自己的难处,却更加拥有自己的光亮。

如果可以,不需要真的重新来过,更希望被接受和待见。

《是一个温柔却不被世界待见的人啊》

你只是希望  可以不可以

拥有生来人拥有的权利

不需要有华丽的辞藻

用简单的话语阐述就好

靡碌

人物设定——谢云篇

谢云,字青岚

生日:七月十三

命格:戊戌年庚申月丁亥日壬寅时(天煞孤星)

武器:花醉(金红双刀)   鸦鸣(槐木剑)

爱好:水果,甜食

性格:随心所欲不逾矩

长相,皮肤苍白,体温冰凉。一双浅灰色瞳孔。眉毛纤细浓黑。

装扮:不喜欢冠发,私底下穿着简便。

身份:仙门七大世家,肃天萧氏家主。秦王朝靖亲王殿下。

          谢氏嫡系独苗,逍遥门隐世仙君座下弟子。...


谢云,字青岚

生日:七月十三

命格:戊戌年庚申月丁亥日壬寅时(天煞孤星)

武器:花醉(金红双刀)   鸦鸣(槐木剑)

爱好:水果,甜食

性格:随心所欲不逾矩

长相,皮肤苍白,体温冰凉。一双浅灰色瞳孔。眉毛纤细浓黑。

装扮:不喜欢冠发,私底下穿着简便。

身份:仙门七大世家,肃天萧氏家主。秦王朝靖亲王殿下。

          谢氏嫡系独苗,逍遥门隐世仙君座下弟子。

          与七大世家中的六家保持亲密关系。仙门最大关系户。

经历:十二岁父母双亡,随师姐上鹤鸣山避祸。

          十七岁下山,被拦进济川江氏求学九月。

          二十二岁,师姐魏司礼被歹人劫持残害。

          二十三岁,杀入仇敌王宫,手刃仇敌。

         二十三岁,被怨气侵蚀神智,被秘密带往阴间玄阴池救治。

人物定位:仙门关系户,知名倒霉蛋。

雪宫雪芽_yuki

《瑠岸玫华》教授与花妖的绝美爱情(设定)

《瑠岸玫华》:

莉雅兹传说中的蓝色妖姬(上)


   在莉雅兹玫瑰岛的彼端,曾拥有一大片白玫瑰花海。据说是为了用来与外经商的手段,把他们染成蓝色,变卖这种玫瑰花,有的人高价变卖转了大钱,去到了别的国家,不再小岛上居住。

  莉雅兹玫瑰岛曾流传过一个传说——在岛上,曾有人发现有一枝天然的蓝玫瑰,被人称为:“蓝色妖姬”。据说能够化为人形,拥有人的灵性,和这个妖精结成羁绊就能拥有它,但是很难寻找到。因为他的传说传到了岛外,引来了很多探险家来探索岛的秘密,但是都并没有找寻到。

     一名叫...

《瑠岸玫华》:

莉雅兹传说中的蓝色妖姬(上)


   在莉雅兹玫瑰岛的彼端,曾拥有一大片白玫瑰花海。据说是为了用来与外经商的手段,把他们染成蓝色,变卖这种玫瑰花,有的人高价变卖转了大钱,去到了别的国家,不再小岛上居住。

  莉雅兹玫瑰岛曾流传过一个传说——在岛上,曾有人发现有一枝天然的蓝玫瑰,被人称为:“蓝色妖姬”。据说能够化为人形,拥有人的灵性,和这个妖精结成羁绊就能拥有它,但是很难寻找到。因为他的传说传到了岛外,引来了很多探险家来探索岛的秘密,但是都并没有找寻到。

     一名叫做莲生静旭,在帕狄森洛尔有名的年轻探险家曾带领伙伴踏足此地,但却消失了踪迹。莉雅兹玫瑰岛岛上开遍了玫瑰,路边都是带刺的荆棘,不受伤的概率很小,多半早已丧命。岛的山上还有岛民居住,他们也不是没有找过那株天然的“蓝色妖姬”,只是最后都无劳而获。

      后来,莉雅兹被开发,而岛的另一端是一望无际的海,未曾有人跨过去往帕狄森洛尔这个国家。但有很多帕狄森洛尔人来到莉雅兹久居。

      莲生河信是莲生静旭的儿子,而他来到岛上是为了完成父亲身前的愿望,寻找那株“蓝色妖姬”。父亲生前的财产被叔父夺走,河信所剩全无,他只好这样只身一人前往莉雅兹。

 待续。


雪宫雪芽_yuki

蓝妖系列:预告新!

《蓝色妖姬与十一玫瑰园》bl,he(刚开始的第一篇)

十一玫瑰园的尾声是华丽的落幕(结尾预告,小说开头)


就算兰瑟直到死,他在坟头哭都没有说过一句真心话。

但又是翼唯一真心的爱才让他自己被原谅。

最后说笑的还是他一个人。


兰瑟给黑鸦的信写道:“我以为时间会让我忘记。”之后就并未再有来信。


致兰瑟:

  你明明很清楚你自己有想过等他说自己后悔从前,就选择永远地原谅,但没有等到 。              ...

《蓝色妖姬与十一玫瑰园》bl,he(刚开始的第一篇)

十一玫瑰园的尾声是华丽的落幕(结尾预告,小说开头)


就算兰瑟直到死,他在坟头哭都没有说过一句真心话。

但又是翼唯一真心的爱才让他自己被原谅。

最后说笑的还是他一个人。


兰瑟给黑鸦的信写道:“我以为时间会让我忘记。”之后就并未再有来信。


致兰瑟:

  你明明很清楚你自己有想过等他说自己后悔从前,就选择永远地原谅,但没有等到 。                                                  

                                                                         现役:黑 鸦     

                                                                         2047年12月9日


黑鸦寄来了所有和兰瑟的信件给森洛野翼。

———————————————————————————————————————(十一玫瑰园深处)

      白色的玫瑰都开遍了,点缀着早已长满荆棘的园子。只是现在这个园子的主人不会再出现了。

      经过森洛野财阀集团的一系列争抢,他们给堇曜兰瑟写过恐吓信,直接闯入兰瑟家抢走过他父母的遗物,将兰瑟最爱的小鸟杀死送到他的卧室窗前。甚至翼偷偷带走兰瑟关了起来。就以为自己彻底唬住他了。

      但他这一刻突然觉得他好像永远找不到兰瑟了。

     森洛野翼永远没有想到他会选择去死,都来不及回答,用对兰瑟的口吻说,“其实我也有想过死,死前做过祷告,心死的不够透彻。但我更希望能够割下你的心让我仔细看看,不知道是不是像你一样没有热量的冷。虽然你早已经忘记我,甚至不再叫我的名字。就算是离开,我也只是想再看看这个世界,能够静距离地看你。” 边说边拿起身旁的小铲子开始挖在十五岁偷偷埋下的第十一朵玫瑰花下面的那颗珍珠,看到刻在小珍珠上的“Lanser”,眼睛哭红了。

他好希望能够重新遇见。

五岁的兰瑟,刚进入森洛野家那个乖巧的模样,那个时候他已经十岁,还喜欢跑到他身边蹭蹭叫“翼哥哥”。

十一岁还带着他跑到玫瑰园去给他看自己种的花。

以及刚满十八岁成年的兰瑟,听见自己的真实身份,想要赶紧逃跑又在像他求助那种惊慌失措的眼神。

还有最后一次他陪兰瑟过二十四岁生日的派对里,兰瑟藏好的匕首和那个杀他的想法。

二十八岁,把兰瑟锁在自己的房间里希望他不要再离开。但出于自己不忍心,将他放逐。就没再见过。

    “啧。他其实明明知道你的名字却不认为你还是“你”。不知道你看没看见,当你开口说他变了他眼中的失落。你心里都是他却不敢为他说半分好话给过任何好处。走进他不过就是利用和索取。当你每次在他面前提起别人有能够有多难受。”

  “原来终究我败了……”

    可惜再也没有可以亲近的人和他说笑,就算是违背良心的。

    那一晚,再也没有蓝色的出现。只是白色点缀着黑夜。


雪宫雪芽_yuki
这个设定该不该写下去呜呜呜呜呜...

这个设定该不该写下去呜呜呜呜呜呜

感觉很美好但是又可惜的梦

这个设定该不该写下去呜呜呜呜呜呜

感觉很美好但是又可惜的梦

换尽

小年轻的秘密(老夫老妻的日常)

1.

    逐苏本身不是很喜欢自己的名字,会觉得“苏”​字更适合女性的名字。也因为亓官楚某次恶趣味地喊了他一声“苏苏~”


2.

    那个波浪号是真的,认真的。


3.

    逐苏没有回敬他一声“楚楚~”​。

    逐苏要脸。


4.​

     亓官楚喜欢身上的伤疤,也为此发表过类似“男人身上的伤疤是荣耀的勋章”的中二发言。...


1.

    逐苏本身不是很喜欢自己的名字,会觉得“苏”​字更适合女性的名字。也因为亓官楚某次恶趣味地喊了他一声“苏苏~”


2.

    那个波浪号是真的,认真的。


3.

    逐苏没有回敬他一声“楚楚~”​。

    逐苏要脸。


4.​

     亓官楚喜欢身上的伤疤,也为此发表过类似“男人身上的伤疤是荣耀的勋章”的中二发言。

      每次挂掉后从培养皿中再度醒来后,面对自己没有伤疤的新躯体看起来总是很沮丧。


5.

       逐苏就不喜欢自己身上有很多伤疤。倒不是爱美,只是他在这方面有一点强迫症,身上一旦添了一道伤疤他就想再加一道伤口以求对称……

        当然逐苏的理智阻止了他。所以逐苏选择了眼不见为净——穿足够厚实的衣服来让自己看不见那些不对称的伤疤​。


6.​

     某次任务中亓官楚意外死亡,而当时的逐苏也不知为何突然拔剑自刎。

     历经此事后,通途地塔中盛传两人相爱、逐苏自刎殉情。

      听闻风声的亓官楚于是去问原委,逐苏矢口否认但眼神游移。半晌,他才妥协似的说道​:“如果这次我没死,回来就比现在的你看起来老了。”

        亓官楚:哦…………???

        逐苏面无表情:“我不会给你机会来嘲笑我老的!”

        亓官楚立在原地无语凝噎​,第一次觉得逐苏比自己还要幼稚。


7.

        最初在外头执行任务的时候,亓官楚一时不慎,吃了加了料的食物,胃因此有了些小毛病,几次重生竟都没摆得脱这胃病。

        担心亓官楚再乱吃东西影响任务,此后在外亓官楚的吃食​都要先经过逐苏的试吃(亓官楚也不清楚逐苏为什么要这么做:万一食物有毒,那他们两个不都得玩完?不过他不敢问)

        有时候回到地塔或是神族军中,逐苏帮亓官楚递吃食的时候也会习惯性地尝一口。然后他反应过来后又会去抢亓官楚的食物。

        亓官楚于是经常利用逐苏的这个惯性来逼逐苏把那些他吃过一口的、亓官楚不喜欢的饭菜吃掉。


8.

        一次去深山执行任务,路遇一个村寨的年轻人在对面的山林里争唱情歌,追求心仪的姑娘。

        亓官楚作死地也开了句嗓,结果那位不见芳容的姑娘居然真就开了口。

       当地风俗,一个男人唱歌而女人应了的话,就是答应了男人的追求。而男人如果反悔,男方是会被女方捆过去拜堂的。

        反正最后是逐苏亲自上场和那个姑娘大战三百场,才勉强把亓官楚给赢回来的。


9.

        亓官楚为缓和气氛,发表“逐苏的女声也蛮好听的”等言论,遭到逐苏本人的毒打。

10.

        雪域那边有一种很呛人的烟,点燃了吸一口可以勉强抵御寒冷。

        亓官楚第一次尝试就被呛得满眼泪花,不愿再试。反观逐苏倒是对此情有独钟,甚至经常去雪域买烟。


11.

        逐苏没有烟瘾,身上烟味也不重。买烟一是为了提神,二是为了呛亓官楚让他闭嘴。


12.​

        客观上,亓官楚的实力是比逐苏高的。

        但逐苏凭借蛮力硬刚,在任务中的表现远胜亓官楚。当然伤势相比于亓官,也就重得多。

         亓官为此没少和逐苏吵过。

         “拜托,不要每次都只顾着往前冲好吗?你这样会被围困的!到时候我可救不了你!”

        “你认真的?”逐苏冷笑,“每次打架都不如我猛的人居然还想着来救我?”

        “那你也不看看每次任务完成了谁更狼狈?”

         逐苏揶揄:“要你管!佛祖?”

         “休得无礼!”亓官楚一脸严肃,伸出的那只手还很入戏地翘起了兰花指,“苏苏~”

         “……滚!”


13.

        两个人因为一些问题被迫挤在一张床上睡过,然后第二天逐苏就表示绝对不会再和亓官楚同床共枕,态度十分决绝。

         他的态度让亓官楚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

        “你倒是讲清楚为什么啊?我不磨牙不打鼾不乱动,我还能怎么吵到你?到你梦里去骚扰你?”​

        事实上,亓官楚说对了。​

        那天晚上逐苏梦见他和亓官楚回到了当初那个深山,梦里亓官​还是作死地唱了歌,他扯着嗓子吼了一个时辰终于把那姑娘击退后。四面的林子忽然窜出一群衣不蔽体野人模样的人,为首的那个汉子操着湖南不知道哪处的口音说“恭喜啊恭喜,你成功经过了我们的考验,现在你可以脱你身边这位姑娘的衣服了!”

        再一看身旁的亓官楚,他竟不知何时换了一身红艳艳的像婚服一样的衣服,脸上抹着腮红,娇滴滴地说:“爱我你……你就扒我衣服~呀~”​

        逐苏差点在梦里背过气。

        他严重怀疑亓官楚对他做了什么。

         亓官:天地明鉴!老子没有!就算是娶也该是我娶你好吗???(误)​









突如其来的脑洞哈哈哈哈

换尽

食离和云祸


是重新发过一遍的图。

食离和云祸




是重新发过一遍的图。

Milchstraße

胡言乱语😈

实在是太喜欢救赎款的文了。


被缠绕着浓烈的绝望感,与地狱无异的人间。人类的悲欢各不相通,我只觉得他们吵闹。

可在一片黑暗里,他出现了。不管在哪里都散发着干净清透的白光,美好到不可能属于我。

不许他对谁都挂着一样柔软的笑,不许他与别人说话细声细气。看着他因为我惊慌失措,因为我疼痛失声,因为我而笨拙乖巧地讨好。

我恨不得亲手摧毁的世界,好像也没那么可恶了。毕竟我找到了一辈子都不会腻的乐子。

“我的生活是一地烂泥”

“再委屈你也得和我在一起”


可如果那个上天派来的小可爱也是白切黑呢。

我装出来的恶狠狠被他一眼就识破,再过分的话语也藏着慌乱的底气,我以为所谓成功的技俩只不过是他...

实在是太喜欢救赎款的文了。


被缠绕着浓烈的绝望感,与地狱无异的人间。人类的悲欢各不相通,我只觉得他们吵闹。

可在一片黑暗里,他出现了。不管在哪里都散发着干净清透的白光,美好到不可能属于我。

不许他对谁都挂着一样柔软的笑,不许他与别人说话细声细气。看着他因为我惊慌失措,因为我疼痛失声,因为我而笨拙乖巧地讨好。

我恨不得亲手摧毁的世界,好像也没那么可恶了。毕竟我找到了一辈子都不会腻的乐子。

“我的生活是一地烂泥”

“再委屈你也得和我在一起”


可如果那个上天派来的小可爱也是白切黑呢。

我装出来的恶狠狠被他一眼就识破,再过分的话语也藏着慌乱的底气,我以为所谓成功的技俩只不过是他顺水推舟的纵容。

“你在泥沼也没关系”

“哪里我都陪着你”


是不是更带感了。

换尽
禅真的初稿 但是脸上状容过于花...

禅真的初稿

但是脸上状容过于花哨,而且眼睛也被我画毁了(干咳一声)

脸上覆的是面纱,簪子上缠着的金丝仿的也是菟丝子的式样。

衣服我暂时没想好。

原稿上是红黑蓝三色(因为当时手边只有红笔黑笔蓝笔……)

喜欢用金粉在脸上身上勾勒缠绕的菟丝子,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禅真不喜欢以平常的样貌示人。

虽然家乡在西南,但禅真并不养蛊,反而更擅长狩猎。

禅真很喜欢菟丝子,甚至专门在屋里用养着桃花的花盆栽了几丛。所以一进她的屋里就能看到嫩黄的藤蔓扼着枯死的桃枝,攀着梁柱,挽着珠帘,在整个房间里恣意探索。

在食色街里擅长近战的人中,禅真是公认的“难缠”。

花浸为此甚至大发牢骚:“我算是清楚为什么那么...

禅真的初稿

但是脸上状容过于花哨,而且眼睛也被我画毁了(干咳一声)

脸上覆的是面纱,簪子上缠着的金丝仿的也是菟丝子的式样。

衣服我暂时没想好。

原稿上是红黑蓝三色(因为当时手边只有红笔黑笔蓝笔……)

喜欢用金粉在脸上身上勾勒缠绕的菟丝子,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禅真不喜欢以平常的样貌示人。

虽然家乡在西南,但禅真并不养蛊,反而更擅长狩猎。

禅真很喜欢菟丝子,甚至专门在屋里用养着桃花的花盆栽了几丛。所以一进她的屋里就能看到嫩黄的藤蔓扼着枯死的桃枝,攀着梁柱,挽着珠帘,在整个房间里恣意探索。

在食色街里擅长近战的人中,禅真是公认的“难缠”。

花浸为此甚至大发牢骚:“我算是清楚为什么那么多人说你‘磨人’了,和你打真是太费时费力了,可不是磨人!”

食色街里有句专门描述舞女们的话是“你很难清楚那些舞伎的舞衣下都藏了些什么”,这句话对禅真并不成立。

禅真从不在身上藏武器。她的双手就是杀人的利器。

卸下脸上妆容的禅真看起来很乖,像那种怯懦软弱的女孩,但实际上却有一点反骨。

她总是自比“菟丝子”,但只有她自己清楚:她是菟丝子,更是菟丝子中的叛逆。

虽然是被坑骗进食色街的,但这么些年来禅真倒是从未想过离开,颇有点随遇而安的意味。

某种程度上是虔夫人的小姐妹。

















换尽

逆禅真(原标题“金丝亦折”)

你知道菟丝子吗?

那种柔柔弱弱的、缠绵却又狠毒的植物。

是矫揉造作的毒妇,是趋炎附势的小人。


“你,叫什么名字?”

那男人踱到她面前。

她温顺地低头,露出白而纤细的脖颈,上面有金粉勾勒的藤蔓蜿蜒。

“小女子名叫禅真。”

“哦?”他的手状似无意地抚过她的肩膀,“可我瞧着,你倒是比那菟丝子,美多了。”

“大人说笑了。”她敛眸轻笑,头上簪子的缠枝金簪在烛光里迷了他的眼,“那菟丝子是一味药材,我却是所有人眼中的祸水。大人应当怕我才是……”

那男人朗声大笑,揽住禅真的温软的腰肢,暧昧道:“那看来是我眼拙了。菟丝子虽有壮阳益精之效,却是不及你的……”

禅真顺从地环住他的脖颈,在...

你知道菟丝子吗?

那种柔柔弱弱的、缠绵却又狠毒的植物。

是矫揉造作的毒妇,是趋炎附势的小人。



“你,叫什么名字?”

那男人踱到她面前。

她温顺地低头,露出白而纤细的脖颈,上面有金粉勾勒的藤蔓蜿蜒。

“小女子名叫禅真。”

“哦?”他的手状似无意地抚过她的肩膀,“可我瞧着,你倒是比那菟丝子,美多了。”

“大人说笑了。”她敛眸轻笑,头上簪子的缠枝金簪在烛光里迷了他的眼,“那菟丝子是一味药材,我却是所有人眼中的祸水。大人应当怕我才是……”

那男人朗声大笑,揽住禅真的温软的腰肢,暧昧道:“那看来是我眼拙了。菟丝子虽有壮阳益精之效,却是不及你的……”

禅真顺从地环住他的脖颈,在他耳边吐气如兰:“大人真是学识渊博呀……”

“您就不怕我这菟丝子呀,弄得您精尽人亡吗?”

“那你大可以来试试。”

男人的呼吸粗重起来,双手开始扯着她的衣衫。禅真吻着他的眉眼,一手抚着他的下颚,一手去取他的发冠。

一声闷响从他的脖颈处传出,是骨骼濒死的嘶鸣,短促而沉闷。

禅真依旧温温柔柔地环着这个已经被拧断了脖子的男人,把他拖到床边,放在床上。

“你看,你这不是,人亡了吗?”





菟丝子没有筋骨,你拿人的骨气去丈量,自然就不合适。

但即便是柔软如菟丝子,内里也是存着一股子韧劲的。

你做的事若是过了那个限度,那菟丝子也是宁折不弯的。



“小女子驽钝。”她说得无奈,脸上的笑容里倒是不见得有多“驽钝”,“大人说的,我竟是有些听不懂呢。”

“那不妨事!咱就是随便唠唠嗑。”花浸喝干净杯中的茶,将茶杯放在桌上,“哎你看那些枝上的鸟儿雀儿,都是拣着高枝搭窝的。”

“也不尽然。太高的枝子总是细,容易折的。”她用手指点着杯沿,“我要是那鸟儿,肯定不会住那么高。”

“哎,也是。你看那些藤蔓就没这些个麻烦,攀上一棵是一棵,这棵树倒了就去找另一棵,生活无忧。”

“要是依附的那棵大树倒了,那藤蔓也是要跟着遭殃的。”

“可一边的菟丝子不会跟着遭殃啊。”花浸笑得一派自然不做作,“它从来是以那一片的野草为食,这片死了就往另一片挪。反正也没什么牵挂负担。”

“她自己想走,当然没负担。可要是你硬去牵扯,菟丝子,也是会断的。花浸。”

花浸闻言,笑着摇头。

他说:“你哪里是那柔弱的菟丝子哦!分明是锋利的金丝。可也像你说的,过细易折,过刚易断。”

“我可没那么金贵。”她笑笑,“话已经说到这份上了。就别再来扯我了,花浸。”

“我不愿挪。”






禅真是菟丝子的别名。

她原叫黄丝,是西南一处偏僻山庄里一个猎户的女儿。

黄丝,也是菟丝子的名字。

她后来被花浸给拐到了食色街,因为成功阴了花浸一把而得了虔夫人的赏识,赐了名,做了那食色街里的一名舞女。

她从此叫禅真。

也是因为她这两个名字与菟丝子都有关联,于是有段时间花浸就爱叫她“豆阎王”(还是菟丝子的别名)

禅真毫不示弱地叫他“浸浸”。

两个人彼此恶心了很久。






这个应当算是新人物,所以容我再想想。

画是画了一遍初稿,但因为我手贱试着上色……最后干脆自暴自弃全描了一遍,也就成了见不得人的画稿。

唉,你这手,怎么那么不听话??


换尽

放青丝

        寒枝上那混着几千人的骨灰纷纷而下的大雪,是所有幸存的庸人的阴影。

        是一辈子都淡不了的一道疤。

        也是食离一生都无法消去的心病。

        我说过她是个很自卑的姑娘,懦弱而实力不济。可她又要强,是个别扭孩子。...


        寒枝上那混着几千人的骨灰纷纷而下的大雪,是所有幸存的庸人的阴影。

        是一辈子都淡不了的一道疤。

        也是食离一生都无法消去的心病。

        我说过她是个很自卑的姑娘,懦弱而实力不济。可她又要强,是个别扭孩子。

        尹涅觉得食离和他一样,是在为寒枝一事而自责。

        可她又有什么好自责的呢?

        当初的她,什么也没做也做不了什么。有错不在她,有功亦不是她。又何必自责?

        她只是接受不了是自己活下来的这个事实。

        这让她觉得自己是抢了某一个人的运气才得以活下来的,而那个人或许是定寒枝,或许是玉碎……

        其实是谁都好。

        只不该是她。

        她与尹涅说的第一次碰上那阵“作祟”的风的时候,其实那会儿她正准备自杀。

        为了不给人造成困扰她还特意跑去了东北草原——因为当地盛行天葬。

        在跳崖之前她跪着念的那一句“无垠的天地庇佑着你”,其实是为她已故的亲友念的。

        结果招来了那一阵风。

        那风还有脾气,先是轻轻柔柔地呼噜了一把她的头顶,等她顶着一脸的眼泪鼻涕泡直起身的时候用力一掀。

        食离仰面躺倒在地上,哭得稀里哗啦。

一半是真伤心,一半是真疼。

        哭完之后她就没了轻生的勇气。

        在草原上待了几十年后她开始四处游荡,放下了梳起的青丝。原来那个喜欢冷着脸的一身戾气的小姑娘,渐渐成了一个温和健谈的女孩。

        那阵风也偶尔会拂过她的脸颊额头,有时会温柔地好似一个吻,有时又粗砺地像一双带着茧子的手。

        她还是会因此落泪。

        她也开始有了桃花,但她又总是会在漫不经意间透露自己已经有了心悦之人。其实她自己清楚,没什么“心悦之人”。

        只是为了躲桃花。

        她在路上也不断遇见庸人,有点甚至是同事旧识。大多数人都已经有了自己的生活,不再执着地和过去纠缠。

        所以食离一直都还是一个人。

至于她会死在路上还是嫁与良人,亦或是漂泊一生,我不清楚。

        这是她自己的结局,得她自己去选。

        有朝一日!

        有朝一日,或许她能像当初放下她那高高梳起的青丝一样,放下这些伤痛。

        此后纵是青丝偶尔迷人眼,也能坦然地一笑而过。










一些草稿(本来打算删掉的又舍不得):

没准有朝一日她自己就想开了呢?

更何况能被选为“宦游人”的,本身就不会差到哪里去。

她自卑,却不自轻。 

懦弱,却也不乏果敢。

纵使实力不济,却绝非没有实力。

即便久历风霜,她也还是能在一切美好的风景到来时露出温柔的笑。



换尽

人生苦久,我辈贪甜

“都说人生苦短须得及时行乐,我却非要说这人生苦久,我辈应当嗜甜。”

“别给自己偷糖吃找那么多理由,罐子给我放下!”

花浸一手抱着罐子一手捏着一块糖,忽然来了劲。

“我长在乡下,小的时候很喜欢吃菜花。菜花你知道不?嗨,一看你就不知道!”

半声静静地站在一边,一脸无动于衷。

“那时候吃吧,总是会吃到一些带苦味的。我当时觉得奇怪,怎么有些菜花苦有些就不苦呢?我就去问我阿姆啊!”

“我阿姆就说是因为那些菜花老了,所以才有苦味儿。你听听,花老了尚且会变苦,那人呢?”花浸剥了那糖纸,将那块软糖丢进嘴里

半声看着他,挑了挑眉。

“所以我现在就不大爱吃了。”

手又伸进那罐子里头。

“我已经...

“都说人生苦短须得及时行乐,我却非要说这人生苦久,我辈应当嗜甜。”

“别给自己偷糖吃找那么多理由,罐子给我放下!”

花浸一手抱着罐子一手捏着一块糖,忽然来了劲。

“我长在乡下,小的时候很喜欢吃菜花。菜花你知道不?嗨,一看你就不知道!”

半声静静地站在一边,一脸无动于衷。

“那时候吃吧,总是会吃到一些带苦味的。我当时觉得奇怪,怎么有些菜花苦有些就不苦呢?我就去问我阿姆啊!”

“我阿姆就说是因为那些菜花老了,所以才有苦味儿。你听听,花老了尚且会变苦,那人呢?”花浸剥了那糖纸,将那块软糖丢进嘴里

半声看着他,挑了挑眉。

“所以我现在就不大爱吃了。”

手又伸进那罐子里头。

“我已经老了,心里已经够苦的了。嘴上要是再尝到些苦的东西……就更不好受啦!”花浸又往自己嘴里塞了块牛轧糖,含糊道,“所以还是要多给自己尝些带甜味儿的东西。”

“你无非就是想拿甜食当饭吃,不用找那么多借口。”半声抓住时机从花浸手上夺了那一罐糖,毫不留情地说,“我不会准的。你死心吧!”

花浸嚼着糖,抽空瘪了瘪嘴,表示自己非常不情愿。

半声就差没往脸上贴一张字条,上面写俩字儿——我瞎。






吃饭时的脑内产物。(见鬼我天天在想些啥?!)

半声和花浸原是虔夫人的座下得力人贩子打手干将。

花浸异常嗜甜,身上如果没几块糖就会浑身难受十分焦躁(半声一度怀疑这家伙是有病或者中毒了)

半声是花浸眼中阻碍他和甜食约会的大坏银的好友。他也总是能从自己兜里找出好几块糖(没错就是花浸那货偷偷给塞的)

半声对甜食并不热衷,相反可能还有些不喜。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俩日常的话题从来都是糖、糖、糖!

要不就是甜食、甜食、甜食!

这两个家伙的友谊有但仅限于“你管着我我管着糖”这种类型。

啊真是塑料糖般的友谊啊~

注:花浸和半声年纪虽大但放眼望去成年神魔里有几位的岁数不是几千+?但花浸胜在脸嫩!(什么鬼?)




原来是《非异》中的人物,现在会不会出场我还真不知道。

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jpg


邬栗
是四人组的第一张合照٩(*&a...

是四人组的第一张合照٩(*´◒`*)۶

姑且先把名字标了出来。

纸被不知道什么东西给弄脏了(இωஇ )我正在考虑要不要放到电脑上去上个色

我好菜呀

是四人组的第一张合照٩(*´◒`*)۶

姑且先把名字标了出来。

纸被不知道什么东西给弄脏了(இωஇ )我正在考虑要不要放到电脑上去上个色

我好菜呀

邬栗
姓名:华栩栎 性别:男 年龄:...

姓名:华栩栎

性别:男

年龄:似乎是17

特征:眼睛以及嘴部有缝合的线条,缝合痕迹一下的下颚部分肤色微微发青。左侧方颈部有罗马数字三。

性格:沉默寡言(废话嘴被缝着呢)但是是个老好人

身份:四人小组中的成员之一,“中心”行动部一组队长,经历过重大事故,缝合的痕迹就是那时留下来的

被梧笠叫做“化学酱”,似乎和梧笠有一些不可告人的关系

这张图是初稿,因为只画了一张华栩栎的人设图,所以只能用这一张啦

姓名:华栩栎

性别:男

年龄:似乎是17

特征:眼睛以及嘴部有缝合的线条,缝合痕迹一下的下颚部分肤色微微发青。左侧方颈部有罗马数字三。

性格:沉默寡言(废话嘴被缝着呢)但是是个老好人

身份:四人小组中的成员之一,“中心”行动部一组队长,经历过重大事故,缝合的痕迹就是那时留下来的

被梧笠叫做“化学酱”,似乎和梧笠有一些不可告人的关系

这张图是初稿,因为只画了一张华栩栎的人设图,所以只能用这一张啦

疾念寒殇

姓名:赤冉

种族:兽人族【狐狸】

年龄:16

性别:男

身高:175

血型:O

属性:火

生日:5.26

体重:57.5公斤

喜欢的事物:甜食

讨厌的事物:冷落、遗忘

身份:“红杉”餐馆老板之一

外貌:火砖色头发,棕色眉毛,桃肉色耳朵以及内侧的白色绒毛,茶色皮毛,金色双眸,还有条小辫子。穿着游侠风格打扮,腰间系着腰带(上面还携带着道具)

身材:正常偏瘦

身世:原身份是一名小小的“杀手”,但迫于维持生计,只好在【东粼】开了一家名为“红杉”的小餐馆,与比自己大一岁的凛星寒一起经营餐馆,凛星寒负责经营餐馆,而赤冉经常出没【冒险协会】接任务来维持生计

战斗定位:远近兼备...

姓名:赤冉

种族:兽人族【狐狸】

年龄:16

性别:男

身高:175

血型:O

属性:火

生日:5.26

体重:57.5公斤

喜欢的事物:甜食

讨厌的事物:冷落、遗忘

身份:“红杉”餐馆老板之一

外貌:火砖色头发,棕色眉毛,桃肉色耳朵以及内侧的白色绒毛,茶色皮毛,金色双眸,还有条小辫子。穿着游侠风格打扮,腰间系着腰带(上面还携带着道具)

身材:正常偏瘦

身世:原身份是一名小小的“杀手”,但迫于维持生计,只好在【东粼】开了一家名为“红杉”的小餐馆,与比自己大一岁的凛星寒一起经营餐馆,凛星寒负责经营餐馆,而赤冉经常出没【冒险协会】接任务来维持生计

战斗定位:远近兼备

主副武器:苦无、符咒

神附形态所用神力的作用:

喀耳刻——幻术——改变其武器的“属性”和“形态”,从而做到视觉上的欺骗以及实体的感觉

疾念寒殇

姓名:凛星寒

种族:兽人族【白狼】

年龄:17

性别:男

身高:170

血型:O

属性:冰、光

生日:5.7

体重:45公斤

喜欢的事物:喜欢人多热闹的地方呆着

讨厌的事物:讨厌芥末、一个人呆着

身份:“红杉”餐馆老板之一

外貌:亮蓝色毛发,耳朵外侧是银灰色,内侧是印度红色,银白色绒毛。身体为银白色皮毛,钢蓝色瞳和石蓝色鼻子,左右两边脸颊有两道亮钢蓝色的波浪纹。身着法师风格打扮(身披深蓝色披风,胸口有一枚银白色耳朵水晶,内衬为穿着由特殊材质制成,可以根据天气改变温度)

身材:偏瘦

身世:自打有记忆起,身上携带的钱都很紧缺,就连吃顿饱饭都很难,就在快倒下的时候,被一位...

姓名:凛星寒

种族:兽人族【白狼】

年龄:17

性别:男

身高:170

血型:O

属性:冰、光

生日:5.7

体重:45公斤

喜欢的事物:喜欢人多热闹的地方呆着

讨厌的事物:讨厌芥末、一个人呆着

身份:“红杉”餐馆老板之一

外貌:亮蓝色毛发,耳朵外侧是银灰色,内侧是印度红色,银白色绒毛。身体为银白色皮毛,钢蓝色瞳和石蓝色鼻子,左右两边脸颊有两道亮钢蓝色的波浪纹。身着法师风格打扮(身披深蓝色披风,胸口有一枚银白色耳朵水晶,内衬为穿着由特殊材质制成,可以根据天气改变温度)

身材:偏瘦

身世:自打有记忆起,身上携带的钱都很紧缺,就连吃顿饱饭都很难,就在快倒下的时候,被一位叫做“赤冉”的给救了,在那之后就一直跟随着赤冉。为了维持生计,他们在【东粼】开了一家名为“红杉”的小餐馆,赤冉出没【冒险协会】为的赚钱,所以经常不在,凛星寒就管理着小餐馆来维持生计

战斗定位:远程、控制

主副武器:法杖、短剑

神附形态所用神力的作用:

典伊——冰结、冰盾——冻结敌人,形成冰盾保护自己

疾念寒殇

姓名:岚风

种族:神族

年龄:13

性别:男

身高:167

血型:A

属性:火

生日:6.19

体重:56公斤

喜欢的事物:肉

讨厌的事物:虫子、蝙蝠、黑暗的地方

身份:【狱血】组织一员

外貌:银灰色短发,左红右黄异色瞳,身着“昭和系校服”(衣服会随着火焰包围的时候变为金色)

身材:精瘦

身世:来自西岚“狂魔学院”的学生之一,又是【狱血】组织的一员,架在“扭曲派”和“理智派”的中间,信仰强者的同时也想击杀强者,但必须是一对一的公平单挑

战斗定位:近战、中距离

主副武器:双刀、唐刀

神附形态所用神力的作用:

赫尔墨斯——音速——行动自如,来去无踪。(有个弱点就...

姓名:岚风

种族:神族

年龄:13

性别:男

身高:167

血型:A

属性:火

生日:6.19

体重:56公斤

喜欢的事物:肉

讨厌的事物:虫子、蝙蝠、黑暗的地方

身份:【狱血】组织一员

外貌:银灰色短发,左红右黄异色瞳,身着“昭和系校服”(衣服会随着火焰包围的时候变为金色)

身材:精瘦

身世:来自西岚“狂魔学院”的学生之一,又是【狱血】组织的一员,架在“扭曲派”和“理智派”的中间,信仰强者的同时也想击杀强者,但必须是一对一的公平单挑

战斗定位:近战、中距离

主副武器:双刀、唐刀

神附形态所用神力的作用:

赫尔墨斯——音速——行动自如,来去无踪。(有个弱点就是,需要助跑。一旦奔跑的过程中被绊倒或者缓慢降速,就会被打断)

疾念寒殇

十二NPC实力排列及简单介绍


暮林:【天羽族族人】

称号:【侦探】

属性:光、水【纯度5】

持有宝物:【天羽之书、溯源】

能力:【过目不忘、视力、速度】


月向:【“魔女”】

称号:【谎言】

属性:暗、水【纯度6.6】

持有宝物:【“虚言”、爆裂之书】

能力:【欺骗、恢复、破坏】


荣轩:【“混沌之狱”参与者之一】

称号:【虚影】

属性:光、暗【纯度5.5】

持有宝物:【虚空之眼、九灵】

能力:【取魂、公正、替换】


江亦殊:【主角团团宠】

称号:【造梦师】

属性:暗【纯度7.5】

持有宝物:【梦回...

十二NPC实力排列及简单介绍

 

暮林:【天羽族族人】

称号:【侦探】

属性:光、水【纯度5】

持有宝物:【天羽之书、溯源】

能力:【过目不忘、视力、速度】

 

月向:【“魔女”】

称号:【谎言】

属性:暗、水【纯度6.6】

持有宝物:【“虚言”、爆裂之书】

能力:【欺骗、恢复、破坏】

 

荣轩:【“混沌之狱”参与者之一】

称号:【虚影】

属性:光、暗【纯度5.5】

持有宝物:【虚空之眼、九灵】

能力:【取魂、公正、替换】

 

江亦殊:【主角团团宠】

称号:【造梦师】

属性:暗【纯度7.5】

持有宝物:【梦回千转、九心琉璃】

能力:【梦境的“三千变化”】

 

轩木:【不落要塞领主】

称号:【月影】

属性:暗、冰【纯度6.7】

持有宝物:【霜碎、影刃】

能力:【狩猎、战争、再生】

 

冥殇:【沉睡百年的“鬼使”】

称号:【魂颂】

属性:火、暗【纯度8】

持有宝物:【渡魂+躯离、束心】

能力:【亡灵、傀儡、恐惧】

 

歌理:【“苍”之一族】

称号:【游侠】

属性:水、冰【纯度6.5】

持有宝物:【灭狩、猎刃】

能力:【求生、毁灭、运动】

 

夜墨逆光:【“光明”的追随者】

称号:【“过客”】

属性:光【纯度7.3】

持有宝物:【望舒鸣音、幽雾幻爪】

能力:【模拟、文字、引力】

 

苍邬:【机械狂魔】

称号:【械师】

属性:木【纯度4.9】

持有宝物:【焰穿+九霄、转轮】

能力:【精准、工匠、种植】

 

破晓:【看戏】

称号:【旁观者】

属性:暗【纯度7】

持有宝物:【赤灵、血印+翠羽】

能力:【黑夜、战争、负正】

 

若水:【“水纹”之左】

称号:【若水】

属性:水、冰【纯度6.9】

持有宝物:【冰凌、止水】

能力:【造“型”、概率、预言】

 

岚柴:【“霜花”之右】

称号:【寒鸦】

属性:冰、水【纯度6】

持有宝物:【残霜、暗狱】

能力:【几率、风速、命中】


从高至低顺序:冥殇→江亦殊→夜墨逆光→破晓→若水→轩木→月向→歌理→岚柴→荣轩→暮林→苍邬

邬栗
是四人组的第二位成员 姓名:梧...

是四人组的第二位成员

姓名:梧笠

性别:男

年龄:看样子像17

特征:右边太阳穴位置有罗马数字二,左手手腕处有一块奇怪的晶体(是胶粘上去的),手中拿着一把扇子,重瞳

身份:一觉醒来发现什么都不记得了,目前正在各个世界寻找记忆中

四人组的一员

是四人组的第二位成员

姓名:梧笠

性别:男

年龄:看样子像17

特征:右边太阳穴位置有罗马数字二,左手手腕处有一块奇怪的晶体(是胶粘上去的),手中拿着一把扇子,重瞳

身份:一觉醒来发现什么都不记得了,目前正在各个世界寻找记忆中

四人组的一员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