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小辫儿张云雷

10.7万浏览    7451参与
neinei

张云雷和你的甜蜜日常23

浴室里看到脖子和🐻上的印记,代表着昨天的疯狂,脸在发烫。昨天辫儿哥喝酒了,我可没喝,想想自己那不矜持的样子,真的是花痴到了极点怎么办?对着镜子一遍一遍的练习着,一会儿该说的话。

“辫儿哥,昨晚睡得好吗?”

(这不废话吗?跟你睡的好不好,心里不清楚吗?)

“你放心,我会好好对你的,我会负责的。”

(这是不是该辫儿哥跟我说的话呀!哎呀!好烦呀!该怎么面对他呀!)

“饿了吗?想吃什么?”

(对就这样说,也不会显得那么尬)

“咚咚!咚咚咚!好了吗?该出发了。”

“哦,好了,马上。”

(不是吧!这么快就来了,我还没好好的说话呢!真是的。)

收拾好情绪,面带微笑出来了。看到辫儿哥...


浴室里看到脖子和🐻上的印记,代表着昨天的疯狂,脸在发烫。昨天辫儿哥喝酒了,我可没喝,想想自己那不矜持的样子,真的是花痴到了极点怎么办?对着镜子一遍一遍的练习着,一会儿该说的话。

“辫儿哥,昨晚睡得好吗?”

(这不废话吗?跟你睡的好不好,心里不清楚吗?)

“你放心,我会好好对你的,我会负责的。”

(这是不是该辫儿哥跟我说的话呀!哎呀!好烦呀!该怎么面对他呀!)

“饿了吗?想吃什么?”

(对就这样说,也不会显得那么尬)

“咚咚!咚咚咚!好了吗?该出发了。”

“哦,好了,马上。”

(不是吧!这么快就来了,我还没好好的说话呢!真是的。)

收拾好情绪,面带微笑出来了。看到辫儿哥站在门口,有一瞬间的懵,脸不自觉的又红了,不等我开口辫儿哥先说话了。

“怎么这么久啊?害羞了?昨天晚上你不是这样的,是谁一直抱着我不放的宝宝。”

伸手捂住他的嘴,做出嘘的动作,急得直跺脚。

“不许乱叫,别人还在呢!”

就感觉手心一阵湿热,脸瞬间爆红,手马上抽了回来,不敢对视。辫儿哥慢慢的靠近,轻轻的呼出一口气,亲在耳朵上。只够两个人听到的声音。

“晚上继续,等我。”

点头,逃跑似的离开,跟着助理小姐姐先离开了。

一天的工作虽忙碌但充实,回到家就没有力气,瘫在沙发上玩手机,突然蹦出一个视频,让我不再淡定。视频里,辫儿哥在玩游戏,站在圆台上,女孩跑过去撕掉了胸前的贴纸,他对看着女孩,左边嘴角上扬,一脸坏笑的样子。

(真好!平时表面上看着不好接触,看到漂亮女孩,还不是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张云雷你可以啊!好,很好,特别好。)

陆陆续续又刷到好多辫儿哥的视频,知道的不知道的,原来我们辫儿哥以前路子这么野的。一刷手机就忘记时间了,直到助理小姐姐提醒明天休息,才看了看时间,玩了两个多小时了,已经是将近十二点了。没有收到任何消息,除了中午吃饭的时候聊了两句就没在聊。(真的是,得到了就不会再珍惜啊!渣男,骗子,混蛋,不要理你了。说话不算话,还说什么晚上继续,都不理我,还继续个屁啊!再也不相信你了。)

越想越气,把门锁上就去洗漱了,把手机音乐开到最大声,卸妆,刷牙,洗脸,洗头,洗澡,身体乳,全部完成后,把所有的衣服包括今天穿的衣服全部洗了,裹着浴巾走了出来,一开门闻到了宵夜的味道,看到客厅的桌子上放着宵夜,看不到人。

(辫儿哥来啦?怎么没看到人啊?我不是把门锁了吗?有点怕,突然感觉后面有人靠近。)

“啊~”

“卧槽!是我。”

两个人同时吓到了,辫儿哥手里的吹风机都没拿稳摔到地上。

“吓死我了你,你怎么走路没有声音啊!”

“我看你在浴室那么久应该快出来了,想着找一下吹风机给你,谁知道你这么胆小,还吓我一跳。”

“你怎么进来的?我锁门了啊!”

慢慢的走过来拉着我去旁边,把浴帽摘了帮我吹头发。

“累傻了?早上的时候你先走的,钥匙没拿我也不能把钥匙锁屋里啊!我就拿着了,谁成想还真用到了。”

“都这么晚了,还来干嘛?不回家休息。我这比你家可远多了。”

“怎么了?这话里有话啊?我是哪里让你生气不满意了吗?这么不欢迎我。”

“我哪儿敢啊!我又不年轻,又不漂亮的,还不会说话,谁会喜欢啊!敢不欢迎你吗?谁不喜欢年轻漂亮的。”

“看着我,怎么了?我一整天都在排练,没有去见别人。干嘛说这话?”

一只手抓着肩膀,一只手抬着下巴和他对视。

“自己干嘛了自己不清楚吗?”

不甘示弱的回呛,拿出手机把刚才看的玩游戏的那个视频拿出来,幸亏是保存好,要不然都没有证据了。

“这是你吧!我不是无缘无故的就找事,我只是在生气,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就不舒服,我知道这是你的工作,以后的工作中肯定也会跟女孩接触,漂亮的,年轻的,有才华的,白富美等等...唔...”

看到我一直说个不停,没有给他说话的机会,直接堵住了嘴,好一会儿才离开特认真的看着我。

“让我解释一下行不行?给我个说话的机会不是!这是半个月之前录好的综艺了,确实是玩游戏的过程中,看到那个女孩撕下名牌我笑了,第一次是我在害怕又不能表现出来,我怕她给我撞散了,第二次因为那个女孩太矮了,我想起录制前两天我抱你来着,你都到我鼻子这的,那个女孩才到我胸,都没我媳妇儿高,就好像没有腿一样就没忍住。”

“我那天穿的是厚底的鞋子,再说了你站在圆台上本来就比人姑娘高,不是,不要转移话题,我觉得你是看人姑娘好看吧!”

“没你好看,我家宝贝儿最好看。乖,先去吃饭,一会儿该凉了就不好吃了。”

“哦,你怎么知道我在家?”

“我提前问了你助理啊!她说你没吃饭,刚好我也想吃东西,就想让你陪我一起。”

“哦,你老是来我家,你爸妈会不会生气,讨厌我啊?会不会以为我是特别随便的女孩?”

“不会,他们巴不得我把女朋友带回家呢!要不要跟我回家?”

“再等等吧!等到有一天瞒不住了,再去也不迟,你说呢?”

“听你的。不过你确定就这样吃宵夜吗?”

低头才想起自己裹着浴巾,都没有穿衣服,伸手捂住胸口。

“我去换衣服。”

逃跑似的,去了卧室。换好衣服,吃东西,收拾,看电影。聊聊一天的工作,明天有时间可以一起哪里玩。

“宝贝儿,我想说无论台上的我怎么样,那仅限舞台上,下台回家我就是张磊,普普通通的一个人。”

“我知道张云雷是大家的,而张磊确是我一个人的。我承认看到那个女孩可以跟你一起工作,我有点嫉妒,不开心,我只是想让你哄哄我,才会平衡一点。我可能比不上她们那么爱你,可是我会努力成为那个陪你走的最远的人。所以如果以后不开心了,有什么问题有什么心事可以跟我分享的,也许帮不到你,但我会是一个好的倾听者,可以吗?”

“好,我就知道我的女孩最懂事了,宝贝儿我爱你。”

“张磊我也爱你,一直一直只爱你。”

“那就用行动证明你有多爱我。”

“你流氓啊你!怎么什么事都能扯到这上面来啊!”

“你是想在上面吗?满足你!”

“没有,不是,你故意的。”

“说对了,就是故意的。”

旭zero

爱囚(九辫儿一发完)

杨九郎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四肢被绑了起来,虽然能动,但没办法自救。

杨九郎试图挣扎了一番,回想着自己怎么会在这儿……


“二少今儿个兴致不高啊,怎么,是这酒没喝到位?来来来,再开两瓶帝王,给二少助助兴!”

抬手示意门外等候的姑娘带着酒进来,张云雷只是抬头看了一眼酒,敲了敲桌子,那就是定了。

姑娘刚把酒放下,一旁的公子哥就开始上手了:“美女,一起喝一杯呀!”

姑娘有些害怕,不停的躲,公子哥抬手就是一巴掌,拿起一杯酒就准备往下灌:“别特么给脸不要脸,给我喝!”

张云雷本是不想管的,可不知为何,忽然起身夺过酒杯,啪的一声扔在台子上,一时间无人敢反驳。

就在这...

杨九郎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四肢被绑了起来,虽然能动,但没办法自救。

杨九郎试图挣扎了一番,回想着自己怎么会在这儿……




“二少今儿个兴致不高啊,怎么,是这酒没喝到位?来来来,再开两瓶帝王,给二少助助兴!”

抬手示意门外等候的姑娘带着酒进来,张云雷只是抬头看了一眼酒,敲了敲桌子,那就是定了。

姑娘刚把酒放下,一旁的公子哥就开始上手了:“美女,一起喝一杯呀!”

姑娘有些害怕,不停的躲,公子哥抬手就是一巴掌,拿起一杯酒就准备往下灌:“别特么给脸不要脸,给我喝!”

张云雷本是不想管的,可不知为何,忽然起身夺过酒杯,啪的一声扔在台子上,一时间无人敢反驳。

就在这时候,杨九郎进来了。

张云雷抬头看到杨九郎的一瞬间,邪魅一笑:“呵,鱼儿来了。”

张云雷从一旁拿出一沓钱扔在桌子上,然后冷冷的说:“把它喝了,这钱,归你,否则……”

张云雷没有接着说,只是抬头冷冷的看了杨九郎一眼。

杨九郎走过来拉起一旁的姑娘,小声的说了句:“你先出去。”

那姑娘便跌跌撞撞的往外跑,公子哥本想说些什么,张云雷却瞪了他一眼,吓得他不敢接着说。





“九郎,九郎,0111包厢那几位点酒呢,安可去了,你……”

同事的话还没说完,杨九郎便快步跑向0111。

张云雷看着站在一旁的杨九郎,唇角噙着笑:“怎么,你想英雄救美不成?”

杨九郎没接话,抬手端起那一满杯酒一饮而尽:“不是缺陪酒的吗,我陪您喝!”

张云雷忽然来了兴致,本来懒散的翘着二郎腿,这会儿坐直了身子,蛊惑人心的声音,带着嗜血的口吻:“哟,是嘛,你们先撤,这儿,让他陪着!”

二少一发话,他们又怎敢不从呢!

杨九郎也意外,本以为陪几杯酒得了,怎会想到是这样一个结果。



看着屋里的人一个个的离开,杨九郎愣在原地一动不动,只是,这钱,他今天必须要赚到。

张云雷发现杨九郎一直盯着桌上的一沓钱,胸有成竹的坐回了原来的姿势,甚至邀请杨九郎:“哎,说你呢,过来坐。”

杨九郎似乎被张云雷慵懒且温柔的声音蛊惑了,乖乖的走过去坐下,也许是酒劲儿太大,杨九郎感觉头很晕,却努力保持清醒。

张云雷把桌上的钱拿起来,塞进杨九郎的口袋,然后几近于贴着杨九郎的耳朵告诉他:“这些,归你了,而且,接下来,你每喝一杯酒,我就给你十万,怎么样?”

杨九郎想着躺在医院里等着他交治疗费的母亲,

“你说话算话?”

张云雷看着此时的杨九郎,忽然觉得他很可爱,然后点了点头。

杨九郎二话不说,拎起桌上的酒就开始猛灌。





张云雷进来的时候穿着一件白色的浴袍,头发半干未干,手里夹着一支女士香烟,杨九郎虽然不抽烟,却也认得那是煊赫门。

“哟,醒了?”

张云雷的声音很是慵懒,连带着抽烟的动作都变得缓慢了。

“我睡了多久?”杨九郎一开口就发现自己嗓子哑了。

张云雷抽完最后一口烟,走到杨九郎床边坐下,拿起桌子上冷掉的蜂蜜水递到杨九郎嘴边:“也没多久,几个小时而已。”

杨九郎躲着不想喝,张云雷管都没管他,扳过他的头,把吸管插进他嘴里:“喝,别逼我。”

酒没醒,再加上四肢被控制着,杨九郎根本没办法反抗,而这时,张云雷忽然也上了床,俯身靠近杨九郎,手指轻轻的划过杨九郎的每一寸:“杨九郎,22岁,帝都大学大二学生,半年前母亲查出脑垂体瘤,因位置不好一直无法动手术,压迫神经影响视力,目前在帝都医疗中心神外,等治疗费,也等合适机会做手术。”





指路微博:雲氿相思

指路QQ:……我忘了,哈哈!寄几找吧!

红豆难相思

你要学会和自己和解

勿上升正主


勿上升正主


勿上升正主


正主勿入

             他从背后抱住她,弯着腰用毛毯把她裹在怀里,用一只手臂揽着她的肩膀。而另一只手从她腰侧绕到她身前搂着她。她后仰蹭蹭他的胳膊“这么抱我舒服吗?”他眯着眼睛愉悦的点点头“舒服,就像抱着一个活的小暖炉,软软的,暖暖的,香香的。”她无奈的说“你是不是想说温香软玉在怀啊。”“管他呢,意思差不多就行。”她又紧了紧披在他身上的毛毯“你这么说,是喜欢这么抱着我喽。”“当然了,我最喜...

勿上升正主



勿上升正主



勿上升正主



正主勿入

             他从背后抱住她,弯着腰用毛毯把她裹在怀里,用一只手臂揽着她的肩膀。而另一只手从她腰侧绕到她身前搂着她。她后仰蹭蹭他的胳膊“这么抱我舒服吗?”他眯着眼睛愉悦的点点头“舒服,就像抱着一个活的小暖炉,软软的,暖暖的,香香的。”她无奈的说“你是不是想说温香软玉在怀啊。”“管他呢,意思差不多就行。”她又紧了紧披在他身上的毛毯“你这么说,是喜欢这么抱着我喽。”“当然了,我最喜欢这么抱着你了。那你呢?你喜欢这么被我抱着吗?”她点了点头“喜欢 ,被你这么抱着我很有安全感,喜欢你此时身上没有发胶味儿香水味儿之后单纯的洗衣液残留的香味儿。”



            他松开了抱着她的手,撇撇嘴,有点不满意她的回答委屈道“你的意思就是你讨厌打了发胶和喷香水儿的我喽。”她转过身来,转而搂住他的腰,更往他的怀里钻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出门在外精致收拾自己的你给人一种心动与无法靠近的冷漠感,而眼前的你,让我感觉到,你是独独属于我一个人的,谁也夺不走,是这样的安心感。等等,漏了一句,你这样也很让我心动 。”他微勾嘴角“这还差不多”“明天是栾哥的生日,你去不去。”她搂着他的手微微一僵。“我去了是不是不太好,人家又没叫我。”



         “皓玉啊,都一年了,栾哥其实已经不生气了,其实他的那点歉意都快被磨没了,不能与他和解的是你啊。”她闭上眼睛,十分享受这样抱着他的感受。“我知道,我不是不想和他和解,我只是没办法和自己和解。”他知道她说的什么意思,她就是后悔当初一直不理栾哥,一直拉不下脸来,一年多了,让本来亲如父女俩的两人之间的关系,变成了现在这样陌生又难堪。他心疼的揉揉她的头“这一年,你为了那件事儿也很后悔啊,可怜你了。”“你说,是不是我太矫情,不懂得珍惜……。”她偶尔是有些感性的时候啦。他安抚的把她抱得紧了一点“看样子我家丫头这次是真的难过了,可怜兮兮的。”



        李皓玉绷不住笑出声“你今天怎么这么肉麻。啧啧,恶心吧啦的。”张云雷知道她刚才是在装可怜的了,气呼呼的把她推开,然后坐到藤椅上。李皓玉坐到他一旁,幸灾乐祸的用指头戳戳他的脸颊“怎么,这就生气了。”他还是不理她,李皓玉故意说“那我明天自己去栾哥的生日宴,不带某师父去好了。”他瘪瘪嘴,不知道嘴里在说皓玉的什么坏话。



         她站了起来,又拖着长长的音大声说“那我明天带向阳去好了。”说着她就准备走,张云雷抓住她的手腕,猛地将人带进怀里,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威胁着说“你敢!”“那你生什么气呀!谁让你不理我的。”她笑嘻嘻的去刮他的鼻梁。他拍开她不安分的手“谁让你撅我的,还反了你了敢撅我 ”她细长的眼睛弯成月牙状,是清秀又可爱的笑容。他气愤的摁住她的后脑勺,堵住她不停上扬的唇,给这个不听话的丫头一个惩罚的吻……。

琉璃厂厂长

假如你是国风美少年的选手

都是假的,都是假的,都是假的,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我自己觉得好玩瞎写的,如有bug欢迎指正,如有雷同,算我抄您的,不喜勿喷,请勿上升蒸煮

正文如下

(这个梗老早之前就想写了,但结果就是只创了一个文档名随后就再也没动过了,终于想起来今天把这个坑填掉了,一发完,4000+ 祝各位观文愉快!)

“哎呀,你说怎么办呢?我好紧张”

“嗨呀,这有什么好紧张的,你又不是第1次演出了”

此时的你正坐在后台跟你的闺蜜诉苦

“那倒是,但是我可没在我爱豆面前演过呀”

“救命啊,我后悔了,我现在走还来得及吗?早知道不报名参加了”

“哎哟喂,大小姐,这个时候您就别打退堂鼓了,一眼看你就要上去演出...

都是假的,都是假的,都是假的,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我自己觉得好玩瞎写的,如有bug欢迎指正,如有雷同,算我抄您的,不喜勿喷,请勿上升蒸煮

正文如下

(这个梗老早之前就想写了,但结果就是只创了一个文档名随后就再也没动过了,终于想起来今天把这个坑填掉了,一发完,4000+ 祝各位观文愉快!)

“哎呀,你说怎么办呢?我好紧张”

“嗨呀,这有什么好紧张的,你又不是第1次演出了”

此时的你正坐在后台跟你的闺蜜诉苦

“那倒是,但是我可没在我爱豆面前演过呀”

“救命啊,我后悔了,我现在走还来得及吗?早知道不报名参加了”

“哎哟喂,大小姐,这个时候您就别打退堂鼓了,一眼看你就要上去演出了,能不能有点女爱豆的气质?”

“哎呀,你在说什么呀?谁是女爱豆,我可不是女爱豆”

其实你是一名b站的up主,爱豆这个外号则是你粉丝给你取的,渐渐的已经被他们玩成了梗。

“好好好,那你不是女爱豆,你是男爱豆”

“去你的吧”

“让你少看点相声,现在串味了吧”

“哼”

“行了,小姐,该您上场了,真不明白你见到那个男人为什么一点都不会心动?”

“因为已经结婚了,我的对象是郭麒麟”

你跟你的闺蜜都是德云女孩,你喜欢张云雷,她喜欢郭麒麟,而她是国风美少年的工作人员,准确的来说她化妆师,负责人员的妆发问题,当然,其中的人员包括张云雷,你听到你的闺蜜给张云雷化妆都快气炸了,当场变成了一颗柠檬

“去,都怪你,要不然我就不会在你的成语下去参加节目了,我现在也不会这么尴尬”

“哎呀,集美没什么好尴尬的,上去美翻他们”

你一脸痛苦面具的被你的闺蜜推上去了,其实你也就登场的时候紧张,真正表演起来你早就把紧张扔在了脑后,这次你选的是你很喜欢那一首歌《再回眸》,得益于你的设计,你上来是带着面纱的,而之前排练时,也都戴着口罩,所以无论是导师或者选手都没有见过你的全脸,而这又想起了你在入住酒店进行拍摄时的尴尬场景

事情是这样的:选手跟导师都住的同一所酒店,包括工作人员也是,而你收拾完了东西,你想去找你的小姐妹玩,尴尬的是你一开门出去,发现你的爱豆张云雷先生,正是你旁边的房间,不知为何你竟有些慌张,又开开门锁进去了,而张云雷这边看着一脸懵

“(笑)这姑娘干嘛呢?”

而你进了房间背靠着门,嘴里不停的碎碎念着

“我去我去我去真的吗?真的吗?真的吗?老天有眼帮我啊,认真的吗?好家伙”

在你还在震惊的时候你感受到了旁边的门好像关上了,这时你要刷开门出去了,此地不宜久留,所以你打算赶紧去找你的小姐妹,你一路小跑来到了你姐妹的房间,把这个令你震惊的事实说给了你的姐妹听,你的姐妹同样也表示震撼,随后你们决定去干饭。

“哎,你说我们不会,走着走着路上又碰到你家那位吧”

“别乌鸦嘴,之前见到他,我心都快吐出来了,这次如果再撞见,那我就……”

你话还没有说完,但由于你看着你的小姐妹在说话,不小心撞到了一个人,你感觉你好像撞到了一个很有安全感的后背,,等等,这不会是……你抬头一看是张云雷

(!!!)

“啊!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你没事吧?不好意思,我没看路”

“没事没事”

……

化妆区

“真的这种晦气事情别让我再碰到了”

“你说你这次不会后场的时候再撞到吧”

“别介了,一天遇到三次这种事情我可受不了”

你化完妆到后场去准备演出,你刚想推门出去,没想到门先打开了,你撞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周围充斥着你熟悉的味道

(这是……祖马龙葡萄柚?!难道又!?)

你抬头一看果然是张云雷

“啊,对不起”

你飞快的溜走了

……

回到舞台这边,你在台上美的上一朵盛开的花朵,而张云雷在底下

(这姑娘好像就是今天撞了我两次的那个吧,每次撞完我道歉的速度是真快,跑也跑的是真快,跟个小兔子似的,住我旁边的好像也是她哎)

你的表演结束

“来吧,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啊?”

此时的张云雷宛然没有了刚才一副严肃的模样,竟然非常温柔的向你问话,你心想这就是女选手的福利吗,他们男生都要被吓死了

“各位观众好,老师好”

“你大点声”

“诶,好的,各位观众好,老师好……”

(此时的张云雷内心:哎呀,真可爱,细声细语的跟个小兔子似的)

“那你这个神秘的面纱可以揭一下了吗?”

“哎呀,本来都设计好的,是表演中途我给它揭下来的,我不知道是系得太紧还是怎么样,它卡住了摘不下来了”

“那我帮你拿下来”

说完他起身,撩起大褂,迈上台阶走向你

(你的内心os:救救我,救救我,救救我)

他把袖子折起来,细心的给你把面纱摘下

“哎哟,你这是怎么带的呀?它跟你的头发缠一块儿去了,怪不得拿不下来,你这拿下来得疼啊”

而此时的你害羞的已经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脑子一片空白,眼神都有些恍惚

“摘下来了,接着点啊”

“啊…噢噢”

你伸手去接面纱,没想到头发散下来了

“哎呀,这怎么这样了?不好意思啊,你这个美美的造型被我霍霍了”

随后他回到位置

“这个面纱是跟你的头发编一块去了吗?这造型师得扣钱啊”

好在头发散了下来,要不然摄像机肯定会把你害羞到已经发红的耳朵拍下来,你现在就觉得你的耳朵在你的头发里发热像个暖炉,而此时你在害怕自己的脸部也红了吧,你尝试让自己冷静一些,结果你对上了那只狐狸的眼睛……现在你只能寄希望于你的集美给你涂的粉底够多了

……

赛制的第1个阶段录制结束了,后面还有两个赛制,而你也在你表演后不久加到了你爱豆的微信,当时你那叫一个激动激动的在床上滚来滚去,滚到了床底下。

以下为你们的微信聊天记录

🌩:“你好”

🍋:“张老师好”

🌩:“没事,不用这么生分,今天你表演的很好啊”

🍋:“谢谢张老师”

🌩:“今天我们聚餐,你来吗?”

🍋:“我马上下楼”

🌩:“👌”

说实话,其实你没那么想去,毕竟在自己偶像面前吃饭需要带着的包袱太多了,但毕竟自己的爱豆都叫自己出去吃饭了,这种好事怎么能拒绝呢,只是你没想到的是,竟然是你坐他的车去聚餐的地方

“啊这……其实我也没那么饿,你看现在天也挺冷的是吧,我要不就上去吧,我觉得我在上面房间呆着也挺好的”你后退了几步

“哎呀,下都下来了,还在乎冷不冷啊,上车就暖和了,车里开空调了,来,快上车”

你正准备拉开后座的门

“哎,别坐后面,后面我放东西了,你坐前面吧,副驾”

“啊?”

“上车”

最终你妥协了,在坐上张云雷车副驾的时候,你已经开始后悔了,太尴尬了,你紧张的心都快跳出来了。

忽然他俯身过来给你系安全带,你一惊

“没事,我自己来。”

但他还是执拗的帮扣好了,随后开车上路了

“你多大了呀?”

“21了”

“唉呦,好年轻啊”

“怎么会想来参加这个节目的呢?”

“嗯…就是比较喜欢国风,然后自己也学,并且接触过国风类的东西,所以就来参加了”

“哦~是这样啊”

“你之前《广寒宫》那个节目我觉得你跳的很好很美”

“啊,谢谢张老师,老师抬举了”

“都说不能这么生分了,你就之前台上怎么叫的我,你以后就这么叫呗。”

……

这源自于你节目演完之后的点评,张云雷在点评时你疯狂谢谢,然后就导致他说不用叫老师这么生分,然后就有了一下对话

“谢谢辫儿哥哥(小小声)”

“你说什么?”此时的他已经在台下笑的跟这狐狸没什么区别了,满脸都写着我想再听一次,以至于有一次录台下花絮,你送了他一个礼物,让他拿刀割开

“老师,小心别割到手了”

“辫儿哥哥怎么不哥哥了?”

这只狐狸满脸都写着:我就爱听

而你的脸上满脸写满了:啊这……

……

“啊这……”

“怎么不叫我辫儿哥哥了?嗯?”

“啊这个……我……”

此时通过余光看你的张云雷在月亮的照射下露出了痞帅的笑容

(小兔子一被我问到这种事情就很明显的害羞呢)

而你这边

(《关于张云雷为什么这么会还单身这档子事》)

……

“国风美少年第二季,收官大吉!感谢各位!”

没错,完结了,一切都结束了,你和他的缘分估计也就到这儿了吧,庆功宴你并不开心,你甚至都有些不想去,毕竟,那可能就是最后一次你见他了,一切都像梦幻泡影一般,也许自己确实越界了……

你回到房间,眼泪止不住的大滴大滴的往下落,而此时你的门铃响了,你以为是你的小姐妹,就直接开门了,没想到站在你面前的是张云雷,嘴上叼着一束玫瑰花

“小姐,你点的男朋友到了”

随后将嘴上叼着的玫瑰花拿下递到你手中,而一开门你就闻到了有一股酒味

“张老师你喝多了,走错房间了,你的房间在旁边”

你忍住泪水跟哭腔,指了指旁边

“我知道我喝多了”

“喝多了还找我聊天,也不怕说错话啊”

此时张云雷也发现了你的不对劲

“哎哟,我的小兔子怎么哭啦?是这玫瑰花不好看吗?那我再给你换一个”

他把玫瑰花从你手中抽走

“小兔子,送你一只狐狸,你要不要啊?”

“嗯?什么……”

随后他进入你的房间,反手把门关上,一把抱住了你

“张老师,这样不好”

“都说了,不要叫我老师,你这么叫我会对我接下来的所作所为有所愧疚的”

正在你还在疑惑的时候,他顺着你脸上的泪痕把泪水都吻掉了

“我知道这很突然,但是,我把我自己送给你,你要不要?”

随后在你的唇上留下一吻,这感觉有点像小鸡啄米,没有深入,点到为止

“嗯?诶!”

“小兔子又脸红了,不过好在你现在已经不哭了”

随后在你的眼睛上留下一吻

“不哭”

随后把你紧紧拥在怀里

“之前不是还调侃我老光棍吗?年纪大没对象吗?怎么现在不说了?”

“嗯?你是怎么?”

“我看你B站动态了”

此时你的内心:(臭不要脸,看我bb空间)

“那你是不是也知道?”

“我一直都知道”

“啊?”

“真遇上了对的人,哪有那么多要求?我未来的夫人是我粉丝不是挺好的嘛”

“啊??”

“做我女朋友好吗?”

“莫?”

“我喜欢你,做我女朋友好吗?”

“啊这啊这啊这”

“需要我再说一遍吗?我说我喜欢你做我女朋友好不好?”

“不是这好突然啊”

“我前面都铺垫这么久了,还突然吗?哈哈,我没经验”

“那么你的答案是……”

“我……”

“不给出明确的答复也没关系哦,听从你的内心”

“我会不会越界了,确实很喜欢你,但是,我只是个粉丝,我配不上你……”

“不,我是你的粉丝,又会唱又会跳,嗓子很好,舞姿也优美,人长得也好看,全能型爱豆啊”

“哎呀,你怎么也玩这个梗?”

“我看你评论区都是这个”

“所以你的答复是……”

“好”

“好了,小兔子,那能告诉我你今天为什么哭吗?”

“我以为我跟你的缘分就尽了,以后可能再也见不到了”

“看来老天给我们续了缘,以后能见面的时间还很长,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我爱你”

“我也是”

……

终于把这个坑填掉了,心里舒服多了,我打自我接触国风美少年这一档综艺的时候就想写这个了,现在国风美少年都没了我这文才出来,可见我的效率有多低啊,我果真是一个大鸽子-_-||,写这篇文也算纪念一下,那个在我入坑对他还没什么了解时,就给我按坑里的这部综艺吧,好啦,本文到此结束,如果喜欢的话不妨点一个关注,关注厂长不迷路,我们下周再见,goodbye~

旭zero

深入浅出的爱 番外五

情有独钟


“杨九郎,杨九郎!还没忙完嘛!”张云雷略显委屈的看着从早上就进了书房到现在还没出来的杨九郎,刚开始张云雷还落得清闲,可是,两个小时之后,张云雷终于忍受不了了,冲着书房大喊,可是,自己做的隔音处理,又怎能怨得了别人呢!

张云雷百无聊赖的仰在沙发上,桌子上的草莓都是只吃了尖儿的,切好的果盘都氧化了。

“杨九郎,你什么时候才能忙完啊!”张云雷的声音里带着些可怜巴巴,本来打算剪指甲,这会儿也不想动了。

翻了个身趴在沙发上,眼睛盯着书房,没人知道他到底有多想冲进去扑进杨九郎怀里,可是,这边还没想完,那边肚子就受不了了。

八个月的肚子早就不是张云雷能承受的了,这不,翻个身的功夫...

情有独钟



“杨九郎,杨九郎!还没忙完嘛!”张云雷略显委屈的看着从早上就进了书房到现在还没出来的杨九郎,刚开始张云雷还落得清闲,可是,两个小时之后,张云雷终于忍受不了了,冲着书房大喊,可是,自己做的隔音处理,又怎能怨得了别人呢!

张云雷百无聊赖的仰在沙发上,桌子上的草莓都是只吃了尖儿的,切好的果盘都氧化了。

“杨九郎,你什么时候才能忙完啊!”张云雷的声音里带着些可怜巴巴,本来打算剪指甲,这会儿也不想动了。

翻了个身趴在沙发上,眼睛盯着书房,没人知道他到底有多想冲进去扑进杨九郎怀里,可是,这边还没想完,那边肚子就受不了了。

八个月的肚子早就不是张云雷能承受的了,这不,翻个身的功夫就累的他气喘吁吁。

忽然,门开的声音,张云雷特兴奋的转过来,刚准备说话就看到杨九郎做了个嘘的动作。

张云雷果断切换回不开心模式:“一天天的,怎么这么忙啊!”

要不是因为这些日子堆积的事务太多,杨九郎才不愿意抛下自己的小心肝儿这么长时间呢。

另外,这时候的张云雷格外撩人,却不自知,得亏杨九郎超人的自控力,不然……

绕过沙发走到张云雷身边坐下,看了看喝了一半的奶茶,又起身去了厨房。

张云雷看到杨九郎坐下,刚准备把腿伸过去,没想到人却起身了,带着疑惑做起来,看到杨九郎去了厨房,忽然又感到特别暖心。

对他,杨九郎总是这样,不需要只要签约的了解。

杨九郎回来的时候端着刚沏好的花茶,用小杯子倒了一杯试了试温度才递到张云雷嘴边。

张云雷疑惑的看了他一眼,杨九郎也温柔的看着他,顺便推了推杯子,张云雷无奈,却还是乖乖的喝了。

喝完水,杨九郎还在打电话,张云雷没事儿干,干脆抱着杨九郎的手开始玩儿。

“这男人的手怎么长得这么好看呢,又白,骨节分明,修长……”

张云雷正认真把玩,杨九郎却忽然握着他的手,摘下耳机贴着张云雷的耳垂吞吐着热气,顺带着缱绻的一句话:“宝贝儿,你这是在玩儿火,知道么?”







指路微博:雲氿相思

指路QQ:(我忘了,要不您找找呗😍😍)

貝貝
🦊:翔子~ 🐏:诶! 🦊...

🦊:翔子~

🐏:诶!

🦊:你快看,使劲看

(撅→扭扭→甩甩甩)

🐏努力睁大👀

…………

下面你们来~

🦊:翔子~

🐏:诶!

🦊:你快看,使劲看

(撅→扭扭→甩甩甩)

🐏努力睁大👀

…………

下面你们来~

缱绻月声
占宣群tag致歉💕 喜欢德云...

占宣群tag致歉💕


喜欢德云社的宝贝进来玩啦~走过路过不要错过~欢迎唯粉,CP粉,社粉(毒唯请自觉绕道❗)进来之后大家就是一家人,没那么多规矩,不需要爆照,不需要改马甲哦~

这里不定期掉落美图哦,晚上不定期还有小游戏哦~快进来跟我们唠唠嗑,磕磕糖吧我等你们哦~🙋

占宣群tag致歉💕


喜欢德云社的宝贝进来玩啦~走过路过不要错过~欢迎唯粉,CP粉,社粉(毒唯请自觉绕道❗)进来之后大家就是一家人,没那么多规矩,不需要爆照,不需要改马甲哦~

这里不定期掉落美图哦,晚上不定期还有小游戏哦~快进来跟我们唠唠嗑,磕磕糖吧我等你们哦~🙋

琉璃厂厂长
今天是2021年的12月2日...

今天是2021年的12月2日

20211202

在这个数字当中画一道线就会发现是对称的啦

就像

你是年少的欢喜

喜欢的少年是你

💚

今天是2021年的12月2日

20211202

在这个数字当中画一道线就会发现是对称的啦

就像

你是年少的欢喜

喜欢的少年是你

💚

缱绻月声
占宣群tag致歉💕 喜欢德云...

占宣群tag致歉💕


喜欢德云社的宝贝进来玩啦~走过路过不要错过~欢迎唯粉,CP粉,社粉(毒唯请自觉绕道❗)进来之后大家就是一家人,没那么多规矩,不需要爆照,不需要改马甲哦~

这里不定期掉落美图哦,晚上不定期还有小游戏哦~快进来跟我们唠唠嗑,磕磕糖吧我等你们哦~🙋

占宣群tag致歉💕


喜欢德云社的宝贝进来玩啦~走过路过不要错过~欢迎唯粉,CP粉,社粉(毒唯请自觉绕道❗)进来之后大家就是一家人,没那么多规矩,不需要爆照,不需要改马甲哦~

这里不定期掉落美图哦,晚上不定期还有小游戏哦~快进来跟我们唠唠嗑,磕磕糖吧我等你们哦~🙋

南风知意yanan

国风美少年第一期的张云雷

蒂尼夫蓝的磊磊啊!!😘😘😘

国风美少年第一期的张云雷

蒂尼夫蓝的磊磊啊!!😘😘😘

染糖.

(今天是比心的磊子)

我只能说,很幸运能喜欢张云雷。


你可以永远相信张云雷的人品和素质。


(今天是比心的磊子)

我只能说,很幸运能喜欢张云雷。


你可以永远相信张云雷的人品和素质。



旭zero

鸳鸯戏(九辫儿一发完)

“哎呦小情郎你莫愁,此生只为你挽红袖……”


张云雷一边开口唱着一边倒进一旁正在认真审照片的杨九郎的怀里,嘴里呢喃唱着,连带着眼神都灵动妩媚。

本来还一本正经的杨九郎,低头看见怀里眉眼带笑的人,不自觉的吞咽着口水,而怀里人,却不知道自己笑的有多勾人,还跟着视频重复手指的动作。

殊不知这芳心纵火犯只不过是对这两句戏腔很感兴趣罢了,他这就叫勾人却不自知,更何况那被他勾了魂的可是满心满眼都是他的杨九郎呢!

杨九郎本就不是什么坐怀不乱之人,这会子看着躺在腿上的人,一时间竟失了方寸:“管他什么照片审核呢,眼前人最重要。”

杨九郎说干就干,抬手夺过张云雷手里的手机扔在一旁,张云雷一时间不知...

“哎呦小情郎你莫愁,此生只为你挽红袖……”



张云雷一边开口唱着一边倒进一旁正在认真审照片的杨九郎的怀里,嘴里呢喃唱着,连带着眼神都灵动妩媚。

本来还一本正经的杨九郎,低头看见怀里眉眼带笑的人,不自觉的吞咽着口水,而怀里人,却不知道自己笑的有多勾人,还跟着视频重复手指的动作。

殊不知这芳心纵火犯只不过是对这两句戏腔很感兴趣罢了,他这就叫勾人却不自知,更何况那被他勾了魂的可是满心满眼都是他的杨九郎呢!

杨九郎本就不是什么坐怀不乱之人,这会子看着躺在腿上的人,一时间竟失了方寸:“管他什么照片审核呢,眼前人最重要。”

杨九郎说干就干,抬手夺过张云雷手里的手机扔在一旁,张云雷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杨九郎,你干嘛呀!”张云雷微微皱了皱眉,带着点点不悦,语气里的娇嗔更是悦耳。

再看杨九郎,只是看着他说了一个字:“你!”

张云雷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整个人就被杨九郎抱了起来。

“杨九郎!这大白天的,你怎么这么污啊!”张云雷一边说着一边收紧环着杨九郎脖子的素手,嘴角的笑,仿佛吃了蜜。



“哼,小样,跟我玩儿冷战,杨皓翔,你想都甭想!”





“不是,这杂志咱就非得拍吗?”杨九郎看着半躺在沙发上的张云雷,明明腿疼,却只是皱了皱眉说没关系,杨九郎就气不打一处来,却还是不忍心疼的走过去把张云雷的腿放到自己身上,然后手法熟练的揉起来。

“你说说你,本来就不用这么累,你还非得来,你怎么就那么不让人省心呢!”

杨九郎本来还打算说些什么,张云雷拿手戳了戳杨九郎的肩膀,然后带着委屈跟人说:“腿疼~”

杨九郎看着这样的张云雷,那还有半点的埋怨,恨不能自己替他疼,可嘴上还是不留情的说:“该,让你做!”手上却不停的给他揉着。

就这样,回来后杨九郎就一直对张云雷爱答不理的。



“翔子,我想吃草莓~”

杨九郎虽然说生气,可还是去厨房给张云雷洗了草莓,取蒂端给张云雷,只是,仍旧一言不发。

“翔子,我想喝水~”

“翔子,我~”

“张云雷,你没完了是吧,没看到我还在生气吗?”杨九郎发着小脾气,一边给张云雷拿来毯子给人盖好。

张云雷一眼就看出来了:“切,小样儿,我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

“杨九郎,你干嘛呀?”张云雷看着抱着被子和枕头往外边儿走的人,震惊中带着愤怒。

“我睡书房,你好好休息。”

“杨九郎!”

门里传来张云雷的怒吼,门外的杨九郎却眉眼带笑:“哼,小样儿,让你不听话!”





呼吸声相互交错,张云雷趴在杨九郎的身上大口的喘着粗气,而杨九郎却拼了命的攻击着,角度刁钻,力度凶猛,还不忘开口训斥张云雷:“知道错了没有?”


“知,知道错了。”


“下次要听话知道了吗?”


“嗯,知道,听话!”


“来,再给哥哥唱一句?”


“什么?”


“刚刚唱的那个。”



“哎呦小情郎你莫愁,此生只为你挽红袖,三巡酒过月上枝头,我心悠悠。”



“哎呦小娘子你莫忧,待到春来又雪满楼,不负天长不负地久,你我白首!”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