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小辫儿张云雷

11万浏览    8361参与
鲈鱼🐟LYZ
  这花抛在台上   就再也不...

  这花抛在台上

  就再也不拾起来了

  世间再无簪花柳银环

  “孩子,这花儿你自己拿去吧。”

  这花抛在台上

  就再也不拾起来了

  世间再无簪花柳银环

  “孩子,这花儿你自己拿去吧。”

兔老大

分手这么长时间,提起她你还是会难受,你是有多爱她…而分手时哭了,是否是不舍得她去别的男生的怀抱,至少证明是动了情了,用情也深

分手这么长时间,提起她你还是会难受,你是有多爱她…而分手时哭了,是否是不舍得她去别的男生的怀抱,至少证明是动了情了,用情也深

德云社里可爱多

当次皇帝

甜车💝

今日份做梦素材🈶


当你学了短视频上的套路 下班前给张云雷发消息


“老公能不能满足我一个愿望~”


“那老公今天就当次皇帝 你说吧”


“我想让你给我买别墅…”


“驾崩…”


“那老婆也满足我一个愿望好不好?”


“这个一定在你能力范围之内~”


“OK你说”


张云雷特地等了两分钟才回


“今晚做一下”


“!!??!?!?”

你正打算撤回前面那条OK 才发现已经超时了


“不行不行绝对不行”


“皇帝驾崩…”


“驾崩无效 驳回驾崩”


等你下班回到家 发现...

甜车💝

今日份做梦素材🈶


当你学了短视频上的套路 下班前给张云雷发消息


“老公能不能满足我一个愿望~”


“那老公今天就当次皇帝 你说吧”


“我想让你给我买别墅…”


“驾崩…”


“那老婆也满足我一个愿望好不好?”


“这个一定在你能力范围之内~”


“OK你说”


张云雷特地等了两分钟才回


“今晚做一下”


“!!??!?!?”

你正打算撤回前面那条OK 才发现已经超时了


“不行不行绝对不行”


“皇帝驾崩…”


“驾崩无效 驳回驾崩”



等你下班回到家 发现孩子不在家 已经预料到了一些什么


张云雷在你之后回到家 手里还提着一个塑料袋


“东西都买好了”


“孩子不在家 今天让你霜”


你别过来啊啊啊啊


晚了


带着薄茧的张云雷的手贴着你的腰往下滑


你闷哼一声 不一会儿就被他撩拨得软了半边身子


你伸手推了几下他的肩膀 却没推动 

张云雷更过分地埋进你的脖颈


湿漉漉的眼神紧盯你不放 吻从锁骨往上移


“唔哼……不……”


你往后仰 后脑勺却被张云雷的手稳稳地扣住


你只能被男人搂住 亲的力气全无

免费粮票解锁后续车车🎉

Luo cream/珞.

伪装五

◆复杂关系,全员恶人,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主林辫,all辫


◆全文私设


◆甜文


——————————————

  

  他们聊了之后,郭麒麟便带着张云雷准备回玫瑰园了,路过超市,郭麒麟停了下来说道“小舅舅,我们去超市买点东西吧!”

  

  张云雷疑惑的看向郭麒麟,问道“啊?家里没有缺什么东西呀”郭麒麟推着张云雷进了超市说道“给舅舅买零食不行啊?”

  

  好的,张云雷更懵逼了说道“怎么了?你没吃错药吧?你不是说要少吃垃圾食品吗?”郭麒麟拿起货物架上的几包薯片放进购物车里,说道“我这不是看老舅您好久没吃零食了吗,就给您买点解解馋”

  

  张云雷没有...

◆复杂关系,全员恶人,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主林辫,all辫


◆全文私设


◆甜文


——————————————

  

  他们聊了之后,郭麒麟便带着张云雷准备回玫瑰园了,路过超市,郭麒麟停了下来说道“小舅舅,我们去超市买点东西吧!”

  

  张云雷疑惑的看向郭麒麟,问道“啊?家里没有缺什么东西呀”郭麒麟推着张云雷进了超市说道“给舅舅买零食不行啊?”

  

  好的,张云雷更懵逼了说道“怎么了?你没吃错药吧?你不是说要少吃垃圾食品吗?”郭麒麟拿起货物架上的几包薯片放进购物车里,说道“我这不是看老舅您好久没吃零食了吗,就给您买点解解馋”

  

  张云雷没有说话,皱着眉看着郭麒麟拿零食放进购物车里,然后结账,离开超市,回到玫瑰园,在张云雷没看见并且不知道的情况下,郭麒麟买了一个东西,用着黑色口袋装着的

  

  两人回玫瑰园后,却不知一路上都有人盯着跟着他们,直到跟到了玫瑰园就离开了

  

  郭麒麟把张云雷扶到沙发上坐着,张云雷问道“姐姐姐夫呢?”郭麒麟给张云雷递水说道“应该是去公司上班了”

  

  张云雷喝了口水又问“安迪呢,还在睡觉吗?”郭麒麟看了一眼房间里熟睡的安迪,看了一眼保姆做的饭菜和墙上的时钟,又说道“嗯,我去叫他起来吃午饭”

  

  郭麒麟进了房间说道“安迪!起床吃午饭,你这一觉睡到大中午了啊”安迪被喊醒了,但没有完全醒,眼睛还没有睁开嘟囔着嘴说道“我要舅舅…”

  

  好家伙,郭麒麟这一听完全觉得爸妈把安迪接过来就是个错误,接过来和自己抢舅舅的,内心安慰着自己,这是亲弟不能打

  

  “安迪,哥哥喊你起床不行吗?非得要舅舅?”安迪把自己蒙在被子里说道“安迪要和舅舅玩”

  

  郭麒麟掀开安迪的被子说道“行你起来,你起床就可以跟舅舅玩了”郭麒麟此时有一种想把安迪送回爷爷奶奶家的冲动,但他不能

  

  安迪一听可以跟舅舅玩就精神的坐了起来,乖乖的穿上衣服,跑了出去,留下郭麒麟一个人在风中凌乱,没一会因为怕安迪缠着张云雷郭麒麟也就跟着出去了

  

  出门看着张云雷坐在桌子旁的椅子上,安迪坐在张云雷旁边的椅子上笑的嘻嘻哈哈的,说道“安迪,哥哥带你洗漱去,让舅爷吃饭好不好”安迪看了一眼张云雷便和郭麒麟去卫生间洗漱

  

  等他们洗漱完,吃完饭,张云雷问道“大林,你有多久没去公司了?”郭麒麟说道“没多久,照顾您呢就没去公司了”

  

  张云雷拿着安迪的遥控汽车的遥控器在那里玩说道“我那么大个人还照顾不了自己吗”郭麒麟看着眼前这个幼稚到玩遥控汽车的小舅舅说道“就是因为你照顾不了你自己,您现在不是走哪身边都得有人吗?不然舅爷您怎么走”

  

  张云雷自知理亏,没有去理郭麒麟,在一旁与安迪一起玩遥控汽车,安迪说道“小舅舅,今晚窝能跟你一起睡吗?”

  

  张云雷捏着安迪的脸说道“床睡不下三个人呀”安迪看向郭麒麟说道“让哥哥去客房睡呗”郭麒麟一脸懵逼,现在内心已经思考着什么时候带着自己小舅舅搬出玫瑰园住,没安迪打扰,其实手里已经在拿着平板看别墅的房价了

  

  张云雷看向郭麒麟,一心认为安迪睡觉太不安分了,但又不忍心拒绝,说道“那安迪自己去问你哥同不同意行吗?”

  

  安迪跑过去问了“哥哥,把舅舅让给安迪一晚上呗”郭麒麟脸上明显写着“想都别想”说道“不行,安迪你跟舅舅睡,万一伤到舅舅的腿怎么办”

  

  安迪想了想又觉得有道理就说道“好吧,等安迪长大了再和小舅舅一起睡”郭麒麟内心想着,好呀,还是想跟舅舅睡,买房这事不能晚了,郭麒麟就走到张云雷旁边坐下,把平板塞张云雷怀里说道“看看,喜欢哪套”

  

  张云雷一脸懵逼的看着平板屏幕上的一套套别墅,问道“这是干什么呢你?”安迪好奇的准备过来看,但被郭麒麟抱起来放到离他们很远的椅子上,并且嘱咐一句别乱跑啊

  

  “咱都长大了还住爸妈房子,这不是想搬出去嘛~让舅爷您选选”张云雷问道“不跟姐姐姐夫商量吗?为什么叫我选?”

  

  郭麒麟说道“等爸妈下班就跟他们说,他们会同意的,老爸都巴不得我们出去住,跟他们俩二人空间呢,选房子这事我不擅长”

  

  张云雷刚想说“我也不擅长啊”就被郭麒麟抢话了“小舅舅您就按照自己的喜好选,咱又不是买不起”

  

  张云雷认命的看了几眼平板,选了一个简约复古风,有院子的别墅说道“这个吧,你觉得呢?”

  

  郭麒麟接过平板就保存了联系房东的电话号码,说道“好,就这个,等晚上爸妈回来商量一下明天就联系房东买房”

  

  一旁的安迪懵逼的看着两人,心满意足的郭麒麟笑嘻嘻的看着张云雷,明白了什么的张云雷看着郭麒麟说道“你呀,自己弟弟都那么嫌弃,还吃醋,闲的吧你”

  

  郭麒麟说道“小舅舅,我也是您外甥,不能只宠安迪一个啊”

  

——————————————


兔老大

后来佟小六被人救了,成了名角儿张筱春,他大概也没想到,陈筱云就是他的大莲妹妹吧

从此,沪上再无名角儿张筱春,反倒是福建有一个人辗转于各个戏院,像是再寻着什么人

后来佟小六被人救了,成了名角儿张筱春,他大概也没想到,陈筱云就是他的大莲妹妹吧

从此,沪上再无名角儿张筱春,反倒是福建有一个人辗转于各个戏院,像是再寻着什么人

兔老大

我是顶楼吗兄兄弟弟姐姐妹妹们?

我是顶楼吗兄兄弟弟姐姐妹妹们?

Luo cream/珞.

伪装一

◆复杂关系,全员恶人,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主林辫,all辫


◆全文私设


◆甜文

没有不良倾向啊(⁰▿⁰),别上升

——————————————

  此时晚上天空下着大雨,两人在街道旁边的店铺门口躲雨,一人开口说道“诶,你知道吗?我听说那个德云集团的二爷张云雷的双腿废了”


  另一个人附和道“诶!这件事我知道,他都是一个废人了,真不知道德云集团还要他干什么,要我说就应该把他在德云集团里除名”另一个人点头表示赞同

  

  两人的对话被打着伞路过的郭麒麟听到,整个过程他都在衣服口袋里拿着录音笔记录了下来,等他们两人说完,转头看见郭麒麟,被吓的魂不守舍

  

 ...

◆复杂关系,全员恶人,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主林辫,all辫


◆全文私设


◆甜文

没有不良倾向啊(⁰▿⁰),别上升

——————————————

  此时晚上天空下着大雨,两人在街道旁边的店铺门口躲雨,一人开口说道“诶,你知道吗?我听说那个德云集团的二爷张云雷的双腿废了”


  另一个人附和道“诶!这件事我知道,他都是一个废人了,真不知道德云集团还要他干什么,要我说就应该把他在德云集团里除名”另一个人点头表示赞同

  

  两人的对话被打着伞路过的郭麒麟听到,整个过程他都在衣服口袋里拿着录音笔记录了下来,等他们两人说完,转头看见郭麒麟,被吓的魂不守舍

  

  郭麒麟拿出双枪抵在两人头顶上,冷着脸说道“谁给你们的胆子说他”两人吓到跪下,说道“郭少爷饶命,我们说的是事实”郭麒麟辫双枪抵在二人大腿上分别开了两枪说道“我今天还有事,先不杀你们,姑且废了你们双腿,今后别让我在看见你们”说完把手枪擦干净收了起来便离开了

  

  此时玫瑰园内,张云雷坐着轮椅待在郭德纲书房,眯着嘴说道“爸,我还能走路嘛”语气最后带着撒娇的音调,郭德纲放下手里的书,敲了一下张云雷的额头说道“张小辫,你瞎想什么呢,医生都说过了调养的好就能恢复”

  

  见张云雷没说话,郭德纲又接着说“你当初从楼上摔下来到底是怎么回事,跟爸爸说行吗”张云雷笑嘻嘻的说道“爸爸,我不是说过我当时就是喝醉了不小心从上面摔下来了嘛”郭德纲看得出来他在撒谎,也看得出来张云雷是真的不想说实话,也就点点头没问什么了,说道“行了,时间不早了,回去休息吧”张云雷嗯了一声,门口的保镖便进来推着张云雷的轮椅出了书房

  

  刚进客厅就遇到从外面回来的郭麒麟,张云雷挥手示意保镖离开,保镖离开后,郭麒麟走上去扶着轮椅,问道“小舅舅那么晚了怎么还没睡呀”很显然,回家后的语气跟在外面的语气完全不一样,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有人格分裂呢

  

  “我还想问你那么晚了怎么还没回来呢”自己的大外甥怼还是要怼的,郭麒麟把张云雷推进房间,抱起张云雷放在床上,一系列动作做的行云流水

  

  郭麒麟躺在张云雷旁边抱着张云雷说道“您大外甥和同事聚会呢”在他抱着张云雷的时候,张云雷闻到一股血腥味,顿时感觉胃里不舒服,差点吐出来

  

  郭麒麟慌张道“小舅舅,呐喝水,我去洗澡”郭麒麟心里连打死自己的心都有了,忘了自己小舅舅自从坠楼事件之后就闻到血腥味就会反胃,张云雷也没说什么,接过水杯就喝了

  

  没一会,郭麒麟洗完澡出来,张云雷已经睡了,自己蹑手蹑脚的钻进被窝,生怕惊醒旁边的小祖宗

  

  第二天,张云雷醒来的时候,旁边的郭麒麟又不知道跑哪去了,自己也没办法下床,保镖也不在,拿起旁边的手机就给郭麒麟发消息,想着那小子要是敢回来就揪光他头发

  

  以下是舅甥俩的聊天记录↓

  小舅舅∶死哪去了😡

  大林∶冷静冷静,待床上别动,爸妈出门了,该死的外甥在外面给老舅爷您买早餐呢

  小舅舅∶行吧,姑且原谅你

  大林∶好嘞,一会见

  

  没过一会,郭麒麟就提着早餐回来了,把早餐放桌子上后就去一楼卧室找张云雷,见张云雷已经穿好衣服,在床上坐着就等他了,把张云雷抱到轮椅上坐着,推到了客厅

  

  张云雷看着桌子上的一碗饺子,生无可恋的说道“啊~大林你就这么虐待你老舅啊,我想吃黄焖鸡”郭麒麟打开一次性筷子说道“老舅,哪有大早上就吃黄焖鸡的呀,中午不是要去三哥家嘛,叫三哥做黄焖鸡”

  

  张云雷问道“什么肉馅儿?”郭麒麟说道“鸡肉”张云雷满意的点了点头

  

  吃完早饭,郭麒麟拿着笔记本电脑不知道在干啥,张云雷手机弹出一条备注为“航航”的好友发来了一条消息“辫儿哥,孟哥有事找我们”张云雷回复了一句“好,定位发给我”张云雷正在想找什么借口出去呢

  

  这时郭麒麟那收到了一个不认识的人发给他的一个视频,正是他昨晚打人的视频,郭麒麟查了查他的定位,接着那人又发来了一条消息“给你十分钟来见我,不然我就把这视频放在网上让你身败名裂”

  

  郭麒麟看了一旁发呆的张云雷说道“老舅,小舅舅,你不是想吃黄焖鸡吗,外甥去给你买”张云雷倒是觉得他走了可以去周九良那里了,便没有怀疑郭麒麟去干什么,说道“好,我还要奶茶”郭麒麟说道“好嘞”

  

  郭麒麟走后,张云雷叫来了保镖,定位也不远,保镖推着张云雷去了

  

  到了后,张云雷下了轮椅站了起来问道“怎么了?”周九良问道“辫儿哥你能走路啦?”张云雷摇头说道“走久了还是不行,小哥哥他不是在国外吗,回国啦?”听到张云雷问了,周九良才言归正传说道“孟哥昨晚回来的,他一会就到”张云雷嗯了一声

  

  过会,孟鹤堂戴着黑色鸭舌帽,戴着黑色口罩走过来,朝他们招了招手,张云雷问“小哥哥找我们来有啥事呀,回国了都不跟我说一声”,孟鹤堂说道“昨晚时间紧,周九良也是今天才知道的,这次找你们来是想告诉你们,德云集团被一个叫琴颖的帮派盯上了,他们人数大致在五十人左右,最近他们会以合作的方式找你们,他们的势力我还没打听到”

  

  张云雷拉着孟鹤堂的手说道“谢谢小哥哥”孟鹤堂说道“小妖精,九良改日再聚,我还有事”

  

  孟鹤堂走后,周九良问道“辫儿哥,我们该怎么办”张云雷皱眉说道“静观其变吧,我回去跟姐夫说一下叫他最近别跟其他集团的合作了,对了”周九良把张云雷扶到轮椅上坐着

  

  “孟哥不知道辫儿哥你坠楼这件事吗”周九良问道,张云雷摇摇头,说道“没告诉他”周九良说道“难怪辫儿哥你要站着呢,我送你回去吧”

  

——————————————

明天不用返校了,真好✨✨✨

兔老大

张某雷:我说了多少次了,我弄头发的时候别打扰我

张某雷:我说了多少次了,我弄头发的时候别打扰我

王云辰

听云⑧

尝试一个现代文

主张云雷,德云社的其他角儿也会出现

禁止上升蒸煮!!!

“谢谢各位了。”张云雷的规矩还是一直在身上的,虽然在上妆不便当面鞠躬,却依旧是以话语感谢。“今晚吃请大伙吃一顿好的。”

“啧,可算是能吃上您的饭了啊。”陶阳调侃道,然后把盔头给他放上去。“成了,您活动活动看看,盔头会不会掉。”

张云雷应了一声,搭上在桌子上的水袖,在休息室里就率先舞了一场。看得众人是不经咋舌,赞叹不已。

陶阳上前扶起这位师哥,嘴里还止不住的话语:“哥您就应该回来,您会的东西可不比我们少,也有很多我们不会的东西,该传下去的。”

“小仔儿你不懂,大林和我一样,总是有些倔在身上的。外头...

尝试一个现代文

主张云雷,德云社的其他角儿也会出现

禁止上升蒸煮!!!

“谢谢各位了。”张云雷的规矩还是一直在身上的,虽然在上妆不便当面鞠躬,却依旧是以话语感谢。“今晚吃请大伙吃一顿好的。”

“啧,可算是能吃上您的饭了啊。”陶阳调侃道,然后把盔头给他放上去。“成了,您活动活动看看,盔头会不会掉。”

张云雷应了一声,搭上在桌子上的水袖,在休息室里就率先舞了一场。看得众人是不经咋舌,赞叹不已。

陶阳上前扶起这位师哥,嘴里还止不住的话语:“哥您就应该回来,您会的东西可不比我们少,也有很多我们不会的东西,该传下去的。”

“小仔儿你不懂,大林和我一样,总是有些倔在身上的。外头的路,只有我们自己去走才知道。”张云雷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好像看到了那年扮着“冬香”的自己。

“哥,要上场了。”董九涵拿着导演组给的节目单进来催场,他跟了张云雷那么久,还是头一回见到他身着戏装。带着惊讶的神情,他也依旧先向陶阳打了招呼。

张云雷鲜少穿着戏服出现在镜头里,粉丝们大多数也不知道他是德云社的演员,偶尔听见的戏腔也权当是他喜欢,所以去学习了而已。今日见他粉墨登场,一片哗然。

乐队都是麒麟剧社的人,加上自己对《夜深沉》早已熟悉得不行,简直就是如有神助。水袖翻飞起舞,脚上似乎是装了螺旋桨,连转五六圈都不带停的,转着圈带起来的风将戏服吹飞起来,让人感觉到张云雷整个人都像悬空在舞台一般。翩若惊鸿,婉若游龙,或许就是在形容这一场面,张云雷每一下舞水袖的动作都设计成跟夜深沉的鼓点完美吻合,仿佛敲在了观众的心弦上。

原本沉稳如竹般的少年,如今扮上相后活脱是个风情万种的姑娘,一颦一笑间,举手投足间,美,带着傲气。这种傲,不是傲慢,而是一种从骨子里带出来的,似乎是天生就有的才气的傲。都说才子多傲骨,张云雷就是这般。伴着最后一声的鼓点,张云雷手腕一翻,水袖直接从空中稳稳落在手肘上,这就是练京剧功底的水袖,层层叠叠的安在手肘上,露出纤细的手指。灯光骤然暗下,观众这才醒悟过来拍手道好。迎着掌声,张云雷透过观众席的灯光,隐隐看向侧台拉着京胡的陶阳,笑了。

“好的,感谢我们的11号选手张云雷,接下来五秒时间,投票通道开启!”

“五!”

“四!”

“三!”

“二!”

“一!”

“请锁票。好,我们来采访一下云雷,请问你为什么会选择这个舞蹈呢?”主持人是与张云雷的老熟人,易天凯。

“首先呢,我以前学过一段时间的京剧,有基本功在身上,其次呢,我也学过一段时间的中国舞。但是单拿中国舞来比拼自然是不够的,所以我将我的长处融合了一下。大家都知道我是个歌手,但是我来这个舞台是为了突破我自己,所以第一个节目我就并没有选择唱歌,而是选择了跳舞。”张云雷笑着回应,不紧不慢地将缘由娓娓道来,不知道是不是今天的扮相,似乎连他的声音都带着一些勾人心弦的调。简单地采访了两句后也就放了他下台,毕竟后面还有不少的选手。

张云雷在下台前看了眼观众席,看见了那片属于他的绿海,还看见了那个给他举着荧光棒的人。



那个彩蛋,用粮票也可以解锁的


Luo cream/珞.

云中惊雷—all辫

★all辫,私设很多,请勿上升正主

——————————————


  李鹤东三人为了防止被跟踪便施法乔装打扮成普通狐妖的装扮并收起一大半的法力气息,走上路上,冯照洋问道“大哥,这次的是果树还是松树?(凶手女的还是男的?)”怕被偷听,所以才这么个方式问,孔云龙李鹤东自然听得懂,孔云龙说道“不大清楚,依树上的叶子(凶手的匕首)来看是果树(女的)”

  

  三人走在狐族领域的林子里,前方跌跌撞撞跑来一个女生,李鹤东上去拦住她说道“等等,能带我们离开这里吗”女生也许被李鹤东吓到了,孔云龙说道“哎呦,瞧你都吓到她了,你好,我叫龙胜,是郭德纲殿下请来为郭麒麟殿下治疗的神医,这两位是我的助手,...

★all辫,私设很多,请勿上升正主

——————————————


  李鹤东三人为了防止被跟踪便施法乔装打扮成普通狐妖的装扮并收起一大半的法力气息,走上路上,冯照洋问道“大哥,这次的是果树还是松树?(凶手女的还是男的?)”怕被偷听,所以才这么个方式问,孔云龙李鹤东自然听得懂,孔云龙说道“不大清楚,依树上的叶子(凶手的匕首)来看是果树(女的)”

  

  三人走在狐族领域的林子里,前方跌跌撞撞跑来一个女生,李鹤东上去拦住她说道“等等,能带我们离开这里吗”女生也许被李鹤东吓到了,孔云龙说道“哎呦,瞧你都吓到她了,你好,我叫龙胜,是郭德纲殿下请来为郭麒麟殿下治疗的神医,这两位是我的助手,我们是魔族人,头一次来这里,迷路了,能否带我们去玫瑰园”女生倒是没有起疑心说道“哦,你好我叫林馨,正好我也要去,我们同路,你们跟我走吧”

  

  接下来是李鹤东孔云龙冯照洋三人的心里传话,只有他们三听得到

  

  孔云龙∶这人有嫌疑,我上一次送小辫儿去狐仙亭玩的时候发现她一直在跟踪我们,虽然她当时帮助了小辫儿,可小辫儿他们走后,林馨一直跟着,我当时就跟着他们到玫瑰园,我看见她当时原路返回了没有去玫瑰园,然后我就因为有事就走了,之后的事就不知道了,至于我为什么知道她会在这里出现,那是因为她还不知道小辫儿他们的情况,我没有猜错的话她是就想以朋友的关系去接近小辫儿他们,而从狐族去玫瑰园必须经过这个小林子

  

  李鹤东∶你想的到挺周全,可是她不就是一条尾巴的狐妖啊,怎么做到潜入玫瑰园的

  

  冯照洋∶会不会是隐藏能力?那个跟在郭麒麟身边的程昀也没有嫌疑?

  

  孔云龙∶我找过程昀,程昀排除嫌疑,程昀喜欢郭麒麟,不会伤害他的,而且他救过郭麒麟他们,他恨不得把心掏出来给郭麒麟

  

  李鹤东∶所以只有这个林馨有嫌疑了

  

  孔云龙∶对,我刚刚感觉她的法力不是普通狐妖能达到的

  

  三人的心里交流结束,看向前面走着的林馨,李鹤东突然叫住她“林馨你跟郭麒麟殿下认识吗?”林馨说道“认识,我们是朋友,听说他们出事我都担心死了”

  

  林馨刚说完,李鹤东就变出一把大刀架在她脖子上

  

  林馨没有丝毫害怕的问道“这位先生这是干什么?小女子这是哪惹到先生了吗?”这下孔云龙他们更认为她实力不一般了,普通狐妖怎么可能被刀架脖子上还如此淡定

  

  冯照洋走到她背后,说道“还准备装下去吗?”林馨认为他们三个普通狐妖就算知道了事实也不会把她怎么样,就不打算装下去了

  

  “哟,来说说你们发现了什么吧”她也释放出原本的法力气息,终究是小瞧了面前这三人,也可以说他们伪装的好

  

  孔云龙说道“是你偷袭了两位殿下吧?”林馨摆摆手说道“真聪明,不过就凭你们?能拿我怎么样呢”孔云龙三人也懒得多废话,只是变回原本的装扮

  

  林馨看了眼眼前的三人,慌了但没表现出来,毕竟要面子,说道“伪装的不错呀,下次教教我呗”这时狐帝从天而降,走到他们面前,说道“唉,本尊还是来晚咯,孔云龙辛苦你们了”

  

  孔云龙三人行礼说道“小事,还劳烦狐帝您亲自来一趟”狐帝说道“无碍,把她押到玉帝那老头那里”孔云龙李鹤东冯照洋三人内心感叹道也就狐帝敢这么称呼玉帝

  

  几周后,临近德云社收徒的日子,两位殿下又可以活蹦乱跳的了,虽说抓到凶手了,但是玫瑰园的守卫还是没有少,也只不过是担心这种事情再次发生罢了,只不过今日也是小福泥的三岁生日

  

  清晨,小福泥照常缠着郭德纲,本来是要在金銮殿准备生日宴会的,但是狐帝狐后下凡历劫,玉帝得知抓到凶手后也继续闭关修炼了,所以就把宴会在玫瑰园大殿里准备了

  

  郭德纲拿着自己亲手做的一把淡绿渐变色的带着一点花纹的扇子,扇子把上刻着一个“雲”字,找到了在院子里和丫鬟玩游戏的小福泥,示意他过来,小辫儿问道“姐夫~找我啥事呀?”郭德纲抱起小辫儿,把扇子塞小辫儿怀里

  

  “小辫儿,这把扇子是我送你的礼物,喜欢吗?可以当法器的,以后有坏人欺负你,就用这个打他,对了,这个字认“yun””,这时小辫儿除了自己名字以外认识的第一个字,小辫儿拿着扇子打开,在脸边拍了两下,说道“嘿嘿喜欢!”郭德纲抱着小辫儿往大殿走说道“走,带着咱小辫儿去大殿收礼物咯”

  

  大殿内,长桌上摆满了山珍海味,一旁站一排的丫鬟怀里都抱着大大小小的礼物,众神见郭德纲带着小寿星进大殿,纷纷送上生日祝福

  

  下昼(下午),宴会结束,众人也都回去各忙各的了,王慧陪着小辫儿拆礼物,王慧在念送礼的名单,谁都有了,唯独没有听到郭麒麟的名字,小辫儿稍微有点沮丧嘟着嘴说道“姐姐,我今天半天都没看见大林子,礼物名单也没有他,他是不是忘了呀”

  

  王慧安抚道“没有没有,大林不是最喜欢咱小辫儿了吗,不会忘了的,今天还有时间嘛不是吗”小辫儿点点头

  

  过会儿,王慧和郭德纲去忙着过几天的收徒大赛了,小辫儿也乖乖的去院子里找丫鬟玩了

  

  郭麒麟蹑手蹑脚的来到院子里,丫鬟退到一旁看着,郭麒麟走到小辫儿身后用手遮住小辫儿的眼睛,小辫儿一猜就知道是自己的大外甥来了,更生气了,扒开郭麒麟的手说道“没良心的大林,不理你”

  

  郭麒麟把人转过来把一条绿色的手链戴在他手腕上,牵起小辫儿的手晃着说道“小舅舅别生气嘛,您大外甥想单独把礼物送给你,看看手链,我们的手链是一对的”

  以下是参考↓

  小辫儿看了看郭麒麟手腕上的手链又看了看自己手腕上的手链,张云雷的手链上有“麒麟”两个字,郭麒麟手链上有“小辫儿”三个字

  

  郭麒麟抱起小辫儿,说道“小舅舅你大人有大量,就原谅你外甥吧!”小辫儿笑嘻嘻说道“那就勉为其难原谅你,我要去给姐姐姐夫炫耀嘿嘿”说罢,便从郭麒麟身上跳了下来往书房跑去,郭麒麟紧随其后

  

  来找郭麒麟的程昀碰巧看到这一幕,手不由自主的的握拳

  

——————————————

娃娃亲的话,收完徒再说

后天就返校了,好伤心啊🌚💔

DYS.阿沫🥀(看置顶很重要)

亲爱的小乖 八队重组了 以后我们还能说三庆是我们的家吗。

亲爱的小乖 八队重组了 以后我们还能说三庆是我们的家吗。

兔老大

这公子谁看谁不迷糊!您各位,别馋了啊

这公子谁看谁不迷糊!您各位,别馋了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