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小镜子

1035浏览    45参与
别拿暗恋当饭吃
捋了捋 时间线大概是这样? 说...

捋了捋

时间线大概是这样?

说实话

第一遍看的时候我有些懵

现在差不多了叭

@节能环保hero 正主太太看下对不对😂😂不捋顺我怕我的脑子不配看文

捋了捋

时间线大概是这样?

说实话

第一遍看的时候我有些懵

现在差不多了叭

@节能环保hero 正主太太看下对不对😂😂不捋顺我怕我的脑子不配看文

JinnyZ

魔术师流浪事件簿 22 


(1-21 在我的诡秘之主的合集里 😄 )

魔术师流浪事件簿 22 


(1-21 在我的诡秘之主的合集里 😄 )

Lulume

每次看到康穗就會想到小鏡子

兄......兄妹?😳


話說

豎笛小魔王更新了我開心

每次看到康穗就會想到小鏡子

兄......兄妹?😳


話說

豎笛小魔王更新了我開心

JinnyZ

猫猫虫们轮值咯!…^o^ 想抱走一只!

P2: 有字版

P3: for postcard 版

猫猫虫们轮值咯!…^o^ 想抱走一只!

P2: 有字版

P3: for postcard 版

毛叽叽的毛毛仓库
是退化录。 我的画风已经救不回...

是退化录。

我的画风已经救不回来了,等死了o(^▽^)o


猫和兔子的变化更触目惊心(*数量)就是了

是退化录。

我的画风已经救不回来了,等死了o(^▽^)o


猫和兔子的变化更触目惊心(*数量)就是了

毋徽

我个人认为,


小镜子是虹猫蓝兔系列中,


最天真无邪的角色。


这样可爱天真无邪的小镜子,


有谁会不喜欢呢?

我个人认为,


小镜子是虹猫蓝兔系列中,


最天真无邪的角色。


这样可爱天真无邪的小镜子,


有谁会不喜欢呢?

毋徽

眼盲,

行不盲,

终是成了第六元素,

世间在无小镜子。


眼盲,

行不盲,

终是成了第六元素,

世间在无小镜子。


FogFlight
虹仗还有十几集就看完了xddd

虹仗还有十几集就看完了xddd

虹仗还有十几集就看完了xddd

涸泽

摸了两个靓妹√

喷灵儿的人挺多的

其实我觉得还好

她是损人利族群,前期剧情我看着也气,但她就是复杂的,有坏的一面,也良心尚存,最后被最信任的母后骗的也很惨,得知了真相后想做点什么,还要与族人刀枪相向,左右为难,挺复杂的,算是混乱善良吧


小镜子就六七岁一个小姑娘也有人喷,我也觉得她挺好啊,虽然她有些傻傻的一直喊爹爹,但我六岁真的就一万个比不上她,我还在玩泥巴呢,她失去了父亲又失去大伯,还是能帮上一点忙的,况且人家还眼盲,就别要求太高了吧,,

摸了两个靓妹√

喷灵儿的人挺多的

其实我觉得还好

她是损人利族群,前期剧情我看着也气,但她就是复杂的,有坏的一面,也良心尚存,最后被最信任的母后骗的也很惨,得知了真相后想做点什么,还要与族人刀枪相向,左右为难,挺复杂的,算是混乱善良吧


小镜子就六七岁一个小姑娘也有人喷,我也觉得她挺好啊,虽然她有些傻傻的一直喊爹爹,但我六岁真的就一万个比不上她,我还在玩泥巴呢,她失去了父亲又失去大伯,还是能帮上一点忙的,况且人家还眼盲,就别要求太高了吧,,

母版
ˊ_ˋ上有道课的时候无聊画的....

ˊ_>ˋ上有道课的时候无聊画的...证明人只要不学习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ˊ_>ˋ上有道课的时候无聊画的...证明人只要不学习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白菜菜小作坊
【客单】蔡徐坤 随身镜 (每次...

【客单】蔡徐坤

  随身镜


(每次翻百度云都能翻出八百年前的案例系列1)

【客单】蔡徐坤

  随身镜

 

(每次翻百度云都能翻出八百年前的案例系列1)

YE
今天也塗了隻小鏡子大概是咪魯索...

今天也塗了隻小鏡子
大概是咪魯索吧
本來只想畫Q版
不知道為什麼畫著畫著就變貓了
一定是我的CP腦又在發作吧
tag打得我好心虛啊wwwwww
一閉眼腦子裡面都是奶酪吸鏡貓的畫面哈哈哈哈哈

今天也塗了隻小鏡子
大概是咪魯索吧
本來只想畫Q版
不知道為什麼畫著畫著就變貓了
一定是我的CP腦又在發作吧
tag打得我好心虛啊wwwwww
一閉眼腦子裡面都是奶酪吸鏡貓的畫面哈哈哈哈哈

YE
前天速塗了一個小鏡子

前天速塗了一個小鏡子

前天速塗了一個小鏡子

YE
第一次畫小鏡子,也是第一次搞厚...

第一次畫小鏡子,也是第一次搞厚塗
太難了我真的畫不好他😭😭😭
這是一條漫長的路……(氣虛

很想打私心tag不過還是算了哈哈哈

第一次畫小鏡子,也是第一次搞厚塗
太難了我真的畫不好他😭😭😭
這是一條漫長的路……(氣虛

很想打私心tag不過還是算了哈哈哈

东子厝.

【醉东风】丨第九回

【第九回】合众力妙手归元  分微末弱体苏生

  且续上回。不言小虎如何动身,却说容容将下山时,同师姊言及师父,只道其复江湖云游;怎知其连夜出山,却为玉蟾宫飞鸽传书一事。原来那索生门主得书细察,亦惊诧万分,急教弟子唤二师弟商议:列位看官,如今这索生门下,由索生门主师兄弟三人共掌;因其于医术各精一支,故称“索生三圣”。其位中者,便是阿和等人师父了。三人议罢,不敢迟误,当即回书,并定计救人不题。

  再说玉蟾宫中,玉兔自放出还阳,便分付宫女仔细在意,只待回音。当夜二更时候,玉兔带人巡罢宫中各处,方欲归寝,忽闻得鸽啼清亮,顿时惊喜不已,止步翘首而望;只见皓月清辉之中,...

【第九回】合众力妙手归元  分微末弱体苏生

  且续上回。不言小虎如何动身,却说容容将下山时,同师姊言及师父,只道其复江湖云游;怎知其连夜出山,却为玉蟾宫飞鸽传书一事。原来那索生门主得书细察,亦惊诧万分,急教弟子唤二师弟商议:列位看官,如今这索生门下,由索生门主师兄弟三人共掌;因其于医术各精一支,故称“索生三圣”。其位中者,便是阿和等人师父了。三人议罢,不敢迟误,当即回书,并定计救人不题。

  再说玉蟾宫中,玉兔自放出还阳,便分付宫女仔细在意,只待回音。当夜二更时候,玉兔带人巡罢宫中各处,方欲归寝,忽闻得鸽啼清亮,顿时惊喜不已,止步翘首而望;只见皓月清辉之中,果有一道飞影盘桓而落,正是还阳。玉兔忙接于臂上,临灯抽笺,其上略曰:“事已悉知,随附之物亦已验明。承蒙看重,门人不日即至。索生门上。”玉兔览毕,大喜过望,忙归殿修书一封,教人与天狼门飞鸽传信。二郎得知,心中稍慰;怎奈小镜子这端因年弱功浅,虽有二郎护持,病势仍渐见沉重:时而惊惧呓语,时而燥热盗汗,时又周身僵冷。二郎每每看顾,但如沸油煎心;又无别策,只得以门事暂分心神。卫清自玉蟾宫归来,便暗以失职自责不止;青蕊劝他不动,也只得按下心中苦涩,于小镜子身边尽心照料:众人各各忍耐,捱候不题;如此过得三四日。

  却说这日日中时分,二郎于前堂理罢诸事,照例询及七侠,回报曰仍无音讯。二郎闻言,心内暗忧。正欲回返,忽见卫清匆匆而来,面有喜色,低言道:“门主,玉蟾宫差人来送‘桃花雪酿’了。”二郎心知肚明,急同卫清迎出堂外。碧落暖阳之下,只见玉兔盈若春风,其后随两个宫女,天仙一般,飘然而至。玉兔望得二郎,忙施礼道:“玉兔奉命送桃花雪酿,请门主品酌。”话音方落,那迎门壁后,忽转出一耄耋老者,只见其身披素氅,宽袍广袖;清须三缕,双目若星,生得道骨仙风,鹤发童颜,如谪仙之概。

  那老者精神矍铄,昂首阔步,引庄中数门众担坛而至,笑道:“清香馥郁,这坛中必为佳酿!”玉兔闻言,一面微笑,一面深视二郎。二郎初观之下,即知那老者必非常人;又观玉兔如此举动,自然晓得,乃道:“两家深交,是天狼门之幸,二郎岂敢推辞?”向卫清使个眼色,道:“卫护法,教人于内庄备设浆果,我随后便至。”又唤人将酒接下。玉兔闻得,乃分付宫女道:“雪酿存藏之法有诸多讲究,更少不得冰魄寒气,你二人也去相助罢。至于何处候我,听凭主人安排。”于是众人领命,各各去了。二郎自请玉兔与那老者入堂,一面以要事故,屏退廊下堂守之人。

  三人甫一入堂,那老者便赞道:“人道天狼门主‘温正严敏’,适才见种种谨细,果然名不虚传。”二郎谦然而辞,便请老者名姓。玉兔笑道:“此即江湖称指‘索生三圣’之中,‘内圣’清源生先生也。”那老者捋须笑道:“姑娘提这贱号作甚?不过人所强冠而已。”向二郎拱手道:“老夫敝姓吕,单名一个源字。”二郎闻言,又惊又喜,忙道:“晚辈久闻先生江湖盛名,不意竟惊动先生亲至!”即敛色请曰:“沉疴不敢误,请先生与玉兔姑娘移步内庄。”急引二人穿厅绕廊,至于小镜子别院之中。

  吕源一路行来,见其庄内建设秀而不怩、宏而不傲,门人动止有节、不卑不亢,心中不由暗赞二郎治门有方。待至小镜子居处,只见卫清早至,与青蕊迎出庭中,请诸人入。吕源越槛之时,便将右手轻翻,指间忽捏起三支细短银针,尾结韧丝;待人入屋中,众人只觉数点寒芒闪过,那银针早刺入小镜子腕间脉门。二郎知此乃“悬丝诊脉”之功,虽心中焦灼,又不敢明询;卫清与青蕊面面而觑,玉兔却只向二人微笑,示其少耐。

  不过片刻,吕源便收针归袖,却眉峰深聚,喃喃自语道:“怪哉,怪哉!”二郎见其兀自沉吟、面有惑色,心中早疑云翻涌;正欲发问,忽闻吕源询道:“少门主毒发前可有他异?”二郎闻言微怔,继而苦笑:“晚辈是时为事缠身,未曾察觉。”言未已,忽闻卫清急道:“如何算‘异’?”吕源道:“不合时宜、反常无端皆为‘异’。”卫清暗定心神,道:“清连日思量,欲知少门主究竟如何中毒,却毫无头绪;适才先生曾赞酒香——清忽忆起护卫之时,少门主亦曾询及香气。”二郎惊道:“香气?!”卫清愧道:“正是。清以为百馥丸之故,因而……”吕源急截言道:“既如此,卫护法可曾察得香气?”卫清忙摇首道:“不曾。”吕源闻言,一面抚须颔首,一面将目光于众人间游移;待望及青蕊,倏然出手若风,飞捉其腕。青蕊正兀自忧虑,怎知这一老者竟陡然而至?只觉残影闪过,腕处早被拿住;未及回醒,又被其一扯,登时跌张。卫清惊唤一声“青蕊!”,一手揽定其躯,一手早聚力化刀,飞劈吕源手腕:原来他本立于青蕊之侧,见这一抓一带,竟似遭人抢掠一般,陡生无名怒火。吕源见他出招,只微微一笑,丢开青蕊,翻掌接下。卫清本意只要逼他撤手,未料其竟迎力而来,不由大惊;欲要收招,早已不及:甫一相接,只觉似砍棉絮,绵软而陷,再加不得半分气力。二郎见状急喝:“卫清!不得无礼!”正欲上前开解,却见吕源忽然大笑道:“好,好!”乃收掌指卫清、青蕊,向二郎道:“解毒只在此二人身上。”此言一出,却教众人如堕五里雾中。

  吕源先请二郎道:“请门主于这房中设四席:三成鼎足,置一于中,教少门主面外坐;门主与少门主乃血亲,当占其背后一席,以同根内力护持。”复向卫清二人道:“此毒解在调和,又毒在调和,少门主安危,全在你二人身上。”言罢取下腰上锦袋,捏出两枚玉针,只见其通体透澈如冰,触之亦如寒冰。吕源乃向卫清道:“此为寒气针,专解阴泉之毒。其毒只害活热之处,因可冲撞脏腑,伤杀心肺。护法想是修习兵器外功,由是内力阳烈:占左席,待我道‘诱’字,便将三成功力送入针中,引寒毒透针而散。”复向青蕊道:“姑娘且恕老夫冒犯:内力虚实,须无备时探,方得真切。老夫久闻天狼门指法盛名,姑娘内力阴静,而腕脉有力,想来正是修习暗器指法,内功功夫:占右席,闻我道‘消’字时,也要送三成功力,只是千万小心,但求缓稳。”二人闻言猛省,原来适才不过一番试探;又见其未有一招半式,竟试出自己深浅虚实,顿时生敬,连口应下。吕源分拨将定,正欲回身,忽闻玉兔笑道:“不劳先生相请,玉兔已知了:若蒙不弃,小女子便替诸位护法如何?”吕源先是一怔,随即笑叹:“既遭看破,老夫却无话可说了。”于是诸人各各预备,只听吕源动令。

  此时天朗风和,日光明媚;庭中翠竹微响,隐闻春鸟啼啭。吕源见二郎四人坐定,先取两针,缠丝其上,飞指掷出,直入小镜子巨阙、气海二处大穴。二郎忽觉面前人儿一颤,急欲扶持,却偶撞吕源目光,示其不可。二郎只得收手忍下,看吕源将丝线密缠于青蕊指掌腕上;复以内力相催,将寒气针打入小镜子右腕脉门之中,恰对卫清所守。玉兔见状,便运起冰魄真气,负手背身,守持于门前;步履经处,隐隐凝霜。吕源见玉兔一式荡开,凛寒有威,不由心中大赞;自外退数步,立于众人稍远处,闭目无音。不过片刻,但见其倏而张目,拂袖推掌于前;只这一推,四围竟霎时静寂,悄然无声。众人渐觉胸怀畅快,四肢和舒,如沐万千生机之中;再观吕源,竟如隔水帘一般,摇动不定。二郎环视四围,皆如此象:不由暗暗叹服其功力高深。忽闻吕源道:“诸位但宁神定思,莫与老夫真气相抗,只管顺其而行;今请门主先护少门主心肺。”二郎即颔首依言而行。

  不过须臾,又闻吕源道:“青蕊姑娘凝神,消!”青蕊闻言,不敢怠慢,将三分功力化为真气,送入穴中,顺吕源一路所引,通散于小镜子经络之间。二郎于小镜子背后护持,觉其脏腑虽活,其热却被蒙罩一般,缓缓而消;那寒气虽游窜不止,竟渐少冲其间。静寂片刻,吕源复道:“诱!”卫清闻言,便将三分功力,以真气透针而入;霎时只觉阵阵僵冷之气争先恐后,冲撞而来。卫清惊其猛烈,不敢迎抗,又不敢收功;进退两难间,忽急中生智,将真气化饵一般,左游右转,将那寒毒引出。众人只见寒气针隐发黑气,却未察吕源正颔首微笑。那黑气先淡后浓,须臾又淡;待黑气散尽,二针忽齐齐飞迸,直扑卫清面门。卫清冷汗直出,未及躲避,忽觉面前袖风掠过,寒气针竟不见踪影;但见吕源不知何时收敛真气,早至小镜子身前,将掌抵穴,催以内力。小镜子经此一催,忽身躯挣动,竟口咳黑血。二郎大惊,急欲扶持,忽闻吕源厉道:“不可!”二郎见其慈目生威,不好相违,只得忍耐。吕源又教青蕊收功,并替以自家真气,护于小镜子脏腑之间。待青蕊真气走尽,吕源才飞指取针;复自袖中取一小瓶汤药喂服,方向二郎颔首。

  二郎知其意,掌力便缓缓而离;甫一收功,急将小镜子接抱于怀:只觉其肌肤生暖,呼吸平匀;再察脉象,果然无虞。二郎心头恰若重石落地,感激道:“多谢先生出手援救!”吕源摇手笑道:“只需温养数日,即可平复如初。”众人闻言,俱欢欣不已。二郎即将小镜子抱回榻上,青蕊亦随去照料;卫清便向吕源谢针下相救之恩。吕源笑道:“分内之事,何足挂齿?倒是卫护法‘垂纶’之法,教老夫大开眼界。”复将寒气针交予卫清,又取一方,言为解药,道如此如此,教其救助门人;卫清更喜,即自辞去。正说笑间,吕源见二郎回返,忽敛色道:“愿请门主借步一言。”二郎知小镜子无恙,心中大慰;见吕源相请,知其必有所言,便随之至于庭中。

  此时正当午后,惠风和畅,一派清朗。吕源见左右无人,乃道:“久闻天狼门精于药毒,郎门主亦深通岐黄,未知观其如何?”二郎闻言,斟酌良久,方道:“此毒缓久,害神伤体;兼寒毒助乱,厉害尤甚。若无阴泉这支,毒法却极类岭南蛊幻一路,兼方才提及香气……”言未已,二郎忽微笑而揖,深视吕源道:“只是江湖皆知,南蛊制法绝不外传,故非其乡人不可解毒——先生适才却能救治,想来必有端倪,可请赐教一二?”

  吕源闻言,竟似早有所料,侃侃而道:“门主所言不错。江湖之上,用毒者多,用蛊者却只岭南一家;觉香而后发,生幻而惊惧,正是岭南蛊家——峒番九寨——‘九蛊’之一:‘摄心’。”二郎心中暗惊:“果然是蛊!莫非峒番九寨与鼠族之事有关?”正思量间,忽闻吕源又道:“然此毒却非摄心蛊,只极类而已,故老夫解得。摄心乃教人视此物为彼物,此人为彼人,由实生幻;此毒却教人凭空见人见物,是为虚幻:正应信中所言症候。且据老夫数十年所见,中蛊之人多生热毒,脉洪神乱,故生幻惊惧;此毒却反道而行,其表燥热惊惧,实却凝滞气脉,教人沉昏无神:是寒虚状。”二郎道:“可是《内经》中‘重寒则热’之理?”吕源笑道:“不错。重寒则热,热则引阴泉死寒而攻,如此反复,至于血亏气尽。”

  二郎观吕源信口而出,条分缕析,不由动摇,却仍疑道:“若非峒番蛊毒,却又何来?”吕源低言道:“关节正在此处:老夫至玉蟾宫,方知中毒者非玉蟾宫人,却是天狼门少门主与数门人;玉兔姑娘请老夫来此,于路亦以探友赠礼为名遮掩。此间缘由,非老夫事,只是一条:蛊毒难解在奇,此毒难解在稀。”略顿一顿,方道:“老夫数十年阅历,未见其存世,亦未得名称;若非本门真气及验药之功,亦辨不得此毒之理,更遑论对症行药。以其精细狠辣,必有人故意为之:门主可知是何人?”目光灼灼,直视二郎。

  二郎闻其问,正欲实言,霎时猛警:若直言不知,必引其猜度隐情;若谎言知情,必招追问,又不知其为何如此——竟入彀中,两下难为。二郎惊疑之余,却见吕源长目深沉,似有探询之意;正急思对策,忽见玉兔亦至庭中,笑言:“门主、先生相谈何久耶?”身后青蕊追出,喜道:“门主,少门主转醒了!”二郎心中暗喜,忙道:“先生海涵,恕晚辈少陪。”急随二人入,止余得吕源独立庭中。吕源仰观一阵碧落流云,自轻叹道:“前时天变,白虹贯日;今欲人变乎?”复暗惑道:“于门中验药之时,我却不信,故而来此;谁料竟确然无疑。只是此方自成至毁,皆无人知;如何今竟现世,甚而更添阴泉?”揣度一番,只不得头绪;忽闻得屋中轻语,便丢开烦恼,径入而观。

  却说小镜子自中毒沉昏,因忧心七侠,每每毒发,即见其幻象挣扎于血海尸山之中,因而惊惧非常;此时转醒,却只觉心绪平顺,无所畏惧,那噩梦竟远远缥缈不清。又见二郎守于榻旁,愈发心安,即探手轻唤:“爹爹。”二郎数日煎熬,听得这一声唤,登时悲喜交加,忙执其手,温颜而笑:“镜儿莫怕,爹爹在。”小镜子闻得,笑颜微绽,恍若帘外和风暖阳,拂人心神。青蕊见状,喜极而泣;玉兔见状,忙柔言相劝。小镜子又唤:“青蕊姊姊?玉兔姊姊?”玉兔笑应一声,即暗推青蕊近前;青蕊忙拭泪笑道:“小镜子如此贪睡,以后可不许了。”小镜子闻言粲然,目光却至吕源身上,道:“是阿翁救得我么?”吕源只道他诸人叙情,故止远立而观;未料其言竟直指而来,便近前笑道:“此话如何说?”小镜子蹙眉道:“我梦阿翁持彩线,引我于暗处至日光原野;一路又仿佛有人暗护……”吕源闻言,忍俊不禁,道:“想来那阿翁便是老夫无疑了。然此非老夫一人之力:那彩线乃青蕊姑娘同卫护法,至于暗护之人……”小镜子忽道:“镜儿知道。”一面向二郎䀹目,一面暗捏二郎手掌。二郎心头大畅,却只微笑不语,亦轻捏小镜子手掌,以为回应。

  正说笑间,卫清忽疾步而入,见众人皆有欢乐之色,竟一时诧异,不知所措。却是吕源先察其色,抚须笑道:“卫护法可有喜讯?”卫清经其一点,忽而回神,忙交还寒气针并方笺,敬道:“先生妙法奇方,门人皆无恙矣。”言未毕,忽闻榻上微弱道“清阿兄”;吕源即微笑而让,显露小镜子容颜:卫清初时怔怔,继而五味杂陈,只言得“少门主”三字,竟骤然语塞。玉兔见状,忙击掌笑道:“既如此,那桃花雪酿不存也罢,就此开坛,岂非相宜?”惹得众人开怀不已。诸人说笑一阵,吕源即辞道:“既少门主与诸人无虞,老夫当就此别过。”二郎思及庭中交谈,正欲挽留,却见其微笑道:“老夫闲云野鹤,久驻不得;适才又思及一事未决,亦不可长留。且少门主数日之间,仍需静养,老夫更不便叨扰。”玉兔亦道:“玉兔既以‘奉命’为由与先生同至,亦当同归;若再有需处,门主只传信即可。”二郎见状,不便再请,即教青蕊留于房中,自同卫清送二人并玉蟾宫女出庄。

  此时金乌西移,天清云爽,群峰之间已有春意。二郎、卫清同吕源乘马;玉兔因赠酒故,与宫人驾车而来,此时便落座车中。诸人一路缓行,至于天狼山口,二郎方肯驻马。吕源道:“郎门主不必远送。今日一别,未知何时重逢,老夫于此有一言相赠:而今人情汹汹,暗潮四起,万望小心;当闻‘千丈之堤,以蝼蚁之穴溃;百尺之室,以突隙之烟焚’。解毒之方即留赠门主,以备不时之需。”即自袖中取出方笺,递予二郎。卫清在侧,忽而犹疑道:“先生,我等既用寒气针,未知这索生门规矩……”言未已,却闻吕源大笑道:“卫护法过虑!”乃向二人道:“门主、护法只需谨记‘索生内圣有言,寒气针非天狼门门主所求,乃其自携而来,不落规矩’即可。待吾事已毕,如有机遇,老夫自当与二位开解。”言罢即与二人拱手作别;玉兔亦款然致礼,自落帘启程。

  二郎虽遥遥目送,心绪却游荡不定:“如其毒非峒番一支,为何如此相似?先生之言,确为实理;只是其中怪异……”复自思道:“即观此毒,峒番九寨也难脱干系;只是眼下七侠无踪,凶手未得,却难顾岭南……”车马无踪早已多时,二郎竟半点未察,兀自沉吟;卫清见状,不敢扰其心绪,便四下随意而望。待望及左山,忽见掠影;细察之下,却是本门传信健鹰。卫清忙长啸而唤,只闻那鹰应声高唳,疾落而来,止于其肩。二郎此时方回神定思,询卫清有何消息;却见其失望摇首,道:“未有黑手踪迹。”又愤愤道:“那幕后之人既行事隐秘,必以掩踪为上;如今梁州山川要路之处,皆我门人暗哨,如何不见其踪?总非有神鬼之术,能上天遁地不成?”二郎闻言,默然良久,却只拨马道:“归门罢。”正是:

  人世多有坎坷处,苦尽甘来复生忧。

  欲知那幕后之人藏身何处,七侠究竟下落如何,且待下文分解。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