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小飞

2891浏览    4337参与
时家的时雨桑
大飞和小飞的父子组拟人 嗐我真...

大飞和小飞的父子组拟人

嗐我真的好喜欢大飞,怎么就没人画他。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吧。

(没错就是混更,漫画赶不上了。)

大飞和小飞的父子组拟人

嗐我真的好喜欢大飞,怎么就没人画他。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吧。

(没错就是混更,漫画赶不上了。)

木了个头
是小飞鸡!体操男! 哈哈哈哈哈...

是小飞鸡!体操男!


哈哈哈哈哈其实是我给我列表的无偿(欠了好久了…)我没想到我列表也没想到我会画这个给他哈哈哈哈哈哈

嗯有点潦草。【狗头】

明天开始我要上网课了,没有什么时间画画了15551,再加上我这么鸽。所以我觉得我这里33个粉丝掉了也是合理的【顽强抹泪】


是小飞鸡!体操男!


哈哈哈哈哈其实是我给我列表的无偿(欠了好久了…)我没想到我列表也没想到我会画这个给他哈哈哈哈哈哈

嗯有点潦草。【狗头】

明天开始我要上网课了,没有什么时间画画了15551,再加上我这么鸽。所以我觉得我这里33个粉丝掉了也是合理的【顽强抹泪】


北NK

后事闲谈

      半夜听歌胡思乱想白描短打,蓝羽鸡一家。


      鸡大保刚刚能出诊所,借着好好疗养的借口一直醒得很晚。这天早上,小飞一反常态地在它身上旋风翻滚一阵,它才从床板上坐起身来。

      小飞告诉他,阿七不见了。大保睡眼惺忪地喃喃道,那他可能去卖牛杂或者跑去约会了吧;说完就又准备躺回去,没注意到小飞眼里的认真。...


      半夜听歌胡思乱想白描短打,蓝羽鸡一家。

 

 

 

      鸡大保刚刚能出诊所,借着好好疗养的借口一直醒得很晚。这天早上,小飞一反常态地在它身上旋风翻滚一阵,它才从床板上坐起身来。

      小飞告诉他,阿七不见了。大保睡眼惺忪地喃喃道,那他可能去卖牛杂或者跑去约会了吧;说完就又准备躺回去,没注意到小飞眼里的认真。

 

      刚刚被小飞牵下楼,大保就注意到发廊的桌上还有封未拆开的信,用梅花镖稳稳钉着,一看就知道是谁送来的。的确是个很不尊重他人隐私的行为,大保还是在看见它的第一眼就冲过去拆开来读。

      再然后,环岛路567号屋里屋外天台上地板下被翻了个通,它发现——

      什么都还在。昨天他当夜宵吃了还剩一半的牛杂放在桌上,早就成凉菜了。不在的只有人,和……

      “刀呢?”

      大保心里一沉。

      与此同时,还有剪刀、世界地图、和那套服装。所有物品针对性地指向一个再明显不过的地方。鸡大保就算不摸着良心也说不出来,阿七可能是去斯特国治病了。

      于是它对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原地焦急地叫唤的小飞说:“阿七可能是去斯特国治病了。”终究没瞒过率真的小孩子,也没能骗过自己。

      花半天就能借岛民们的口口相传以此把小鸡岛上下检查个遍,而它则叫小飞抓着自己飞去海边。摇摇晃晃的空中视野,看什么都像移动的黑点。等到了环岛路的路段,它着陆,亲自小碎步跑过无人的公路,终于在尽头找到了梅花十三。姑娘今天穿着白裙,真的很好看。她静静坐在沐浴阳光的海边,仿佛文艺电影里岁月静好的概念具现。而鸡大保站在不远处观望着,一时间不知该怎么开口,光光大口大口地干喘气。它默念道,阿七,你造孽啊。

 

      鸡大保觉得体内像有蚂蚁在爬,浑身不舒服。而现在最想做的事情是回家后把那毛小子拉过来骂一通——但是人已经不在了,它的怒气无从宣泄,只好夹杂着微小的失望一起吞下肚。

      爬上天台。直接映入视线的是晾衣线上的一排白色卫衣,整齐罗列,随风摇曳,显得空荡荡的。

      哎呀哎呀衣服都没收,走那么急,急着去送死吗。

      它不知道阿七走之前的几个小时根本没上来过天台。天台上有个颇像废弃杂物室的地方,里面睡着二鸡一人。不觉狭窄,自我安慰道拥挤有群居动物的独特安全感。而伍六七放弃了他后几天就没得享受的硬床板,决定在发廊里待一晚上。

      在岛牌时尚的店里的时候它问阿七,你不是要追人家姑娘吗,买衣服倒是多买几件别的啊。伍六七低头看见大保手里有不少颜色亮丽的领带,在这一点上必须承认这只鸡比人会打扮。然后阿七抓抓头,又撑了撑下巴说,可我不知道有什么更好的,这件我就够穿了。一件衣服穿得久难道还能穿出感情吗,他嗤笑着比他高几个头的人类小孩的思想——虽然他俩应该都成年了,它的辈分不见得比他要高上一级,更何况还不是一个物种。最后他抱着三条时髦的社畜领带满意而归,伍六七则提着三件一模一样的白色卫衣。伍六七之后也没见大保戴过,它还是系着那条橙色领带。于是伍六七有一天傍晚看着夕阳,对躺在牛杂车顶棚上的它打趣道,大保,你看起来就像那个,太阳下的玻璃大楼和天空欸。太抽象了,它听不懂他的想象力。

      收完伍六七的卫衣,它从小房间的角落拖出了自己刚来岛上时用的绿布大背包。上面落了一层肉眼可见的灰尘,如果用手拂拭表层的话是揩不净的,仿佛在提醒他即将忘却的日子有多遥远。小飞在一旁跳动着,它们互相察觉到彼此的意思。它背对着小飞继续收拾行李,在伸手去拿自己的领带时不经意提起:“小飞,你明天去神医那里暂时住一段时间。我已经拜托黄禄医生照顾你了,你要听话啊。”

      “我呢,去去就回。”

      “叽——”小飞眨眨眼。

      “你放心好啦,我一定会把阿七带回来的。”

      短短一天没开业,发廊的空气里已经氤氲着一层灰。它正收拾着,却不知何时一头栽倒在地上睡着了。

      大保又梦见赤牙。就算经过强化的它也只是一掌就被夺走了所有行动能力与意识。小飞在更远处淌着血,被痛觉蒙蔽而渐黑的视野里连这也快看不清了。最后剩下的影像只有——他狞笑着走向阿七。

      猛地惊醒。冷汗打湿了背后的地板,小飞在它旁边睡着了。眼前安详的一切真实得可怕。

      半梦半醒间,大保觉得嗓子更哑得厉害,口渴。它借着微润的月光,看见杯子投在地上的光影随着流动的乌云而变幻。

      它没有伸手去拿水杯,却轻轻撵起那串被原主人放置在水杯旁的车钥匙。桌上有很多杂物…水杯是小飞和阿七一起为它买回来的,小飞提供建议认为儿童适用的小型杯更适合蓝羽鸡的矮小体型;植物是大保在开店没多久后端回来的,它叫不上名,就是觉得贴个福字还怪喜庆;钥匙扣…阿七那天很兴奋地回来,说他找到个店家,可以做这种有意思的小玩意儿。它好奇地凑过去,发现是自己和小飞模样的亚克力挂坠。唉,简直是浪费钱——不过印上去的自己还挺帅,就算了吧。

      虽然稀里糊涂地生活在一起这么久,它记得自己以前对阿七并不好,对他老是大呼小叫的,动不动还得打上几掌——现在也是。鸡大保付出这么多代价救下了他,就会寻思着利用他得到些方便。谁料对方不仅什么都忘了,还什么都不会做,笨手笨脚。大保很嫌弃这个没用的人类,却又不能直接放他到野外自生自灭——因为它说过,我们是从小玩到大的朋友。听好了,它不耐烦地教他。虽然第一次切菜时就把自己的指头给切了,第一次烫衣服时把自己身上的衣服烫出个大洞,他还是渐渐学会做很多事;一直到后来大保叫他去做刺客,这回他硬是没学会怎么当一个刺客。

      失忆后的人还真的像个小孩。尽管它在面对疑问时总是语塞,不论它说什么,他就信,它说他叫伍六七,于是他对别人讲,我叫伍六七。

      他在一片混乱中也只能抓住这个,权且当作安慰。

      小孩子也有小孩子的感受。那是他两年前还扎着白色绷带的时候。半夜伍六七不知抽了什么风,吭哧吭哧一股脑爬到屋顶上去,干脆宿醉一宿。他放任自己就这样排个大字,晕晕乎乎地躺倒在夜空下的灰尘里,让海风随便带他去哪都好;他不知道本来就是海风把自己带到这的。伍六七在迷糊中觉得自己是风筝——孤独又自由的断线风筝,下面没有一根能拴住他的丝线,虽然他不知道该飞到哪去才好,于是把全权交给风来权衡与决定。至少在形式上,伍六七终于能平稳地睡在夜风的摇篮里,脱离世界在酒精的海浪里毫无节制的摇摆。

      早上,大保才发现楼顶湿漉漉的地板上有不少开过的低浓度果酒空罐,滚得到处都是。当它把睡死的伍六七扇醒,才在近距离观察下从那张脸上看出点端倪。不过醉汉一醒来顿感气血上涌,往大保身上吐了个漂亮的彩虹。它尖声大叫着伍六七弄脏了它的宝贝领带,暴跳如雷。在一片骂骂咧咧的声音中,阿七顶着乱蓬蓬的头发慌慌张张连忙将领带拿去水龙头清洗,留它独自站在空旷的屋顶。半晌后,一阵无以言说的抱歉和莫名心酸才从情绪的缝隙里流入脑海,因为它也清楚眼泪是无法擦干不安的。人的心就跟玻璃似的,纵使被多疑一锤砸中,碎痕延申万里,依旧会保持着尚且凝固时脆弱不堪的完整。是必要的生存,抑或只是拼命维持的自尊。

      后来他把头发扎了起来。他说,这样就和你们一样啦。小飞很高兴,一下扑棱到他脸上闹成一团。大保慢慢拿下脸上的墨镜,感叹之余怀疑时间是否有所重叠,在它无意的亲手撮合下。

      虽然往昔就没重视过这回事,也可能是心境的变化——最近它突然想,今年等这小子过生日的时候给他准备点什么吧。十一月二十九日,南方小岛依然温暖。那天它们把他从冰冷的海水里捞了上来。他手里攥着把很破的刀,一路把他拖拽到神医那去的时候始终就没松开过,就像只死咬着猎物不放的野兽。到了诊所,大保掰开那五根紧紧闭拢的手指,把刀从他手上取了下来,毫不怜惜地扔到了结着蜘蛛网的墙角。帮人帮到底,它顺便就在隔壁发廊的天台上租了间房作为住处,吃饭的时候顺便送他一份。面对他第一次醒来时充满疑问与陌生的眼神,大保绞尽脑汁想着应对的措辞,小飞却先它一步灵巧地从大保肩上跳到他胸口前——对他笑了。

      坦率真心是小孩子的优点啊,果然我在这方面还是没辙。它一边这么想着,差点就放弃了交流的机会。

      一直以来,鸡大保对伍六七不太好,至少不温柔——它这么想。所以直到两年后,他才第一次对它说——

      谢谢你救了我。

      伴随沉重的叹息,螺旋的梦境到此结束。

      大保一如既往起得晚,却很早就醒了。它小心地感知到四周逐渐光明的环境里,掺杂着风声——是吹风机接通电源开始工作、剪刀唰唰划破空气的声音,而且是从旁边传来的,如此清晰——且刺耳。

      即使是稍不注意就会在摇晃中消融的海市蜃楼。

      它迈出理发店,郑重地再次挂上歇业的牌子。小飞理所当然地跟着它,一跳一跳地往海边领路。

      “唉,所以说小孩子就是麻烦。”

      “走吧小飞,我们出发。去把阿七找回来。”

 

 

 

---------------------------------------------------------

在听《Prayer  X》King Gnu

我是不是就只会写这种东西,太屑了(怪他

桑榆有狐

久 等 了

二十多年来欧气的首次降临【沉默。】

见证了疫情发展全程的一只小飞

见证了学术垃圾从初稿升级到二稿的小飞

太南了【指2020的我们。】

但是小飞真的好可爱啊啊啊啊鱼片大大@sen鱼片@硝子人間 的手的是真的巧【指手工和画技】(*゚∀゚)大家快去疯狂关注啊啊啊(你。)

再次感谢!(´∀`)♡

久 等 了

二十多年来欧气的首次降临【沉默。】

见证了疫情发展全程的一只小飞

见证了学术垃圾从初稿升级到二稿的小飞

太南了【指2020的我们。】

但是小飞真的好可爱啊啊啊啊鱼片大大@sen鱼片@硝子人間 的手的是真的巧【指手工和画技】(*゚∀゚)大家快去疯狂关注啊啊啊(你。)

再次感谢!(´∀`)♡

😎

快快乐乐一起生活最好啦,一家三口既视感。但他们三个真的好可爱😇🙏【语无伦次】

希望第三季他们也能团聚吧。🥺

p1冷(原图)p2暖(我安耐不住想摸鱼的手…)

快快乐乐一起生活最好啦,一家三口既视感。但他们三个真的好可爱😇🙏【语无伦次】

希望第三季他们也能团聚吧。🥺

p1冷(原图)p2暖(我安耐不住想摸鱼的手…)

MARS
黑化的鸡大保哇!是不是你们看过...

黑化的鸡大保哇!是不是你们看过最霸气的版本了?

感谢小飞和山鸡王的客串嗷(山鸡王有点惨哈)😊!

黑化的鸡大保哇!是不是你们看过最霸气的版本了?

感谢小飞和山鸡王的客串嗷(山鸡王有点惨哈)😊!

仙丶北冥有鬼名为辰

峡谷录情簿(七十九)木兰

为木兰赋诗一首,并改《木兰诗》述小小飞事。


漠北长城崛地起,瓣鳞花绽迅烈锋。

寒光铁衣霓裳死,朔气金柝胡笳空。

人间九野荡魔种,雄关万里壮长风。

封侯策勋十二转,一荣俱荣死生同。


唧唧复唧唧,小飞当户练。不闻游戏声,惟闻飞叹息。

问飞何所思,问飞何所忆。飞亦无所思,飞亦无所忆。

昨夜见微博,AG大点兵,留言十二千,千千有夜名。

夜秋无大儿,小飞无长兄,愿为市装备,从此替夜征。


东市买英雄,西市买手机,南市买皮肤,北市买耳机。

旦辞寒夜去,暮宿超玩会。不闻夜秋唤飞声,但闻爆炒龙虾鸣溅溅。

旦辞超玩会,暮至青训营。不闻夜秋唤飞声,但闻诺龙娜可鸣啾啾。

万里赴戎机...

为木兰赋诗一首,并改《木兰诗》述小小飞事。


漠北长城崛地起,瓣鳞花绽迅烈锋。

寒光铁衣霓裳死,朔气金柝胡笳空。

人间九野荡魔种,雄关万里壮长风。

封侯策勋十二转,一荣俱荣死生同。


唧唧复唧唧,小飞当户练。不闻游戏声,惟闻飞叹息。

问飞何所思,问飞何所忆。飞亦无所思,飞亦无所忆。

昨夜见微博,AG大点兵,留言十二千,千千有夜名。

夜秋无大儿,小飞无长兄,愿为市装备,从此替夜征。


东市买英雄,西市买手机,南市买皮肤,北市买耳机。

旦辞寒夜去,暮宿超玩会。不闻夜秋唤飞声,但闻爆炒龙虾鸣溅溅。

旦辞超玩会,暮至青训营。不闻夜秋唤飞声,但闻诺龙娜可鸣啾啾。

万里赴戎机,峡谷度若飞。朔气传金柝,寒光照铁衣。

魔铠百战死,预选十天归。


归来见菲皇,菲皇坐大堂。策勋十二转,赏赐百千强。

菲皇问所欲,小飞不用常上场,愿驰千里足,送飞暂还乡。


夜秋闻飞来,出郭相扶将;晴一闻飞来,当户理红妆;

鹏鹏闻飞来,磨刀霍霍向猪羊。

开我东阁门,坐我西阁床,脱我战时袍,着我旧时裳。

当窗理云鬓,对镜帖队标。五排看莲梦,莲梦皆惊忙:

预选十二天,不知小飞真俊郎。


雄兔脚扑朔,雌兔眼迷离。双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


乐色桶
某鸡不在家……嗯……发廊变酒吧...

某鸡不在家……嗯……发廊变酒吧耶✌!

某鸡不在家……嗯……发廊变酒吧耶✌!

乐色桶

其实非常中意OP这套?!

应该是用手背试温度,新手六七给大家做了错误示范大家应该吸取经验()

嫖猫失败人士要说一句逗猫真的好难啊!!真是琢磨不透的生物啊!!还是吸鸟好

感觉养67还挺轻松的!?还会自己个体经营赚点钱(憋笑)真是辛苦大保的养育之恩了!!(?)

其实非常中意OP这套?!

应该是用手背试温度,新手六七给大家做了错误示范大家应该吸取经验()

嫖猫失败人士要说一句逗猫真的好难啊!!真是琢磨不透的生物啊!!还是吸鸟好

感觉养67还挺轻松的!?还会自己个体经营赚点钱(憋笑)真是辛苦大保的养育之恩了!!(?)

团子桑麻
桌子好像坏了,破了个洞,不知道...

桌子好像坏了,破了个洞,不知道还能不能接着用了,哎,还有奇怪的东西出来了。

桌子好像坏了,破了个洞,不知道还能不能接着用了,哎,还有奇怪的东西出来了。

星羽是个火星人

是茶绘的图——

画第二张的大飞的时候……我™哭的好大声!!

哇啊——!!!大飞啊!!!!

是茶绘的图——

画第二张的大飞的时候……我™哭的好大声!!

哇啊——!!!大飞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