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小骑士

10339浏览    300参与
♢木化子柛♢
兄 弟 和 睦 521,和你的...

兄 弟 和 睦

521,和你的好弟弟


520贺图522才发,漫画也没更,我有罪 ༎ຶ‿༎ຶ


好想和小骑士结婚啊🤤🤤,它上班养我,我就在家打游戏,像它事业心那么强的虫肯定不会放下工作的,嘿嘿🤤🤤🤤这样就能一直花小骑士的吉欧。它要去上班了我就拖着小骑士的腿不让它走,让它用它的小脚踹我🤤🤤🤤又踹不动我只能恶狠狠的用虚空味的声音骂我癞皮虫🤤🤤🤤小骑士马上要迟到了却只能干着急地用小手砸我脑袋,小骑士…嘿嘿🤤 …小骑士…嘿嘿🤤 …小骑士…嘿嘿🤤 …小骑士…嘿嘿...

兄 弟 和 睦

521,和你的好弟弟


520贺图522才发,漫画也没更,我有罪 ༎ຶ‿༎ຶ











好想和小骑士结婚啊🤤🤤,它上班养我,我就在家打游戏,像它事业心那么强的虫肯定不会放下工作的,嘿嘿🤤🤤🤤这样就能一直花小骑士的吉欧。它要去上班了我就拖着小骑士的腿不让它走,让它用它的小脚踹我🤤🤤🤤又踹不动我只能恶狠狠的用虚空味的声音骂我癞皮虫🤤🤤🤤小骑士马上要迟到了却只能干着急地用小手砸我脑袋,小骑士…嘿嘿🤤 …小骑士…嘿嘿🤤 …小骑士…嘿嘿🤤 …小骑士…嘿嘿🤤 …小骑士…嘿嘿🤤

画得像粑粑

拟人真爽

p2是我当时的真实事例(虽然奎若没有什么反应啦)

拟人真爽

p2是我当时的真实事例(虽然奎若没有什么反应啦)

梦中的仿生果冻制作工坊
“再会,我的大个子朋友。”

“再会,我的大个子朋友。”

“再会,我的大个子朋友。”

谢谢

公主 骑士(final)

连载  5

骑士:“公主,你现在应该在好好上课。”

骑士:“公主,你的年龄不能来舞会。”

骑士:“公主,那是亲吻,对喜欢的人做的。”

突然,骑士感觉自己的左脸上被一个柔软的东西触碰了。

骑士愣了愣,看着去找好吃的公主。

骑士的眼神变得温柔极了,他伸手去摸自己的左脸。

骑士:“公主,吃完东西请不要拿我的脸擦嘴。”

就知道是这样,感动真是多余的。

骑士一边想着一边擦了擦左脸上的油。

6.

骑士十八岁成年的时候,公主也已经十五岁。

国王张罗着又是宴席又是舞会。

其实说白了就就是相亲大会。

今天安排见面的好像是邻国那个很英俊的王子。

骑士:“公主,请您...

连载  5

骑士:“公主,你现在应该在好好上课。”

骑士:“公主,你的年龄不能来舞会。”

骑士:“公主,那是亲吻,对喜欢的人做的。”

突然,骑士感觉自己的左脸上被一个柔软的东西触碰了。

骑士愣了愣,看着去找好吃的公主。

骑士的眼神变得温柔极了,他伸手去摸自己的左脸。

骑士:“公主,吃完东西请不要拿我的脸擦嘴。”

就知道是这样,感动真是多余的。

骑士一边想着一边擦了擦左脸上的油。

6.

骑士十八岁成年的时候,公主也已经十五岁。

国王张罗着又是宴席又是舞会。

其实说白了就就是相亲大会。

今天安排见面的好像是邻国那个很英俊的王子。

骑士:“公主,请您今天穿隆重的礼服。”

骑士:“公主,今天是您第一次和他见面。”

骑士:“公主,没什么好注意的,您少说话就可以了。”

骑士第一次看到打扮的如此娇艳的公主。

可他只能从背后远远的看着文静的公主走向别的男人。

骑士叹了口气,然而还没等他感伤。

公主便提着自己的高跟鞋回来了。

后来骑士听说。

他的公主踩着高跟一个趔趄把邻国王子撞河里了。

骑士笑了笑却突然想到。

早上公主穿着高跟鞋转圈给他看的时候,明明走的很稳。

7.

果然每个童话故事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

一头巨龙攻击了他们的王宫。

骑士按着自己流血的伤口,一边掩护着公主。

骑士:“公主,你快走。”

骑士:“公主,现在不是你思考收什么宠物的时候。”

骑士:“公主,那个龙哪儿可爱了?”

那个龙猛的转头朝他们冲来。

骑士:“公主,它是来挖你的心的,你快走。”

骑士:“公主,你别挡在我前面,你回来。”

巨龙本来抓向骑士的爪子却抓到了突然冲出来的公主。

巨龙带着公主飞走了。

骑士突然特别怀念那个以前特别坑队友的公主。

国王急坏了,于是骑士和一干人等领了武器和粮食,出发去救公主。

8.

巨龙不愧是巨龙。

住的地方九九八十一难。

骑士披荆斩棘,翻山过河,就差上天入地了。

好多次差点儿送了命的骑士遍体鳞伤的终于到了巨龙的古堡前。

他小心翼翼的进入古堡,担忧到处寻找不知道还是否生存的公主。

然后推开了古堡后的大门。

骑士:“公主,快从龙脖子上下来。”

骑士:“公主,龙不可以吃的,不好吃。”

骑士:“公主,你不是来旅游的,赶紧和我回去。”

骑士:“巨龙先生,您别哭了,客气客气别谢我。”

骑士:“巨龙先生,谢谢您的好意,不过不用您送我们了,哦,您想让我们赶紧走啊。”

骑士捂着发疼的脑袋,他真的第一瞬间觉得,他不是来就公主的,而是来救巨龙的。

9.

骑士:“国王,功劳不能算是我的。”

骑士:“国王,这么多金银财宝我不能要。”

骑士:“国王,真的不能要,哎?等等等一下,您说什么?您说把公主许配给我?”

骑士:“公主,不是你娶我,是我娶你。”

骑士觉得这么多年仿佛做了个梦。

他看着公主一点点的长大,感情一点点萌发,最终开花结果。

他们举行婚礼的那天,骑士看着温婉的公主欣慰极了。

骑士:“公主,不是我穿婚纱,是你穿。”

骑士:“公主,你非要我穿,我也穿不上。”

骑士:“特意订做的大号的也不行。”

温婉什么的,果然还是我想多了。

骑士的心肝脾肺肾又开始疼了。(final)



谢谢

公主 骑士

连载 3.

小骑士:“公主,那个是国王最爱的花。”

小骑士:“公主,不可以拽它。”

小骑士:“公主,吃也不行!快吐出来!”

小骑士看着地上已经被嚼碎的花,欲哭无泪。

他只好在国王吹胡子瞪眼的时候一脸无辜的吹口哨。

但是国王还是把他逮了出来。

小骑士心里恐慌又无助的时候,身前却挡了一个瘦小的身影,小骑士心里突然软了一块。

小骑士:“国王,别听公主的,不是她做的。”

小骑士:“国王,是我做的,不是公主。”

小骑士:“公主,按照剧本来不应该是你再继续抢一下的吗?”

小骑士看着旁边儿一脸无辜的小姑娘。

又开始思考自己是不是应该换份工作了。

4.

幸亏国王善良。...

连载 3.

小骑士:“公主,那个是国王最爱的花。”

小骑士:“公主,不可以拽它。”

小骑士:“公主,吃也不行!快吐出来!”

小骑士看着地上已经被嚼碎的花,欲哭无泪。

他只好在国王吹胡子瞪眼的时候一脸无辜的吹口哨。

但是国王还是把他逮了出来。

小骑士心里恐慌又无助的时候,身前却挡了一个瘦小的身影,小骑士心里突然软了一块。

小骑士:“国王,别听公主的,不是她做的。”

小骑士:“国王,是我做的,不是公主。”

小骑士:“公主,按照剧本来不应该是你再继续抢一下的吗?”

小骑士看着旁边儿一脸无辜的小姑娘。

又开始思考自己是不是应该换份工作了。

4.

幸亏国王善良。

小骑士为了报答国王,还是决定把这份工作坚持下去。

于是他们俩一起慢慢的长大了。

小骑士十五岁的时候终于去掉了那个小字儿。

骑士:“公主,好好学习宫廷礼仪。”

骑士:“公主,刀子不是那么拿的。”

骑士:“公主,只拿叉子也不行。”

骑士:“公主,不许拿手吃!别往我身上蹭!”

于是骑士的第一件骑士服上多了两个油手印。

而他的公主和小的时候终究没什么区别。

而骑士也没有变化的就是,每天依旧头疼和心肝脾肺肾疼。

谢谢

公主 骑士

连载  2

小骑士:“公主,穿裙子不能爬树。”

小骑士:“公主,脱了裙子也不能!你快穿上!”

小骑士:“公主,那个是马蜂窝。”

小骑士:“公主,你等等我!你别跑那么快!”

于是被蛰了一头包的小骑士身心疲惫的结束了一天的工作。

在小骑士躺在床上思考要不要换工作的时候,突然看到被烛火照到的窗外,一抹瘦小的身影一闪而过。

小骑士出门看着放在地上的药,和跑的太慌差点儿摔倒的小姑娘。

小骑士笑了笑,心满意足的继续干好他的工作。

小骑士:“公主,你昨天的药是为了今天让我帮你捅马蜂窝的吗?”

小骑士站在树下,又开始心肝脾肺肾疼。


连载  2

小骑士:“公主,穿裙子不能爬树。”

小骑士:“公主,脱了裙子也不能!你快穿上!”

小骑士:“公主,那个是马蜂窝。”

小骑士:“公主,你等等我!你别跑那么快!”

于是被蛰了一头包的小骑士身心疲惫的结束了一天的工作。

在小骑士躺在床上思考要不要换工作的时候,突然看到被烛火照到的窗外,一抹瘦小的身影一闪而过。

小骑士出门看着放在地上的药,和跑的太慌差点儿摔倒的小姑娘。

小骑士笑了笑,心满意足的继续干好他的工作。

小骑士:“公主,你昨天的药是为了今天让我帮你捅马蜂窝的吗?”

小骑士站在树下,又开始心肝脾肺肾疼。


谢谢

公主 骑士

如果不小心推翻了你们童年的设定的话,不要怪我。

连载  1.

年龄只有八岁的小骑士现在非常苦恼。

因为国王把他分配去贴身照看的他的宝贝闺女,那个王宫里没有人不害怕的小公主。

五岁的小公主已经初步显露了一个暴君的气质。骄横,无理!

除了爱好祸害别人,就是爱好祸害别人。

小骑士刚上任五天而已。

第一天被花瓶砸到了脚,第二天掉到了河里,第三天掉到了河里,第四天掉到了河里,第五天磕伤了膝盖。

小骑士每天除了头疼,就是心肝脾肺肾疼。


如果不小心推翻了你们童年的设定的话,不要怪我。

连载  1.

年龄只有八岁的小骑士现在非常苦恼。

因为国王把他分配去贴身照看的他的宝贝闺女,那个王宫里没有人不害怕的小公主。

五岁的小公主已经初步显露了一个暴君的气质。骄横,无理!

除了爱好祸害别人,就是爱好祸害别人。

小骑士刚上任五天而已。

第一天被花瓶砸到了脚,第二天掉到了河里,第三天掉到了河里,第四天掉到了河里,第五天磕伤了膝盖。

小骑士每天除了头疼,就是心肝脾肺肾疼。


Carrie
救世神完成同胞未尽的使命,飞扑...

救世神完成同胞未尽的使命,飞扑到它怀里

救世神完成同胞未尽的使命,飞扑到它怀里

秋山萝卜

小姐姐🥺

大头小骑士想和你贴贴👐

就算他即将消失

小姐姐🥺

大头小骑士想和你贴贴👐

就算他即将消失

紫悦悦

《驯蝠高手》:

一位生活在圣巢的又莽又菜的小骑士意外捕获并驯养了一只会喷火的猩红蝙蝠并因此逆天改命的故事~

(布蕾塔早期作品)

(霍妮特因为小时候大部分时间都在训练所以没机会接触漫画轻小说这些同龄虫喜欢的东西,现在她看小说时给虫的感觉就是村姑进城…)

《驯蝠高手》:

一位生活在圣巢的又莽又菜的小骑士意外捕获并驯养了一只会喷火的猩红蝙蝠并因此逆天改命的故事~

(布蕾塔早期作品)

(霍妮特因为小时候大部分时间都在训练所以没机会接触漫画轻小说这些同龄虫喜欢的东西,现在她看小说时给虫的感觉就是村姑进城…)

Air酱

想看空洞骑士的观影!!!

想看圣巢+古神观影小骑士,不再有梦和拥抱虚空都可,个人偏好拥抱虚空,主要是被王格林的地火十一刀惊艳到了,所以想看小骑士打四锁五门,大佬操作太秀了!


有没有太太愿意写QwQ

想看圣巢+古神观影小骑士,不再有梦和拥抱虚空都可,个人偏好拥抱虚空,主要是被王格林的地火十一刀惊艳到了,所以想看小骑士打四锁五门,大佬操作太秀了!


有没有太太愿意写QwQ

手残容器

到了啊啊啊啊啊啊啊是谁在草丛中窥探奎若和小骑士?是我!

私心打奎骑tag

到了啊啊啊啊啊啊啊是谁在草丛中窥探奎若和小骑士?是我!

私心打奎骑tag

羽岳yuyue

Chaper 3

出了黑卵圣殿后一路向左,就来到了原先运输货物的货架。以前,这里是整个圣巢的货物集中地。商品和吉欧通过这里,源源不断的运送到下面的泪水之城,送到那些贵族的腰包里面。虽然这些货架多年停滞,但两只幼虫的重量还是禁得住的。

躲过空中飞着的格鲁兹,避开在货架上爬走的小爬虫,顺着地上散落的图纸,就能遇到正在绘制地图的科尼法。

“嗯?啊!你们好啊。你们是来探索这些美丽的遗迹的吗?不用在意我。我本性热衷于探索,迷路后再次找到正确的路,这种快乐是无可比拟的;你和我都非常幸运。”

“为什么会快乐?迷路了难道不应该感到沮丧和无助吗?”

虫与虫的悲欢并不相通,克洛丝只觉得疑惑,毕竟迷路了不是该沮丧吗?怎么会有...

出了黑卵圣殿后一路向左,就来到了原先运输货物的货架。以前,这里是整个圣巢的货物集中地。商品和吉欧通过这里,源源不断的运送到下面的泪水之城,送到那些贵族的腰包里面。虽然这些货架多年停滞,但两只幼虫的重量还是禁得住的。

躲过空中飞着的格鲁兹,避开在货架上爬走的小爬虫,顺着地上散落的图纸,就能遇到正在绘制地图的科尼法。

“嗯?啊!你们好啊。你们是来探索这些美丽的遗迹的吗?不用在意我。我本性热衷于探索,迷路后再次找到正确的路,这种快乐是无可比拟的;你和我都非常幸运。”

“为什么会快乐?迷路了难道不应该感到沮丧和无助吗?”

虫与虫的悲欢并不相通,克洛丝只觉得疑惑,毕竟迷路了不是该沮丧吗?怎么会有虫乐忠于在这个巨大的圣巢里面迷路?

“哦不不不,小姑娘。我的快乐并不是在于迷路,而是迷路过后找到正确的路的过程。当然,还有回到正确的路上时的那种喜悦。”

科尼法停下了手中的工作,看向这个站着还没有自己坐着高的小幼崽,摸了摸她的头。

“哦,话说我还没有介绍自己呢!我是一名制图师。这个区域的地图我已经绘制了一个大概,你要来一份吗?”

科尼法从自己身边散落的纸张中抽出已经卷好的三张地图递给克洛丝,想了想自己曾经的迷路烈士,克洛丝果断的一股脑把自己所有的钱都瘫在地上。

“这里应该有将近两百多吉欧吧,够买三分地图的吗?”

柯尼法看了这一大堆的吉欧,赶紧叫克洛丝收起它们。

“哦,收好你的吉欧,孩子。一份地图只要三十吉欧就好了,况且……”

“况且我们只需要一份。”

鬼魂打断柯尼法的话,接过柯尼法手里的地图,递给了克洛丝。

“唉?那鬼魂你……”

“我记得地图,让凯特跟着你就好。”

克洛丝拿着地图的手微微颤抖,看像鬼魂的眼神就仿佛见到了一个速通大佬。

“圣朝全部地图?鬼魂你……”

“怎么了?多走几次……不就记得了?”

鬼魂拔出身后背着的骨钉,从前面的缺口往下继续探索,克洛丝也赶紧收拢地上的那堆吉欧,谢过柯尼法也跟着跳了下去。

两人一路上救了被罐子困住的幼虫,在去解救斯莱的路上顺带手打死了格鲁兹之母。上去后花了50吉欧后成功打开了十字路口的鹿角虫站。

“你们好啊,小家伙们。上次听到车站响铃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铃声在鹿角虫道上回响,让我找到了你们。我在这许多年里变得僵硬又疲倦,忘记了很多东西。但只要听到铃声我就会回来。鹿角虫贯穿圣巢,如果你想用他们旅行,在车站上招呼我就好,我会帮你去你想去的地方。”

克洛丝好奇的看了看站台上的站牌,发现只有德特茅斯和十字路口两站显示在上面,其他的还是一片空白。

“说是想去任何地方都可以,但实际上只能到已经开通过得地方啊……”

“毕竟虫老了,忘记的事情比较多也是很正常的一件事啊。”

虽然老虫说话时带着轻笑,但还是能从语气里听出丝丝忧伤,克洛丝抱了抱这位孤独的老虫,许诺以后会开通更多的鹿角虫站。

在椅子处调整状态,顺便换上了鬼魂递给自己的格林之子护符,被抱着猛吸的凯特表示自己还能救一下的,就被义父按回了克洛丝的怀里。

[哼哼,这次小崽子还算有点用。]

拥有一部分神格的鬼魂猛然抬头,看向凯特变成红色的眼睛,后者摇摇头,表示自己也且不知道自己这个屑神什么意思。思索无果,鬼魂还是选择继续前进。

来到上面的房间,清掉一路上游荡的躯壳,终于见到了第一个新手劝退boss——假骑士。

“海格默肯定想不到自己陨落后盔甲会被一只蛆虫霸占。”

克洛丝看着从上面掉下来的假骑士,握紧手中的法杖向前发射着虚空球,和凯特一起协助着鬼魂的攻击。很快,地板就被假骑士巨大的盔甲砸碎,里面的蛆虫也在三虫的围攻下倒在了地上。看着鬼魂捡起从盔甲里掉出的城市纹章,克洛丝把手中早已用虚空模拟出的菊花放在那只蛆虫的身上。

“虽然偷盗一名勇士的遗物不怎么友好,但还是为了你保护同胞而献上花朵。”

起身离开,不再看那可怜的虫子和那可悲的种族。拿到宝箱里的吉欧,三虫也来到祖先山丘见到了萨满。在萨满的法术下,凯特和鬼魂都陷入了昏迷,唯有克洛丝在迷雾中屹立不倒。

“哦!是谁还没有睡着?天哪,你看起来真混乱!一副混杂着血统的身躯和一把看上去很不和手的武器!”

‘什么?萨满的对话……为什么变了?虽然之前遇到的虫也适当的的改变了对话,但萨满……这改的也太多了吧喂!’

惊讶之余,克洛丝握紧手中的法杖,准备随时攻击。

“哦!小阴影,你看上去很疑惑,为什么不自己到梦里去找找答案呢?”

随着萨满的话语,克洛丝周身亮起红色的花纹,远处的萨满朝着自己走来,但无法动弹,只能在视线陷入了猩红前试图握紧手里的武器。

姜汁红糖调蛋
下劈小骑!草稿纸铅笔摸鱼感觉很...

下劈小骑!草稿纸铅笔摸鱼感觉很可爱发发

下劈小骑!草稿纸铅笔摸鱼感觉很可爱发发

Carrie

*涉及剧透

【空洞骑士】错过请大家一定要看看……

 @欧美小布衣 我画了我理解中的场景,感谢老师的授权

*涉及剧透

【空洞骑士】错过请大家一定要看看……

 @欧美小布衣 我画了我理解中的场景,感谢老师的授权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