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小鬼

50.8万浏览    7578参与
不差了

第十人22(完整版!)

【密室逃杀类】【全员向】【不ooc】【无cp?】

(欢迎评论区或私信讨论剧情,求求了,随便评论点什么吧!)

(上回评论区有个姐妹说在医院打点滴就指着看我这个了,所以我深表同情,希望你早点痊愈不要再生病啦过个好年,赶紧把第22章完整版码出来了。)


第十人  22


  陈立农定了定心神,抖着手拿布条沾了沾池水的表面,布料迅速被氤氲开来的血水染作淡淡的粉红。他拧干布条,又将另一端蹭了蹭浴缸侧壁未经稀释的血液。这一次蔓延开来的,是更加浓稠刺目的红色,从小小的圆滴缓慢扩散成不规则的一大片。


陈立农看得发直的目光回过神来...

【密室逃杀类】【全员向】【不ooc】【无cp?】

(欢迎评论区或私信讨论剧情,求求了,随便评论点什么吧!)

(上回评论区有个姐妹说在医院打点滴就指着看我这个了,所以我深表同情,希望你早点痊愈不要再生病啦过个好年,赶紧把第22章完整版码出来了。)


第十人  22

 

  陈立农定了定心神,抖着手拿布条沾了沾池水的表面,布料迅速被氤氲开来的血水染作淡淡的粉红。他拧干布条,又将另一端蹭了蹭浴缸侧壁未经稀释的血液。这一次蔓延开来的,是更加浓稠刺目的红色,从小小的圆滴缓慢扩散成不规则的一大片。

 

陈立农看得发直的目光回过神来,手里紧紧攥着还原好的布条,“已经很接近真相了吧…只要加上这件血衣,一切就都联系起来了,就都说得通了。”

 

—楼下尤长靖和Justin安危未卜,林彦俊在门外难免等得心焦,索性蹲坐下来,指端焦躁不安地磨蹭着脚下鹅黄色的走廊地毯。终于等到房间里陈立农轻轻地拍了两下门板,“彦俊哥,你把手放在门下面的门缝那里,我递东西给你。”

 

  林彦俊依言把指尖探过去,摸到一点柔软潮湿的东西,低头就看到指尖蹭上了淡淡的血迹,慌乱地在裤腿上用力蹭干净,“我的妈啊…这是血吗?Crazy,man.”

 

  “没关系的,只是沾了血的布而已啦,快接过去。”陈立农宽慰地解释道。

   于是,林彦俊重新伸过手去抓住了湿软的一角,用力拉扯一番,终于完完整整地把布料拽出门外——因为拉扯而布满褶皱的衬衫布条,深深浅浅尽是血迹。大概是从领口位置撕裂下来的,还留有着香槟色的品牌标签。牌子他认识,是乐华常常给旗下艺人订做西装的那家。

 

  “这是…?”

 

  “这走廊里不安全,太长不说,日后再表。你好好带着这东西去找其他队员,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放我出来。记住,这个布条千万不能随意拿给别人看,——即使对方是尤长靖…也最好不要提起。如果见到Justin,偷偷把布条拿给他,告诉他,这是范丞丞死前怀里抱的那件衣服,他那么聪明,应该会明白我的意思。” 

 

  “我能不能问…为什么是Justin?”林彦俊一时间接收了太多陌生的线索,多少还是无法理解陈立农的要求,“就因为你觉得他聪明、或者更…值得你信任吗?”

 

面对林彦俊的询问,陈立农突然想到他们对自己和Justin曾结盟的事情一无所知。当然,现在也没必要把这件事公开给大家——这只会为他们两个人平白引来不必要的敌意与麻烦。

于是陈立农深吸一口气,谨慎而意味深长地回答:“你只需要知道,他知道的东西比你们任何一个人都多。”

 

“彦俊,”

 

是蔡徐坤的声音,从走廊右侧他和小鬼暂居的房间门口传来。稍显凌乱的刘海下是他微微吃惊而瞪大的眼睛,目光正落在林彦俊半蹲半跪靠着门板的动作上:“你怎么坐这儿……”

 

“啊,我……”林彦俊及时打住即将脱口而出的解释,手指一紧,迅速把布条攥进手心。正准备站起来,门内的陈立农似乎也注意到走廊里的动静,急促地低声补充道:“彦俊彦俊,最后一件事。朱正廷他…不见了。”

 

闻言,林彦俊顿觉眼前发黑了一秒,扶着墙站起来定了定心神,才向蔡徐坤走过去,“走廊里没别人,你们要不先出来,然后我们一起去找长靖和Justin。”

 

蔡徐坤这才整个人从门后走出来,身后跟着一脸紧张的小鬼。为了打消两人的疑虑,林彦俊指了指身后乐华卧室的门,沉声道:“农农被关在里面了,我跟农农简单聊了几句…嗯,他目前应该算安全。”

 

“你是说...农农被关进去了?”小鬼压抑着胸口因极度紧张引起的剧烈起伏,声音却染上了某种突如其来的恐惧,“会不会...”

“会不会是我们把小鬼保护得太好,所以有人想要强行隔离我们,然后完成对小鬼触犯淘汰条件的审判。”蔡徐坤立即领会了小鬼的意思,话一脱口,恐惧感便窒息一样扼住了他和林彦俊的喉咙。

 

  “小鬼!小心!”林彦俊的面部表情突然扭曲起来,发疯一般扑上去一把推开小鬼,踉跄着跌到一侧。小鬼堪堪站稳身形转过头,尖锐夺目的匕首锋芒从身后破空而来,直逼面堂。

 

  “咚”的一声,匕首从眼前一晃而过,蔡徐坤精壮细瘦的身子猛扑上去和来人厮打起来。蔡徐坤的右手紧紧压着那人握刀的手的手腕,那人力气极大,蔡徐坤的手腕剧烈地颤抖到青筋暴起,才勉强压制了男人手上的动作。

 

那人眼鼻尽遮,视线受阻,可以说是打得毫无章法。然而,尽管只是猛烈地踢腿挣扎,也是力气过人,林彦俊眼见蔡徐坤要被挣开,残存的理智便也被恐惧吞没。林彦俊一骨碌爬起来推开蔡徐坤抡拳便打——以前在台南念书的时候不比大陆,男孩子都野得不成样子,屁大点事也要约个地方,敞开了白衬衫专挑山坡草地,脏兮兮地扭打一气。真论起来,不论是林彦俊还是小鬼,都比养尊处优的蔡徐坤更熟悉也更懂得怎么打架。

 

林彦俊每一拳都下手极狠,专挑脸上那些软肉和敏感神经揍下去,膝盖对准那人的裆部蓄足了力一下顶过去,刚两拳加一脚就把那人疼得弓起身子抖如筛糠,却也不喊出声,只闷着嗓子轻轻地吸气。

 

来不及他稍稍松口气,一只手便从林彦俊身后探过来扯着后领一把蛮力给拉倒在地上,同样扮相的蒙面男人欺身压过来,紧紧扼住了他的喉咙,林彦俊憋红了脸的挣扎也被蛮力压下。

 

不知何时,小鬼从先前那个被林彦俊揍到脱力的蒙面人手中轻巧取了匕首,冰凉地攥在手里,轻盈一跃附身过来,刀尖抵住了突然现身的蒙面人的喉咙,稍一用力便威胁般剜出了几滴血珠,一句话喊得震天响:“你他妈再动一个试试!”

 

如此互相牵制着,蒙面人也停下了不断收紧的锁喉动作,趁此机会,林彦俊腰腹猛然用力一挺,把身上的男人几乎掀倒在地。奈何男人难缠得狠,一双肌肉硬挺的手臂立即环过来限制住他的行动。

 这个蒙面人比第一个厉害得多,即便对方不摘头套盲打下来,林彦俊都自知没多少胜算。他深吸一口气,把手里汗湿的布条硬塞给小鬼,动作幅度小到微不可察,情急之下力度却近乎粗暴。“小鬼,快跑!去找Justin他们!”

 

林彦俊见两个蒙面人大有扔下自己和林彦俊、直追小鬼的意味,灵光一闪,暗示性地向着二楼的栏杆处扬了扬下巴,“别走楼梯,用飞的!”


-etc-

希望你们喜欢

一点小苏打

【偶练你】我要去学散打

我在筹备九少爷and车文

会慢请见谅


  范丞丞


  “范丞丞我要去学散打”

  “我觉得……🙂其实不用学散打你的力气就挺大的了”

  “🙂范丞丞,你的鸡腿今天扣除”

  “老婆真是美若天仙,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倾国倾城,彬彬有礼,仙女下凡,一笑倾城,千娇百媚,杏脸桃腮,天生尤物,婀娜多姿,翩若惊鸿,通情达理,玉貌花容,齿白唇红,花容月貌,娉婷袅娜,冠绝群芳,心灵手巧,美艳绝伦,如花似玉,肤如凝脂,亭亭玉立,秀外慧中,知书达礼,楚楚动人,仪态万千,惊鸿艳影...

我在筹备九少爷and车文

会慢请见谅






  范丞丞


  “范丞丞我要去学散打”

  “我觉得……🙂其实不用学散打你的力气就挺大的了”

  “🙂范丞丞,你的鸡腿今天扣除”

  “老婆真是美若天仙,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倾国倾城,彬彬有礼,仙女下凡,一笑倾城,千娇百媚,杏脸桃腮,天生尤物,婀娜多姿,翩若惊鸿,通情达理,玉貌花容,齿白唇红,花容月貌,娉婷袅娜,冠绝群芳,心灵手巧,美艳绝伦,如花似玉,肤如凝脂,亭亭玉立,秀外慧中,知书达礼,楚楚动人,仪态万千,惊鸿艳影,秀色可餐,天生丽质,吹气如兰,兰心蕙质,桃羞杏让,夭桃秾李,善解人意,国色天香……”

  你转过去偷笑

  “看在你这么真诚的份儿上今天两个鸡腿”

  “我就知道老婆是最好的”

  

 Q:为什么您的词汇量这么多,苏打我真是崇拜

 范丞丞:啊没有没有,过奖过奖,都是被生活折磨的……




   小鬼

  

  “小鬼我要学散打”

  小鬼愣了愣,扑通一声跪在你的面前,你都看呆了

  “老婆,我错了”

  “小鬼你干嘛,又不是你哪里错了”

 “你说是我哪里做错了,你可以现在骂我,别去学散打报复我啊~【假装哭泣】”

  “哎呦,没有报复你,我只是想去练习练习玩一玩”

  “那就好”

  小鬼又拿起手机继续玩

  (变脸也忒快了吧)



  

    朱正廷×兄弟们×你


   “贝贝我去学散打好吗”

   “好啊”

   这个时候npc的各位还在组团打王者

   “别,别”范丞丞先开口了

   “你们是想搞一次世界大战吗”黄明昊又紧跟着

   “我女朋友很可爱的好不好”朱正廷的爱妻心已上线

   “这事儿否了”小鬼边打边说

   “朱正廷,你和五百万的攻击性已经很强了,如果嫂子再来岂不是要世界大战”

  

   小橘的一拐和朱正廷的断掌哪个厉害


  “林彦俊!五百万那么可爱,我女朋友这么温柔这么可能会世界大战啊喂”

  “你自己看看五百万我的天,简直了,我看它都已经有了心理阴影,太闹腾了”

  “林彦俊,五百万很可爱啊,你怎么能这么看我们家五百万呢,多可爱啊”


  现在的你正拿着爆米花和瓜子looking……





  我写不下去了……

  白白


  

“逢凉野性”

找文!!!!

内容大概是女主看到了小鬼脖子上没遮住的吻痕,回想她跟小鬼在一起的时光,觉得没有未来,就分手了,小鬼玩儿的很开,在酒吧和朋友接吻,后来小鬼为了挽回女主,把纹身洗了,脏辫剪了,去女主家拜访,还作了饭,最后女主在妈妈的示意下跟小鬼走了,还拿了情侣卫衣,复合之后女主做了个梦,梦到一个小丑摘掉头套是小鬼的脸,然后脖子上还有没遮住的吻痕,故事到这就结束了,忘了是哪个太太的文😭😭😭

内容大概是女主看到了小鬼脖子上没遮住的吻痕,回想她跟小鬼在一起的时光,觉得没有未来,就分手了,小鬼玩儿的很开,在酒吧和朋友接吻,后来小鬼为了挽回女主,把纹身洗了,脏辫剪了,去女主家拜访,还作了饭,最后女主在妈妈的示意下跟小鬼走了,还拿了情侣卫衣,复合之后女主做了个梦,梦到一个小丑摘掉头套是小鬼的脸,然后脖子上还有没遮住的吻痕,故事到这就结束了,忘了是哪个太太的文😭😭😭

小邪_接稿中

做了超级无敌可爱贴纸包——!

即使新图没画完也要上线po贴纸包照片✨我们琳琳崽实在是太可爱了

做了超级无敌可爱贴纸包——!

即使新图没画完也要上线po贴纸包照片✨我们琳琳崽实在是太可爱了

麻辣兔头

个人向/小鬼

性转预警 有渣男出没 别骂了

复健产物


小鬼说,我好想有个家。


那时候已经好晚,我开始收拾吧台准备打烊。她醉醺醺地趴着,也没拒绝我给她披上西服外套。我说太晚了,我送你回家。小鬼不乐意,高跟鞋拎在手里朝我发脾气,问我回哪个家,她怎么会有家。我就由着她带我走,直到酒店门口才停下。她问我怎么了,我气的想笑,你带我来酒店,真以为我跟鸭子一样出来卖?小鬼似乎很不高兴,用力把身份证拍在前台说对啊,我们开房。我不明白她在想什么,但她眼圈红了,我就不再多说话了。...


性转预警 有渣男出没 别骂了

复健产物



  

小鬼说,我好想有个家。

  

 

  

那时候已经好晚,我开始收拾吧台准备打烊。她醉醺醺地趴着,也没拒绝我给她披上西服外套。我说太晚了,我送你回家。小鬼不乐意,高跟鞋拎在手里朝我发脾气,问我回哪个家,她怎么会有家。我就由着她带我走,直到酒店门口才停下。她问我怎么了,我气的想笑,你带我来酒店,真以为我跟鸭子一样出来卖?小鬼似乎很不高兴,用力把身份证拍在前台说对啊,我们开房。我不明白她在想什么,但她眼圈红了,我就不再多说话了。

  

 

  

她的酒劲上来的很慢,一哭就收不住。我帮她卸妆,眼线眼影粉底口红,看见她素颜的时候我才想起来她也不过只是个刚满二十一的小姑娘,再酷也想有人关怀有人宠爱。

  

 

  

小鬼十七岁就没再上学了,她早熟又有才华,地下嘻哈圈很青睐她这样的新人。我们就是那个时候认识的,她那天在我工作的酒吧有场battle,羊毛卷大耳环,吊带背心工装裤配马丁靴,涂着正红迪奥999小脸上还挂着一副复古红色三角墨镜。她很有做嘻哈音乐的天分,圈里人调侃她鬼姐slay全场,她大笑说不敢当不敢当,一杯酒下肚满是成年人做派。

  

 

  

成人礼那天她打电话约我去纹身,在左侧腰背纹了个巨大的猛虎和玫瑰。后来她又陆续去纹了好几个,只是没有叫我去陪她了,我想她大概是不想让我看见她哭。

  

 

  

十九岁的时候她谈了男朋友,我说好好过不要玩太疯,她说好。后来再见她发现她去拉直了一头卷发染回黑色,一身连衣裙穿的仙气飘飘,好像当年唱嗨了踩在吧台上朝我吐烟圈的姑娘从未有过似的。我问她纹身呢,她不好意思地笑笑说洗了,怕男朋友的父母不喜欢。

  

 

  

又过了一阵子听说她去了北京,和她那个同样玩音乐的男朋友一起。我再联络她时她正蹲在地下室啃面包,满嘴跑火车跟我承诺以后飞黄腾达铁定不会少你一份。我知道她在北京过得不好,她男朋友在酒吧驻唱,她帮人写词作曲,出来的成品署别人的名字。有时候她跟我打电话,我三番五次提出给她打点钱,她不肯要。喝多了她就哭,哭她早早夭折在北京的梦想,哭她那个不成器的男朋友,碰壁后脾气大变,酗酒打人惹是生非。我没跟她打招呼,买了高铁去北京。

  

 

  

她正在打电话,因为水管爆了地下室被淹的惨烈,她为数不多的物件都在水上漂着。我不敢细打量她,她又细又瘦像条被压弯的竹竿,身上可能是划痕,也可能是烫伤。晚上我带她住酒店,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抱着我说救救我吧。我要带她走,她又舍不得了。我好想念十七岁的她,像小辣椒似的敢说敢呛,张扬的这世界都容不下她。我还是喊她小鬼,即使我知道那已经是过去式了。她男朋友疯了似的打电话找她,从为什么不找人修水管骂到臭婊子怎么还不回家,我听不下去抢过手机挂了电话,她的脸色也不好看,低头想了半天说,我回去看看。我第一次气的发笑,威胁她不要乱跑,明天我就带你回家。

  

 

  

但是她还是回去了。我想说没关系如果你愿意我也可以娶你,你继续做你想做的,何必为了一个人渣作践自己。她说这不一样,有什么不一样?我只是她的朋友,做的却比她男朋友要多的多。我给她买东西寄过去,鸡零狗碎封一箱,谱子专业书籍封一箱,她给我发视频笑的很开心,我惊喜的发现她脸色好了很多,或许她的生活真的有了起色呢?我心怀侥幸的想,她的选择可能是对的。

  

 

  

直到有一天我终于从朋友那里听到消息,她男朋友打架闹出人命进了局子,她一个人在北京四处逃,躲追债的,肚子里还揣了那个野男人的崽种。那个人渣锒铛入狱,什么都没给小鬼留下。他的所有赌债高利贷,全都是小鬼在还。我见到她的时候她比上次还要憔悴,羸弱得像风一吹就倒。她问我,哥,你带了多少钱来。我反问她要多少,她沉默了一会说,先去把孩子打掉。我不怪她狠心,她本来就不该给一个让人厌烦的意外做母亲。那一团小小的未成型的血肉模糊,是她这两年对于北京的全部交代。

  

 

  

我带她去重庆,去看地下八英里。她的眼睛亮晶晶的,回头笑着说这届新人不太行,我好像又看见了她张扬的影子,从来都没有离开过。她的作品我递了好几个音乐人,有一个是圈里的老人,还记得小鬼当年惊艳的昙花一现,追着问我她愿不愿意亲自来录这首歌。

  

 

  

小鬼去染了一头火红的头发,热烈的要命。她比以前还瘦了很多,三年前的衣服都宽大。我父母很喜欢她,把我拉到一边追问什么时候结婚。我不知道她愿不愿意这样和我在一起,于情而言我们对彼此都没有朋友以外的心思,但是我是她最信任的人,我能保证她下半生衣食无忧。她很痛快就答应了,高高兴兴去策划婚礼试婚纱。我那会才知道原来无论喜不喜欢,女孩子对婚礼都是有向往的。

  

 

  

她去见音乐人,几个月后发了第一张正规ep。发光的小鬼又回来了,她把这两年里所有的委屈和辛苦写成歌,满不在乎唱出来,好像经历过的苦日子只是为了收获灵感,现在变成好运加成为她的才华添砖加瓦。她的思想天马行空,从不为谁委屈自己的脾气,小鬼这样的女孩,生来就不该爱人。她不该为不值得的人停住脚步,没有人能配得上她,没有人有资格拥有她。

  

 


  

我亲爱的小鬼,终于在二十一岁的夏天重新拥有了世界。



End/



纸巾依然爱大厂

《明侦之庄园之心》(凶手作案过程和背景介绍)

《明星大侦探之庄园之“心”》(凶手作案过程和凶手完整背景故事)

★npc同人


本期凶手:尤真真


凶手完整背景故事:

尤真真原名其实叫甄尤,他是甄庄主的私/生子。

尤真真的妈妈是一位贵族小姐,她已经订婚了,而在某一场宴会上,甄庄主喝醉了,误打误撞玷污了尤妈妈,尤妈妈当初还不知道她已经怀上了孩子,10个月满后她才知道。虽然这是别人的种,但她还是把孩子生了下来。

她的未婚夫因为这件事和她解除婚约,尤妈妈因为走投无路,所以选择抱着孩子去见甄庄主。

当时甄庄主才20来岁,已经有了妻子了,但他的妻子已经在生下他的女儿后难产死/了,他的女儿也在一岁时候生病死/掉了。(当时甄丞还没有出生...

《明星大侦探之庄园之“心”》(凶手作案过程和凶手完整背景故事)

★npc同人


本期凶手:尤真真


凶手完整背景故事:

尤真真原名其实叫甄尤,他是甄庄主的私/生子。

尤真真的妈妈是一位贵族小姐,她已经订婚了,而在某一场宴会上,甄庄主喝醉了,误打误撞玷污了尤妈妈,尤妈妈当初还不知道她已经怀上了孩子,10个月满后她才知道。虽然这是别人的种,但她还是把孩子生了下来。

她的未婚夫因为这件事和她解除婚约,尤妈妈因为走投无路,所以选择抱着孩子去见甄庄主。

当时甄庄主才20来岁,已经有了妻子了,但他的妻子已经在生下他的女儿后难产死/了,他的女儿也在一岁时候生病死/掉了。(当时甄丞还没有出生)

甄庄主认为当年那场是意外,不能接受这个突然来的儿子,可尤妈妈为了儿子,一直对甄庄主死/缠烂打。

甄庄主因为觉得尤妈妈很烦,所以在某一天把她给杀/掉了。

甄庄主的哥哥和嫂子因为觉得尤真真很可怜,所以把他收养了。当然甄庄主是知道这件事的。

但因为是他哥哥和嫂嫂给他收养的,所以他并不说这件事了,每次见他也只是喊尤真真侄子,就像尤真真根本不是他的种一样。

尤真真是私/生子这件事林冷淡也知道,因为他们在一起的那天尤真真就把这告诉了他,但是他以前的经历并没有告诉林冷谈,林冷淡也没有去想这件事。

而他们在进庄园后看到甄庄主后:

林:岳父好

甄:我的儿子早在十几年前就死了,我又没有孩子,你怎么能叫我岳父呢?

林:岳父,你可真是‘好记性’啊!尤尤不就是你的孩子吗?

甄:我可不会认一个意外产生的种为儿子,还有如果让别人知道我的儿子是一个同性恋,那他们会怎么想呢?

然后甄庄主就离开了。

尤真真报仇不但是因为妈妈的事,还有的是因为甄庄主嘲笑尤真真是同性恋。


作案过程:

6:15,尤真真趁所有人都在忙自己的事,便去找甄庄主,此时甄庄主正在拿庄园之“心”出来,当他把所有的密码解开,

把盖着庄园之“心”的盖子给拿开后,尤真真就拿着“保证晕”的药先把它给弄晕,然后再用一条绳子勒住他的脖子,把他给勒/死了。(当时他戴着手套,没有指纹)然后没有盖盖子,把甄庄主和绳子给随便扔到地上,就离开了。

因为6:15到7:50都没有人去找甄,大家还在各忙各的,直到7:55鬼扩音才发现甄庄主死了。

纸巾依然爱大厂

《明侦之庄园之心》(集中搜证+1对1审问)

★npc同人


集体搜证:

丞:好了,我们先来搜身,你们有什么东西先自己拿出来。

贾:我——

众:(盯着贾)

贾:没有

众:……

异:那个病历在我身上(拿出病历)

鬼:(拿过来看了看)甄真的有心脏病。

农:你们觉得我身上会有线索吗?

丞:(直接上手)你看这不就是有个钥匙吗?

林:(把钥匙抢了过去)等一下我就去他房间里面看看有什么要开的箱子。

农:(露出了迷之的笑容)

坤:孩子们身上还有什么线索的吗?不承认的话,那就直接搜身了。

贾:(搜尤)你这不就藏着一张纸条吗?

尤:(浮夸)我的老天爷呀,没想到居然被你找出来了,Oh my god,我接下来...

★npc同人


集体搜证:

丞:好了,我们先来搜身,你们有什么东西先自己拿出来。

贾:我——

众:(盯着贾)

贾:没有

众:……

异:那个病历在我身上(拿出病历)

鬼:(拿过来看了看)甄真的有心脏病。

农:你们觉得我身上会有线索吗?

丞:(直接上手)你看这不就是有个钥匙吗?

林:(把钥匙抢了过去)等一下我就去他房间里面看看有什么要开的箱子。

农:(露出了迷之的笑容)

坤:孩子们身上还有什么线索的吗?不承认的话,那就直接搜身了。

贾:(搜尤)你这不就藏着一张纸条吗?

尤:(浮夸)我的老天爷呀,没想到居然被你找出来了,Oh my god,我接下来该怎么办?

正:尤品如再次上线。

众:哈哈哈哈



突然,沉信离开了人群,去到了甄的房间。

沉信看着书柜上书的排放,沉思了起来,随后把一本书拿出来,“pang”机关被启动了,整面墙被翻了过来,书柜变成了保险箱。

其他人被机关声吸引了过来。

丞:哇,这居然有个机关被你找到了。

贾:(鼓掌)沉信好棒

农:(挠了挠头)没什么啦,就是它这个人挺明显的。每一行都有15本书,每行书的首字母都是一样的,但突然有一本的首字母和其他的不一样,我拿了出来,没想到对了。

林蹲到地上,试图解开保险柜的锁,他回头看向其他人“你们觉得密码是什么?”

尤:一般密码都是4位或者6位的,估计是日期什么的。

正:那就好推算了,比较重要的日期是今天,沉信妈妈车祸的那天,尤真真诞生的那天,这几天和甄的联系比较大。

坤:那一个一个慢慢试呗。

林:(输入0518,0919,0816)都不行。

坤:那…,我们先去找别的,可能别人的房间里面就有线索。对了,那个阿婷的毒药在哪?

尤:(招手)这,那张被撕掉的纸就在橱窗台的后面(把纸拿出来)上面写着毒发日期是在今晚的10点

正:那现在我就没有嫌疑了,因为甄的死亡时间是在8点。

贾:对了,侦探,我们厨房不是还少了一把刀吗?

丞:那都分开去找,沉信一起走吧~

农:好啊


沉信房间

林,尤摸索着床,床垫有个暗格,暗格上面有把锁,要是就是刚刚搜出来的那一把。林把暗格打开,里面有一把菜刀,正是厨房的那一把。

林:侦探 ,刀找到了,在沉信这。

丞:(点头)继续找


“有人吗?”一个不重要的邮递员来到了大厅。

刚好在大厅的坤:来了!(接过信)谢谢!

邮递员离开了,王,正,鬼闻声而来。

坤:(打开信封)兄弟们,你们快来看这个!

其他人都来到了大厅。

农:什么线索啊?

坤:这封信上面写的大概就是:甄认识的一个兄弟告诉甄,甄曾经犯下的错误是都被揭发了,揭发他的是一个记者,但不知道是把消息透露给那个记者。


贾:(灵机一动)要不我们就一起去调查尤的房间吧,我们都没有怎么好好查过他房间,估计他就是今天的核心。

林:你们去吧,我和尤先去其他地方找线索了。


尤真真房间

丞:(把桌子搬开)你们看这个!

农:有一个箱子!是密码锁。

正:刚刚的纸呢,快拿出来。

贾:(把纸条拿出来)上面写了:密码锁的提示:拯救我的人。

鬼:这个线索其实也没什么用,尤真真的线索肯定和林脱不了干系。

丞:(输入“lld”)开了(看了一眼里面)我的妈呀!

农:(把里面的东西拿出来)这是尤真真的养父养母给他的信,还有一个娃娃,和一个镯子。

王:(拿起镯子观察起来)这上面刻了尤妈妈,这应该是他妈妈留给他的。

贾:(看着那封信)确实是的,这封信上面讲了尤妈妈是被甄弄死的,那个镯子和娃娃是尤妈妈留给真真的。

坤:那这里线索找的差不多了,侦探,你开始1对1吧。

丞:Ok.


侦探一对一审问

丞:那沉信先来

农:好的

丞:通过我的推理,你是没有嫌疑的。

农:没错,我的作案手法是想直接用菜刀了结了甄的性命,可是没有得手。现在的做案手法,我们已经知道是勒死的了。我,贾,王,正都已经有了明确的作案手法,而且都没有用到。所以目标就锁定在坤,林,鬼,尤这4个人中间。

丞:(做笔记)那你个人是更偏向谁?

农:我是比较偏向鬼,因为你们在大厅的时候,我偷偷去了鬼的房间,在放庄园之心的地方找到了他的手机,刚好没有锁。

打开之后我发现他手机里面有一段跟踪甄的视频。

丞:嗯,好的,那你去把鬼带过来。


丞:现在你的趋势有点不利哦

鬼:我跟你说真的,我肯定是好人,因为今天我根本排不出时间!

丞:不一定啊,可能是在你去找甄的时候,先把他勒死,然后再伪装成发现他死亡的第一人。

鬼:我根本没有那个必要!因为死亡地点和大厅只隔一面墙,如果我就这样把他勒死,抢走庄园之心的话,那安保系统就会响,你们肯定很容易发现。我拿走庄园之心是在我发现甄死了之后拿的,然后把它藏在仓库一个不起眼的小角落,在你们发现甄死了之后,准备阐述时间线的时候,我马上把庄园之心放回自己的房间。而且我今天只有7:55那个时间段是有时间的,其他时间都是在忙,我在忙的时候有人证。

丞:这么一说,好像没什么问题,那你先随便叫一个人来吧。


大厅

贾:(翻垃圾桶)唉,大家快来看,这里有一双手套!

农:可惜这个放在在公共区域,没有特别明显的指证性。

坤有为房间:

林:(从桌子的抽屉里面找到了笔记本电脑)这个要密码

尤:对了,那个报纸上面的日期。

林:(输入日期)开了  ,尤真真,你快过来看。

尤:哇,那瓶晕药是他买的!

林:那现在我先去侦探一对一了,顺便把这个告诉他。


丞:林,你有什么头绪吗?

林:我现在有点怀疑坤,因为我们刚刚在他的房间里面的笔记本电脑里看到了他在网上买的那一瓶药,就是今天的“马上晕”所以我设想,如果坤是凶手的话,他事先迷晕甄,然后再勒死他。毕竟两个人之间都不熟,如果太突然的话那甄肯定会挣扎,

丞:有道理,那现在你和尤的嫌疑就小了,你们两个是一起做案的话 ,那方法就不只是勒死他那么简单的,而且案发之前最有可能作案的时间,你们两个都在睡觉。你去叫尤来吧


尤:侦探,我跟你说,我比较怀疑坤

丞:你和林的怀疑是一样的,然后你们两个时间线都差不多,所以我觉得你们两个并没有什么嫌疑,你可以走了。

尤:啊?那我叫正过来了。


正:果然这种烧脑游戏还是不适合我。

丞:现在我基本确定嫌疑人了,所以你可以让剩下的人不要来了。

正:?

溪一一一

小鬼#我 到底要怎么样

我觉得我可以开一个新歌衍生文合集


正文


朋友打来电话

“你耳机里的男孩出新歌了”

我转头看着跪在遥控器上的王琳凯同学,没好气的说

“我知道,到底要怎样”

“哈哈哈哈,太好笑了,你说他年纪不大对女孩子还挺了解,身边应该有这种姑娘吧。”

。。。。。。。。

“那,那你觉得我会是他说的那样吗?”

“不会啊,你很可爱啊,再说,你也没有男朋友哈哈哈哈哈”

。。。。。

见我挂了电话,琳琳公主抬起头委屈的看着我

我走到阳台收衣服,顺便让他起来。

我这不理不睬的样子在王琳凯看起来犹如晴天霹雳,还不如罚他在遥控器上面跪着,反正他也跪习惯了。

看我还在收衣服,他彻底慌了。平时吵架...

我觉得我可以开一个新歌衍生文合集


正文


朋友打来电话

“你耳机里的男孩出新歌了”

我转头看着跪在遥控器上的王琳凯同学,没好气的说

“我知道,到底要怎样”

“哈哈哈哈,太好笑了,你说他年纪不大对女孩子还挺了解,身边应该有这种姑娘吧。”

。。。。。。。。

“那,那你觉得我会是他说的那样吗?”

“不会啊,你很可爱啊,再说,你也没有男朋友哈哈哈哈哈”

。。。。。

见我挂了电话,琳琳公主抬起头委屈的看着我

我走到阳台收衣服,顺便让他起来。

我这不理不睬的样子在王琳凯看起来犹如晴天霹雳,还不如罚他在遥控器上面跪着,反正他也跪习惯了。

看我还在收衣服,他彻底慌了。平时吵架急起来我也不是没做过收起衣服就走的事情。他现在是看不得我在不高兴的时候收东西,生怕一个不小心媳妇就跑了。

“媳妇媳妇,我错了,我错了,你别生气。要不,我给你表演一个膝盖换台?”

我自认没经常让他跪遥控器,也不知道他是怎么琢磨出这些莫名其妙的特技的,不过这不妨碍我依旧摆着臭脸。这个鬼不是说我all day all night 摆着臭脸吗,我就要一天一夜不理他,让他知道真正的all day all night 是什么感觉。

昨晚上兴冲冲抱着我说明天有惊喜,我一起来就听见这首歌,还真是,好大一惊喜。哼

现在王琳凯不离身的音响正在循环播放他的新歌,在他听来和催命符没什么区别,偏偏我还不准让他关掉。琳琳公主已经开始后悔为什么要听那个胡巴胖头鱼的怂恿发这首歌了。

我已经把衣服收好开始叠衣服了,偏偏就是没收小鬼的衣服,急的他在我旁边转来转去抓耳挠腮,更像个猴子了。

我没什么优点,说到做到算是一个,咱说不理他就不理他,当然,被他偶尔的犯傻逗笑不算。

琳琳公主似乎已经发现我除了不理他暂时不会做出更冲动的行为,虽然不理他也让他很难受。晚上依旧抱着我哄我睡觉,唱歌讲故事比平时要殷勤的多。睡着之前迷迷糊糊感觉他像往常一样轻轻吻了我一下。

再睁眼醒来,小鬼侧着身子撑着头看着我,眼睛亮晶晶带着期待,另一只手摸着我的腰摩挲,哑着嗓子说早安,脸上带着他每次犯错就会露出的讨好表情。

呵,他一定是发现我最吃这一套了。这一套动作真是行云流水毫不犹豫。

“想明白了吗?”

“明白了明白了”

“那我能翻你手机吗?”

“当然可以啊,我的东西都是媳妇你的”

“那我能拿你测口红色号吗?”

“不止口红色号,测防晒测粉底测隔离随便你”

“那我。。。。”

我话还没说完,就被他打断

“媳妇你想干什么都可以,我说要把你宠成小公主就一定会做到的,会不加思索把你宠坏的”

“好吧,那伺候本公主起床”

“遵命,我的公主殿下,请公主抓紧洗漱,我已经为公主买来了最爱的早餐。”

他把我抱到洗漱池,挤好牙膏递给我

“公主殿下,不知小人表现是否能得到今日的早安吻呢?”

。。。。。。。

“mua”

王琳凯同学咧着嘴眯着眼走了出去,在门口又转过头对我说

“对了媳妇,昨天你那朋友说你没男朋友,我已经帮你怼回去了,顺便用你的微信发了个朋友圈,这样大家都知道你名花有主了。”

山妖

小鬼就是rapper,无论他是不是偶像,懂?

再矫情一个试试的,小鬼是你们黑不起的。

还有说娘炮的,宁多爷们?人家长得好看就酸是吧?你自己长得丑也不管人家事啊,别找存在感了昂宝贝。

爱看不看,别瞎叭叭。

我这有他以前的照片,人家本来就长这样昂宝贝,别叭叭了。

说给国家丢脸的,宁又做多大贡献了。调查清楚再说话好吧,做黑子也不称职,宁还能干嘛?

不服私聊。

小鬼就是rapper,无论他是不是偶像,懂?

再矫情一个试试的,小鬼是你们黑不起的。

还有说娘炮的,宁多爷们?人家长得好看就酸是吧?你自己长得丑也不管人家事啊,别找存在感了昂宝贝。

爱看不看,别瞎叭叭。

我这有他以前的照片,人家本来就长这样昂宝贝,别叭叭了。

说给国家丢脸的,宁又做多大贡献了。调查清楚再说话好吧,做黑子也不称职,宁还能干嘛?

不服私聊。

纸巾依然爱大厂

《明星大侦探之庄园之心》(集中讨论+侦探第1次投票)

★npc同人

★ooc

★()里面是动作和神态


集中讨论:

甄丞把相片贴在玻璃上:好, 现在我们的搜证已经结束了,请大家开始发言和推理。

鬼:侦探,谁先来发言?

农 :我我我!

丞:那就沉信先

农:好的


农:刚刚10分钟搜证的时候,我先去了事发地点。(把刚刚拍到的照片给大家看)我找到了一根绳子,而甄庄主的脖子上刚好有勒痕,(指照片上的那根绳子)我对比了一下,和那个绳子的宽度吻合,所以我估计就是被勒/死的。

鬼:那个我补充一下,我刚刚去了阿婷的房间,找到他藏在梳妆台里面的毒药。(拿出照片)

贾:噗哈哈哈,这不是糖吗?

鬼:(不理贾笑,入戏)这上...

★npc同人

★ooc

★()里面是动作和神态


集中讨论:

甄丞把相片贴在玻璃上:好, 现在我们的搜证已经结束了,请大家开始发言和推理。

鬼:侦探,谁先来发言?

农 :我我我!

丞:那就沉信先

农:好的


农:刚刚10分钟搜证的时候,我先去了事发地点。(把刚刚拍到的照片给大家看)我找到了一根绳子,而甄庄主的脖子上刚好有勒痕,(指照片上的那根绳子)我对比了一下,和那个绳子的宽度吻合,所以我估计就是被勒/死的。

鬼:那个我补充一下,我刚刚去了阿婷的房间,找到他藏在梳妆台里面的毒药。(拿出照片)

贾:噗哈哈哈,这不是糖吗?

鬼:(不理贾笑,入戏)这上面说给甄庄主服用超过5天就会死亡,今天刚好是第5天,但是毒发时间被撕掉了,所以甄庄主可能是在更早的时候被毒死的。

丞:(在本子上记下这两种死亡方式)嗯,好的。沉信继续讲。

农:我检查完现场后,去了鬼扩音的房间。然后我在一个暗格里面发现了被偷了的庄园之心。

正:原来是你偷了这瓶酒啊,说,你为什么要偷庄园之心?

鬼:(笑而不语)

农:不用问他,我这里有解释。(拿起另一张照片)这一张是欠条,上面说鬼扩音经欠了8000万,我想知道你在这个庄园的目的,我猜应该是和这张欠条脱不了干系的。

鬼:(笑)是的,没错,我欠了8000万。5年前,我在报纸上看过这瓶酒就值8000万,于是我打算装作应聘的人,潜入庄园,并把这瓶酒给偷出来。可谁知这里密保做的深,导致我一直到今天才能把它偷出来。

异:那你的杀人动机是什么呢?

鬼:你们猜呀。

贾:我知道了,因为如果你就这样把它偷走之后,甄庄主肯定会怀疑到你们身上的,所以只要把他/杀了,就没有事了。

众:(鼓掌)

丞:嗯,沉信讲完了吗?

农:嗯,下一个贾笑来吧。

贾:嗯!


贾:首先沉信叫我去厨房里面搜证,我去了之后发现命名有什么大线索。只有刀板上的一把刀不见了而已。

尤:一把刀不见不重要吗?

贾:(继续说)然后我去了沉信的房间,发现甄丞已经在那了。

农:唉!你们去了我房间唉。

贾:然后我们发现了沉信写给我的情书。

丞:(脸色突变)这个部分可以跳过。

贾:(假装没听见,拿出照片)上面写了……

丞:(抢话)沉信很爱甄丞

贾:你走开

丞:好,现在我们讲下一个线索。我和贾打开他电脑之后,看到了一个录音。

贾:是的,这个录音在这(播放手机录下来的录音)

内容如下:

农:你找出当年的凶手了吗?

沉信雇的侦探:通过一周的调查,我终于查到了当年开车撞/死您母亲的凶手是甄庄主

农:……嗯,我知道了,钱已经打到你账上了。


众:(寂静)

丞:我的哥哥居然做了这种事。

贾:…好,我已经讲完我的线索了。

丞:下一个,林

尤:真的,我是和他一起搜证的,我们俩一起上去讲吧。

丞:嗯


林:我和真真去了大厅,我先去检查了桌子底下,然后我在桌底下找到了一个东西。

尤:是一瓶橙色的药。

林:它其实是饮料。

鬼:我们应该体谅一下节目组。

林:然后我在垃圾桶里面找到了一张纸巾,上面有保证晕的那个药,但不知道有没有用过。

尤:然后大厅就没有什么线索了。

林:我们就去了王的房间,没想到他的抽屉里面居然有……

尤:维c

众:哈哈哈哈哈哈

异:有什么问题吗?

坤:(憋笑)没有问题,你们继续。

林:嗯,然后我们在床底下掏出一瓶药。

尤:(把照片给大家看)心脏病药。

异:(笑)我自己来解释一下。我在这工作了5年,可是甄没有一次给过我工资,每次到了发工资的时候,他总是一直拖。前几天趁他不在,我进他的房间看到他的病历,才发现原来他有心脏病,然后我在他房间里面找到了心脏病药,把药还有病历都拿走。我在网上买了一个整蛊道具,本想着凌晨的时候来吓他,让他心脏病突发,可没想到他提前死了。

鬼:bro,你不用讲这么多的。

正:诚实的bro

贾:给bro鼓掌

众:(鼓掌)

异:(懵)这个游戏不是这样玩的吗?


丞:那你们有什么线索吗?

林,尤:没了

鬼:侦探,下一个我来。


鬼:哎,首先呢,我去了阿婷那,他的房间是这个样子的(拿出照片)

贾:我的天

丞:鹅鹅鹅,好适合他。

正:(给他们两个人一人断掌)

鬼:哈哈,他房间里面的东西都很女性化,我在他的梳妆台里面找到了一瓶毒药,它后面有个标签:如果服用超过5天,那服用者会在第5天晚上……这个时间被撕掉了,看不到了。今天刚好是第5天,所以甄有两种死法,一是被毒药毒死的,二是被勒死。至于这个毒药的标签在哪,等一下二搜的时候估计就能找到了,我的线索没了,下一个。


丞:哦吼,你这个梳理的很好哦,你是我认识的小鬼吗?

鬼:嘻嘻

王:那下一个我来

丞:OK


王:我主要是去了坤那里,他的房间里面摆满了奖状,说明他是一个有着很多荣誉的人。他有一个小表(拿出照片)上面列举了很多的奖项,除了最佳庄园奖以外,他全部奖得得到了。

贾:那那个最佳状元奖的获得者就是甄庄主喽

王:(点头)我稍微推理了一下:蔡有为是一个很要强的人,什么都要得第一,而最佳庄园奖却是甄庄主得了第一,他特别不服气。所以他要谋杀甄庄主。(没错就是复制粘贴)而且在一张报道了最佳庄园奖得主的报纸上面,他把甄的名字圈了出来写了两个大大的字“该死”我找到的线索就是这样。


丞:谢谢bro,那下一个,正?

正:好的。


正:我在他枕头下面找到了他的手机,密码你们都知道的。

农:0919?

正:Yes,打开之后我先看了看他的相册,里面没有什么线索。然后我去看了他的vx,里面只有他和尤的聊天记录。然后我看到他们今晚居然要一起谋杀甄!

丞:是真的吗?

林,尤:(点头)

正:我的线索都只找到这些,没了。

贾:就这样没了,你好没用啊。

正:(又给了他一个断掌)


坤:(站起来)那下一个就是我了,我觉得我发现的线索可能是我们整个游戏的核心,

众:(认真的看着他)

坤:我去了尤的房间,找到了一个包,包里面有一大堆零食,还有一个文件夹。重点是这个文件夹,里面有一个断掉的身份证,一张照片,还有一个亲子鉴定。

尤:(表情凝重)

坤:这个断掉的身份证,上面的人像是一个刚满月的宝宝,名字叫做“甄尤”,和那张照片上的宝宝和身份证上的宝宝是一样的,他们都是尤真真。而亲子鉴定的对象是尤真真和甄庄主。鉴定结果为——他们俩是父子。

丞:(做笔记)尤真真,请说出你的故事。

尤:还是瞒不下去了呀,没错,我就是甄的儿子。(这句话有点怪怪的)我的诞生是因为我父亲在某一次宴会上和我的母亲酒后乱性,到那时候我父亲已经有未婚妻了,那个未婚妻是一个很大的集团的小姐,甄需要她的财力。为了不让未婚妻退婚,他就抛弃了我和我的母亲。

正:……那林冷淡你是知道这件事的吗?

林:(点头)我知道的,所以我和真真才密谋今天晚上杀了甄。


丞:现在大家都推理完了,就由我这个侦探来讲贾的作案过程。

贾:不要这样污蔑我好吗?

丞:我在他的房间里面先找到了他向沉信示爱被拒绝的录音。然后我解开他的电脑后,发现他正在找人调查沉信,然后我发现他已经查到了沉信的母亲是被我哥哥害死的事了,他还偷偷的找了一个私家杀手,打算明天就杀了甄,但是没有得逞。

贾:我是清白的。

丞:我的线索就找到了这,最后我来做一个完美的总结:阿婷到底有没有毒死甄呢?林和尤是否已经把甄弄死了?沉信到底爱的是我还是贾?请看下集分解(划掉)

农:我谁都不爱

贾:哥哥~

丞:贾笑,你信不信我弄死你。

异:(提醒)那个侦探,你要投票了。

丞:哦,不好意思。


侦探第1次投票:

丞:额,我就来简单的推理一下吧,坤,鬼,林,尤,农,贾现在还没有找到杀人方法。现在只有正的杀人方法还有时间是比较准确的,就这样愉快的投他了。。

十八鹅儿鸭

[偶练x你]想恋爱『上』

设定:你还在上学,那个人是你的男闺蜜

xxj文笔

切勿上升蒸煮


[蔡徐坤]

“坤哥我想谈恋爱啊啊啊你有没有合适的人选啊”

“我”在一旁的蔡徐坤说,“你难道还想和别人谈恋爱?”

“你是我闺蜜啊”

“那你少了一个闺蜜,有了一个男友”

[脸红ฅฅ*]


[朱正廷]

“正正啊,我想谈恋爱,你有没有合适的人选啊”

“啊?”

“那个...我想谈恋爱,你有没有...”你还没说完,朱正廷就把你圈在怀里了

“恭喜你,实现愿望了”


[小鬼]

“鬼,我想谈恋爱,你有没有合适的人选啊”

“杰哥”

你正想嘟囔着小鬼背叛好兄弟了,结果他来了一句

“不行!杰哥是我的,你...

设定:你还在上学,那个人是你的男闺蜜

xxj文笔

切勿上升蒸煮


[蔡徐坤]

“坤哥我想谈恋爱啊啊啊你有没有合适的人选啊”

“我”在一旁的蔡徐坤说,“你难道还想和别人谈恋爱?”

“你是我闺蜜啊”

“那你少了一个闺蜜,有了一个男友”

[脸红ฅฅ*]



[朱正廷]

“正正啊,我想谈恋爱,你有没有合适的人选啊”

“啊?”

“那个...我想谈恋爱,你有没有...”你还没说完,朱正廷就把你圈在怀里了

“恭喜你,实现愿望了”



[小鬼]

“鬼,我想谈恋爱,你有没有合适的人选啊”

“杰哥”

你正想嘟囔着小鬼背叛好兄弟了,结果他来了一句

“不行!杰哥是我的,你随便找个谈吧”

“???”

[我干嘛了?怎么吃了一嘴狗粮]



[林彦俊]

“彦俊,我想谈恋爱,你有没有合适的人选”

“走”说完,他就抱着你去了卧室

第二天,你一边揉着腰,一边说

“林彦俊,我没说和要你谈恋爱啊,而且我好歹也同意做你女友了,所以你能不能轻一点啊”

每次到林彦俊这我都写不下去啊啊啊啊


『这次就这几个人叭』

Adam

蔡徐坤&范丞丞:湖南卫视2020小年夜晚会(18日)

范丞丞&黄明昊&朱正廷:2020东方卫视春节晚会(25日)

黄明昊&朱正廷&小鬼:北京卫视春节晚会(25日)

王子异:2020东南卫视春节晚会(25日)

小鬼:2020湖南卫视华人春晚(25日)

范丞丞:2020江苏卫视春节晚会(25日)

陈立农:CCTV3央视小年夜宁波分会场(25日)

我又要分身了...(* ̄0 ̄)ノ[等等我…我……我…………]


蔡徐坤&范丞丞:湖南卫视2020小年夜晚会(18日)

范丞丞&黄明昊&朱正廷:2020东方卫视春节晚会(25日)

黄明昊&朱正廷&小鬼:北京卫视春节晚会(25日)

王子异:2020东南卫视春节晚会(25日)

小鬼:2020湖南卫视华人春晚(25日)

范丞丞:2020江苏卫视春节晚会(25日)

陈立农:CCTV3央视小年夜宁波分会场(25日)

我又要分身了...(* ̄0 ̄)ノ[等等我…我……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