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小鹿男

20.8万浏览    2746参与
决战平安京图像站

表情包画师:@不开车的米大 

表情包画师:@不开车的米大 

决战平安京图像站

 #你不知道的平安京系列# 

这个系列是:内务组做了但你们不一定看得很清楚的一些不太重要的但又挺有趣的东西的集合。

第三期带来的是大大们之前告诉樱子,想要单独截出来的平安京界面守护式神动图——分别是一目连和小鹿男~有了他们,大大们就可以一手摸龙龙,一手摸鹿鹿啦

 #你不知道的平安京系列# 

这个系列是:内务组做了但你们不一定看得很清楚的一些不太重要的但又挺有趣的东西的集合。

第三期带来的是大大们之前告诉樱子,想要单独截出来的平安京界面守护式神动图——分别是一目连和小鹿男~有了他们,大大们就可以一手摸龙龙,一手摸鹿鹿啦

零零

从我遥不可及的梦中醒来。

p2是原图(lof滤镜,你好强大


从我遥不可及的梦中醒来。

p2是原图(lof滤镜,你好强大


糖瞎子

水母迷因

整活向.jpg

妖怪屋的水母( ゚∀。)

迫害小鹿和荒酱

下一个迫害大蛇(`ᝫ´ )

水母迷因

整活向.jpg

妖怪屋的水母( ゚∀。)

迫害小鹿和荒酱

下一个迫害大蛇(`ᝫ´ )

鸡肋子
我永远喜欢小鹿男原皮。

我永远喜欢小鹿男原皮。

我永远喜欢小鹿男原皮。

燏靡
小鹿在木桩上发现了一只甲虫

小鹿在木桩上发现了一只甲虫

小鹿在木桩上发现了一只甲虫

决战平安京图像站

三个壁纸

我实在找不到官图无水印高清原图

这三张都是有原图的,奈何难找,4年前在手机里存过但是删了

三个壁纸

我实在找不到官图无水印高清原图

这三张都是有原图的,奈何难找,4年前在手机里存过但是删了

玄羽绫函

38抽,多大仇多大怨那,我就想要一只SP蛇

38抽,多大仇多大怨那,我就想要一只SP蛇

Aries啾
小鹿男跟大家say HI~

小鹿男跟大家say HI~

小鹿男跟大家say HI~

逸爻

《大蛇:我和我的合伙人们》

    大蛇:“(自省ing……)到底是哪个环节出现了问题……”

    路过的小鹿:“・_・这人怎么在大雨里站着?”

《大蛇:我和我的合伙人们》

    大蛇:“(自省ing……)到底是哪个环节出现了问题……”

    路过的小鹿:“・_・这人怎么在大雨里站着?”

酸梅糖很好吃
我很久都没发图了!笑笑就好!

我很久都没发图了!笑笑就好!


我很久都没发图了!笑笑就好!


燏靡
带着家主大人(我)新送的帽子(...

带着家主大人(我)新送的帽子(随便画的)在芦苇荡打工(因为游戏暂时卸了找不到素材所以乱画的)的小鹿男

时隔多年(几个月)我终于又画鹿鹿了(然而阴阳师里只画过鹿鹿)(小鹿男原皮真的好可爱,越画越喜欢)(但是你一共只画了两次)

我废话好多2333

带着家主大人(我)新送的帽子(随便画的)在芦苇荡打工(因为游戏暂时卸了找不到素材所以乱画的)的小鹿男

时隔多年(几个月)我终于又画鹿鹿了(然而阴阳师里只画过鹿鹿)(小鹿男原皮真的好可爱,越画越喜欢)(但是你一共只画了两次)

我废话好多2333

Phoebe今天从北极回来了吗

【黑白童子】云游(上)

阴阳寮警告:

私设如山,文笔烂,ooc!!!


时间线有亿点点乱。

云游(上)的五站:

三途川,荒川,七角山,黑夜山,大江山

私设荒川之主战死后,海国之战开始之前(反正地府一直是闲杂人员)


“我们想要成为优秀的鬼使!”

书翁兴致缺缺地合上了书,坐在前台撑着头看着两人。

“所以呢?”

“久闻书翁大人渊博,请问能否为我们指点一二?”白童子严肃地看着书翁,鞠了个躬。

“怎么不去找判官?”

“判官大人日理万机……没空理我们。”

书翁发出了些嗤笑的声音。

“可是‘在下’也没有什么好的方法呢。”他重新看起了书,“以我浅薄之见,以为游历...

阴阳寮警告:

私设如山,文笔烂,ooc!!!

 

时间线有亿点点乱。

云游(上)的五站:

三途川,荒川,七角山,黑夜山,大江山

私设荒川之主战死后,海国之战开始之前(反正地府一直是闲杂人员)

 

 

“我们想要成为优秀的鬼使!”

书翁兴致缺缺地合上了书,坐在前台撑着头看着两人。

“所以呢?”

“久闻书翁大人渊博,请问能否为我们指点一二?”白童子严肃地看着书翁,鞠了个躬。

“怎么不去找判官?”

“判官大人日理万机……没空理我们。”

书翁发出了些嗤笑的声音。

“可是‘在下’也没有什么好的方法呢。”他重新看起了书,“以我浅薄之见,以为游历四方自有体会。”

 

 

在两人斟酌了很久之后,决定还是暂时阔别地府,待拓宽眼界后,再进行下一步的学习。

 

 

 

 

 

第一站:三途川

“三途川沿岸开着许多漂亮又鲜艳的彼岸花,”白童子接过黑童子从书翁那里借来的《识四方》。

“彼岸花。”黑童子眼无高光地看向花海中的女子。

如瀑般的长发垂在花海里。

彼岸花转过头,摄人心魂地赤色眸子里带着些戏谑。

“彼岸花大姐姐,能不能和我们讲讲你心目中优秀的鬼使需要符合什么要求?”

彼岸花抚过花海。

“小鬼使大人,你们是在做采访吗?”

“是书翁大人建议我们云游四方采集大家的态度。”白童子恭恭敬敬地回答。

黑童子掏出笔记本准备记录。

“呵呵,那我认为你不应该这样问。”彼岸花撩了撩头发,“不是每个人都了解鬼使的,你可以直接问他们对于生死的态度。”

“那、彼岸花大姐姐,你方便说说你对于生死的态度吗?”

“可以。”彼岸花微笑着面对两位见习鬼使,“我应当是不会轻易死掉的,但是人类……是会死的。人类是很懦弱的生物啊。他们害怕着死亡,倒不是他们多贪恋人间的日子,而是他们不知道死后会经历什么,这点是我的花泥们传达给我的。”

“那如果有一天,你也要面临死亡,你希望是以什么样的方式?”黑童子问。

“方式吗……?”彼岸花垂下眼,“这是你们可以决定的?”

白童子尴尬地摇了摇头:“但是我们可以尽力满足你的要求。”

“不,你们这样太被动了。”彼岸花挑了挑眉毛。

“看在你们还是小孩子的份上,我便多与你们讲两句。”

 

 

 

“黑童子,彼岸花大姐姐最后一句话是什么意思?”

黑童子摇了摇头:“花、叶?”

白童子点了点头:“彼岸花开,花开不见叶,叶在不见花,花叶永不相见。”

“两个人?”

白童子鼓着脸颊记录了下来。

“算啦,我们快点去下一站吧。”

 

 

 

 

 

第二站:荒川

“荒川的主人,是一个蓝人。”黑童子念到。

“蓝人?很难想象啊……”

“前面有个人。”

“唔……是蓝色的头发诶!”白童子匆匆跑过去,“大姐姐,你好,请问你是荒川之主吗?”

那是一个踩着小船的蓝发少女。

“我吗?哈哈,我不是荒川之主哦。”

白童子失望地撇了撇嘴:“那……请问你认识荒川之主吗?”

“认识哦。”对方揉了揉白童子的脑袋,“不过,他可能有很长一段时间不能回来了。你们找他有什么事吗?”

“我是白童子,这位是黑童子,我们是见习鬼使,想要采访他一下。”白童子认认真真的介绍,“如果不耽误你时间的话,请问你可不可以代替他完成一个小小的采访,不、不会要很长时间的!”

“嗯,当然可以。”

“那……首先您方便说一下您的名字吗?”白童子给黑童子递了笔,示意他快点写。

“我叫金鱼姬。”

“可以请教你一下对于生和死的态度吗?”

“嗯……其实生死也不是多么沉重的话题吧。”金鱼姬歪了歪头,“真正的英雄是不畏惧生死的。”

黑童子觉得她在透过话语怀念谁。

“那么……如果可以选择的话,您更希望是以什么方式死亡的呢?”

“死亡的话……我希望我是因为保护荒川而死。”金鱼姬笑了笑,但是白童子觉得她好像并不开心,“如果我死了,我可以许个愿望吗?”

“嗯,当然可以!我们会尽力满足的!”

“那我希望,用我的死亡,换真正的英雄回来。”

金鱼姬笑着弯下了腰。

 

 

 

“唔,金鱼姬大姐姐给的糖果很好吃诶!”白童子含着黑童子塞在他嘴里的糖果,“还是水獭的样子呢,里面还有小金鱼的夹心,和花火祭上‘荒川之主糖果铺’卖的一样呢!”

黑童子看着白童子偷偷笑了。

“你们要是一直都这么单纯就好了。”

他认真的把金鱼姬说的话记录下来。

单纯的……只有白童子吧。

 

 

 

 

 

第三站:七角山

“爬山真的好累啊!”

黑童子递给白童子手帕。

忽然间,一整微风就吹了过来。

“诶?好神奇哦!”白童子看着被拂去的汗水,往看不清的七角山顶峰望去。

“粉色头发的风神,习惯于温柔待人。”黑童子翻开书,“运气好的话,可以在七角山的顶峰与他相遇。”

不知道过了多久,天色暗了,他们终于实在空旷的山顶看到了一位温柔的神明。

“请问您是风神一目连大人吗?”白童子气喘吁吁地喊道。

黑童子匆忙找出笔记本。

“我是一目连,不过不是风神哦。”少年模样的一目连温柔地笑笑,他确实是一位非常非常温柔的人,白童子已经想不到形容他的名词了,就像是带着能感化众人的圣光一样,在黑暗中也熠熠生辉。

“是这样的,我是白童子,这位是黑童子,我们是见习鬼使,想要问您关于生死的态度。”

“生与死?”温柔的风神大人给送来一整清风,“很抱歉呀,这我倒是没有什么体会。”

“不过我可以和你讲讲我能想到的事。”一目连给二人分别递了杯水,“愿意坐下来听听吗?”

“当、当然愿意!”白童子受宠若惊地拉着黑童子,跟着一目连走进了破旧的老神社。

“您住在这里?”这倒是让黑童子有几分震惊,刚刚那点因为对方对白童子太温柔的诡异占有欲就消散了。

“是的。”一目连温和的笑着没有遮掩,“我自从堕落成妖就住在这里了,希望二位小朋友不要嫌弃。”

“当然当然!”

“说到生死,我第一反应就是七角山的森林之王山风的故事了。”

“虽然背后说别人的事情有点不礼貌,但是希望他能包涵。有一个人类的小姑娘,叫熏,为了山风而死去了。你们的师父们来过这里,就是为了收走她的灵魂。我记得,山风大人当时是极度不愿意的,后来……好像你们的师父没有把熏带走吧。”

“原来还有这样的过去吗……”

“是的。我当时就在想,为什么山风一定要留着根本没有记忆的熏呢?”一目连似是感叹道,“后来,经历的事情又多了,渐渐就明白了。”

“有些事情啊,就是不愿意放手。”

同样的感觉,就像是一目连大人也在透过山风和熏的故事,想些什么别的他们不知道的事。

“黑童子。”白童子悄悄问黑童子,“你说一目连大人他……在想什么?”

“不知道。”黑童子摇了摇头,翻开了《识四方》,“书翁大人有记录,他曾庇护一个村庄,堕落为妖也是因为海妖。”

他回过头看到白童子已经睡着了。

“……”

他偷偷凑上去想亲他一下,但是想到那位风神大人还在外面,还是收敛了。

黑童子和白童子在这里寄宿了一个晚上。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一目连大人已经给他们准备好了早饭。

“不好意思啊,我这里没什么好吃的,就给你们煎了鸡蛋。”

“谢谢大人!”

“说起昨晚的话题,我想,过往作为神明的我,也已经死了吧。我确实应该摆脱过去了。”一目连撑着头满足的看着两个小孩吃鸡蛋,“或许,我也应该勇敢一些吧。”

黑童子默默把鸡蛋分了一半给白童子。

“黑童子,我、我的够了啦!”

“多吃点。”

“那、那你又不够了嘛。”

一目连笑着看他们。

真是可爱的孩子。

 

 

 

“在七角山待得时间有点长了。”白童子小心地走着下山的路,黑童子在一边扶着他以免他摔跤。

“下山真的很困难啊……上山的时候就是累了一点,下山这是一不小心就要滑下去了!”

“呜哇——”白童子脚下一滑,黑童子来不及去拉他,两个人一起摔了下去。

“小朋友,森林里很危险的,要小心一些啊。”

“谢谢……”白童子一点没有手上,被一只手扶了起来。

黑童子为了保护白童子,膝关节有点磕红了。

“黑童子!”

“没事。”

那个人从口袋里拿出绷带给黑童子小心地治疗了一下。

“抱歉啊,我不是专业的,要说这方面还是一目连大人比较专业。”

“请问,你是……人马吗?”

“哈哈,不是哦。我是小鹿男。”

“哦哦,小鹿男大人您好!”白童子抿了抿嘴,“真的很谢谢你,否则……我们肯定要受重伤了。”

黑童子带着高光看过去,摇了摇头:“你不会受伤的。”

“那你也会受伤的!”

“我没事。”

“哈哈,你们相处方式可真有意思。”

“啊,不好意思见笑了。”

“你们是鬼使?”小鹿男说话也是温温柔柔的,可能这是七角山的风俗吧。

“我是白童子,他是黑童子,我们是见习鬼使。”

“那……我有个不情之请,不知道能不能麻烦一下二位。”

“当然可以!”

“能不能在你们回了地府之后,帮我看看……”小鹿男的眼睛泛着泪光,他不好意思地扭过头抹了抹眼泪,“我的族人们下辈子过得好不好,行吗?”

“当然可以,使命必达!”白童子郑重其事地说,黑童子在一旁认真的做记录,“你……不要太伤心啦!我、我请你吃糖。”

黑童子朝白童子看了一眼,点了点头从背包里拿出了金鱼姬给的糖果。

“这是我们从荒川带过来的糖果,就……借花献佛了。”白童子递给小鹿男,“很甜的!很好吃的!”

小鹿男看着两个小孩子笨拙地讨自己欢心,笑着揉了揉他们的头发。

“哈哈哈,可真是谢谢你们了。”

“嗯,您放心,我们一定帮你办事到位!”

“好,那要不要我给你们带路下山?”小鹿男甩了甩蹄子,“我比较熟悉,能给你们找一条安全的路。”

“那真的是谢谢大人了!”

 

 

 

和小鹿男挥别后,两人继续启程。

“七角山的大人们都很温柔呢。”白童子从山脚往上看,隐隐能看到红色的鸟居和成片的茂密森林,“就是没有遇到那位传说中的森林之王。”

黑童子拍了拍他的肩膀。

“会有机会的。”

“嗯,会有机会的。”

 

 

 

 

第四站:黑夜山

“您、您就是大天狗大人?”白童子看着悬浮在空中的金发青年,一下一下的扇着黑色的翅膀,“您……”

大天狗摘下了脸上狰狞的面具。

“这样对了吧。”

“书翁大人说得没错,确实是位十分英俊的大妖怪。”黑童子合上了《识四方》,打开了笔记本。

“书翁?哦。”

“你们找吾何事?”

“啊、哦,就是想要采访一下您对于生死的态度!”

大天狗沉默了一会儿。

“生死吗?”

“额……是的。”

“死亡倒是没什么可怕的,自从吾追随黑晴明大人,吾便早早做好了心理准备。”大天狗眺望着远方,“如果活着无法实现大义,那么倒还是死亡更值得一些。”

“那……如果死亡的话,您会想要以什么方式?或者有没有什么需要实现的愿望?”

“方式的话……为了贯彻大义而死吧,我希望能让黑夜山,不,是阴阳两界都能不要再有战役,虽然这是不可能的……这么看或许还是活着更好,我还能守护这些弱小的家伙们。”

白童子顺着他的目光看到了小动物:小兔子,小猴子,小松鼠。

“真是温柔呢。”

“什么?”大天狗投来威胁的目光。

“啊啊啊不温柔,一点也不温柔。”

这位大妖怪却是忍不住撇过头笑了。

“要不要试试飞行?”

“啊?”

黑童子默默把所有的材料都收了起来。

“看来你们做好准备好了。”

“哇——”

大天狗一手拎着一个,盘旋在黑夜山的上空。

 

 

 

 

第五站:大江山

“啊呀呀是黑童子和白童子呀!”山兔蹦蹦跳跳地带着黑白童子往大江山的深处走去。

“唔……这里倒是有点凶险的感觉。”

“据说这里住着一位红色头发的鬼王。”黑童子一边跑步一边看着书,“还有一位白发的大妖,也有可能能遇到一位英俊的前源氏利刃。哦,后面还有一个眯眯眼的保姆,要小心哦。”

“源氏利刃?”山兔抓了抓山蛙头上的草,“哦哦,是鬼切大人吧。”

“他们……都是大妖怪……会不会很吓人,很凶啊……”白童子拽了拽黑童子的衣角。

黑童子默默掏出镰刀。

“别怕。”

“前面就是鬼王大人的居所啦!”山兔吐了吐舌头,“不用害怕的,他们就只是表面很强大而已啊!实际上都是内心非常柔软的人!”

“山兔?”

“呜呜酒吞童子大人!”

“这两个是新来的小妖怪?”红发的鬼王俯视着他们。

山兔折了折耳朵:“不是的,他们想要采访鬼王大人!”

酒吞童子睁着半只眼看两人,后面白发的大妖茨木童子也接踵而至。

还有一位在树林里一边说着“源赖光你去死吧!”一边砍树的紫色头发少年和后面拖着个盘子收拾着的白发眯眯眼怪。

“看来都来齐了!”白童子略微有些紧张也有些激动,“我是白童子,这是黑童子,我们是见习鬼使,希望问你们几个问题。”

“所以,请问——”白童子深吸一口气。

黑童子挡在了他前面。

“对生死的态度,快点。”

“你怎么对吾友说话的!”茨木童子眯了眯眼睛,酒吞给他使了个眼神。

“本大爷,鬼切都是死过一次的人了。”

“是妖怪不是人。”白发的星熊童子笑眯眯的补充。

酒吞暴躁地瞪了对方一眼。

“死亡很磨人,死亡之后什么都不记得了。”酒吞有点变扭地扭过头去,“死亡是一个巨大的隔阂,至今我都不知道我和茨木发生过什么。”

茨木童子感动的流泪:“挚友!吾可以和你讲!”

酒吞一脸嫌弃的把人头给强硬地扭过去。

一旁擦着刀的鬼切走了过来,蹲下来歪头看了看黑白童子。

“不是源氏的。没有源赖光的味道。”

黑童子默默记下来要让白童子记得自己的味道。

“死亡只会让仇恨更加明确。死亡能解决彷徨。”鬼切不知道在看哪里,“如果没有死的话,我可能会一辈子愚蠢地效忠那个可恶的男人!”

黑童子默默记下来要让白童子三句话不离自己。

“那……如果死亡可以附带一个心愿,你想要什么?”

“还是让咱来说吧,要是可以的话,咱希望自己死后可以让大人们生活自理。否则没了咱,这几位不知道要怎么生活呢。”

星熊童子笑眯眯地,但是白童子没由来打了个寒战。

大江山的妖怪们……确实是看不透呢。

但也确实是善良的人。

星熊童子请他们留下来吃饭。

两人也就没有推辞。

酒吞喝了酒,茨木和鬼切也略微喝了点。

“吾友……吾友……”

“红——叶——”

“源赖光给我去死!源赖光我恨你!!!”

“啊,别见怪,咱大江山一向这样。”星熊收拾着桌面,“都是受了情伤的,醉酒后是难免的。”

黑童子默默拉走了白童子。

“带坏小孩子。”

“那我们先走了!”白童子一边被拉着一边冲星熊童子挥了挥手,“星熊童子大人再见!”

星熊笑了笑,也冲他们挥了挥手。

“常来啊——”

 

 

 

“哎呀呀,这大江山真的是没什么有价值的信息嘛……”白童子看着黑童子的笔记本。

“诶,你这里怎么有一页被撕掉了?”

“写错了。”

“哦。”白童子也没在意。

殊不知这张纸被黑童子攥在藏在背后的手里。

上面写着些关于白童子不能看到的事情呢。

 

 

 

 

 

 

 

 

 

 

 

未完待续

 

 

 

 手麻了)

小蓝鹅吖

小鹿男  夕阳红团刻

小鹿男  夕阳红团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