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小黑

12.4万浏览    6634参与
233333
你的小贺春掉了 不会画背景,上...

你的小贺春掉了

不会画背景,上色也不咋,哭了

今天也是吸黑的一天:-D

你的小贺春掉了

不会画背景,上色也不咋,哭了

今天也是吸黑的一天:-D

西栎

【苍黑】昨夜梦到迎春花开.1

#活泼牙仔【遵循游戏设定??】×沉默黑仔【因为身份原因的性格改变】

2500左右, @Judge.S-日寺 哈哈哈哈哈哈,老子开坑快的很,接下来等你的文


正文


今天一早,苍牙就起了个大早赶到村口蹲守,昨天院子里的迎春花开了,那今天就是踏春回来的时候了,每年为了这一天,苍牙都会改掉自己赖床的臭毛病早早来围观,周围了二二三三的有几个孩童和他一样蹲守着踏春的归来。


关于踏春,这是一个忍村里一直都有的组织,至少他还在风之国生活的时候就早闻踏春大名,几个星期前作为学生到忍村学习,他可没想到还能够一睹踏春的风采,苍牙的心情不可谓不...

#活泼牙仔【遵循游戏设定??】×沉默黑仔【因为身份原因的性格改变】

2500左右, @Judge.S-日寺 哈哈哈哈哈哈,老子开坑快的很,接下来等你的文



正文



今天一早,苍牙就起了个大早赶到村口蹲守,昨天院子里的迎春花开了,那今天就是踏春回来的时候了,每年为了这一天,苍牙都会改掉自己赖床的臭毛病早早来围观,周围了二二三三的有几个孩童和他一样蹲守着踏春的归来。



关于踏春,这是一个忍村里一直都有的组织,至少他还在风之国生活的时候就早闻踏春大名,几个星期前作为学生到忍村学习,他可没想到还能够一睹踏春的风采,苍牙的心情不可谓不兴奋。



等待的过程是无聊的,苍牙闲的发慌,再加上早上也没有吃饭就到路边买了两串糖葫芦,小孩子大多是喜欢吃甜的,而苍牙就很喜欢吃甜的,原本以为饿到能吃完两串却没想到仅仅吃完一串就已经差不多饱了,苍牙也不勉强把剩下的一串糖葫芦揣在兜里就继续蹲守着。



这次没有再等多长时间,忍村的门口就有一群黑衣忍者跑着进来,没有在这些等待多时只为看他们一眼的人面前停留一刻,苍牙站在路边看着踏春的成员们飞快的从他身边经过,刮起的风把头发都给带起来,“哇——”没有几秒,苍牙就已经看不家他们的身影了



“苍牙?”苍牙的身后突然想起一道声音



“嗯”正处于崇拜状态的苍牙并没有注意到太多,只是听到有人喊自己就下意识的答应。



下一秒苍牙的耳朵就被人给揪了起来“行啊,苍牙是吧,我开学第一天你就敢迟到,是不是活腻歪了”



“疼!!你谁啊!!”耳朵被人揪起来的疼痛让苍牙的眼泪都滚落了下来,不是说苍牙太脆弱,只不过小孩子的身体太敏感,苍牙捂着耳朵,看向身后揪自己耳朵的人



苍牙怒目看着身后的这个丸子头女人,当然如果能去掉眼中泛的泪花的话或许能有点压迫感,好吧,说笑而已。



“你说我是谁,我是你的老师,懂?臭小鬼”小椒气极反笑,明明开学第一天就够忙的了,竟然还有不识趣的小鬼在她气头的时候迟到。



听到小椒的话,苍牙终于是想起来今天是自己的开学日,偷瞄了一眼天上高高升起的太阳,苍牙知道不管现在是什么时候,自己是绝对迟到了的,瞬间原本质问小椒的气势就不见了,整个人委委屈屈的看着小椒



“老师,是我不好,我错了”凡事先认错总归是对的



小椒看着自己手下这个小鬼瞬间变了个脸,在生气也差点被对方这变脸速度给笑到,心中没了太多怒气就松开了揪着耳朵的手



“行了,别嘴贫了,赶快给我到教室报道”



“是”苍牙看着小椒转身向别的地方走去,知道那是和他一样为了看踏春而迟到的同学,眼带怜悯的看了对方一眼后赶快的到忍村学校的教室报道。



忍村开办的学校里不仅仅只有忍村的孩子,还有许多别的种族送过来进修的孩子,因此整个学校修的极大,苍牙赶往教室的时候就看见有些班级已经开课了,现在在操场上跑步。



苍牙看了一会,那些个同学不知道是跑得第几圈,反正跑得飞快,闲着没事自己那个老师现在估计还在捉迟到学生还没回来,苍牙就驻足看了一会,然后就发现这个班的学生穿着的衣服都不算是太好的样子,都是破旧,打着补丁的衣服。



苍牙有点疑惑这些到底是那个族的孩子,把人送到忍村进修也不知道给人做套新衣服,苍牙漫无目的的想着然后就看见一个身材瘦小的男孩跑在操场上,远远落后于他们的那些同学,脚步虚晃,看起来没有一点力气,苍牙的注意力有些聚集在对方的身上。



“啪——”苍牙所关注的那个男孩在苍牙注视着还没有跑到两圈的情况下似乎是绊住自己所佩戴的那条红色的长围巾,摔倒在了操场上并晕了过去,于是原本就算不上干净的衣服更是沾满灰尘,苍牙没有心情再看下去就回到了教室,至于晕倒的那个男孩估计会被老师送到医务室吧,苍牙想着。



新开学第一天的班级异常吵闹,好在他们的班主任也就是那个自称小椒的女人也不是个脾气好的,上来把他们的纪律一顿臭骂算是初步止住了他们。



苍牙今年是新入校的一年级生,因此学校的课程并不算的上太难,对于从小被别人称为天才的苍牙来说更是一如反常,上午的基础课讲完就到了下午的室外实践课,苍牙和同班的同学们一起到了操场却发现上午自己看到的那些人仍旧在操场上跑步,他们难道都没吃饭的吗?从上午一直跑到下午??



苍牙看着跑步的那些男孩女孩,这时候小椒也走到他的身边“在看什么”



“啊!哦,我在看那些人”苍牙看了身边传来的声音认出是小椒有些吓了一跳然后很快就冷静下来指着操场上的那些人问“他们是谁”



本以为老师都是解惑传道自然会回答他的问题,但是他小看了自己这位老师的不合常理“你管他们是谁,你现在快迟到了你知不知道”小椒拍了苍牙的脑袋没好气的说。



苍牙看着自己的班主任吐了吐舌头就赶忙溜走了,被苍牙抛下的小椒意味深长的看了操场上跑着的那些少年一眼,然后准备去操场上上课。



不知道为什么苍牙有些在意那些与这所学校格格不入的衣着破旧的少年少女,上课的时候是不是就看他们一眼,之前已经说过操场很大,所以让两个班的学生在这上面上课都绰绰有余,这也让苍牙是不是的观察变得简单一点,终于在苍牙他们的课上到一半的时候,那些跑着的学生才停了下来一一回到另一间房子中去。



“苍牙,你在看什么”小椒的声音跟个喇叭似的,一喊,全班的眼光都看着苍牙,让苍牙全身都感觉尴尬



“没什么!!”



“再让我有下次抓到你走神,你就给我围着操场跑5圈”这么一说,苍牙立刻收回心神,认真上课,别说5圈,按忍村装修的着操场面积,他跑个3圈都够呛。



下午的课也上的很快到了放学的时候,苍牙也在这短短一天的时间在班级里交到了一些好朋友,一起结队到湖边玩水。



随着时间流逝别的同学都开始陆续回家而苍牙还待在河边想要捉一条鱼回家吃,但是始终都没有抓到,灰心丧气的准备回去就在抬眼的时候看见一个有点眼熟的身影往暗之森林走去。



苍牙想起来这是早上看到的那个被自己围巾绊倒的男孩,但是对方为什么要往暗之森林走去,那里可没有人住,苍牙有点好奇,想着自己当初家中只送自己一人到这里进修家里也没有人索性就跟上去带着红围巾的男孩。



一路上躲躲藏藏自以为高明的苍牙在进入森林没一会就跟丢了对象,转了一圈看着长的都一样的树木,苍牙发现自己似乎是迷了路,然后在下一个瞬间被人扑倒在地



“你是谁?”




——tbc——


开了新坑,动作迅速_(:з」∠)_


喜欢这个新坑的话请给个红心,蓝手和评论,最近写的文评论都好少,我好桑心啊!!!!


猫先生的谭

【隼黑】破戒(R)

是去年的肉,被查了我也很绝望,4k字太心疼了

上车 

再不写啦,淡圈

是去年的肉,被查了我也很绝望,4k字太心疼了

上车 

再不写啦,淡圈

幻语花蝶

我只是一个“新手”(32)

        樱花从窗外飞入,落在熟睡少年的脸上,少年修长的睫毛动了动,慢慢地睁开了眼睛,一旁照看的少女发现少年醒了,十分的惊讶!


        “医生!医生快来呀,小黑他醒了!”


        小黑费力地睁开眼,发现自己正穿着病号服躺在洁白的床上,“这是……医院?”...


        樱花从窗外飞入,落在熟睡少年的脸上,少年修长的睫毛动了动,慢慢地睁开了眼睛,一旁照看的少女发现少年醒了,十分的惊讶!


        “医生!医生快来呀,小黑他醒了!”


        小黑费力地睁开眼,发现自己正穿着病号服躺在洁白的床上,“这是……医院?”


        小黑摸了摸头,却摸到了缠在头上的绷带,“小黑,你醒啦!”


        一旁的少女看着小黑,小黑转过头,“雨姐姐?你怎么……我这是……”


        雨看着小黑一脸的担心,“小黑你怎么那么不小心啊,在窗台看书睡着了,还从窗台上掉下来,我们家可是五楼啊,你吓死我了!”


        小黑听着瞪大了眼睛,“我是从窗台上摔下来的!那之前的那一切难道都只是一场梦吗?”


        小黑摸了摸自己胸口的位置,发现并没有伤疤,可是为什么那么真实呢?


        小黑还在思索着之前的事情,但是越想头越疼,小黑索性躺下,说自己要休息,便闭上了眼睛。


        一旁的雨看着小黑刚醒过来又要休息,虽然十分的不解,但她看到小黑疲惫的样子,还是默默的走了出去。


        而当天晚上,小黑就说自己已经康复了,要求回家,雨再三劝阻无效,只好办了出院手册带着小黑回到了家里。


        雨回到家之后去为小黑做饭,而小黑回到自己的房间,趴在窗台的那个位置往下看,“真的只是一场梦吗?”


       “ 可为什么情感都那么真实,我几乎可以记住每一个细节,记住每一个人的样子,可为什么……我还能回去吗?”


        小黑趴在窗台,甚至想是不是自己跳下去就可以回到忍村。


        随后来叫小黑去吃饭的雨看见小黑趴在窗台上,直接把小黑拉了回来,并告诫小黑不能再坐在窗台上了,免得又出事。


         小黑点了点头,却又显得十分无奈,吃完饭,小黑说自己想休息,便把自己关在了房间里。


        躺在床上左右辗转都无法入眠,满脑子都是那些人的模样,小黑干脆坐起来,来到书桌旁,拿出纸和笔将他们一一画了下来。


        拿着自己画的画,小黑眼角不由自主地流下了泪水,小黑一直觉得,那都是真的,可是自己有什么证据来证明它是真的呢?


        小黑拿着画坐到了窗台边,他总是觉得在这里,他与忍村之间只一丝的隔绝,仿佛一伸手,他就可以回到忍村。


        小黑伸出手在窗外,想要抓住什么,却又什么都没抓到。


        小黑失落的低下头,一张一张的看着自己画的画,突然一抹粉色落在了画纸上,小黑用手拿起,发现是一片樱花的花瓣。


        小黑抬头向窗外望去,发现自己家周围并没有樱花树,那这个花瓣是……


        小黑好像想到了什么,急忙冲到书架旁一行一行地寻找!


        没有、没有,都没有!


       小黑的嘴角勾起了一抹笑容,小黑不得不承认,他从未像现在这样爱过自己的那本《论五好青年的自我修养》。


        它不见了!


        他记得是在遇到苍牙的时候丢在了暗之森林了,这就是最好的证明啊!


        小黑笑了,但瞬间笑容又消失了,虽然知道那是真的,但自己又有什么方法可以回去呢,从这里跳下去吗?!


        之前自己之所以能过去是忍神的忍术,而现在自己已经死了,还有雨姐姐,自己怎么跟她解释。


       小黑颓废的靠床坐下,手中的画散落一地,就在这时,门口传来了敲门声。


       小黑失落的将门打开,雨看着阴云密布的小黑,“小黑是想回去吧?”


        小黑抬头惊讶地看着雨,雨没有说话,只是笑了笑。


        雨走进小黑的卧室,将地上散落的画一张一张的捡起,一一看了看。


       “小黑画的真的很像啊!”雨转头看着小黑。


       “之前在医院照顾你的时候,医生说你可能没救,当时我真的很害怕,但就在当天晚上,你的心跳突然变得正常。


        我看见了一个和你很像的人,他告诉了我你的一切,我也知道,你从小就跟大家不一样,你必定会有不一样的人生,他给了我这个。”


       雨从口袋中掏出一个火红的铃铛,“他说这个可以带你回去。”


        小黑伸手接过铃铛,抬头看着雨,雨的眼睛流出了泪水,但她抬手轻轻擦去,双手按在小黑的肩上。


      “我知道你会一定会有自己的家人。”然后又轻轻抱着小黑,“但是我只希望你能记得我,我也一定会记得有这样一个好弟弟的。”


       小黑明白,在雨把铃铛交给自己之前就已经想好要与他分离了,从捡到他开始,雨一直把他当做自己的亲弟弟,而现在小黑要离开,她一定很舍不得。


        “嗯。”小黑点了点头,抱住了雨,“我一定会记得你的,姐姐。”


        忍村那边……


       粉色的樱花漫天飞舞,像是为离别的人送行,忍村周围的樱花都开了,蝴蝶飞舞,鸟儿清鸣,一切都那么的美好,这是一个美丽的樱花祭。


        但这里面的人并不感觉美好,苍牙和阿力他们围坐在家族的桌子旁,脸上不见喜色,换作是往日的樱花季,肯定是忙得不可开交,但现在……


        “唉~”


        众人都叹了一口气,教官此时也无心让他们训练,坐在木栏旁,眼神呆呆地望着楼下的樱花树。


        隼白从回来就一直坐在小黑的房间里不肯出来,无论什么人去叫都没有反应。


        而武士城的血影更是赖在忍村不肯走!


       伊鹤他们则也留在了忍村,他们一直跟随着隼白,无论他站在的是哪一方。


       因为这件事情,忍村和武士城达成了和平条约,这本应该是所有人都高兴的事情,但现在每个人的心中却都如压着一块石头一般压抑。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阿力一拍桌子,“小黑仔如果在的话,肯定不想看见我们这么消沉。”


        “对。”琳也站起身来,“小黑的牺牲是为了让我们过上原本美好的生活,不是让我们在这里整天唉声叹气怨天尤人的!”


        “好!”苍牙也站起身,转身朝外走去,“我去叫上其他人,一起过樱花祭。”


         而在苍牙刚刚打开门的时候就愣住了,隼白面无表情地站在门口。

     

        “队……长。”


        隼白轻轻的点了点头,“樱花祭,一起过吧。”


        血影不知何时也一脸气愤地站在了一旁,教官难得站起身离开了发呆的位置,“算是为了小黑吧。”


        而也就在众人开始商量的瞬间,一枚飞镖不知从哪儿飞来,直直地射向了隼白队长。

     

        隼白偏过头躲过了飞镖,而也就在下一秒,一把尖刀抵在了隼白的脖子上,所有人瞬间向四周散开并掏出了武器。


        而隼白的手中也快速出现了一枚飞镖,将来人的尖刀打飞,隼白刚想拔剑,只听一声:


        “隼白队长!”


        隼白一惊,拔剑的动作顿了一下,就被来人扑了个满怀当众人看清扑在隼白身上的人的时候,都惊住了。


         隼白抬头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身上的那个人,“小……小黑!”


        “队长,这回可是我赢了!”小黑咧开嘴,露出一个笑容。


        而隼白则是在反应过来之后,紧紧地抱住了小黑,“你回来了。”


       小黑也抱了回去,“嗯,回来了。”


        周围的人也迅速围了上来,“小黑,你不是已经……”


       小黑抬头看着大家,“因为我说过要跟大家一起过樱花祭啊,我可不会食言的!”


       当天夜晚,灯笼四起,樱花飘舞,萤火虫在河边竹叶间飞舞,漆黑的夜空中群星闪烁。


       忍村十分的热闹,不得不说,这是忍村最热闹的一次樱花祭。


       小黑挑着一盏小猪灯,穿着一身的华服,嘴里还叼着苹果糖,和大家走在热闹的街上。



        小黑转过头,无意间,他好像看见了一个人,那个人跟他很像,旁边的人也跟他的朋友很像。


        那个人对他笑了笑,“樱花祭,我也可以和大家一起过了,谢谢。”


       小黑也露出了笑容,这时隼白拍了拍小黑的肩,“小黑,你在干什么呢?”


        小黑连忙转过头,“没有啊队长!我只是特别高兴,你和大家都在。”


         隼白轻轻地笑了笑,摸了摸小黑的脑袋,“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一旁的血影和苍牙他们也挤了过来,“别忘了,还有我们呢!”


       小黑看着大家,露出了灿烂的笑容,随后拉着隼白向前跑去,“今天晚上可是有灯会的,我们快去吧!”


        明月当空,樱花漫舞,一片欢声笑语。

黑椒风味奇美拉排
画完惹 不知道这个拿刀姿势算不...

画完惹

不知道这个拿刀姿势算不算常见总之我先说好有参考

我激推概念画板

画完惹

不知道这个拿刀姿势算不算常见总之我先说好有参考

我激推概念画板

琳琅

【隼黑】我是个莫得感情的忍者……好吧,就抱一会儿

虽然隼白很强,但是小黑也一直有努力训练,可让大家都很奇怪的是,每次接到有关隼白的悬赏,小黑总是输的惨兮兮的回来。

隼白也觉得不应该。

他每次倒都是尽力出手,但是却能明显感觉到小黑似乎有点放水的意味——也不知道这小子脑袋里在想些什么。

所以小黑又一次对上隼白的时候,隼白难得没有陪他慢慢耗,而是直接绕开小黑并没有怎么对准他的刀,把小黑直接扑倒在地。

“!”小黑被隼白这一下弄得半天没反应过来,瞪大眼睛直愣愣地看着隼白,“队、队长?”

“啧,”隼白一面觉得这家伙没出息,一面又情不自禁地被这个称呼取悦了,虽然大半张脸藏在围巾下,不过眼睛里却流出一丝笑意,“说吧,为什么和我对战还敢不竭尽全力。”

“我没……”小黑涨红...

虽然隼白很强,但是小黑也一直有努力训练,可让大家都很奇怪的是,每次接到有关隼白的悬赏,小黑总是输的惨兮兮的回来。

隼白也觉得不应该。

他每次倒都是尽力出手,但是却能明显感觉到小黑似乎有点放水的意味——也不知道这小子脑袋里在想些什么。

所以小黑又一次对上隼白的时候,隼白难得没有陪他慢慢耗,而是直接绕开小黑并没有怎么对准他的刀,把小黑直接扑倒在地。

“!”小黑被隼白这一下弄得半天没反应过来,瞪大眼睛直愣愣地看着隼白,“队、队长?”

“啧,”隼白一面觉得这家伙没出息,一面又情不自禁地被这个称呼取悦了,虽然大半张脸藏在围巾下,不过眼睛里却流出一丝笑意,“说吧,为什么和我对战还敢不竭尽全力。”

“我没……”小黑涨红了脸。

“连挥刀都不对着敌人,还是说这就是你的实力?”

小黑小声嘟哝:“队长又不是敌人……”

“我说,小黑,你该不会是,”隼白欲言又止,忍不住扯了扯小黑的围巾,迫使他抬头看自己,“想多和我呆一会儿,所以才……”

“!”

小黑的肢体语言生动形象地体现了什么叫做“完蛋,被发现了”。

明明是件小事,可是被隼白说破,他就又是窘迫又是慌张,仿佛天塌了了一样。

他猛地闭上眼睛,慌慌张张把自己原地团了起来,又破罐子破摔地舒展开身体,伸手抱住了隼白的腰。

像是不可告人的心思被发现,于是展露出一些无地自容,但同时又展露出即使无地自容,也要留下面前这个人的决心来。

隼白在小黑抱上来的那个瞬间就僵住了,顿了半晌,才清清嗓子,“我不会放弃我的目标的……好吧,就抱一会儿。”


恶生徒

【隼黑】银龙与黑鸢(四)

你看这个糖它像不像刀~~~~ 

5.

     夜晚的山林,总显得寂寥而阴森。

     今夜没有月亮,只有寥寥几颗星星闪着黯淡的光。墨蓝的天空低低地压下来,劲风掠过林海,合奏出沉重无序的悲号。 

     若是从天上望去,便可以看到在这崎岖盘绕的山路间,似乎有一小股黑色的水流蜿蜒流动,溅出的水珠闪着深绿色的光。 

     那是领主的黑衣军队,手持着绿色魔...

你看这个糖它像不像刀~~~~ 

5.

     夜晚的山林,总显得寂寥而阴森。

     今夜没有月亮,只有寥寥几颗星星闪着黯淡的光。墨蓝的天空低低地压下来,劲风掠过林海,合奏出沉重无序的悲号。 

     若是从天上望去,便可以看到在这崎岖盘绕的山路间,似乎有一小股黑色的水流蜿蜒流动,溅出的水珠闪着深绿色的光。 

     那是领主的黑衣军队,手持着绿色魔法灯,像蛇一般悄无声息地向深山行进。  

       

     梦里出现了烈火。藉由狂风呼啸,燃尽一切,赤色滔天。

     那让人头昏脑涨的烧焦的烟味,钻出梦境刺激着银龙的嗅觉。

     耳边有人在呐喊,好像是男孩的声音,但像是从天边传过来一样……

     是最近研究得太累了吗……分不清现实和梦境了……

     “快醒醒啊!!”

      银龙倏地睁开眼睛,看到梦中的火焰正贪婪地灼烧着目所能及的一切。男孩正拼命地晃着他的头,满脸的惊异惶然。

      ——该死!银龙吸了一口气爬起来。他的龙鳞不能御火,一阵阵钻心的疼痛从尾尖和背部迅速蔓延。

      银龙没有思考其他,一口叼住男孩展开双翼。翅膀上阵阵银光化成的飞刃将上方的墙面射穿。银龙猛地拍起翅膀向那里冲去。

      “银龙出来了!!”

       排山倒海般的喊叫令银龙猝不及防。被浓烟和剧痛严重影响的感官来不及对面前的危险做出反应—— 

      一簇簇火焰从埋伏在周围的法师们的手中蹿出,星罗棋布地顺着风势直直地扑到银龙的身上。

     随着一声震天的龙啸,银龙狠狠扇了下翅膀,力不从心地摔在地上。 

     烈火在银龙的身上肆虐,将他引以为傲的银白鳞甲灼出暗淡的裂纹。突然间一阵火圈凭空出现,呼地将银龙彻底困在了火海里。 

     男孩从银龙的嘴里掉下来。他惊愕地看着周围的一切。身旁是低声喘息的遍体鳞伤的银龙,周围是连绵的熊熊烈火,唯有面前是一条生路。

    但路的尽头,是黑压压的手持剑矛的军队。 

    

    果然,我的占卜是正确的……银龙怕火。巫术师得意地自言自语。 他身旁的护卫队长从岩石上跳了下来,拔出宝剑带领着士兵向火中遍体鳞伤的银龙走去。 

    不许你们再往前走!!护卫队长看到举着一把剑挡在银龙面前的小小少年,颇有些意外地挑了下眉。

    哦,你就是那个待在银龙身边的人类孩子?护卫队长停下脚步,打量了男孩一番。

    如果你们要杀他,那——就先杀了—— 

    眼神不错。随着话语落地的,是即将冲到眼前的护卫队长。随着剑锋划过一弧亮光,一道月牙状的赤色火焰破空袭来,越过来不及阻挡的男孩,径直地扑向努力站起身的银龙。

    不要——!!男孩惊恐地回过头,却发现身后只有一片火海,银龙已不见踪影。

    笨蛋,不要把背后留给敌人。熟悉的声音响起,白发男人从天而降,双翼挥斩出两道银白的光,将护卫队长逼退了几步。 

    银龙趁着这空隙感知了下周围。很明显,他的城堡已经被结界封住了,而且还是针对龙的强力结界。 

    此外,还有一百多名高级法师和上千人组成的军队……银龙从男孩手中接过宝剑,调整了下呼吸,忍住疼痛冷笑一声,这是宣战吗? 

    护卫队长摆出攻击的架势,大笑一声说道,宣战?恶龙也配?他身后的士兵逐渐逼近,法师们的手中又亮起了炽热的光球。

    银龙现在的状态很不好。鲜血像猩红的蔷薇一样在他洁白的制服上绽放,伸出滴血的藤蔓纷纷簇簇地牵制着银龙的行动。 

     当下的最优解就是打破结界冲出去。现在没时间疗伤,对付火焰就让银龙消耗了不少力气,他必须节省力量来对付接下来可能的车轮战。

    所以你们就采取偷袭这样可悲的招数了吗?银龙护住身后的男孩,双角微光涌动。

    护卫队长慢条斯理地说道,只要能除掉恶龙,什么对策都不成问题。突然他语锋一转,目光扫过男孩后回到银龙身上,为了防止自己被杀,还欺骗了人类孩子吗?龙还真是狡猾的生物。

     说完,他提着剑再次冲了上去。银龙也在同时作出反应,化作一道凌厉的白影。 

     刀光剑影间,巫术师悄悄地挥起了手中的折扇。而这时,男孩似乎向这里看了过来。视线交错的一瞬,巫术师心中一悸。 

     啧,不能拖了。

    

     一道火焰又划破了银龙的手臂。银龙在移形换步间以守为攻,暗暗地将大部分力量集中到双角上。

     现在!银龙的双翼猛地展开,伴随着数道光刃刺向护卫队长和冲过来的士兵。护卫队长错位闪避之时,一道笔直的银光如鹰隼般直直冲向天空。将结界撕裂的一瞬,所有人都被不可见的威压冲击得步履不稳。

     “它的角!!”“它打破了结界!!”“快杀了他!不要让他跑了!” 

      结界破了,小黑——银龙转头想找男孩,却听到不远处传来一声哭嚎——“隼白!!”

     银龙瞳孔猛缩,他向声音来源望去,只见男孩被几个士兵按在地上,满脸的血与尘土,正哭喊着向自己拼命地伸出手。 

     ——你在看哪里?!一声暴喝在耳边炸开,银龙下意识地想低头躲避,殊不知那沾了无数巨龙鲜血的锋利宝剑正等待着他的动作——

     “嚓——!!”银龙引以为豪的,被男孩称赞过美如银河的一只龙角被生生削了下来,像熄灭的流星一样飞坠到火焰里。

     力量在刹那间流失。随着体内一股龙之力的显性暴走,银龙猛地单膝跪下。他抬眼,视线越过被暴走的力量逼退的护卫队长,看向地上的男孩。

    男孩正面带诡异的笑容,随着银龙嘴角的鲜血流下,男孩的身影渐渐消散。 

    混蛋,是幻象……银龙将剑插在地上,想要挣扎着起来,突然听到背后一阵窸窣。

    鲜血和尘土遮盖了男孩的全身。男孩揣着银龙的龙角,低着头跑过来。

    趁现在,银龙低声喘息着说,趁结界还没修复——忽地银龙的声音戛然而止,同时停止动作的还有周围的人。

    男孩拔出了地上那柄银龙送给他的宝剑。冷光在尖端凝成锋利的剑芒,直指银龙的额头。

    ——我想要的,只不过是你的角而已。 

    他的声音在狂风呼啸中清晰可闻。男孩向人类的阵营后退两步,嘴角带着冰冷的弧度,眉眼间满是得志后的嘲讽与高傲。 

    “你看,我说了,我能成为勇者。” 


亓书_十二郎娶我
跨过鸟居等同于进入神域。我曾何...

跨过鸟居等同于进入神域。
我曾何其渴望他们可以携手上山,一同走向拥有彼此的未来。

跨过鸟居等同于进入神域。
我曾何其渴望他们可以携手上山,一同走向拥有彼此的未来。

瓶中盐-请让我膨胀
之前传到涂鸦王国的参赛图【私货...

之前传到涂鸦王国的参赛图【私货贼多】

这次神仙太多了吧!!一下子那么多粮我真的觉得自己恍如在热圈【【😭😭😭

之前传到涂鸦王国的参赛图【私货贼多】

这次神仙太多了吧!!一下子那么多粮我真的觉得自己恍如在热圈【【😭😭😭

谷灯邢今天也要咕咕咕

我又来了。

还是私设无面。

不会画双人图和车只能瞎涂涂。

p2是滤镜。

我也想画车。

我又来了。

还是私设无面。

不会画双人图和车只能瞎涂涂。

p2是滤镜。

我也想画车。

翎玥啊
“这是任务。” “我知道…(笑...

“这是任务。”


“我知道…(笑”

“这是任务。”



“我知道…(笑”

七欲.空雨

“好疼!你干什么!”

“乖乖等我回来~”

“好疼!你干什么!”

“乖乖等我回来~”

自闭儿童黑冥

是之前空间发的,最后小黑定下来了7米9的围巾(你这都70米了)如果图太小了保存下来去相册就可以看了

是之前空间发的,最后小黑定下来了7米9的围巾(你这都70米了)如果图太小了保存下来去相册就可以看了

腌鸡蛋儿
是隼黑的车车 马赛克 日 常...

是隼黑的车车

马赛克  日  常  营  业

要原图私聊即可,感谢各位支持(开始不要脸)

是隼黑的车车

马赛克  日  常  营  业

要原图私聊即可,感谢各位支持(开始不要脸)

日常三三遇新手

试图以数量掩饰质量

我还是会不涂色请原谅(๑ १д१)

@74S_F 

试图以数量掩饰质量

我还是会不涂色请原谅(๑ १д१)

@74S_F 

Utora

【黑卷黑】 猜 猜 我 是 谁?

https://b23.tv/av90320678 B站链接在这里

是那个沙雕手书,喜欢的可以三连支持一下!

https://b23.tv/av90320678 B站链接在这里

是那个沙雕手书,喜欢的可以三连支持一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