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少侠×秦王

441浏览    13参与
萧梓寒
少侠的迷惑发言    P图技术...

少侠的迷惑发言

  

P图技术有限,将就看吧🤧

少侠的迷惑发言

  

P图技术有限,将就看吧🤧

萧梓寒

今天又双叒叕来迫害秦王了,顺便还迫害了一下少侠

今天又双叒叕来迫害秦王了,顺便还迫害了一下少侠

萧梓寒

26字母(少侠X秦王)

A  一个

秦王有一个很讨厌的人--清崖,因为每当清崖出现时,少侠总会围着清崖转,忽视了自己。

Believe  相信

秦王对于少侠十分相信清崖这件事颇有微词,因为自己居然不是少侠最信任的人。

Cat  猫

少侠觉得秦王就像猫一样傲娇,明明很关心自己,却总是嘴硬不肯承认。

Dog  狗

秦王总是忍不住怀疑少侠是萨摩化身,因为少侠乖巧的时候能甜到人心坎,搞事的时候能让人心梗。

Endurance  持久力

秦王对于少侠的持久力很是困扰,无论是少侠对于行侠仗义的坚持上,还是其他方面...

A  一个

秦王有一个很讨厌的人--清崖,因为每当清崖出现时,少侠总会围着清崖转,忽视了自己。

Believe  相信

秦王对于少侠十分相信清崖这件事颇有微词,因为自己居然不是少侠最信任的人。

Cat  猫

少侠觉得秦王就像猫一样傲娇,明明很关心自己,却总是嘴硬不肯承认。

Dog  狗

秦王总是忍不住怀疑少侠是萨摩化身,因为少侠乖巧的时候能甜到人心坎,搞事的时候能让人心梗。

Endurance  持久力

秦王对于少侠的持久力很是困扰,无论是少侠对于行侠仗义的坚持上,还是其他方面。

First  第一

少侠与秦王的第一次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无论是初见还是其他。

Gaffe  失态

面对少侠时秦王总是会忍不住失态,毕竟爱情使人盲目。

Hunger  渴望

秦王渴望成为少侠心中最重要的人,可是别扭的秦王拒绝承认这件事。

impulse  冲动

少侠觉得冲动告白的自己太冒失了,却不知秦王等待许久。

Jaundice  偏见

秦王对于江湖人充满了偏见这件事是众所周知的,可偏偏秦王心悦上了一个江湖人。

Kite  风筝

秦王觉得总是四处行侠仗义少侠像风筝一样飘忍不定,直到少侠亲手将风筝线交到了他手上。

Love  爱情

秦王觉得沉迷爱情的人十分愚蠢,直到他为了少侠而甘愿陷入爱情的沼泽中。

(Learn  学习

秦王对于少侠热爱学习这件事表示很是欣慰,直到他看到了少侠手中的避火图。)

Mark  做标记

每天早晨秦王醒来都会怀疑少侠的物种,因为少侠总是像狗一样在他身上做标记。

Neighbour  邻居

秦王对于少侠的邻居是谁并不在意,直到有一天他在隔壁看到了清崖。

Odour  气味

少侠喜欢像狗一样抱着秦王蹭来蹭去,因为他认为这样就可以让秦王身上沾满自己的气味。

Place  地方

秦王府中少侠最常去的地方是秦王的寝室,每天醒来的地方通常是秦王的床下。

Quagmire  绝境

少侠行侠仗义时遇到过许多绝境,可他每次都能死里逃生,因为还有人在等他。

Rule  规则

秦王从小到大都信守规则,直到少侠闯入他的生命中打破了这些规则。

Same  一样的

秦王为了少侠而患得患失,却不知少侠同样为了自己而辗转反侧。

Thief  小偷

秦王觉得少侠才是最厉害的小偷,因为自己不知不觉就被少侠偷走了心。

Use  使用

今晚对于少侠送的琉璃镜很是喜欢,直到它在某种时候被少侠使用。

Vacancy  失神

少侠很喜欢秦王表情失神的样子,可惜很少能见到,因为秦王讨厌失控。

Warm  温暖的

秦王很喜欢少侠温暖的怀抱,虽然别扭的他总是很嫌弃的样子,但少侠总是能看穿他的别扭。

Xero  干燥

少侠总是觉得秦王的嘴唇太干燥了,需要自己给他润一润。

Yellow   黄色

如果思想有颜色的话,秦王觉得少侠的思想估计全是黄色的。

Zero

一切从零开始,一切从零结束。

萧梓寒

心上人竟是我自己(少侠x秦王)

        站在清崖面前的青年眉清目秀,气质干净,但是略显羞涩,微微低着头,让人看不真切他的表情。清崖看着站在面前的少侠关心地问道:“怎么了小友?”少侠有些紧张和拘谨地回道:“清崖兄,我有些问题想请教你。”清崖亲切地微笑着,鼓励少侠敞开心扉,“什么问题?小友不妨说说看,若我知道的话一定知无不言。”少侠白皙的脸微微发红:“我、我喜欢上了一个人,可是我......我不敢告诉他……”清崖摇了摇扇了然轻笑道:“小友也到了年少慕艾的年纪了,有喜欢的人很正常,无需害怕,大胆的告诉那位姑娘既可……”少侠焦急地打断,“不......

        站在清崖面前的青年眉清目秀,气质干净,但是略显羞涩,微微低着头,让人看不真切他的表情。清崖看着站在面前的少侠关心地问道:“怎么了小友?”少侠有些紧张和拘谨地回道:“清崖兄,我有些问题想请教你。”清崖亲切地微笑着,鼓励少侠敞开心扉,“什么问题?小友不妨说说看,若我知道的话一定知无不言。”少侠白皙的脸微微发红:“我、我喜欢上了一个人,可是我......我不敢告诉他……”清崖摇了摇扇了然轻笑道:“小友也到了年少慕艾的年纪了,有喜欢的人很正常,无需害怕,大胆的告诉那位姑娘既可……”少侠焦急地打断,“不......不是姑娘……”清崖用扇子半遮住脸为难道:“不是姑娘......难道小友你喜欢上了有夫之妇?”少侠一听清崖竟误会至此,立马摆手大声道“没......没有!清崖兄你误会了!”接着少侠声音又小了下来,“实际上是......是个…...男的...…” 

        短暂的沉默之后,清崖又恢复了自己那弧度完美的微笑:“哦,是男子呀,这也没有关系,我们一步一步来吧。”少侠有些踌躇地抬起头,“清崖兄真的没有关系吗?”清崖看着有些彷徨的少侠安抚道:“断袖之癖古来有之,小友你只不过喜欢的人恰好是男子罢了,只要不影响他人便没什么大不了的。”少侠听了清崖的话似是有些释怀,“谢谢清崖兄的开解,我已经好多了。”清崖看着重拾自信的少侠莞尔一笑,“那我们先来说说看追求对方的第一步吧,我建议你先从送点小礼物开始。男子的话,送花就不大好了……”少侠小心翼翼地寻求清崖的意见,“那应该送什么,清崖兄有什么推荐的吗?”清崖沉吟片刻,似是想到了什么,用扇子敲了下手后道:“投其所好吧”少侠低头想了想,“投其所好吗,我知道该送什么了,谢谢清崖兄,我这就去准备。”少侠迫不及待的告辞,准备奔赴爱情的战场。清崖看着少侠匆匆的背影轻笑道:“小友,我等你的好消息!” 

       秦王本在府中处理公务,却突然听到手下禀报少侠求见自己。秦王虽有些不解,却还是决定见上一见。秦王看着下首的少侠皱了皱眉道:“你求见本王有何事。”少侠拱了手试探道:“听闻殿下库中有一把珍藏许久的天蚕丝扇,在下还听闻殿下一直在寻找孤本兵法?”秦王发出一声意味不明的轻笑,“那又如何。”少侠从怀中取出一个匣子,“在下前不久正好偶然获得了一本孤本兵书,想用这兵书与殿下换那把扇子。”秦王立刻按捺不住地让少侠将兵书交予自己翻看一下,“不错,确实是孤本兵书!”少侠慢条斯理地笑道:“在下自是不敢蒙骗殿下的。”秦王嗤笑道:“果然不愧是江湖人,用孤本兵书换一把扇子。”少侠觑了一眼秦王,轻笑一声反驳道:“殿下此言差矣,子非鱼,安知鱼之乐也,只要能得到我想要的,这便是值得的。”秦王对此不予认同,只是漆黑的瞳孔盯了少侠两秒,随即薄唇轻启,“只希望你将来不会后悔。”说完便唤来管家,让他将那把天蚕丝扇取出来交予少侠。少侠看了眼对兵法爱不释手的秦王,垂下眼睛掩盖住了自己饱含侵略性的眼神,语气深沉道:“不会的,我永远都不会后悔。”很快管家便将装在檀木匣子中的天蚕丝扇交到了少侠手中,少侠未看一眼便直接将匣子揣入了衣服里。少侠看着早已迫不及待钻研起了书中兵法的秦王拱手道:“既然扇子已经拿到了,那我便不打扰殿下了。”秦王从兵书里抬头看了少侠一眼,“看在兵书的份上,若你需要帮助的话,尽可来府上找我。”少侠嘴角突然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那在下便先在此谢过殿下了,只希望到时殿下不嫌在下叼扰。”可惜秦王注意力全在孤本兵书上,并未发现这抹不详的笑意,也就未能改变将来被少侠压在身下的命运。

   少侠今天看起来心情不错,人也恢复了往日的健谈, “谢谢清崖兄,多亏你的提议,第一步走得还算顺利。” 清崖摇扇轻笑道:“礼物他收下了么?”少侠想到秦王一看到兵书就两眼放光的样子,忍俊不禁道:“收下了,而且还爱不释手的样子。”这是个好消息,清崖也很高兴:“那就好,接下来还要再接再厉。”少侠兴奋地点点头,“嗯!接下来我应该怎么做呢?”清崖用扇子抵住脑袋沉思片刻,“试着约他出去游玩吧。” 少侠立刻兴冲冲地站起来,“好,我回去问问。”清崖想起什么来,叫住了少侠, “小友且慢,忘记提醒你了。” 少侠笑容灿烂地转过来,“清崖兄还有何事要嘱咐我?” 清崖摇扇轻笑道:“若他会武而你轻功比他好,你可约他去爬山,到时候拉他一把,增加牵手的机会;若他是文人,你可约他去诗会或会社;若你精通厨艺,可以请他吃你自己做的饭菜,毕竟俗话说,抓住男人,首先要抓住他的胃;若你精通工艺,可以制些东西赠予他;适时的还可增加些小惊喜。” 少侠露出一口白牙:“我明白了,谢谢清崖兄。” 清崖正要和他告别,少侠突然掏出了一个檀木匣子放在清崖的面前,清崖疑惑地看着他。少侠害羞了起来:“自我步入江湖以来,清崖兄就助我良多,而且若不是有清崖兄相助,我......我也许永远都不敢对自己喜欢的人展开行动,这次真的很谢谢你,这份礼物请你收下。”清崖打开匣子,里面是一把天蚕丝扇,清崖将匣子推了回去,“小友,这礼物我不能收,受之有愧。”少侠又将匣子推了过去,焦急道:“清崖兄请一定要收下,你是除了父母和师傅以外对我最好的人,我一直把你当作我的兄长,弟弟给兄长送礼物有何不可?况且除了清崖兄,再没有人能配得上这把扇子了!”清崖看少侠都说到了这份上,只能摇扇轻笑道:“那我便却之不恭了,谢谢小友。”

        自己许下承诺方才过了几天,秦王便听到属下禀告少侠有事求见。秦王望着站在面前的少侠嘲讽道:“真不愧是到处惹事生非的少侠,这才过了几天,便有事求我相助了。”少侠不解道:“殿下何出此言,在下行事自认无愧于心,无愧于侠义,何来惹事生非。”秦王嗤笑道:“侠义?你们这些江湖人便是仗着侠义二字整天以武犯禁,惹事生非。”少侠不甚认同地反驳道:“殿下此言有失偏颇,您不能因自己的师父许文武将军被万圣阁谋害便一概而论,况且万圣阁行事从来都配不上侠义二字。”秦王还想再说些什么,可是看着少侠执着的眼神,秦王想再争执下去两人也仍是各执己见,谁也说服不了谁,“你......我......算了,说吧,你有何事要求我相助?”少侠看秦王不再与自己争论下去偷偷松了口气,微微一笑,“在下听闻殿下府中有位厨艺精湛的大厨,不知在下能否跟在这位大厨身后学习一二。”秦王不置可否地扬了扬眉,“你要学习厨艺?为何?”少侠脸上突然染上了一层粉色,满脸羞涩地说道:“我想为心上人做些吃食,可惜厨艺不精,遂想向殿下府上的大厨讨教一番。”听到少侠这番话,不知为何秦王对那位所谓的少侠的心上人竟心生了一丝羡慕之情,不过这情绪太过细微,秦王并没有察觉,“小事一桩,既然你都开口相求了,那我自是要相助的,正好省得大名鼎鼎的少侠你出去‘行侠仗义’。”少侠对于秦王的讽刺置若罔闻,只拱手作揖道:“在下在此谢过殿下,学厨艺这段时间便要叼扰殿下了。”自此少侠每日都去秦王府报到学习厨艺,厨艺也从一开始的手忙脚乱,做出来的吃食惨不忍睹,逐渐变成了游刃有余,做出来的吃食色香味俱全。“殿下觉得味道如何?”少侠满怀期待地看着秦王,等待他的评价。秦王看着期待地等待评价的少侠,本想如实说出评价,可是一想到厨艺学成少侠便不会再来报到,竟有些不舍,不由自主地说道:“勉勉强强够上大厨的一半。”听到秦王的评价,少侠满是失落,“才及一半吗。”秦王看着可怜兮兮的少侠忍不住安慰道:“这么短时间能学到这种程度已经很好了,再多学一段时间就能出师了。”少侠惊喜又腼腆地说,“真的吗,可是我收到了掌门急召,需要与清崖兄一起回门派一趟,最近不能来学习厨艺了。”秦王听到少侠要与清崖一起回门派,立刻面色黑沉,盯着少侠默然不语。少侠看着面色不佳的秦王不解道:“殿下怎么了,怎得突然面色不佳,可是身体不适?”秦王嘴角噙了抹冷笑开口道:“不愧是清崖的小友,回趟门派都要让清崖一起去。”少侠似是不知秦王因何而生气一般,火上浇油道:“自我步入江湖以来,清崖兄就助我良多,可以称得上是除父母和师父以外对我最好的人,所以我想将清崖兄介绍给师父和师兄弟们。当然若殿下有空暇的话,也可与我们一起,毕竟殿下近来助我将厨艺精进不少,我也很想将殿下介绍给他们。”秦王闭上眼,深吸了一口气,“不必,我还是不打搅你与你的清崖兄独处了。”说完秦王就后悔了,可是又舍不下面子说自己反悔了,就听到少侠叹了口气,“真可惜,我本想若殿下也同去的话,还可将放在弟子舍中的那几本孤本兵书借予殿下阅览一番。”秦王立即借梯上楼,“既然有孤本兵书的话,随你回一趟门派也未尝不可。”少侠立即眼睛都亮了,欣喜道:“到时我定要好好尽一尽这地主之谊。”

        少侠看到应约前来的秦王,眸光一瞬明媚起来,“殿下你来了。”秦王不着痕迹地往四处瞄了一眼,“嗯,清崖呢,还没来吗?”少侠神色淡然地解释道:“清崖兄他有些事要处理,让我们先行一步,他稍后赶上。”听到清崖有事耽误不能一起出发后,反应过来可以与少侠独处一段时间的秦王心跳怦怦快了起来,“那我们现在赶紧出发吧。”

        赶了一天路有些疲惫的少侠看着不远处的城镇对同样有些疲惫的秦王提议道:“殿下,不如我们在前面的小镇休息一晚再赶路吧,继续赶路的话,我们今晚怕是要露宿荒野了。”秦王虽然也想休息,可是又担心少侠来不及回门派,“露宿荒野又何妨,我以前整日行军打仗,露宿荒野已是家常便饭,你不是急着回去吗?我们再赶一段路。”少侠闭了闭眼,压下心头因秦王而翻涌起的情绪,“殿下的好意在下心领了,不过在下邀殿下同行是请殿下去做客的,可不是让殿下受罪的。”说完便率先驾马往小镇赶去,秦王看着似是有些生气的少侠的背影,只能紧随其后往小镇赶去。待秦王赶到时,少侠已经订好了房间,正坐在大堂喝茶等待着秦王。少侠压下了眼底涌动的暗潮,平静地看向秦王,“殿下你来了,我点了几道菜,殿下稍等片刻,应该很快就能上菜了。”秦王觑了一眼少侠的神色,见少侠似是已经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偷偷松了口气,坐在了少侠对面,“嗯。”没过多久饭菜便端了上来,不过许是饭菜不合胃口,秦王没吃几口便回房了。

        秦王正坐在房中为与少侠发生不愉快的事而懊恼,突然听到有什么东西敲到了窗户上。秦王一打开窗户便看到了坐在对面房顶上的少侠,“殿下,今睌月色不错,不知殿下可愿赏脸与我一起赏月。”秦王克制不住激动的心情,立刻便运起轻功飞向对面的房顶,谁知秦王刚站上房顶便脚上一滑,整个人向后倒去。少侠立刻上前拉住秦王,秦王一下子扑进了少侠怀中。少侠低头关心地问道:“殿下你没事吧。”秦王涨红着一张脸,微微推开了少侠,撇过头道:“没......没事。”少侠似是松了口气,“那便好,殿下快坐下吧。我看殿下用膳时未进食多少东西,便借用客栈的厨房做了些吃食,若殿下不介意的话,便吃一点吧。”听到少侠的话,秦王想起了自己因为私心而贬低少侠厨艺的事,不由内疚起来,“不......不介意。”说着就取了一块糕点吃了起来。秦王吃了几块便停下了,与少侠一起观赏起月色来。少侠看向眼底好像落了阴影,似乎兴致不高的秦王,“殿下,我请你赏花吧。”秦王满腹疑惑,“这个时辰还有何花可赏。”少侠神秘地笑了一下,“此花非彼花,殿下看好了。”说完少侠就朝地上掷了几颗丹药状的东西,那东西受到剧烈的撞击立刻炸了开来,光彩夺目的烟花腾空而起,宛如在黑色的幕布上释放出华丽的翡翠流苏,天空万紫千红,千姿百态的繁花穿过无边的黑暗让人眼花缭乱,惊心动魄。少侠莞尔一笑,“殿下,我这火树银花可还入得了你眼。”秦王如痴如醉地看着璀璨而又迷离的烟花,“真美,不过这烟花好像与我往日所见的有所不同。”少侠羞涩地笑道:“这是我自制的,我不断尝试调配了无数次,就为了作为惊喜送给我的心上人。”听到少侠提起自己的心上人,秦王垂眼凝了凝,面色立刻冷了下来,目光深沉地看了眼少侠便不发一言地直接飞身离开了。

         翌日,少侠刚下楼来到大堂,便看到了恰好步入客栈的清崖。少侠高兴地迎了上去,“清崖兄你来了。”清崖摇扇轻笑道:“嗯,小友计划实施得如何。”少侠挠了挠头,“应该算成功了吧,清崖兄,我接下来应该做什么呢。”清崖想了想提议道:“也许你写点情诗给他,让他明白你的心意。” 少侠兴致勃勃道:“好!谢谢清崖兄。”因为少侠而辗转反侧,一夜未眠的秦王一出房门便看到了楼下正与赶来的清崖聊天的少侠。只见少侠一会羞涩地挠了挠头,一会又兴冲冲的样子,还从怀中掏出几丸熟悉的烟花递给了清崖,本就脸色阴沉的秦王顿时眼神冷戾起来。秦王满脸郁色地下楼打断了还在聊天的少侠与清崖,“你们还要聊到什么时候,不是还要赶路吗。”看着满脸杀气的秦王,清崖表情凝滞了一秒,暗自思忖道:小友不是说成功了吗,秦王怎么表情不太对劲的样子,其中难不成有什么误会?各怀心事的三人买了些干粮后便继续赶路了。一路上秦王时不时就眼含冷戾地看向清崖,清崖都若无其事地假装未曾发觉,而少侠一直在思索写情诗的事,并未注意到秦王单方面的剑张弩拔,三人终于在天黑前赶到了下一个城镇。少侠把房间订好,连饭都来不及吃就急匆匆地回了房间。

        少侠拿着几张纸来到了秦王的房间,“在下写了几首诗,想请殿下帮在下鉴赏一下。”说完,少侠便深情款款地念起了自己写的情诗,秦王盯着他的脸不觉出了神。少侠念完后小心翼翼地问道:“殿下觉得我写的诗如何?”秦王愣愣地还没回过神来,他还沉浸在诗里,还想着那个在念诗的少侠。“殿下?”少侠迟疑地叫道。秦王终于回过神来,想到少侠写的这些诗并非属于自己,嫉妒就像毒液一样侵蚀了他的心,秦王不由自主地否定了少侠的文采。

        少侠垂头丧气地出现在清崖的房间,明明很高大的青年却像个被主人丢弃的小狗。清崖关心地问道:“小友为何如此垂头丧气?” 少侠委屈地说道:“他说我写得情诗没有才华、没有灵气……感动不了别人……”清崖温和地说道:“是么?不如小友念一下,我帮你看看如何修改?”第一句一出来,清崖就迷惑了,这哪里是没有才华,少侠简直是才华横溢!诗念完了,一阵沉默。“我、我写得不好么?”少侠忐忑地问。 “不是,小友的诗很好,并没有需要修改的地方。”清崖安抚道。少侠失落道:“那......为何他不喜欢。”清崖摇扇轻笑道:“也许殿下不是不喜欢,只是他的性子别扭,不愿轻易承认。要不小友你还是直接告白吧,他不答应你就吻到他答应为止。”说到后来,清崖竟还怂恿起了少侠以下犯上。少侠不可置信的看着清崖:“这......这样不好吧!这样......真的可以吗?”清崖摇了摇扇笑道:“相信我,绝对没问题!追求秦王这种性子的人,就该直面而上。” 少侠将信将疑,“那......那我试试看吧。”再次否定了少侠的秦王十分后悔,想去向少侠道歉,却发现少侠并未在房中,于是来到清崖的房前想要询问清崖是否知道少侠的行踪。秦王刚准备敲门,就听到房内传来少侠念情诗的声音,秦王失魂落魄地离开了,也就未能听到后面少侠与清崖的谈话。

     少侠敲了敲秦王的房门,“殿下,我有些话想对你说,请问殿下现在是否方便。”秦王很想置之不理,可还是忍不住对少侠想说的话的好奇,终是打开了房门。秦王冷着一张脸,“说吧,你有什么话想对本王说?”少侠红着一张脸,“我的心上人收下了我送的礼物;答应了我的邀约;吃下了我做的吃食;收下了我送的惊喜;殿下,你说我的心上人是不是也心悦我?”秦王阴恻恻地开口,“你心上人是否心悦你,你问你的清崖兄去,你问本王作甚。”少侠不解道:“殿下你是否误会了什么,我的心上人是你,与清崖兄何干。”秦王听到少侠的心上人是自己,立刻感到一股喜悦之情涌上心头,可是想到这些天为了少侠而患得患失的自己,红着一张脸撇过头嘴硬道:“谁说本王心悦你,你痴心妄想!”少侠目光深沉道:“那......在下只能冒犯了。”说着少侠欺身抱住秦王吻了上去,“唔唔!唔!” 秦王惊讶地睁大了眼睛,可嘴被吻住了什么也说不出来。回过神来的秦王推开少侠,“混帐东西, 谁让你这么干的。”话音刚落,秦王又被少侠堵住了嘴,快被吻哭的秦王用带着泣音的声音说:“本王心悦你!本王心悦你!行了吧,你快放开我!” 少侠很兴奋地搂着秦王,“殿下,我也心悦你!”

萧梓寒
文卡了写不下去了,欺负一下秦王...

文卡了写不下去了,欺负一下秦王吧

秦王告白翻车现场

文卡了写不下去了,欺负一下秦王吧

秦王告白翻车现场

江东故月

少侠的小纸条。

现pa,少侠and秦王,少侠狗1and秘书

又名《如何做一条合格的狗》、《秦猫猫饲养指南》

别管我了,做狗是我的本分,给王爷做狗是我的荣幸

—————————————


  1. 夏天出门备好小风扇和水果捞。水果捞最好装保温袋,冰袋多放几袋。

  2. 随时随地接收少爷消息。

  3. 开车要平稳,最好不要颠;早上放第一个歌单,晚上放第三个歌单,出差长途要第二个和第四个。

  4. 车上常备蒸汽眼罩,薰衣草香型。

  5. 周一周三冰美式,周二周四拿铁,周五下午需要一小块提拉米苏,但一般只吃两口。

  6. 办公室常备小零嘴:扁桃仁夹心巧克力(与员工会面完毕),80%黑巧(工作间隙),话梅糖(戒烟用),薄荷味口香糖(......

现pa,少侠and秦王,少侠狗1and秘书

又名《如何做一条合格的狗》、《秦猫猫饲养指南》

别管我了,做狗是我的本分,给王爷做狗是我的荣幸

—————————————


  1. 夏天出门备好小风扇和水果捞。水果捞最好装保温袋,冰袋多放几袋。

  2. 随时随地接收少爷消息。

  3. 开车要平稳,最好不要颠;早上放第一个歌单,晚上放第三个歌单,出差长途要第二个和第四个。

  4. 车上常备蒸汽眼罩,薰衣草香型。

  5. 周一周三冰美式,周二周四拿铁,周五下午需要一小块提拉米苏,但一般只吃两口。

  6. 办公室常备小零嘴:扁桃仁夹心巧克力(与员工会面完毕),80%黑巧(工作间隙),话梅糖(戒烟用),薄荷味口香糖(不要益达)

  7. 后背不能留疤,少爷是要留印子的。

  8. 好吧哪都不能留疤,少爷心疼我。

  9. 基本原则:打蛇随棍上,死皮赖脸。口嗨绝对不能少……万一哪天少爷就赏脸回一句呢!

  10. 实在摸不清想法就去看少爷的耳朵。

  11. 不高兴的时候左手食指会敲东西。


江东故月

所以王爷当时心情很好吧?

少侠and秦王,少侠狗1,现pa

—————————————

总裁王爷被邀请去拍某财经杂志封面。摄影师挑来挑去挑不出来,决定让王爷再拍几张好看的另挑。王爷摆姿势摆烦了,抬眼看少侠秘书。

少侠心领神会,拿着小风扇颠颠跑过来递给王爷,自己从保温袋里抽出一盒满是水汽的水果捞。

王爷皱眉:怎么这么潮?

冰袋一直冻着呢,怕不凉了。盒子上全是水,少侠打开湿淋淋的包装,顺手在衣服上蹭蹭水,用勺子喂王爷。王爷不沾手,因为一会儿还要拍照,张嘴接住慢条斯理嚼。

吃完被告知拍摄任务完毕,于是王爷离开拍摄现场。

结果收到的样刊封面是自己在吃水果捞。王爷让少侠打电话问,少侠挂了电话吞吞吐吐:摄影师说你那张......

少侠and秦王,少侠狗1,现pa

—————————————

总裁王爷被邀请去拍某财经杂志封面。摄影师挑来挑去挑不出来,决定让王爷再拍几张好看的另挑。王爷摆姿势摆烦了,抬眼看少侠秘书。

少侠心领神会,拿着小风扇颠颠跑过来递给王爷,自己从保温袋里抽出一盒满是水汽的水果捞。

王爷皱眉:怎么这么潮?

冰袋一直冻着呢,怕不凉了。盒子上全是水,少侠打开湿淋淋的包装,顺手在衣服上蹭蹭水,用勺子喂王爷。王爷不沾手,因为一会儿还要拍照,张嘴接住慢条斯理嚼。

吃完被告知拍摄任务完毕,于是王爷离开拍摄现场。

结果收到的样刊封面是自己在吃水果捞。王爷让少侠打电话问,少侠挂了电话吞吞吐吐:摄影师说你那张特别自然,好看,帅气。


王爷沉默。

杳杳钟声晚

白马鞍边笑靥生(一)『少侠×秦王』

新剧情真的被秦王圈粉啊,心高气傲一心为民还不大聪明的秦王真的很适合少侠

文笔不好,将就看看

云梦少侠

——————————

秦王厌恶江湖人,全天下都知道。

但太子说,有些事,江湖人才适合去做。

所以他只能跟着太子去往江南,见一见太子口中那位他颇为欣赏的江湖新秀。

太子与他说,你们见过的

秦王这才想起一年前那个年轻气盛的小丫头

他想,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罢了

但是,有些出乎意料

秦王见到她时,意外发觉,不过一年,这小丫头已经有了不小的进步

哪怕嘴上说着她没什么大不了,却也不得不承认这个年轻人是个可造之材

那一刻,他萌生招揽的心思,却被少侠四个字怼了回来

“断无可能...

新剧情真的被秦王圈粉啊,心高气傲一心为民还不大聪明的秦王真的很适合少侠

文笔不好,将就看看

云梦少侠

——————————

秦王厌恶江湖人,全天下都知道。

但太子说,有些事,江湖人才适合去做。

所以他只能跟着太子去往江南,见一见太子口中那位他颇为欣赏的江湖新秀。

太子与他说,你们见过的

秦王这才想起一年前那个年轻气盛的小丫头

他想,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罢了

但是,有些出乎意料

秦王见到她时,意外发觉,不过一年,这小丫头已经有了不小的进步

哪怕嘴上说着她没什么大不了,却也不得不承认这个年轻人是个可造之材

那一刻,他萌生招揽的心思,却被少侠四个字怼了回来

“断无可能!”

秦王黑着脸闭嘴,想着这丫头果然是个不知死活的江湖人。


后来,少侠出发去了西域,一个月的功夫便回来了,听太子说,少侠做得很好。

但秦王再次看到少侠,她却是一副蔫哒哒悲痛欲绝的样子。

偶然听到她那清崖兄安慰她

“阿法芙定然也不愿见你难过……”

当时少侠哇的一声哭出来

秦王想上前说句话,可少侠看到他也不哭了,瞪了他一眼转身走了。


朱文圭谋反,金陵城危在旦夕

秦王在朝堂上听着百官吵来吵去推三阻四就是没人肯站出来诛杀逆贼

甚至他高坐在龙椅上的父皇也没有半分表示,他忍不下去想开口,却被太子拦住。

下朝后太子不见踪影,秦王想质问也找不到人,怒气冲冲的撞上了昭华。

昭华告诉他,不必太过担忧,金陵有少侠

秦王听见这个名字先是一愣,继而冷哼一声说,少侠那小丫头斗得过万圣阁?

昭华先是奇怪的看他一眼,说,你莫要小看少侠和师兄

转身要走时昭华终究是没憋住,问他,你和少侠到底结了什么仇?

秦王:?

昭华说,我从金陵回来时和少侠说你在京城很着急,少侠也是一样的语气,冷哼一声道,秦王天横贵胄竟然也会担心老百姓是死是活?

秦王:……有仇,我们不共戴天


秦王没想到,金陵的危机还真被少侠给化解了。收到危局已解的消息,父皇派他去金陵收拾残局。

秦王知道少侠胆子大,可他万万没想到她胆子大到放走反贼。

少侠理直气壮站在他面前,振振有词

“思明兄为万圣阁做事本就是被逼无奈,眼下朱文圭都死了,你揪着他不放有什么意思!”

“思明兄?”

那一刻秦王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想什么,当时他脸色沉得可怕。

少侠吓了一跳,觉得自己是有点过分,闭嘴不说话了。

“你知道我师父是谁吗?”秦王半晌开口

少侠莫名其妙的看他一眼

“许文武 ”

那一刻少侠的脸色刷的一下变白,她自然记得许文武是谁,那位给了他指点,忠肝义胆,最后死在万圣阁手里的老将军,死在……方思明手里的老将军。

少侠意识到自己这话可不只是过分了,憋了半天却没憋出一句话来

最后说到“对不起……”

秦王死死盯着她“你为什么说对不起?”

为什么,少侠也不知道

少侠视方思明为朋友,却也必须承认方思明杀了秦王的师父是毋庸置疑的。

少侠觉得自己有点混蛋,她这才明白为什么秦王如此怨恨江湖人。


秦王确实生气,但最后却没死揪着这事不放,那天金陵守备军调度,新来的统领是秦王的熟人——他师父的部下

秦王得到消息想去迎接一下,不料看见了少侠,她正和新来的统领聊天。

秦王顶着冷脸上前去,少侠见到他先是有点心虚,但见他别人欠了他几百万银子的脸色又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统领见到他很是高兴

秦王寒暄一会,对着少侠说,怎么哪都有你,少侠差点没轮灯抽他

统领笑道“原来殿下和少侠竟是相识。”

秦王有点奇怪,少侠走后,统领说道,老将军在时,虽与少侠只有一面之缘,却是很欣赏少侠

“少侠心思淳善,月前,还去祭拜过老将军,观殿下的意思,似乎也对少侠颇有赏识之意。”

秦王想反驳,但最后却没开口


秦王临时征用金陵太守府,少侠沾了光住了几日。那天秦王无事,在花园发现了一只睡着了的少侠。

秦王一边想这丫头真是没规矩,一边走过去打算叫醒少侠让她回房睡。

少侠很警觉,刚走近便醒了过来

秦王发现她脸上泛着不正常的红晕

少侠有点懵的看了他一会,又趴下想继续睡

秦王揪住她斗篷的帽子,训她说,你知道现在什么节气吗还敢在外面睡觉

“你别扯我!”少侠大声说

秦王不由得松开手

“我有点……难受…”少侠嘀嘀咕咕

秦王意识到少侠可能是病了,但对着蜷成一团的少侠无从下手。

“起来,回去睡。”

少侠不动弹

“你自己能不能走?”

少侠不说话

“起来……”秦王一句话憋了半天“我背你!”

少侠这才抬起头来,可喜可贺她虽然发烧却还能认出人来,满脸怀疑并不相信秦王能这么好心。

但最后还是慢吞吞的站起来。

秦王发誓他这辈子都不会再干这种事了

少侠很轻,秦王闻到一股很淡的香气,他以前也在少侠身上闻到过,他记起来了少侠那从不离身的引梦玲

——————————————

很老套的梗,将就看看吧






江东故月

你这燕窝保熟吗?

老规矩,少侠and秦王,欠不喽嗖的狗1

———————————


秦王殿下就算在军营里摸爬滚打长大、跟着自己师父学了不短时间,到底也是个天潢贵胄的龙子皇孙,吃穿用度都要精致些。而少侠甫一入江湖就是个上蹿下跳闲不住的主儿,在路上兴致一来,卧在桃花树上赏着月亮就能酣然入眠。


王爷王妃一起用晚膳。王爷吃了口炖燕窝便放下。少侠见了多嘴问一句,怎么,不好吃?

本以为只是浅尝一口,没成想秦王殿下真点点头:尚可,枸杞味道略有些重,炖得一般。


少侠一顿,将刚刚夹起的芙蓉鸡片丢进嘴里,嚼了几次咽下肚便端起瓷碗,喝了口自己的燕窝粥,砸吧砸吧嘴,伸手去够王爷的燕窝粥。

王爷拿筷子敲少侠的手,慢......

老规矩,少侠and秦王,欠不喽嗖的狗1

———————————


秦王殿下就算在军营里摸爬滚打长大、跟着自己师父学了不短时间,到底也是个天潢贵胄的龙子皇孙,吃穿用度都要精致些。而少侠甫一入江湖就是个上蹿下跳闲不住的主儿,在路上兴致一来,卧在桃花树上赏着月亮就能酣然入眠。


王爷王妃一起用晚膳。王爷吃了口炖燕窝便放下。少侠见了多嘴问一句,怎么,不好吃?

本以为只是浅尝一口,没成想秦王殿下真点点头:尚可,枸杞味道略有些重,炖得一般。


少侠一顿,将刚刚夹起的芙蓉鸡片丢进嘴里,嚼了几次咽下肚便端起瓷碗,喝了口自己的燕窝粥,砸吧砸吧嘴,伸手去够王爷的燕窝粥。

王爷拿筷子敲少侠的手,慢条斯理:做甚么,如此没规矩?

我尝尝王爷的,少侠诚恳道。

能有什么区别?王爷嘴上嫌弃着,手上将燕窝推过去:你尝尝。

少侠就着王爷用过的勺子喝了一口,琢磨一会儿,诚实答:我觉得没有区别。

你能喝出来什么区别?秦王皱眉,一桌佳肴进你的嘴简直糟践。

还是能吃出来不一样的,少侠眼睛亮晶晶,王爷府上的要比别处好得太多。

王爷颔首,不作多言:食不言。

少侠嘴欠:王爷,你怎么这么金尊玉贵?

王爷筷子一抖,直接掉在桌上。秦王殿下一脸震惊抬眼看少侠:你说孤什么?

我说王爷金尊玉贵,少侠点点自己面前的燕窝,天家养出来的就是不一样……

王爷一副见了鬼吃了苍蝇的表情:管好你的嘴,别来恶心孤。


……哦。少侠讪讪,闭嘴塞饭。

江东故月

拉灯

头次圆房时候,秦王脱衣服前还思索着如何让少侠舒服些不那么疼,心里想着扩张如何做才能后续顺畅,不料衣服脱了半截就被少侠扑上去照着嘴唇一顿啃。

秦王感觉像是被狗咬了一样,毛燥又急切,笨呼呼地生涩、但胜在势头紧,一时间王爷丢盔弃甲被少侠靠在桌案上吻,吻毕后扶着少侠的肩微微喘气。

本来脱了半截的衣服被少侠方才动作已然掉了大半。少侠方才从半敞领口摸进去,只觉秦王殿下天潢贵胄,明明穿上衣服是大明男儿健硕风骨,身姿修长肌肉匀称,不过分健壮骇人亦不纤弱娇嫩,堪称一派亭亭君子风骨;却想不到衣服下遮的是泼天富贵养出来的细腻皮肉。少侠忍不住轻轻捏了一下,便发现王爷的舌一抖、眼睫微颤,低眼一看还留了印子。王爷,怎......

头次圆房时候,秦王脱衣服前还思索着如何让少侠舒服些不那么疼,心里想着扩张如何做才能后续顺畅,不料衣服脱了半截就被少侠扑上去照着嘴唇一顿啃。

秦王感觉像是被狗咬了一样,毛燥又急切,笨呼呼地生涩、但胜在势头紧,一时间王爷丢盔弃甲被少侠靠在桌案上吻,吻毕后扶着少侠的肩微微喘气。

本来脱了半截的衣服被少侠方才动作已然掉了大半。少侠方才从半敞领口摸进去,只觉秦王殿下天潢贵胄,明明穿上衣服是大明男儿健硕风骨,身姿修长肌肉匀称,不过分健壮骇人亦不纤弱娇嫩,堪称一派亭亭君子风骨;却想不到衣服下遮的是泼天富贵养出来的细腻皮肉。少侠忍不住轻轻捏了一下,便发现王爷的舌一抖、眼睫微颤,低眼一看还留了印子。王爷,怎么就这么招人喜欢呢?但少侠不敢说出来,他怕王爷下一秒能把他踹出卧房。


少侠这几日终于有了王妃样,总算肯窝在王府里一段时日。秦王摆出王爷的架子:王妃若有空,便看看账子吧。

少侠立刻姿态扭捏娇嗔:王爷,妾身子乏了……

你乏了?王爷大惊,你乏?你乏什么劲?

少侠抹假泪:妾知道昨日折腾王爷折腾得晚了,给王爷赔不是……

秦王右眼皮一跳。

少侠抽噎:妾委屈,妾觉得……

秦王眼角一抽:你别叫妾。你……

话还没说完,少侠立刻接上趟儿,抹着泪道:我觉得王爷昨日舒服得紧,瞧着脸也红扑扑得可人,属实平日里难能一见之风景,便不顾王爷所言,不小心频率快了些、时间亦长了些……

秦王额角有青筋:你闭嘴。

少侠哭哭啼啼:王爷竟还做这卸磨杀驴的活计!明明昨儿晚上爽利的不止我一个,王爷也舒服……

秦王忍无可忍甩袖而去,这天晚上少侠睡的书房。

江东故月

王爷拒绝和少侠说话。

少侠and秦王,欠不喽嗖的狗1

还是不知道怎么打tag

————————————

少侠有事没事喜欢去秦王府转悠。不走正门,偏爱翻墙;于是次次被侍卫抓到秦王面前。侍卫长头疼:少侠,这可算扰乱我等公务?

不算不算,少侠义正言辞,诸位做的是好事啊,尽职尽责!就应该把我押到王爷面前!

众人面面相觑,少侠反倒万分自觉递过手去:劳烦诸位!


秦王殿下没闲工夫陪少侠闹腾。少侠怨怨:王爷不是求贤若渴,为何不搭理我这自愿送上门的?

王爷忍无可忍,把少侠踹出书房:你那是送上来的人才吗?你那是送上来的草人!来了便要孤同你说话玩乐,孤没那时间!来人送客!

少侠觍着脸:那我坐在旁边看着王爷,保证不打扰...

少侠and秦王,欠不喽嗖的狗1

还是不知道怎么打tag

————————————

少侠有事没事喜欢去秦王府转悠。不走正门,偏爱翻墙;于是次次被侍卫抓到秦王面前。侍卫长头疼:少侠,这可算扰乱我等公务?

不算不算,少侠义正言辞,诸位做的是好事啊,尽职尽责!就应该把我押到王爷面前!

众人面面相觑,少侠反倒万分自觉递过手去:劳烦诸位!


秦王殿下没闲工夫陪少侠闹腾。少侠怨怨:王爷不是求贤若渴,为何不搭理我这自愿送上门的?

王爷忍无可忍,把少侠踹出书房:你那是送上来的人才吗?你那是送上来的草人!来了便要孤同你说话玩乐,孤没那时间!来人送客!

少侠觍着脸:那我坐在旁边看着王爷,保证不打扰。

孤属实不知这江湖上鼎鼎有名的少侠竟是如此模样!王爷说话夹枪带棒,到底一群乌合之众,什么人都能出来做主了!

还请王爷多骂点儿,少侠笑嘻嘻,我听着舒服。


王爷一整天没搭理少侠。



——————————






夜已深,王爷在榻上翻阅兵书,忽的一声鸟叫,接着是窗子啪地一响。本以为是哪只傻鸟撞在窗棂,却没成想一股血味儿弥散开来。秦王警惕,持剑欲上前,听得一声虚弱喃喃:王爷,不是刺客,不用杀我。

少侠?秦王一愣,快步上前扶起少侠,见血气扑面,便皱了眉:不去找你狐朋狗友,来孤的秦王府做甚?孤可不掺和你们江湖人的事。

但话毕加了句:可要我传府医?


我知王爷面冷心热,少侠往秦王怀里偷摸拱了拱,多谢,但不必。

你觉得孤府上不干净?秦王挑眉,把少侠抱起来放到美人榻上。

我岂敢?少侠摆手,只是如王爷所说,江湖人,防不胜防!

孤看你是伤得不够重,秦王在旁侧坐下,那你如何处理?

我腰侧有药,少侠眼睛亮晶晶,把秦王殿下看得直皱眉,劳烦王爷了!

你也知道劳烦孤。王爷冷着脸呵呵笑,在少侠腰侧摸索半天:可是这个?

是,少侠点头,伸手去拿王爷手里的灯:我来给王爷拿着。辛苦王爷!

你话少点,王爷慢悠悠道,手上细致给少侠上药,小心话多了,孤一生气,把你乱棒打出王府。

少侠闭了嘴,只是定定看着被暖黄灯光打磨得失去针锋麦芒的王爷。

好了。王爷手快,已然给少侠上完了药,抬眼看一眼少侠:少侠可否满意?

满意、满意。少侠呆呆说完,反应过来后差点给自己一巴掌,立刻起身要表敬意,却扯到伤口呲牙咧嘴,看得王爷疑惑到单挑眉毛:少侠这是做甚?

少侠尴尬笑:王爷丰神俊朗……


王爷转身回床榻睡觉,这次三天没跟少侠说话。



江东故月

废话少说:少侠and秦王,少侠狗1

因为我是狗1所以是这样

无逻辑乱脑,我是爽了,看的不高兴揍我一顿也行,赶紧给我一巴掌让我醒醒神,我已经迷瞪了,tag怎么打我也不知道,我已经迷糊了,彻底迷糊了

———————————————


少侠给秦王当了王妃!


但是天天不着家。


当年洞房夜匆匆喝了酒,少侠就被各路好友拽走,留着秦王一个人对着空荡荡的大红喜床发愣,一时不知道谁才是应酬完酒席等着娇妻相伴的那位。

王爷咬着牙在床上坐着,跟摇曳的喜烛大眼瞪小眼,直到三更时分,床上被丢下一个喝得不知今夕是何夕的少侠。

王爷气得半天没跟少侠说话。至于为什么是半天,因为秦王殿下本来打算一月不...

废话少说:少侠and秦王,少侠狗1

因为我是狗1所以是这样

无逻辑乱脑,我是爽了,看的不高兴揍我一顿也行,赶紧给我一巴掌让我醒醒神,我已经迷瞪了,tag怎么打我也不知道,我已经迷糊了,彻底迷糊了

———————————————


少侠给秦王当了王妃!


但是天天不着家。


当年洞房夜匆匆喝了酒,少侠就被各路好友拽走,留着秦王一个人对着空荡荡的大红喜床发愣,一时不知道谁才是应酬完酒席等着娇妻相伴的那位。

王爷咬着牙在床上坐着,跟摇曳的喜烛大眼瞪小眼,直到三更时分,床上被丢下一个喝得不知今夕是何夕的少侠。

王爷气得半天没跟少侠说话。至于为什么是半天,因为秦王殿下本来打算一月不跟少侠说话,但是少侠磨天磨地上蹿下跳叭叭个不停——王爷受不住。

秦王发不了火;因为他在众人面前对少侠稍微冷点脸就要被少侠各路朋友明里暗里指着鼻子骂,即使少侠嬉皮笑脸握住王爷的手腻腻歪歪“王爷别生气都是我的错”。

这时候两人没圆房,故而秦王一直苦恼,当家主母……主父,天天不着家,成何体统!王爷甚至觉得自己当初跟少侠定了亲是被算计的。但少侠每次回来把王府打理得从上到下井井有条挑不出差错,不得不说全江湖敬仰的少侠还是有浑身本领的,王爷属实找不到话头要他留下。

直到少侠那次回来吞吞吐吐问王爷什么时候圆房。王爷看着少侠眼神飘忽面色发红、紧张到不敢直视他的神色,鬼使神差问了一句:圆房之后能不能留在王府多待几日?

少侠呼吸一滞:王爷,有没有人说过你像个……呃……

王妃尽管说,秦王殿下看少侠支支吾吾,大度量挥挥手,孤在听。

我是说,少侠捂着脸,王爷,有没有人说过你像个小媳妇啊?我从关山那时你叫我不许乱来的时候我就觉得……

少侠话没说完就被王爷踹出书房了,当晚差点没圆成房。


圆了房之后王爷更恍惚:原来我才是当家主母?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