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少女前线

105.5万浏览    10101参与
三日月鹤子_Mitsu

【授权转载】
画师微博:@脆皮炸虾球

新的一年也请多多关照喔

【授权转载】
画师微博:@脆皮炸虾球

新的一年也请多多关照喔

冷痛不能学习
是vivi和阿能,搞拉郎 (阿...

是vivi和阿能,搞拉郎

(阿能拿的是vector)

是vivi和阿能,搞拉郎

(阿能拿的是vector)

interry
少女前线 铁血与ar小队 把喜...

少女前线

铁血与ar小队

把喜欢的人形一股脑画了进去(^_^) 

http://gf.ppgame.com/20200120/index.html

帮忙进入投个票吧(厚颜无耻拉一下票)名字就叫interry

少女前线

铁血与ar小队

把喜欢的人形一股脑画了进去(^_^) 

http://gf.ppgame.com/20200120/index.html

帮忙进入投个票吧(厚颜无耻拉一下票)名字就叫interry

络

德皇出镜了呀!!!

一定给我平平安安撤出战场呀。。。

德皇出镜了呀!!!

一定给我平平安安撤出战场呀。。。

泛之Fanzy

【9412】嚇一跳【阿十八】

主動排雷

掛件!AN94 x AK12

場景:偏振光第三章-對映體過量II 後續


————————


  解決完最後一波因為外界刺激甦醒的宕機鐵血和帕拉蒂斯,AK-12巡視周圍的情況一眼,非常的不幸,她們被困在地下二層的隔間裡,一時半會還無法逃脫。


  側頭看了一眼在等她指示的AN-94。


  「94,過來。」AK-12找了個角落坐了下來,然後拍了拍左邊的位置。


  AN-94意會AK-12的意思,坐在了AK-12讓她坐的位置,思考了一會,還是提出了疑問:「12,我們不行動嗎?」


  「我們的資源剩下不多,你要是可以我在開啟隔離門後一瞬間解決宕機的那群...

主動排雷

掛件!AN94 x AK12

場景:偏振光第三章-對映體過量II 後續



————————


  解決完最後一波因為外界刺激甦醒的宕機鐵血和帕拉蒂斯,AK-12巡視周圍的情況一眼,非常的不幸,她們被困在地下二層的隔間裡,一時半會還無法逃脫。


  側頭看了一眼在等她指示的AN-94。


  「94,過來。」AK-12找了個角落坐了下來,然後拍了拍左邊的位置。


  AN-94意會AK-12的意思,坐在了AK-12讓她坐的位置,思考了一會,還是提出了疑問:「12,我們不行動嗎?」


  「我們的資源剩下不多,你要是可以我在開啟隔離門後一瞬間解決宕機的那群傢伙就可以行動。」AK-12指向不遠處的一大堆宕機鐵血和帕拉蒂斯。


  AK-12說的沒錯,現在貿然行動確實不妥。只是想到任務的進度、走散的隊友以及困在別的區域的安潔莉婭的安慰讓她眉宇間形成淡淡的川字。


  「趁她們都是宕機的狀態解決,然後12你開隔離門不就好了嗎?」AN-94提出自己想法。


  「你能保證隔離門的另一端沒有敵人?」


  「...我們要一直在這裡嗎?」


  「嗯~94好像不喜歡跟我待在一起?」


  AK-12挑了挑眉,微笑著反問AN-94。


  「不、不是!」AN-94面對AK-12想要解釋,卻語無倫次,最終放棄了起來。「...我不是這個意思...」


完整閱讀→EpisodeWordPress

神绮丶
哈哈哈哈哈哈一次无意间的编队操...

哈哈哈哈哈哈一次无意间的编队操作

12的小心心亮了( ̄ิ∀  ̄ิ๑)

你们原地结婚叭!!!!!

(别问我为啥94么得 圣建刚领回家的)

哈哈哈哈哈哈一次无意间的编队操作

12的小心心亮了( ̄ิ∀  ̄ิ๑)

你们原地结婚叭!!!!!

(别问我为啥94么得 圣建刚领回家的)

篍艽
总觉得画不出来pa15旗袍那种...

总觉得画不出来pa15旗袍那种很色的感觉
药锅锅tql

总觉得画不出来pa15旗袍那种很色的感觉
药锅锅tql

來自深海。

【9415】无题2

*AN94✖️AR15,手动避雷

*ooc有。依旧随笔风。

*人类设注意。两人大概是上大学的年龄。dbq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描写颜色(……)


(1)

AR15发现自己今天有些不大对。

没人不知道AR15的眼睛是蓝紫色的,宛若天色映射在薰衣草田一般,清澈中略带深沉,不失紫色的魅力又兼有蓝色的透彻。虽然说是蓝紫色,但也必须是淡紫色掺着些许蓝色,不然那份蓝色将会被紫色拖入谷底,完全失了那份干净的感觉。

而今天不大一样,眼中的那份紫色好像淡了些。AR15这样想。但或许又只是自己看错了,毕竟颜色淡了一点是不怎么看得出来的。

叹了口气将镜子塞回桌兜里,扭头却对上了那人的视线——AR15甚至...

*AN94✖️AR15,手动避雷

*ooc有。依旧随笔风。

*人类设注意。两人大概是上大学的年龄。dbq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描写颜色(……)


(1)

AR15发现自己今天有些不大对。

没人不知道AR15的眼睛是蓝紫色的,宛若天色映射在薰衣草田一般,清澈中略带深沉,不失紫色的魅力又兼有蓝色的透彻。虽然说是蓝紫色,但也必须是淡紫色掺着些许蓝色,不然那份蓝色将会被紫色拖入谷底,完全失了那份干净的感觉。

而今天不大一样,眼中的那份紫色好像淡了些。AR15这样想。但或许又只是自己看错了,毕竟颜色淡了一点是不怎么看得出来的。

叹了口气将镜子塞回桌兜里,扭头却对上了那人的视线——AR15甚至想狠狠打自己一个巴掌,她已经让AN94在旁边等的快要冒烟了。在AN94焦急又略带些慌张的注视下AR15竟突然如停止思考了一般放空了思想,在白茫茫的思绪大海里突然翻了船沉入水中一样。要知道这种事情发生在这位做事严谨细心的粉头发姑娘身上可真是少见。

“所以……”

“好。”

还没等对方说完,AR15抢先一步打断了AN94,果断,干脆,不带一丝犹豫,这利索的感觉甚至让AN94怀疑AR15是不是生气了或在敷衍自己。AR15挥挥手示意让人离开,可对方偏偏一步三回头望向自己,直到AR15把头彻底扭过去之后才大步离开了房间。

真少见啊,自己会忘记事情这种情况,更何况是一两分钟前的事情。这样想着AR15扑向了沙发将自己整个人埋了进去,嘛,这种事情,或许让明天去迎接它的怀抱会更好。


(2)

早上6:30,天色蒙蒙亮,迫近冲破黎明与黑暗的分界线。AR15已经起来了,而AN94,一向是睡到七点整准时起床的。

AR15和AN94住在同一个房子里,是同居关系。AR15先住了进去,随后是AN94。但似乎两人的关系并没有好到哪里去,两个人不吵架也聊不到一起去,再加上AN94这位老实人说的话总是太直,这更是让15吃瘪的次数加了几倍。同时,两人一边惦记着某位眯眯眼白毛女同学,另一边也常跟某位黑发绿挑染的女生经常来往,据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透露后者好像还没有还完债。因此,AR15除了上学之余剩下的时间都被满满的兼职苦涩生活填满,早去晚归已成为日常。而另一边的AN94,过着普通大学生的生活,只不过是通学生罢了。两人本来就聊不到一块儿去,再加上时间几乎凑不到一起去,就更没有什么话题了。对于两个人来说,租的房子更像一个放大了的宿舍,但只有两个人。

AR15一边扎着头发一边回想往日两人相处的每个细节,小心翼翼的揣摩究竟对方当时提出了什么样的要求。就在AR15沉迷扎头发无法自拔的时候,一句话从房间外面冷不丁飘了进来。

“我准备好了,话说是不是太早了?”

AR15被吓了一跳扭头。

扭头。

AR15吓的咬在嘴边的发绳都掉地上了。

哪里有人。闲着的时候外出。还。穿。校服的???

有,AN94就是。

……

最后,还是从AR15那里拿的一身衣服。不大不小,竟然意外的合身。AN94觉得感觉不错,AR15倒是五味杂陈,有一种说不来的微微的烦躁感觉,但又有一种心里痒痒的感觉。说不来,这种感觉只有我懂。AR15想。


(3)

好吧,谜底揭晓了,只不过是在周末的时候去买个猫这种小事。但在喜欢毛茸茸的小动物的AN94看来这种事情能顶掉半边天了。即使是平日里脸上从来表现不出一丝一点情绪的AN94此时也兴奋的让AR15怀疑是不是谁在空中撒了一把糖,甜的齁了。

所有路上的事情和挑猫的事情免谈了,直接说结果。

此时这位俄罗斯小姑娘正抱着一只美国布偶猫兴奋得望着AR15,如果AN94是只金毛,那此时应该尾巴都摇的开了花。AR15这样想着白了AN94一眼将卡递给了老板娘让她结账。被白了一眼的AN94有些动摇了,从蹲着的姿势转变为站着并且直视对方,直勾勾的,盯得AR15浑身发麻。

“或许,我惹你生气了。”

“说过多少遍了不要多想。”

“AR15不喜欢这只猫吗?我觉得AK12也会喜欢的,她来了还可以给她看……,更何况……”

“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只有我们两个住,没有Ak12!没有!”

AR15毫不犹豫打断了AN94的话,但对于AN94来说这种事情已经成为了日常。所以她选择继续说下去。

“更何况和你的眼睛颜色很像,都是深蓝色,不是吗?”

…………

AR15愣了一下。下意识伸手想要去触碰自己的眼睛却被AN94一把抓住了手腕子,“脏。”对方这么说着将老板娘递过来的卡拿好小心翼翼放回AR15的口袋。而AR15完全不在乎有没有拿回自己的卡,只是觉得眼前一切有些模糊,气过头了。她这样安慰自己,或许是为对方经常拿那位吹着捧着上了天的AK12要来自己家里而生气?还是因为对方多疑的习性惹恼了自己?

或许都不是。对方从来没有认认真真看过自己的眼睛,一次都没有。AR15头也不回的跑出了猫店,丢下后面抱着猫的AN94一路上狂奔也追不上自己。不知何时,眼中最后一丝淡紫色悄悄的离开了天空,任由这片深蓝淡下去,最后成为天中的湖泊,变为湖蓝色。

今天是第二天。


(4)

买猫后又过去了几天,现在是第六天。

AR15和AN94发生了点小口角。

原因?很简单,只不过是因为猫卡进在衣服上出不来可是两人都走不开就发生了点口角。

此时此刻AN94正抱着可怜兮兮的猫和衣服面无表情的盯着AR15,换来的是AR15愤怒的回视。在两人僵持的第不知道几分钟之后AR15率先告退,虽然还是一副不甘心的样子但似乎也说不出什么话来了。AN94松了口气将猫好好抱稳继续看着AR15,生怕对方下一秒就会冲向自己似的。而对方,低下了头,没有梳好的长发耷拉着盖住了脸,这令AN94难以确认对方此时此刻到底是什么样的表情。

“你赢了。”

一字一顿的吐出这三个字后AR15如释重负,却又在一瞬间情感又爆发了出来一样难以控制。

“AN94!正视我!看着我!你到底在想什么!”

“……”

对方没有回答。

耳边循环播放着对方那天说的那句“你和猫的眼睛颜色一模一样”,AR15内心怒火想要爆发又沉了下去。自从AN94有了猫之后家里算是有了些生气,可平常也只是猫和94的互动多了点,每天放学了回去之后就盯着猫,不干别的事情。可猫也不是很喜欢15的样子,见到15就跑到高处躲着,不叫,也不看她。这令自尊心极强的AR15总是内心不是很好受——这是吃猫的醋了。AN94这样解释道。

AR15想要反驳,也没法反驳。确确实实有那么一点吃醋的味道,但吃猫的醋显得自己小气了点……

不要看猫了,多看看我吧!你连我有什么变化都看不出来吗笨蛋小姐!

一个声音在AR15心底里歇斯底里的咆哮着。


(5)

从镜子里看着自己眼睛颜色一点点淡下去AR15也没有什么办法,只能任由它淡下去,直到迫近湖蓝色。可心里的那种奇怪的感觉越来越浓——不是猫,倒是有点生94的气了。AR15不是小气的人,谁都知道,只不过是做事严谨细心了点。这是同学们公认的。

但没有说在情感上是否是小气了点?

说不来,难说。

AR15觉得自己需要一个能倾诉的对象,但试着找不到合适的人选。在这种情况下,只能任由自己受情绪摆布。

怪好笑的。这么想着AR15关上了灯钻进了被窝。

时间过的真快……原来已经第九天了啊。


(6)

今天是第十天。

AR15眼中的颜色已经彻底变成了湖蓝色,湖蓝色。和AN94的眼睛颜色一模一样,一模一样。一种绝望感深深的埋没了AR15,她终究还是和AN94有了不可否认的相同的一点。AR15觉得自己有些头晕,甚至还有点发热。狠狠揉了一阵太阳穴之后她毅然决然选择出去转转。

现在是早晨六点四十五分。AN94还在睡梦中,距离七点还有十几分钟。

AR15轻手轻脚走到AN94身边拍了拍人,换来的只是对方的一个翻身,被子歪了,露出了猫的耳朵。AR15这次承认自己确实是被打败了,深深的挫折感始终无法消去,想要帮人盖上被子的手僵在半空中,过了好一会儿缩了回去。过了几分钟后又有些颤颤抖抖的伸了过去将被子轻轻拉上,盖住了AN94的肩膀。这家伙,睡觉的时候还抱着猫啊。

AR15没有叫醒对方,也不想叫醒对方。回头再次看了看AN94后毅然决然的走向了门。

“我走了。”

……………………

AR15走向了公园。因为还是清早的原因吧,公园里压根也没有人,没有小孩子的吵闹声,也没有大人一阵一阵的唠嗑声。安静的吓人。

AR15坐在了长椅上,她感觉自己此时各位的累。不仅仅是身体上,更是心理上,或许她已经好好休息一下了。AR15朝空中哈了一口气,吐出淡淡白色。变天了,那家伙会根据时间再添衣服吗?会不会还傻傻的只会穿校服?

这样想着AR15闭上了眼睛,如卸下了万吨负担一般倒在长椅上。

直到AR15失明前的那一刻AN94也没能好好的,认真看一次AR15的眼睛。如果说AK12和猫各占AN94的生活的半边天,那AR15仅仅能算作天上飘着的一朵云,轻盈,如缕,随时可能被路过的风吹走。另一边——却不知什么时候,AN94已经占据了AR15心中的最重要的那块地方,她自己却丝毫不知情。

直到最后那一刻,AN94也不曾注意过AR15的眼睛是蓝紫色的,而不是蓝色,更不是和自己一样的湖蓝色。

也不可能知道早上有一双和自己一样的湖蓝色眼睛曾十分郑重、严肃,难过、无奈地注视过自己。

两个人之间,永远没有一个合适的答案。或许她们本身就没有结果,又或许本身就有结果,只不过太过残酷。

现在,AN94也不可能再会有这个机会看到她眼睛本来的色彩了。


(7)

“你知道吗?暗恋对方的人的眼睛会随着时间一点点变成喜欢的人的眼睛的颜色,一点一点褪去自己本来的颜色。如果对方——没有和自己在一起的话,十天后,暗恋者眼睛就会失明哦。”

不什么时候,同学们之间开始流传着这么一个荒唐的故事。只有AN94,也可能只有AN94,对这个故事丝毫不在意。望向窗边,或许学校里再也不会出现那个粉红色的身影了。

——————————————————————

最后bb点废话

是空间里看到的梗,心水了就写了,我也没想到一下子会写这么多

虽然中间 猫卡衣服里很唐突 但布偶猫卡衣服里真的好蠢好可爱

最近精神状态不太好还在吃药所以就,忍不住发刀了,我觉得9415适合刀(←)

大概就是这样

24Hz
自己加了很多料的约稿灵感来源于...

自己加了很多料的约稿
灵感来源于最近的封城

自己加了很多料的约稿
灵感来源于最近的封城

蒼泉 Izumi

我現在入坑好像太晚了

我現在入坑好像太晚了

breadko
是……迟到了一个月多的圣诞贺图

是……迟到了一个月多的圣诞贺图

是……迟到了一个月多的圣诞贺图

來自深海。

【9415】秋日。

*AN94✖️AR15,手动排雷

*可能微量ooc,依旧是随笔

*是听歌产物,有少量借鉴评论,以及某网站测试的结果,歌名La Boîte à Musique


秋天。

风吹动树叶发出瑟瑟响声,在微寒的秋风中一片枫叶依依不舍得告别了树枝,在风的叹息声中安心飘落。

一只手慢慢伸了出来,枫叶稳稳当当落在了手心中,安静地没有一声声响。

AN94捏着树叶反复翻看,在沉默中将树叶丢在一旁。或许确实是一时的大意,又或许是风的恶作剧,树叶在空中转了一个圈后完美的掉进了旁边蹲着的那人的帽子里。

“……AN94,你到底在干什么?”

AR15...

*AN94✖️AR15,手动排雷

*可能微量ooc,依旧是随笔

*是听歌产物,有少量借鉴评论,以及某网站测试的结果,歌名La Boîte à Musique


秋天。

风吹动树叶发出瑟瑟响声,在微寒的秋风中一片枫叶依依不舍得告别了树枝,在风的叹息声中安心飘落。

一只手慢慢伸了出来,枫叶稳稳当当落在了手心中,安静地没有一声声响。

AN94捏着树叶反复翻看,在沉默中将树叶丢在一旁。或许确实是一时的大意,又或许是风的恶作剧,树叶在空中转了一个圈后完美的掉进了旁边蹲着的那人的帽子里。

“……AN94,你到底在干什么?”

AR15将手伸进帽子里小心翼翼将枫叶拿出,同样将枫叶左左右右翻看了个遍——只不过,那皱着眉一副不耐烦的表情怎么看也看不出和94毫无表情的表情有什么相同之处。起身后十分敷衍地将枫叶重新塞回94手里并且不等94做出任何反应AR15再次开了口。

“你难道已经无聊到对树叶打发时间了么。”

“没什么,和你一样。”

“……哼。”

一阵沉默。

不是无法反驳,也没必要反驳,只不过沉默只会让空气一点一点腐蚀掉,就像铁皮在空气中慢慢腐蚀,长出红棕色的铁锈一般。AR15十分确定自己和AN94并无共同话题,因为两人除了平日必须的信息交流之外,即使是闲聊也会经常走入死胡同。两个人平时的交流时不时多多少少充斥着些沉默,如斑斑驳驳的斑点。那个爱多管闲事的指挥官以“一定要加强队友之间的关系啦总要找到点共同语言什么的啦”这样的话为由强行给两人放了个“假”,说什么要好好交流。AR15断言自己和AN94肯定没有多少共同话题,可她还是出去了。——带着身边这个表情从一开始就没变过的泥泞白狼。

AR15再次蹲下身子,将地上已经堆成了一座座小山的枫叶扫到自己面前,盖住了微微隆起的小土堆。

“这是什么?”

“……”

“AR15,这是什么?”

不知什么时候94也蹲了下来,手中依旧捏着那片枫叶。出于一个人形的好奇,94下意识往AR15那边靠了靠想要看得更清楚。不料旁边的人却像猫一样的敏感,再她靠过来的那一瞬间快速往旁边闪了几步。

“你问晚了。”

“你的意思是?”

“我已经埋掉了,你看不到了。一个破旧的八音盒而已。”

“我不知道一个人形为什么要埋葬一个人类的玩具。AR15,你有什么想法吗?”

“…………………………”

更久的沉默,仿佛空气中充斥着浓浓的铁锈气息。AR15猛的一回头望向94,无言。AN94似乎意识到了些什么,过了一会儿才略带着些迷茫和无奈开了口。

“我似乎惹你生气了。”

“…………没有。”

随后又是一阵沉默,双方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过了许久,AR15悄悄起身,依旧保持着低着头的姿势率先开了口。

“这个八音盒是我在路边捡到的东西,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在这种地方。我已经简单的检查了一下八音盒内部,没有太大的损坏。”

“八音盒的盒身上刻着年代和名字,虽然已经很难辨认了,但依然能确定这是一个诞生在和平年代的物品。”

“里面还夹着一张家庭的合影,大概是原主塞进去的。那是他记忆的一部分,他将数(百)年前的记忆以这种方式保留在了这里。”

“多年以后,或许他从未想过,会有人拧开生锈的发条,八音盒嘶哑几秒又突然高亢歌唱。——当然,不是我们,因为我不想拧开它的发条。”

“于万物之中微笑,而后是崭新的黎明。这就是人类的想法吧,那我们究竟要去往何处呢?”

AN94没有开口说话。沉默着听着AR15的话,脸上表情似乎有了些改变,或许是无奈,是难过,淡淡的,似乎下一秒就要被风吹散,很快渗透到空气中,带来的只是淡淡的气味。

“或许,有那么一天,在合适的时间,我们也可以这样做着试试看。这种感觉,并不讨厌。紧握数年的过去,展望新的未来……”

“说实话,有点不像你会说的话。”

“啊。”

AN94注意到AR15的脸上似乎浮现了一抹淡淡的微笑,但她不是很确定,但现在她确定的只有一件事情。

“走吧,94,到时间了。该回去了。”

——————————————————————

最后say点东西!

首先是,这个号以后就用来产9415了算是自割腿肉的集合点了

第二个就是!我!要打个广告!欢迎各位女指或者方舟玩家来我们群群791779429!!快来!!!群里人都超好还可以ghs这样的群你还不心动吗!!!!是女指女博(划重点)就来!!!!!!!


📦🐧🎈

突然发现我居然没发过这些图…

都是去年、前年的老图了

突然发现我居然没发过这些图…

都是去年、前年的老图了

unauthorized pigeon

(RPK x AK15 )弹药库存

咳咳,说好了的1615cp文,虽然构想的时候RPK是偏攻的,但是写出来之后……嗯好像是互攻啊(捂脸)


试图用云母文案的风格来写,然后发现,对于基本上不混军圈的我来说……简直南上加南orz。


算是对活动剧情的补充,写的是“偏振光”中AR小队炮击军方过后,1615带着“K”撤离时发生的事(时间线的话,是AR小队炮击至断后小队自尽之间的事)


透露一下,写的是枪女人打架,并且基本上算不上粮,也不是很好恰(不过放心不是刀子,大致算个糖)


顺便,里面有指挥官出场,负责龙套,用的是官方漫画设定里的简缇雅。


共9章,每章六七百字左右,全文6300。


这里是预警:

  1. 角...

咳咳,说好了的1615cp文,虽然构想的时候RPK是偏攻的,但是写出来之后……嗯好像是互攻啊(捂脸)


试图用云母文案的风格来写,然后发现,对于基本上不混军圈的我来说……简直南上加南orz。


算是对活动剧情的补充,写的是“偏振光”中AR小队炮击军方过后,1615带着“K”撤离时发生的事(时间线的话,是AR小队炮击至断后小队自尽之间的事)


透露一下,写的是枪女人打架,并且基本上算不上粮,也不是很好恰(不过放心不是刀子,大致算个糖)


顺便,里面有指挥官出场,负责龙套,用的是官方漫画设定里的简缇雅。


共9章,每章六七百字左右,全文6300。


这里是预警:

  1. 角色ooc(毕竟文本里关于这对的信息也不多)

  2. 流血场面预警(不会拿枪女人开刀的,至少这一篇如此)

  3. 毫无逻辑(只是个爽文)

  4. 虽然是想写糖但是完全不甜

  5. 菜(菜得没救的那种


下面正文:


——————————————————————

1.


滴——


一声电子音在炮火与子弹的噪声中响起,不过转瞬便被撤退小队急促的脚步声所掩埋。


是通讯请求。


若是在平时,RPK16定会笑眯眯地接通,然后以自己那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的神奇比喻,为无线电那头的人留下终生的心理阴影。只不过现在——


——“哎呀,有些不适时宜呢。”


银发的战术人形蹙起了眉头,难得地露出了一副——通常是作为麻烦前兆的——烦恼表情,好似雪地中的狐狸丢失了猎物的踪迹。可惜的是,如今她才是被狩猎的一方,分身乏术的她,绝不会希望在这种棘手的时刻收到一条通讯。


“谁的?”


一路上死守着她背后的白獒冷冷地发话。她的电子眼紧盯着同伴的后脑,目光穿过其中繁琐的金属结构,落在RPK的眉心正中。


“是格里芬的指挥官,简缇雅。”


RPK扭过头来,清澈的紫瞳碰上了AK15那双淡漠的蓝紫色双眼。


“听起来,她比我们的临时指挥官——以及你——都要可靠得多。” 后者回答。


AK15收回了目光,侧脸向右肩望去,她的肩头,‘K’的秃脑袋正无力地摇摆着,犹如断了线的木偶一般。累赘。对于两位现实主义的忤逆队员来说,这便是她们对他的评价。


“你最好尽快接通。” 她补上了一句。


RPK轻笑一声,掩去了烦恼的神情,“刚才那句话,是命令吗?” 她问。


“不是。” 


“指挥权可还在握在我手里啊。” 


“……” 


“不过,不必担心,既然你难得地发出了请求,我也理应像一只受宠若惊的小猫小狗那样,高高兴兴地去服从,不是吗?” 


面对RPK那特意拉长的语调,以及句尾微微上扬的颤音,AK15的眼皮下拉了半厘米,遮住半个眼睑。


“随你便,但是,效率优先。”


2.


“这里是五分之三个忤逆小队,指挥官,有什么指示吗?”


RPK的脸庞映现在了浮窗上,由于正处于狂奔之中,她的银发在两颊跳动着,不时地遮住她的口鼻,遮住她嘴角微微挑起的微笑。她笑起来时格外美丽,只是那样的微笑在战场上过于少见了些,也因此,过于古怪了些。


古怪从不是毫无道理的,只需要看看她身后浮动的硝烟,以及远处自律机械从炮口喷出的火花,就很容易理解为什么旁人总是将她视为异类了。


当然,一切的古怪在战场上总能美好地共存下去,即使是那位一向细致入微的指挥官,此刻也无暇顾及她脸上另类的微笑。在实时成像的那一端,她也奔跑着,微蜷的发丝在烟羽中飞扬。而她的身后,身侧,无数的战术人形拥着她前进,她们的名字忤逆不曾知晓,也姑且只能将其称为‘她的人形’。


“我想请求你们……帮一个小忙。” 她在通讯的彼端开口,“四点钟方向,队尾有一群伤员。如果可能的话,请照顾好她们。”


听得出来她早已疲惫不堪,但一向温和的语调却依然没有丝毫的变化,于是RPK以同样可人的音调疑问道:


“为什么是我们呢?请别忘了,我们这里也带着一只断脊的老虎。” 她顿了顿,又说,“再说,顶着这样不忠名称的小队,恐怕并不值得信赖吧?”


“很遗憾,我手下已经没有什么有效战力了。” 


“那么,你挑对人了,指挥官。” 


RPK的嘴角浮现出了一个略带诋毁意味的坏笑。


“虽然15她一向冷淡,但是她所带来的,犹如大型犬那样坚实的安全感,是无法否认的。不过啊,想想看,把一群受伤的毛毛兔子摆在猎犬的面前,究竟,会发生什么呢?”


“我不会对同伴下手的。” 


她的身后,AK15抬起了扑克脸,淡淡地接过了话茬。“只有我们两人吗?” 她问。


“恐怕只有你们俩了。会有一定的风险,但总之,选择权在你们手上。” 


影像之中,身着指挥服的少女向她们无言地笑了笑。


RPK朝身后望去,将目光投向了她的白獒。


“你有什么想法吗,AK15?”


“我只剩两个弹匣了。”


3.


尽管并不清楚简缇雅在事前是否听过404与忤逆的通讯记录,但这无伤大雅。RPK能以自己的演算模块构筑出她当时的表情,这便足够了,足以令她感到满足。


挑起了事端的狡黠生物,正勾着嘴角暗笑。


人声归于沉静,炮火声又占据了频道中主导权。那是炮弹溅起烟尘的声音,射击时击槌悦耳的轻响,以及寂静,战火之中不和谐的、狂躁的寂静。


……


……


一段宜人的静默之后,终究还是那位身为指挥官的少女重新挑起了这个陷阱密布的话题。


“你们似乎有些误解了,我无意去要求你们什么。” 她平静地说道,“只是,我有时会想,既然我能温柔地对待你们,你们也理应温柔地对待同伴。”


听她这么一说,AK15迟疑了零点几秒,也因此放慢了一瞬的脚步。不过,没有犹豫太久,这位遵从于效率的战术人形便给出了解答:


“我只剩两个弹匣了。”


“……”


“……”


完美的例句,完美地诠释了,如何用一句话将一个严肃的话题逼入死角。其中的窍诀便是——复读。


RPK16含上了唇,封住其中的笑声。


“我看,你分明是不想赌上我的安危去冒险吧,15?” 咽下笑意之后,她开口质问道,“有时我觉得,你简直像驴子一样木讷,你费力想要掩藏起来的东西,我,我们,可是看得比你还要清楚的哟。”


“随你怎么看。这是事实。”


她所说的倒也并无错误。藏獒是不会撒谎的,即使她有那个胆子,也没有与之相衬的实力。摆在狐狸面前,更是如此。


于是狐狸又踏出了第二步,诱导道:


“你看,指挥官,你似乎被AK15拒绝了呢。”


这次她没有上当,只是以15那木讷的理由搪塞道:“弹药不够了,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听起来相当可惜呢,只能祝伤员们好运了。” 


 无线电中,指挥官略显沙哑的嗓音逐渐向彼方淡去。RPK猜想,她或许是另寻其道去了。


但是通讯挂断没有多久,便又打了进来。意犹未尽的狐狸接通了通讯,等待她的却不再是什么恳切的请求。


“八点钟方向,有一支军方步兵小队企图从左翼包抄你们。”


“不必提醒,我,或者说我们,已经看见了。” 


4.


最先侦查到敌情的是AK15,远处的黑影一出现在她的视野里,她便放慢了脚步,电子瞳中浮现出一条半透明的白线,试图在蔽日的烟尘中找到最为合适的聚焦点。


RPK16顺着她目光所指的方向望去,倒是露出了一副从容自若的神情。


“终于入场了吗。?宛如追逐猎物的猎人那样执着呢。” 她评价道,“不过,谁是猎物,谁是猎人,还不能妄下定论哟。”


“总之,不要分心。” 格里芬的指挥官在通讯中提醒。


没错,不能分心。AK15已经感到有些麻烦了。


身着防护装备的军方士兵跃过硝烟与弹坑,向忤逆小队的两位成员逼来。十,二十,三十……五六十人左右,大致是两个步兵排的兵力。


“我们快要进入他们的索敌范围了,指挥官。” 


“这意味着,若是他们开枪射击,我们会暴露在敌人的火力之下。” RPK插嘴道,虽说脸上的表情未变,但手的位置还是向背带上的轻机枪移了过去。


AK15的瞳仁向她的方向滑去,在她的身上停留了零点几秒,接着又死死地盯上了远处的敌人。


“这也意味着,我能够开枪清理掉他们。指挥官,请给我们下达开火指令。”


“我建议……尽量避免战斗。”


“请给我一个理由,指挥官。”


“你的弹药不多,AK15,若是发生激战,我无法给你们提供弹药供给。”


相当仁慈的一句话。事实上,简缇雅本可以以疑问句的语气来质问AK15,好好地将上那位死脑筋的人形一军,但她没有。银狐向自己的同伴瞥去,却发现她没有丝毫反应,似乎完全察觉不出此句中所包含的善意。


“我清楚了,指挥官。” 她这样冷冰冰地回答。


“但是……” RPK眯起了眼睛。


“但是什么?”


“但是哦,你只剩两个弹匣了。”


“……”


和简缇雅的老练,UMP45的圆滑,以及AK12那毫不掩饰的阴阳怪气所相比,RPK16更擅长在无形之中揭掉别人的脸皮。对于她的暗讽,AK15回敬了她一个略显恐怖的瞪视,然而不巧的是,这招恰好对她无效。


和AK15设想中相反的是,她的笑意反而更浓了几分。


“我说的也是实话,你只剩下两个弹匣了。”


AK15的瞳孔在被动的境地中猛然缩小。


一败涂地。


“你令我感到不悦,RPK16。我说过了,我不擅长应对这样的话语。” 


“在语言的艺术上,你欠缺的可不是一点半点。有空的话,看来我要想办法给你上补习课了呢。”


5.


“把时间浪费在那种东西上,完全令人无法理解……”


“怎么了,不想学吗?求之不得呢,那样的话,我就能像狼群的头狼一样,一直把你好好地压在身子底下了。”


“你想表达什么?我不懂——”


“当心!” 


砰!


简缇雅的叫声在两人的耳边响起,与此同时,军方射出了第一枚子弹,弹道直指AK15的核心。正处于‘拌嘴’模式的她,将算力都倾注在了组织语言上,无法对敌袭做出第一时间的反应,反而是RPK16扣过了她的五指,将她拽离了弹道。


子弹擦着AK15的银发呼啸而过,她扭头瞥了那子弹一眼,又低头望了望被RPK扣住了指缝的右手,猛地将其抽回。


“那种口径、弹头的子弹,击不穿我的素体。” 她俯下了身子,迅速调整为跪射的姿势,“多此一举,但总之,感谢。”


“那么,既然你一直遵循着‘效率至上’的原则,又干嘛要在‘拌嘴’这种无用的事情上白费精力? 就好像想要直立行走的蛇一般,不管怎么努力,想胜得过我可是相当困难的哟。” RPK反击道,“岂不是也是多此一举?”


“随你怎么想。总之,先替我看好‘K’先生。”


AK15将左肩探入了RPK的怀中,侧过身来,‘K’那软绵绵的躯体便滚入其中。失去了肩胛上的负重,她的战术模块得以完全解放,电子瞳淡红的内环伸缩了几下,最终停留在一个恰到好处的尺度上。


“指挥官,请下达开火指令。”


“那么,开火的权利就交给你们了。忤逆小队的成员们,祝你们好运。” 


通讯结束,频道之中沙沙的电子音戛然而止,接着枪声响起——无数枚子弹被倾注到了污浊的空气之中,流弹点亮了硝烟掩盖之下的战场。


上膛,开火。


6. 


AK15冷静地打着点射,弹壳从枪侧迸出,几乎是每一颗弹壳的落地声,都伴随着一位敌人的倒地。最先阵亡的倒霉鬼刚摆出了跪射的姿势,便被两枚7.62口径的子弹击穿了护甲,撕裂心脏。第三枚子弹落在他的脑门正中,他向前倒下,他的同伴踩过他的尸体,默默然地向前方推进。


由于是在空地上作战,她的准星随即便找到了第二名目标。三声枪声响起,同样是心脏两枚,头一枚,另一位敌人中弹倒下。临死之前他勉强射出了一枪,子弹击中了AK15的防弹衣,被其中的战术钢板弹了出去,随着空弹壳一同落在15的脚边。


几枚滚烫的弹壳溅在了RPK的身上,搂抱着‘K’的她缩起了脖子,于是15挪动了身体,尽量使得喷出的弹壳远离自己的同伴。


又一个三点射。另一个,更多个,速度之快难以被计数。


令人惊诧的精度,一个弹匣的子弹,AK15总共做掉了十余名敌人。这还是三点射,若是打单发的话,敌军的伤亡率恐怕是现在的三倍。


第一个弹匣空了,AK15迅速从怀里摸出第二个,手动换弹。一枚大口径的子弹落在她的颈边,大致是锁骨的位置,蹭掉了她的人造肌肤,然后在其中的合金骨骼上跳弹,只留下一条擦痕。


继续。


换上第二个弹匣之后,她开始打单发,虽然不想将自己缺乏弹药的劣势爆露在敌军面前,但是为了能更高效地歼灭军方小队的成员,这也是无奈之举。


敌军向前推进了几英尺,AK15也因此扩大了着弹点的范围,除了心脏与头颅之外,还有敌人防护相对薄弱的颈子。她那大口径的子弹击穿了一位军方士兵的右颈,颈间的烂肉整个炸裂了开来,撕开颈动脉之后,鲜血喷溅而出。那具尸体捂着脖子倒下,头与身子只剩一寸皮肉相连。


敌人中弹的同时,忤逆小队的两人也被流弹击中,外骨骼替她们承下了大部分的伤害,但是依然刮花了两人的部分肌肤。伴随着减员以及弹药的消耗,交战几乎走到了尾声,空中流弹的数量也逐渐稀少。


终于,当射出最后一枚子弹之后,AK15扣下扳机,却只能听到击锤挤压空气的响声。


“突击步枪……没有子弹了吗?” 她喃喃说道。枪托依然架在她的肩头,她习惯了它的重量,也因此不愿将其挪下。


幸存的十余名军方士兵抓住了机会,他们一拥而上,枪口对准了AK15端着空枪的身躯,以及半跪在她身后,怀抱着‘K’的RPK。糟糕的是,周围基本没有掩蔽物,平地之上,她们根本是活靶子。


这次,轮到她们的对手了。


7.


AK15并没有在即将中弹时闭上双眼的习惯,一是敌军的子弹根本无法击穿她的防弹衣与素体,二是因为她没有被植入畏惧的概念,当然,那并不代表在即将被活捉的情况下,她不会为此伤脑筋。


电子瞳的内圈不自觉地缩小了,相应地,紫蓝色的外圈随之放大。AK15的表情一向单调,也因而容易解读,比方说这个,它意味着:


“RPK,我们有麻烦了。”


“我知道。不过,干嘛露出那样一副糟糕的表情?” 她的身后传来RPK16那略带挑逗意味的发言,“宛如被绊马索绊倒的骏马一般。我知道了,你很介意被活捉吧?”


“没有。但是,如果不想想办法的话,被活捉的可能是我们三人。” AK15压低了声音,答。


“你真迟钝,以至于我都找不到合适的生物来形容你了。不过没关系,我想想……换个说法吧,你的记忆和金鱼一样短小精悍。”


“嗯?” AK15疑惑地哼了一声。


“忘了吗,我可还没有动手呢。”


“你指的是哪种层面上的动手?”


“看一看不就知道了吗?”


趁着AK15还在消化她的语句,RPK16以单手提起了机枪,上前几步,将‘K’的身体揣入了AK15的怀里。接着,军方的队员与AK15同时反应了过来,前者毫不犹豫地向面前的战术人形开枪射击,后者则露出了一副混杂着惊诧,以及些许介意的神情。


“看好了哟,我的弹鼓是95发,比你的容量要大得多。” RPK站到了AK15的面前,双腿呈等边三角形展开。


“那么,开火!”


8.


轻机枪的枪口溅出了钛白的火花,无数枚子弹从枪膛中释放,遵循着弹道的轨迹击穿敌军的身躯。军方也在同一时间开火,但是人类终究抵不上战术人形的钢筋铁骨,RPK淡定地扛下了十几发子弹,军方半数的队员却已经在第一轮扫射中倒地。


一枚子弹击中了AK15的左颊,‘叭’地一声弹飞了许远,也刮坏了她的一层脸皮。


“到我身后去——” 听到那声跳弹的声音,RPK歪头对着AK15叫道,“你中弹了倒是没什么大碍,但‘K’先生若是中弹了的话,他或许会像一只被放血的公鸡那样扑腾着流血致死。”


“知道了。” 


AK15说着,双臂将‘K’的身体牢牢地围了起来,然后以匍匐的姿势,在流弹之中挪动到了RPK的背后。即使是在战术人形之中,她的身材依然显得高大,RPK苗条的身材难以将其遮挡,不过保护一下她怀中的‘K’,倒是问题不大。


轻机枪高速地射击着,5.45毫米口径的子弹像是暴雨一般被倾倒向了枪口所指的方向,空弹壳在RPK的脚边弹跳起舞,这些金属感极强的噪音顿时盖过了周遭的一切声响。在后坐力的作用下,RPK16的双脚后挪了几厘米,也陷入了泥泞的地面之中。


“能帮我一下吗,AK15?” 她呼喊,“稍微扶我一下,呼……后坐力有点强。”


在她身后几厘米的位置,AK15眨了眨眼睑。“具体怎么操作?” 她问。


“扶住我的腰……大腿也行。”


AK迟疑了。她具有一点儿这方面的知识,但她对此的理解不深,和狡黠的RPK相比,这方面无疑是她的劣势。她有些质疑这句请求中究竟是否埋有陷阱,但是迫于战场上形势的紧迫,视而不见似乎并不是什么有效的方法,或许还会招来狐狸的报复。


于是她伸出一只手,摁在了银狐的腰间。她的手掌不小,手掌摊开时,差不多是个半径二十多厘米的支点。


背对着她的狐狸挑起了嘴角,露出了一副——明显是阴谋得逞了的——微笑。恰好,她手中的机枪处理掉了最后一名敌人,95弹鼓也打空了过半,她将机枪挂回背带之上,身子向后仰去。


她本是想仰面坐到AK15的身上去的,但是15的那只大手远比想象中的更加有力,一只手便撑起了她的整个素体,她甚至无法仰面倒下。


“你干什么?” 听起来,她的同伴有点小小地生气。


“哦,原来你是这么对恩人讲话的吗?真是像即将被冻死的小蛇一样毫无温度。”


“我觉得,那把枪的后坐力,应该没有大到需要我扶着你。”


“不管怎样,如果你现在放手的话,我可是会跌坐到你身上的。”


话语刚落,AK15便一弹手指,直接将RPK的身子推出了掌心。RPK向前跌撞了两步,面前稳住了平衡,回身拍了拍衣襟上的烟尘,紫色的双眸咬上了AK15的电子眼,她望向哪里,她的眸子便跟随到哪里。


“挺冷淡的嘛,AK15,” 她说道,“简直像是单细胞生物那样不解风情。不过,现在也不是洽谈的时候,先带着‘K’先生撤离吧。”


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其实没想多少,也自然没有意识到,她们其实已经被盯上了。


交火,还没有结束。


9.


AK15再度直起了身子,将‘K’抛上了肩头,简单地检查了一下素体的情况后,两人继续踏上了撤退的路线。这次依然是银狐领头,她端着机枪慢跑着,至于AK15,她则不声不响地退回了同伴的身后,目光落在RPK的后腰。


那正是她触碰了的地方。


她开始感到有些介意了。


正当她打算继续介意下去时,她眼角的余光捕捉到了远处一缕反射的弧光。在别人眼里看上去似乎是什么平常无奇的东西,但在她看来却是不折不扣的异样。


“小心!”


听到她的低吼之后,RPK猛地转头。云隙的日光之下,那分明是瞄具的反光。


是军方的狙击手,似乎是被之前的交火所引来的,他手上的武器是反器材步枪,那是专门用来处理超精英型人形的对策化武器。



该死的,麻烦大了。


在平地上行动时,狙击手绝对是个高危职业,事实上,忤逆小队的两位战术人形,都能够清晰地看到他所处的方位,开枪爆了他的头也并非难事。


可惜的是,问题偏偏出在反应时间上。


RPK16本身是语言专精的人形,和她的队友,尤其是AK15相比,她的反应速度终归还是略慢了一点。也正是反应速度与机枪子弹出速的缘故,她无法在狙击手扣下扳机那零点几秒中,率先将其射杀。


银狐转身,试图开枪,但还是晚了一些。


砰!


颅骨碎裂之声。


“不用担心,我射中了。”


RPK极为罕见地愣上了几秒中,她的目光在远处血淋淋的尸体上停留了一瞬,便移到了AK15的身上。15的手中正握着一把MP443‘乌鸦’半自动手枪,枪口对准了敌军倒下的位置,紫蓝的瞳孔撕穿战场上的烟幕,就好像在她的眼中,敌人仍处于未被击杀的状态。


RPK低头望了望AK15绑在腿上的手枪枪套。“什么啊,我居然忘了你还有一把手枪了。”


她停顿了一会儿,接着笑道:


“看来你的弹药库存比我想象的还要多上一点。我以为,你只剩两个弹匣了。”


“我指的是步枪弹匣。”


“看起来你也开始像鹦鹉那样,学着玩起语言游戏了。那么,既然你还有子弹……”


手枪开火的声音。不知是出于何种目的,AK15面无表情地射出了手枪弹匣之中的每一枚子弹。那是随性的射击,不具备靶向性,似乎只为消耗弹药而射,并无别的目的。


“现在没有了。” 当射击声归于平静之后,她转过头来,望向身边的银狐,这么说道。


RPK的脸上绽开了笑容,这次倒不是什么惯有的笑容,而是真正出于喜悦的微笑。


“你笑什么?我说的是事实。”


“有时我觉得,你简直像驴子一样木讷,你费力想要掩藏起来的东西,我,我们,可是看得比你还要清楚的哟。” RPK咽下了笑意,重复了一句交战之前对AK15所说的话。“现在看来,这句话真是一点没错。”


“事实如此。”


“那么,既然事实如此,既然你没有弹药了,就理所当然地站到我身后去吧。毕竟,还是机枪清扫起敌人来更有效率,你赞同吗?”


“效率更高的话,我自然无法拒绝,”


“顺便,下次,弹药的储备量,没必要藏着掖着,就算有所隐藏,也不该是这样隐藏的。” 


说完,RPK又补充了一句。“看来下次,是时候为你准备一个‘为人处事训练班’了呢。”


——————————————————————


到这里就结束了,热度能上三十的话,就再给她们俩安排一篇(咕咕咕)


顺便,AK15携带手枪这个设定,是岳父多元君的设定,下面放图:


问了吧友,说是那把手枪是MP443,如有错误请戳评论,我改!(不混军圈我也很无奈嗷orz


今晚有宵夜吗

游戏群拐咸鱼

群号681486439,希望各位master、指挥官、刀科塔、舰长来加入,来晒卡
[图片]

群号681486439,希望各位master、指挥官、刀科塔、舰长来加入,来晒卡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