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少女歌剧

210.7万浏览    13129参与
夏夕真的想喝奶茶

一些鱼

前3p小情侣和猫猫的日常

可恶我好喜欢女朋友+猫的家庭配置为什么我既没有女朋友又没有猫(哭

明天开学了我不想上网课(打滚哭

一些鱼

前3p小情侣和猫猫的日常

可恶我好喜欢女朋友+猫的家庭配置为什么我既没有女朋友又没有猫(哭

明天开学了我不想上网课(打滚哭

一棵几木

少歌二刷,很喜欢动漫的画风,

屯三张线稿准备做顶光源练习,

先发三人组,会陆续画完全员

少歌二刷,很喜欢动漫的画风,

屯三张线稿准备做顶光源练习,

先发三人组,会陆续画完全员

渡辺梨子

昏睡rape!野兽化的天堂maya!

(ID=70764253)

昏睡rape!野兽化的天堂maya!

(ID=70764253)

Iris

【迷宫组】不眠之夜chapter4

尾声(完结章,高糖警告)


郑重提示:脑补时请不要带入中之人的口音!我不管我不管,我心中的首席就是操着一口伦敦腔的大帅比!!我心中的克洛子就是带着法国性感口音的大美妞!!破鸡胸zero和口合口合口合什么的不存在!!!

 (btw,因为是最后一章了,所以期待大家的留言~)


    【结束了呢。】


    天堂真矢和扮演巫师们的演员从台上走下。现在,全场的白面具们都把视线放在了舞台正中间的麦克白——他即将接受正义的审判,舞台是属于他的,没有人关心为什么其他演员要和观众...

尾声(完结章,高糖警告)

 

郑重提示:脑补时请不要带入中之人的口音!我不管我不管,我心中的首席就是操着一口伦敦腔的大帅比!!我心中的克洛子就是带着法国性感口音的大美妞!!破鸡胸zero和口合口合口合什么的不存在!!!

 (btw,因为是最后一章了,所以期待大家的留言~)


    【结束了呢。】

 

    天堂真矢和扮演巫师们的演员从台上走下。现在,全场的白面具们都把视线放在了舞台正中间的麦克白——他即将接受正义的审判,舞台是属于他的,没有人关心为什么其他演员要和观众们站在一块,或者说,就算有人注意到了,也只会把这个当作剧本的一部分,在沉浸式的戏剧里,观众可以是演员,演员自然也可以是观众。

 

    很好,白面具们都没有发现有什么问题。

 

    【他的丧钟已经敲响】

 

    趁着观众们还沉浸在麦克白的尸体被吊在半空的惊恐情绪之中,演员们抓起了离自己最近的一位白面具,开始飞奔。

 

    这个是本剧最后一个互动机会,演员们会根据自己的标准选一个看得顺眼的观众,拉着她/他狂奔回出口,取下她/他的面具,给她/他贴面吻或者握手礼。

 

    【没想到吧~】

 

    天堂真矢不知道同事们选择观众的依据,但是她不能更清楚了。

 

    她毫不犹豫的抄起了那位金发女郎的手。

 

    【这算不算假公济私呢?】

 

    一边这样想着,天堂真矢一边挥舞着还占满了假血的手,驱赶着挡在自己前面的人群。

 

    在别的白面具们羡慕的眼神和惊呼之中,她们就像是摩西开海一样,分开了生怕被血液弄脏衣服的人群。不过,天堂真矢觉得有些可惜,可惜看不到西条克洛迪娜现在的表情——她会是愉悦的或者是烦恼的么?不然,就处于不知所措的懵逼状态?

 

    脑补着满脸通红的次席小姐,她的嘴角咧开了大大的笑容。

 

    冲过了长长的走廊,两层楼梯,他们和大部队一起来到了观众们的入口,也是出口。和别的演员和观众在2楼的酒吧就吻别分离不同,她头也不回的,带着西条克洛迪娜冲入了帷幕。

 

    红色的毛毡帷幕隔音效果意外的好,外面的嘈杂在这里只是小小的底噪,天堂真矢挑了挑眉。饶有兴趣的注视着被自己圈在墙壁上的西条克洛迪娜。

 

    她贴近了她。

 

    在对方紧绷着的身体上,摘下了那个碍事的白色面具。

 

    直到这里,还是符合作为《不眠之夜》演员规范的,不过接下来嘛——

 

    “If I do not take pity of her, I am a villain.(如果我不怜惜她,我就是个混蛋。)”*1

 

    她飞快的吻住了西条克洛迪娜的嘴唇——这是一个毫不留情的,带着些许侵略性质的吻,她的舌头很轻易的就敲开了对方的唇关,如同被德军机械化部队神不知鬼不觉绕过的马奇诺防线,摧枯拉朽的占领了大半个法兰西,啊,这可不是一个可以在法国人面前说出来的比喻。不过诡异的,天堂真矢和那些二战摩托兵达成了共识。上帝,侵略一块不设防的,丰腴的土地是多么的美妙,摧城拔栈的指挥官傲慢的突进,深深的扎根到她的核心,她的每一个角落都需要得到探索和掠夺。

 

    至于承受着这一切的次席,次席看起来当机了的样子?

 

    【当混蛋的滋味意外的不错。】天堂真矢气喘吁吁的结束了这个吻。

 

    西条克洛迪娜瞪大了双眼,她脸上的红晕几乎要和她品红色的虹膜媲美。

 

    “……”

 

    她唔咽着,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半天都没吐出一个完整的词。不过身体出卖了她,天堂真矢感受到了她手臂带来的重量。

 

    她决定坏心眼的加一把火,

 

    “Speak, my lady, or if cannot, stop my mouth with a kiss and let me not speak neither. (说点什么吧,我的女士,如果什么都说不出的话,那么就以吻封缄,让我说不出话来。)”*2

 

    听到了这句熟悉的台词,西条克洛迪娜的理智好像回笼了一点,她把头扭到了一边,色厉内荏的说:

    “Silence is the perfectest herald of joy. (沉默是快乐最好的表达。)”*3

 

    “joy?我可以理解为你很享受么,我的克洛迪娜。”

 

    “才没有!”

    她“恶狠狠”的推开天堂真矢,但是那微小的力道和眼睛里荡漾的水波,无疑都出卖了主人真实的情状。

 

    【差不多可以了。】

 

    天堂真矢主动的后撤了一步,恢复了她们之间最常见的距离。

 

    20公分,这是一个比朋友亲近,但是又没有恋人那么黏糊的距离,这是独属于天堂真矢和西条克洛迪娜的距离。

 

    长久的首席次席生涯,让天堂真矢熟练掌握了西条克洛迪娜的下限。这个外强中干不记仇的好姑娘,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实在是一本翻开了的书——不过也可能只是在天堂真矢面前,她才会竭尽全力的,展现她所有的光芒,那些属于西条克洛迪娜的信息,被天堂真矢百分百的无条件接受,如同一个黑洞,吞没了百分百的她。

 

    “感觉怎么样?”

 

    “哈?你居然还想让我说感想?你这个……”家教良好的次席想找出一个合适的词汇来应对这个混球满嘴让人难为情的骚话,但是很遗憾,她失败了。

 

    察觉到她的克洛迪娜在害羞到爆炸的边缘,天堂真矢不慌不忙的补充了一句:“对你下周的试镜的感想。”

 

    “?”

 

    “双叶和我说了哦,下周你要去试镜《德古拉》的女主角吧?是不是很类似的感觉呢?”

 

    西条克洛迪娜彻底冷静了下来。

 

    没错,天堂真矢扮演的麦克白夫人,和《德古拉》中的暗夜男爵,有着许多相似点:他们为爱而生为爱而死,他们都是来自地狱的控制狂,他们阴险狡诈,玩弄着一切对他们不利的敌人,他们都只会在所爱面前展现脆弱和破裂的内心。以及,最关键的,他们都引诱了一个毫无抵抗力的少女。

 

    引诱。

 

    想到这点,西条克洛迪娜反射性的开始回味那个吻,熟悉的麻痒从她的腹部扩展到背梢,天堂真矢的动作被一帧帧的在脑海里慢放,刚刚被夺回的理智好像又背叛了她。

 

    【该死!】

 

    她努力的把身体贴住墙面,奢求着那一点点摩擦力可以把她固定在地面上——介于她的双腿已经软的不像话。

 

    她挣扎的抬起了头,撞到了一双深邃的眼睛里。

 

    这不是麦克白夫人的眼睛,这是天堂真矢的眼睛。

 

    【角色的魔法该失效了。】西条克洛迪娜自嘲的在心底说。这一切不过是那个笨蛋帮助自己试镜的好意。

 

    不论是演出时候对她特别的关注,结束的时候选择她作为“私奔对象”,还是在这个闷热的帷幕的热吻。

 

    这不过是天堂真矢高明的演技而已。

 

    想到这里,西条克洛迪娜彻底冷静了下来,随即而来的,是一缕不甘心和失望。

 

    她在失望什么呢?她自己也不清楚。

 

 

    “but——”天堂真矢突然凑近,

 

    “If I do not love her, I am a fool.(如果我不爱她,我就是个傻瓜。)”*4

 

    她呢喃着吻了上去。

 

    这是一个温柔的,甚至可以用蜻蜓点水来形容的轻吻。

 

    “刚刚是麦克白夫人对米拉小姐的吻,而这个——”

 

    某首席温柔的笑着说,

 

    “这个是天堂真矢对西条克洛迪娜的吻。”

 

    “I am all yours, lady.(我的一切都属于你,女士。)

 

 

注释:

*1&4:If I do not take pity of her, I am a villain.(如果不怜惜她,我就是个混蛋。)

If I do not love her, I am a fool.(如果我不爱她,我就是个傻瓜。)均出自莎士比亚《无事生非》中子爵对希罗的告白,在这里一头一尾前后呼应了一下。

 

*2: 改编自《无事生非》Beatrice对她表姐希罗的话:“说点什么呀表姐,如果说不出的话,就用吻堵住他的嘴,叫他说不出话来。Speak, cousin, or if cannot, stop his mouth with a kiss and let him not speak neither.”

 

*3: 沉默是快乐最好的表达。Silence is the perfectest herald of joy.也出自《无事生非》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无事生非》,大概是因为这是我最喜欢的莎翁喜剧吧~莎翁真是一位很会写言情的巨巨呢,里面女二和男二的相处模式感觉是晋江言情欢喜冤家、相爱相杀模版的祖师爷哈哈哈哈哈,只能说人类对于狗血的欣赏,哪怕过了500年,也一点长进都没有呢~

 

    说起来你们爱的Amy·中华姬王·死的好惨啊根妹·没有小肚砸(才怪)·Acker也有一个版本哦,而且那个版本还意外的改编的挺好的,剧组的贫穷也遮掩不住演员们强大的演技,不如说那种和文艺复兴完全不搭界的现实布景(根本就没有布景,就是他们演员还是导演的自家房子),反而会给人一种啼笑皆非的喜剧感。在b站上搜索无事生非和阿壳应该就可以找到阿根的cut版本。不过我还是建议有时间精力的小伙伴可以看看原剧或者原著,绝对笑爆!

 
(原谅我的神截图哈哈哈哈,左边是Hero,右边是Beatrice)


后日谈

完结了~完结了~这个短篇大家满意吗?真的真的真的是甜文哒!

 

这篇文其实是我先想好结局再反过来推前文的。起因就是很早以前想写一个迷宫的中世纪au(现在资料还没有查完,请不要太期待)。我有写一篇她俩的肉,被基友吐槽说,这是她看过的有史以来最令人兴致全无的肉,从来没有看到过做着做着爱还要搞哲学辩论的,引用伊壁鸠鲁是什么神奇操作。

 

在下就很不服气啊~我不仅喜欢写伊壁鸠鲁的肉(?),我还喜欢用莎士比亚谈恋爱呢!

于是,就有了这篇文,

 

以及,

 

我基友的灵魂吐槽。


嘛……好像很有道理的亚子。

(捂脸逃跑)

我才不会说伊壁鸠鲁已经变成她们调侃我的固定梗了…….

但是我自己觉得写的很好啊,可能是我性癖“不同凡响”吧。

 

 

然后说起《sleep no more》这个剧,我是前不久有亲自去体验过了,目前我知道纽约、波士顿、上海都有场地可以体验,感兴趣的小伙伴可以自己尝试一下哈。文里面很多经历就是照搬来的,不过为了文学性和戏剧性做了一些改编,比方说最后这个吻,没有克洛那种特等席的在下就只是被吻了脸颊(但是仍然被撩的不要不要的,这种,我从那么多人之中只选择了你给人带来的优越感和小姐姐本人出戏之后可爱的笑容实在是double kill啊!)。

 

总之,实在是太感谢当天麦克白夫人的演员给我了那么有冲击力的表演,然后也谢谢忍受我啰嗦和考据癖的读者们~

 

(如果我的安利们可以卖出去就更好了,小声bb)

 

就像我前面所说的预告一样,下一篇讲飞机的文还在酝酿中~文风的话会精简很多,因为是硬核理科文(为什么,为什么我要这么折磨自己一个傻逼文科生),

 

敬请期待吧~~

 

宫二敬上


牧狼放
【露崎教授与光黑喵系列】光喵小...

【露崎教授与光黑喵系列】光喵小资料


露崎教授保存的 关于自家小猫的一些日常记录


平时虽然一副呆萌扑克脸,被教授挠挠摸摸撸撸时会变得一脸满足,还经常蹭蹭撒娇求抱抱----虽然已经一起做了那种事…但果然还是个宝宝呢w


然而正经起来却十分帅气,教授表示,小光几次冲到前面保护自己时,都有被撩到-----“会想要抱上去呢。”教授推推眼镜歪头轻笑。


然而也有过暴走的时候----之前面对犀龙群的报复袭击时,第一次见到小光狂暴的样子…怎么叫都不听,变得只会撕咬虐杀了……虽然知道是在保护自己,但看着这样的小光,教授很心疼————“一只野兽展现出它最残暴的兽性,竟是为了保护一个人...

【露崎教授与光黑喵系列】光喵小资料


露崎教授保存的 关于自家小猫的一些日常记录


平时虽然一副呆萌扑克脸,被教授挠挠摸摸撸撸时会变得一脸满足,还经常蹭蹭撒娇求抱抱----虽然已经一起做了那种事…但果然还是个宝宝呢w


然而正经起来却十分帅气,教授表示,小光几次冲到前面保护自己时,都有被撩到-----“会想要抱上去呢。”教授推推眼镜歪头轻笑。


然而也有过暴走的时候----之前面对犀龙群的报复袭击时,第一次见到小光狂暴的样子…怎么叫都不听,变得只会撕咬虐杀了……虽然知道是在保护自己,但看着这样的小光,教授很心疼————“一只野兽展现出它最残暴的兽性,竟是为了保护一个人类……”那时,教授这么想着,决心无论如何 都要带她回去.


还好吃了研究所的特效药,现在已经痊愈了(中途还因为教授的“小需求”发生了些…“加深亲密度”的事情w)。小光比之前更粘人了,最近还喜欢上了用柔软的细苇杆掏耳朵-----“每次都会露出既好奇又享受的表情,真的很可爱呢~”教授想起那“茫然又上头”的反应,忍不住笑出来。


她是那么爱她的小黑猫。



“咪…?”


感受到教授宠溺的视线,蜷在毯子上的小光抬头看向她。


教授摸摸她的头


“没事哦~在想小光还没有学会叫'喵'呢~w”


“咪~”




慢慢来吧,我们有的是时间。






何况,这样也很可爱呢。





玥炭

これが、私のキラめき
這正是、我的閃耀

これが、私のキラめき
這正是、我的閃耀

罗杀方程式

脚步

“真矢,快看看是谁来了。”

“唔?”

真矢正玩着积木,公主城堡马上就要搭好了。听见父亲的呼唤,她茫然地扭过小脸,只看到了一颗毛绒绒的奶金脑袋,躲在身材高大的男人身后。那个叔叔又高又壮,手臂上的也毛绒绒的,让人想揪一把。

“克洛迪娜,出来打招呼。”

女孩拽着毛叔叔的手臂,歪着脑袋看过来,睫毛长长的,小扇子似的扑闪着,真矢也好奇地歪过脑袋,对上了她的眼睛。

“啊,是阿瑞!!”真矢想到了广告里的小女仆,“不要输给痛痛!!”

“…唔…”女孩憋红了脸,“…才不是!”

天堂裕一哈哈大笑,揽着老友的肩膀进了客厅。

“可以再让我看一遍嘛?”小真矢的眼里冒出了星星。

“好吧,不过只有一次!...




“真矢,快看看是谁来了。”

“唔?”

真矢正玩着积木,公主城堡马上就要搭好了。听见父亲的呼唤,她茫然地扭过小脸,只看到了一颗毛绒绒的奶金脑袋,躲在身材高大的男人身后。那个叔叔又高又壮,手臂上的也毛绒绒的,让人想揪一把。

“克洛迪娜,出来打招呼。”

女孩拽着毛叔叔的手臂,歪着脑袋看过来,睫毛长长的,小扇子似的扑闪着,真矢也好奇地歪过脑袋,对上了她的眼睛。

“啊,是阿瑞!!”真矢想到了广告里的小女仆,“不要输给痛痛!!”

“…唔…”女孩憋红了脸,“…才不是!”

天堂裕一哈哈大笑,揽着老友的肩膀进了客厅。

“可以再让我看一遍嘛?”小真矢的眼里冒出了星星。

“好吧,不过只有一次!”克洛学着爸爸的样子揣起了胳膊,鼻子似乎翘到了天上,“不要输给痛痛…给不认输的你makenain~”

说完CM还有模有样地给了真矢一个wink。

父亲留了他们吃晚饭,克洛迪娜端端正正地坐在餐桌前,像一位真正的小公主,真矢学着她的模样把背挺得笔直,克洛迪娜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你学我!”

真矢得意地冲她吐舌头。

天堂裕一将圆润的灯笼椒夹进女儿盘子里,真矢皮球一样一下子泄了气,苦着脸看向父亲。

“要长高就得吃掉哦~”天堂裕一得意地冲女儿挑眉,父女俩的神情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克洛迪娜眨了眨漂亮的眼睛,肉肉的小手悄悄握住叉子,趁着大人们不注意,一把叉住青椒塞进了嘴里,拼命嚼了起来,腮帮子鼓得高高的,像只小猴子。

吃过晚饭,两只小猴子凑在河堤边玩。

“你看,我会打水漂!”父亲教过她怎么玩,真矢捡起一片石头,石子飞过一道优美的弧线,咕咚咕咚跳了好几圈,沉入水面。

“…我也会!”克洛迪娜不认输。

“我还会跳芭蕾呢!”真矢炫耀道,“是妈妈教我的!”

“我也会!我还会跳爵士!”

“我爸爸是好多好多比赛的裁判呢!”

“我爸爸是设计师!”

“我妈妈是宝冢的演员呢!”

“我妈妈也是!她还是top!”

孩子气地拌着嘴,似乎谁也不服谁,克洛迪娜小脸急的发红,“那我们怎么决胜负?”

“嗯…”真矢托着下巴使劲想,好像克洛迪娜给她出了个难题,“唔…我们来比谁跑得快!”

说完拔腿就跑。

“...你耍赖!!”小小的吼声远远从背后飘来。克洛迪娜顺着真矢的脚步追了上去。

夕阳慢慢落下,两只小猴子跑累了就开始散步,两个小小的影子一前一后,克洛迪娜踩着真矢的脚印,走在河堤边。真矢的鞋子比她的大一点点,个子也比她高一点点,好像真的是她比较厉害呢。

鞋印慢慢重叠在一起,30码、35码、36码…克洛迪娜踩上一块崭新的泥土,真矢沉默着坐在河堤边,手上一块片状的石头。她闷不做声地扔了出去,和小时候一样,漂亮的水漂。

克洛迪娜放下书包,在她身边坐下,悄悄挪近了一点。

“你的手怎么了?”

“...”真矢攥紧了拳头,掩住了手上的伤。

“她们…找你麻烦?”

沉默以对。

为什么不告诉我呢?

克洛迪娜低着头,从书包里翻出了一块紫菜饭团,献宝般亮在真矢面前,“锵~晚上没吃吧?”

女孩愣愣地接过,克洛迪娜的眼睛亮亮的,和小时候一模一样。她沉默着咬下第一口,里面包了糖和肉松,都是她喜欢的味道。

真矢慢慢吃着饭团,牙齿咬得紧紧的,眼眶发红。

“啊,发带松了。”克洛迪娜挪到她身后,一双巧手在她发间编织着,夜风从两人中间穿梭而过,清凉的感觉,像是夏天,又像是女孩指尖的温度。



“哎哟,这就是真矢大人啊~”

尖锐的嗓门异常刺耳,还伴随着周围阵阵的笑声。

卫生间里,其他人作鸟兽状散去,留下的却是青春期独有的恶意。

“昨天的图钉怎么样啊?今天看你还扭的挺骚啊~”女孩在镜子前扭出了S型,“要不要试试其他的?”

“可以让一下么?要上课了。”依旧是面无表情。

克洛迪娜咬着手帕,想上前做些什么,却被她用眼神制止了。

多漂亮的一双眼睛啊,星辰一样璀璨,此刻却蕴满了复杂难明的情绪,蒙了层浓重的灰尘,像只受伤的小兽。

【不要过来】

【不要看】

还是一样倔呢。

她皱了皱眉头,悄悄摸出手机,按下了拍摄键。

上学的路似乎变得更短了,克洛迪娜总是会叼着面包跟在那人身后,跌跌撞撞的,真矢的发尾轻轻飘扬着,随着她的脚步,走过转角的红绿灯,走过长长的河堤,路过大片的樱树,等她追上那头长发,上课铃声总是适时地响起。

“西条啊,你的分数怎么总是差那么一点呢?”班主任拍打着成绩单,“加加油,把咱们班的平均分提一提。”

总是差一点么…克洛迪娜垂下头,却看到了一双熟悉的脚,37码,小腿纤细有力,骨肉匀停。

“今天的数学作业。”那人放下一沓作业就走了。

离开办公室,一只纤长的胳膊伸了过来,带着一册厚厚的习题。

天台的风比河堤边要冷一些,阳光照在身上暖暖的,把两人的影子拉得老长,西边的操场、生锈的篮球架、满是墨香的图书室、溢满汗味的体操房、一到春天就会盛放的樱树…克洛迪娜轻轻闭上了眼睛。

“我想去圣翔。”

“那我也去!”克洛迪娜下意识地脱口而出。

为什么不告诉我呢?

高中的真矢好像稍微开朗了一些,会跟着华恋的冷笑话微笑,在奈奈做饭时多吃一碗,心情好时,会轻轻地哼一首歌。

是她小时候经常唱的那首小鳄鱼。

“脸上有饼干渣。”真矢放下书,“少吃点零食。”

“哦…”

“今天刷睫毛膏了吗?眼睛好像亮了一点。”

是么?

克洛迪娜打开镜子,镜子里的女孩已经出落得亭亭玉立,不再是儿时那副稚气的模样。

镜子里倒映出另一张脸,星辰般璀璨的眼睛,带着微微的笑意;还有挂在宿舍里的丑丑的画像、B班的剧本、沉甸甸的书包和一张隐秘的合照。

“那副画…难道是我?”

“嗯”

“天堂真矢你开什么玩笑!!”

粉拳打在那人瘦削的肩膀上,娇嗔的责怪,手腕忽然被捉住了。

樱花飘落。

日子一天又一天地过去,就像女孩们逐渐饱满起来的身体,充实又自由。B班在舞台上忙前忙后,克洛迪娜坐在后台,一针一线,丝丝密密,认真地缝着那人被扯开的袖子。

她和她,站在舞台中央,发着光。

她喜欢吃年轮蛋糕,喜欢不加糖的咖啡,不太能吃辣。

她的指尖在琴键之间跳动,仿佛飞舞出了蝴蝶。

她会在手机里存一些奇怪的搞笑图片,在夜晚与她分享。

她的鞋子定格在了37码,身高167公分,骨骼纤细匀称。

她还怕鬼,老被双叶拉着看鬼片。

她不爱笑,但是嘴角弯起来很好看,眉尖仿佛一柄刀,眼里总是蕴着沉郁的光。

她的背脊挺得笔直,步伐不紧不慢,也学会了等待。

她又走在了自己前方…

她走了。

 

“我会给你电话。”

为什么,又不告诉我?

我明明,一直都跟在你身后啊…

飞机轰鸣着远去,与记忆里的纸飞机逐渐重叠,那道弧线越飞越远,就像她们一起走过的脚印,被河水逐渐冲刷,留不下痕迹。

又是夏天啊…抬起头就能看到纷纷坠落的樱花,克洛迪娜翻着手机,一条条地回消息;冬天的情人节,远洋寄来的巧克力甜甜的,她捧着一杯热可可,吹去了飘浮的热气;一日一日地更新着照片和社交软件,却远远不及触摸她脸颊的温度。

一个人在上野公园散步,一个人搬着几十斤的箱子上上下下,一个人吃食堂、打网球,真矢获奖了、真矢和派拉蒙签约…真矢打来了电话。

克洛迪娜隔着电话,隔着一万公里的距离,穿过无数电波,轻轻说了句晚安。

 

“要不要喝一杯?”天堂裕一拎着两瓶清酒走进客厅,房子依旧是当初装修时的模样,女儿的玩具还堆在她的宝贝盒子里。

“好啊好啊。”

“你家小鬼怎么样了?”天堂裕一拧开瓶盖,“如今也是大姑娘啦,越变越好看咯。”

“哪有的事,明明你家女儿比较好看。我那个小鬼还是皮得很。”

“真矢还不愿意回来呢,”天堂裕一叹了口气,“你家女儿没意见?”

“迟早会回来的。”

爸爸们坐在酒桌上商业互吹,天堂裕一忽然收到了一条line消息。

照片里是个面容清俊的姑娘,眉尖如刀,似乎褪去了昨日的稚气,她身边是个奶金色发色的女孩,靠在她肩侧,在阳光下无声地微笑,两只手紧紧牵在一起,指间圆环交叠。

姑娘们的面貌逐渐和小时候圆圆的脸重合,恍如昨日。

 

 

 

昨晚说了些丧气话,如今退圈的退圈,停更的停更,跳坑的跳坑,希望这篇能让诸位稍微回忆起自己喜欢迷宫的初心吧!

记得留言!

玥炭
發現原來真的有王立演劇學校 ✨...

發現原來真的有王立演劇學校

✨王立演劇學校は、イギリスでは演劇界の名門。志願者1萬人ほどの中で試験に合格するのはたった30人程という入學するだけでも超難関と言われています。
「王立演劇學校,英國演劇界的名門。會從1萬人刷到剩下30人入學,是最難入學的演劇學校之一。」

✨王立演劇學校のnon-EU學生の學費は年間20450ポンド以上です。3年間で學費だけで今の超円高でさえ600萬円。
「王立的學費1年大約82萬台幣,三年制,所以入學到畢業大概250萬台幣。(4 6萬人民幣)」

發現原來真的有王立演劇學校

✨王立演劇學校は、イギリスでは演劇界の名門。志願者1萬人ほどの中で試験に合格するのはたった30人程という入學するだけでも超難関と言われています。
「王立演劇學校,英國演劇界的名門。會從1萬人刷到剩下30人入學,是最難入學的演劇學校之一。」

✨王立演劇學校のnon-EU學生の學費は年間20450ポンド以上です。3年間で學費だけで今の超円高でさえ600萬円。
「王立的學費1年大約82萬台幣,三年制,所以入學到畢業大概250萬台幣。(4 6萬人民幣)」

潜

大型打脸现场,口合口合口合

天堂same全方位完美
什么你说美术?笨蛋,美术不属于全方位。

大型打脸现场,口合口合口合

天堂same全方位完美
什么你说美术?笨蛋,美术不属于全方位。

潜

咳咳,特地来炫耀一下,昨天晚上下的,肝了一天了,抽到了三个克洛酱和两个天堂大人。

有玩的求加好友啊!!

咳咳,特地来炫耀一下,昨天晚上下的,肝了一天了,抽到了三个克洛酱和两个天堂大人。

有玩的求加好友啊!!

ハクノン

1:推特「@wato_ko23」

2:推特「@Adinda_DPR」

3:推特「@sidh0tett」

4:推特「@bbr_brbr」

5:推特「@F__et」

6:推特「@Y7YZz7QfV7j0nUb」

7:推特「@Kokonose_xxx」

8:推特「@PaperCa_ke」

9:推特「@MIMO_AKA」

1:推特「@wato_ko23」

2:推特「@Adinda_DPR」

3:推特「@sidh0tett」

4:推特「@bbr_brbr」

5:推特「@F__et」

6:推特「@Y7YZz7QfV7j0nUb」

7:推特「@Kokonose_xxx」

8:推特「@PaperCa_ke」

9:推特「@MIMO_AKA」

bfijer

依旧是随缘搬图

以及想问一下现在还有无存活的迷宫qq群之类的x

1. ID:70668896   2. ID:70753258   3-6:ID:72954221

7. ID:71154064   8. ID:69500653   9:ID:69514920

10. ID:69906519

依旧是随缘搬图

以及想问一下现在还有无存活的迷宫qq群之类的x

1. ID:70668896   2. ID:70753258   3-6:ID:72954221

7. ID:71154064   8. ID:69500653   9:ID:69514920

10. ID:69906519

瑜.

【Amor Fati】chapter 1

设定:吸血鬼x吸血鬼猎人

第一次写迷宫组请多多包涵🙏🏻


------------------------------------------


古老的闹钟在墙上滴答的响着,墙角还落了许多蜘蛛网,地上也蒙上一层灰,看上去已经很久没有人来过了。


「真矢大人,希望你这次能好好完成任务」


「当然」


天堂真矢笑了笑,那公式化的微笑令旁边的男人更气了。他冷哼一声,带着手下往古堡深

处走去。


真矢看他走了一段距离后,突然停顿一下,悄然拐进另一条道路往最深处走去。这里的环境没有让她感到不适,倒不如说是一种熟悉的感觉。


不多时便来到一扇大门,她深呼了一口气...

设定:吸血鬼x吸血鬼猎人

第一次写迷宫组请多多包涵🙏🏻



------------------------------------------



古老的闹钟在墙上滴答的响着,墙角还落了许多蜘蛛网,地上也蒙上一层灰,看上去已经很久没有人来过了。


「真矢大人,希望你这次能好好完成任务」


「当然」


天堂真矢笑了笑,那公式化的微笑令旁边的男人更气了。他冷哼一声,带着手下往古堡深

处走去。


真矢看他走了一段距离后,突然停顿一下,悄然拐进另一条道路往最深处走去。这里的环境没有让她感到不适,倒不如说是一种熟悉的感觉。


不多时便来到一扇大门,她深呼了一口气推开大门。大门吱啦吱啦的响,在这幽暗的古堡里显得更为响亮。


印入眼帘的便是一个棺材,棺材四周点着几支蜡烛,隐约能看清棺材的样子。旁边洒落许多玫瑰花瓣,花瓣泛着鲜红,仿佛能滴出血来。


她走上前推开棺材盖,只可惜里面早已没了人。突然身后传来一道犀利的风声,凭着感到危险的本能,她迅速向侧边一躲。不过还是晚了一步,肩头被划出一道伤痕,血滴溅落在地上。


一道身影缓缓从黑暗走出,那双紫眸不满的盯着入侵者,随后视线移到真矢腰上的佩剑更是皱了皱眉头。


「你就成为我沉睡醒后的第一个猎物吧」克洛迪娜兴奋的舔了舔自己的獠牙,眼神越发深邃。


她的血幻化成一把剑刺向天堂真矢,真矢不断的躲避她的攻击,等待着时机。


「嗯?你还不拔出剑吗?」


「因为现在的你太弱了」天堂真矢轻笑一声躲开了那近在眼见血剑,伸手打在她的手腕,血剑顿时化为乌有。真矢瞬间拉着她的手连带着人拥入怀里,只不过一只手将她的手锁在背后,使她不得动弹。那种挣脱不开的羞耻感,使她的脸上泛着微红。


两人僵持着这个姿势,远远望去就像一对亲密的恋人互相诉说着情话。


克洛迪娜作为一个活了几百年的吸血鬼自然不弱,可是她刚沉睡醒,又长久未进食,实力大减。


可恶的女人!


克洛迪娜咬着牙,尝试推开对方,对方却纹丝不动。随着两人力气都相搏,那股久未进食的饥饿感越发清晰,天堂真矢的肩头仍淌着血,这对她来说更是莫大的吸引力。薄唇微张,露出那尖尖的獠牙,似乎已经迫不及待的想咬在那人的身上,


「嘶」


克罗迪娜突然咬在真矢的手背上,香浓的血液瞬间充斥着她的口腔,缓解了她的饥饿感。真矢感受着手上传来的麻痹感,连带着身子都轻轻的颤抖了下。


突然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克洛迪娜趁机推开她,还狠狠的瞪了眼,身子便幻化成一群蝙蝠破窗而去。


「你是故意的!」那个男子气的直盯着天堂真矢。


「对方也不弱」


手上的血顺着她的指尖落在地上,那个男人看了看她的手说:「你回去后就等着跟家主解释吧」说完他气急败坏的离开了。


天堂真矢看着那扇窗户陷入沉思,月光洒落在她的脸上,给人一种温柔的感觉。


「今天是满月吗?」


突然她又想起那个女人咬牙切齿的画面,嘴角微微勾起,低头看着手中的咬痕许久。


「真是不乖」


雪地里,克洛迪娜看着不远处的古堡,回想起那种感觉,耳根微微发红,似乎心中更是不能平静。


「下回我一定吸干你的血」


命运的齿轮再次转动了

…………

   ……

    …






夏晴楓

閒來無事只能把少歌畫一畫啦

俺畫的在2p

果然線稿暈開了啊啊😫


閒來無事只能把少歌畫一畫啦

俺畫的在2p

果然線稿暈開了啊啊😫


潜

啊啊啊啊啊,手游中的迷宫糖。

大家自己细细评一下。
实际上天堂大人赞美的是克洛酱啊!

话说我一心一意想抽德古拉·克洛酱,结果在那个池子里歪出了须佐之男·天堂same
hhhhhhhhhhh不愧是一对

有手游国际服的同好们一起交流下不?

啊啊啊啊啊,手游中的迷宫糖。

大家自己细细评一下。
实际上天堂大人赞美的是克洛酱啊!

话说我一心一意想抽德古拉·克洛酱,结果在那个池子里歪出了须佐之男·天堂same
hhhhhhhhhhh不愧是一对

有手游国际服的同好们一起交流下不?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