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少女歌剧レヴュースタァライト

436浏览    116参与
yasashiba
聖翔排球部 主攻手:真晝 二傳...

聖翔排球部


主攻手:真晝

二傳:光

華戀應該算副攻或是自由人?

聖翔排球部


主攻手:真晝

二傳:光

華戀應該算副攻或是自由人?

yasashiba

少歌手遊光晝合圖

Revue服(星二)

Revue服新卡面

圓桌騎士(蘭斯晝x高文光)


發現手遊的卡面光晝的好合就來玩了,可能以後不定時玩(?)

少歌手遊光晝合圖

Revue服(星二)

Revue服新卡面

圓桌騎士(蘭斯晝x高文光)


發現手遊的卡面光晝的好合就來玩了,可能以後不定時玩(?)

yasashiba

她與她的貓·番外

自從上了高中之後真昼離開北海道的家,到東京讀書後開始一個人的生活,因同班同學純那的關係現在家中多了個新成員,不再只有冰涼的空氣等待自己的家,讓真昼的腳步輕快了不少。


「我回來了,光ちゃん。」


「真奇怪呢~平常光ちゃん一定會在玄關等著我的,難道說...跑出去了?總之先去房間找找看吧。」甩開原先不安的情緒,到平常光最喜歡的地方找找,真昼是這麼打算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間,見到自己的棉被捲成了一團,讓真昼征在原地。

"這、這是怎麼回事,小偷嗎?怎麼辦...要報警嗎?"

正當真昼緊張的思考下一步應該怎麼做時,聽見棉被裡傳來平穩的呼吸聲,而且正呢喃...

自從上了高中之後真昼離開北海道的家,到東京讀書後開始一個人的生活,因同班同學純那的關係現在家中多了個新成員,不再只有冰涼的空氣等待自己的家,讓真昼的腳步輕快了不少。

 

「我回來了,光ちゃん。」

 

「真奇怪呢~平常光ちゃん一定會在玄關等著我的,難道說...跑出去了?總之先去房間找找看吧。」甩開原先不安的情緒,到平常光最喜歡的地方找找,真昼是這麼打算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間,見到自己的棉被捲成了一團,讓真昼征在原地。

"這、這是怎麼回事,小偷嗎?怎麼辦...要報警嗎?"

正當真昼緊張的思考下一步應該怎麼做時,聽見棉被裡傳來平穩的呼吸聲,而且正呢喃著什麼,真昼拿起床邊的棒球貓,小心翼翼的走到自己床邊拉開了被子的一角,掀開被子露出的是有著烏黑長髮的小腦袋,上面還有著尖尖的貓耳。

"有著貓耳的小女孩...這是真的嗎?"

出於好奇心,讓真昼忍不住出手撫摸起女孩頭頂上的貓耳想一探究竟。

不同於市面上販售的貓耳髮箍的柔軟毛髮平順的貼在耳背上,耳朵尖端略顯冰涼,手掌順勢包覆那小小的耳朵搓了搓將掌心的溫度傳遞出去。

「唔嗯...真昼?」

「诶?」

「歡迎回家。」

原先窩在被子裡的女孩揉了揉眼睛坐了起來,拉著真昼來不及收回的手來到頰邊蹭著,喉中發出呼嚕嚕的聲音,被子也因為女孩的動作滑了下來,露出大片白色的肌膚,真昼見狀立刻拿起床邊的棒球貓睡衣套在眼前的女孩身上,女孩露出困惑的神情,看了看身上的衣服拉起衣領將脖子縮進去,只露出圓圓的大眼睛。

https://images.plurk.com/veanBqmNZADkkDq9Ku1J7.jpg

「有真昼的味道,喜歡。」

「妳...知道我?」

「嗯,妳是真昼。」

"雖然沒有印象這孩子跟自己在哪見過,但還是先問看看她有沒有家人吧,雖然很可愛,但讓家人擔心也不好。"

 

「小妹妹妳家住在什麼地方呢?能告訴姊姊為什麼妳在姊姊家嗎?」

 

「家?那是什麼?溫暖的地方嗎?」

 

「家、家就是妳住在的地方喔,爸爸媽媽也在的地方。」

 

「爸爸?媽媽?那又是什麼?能吃的嗎?」

"這孩子失憶了嗎?"對於這孩子的回應,讓真昼忍不住這麼想。

「就是關心妳照顧妳的人。」

「那就是真昼了。」

「真昼是...指我嗎?」

「當然是阿,真昼今天好奇怪,難道是發燒了嗎?」

女孩起身撥開真昼的劉海將額頭靠上她的額頭。

 

「難道是光ちゃん?」

「嗯,光。」

「但光ちゃん怎麼會變成人的樣子?」

「不知道,今天午睡起來就是這個樣子了,因為這個樣子太冷了,所以躲在這裏面,就睡著了。」黑髮女孩指了指床上捲成一團的被子說著。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光ちゃん會變成小朋友,但這樣子還蠻可愛的...."

咕嚕~兩人的肚子也適時的發出聲響。

「肚子餓了。」

「晚餐時間差不多到了,光ちゃん想吃什麼?」

「裝在硬硬圓圓的那個!」

「硬硬圓圓...妳說的是貓咪罐頭,的確光ちゃん很喜歡那個,不過今天我有買材料,來做點不一樣的吃吧。」

 

「好吃的嗎?」

 

「嗯,之前有做過一次給妳吃喔,是蔬菜湯,裡面會放妳最喜歡的雞肉,我們先換完衣服再去煮飯吧。」

 

「嗯。」

晚餐真昼煮了簡單的清蒸料理,怕光會因為兩人的菜色不同會想吃,只在調味的部分做了些微調整。

「光ちゃん,不可以偷吃喔,會燙到的。」

「喵嗚!?」

「阿呀...看來晚了一步...等我一下,馬上給妳冰水喔。」

順手將爐火轉至小火,在杯子內放了三塊冰塊後注入冰開水。

「來,光ちゃん含住之後再慢慢的喝下去。」

湊到嘴邊的玻璃杯,小黑貓乖乖的照著指示將杯中的水含住再慢慢嚥下,第一次使用杯子喝水,讓小傢伙感到相當新奇,喝完第一口之後就說想自己試看看,真昼便拿了條毛巾跟餐巾,讓光坐在餐桌上自己喝水。

 「光ちゃん聽好了,毛巾是不小心打翻的時候用的,打翻了要趕快拿來擦,知道嗎?」

「知道。」

「餐巾是圍在衣領的,怕衣服弄濕了。」

「嗯嗯。」

小黑貓眼中只對那飄浮在水面喀啦作響的物體充滿興趣,眼睛直發亮的看著。

"雖然不知道光ちゃん聽進了的多少,但應該不至於會出什麼大事,現在比較要緊的是爐子,湯應該還沒收乾吧,要趕快再加點水和調味才行"

相信自己已經做好萬全的準備,真昼回到廚房內準備晚餐,再次回到餐桌前的景象讓她決定先放下熱騰騰的晚餐,抓起趴在餐桌下的調皮鬼一起去洗熱水澡。

 

「喵?真昼?晚餐好了?」

「嗯,好了喔,但我們現在先去洗澡。」

「不要,我討厭洗澡。」

「不可以任性。」

雖然真昼的回應的語氣是一樣的溫和,臉上也掛著笑容,但光隱約的感受到,自己的主人正在生氣,雖然她不清楚原因,但直覺告訴她一定跟自己有關。 

 

「ま、まひる。」

「怎麼了?」

 「妳在生氣嗎?」

「嗯,有一點。」

「為什麼?我做了什麼不好的事嗎?」

「雖然不對的是光ちゃん,但有一部份也是我的疏失。」

幫那笨拙的小傢伙脫下衣服,包上浴巾以免她著涼,才開始脫下自己的衣服。

「為什麼?做錯事情的不是真昼,是我才對,雖然我不知道錯在哪,可以告訴我嗎?我會改的。」

「恩,光ちゃん真是乖孩子,那我們進去一邊洗一邊跟妳說,以免著涼了。」摸了摸小傢伙的頭,輕推著她進到浴室內。

「剛剛光ちゃん不是把冰塊弄到地上了嗎?就是浮在冰水上面的那個。」

「嗯。」

真昼轉開水龍頭,調整水溫,小傢伙點點頭表示理解,繼續聽真昼說下去。

「冰塊在地上會融化,弄得到處溼答答的。」

「真昼,什麼是融化?」

「剛剛光ちゃん在玩的時候有沒有發現,冰塊慢慢的變小了?地上有一點點水。」

「嗯。」

「融化指的就是冰塊變成水的現象。」

真昼用著小貓容易理解的說法教導著她,用了水盆舀起浴缸內的溫水慢慢的倒在光的身上,手上擠上沐浴乳沾點水輕柔的塗抹在光身上。

「嗯,懂了,那為什麼真昼會生氣?」

小傢伙歪著她的小腦袋,表示不解。

「因為光ちゃん玩冰塊會弄得到處溼答答的,這樣容易滑倒受傷,所以不可以這麼做知道嗎?」

「嗯,下次不會了。」

「乖孩子,來坐下來頭往後仰,我幫妳洗頭髮。」

光順從著真昼的指示坐到小板凳上背對著她,仰起頭,溫熱的水順著髮際流下,真昼的手輕柔的的在頭頂畫圈打著泡沫,小傢伙瞇起眼睛享受著真昼的服務。

「光ちゃん我要幫妳沖掉泡泡了,眼睛要閉緊喔。」

幫小傢伙洗好澡之後,先讓光進到池內暖暖身體,真昼也快速洗完進到浴缸內陪著那緊張的抓著岸邊的小傢伙。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光ちゃん覺得如何?變成人之後的第一次洗澡。」

「很舒服,沒有之前可怕。」

「那就好。」

兩人洗完澡,換上睡衣,真昼將冷掉的晚餐稍微加熱,再次端到餐桌上,看著小傢伙惱怒的用著湯匙舀著食物的樣子實在太可愛了,讓她忍不住拿起相機偷拍了起來,小傢伙則是專注的在跟自己的晚餐奮鬥著,絲毫沒有注意到真昼的舉動,待拍夠了之後,真昼開口。

「光ちゃん用旁邊的小叉子。」

「小叉子?」

「像這樣用。」

真昼拿起自己的叉子示範給光看,讓光仿照自己的動作取用碟子的食物。

「喔!!!這個好厲害!!」

「邊吃不可以說話喔。」

「嗯唔、嗯唔。」

「真是的,吃得滿臉都是。」

真昼拿起餐巾幫小傢伙擦嘴,兩人都吃飽之後收拾完,一起回到房間準備休息。

「光ちゃん睡覺會變回貓咪嗎?」

「我不知道怎麼變回去。」

「維持這個樣子好像也沒什麼不好。」

順著光柔順的毛髮,兩人一起進入夢鄉。

 



yasashiba

神樂光生日賀文 光昼-真正的神樂舞(巫女天照系列)

生日怎麼能不發一下,下收連結

相信大佬們都懂的


壯大我光晝,我終於第一次寫了光晝嗶—(消音


年初第一篇文,今年大家多多指教


生日怎麼能不發一下,下收連結

相信大佬們都懂的


壯大我光晝,我終於第一次寫了光晝嗶—(消音


年初第一篇文,今年大家多多指教


yasashiba

光昼-她與她的貓‧上

CP:光昼/蕉純
真昼跟純那是同班同學
光是小黑貓,蕉蕉是大金毛的故事
分成上下兩篇,上為人類視角,下則是毛孩視角

「露崎同學,妳喜歡貓咪嗎?」

「誒?純那ちゃん怎麼突然這麼問?」收拾好自己的書包後,轉頭看向整理自己桌面的純那。

「前些日子帶奈奈散步時,她撿了一隻黑色的小貓,說什麼也不願意放開牠,所以就直接帶回家了....」純那有些無奈的推了推因低頭而下滑的眼鏡。

「是這樣啊⋯那在幫小貓找主人嗎?」

「嗯,原先有想過要奈奈很喜歡小貓,想說要試著一起養的,但這幾天發現小貓每天都呈現很緊張的樣子,常常躲在暗處不出來,可能是奈奈太過於熱情,讓牠覺得有壓力,現在都只能關在房間內。」

「那我今天能去看看小貓嗎?」

「當然可...

CP:光昼/蕉純
真昼跟純那是同班同學
光是小黑貓,蕉蕉是大金毛的故事
分成上下兩篇,上為人類視角,下則是毛孩視角




「露崎同學,妳喜歡貓咪嗎?」

「誒?純那ちゃん怎麼突然這麼問?」收拾好自己的書包後,轉頭看向整理自己桌面的純那。

「前些日子帶奈奈散步時,她撿了一隻黑色的小貓,說什麼也不願意放開牠,所以就直接帶回家了....」純那有些無奈的推了推因低頭而下滑的眼鏡。

「是這樣啊⋯那在幫小貓找主人嗎?」

「嗯,原先有想過要奈奈很喜歡小貓,想說要試著一起養的,但這幾天發現小貓每天都呈現很緊張的樣子,常常躲在暗處不出來,可能是奈奈太過於熱情,讓牠覺得有壓力,現在都只能關在房間內。」

「那我今天能去看看小貓嗎?」

「當然可以!但明天有隨堂小考....」

「那剛好能一起做考前預習呢,有純那ちゃん一起複習,明天的小考一定能拿到很好的分數呢。」


「沒、沒那麼誇張吧,話說露崎同學的成績本來就很好。」

「但還是有不會的地方,到時候就拜託純那ちゃん了。」

「都說到這個份上了...一起加油吧。」

「嗯,那我先回家準備一下再過去。」

「我剛好也有要買的東西,ㄧ小時後在車站附近的咖啡廳會合吧。」

「嗯,等等見。」

- - -


「我回來了,奈奈。」

「打擾了。」

「汪!」

「嗚哇、嚇了一跳,奈奈的聲音好響亮。」

坐在玄關迎接的大金毛回應了兩人後起身,興奮的來回踱步等待著兩人脫下鞋子進到屋內。

「奈奈有沒有當個好孩子顧家呢?」

「汪!」大金毛晃著它毛茸茸的尾巴

「大聲的回應是很好,但要小聲點才不會打擾到鄰居知道嗎?要小聲一點。」


「汪嗚。」金毛乖巧的的降低了音量,隨後跟在兩人後面,當牠發現兩人的目的地是純那的房間,顯得相當興奮,在門把轉下時,等不及的推開門闖進房內。房門被用力的推開發出巨大的碰撞聲。

「奈奈真是的,這樣小貓會被妳嚇到的。」

「奈奈真的很喜歡小貓呢。」

「小貓其實滿怕生的,但偶爾還是會在我的筆電上睡覺。」


「可能是使用過後的筆電很溫暖緣故。」

「汪嗚嗚」金毛一下子就在書櫃的縫隙中找到黑色小
貓,小傢伙眨著蔚藍大眼呲牙咧嘴發出哈氣聲,盯著看著比自己大上好幾倍的金毛。

「奈奈,就說了小貓會害怕的,過來這裡。」純那拉著奈奈的項圈拖著牠離開書櫃。

「你好啊小貓咪,我是露崎真昼,要不要出來走走呢?」真昼輕聲的對著小貓說話,也將手伸進去縫隙內,讓小貓認識自己的氣味。

「嘶!」

「哇啊,感覺上不太好親近呢⋯」

「露崎同學,小心點,有可能會被抓傷的。」

「嗯,謝謝,我會注意的。」
真昼不放棄的伸長手向縫隙深處探去,哈氣聲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輕微的吐息,掌心還傳來刺刺的觸感。

「啊,被舔了。」
真昼微微動了動指尖,撫摸著小貓的臉頰,接受了真昼的觸碰後,小傢伙也逐漸大膽了起來,用著牠的小腦袋蹭上真昼的掌心,漸漸的向她靠近。

「好厲害,我這麼做,牠都不會理我。」純那有些失望的趴在奈奈身上。

「可能是距離的關係,小貓沒辦法認識純那ちゃん的味道。」

「說起來好像真的是這樣呢...而且牠好像過於在意奈
奈,都不太願意出來。」純那將臉埋在奈奈柔順的毛髮之中悶悶的說著。

「能抱抱你嗎?」手掌順著那亮麗的黑毛撫摸至腹部,看小傢伙沒抗拒便輕輕的抱起,另一手則托住牠的臀部,讓牠面向自己。

「純那ちゃん妳看,小貓是小女生呢,而且眼睛非常的漂亮。」

「啊,真的呢,說來慚愧,這還是我第一次這麼接近牠呢...」純那也伸出手摸了摸小傢伙的腳掌。

「喵嗚。」小傢伙開始不安份的亂動,胡亂揮著自己的小掌。

「對不起呢,這樣托著不太舒服對吧,馬上放妳下來。」小傢伙站穩腳步後,就又快速的躲進暗處。

「時間也不早了,來準備晚餐吧。」

「嗯,其實我回家拿了不少老家寄來的馬鈴薯,等等一起吃吧。」兩人領著奈奈離開了房間,前往廚房準備晚餐。


- - - - - - - 


「好好吃,真不愧是露崎農場的馬鈴薯。」

「太好了,那純那ちゃん盡量吃,我帶了很多過來。」

「多謝款待。」

兩人在吃完晚餐後收拾完碗盤,安置好奈奈便回到房間內開始複習隔天的小考範圍。

「純那ちゃん,這道題目怎麼寫呢?剛剛試著帶入公式,但解出來的答案還是錯的。」

「啊,這題我剛剛也想很久呢,它的描述方式很容易誤導人,應該用這個公式來解題。」

「原來是這樣,那我再試試看,謝謝。」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轉眼間已經來到十點半,考前預習也差不多完成了收拾桌面後,純那先讓真晝去洗澡,自己則留下來鋪被褥。

「喵~」

「啊,妳出來啦,要吃飯嗎?等我一下喔。」純那將被子鋪好後便離開房間,被留下來的小傢伙則靜靜在房門口等待著房門再次打開的那刻。

「喀擦」

純那兩手捧著水和食物打開房門,來不及阻擋的黑影,小傢伙溜出房外。

「誒?等、真是~」純那放下手中的東西開始追著那精神飽滿的小貓。

「唔、不要亂跑。」

黑貓回頭看了看,跪在地板上顯的狼狽的純那,但還是沒有停下腳步,朝向走廊盡頭跑去。

「嗚呀!小貓為什麼在這裡?」

「喵!?」

「痛...妳有受傷嗎?」
洗完澡打開門迎面撞上她腳踝的黑貓,晃了晃自己撞暈的小腦袋,比起自己真昼更擔心小貓有沒有受傷,急忙的放下手中的衣物,確認她的狀態。

「露崎同學,妳們都沒事吧?剛剛好像聽到了清脆的撞擊聲。」
「還好撞擊力道不大,小貓沒有受傷。」真昼單手將小貓抱在胸前,另一手拿著制服跟著純那回到房間。


「這孩子好像對於乾糧不太有興趣,就算用小貓用的溫牛奶泡過,還是會剩下來。」


「那我們試試看罐頭吧,先將乾糧用溫水泡軟再混一些罐頭進去,說不定她會喜歡。」


「露崎同學果然很喜歡貓呢,懂得真多。」


「但是純那ちゃん做了不少功課吧?書櫃有小貓飼養的書呢。」


「被看到了阿,第一次照顧小貓,其實非常的不安呢,不過現在有露崎同學在安心了不少。」


在兩人的談話中,小傢伙也吃完晚餐了
「只顧著說話,沒想到她這麼快就吃完了呢。」
「純那ちゃん,小貓有名字嗎?」
「不、還沒決定呢,妳來幫她取吧。」

「嗯...叫什麼好呢?淺藍的瞳孔、黑得發亮的毛髮,光ちゃん如何?」


「喵」


「真是適合她的名字呢,而且她好像也蠻喜歡的。」


「時間不早了,純那ちゃん也快去洗澡吧,光ちゃん的東西我來收就好了。」

-
「喵~喵~」


「唔、光ちゃん早安。」


看著眼前的人緩緩的張開眼睛,伸出舌頭舔起對方的臉頰。


「等、光ちゃん這樣刺刺的很癢。」真昼用手掌擋住小傢伙的攻勢坐了起來。


「早安,露崎同學。」


「純那ちゃん早安,抱歉吵醒妳了。」


「沒事的,我也差不多該起床準備奈奈的早餐了,不然她可是會鬧彆扭的。」


「沒想到奈奈比我想像中的還孩子氣呢。」


「喵~」


「光ちゃん也在跟純那ちゃん道早呢。」


「早安,光ちゃん,才一個晚上而已她就完全喜歡上露崎同學了呢~」看著黑貓安分的在真昼腿上享受著對方的撫摸。


「嗯,好像真的是這樣呢...」
停下手上的動作回答著純那,小傢伙隨即起身蹭著停在半空中的手,發出呼嚕呼嚕的聲音,似乎還不打算放過真昼。

「那放學後再來接牠回家如何?」

「嗯,過來之前我會順便去買些小貓的東西。」

「我也一起去吧!之前有看到一款貓砂,是綠茶香的,聽說除臭效果很好,可以推薦給妳。」

「嗯,謝謝純那ちゃん。」


「奈奈可能會感到寂寞呢,她還蠻喜歡黏在光身邊的,只是光ちゃん都對她很冷淡。」苦笑的說著

兩人一前一後的離開房間,留下小貓待在房內。


- - - - - - 


帶回家之後

「光ちゃん從今天開始這就是妳的新家了。」

真昼打開籠子摸了摸光的頭,再輕輕的抱起她,來到了新的環境,光難免會緊張,雖然光有些僵硬但也沒有特別掙扎,真昼先將她放在自己腿上順著她的毛安撫著她,溫暖的手掌,讓光不自覺的用著她的小腦袋蹭著,希望更多的撫摸還發出了舒服的呼嚕聲,好一陣子後才在真昼的腿上正坐抬起頭聞著房間的氣味。

「光ちゃん要準備探險了嗎?」

「喵。」

「那放妳下來嘍。」

將光放在地毯上,任意她去探索房間,各種新奇的東西吸引著小黑貓,到處走來走去,最後跳上了白先生的坐墊,在上面踩了踩,轉了兩圈後便安穩的窩在裡面。


一番賞的白先生,是真昼之前在店內抽到的,當時想要的是棒球貓的坐墊,沒想到抽了五次就湊成一組了,原先有打算放上網賣掉,看小貓這麼喜歡就決定留下來了,真昼將小貓的用品放置好,晚餐也準備好後便拿起自己的衣服前往浴室,再次回到房內時,看見小貓像是失去電源供應般的將自己的腦袋整個埋進枕頭內,發出平穩的呼吸聲,真晝將手上的毛巾掛上椅背,走向床沿小心的不發出聲響坐在地上,對著那正睡的安穩的小傢伙輕聲的說。


「今後也請多指教,光ちゃん。」

楠南
還是畫不太出有殺氣的感覺⋯ 如...

還是畫不太出有殺氣的感覺⋯

如果讓她說句話的話⋯大概是··


なな:「離純那遠點。」

還是畫不太出有殺氣的感覺⋯

如果讓她說句話的話⋯大概是··


なな:「離純那遠點。」

楠南
嘗試上色看看~ 然後覺得草稿比...

嘗試上色看看~

然後覺得草稿比較好

嘗試上色看看~

然後覺得草稿比較好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