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少女

0 1
720.7万浏览    32.6万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2-08-08 17:52
路一心

#我的同学都很奇怪#

第53话 来游乐场当然要打扮一番!

#我的同学都很奇怪#

第53话 来游乐场当然要打扮一番!

江岁安

【原乙】愚人众女铜

★少女/仆人/木偶

★私设多,性格全凭作者第一印象

★你≠旅行者≠荧,有自己设定

★无内鬼,来点女通讯录饭

★奶奶滴,是补档,我鲨审核😅


少女


哥伦比娅黑色发丝间掺杂了几丝红发,如同漆黑荆棘中盛放的玫瑰,刺眼灼目。


你问她为什么要把黑色染成红色,她不回答,只是将头埋在你颈窝吃吃的笑,你好脾气的等她笑完,又问了一遍。


“我喜欢鲜亮的颜色,毕竟这至冬死气沉沉,总得找点乐子。”


“身上亮起来,人的心情才会好。”


你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然后被她突如其来的吻打断思路。


哥伦比娅咬破了你的下唇,手指蘸着xue,在你的唇上涂抹。...

★少女/仆人/木偶

★私设多,性格全凭作者第一印象

★你≠旅行者≠荧,有自己设定

★无内鬼,来点女通讯录饭

★奶奶滴,是补档,我鲨审核😅




少女


哥伦比娅黑色发丝间掺杂了几丝红发,如同漆黑荆棘中盛放的玫瑰,刺眼灼目。



你问她为什么要把黑色染成红色,她不回答,只是将头埋在你颈窝吃吃的笑,你好脾气的等她笑完,又问了一遍。



“我喜欢鲜亮的颜色,毕竟这至冬死气沉沉,总得找点乐子。”



“身上亮起来,人的心情才会好。”



你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然后被她突如其来的吻打断思路。



哥伦比娅咬破了你的下唇,手指蘸着xue,在你的唇上涂抹。



其实你并不适合艳红。常年待在至冬不见天日,你的肌肤苍白似雪,此刻又被这血红衬得愈发白皙,如同鬼怪一般。



但哥伦比娅一点也不在意,她痴迷地注视着她的杰作,然后小心翼翼地吻上你的唇角,尽量不破坏你唇上的色彩。



“真漂亮。”她说,“你现在比我鲜亮多了。”










仆人


她的性格与她的代号相似,但却是个离经叛道的仆人。



她喜欢被命令,但命令的内容得由她自己定,例如在床榻间,她不会自己要求qing事,但会变着法的让你说出合乎她心意的命令。



“呜……想要……”



你喘息着拉扯她的衣角,向她索取,不,乞求她的疼爱。



可仆人只是垂眸看着你,有些失望的摇摇头,又把手里遥控器上的功率加大。



她听着机器的震动声和你的哭叫声,终是屈尊蹲下来施舍般摸了摸你的脸。



“乖孩子,你知道应该怎么说的。”



“哈……我命令你………上呜……我……”



你从嘴里吐出支离破碎的语句,虽然语气柔软,但意思却清晰的传达到了。



仆人满意的勾起唇角,将你搂进怀里,指尖在禁地流连。



“遵命,主人。”










木偶


她一头淡灰色长发,身躯和她的同僚对比起来异常娇小,神情总是那副云淡风轻的样子,看上去格外好欺负。



但她可不是什么菟丝花,她是美丽又危险的食人花,轻视她的人,小心你们的人头吧。



木偶喜欢美丽又强大的事物,例如机械,她对于机械有着近乎痴迷的热爱,与研究药剂的博士关系不错。



和博士的交流经常能让她灵感大发,进而在你身上实验。



你是她最完美的作品,糅合了女性外表的娇弱柔美,又有着和机械一般的战斗力与防御力,并且还十分乖巧听话。



“过来。”



木偶朝你招手,你便乖巧的走过去,顺从的褪去衣物,露出底下透明的肌肤,可以直接从外部观察你的器官,不过你大部分器官早已被精密的仪器所替换,冰冷的金属是唯一可见的色彩。



木偶抚摸着你的躯体,隔着透明外壳观察内里,这是她经过无数次失败才成功的试验品,是她的心血。



木偶也褪去衣物,然后抱住你。冰凉的人造肌肤掠夺她的体温,但她毫不在意,甚至又贴上来一点,仿佛要用自己的体温来暖热你。



“我爱你。”



不知道她是在对你说,还是在对自己说呢。







彩蛋是凝光,心机御姐勾引甜妹

彩蛋免费粮票解锁


都系我老婆

衣服纯属瞎画昂,因为这俩人就没漏过里面的衣服,想象力有限

衣服纯属瞎画昂,因为这俩人就没漏过里面的衣服,想象力有限

LeSoir

Karl Albert Buehr (1866–1952) 

Karl Albert Buehr (1866–1952) 

橙
忘发了,我谢罪,是24h特别产...

忘发了,我谢罪,是24h特别产物

忘发了,我谢罪,是24h特别产物

右点草
用作头像随意 后期会5人一批在...

用作头像随意

后期会5人一批在煜煜那里委托开盈利周边❤️

价格会压的低一点qwq

我努力画画

用作头像随意

后期会5人一批在煜煜那里委托开盈利周边❤️

价格会压的低一点qwq

我努力画画

子槻

初心、暖冬&雪糕

少荧(哥伦比娅×荧)


写的很烂,但想磕


不论再来多少次,她依然觉得这里的夜景最美


荧正瞪大双眼仰望着至冬边境星星点点的夜空。些微的细雪飘落,像少女的音符,跳舞般地回旋滴点在她仰起的额头,继而有节奏地扑落于她那高挺的鼻梁与柔软的粉唇上。


不会融化的雪带着沁心的、柔润的凉,将荧的大脑放空,许久都未曾回响


直至熟悉的哼唱声流入耳中,那稍细略显柔弱的声线此刻在荧的脑中却是那样的有力量感,使她不由地浑身一震

“啊——,少,哥伦比娅”

她的眼眸还略显空洞,声音带着自己都没察觉到的颤抖,这种娇弱模样让哥伦比娅有些心疼。上前将外衣披覆在她身上,用自己温热的...

少荧(哥伦比娅×荧)


写的很烂,但想磕




不论再来多少次,她依然觉得这里的夜景最美


荧正瞪大双眼仰望着至冬边境星星点点的夜空。些微的细雪飘落,像少女的音符,跳舞般地回旋滴点在她仰起的额头,继而有节奏地扑落于她那高挺的鼻梁与柔软的粉唇上。


不会融化的雪带着沁心的、柔润的凉,将荧的大脑放空,许久都未曾回响


直至熟悉的哼唱声流入耳中,那稍细略显柔弱的声线此刻在荧的脑中却是那样的有力量感,使她不由地浑身一震

“啊——,少,哥伦比娅”

她的眼眸还略显空洞,声音带着自己都没察觉到的颤抖,这种娇弱模样让哥伦比娅有些心疼。上前将外衣披覆在她身上,用自己温热的手抚摸着她冰冰凉的脸颊让她稍稍回神


“不是和你说过,不要这样看天嘛”

微撅的嘴表达了本人此刻那不满的心情。回过神来抬起头看着哥伦比娅依旧被遮挡轻闭的双眼,荧不禁又出神的想到如果她睁开眼的话那此刻又会是一副怎样可爱的表情


“因为好看啊”出神中她下意识地答到(其实这里说的是少女的脸✔)。毕竟旅行的意义有太多太多,若不因沿途美景而稍作停留,那心中莹白美好的位置便会被烦躁苦闷而占据


少女没有回话,只是抓外衣衣领的手紧了紧

“呃” 此刻,察觉到异样气氛的荧知道自己刚说了多么没过脑袋的话,她再次偷偷地看向少女那遮蔽着的双眼


“我们每个人都有不一样的终点,无论多难,我们都必须抵达,不是吗”

“你要当心不要长时间看天哦,会被迷惑的,毕竟这片星空可是最大的谎言呢”

“如果以后你还会经过这里,那路过边境时便在心中呼唤吧,我随时会为你而来”


蓦的,荧忽然想起两人间的交往好像总是一味的一方面付出,一味的一方面接受。她清楚自己不是个愚钝的人,游走于七国的她也结识了很多的人,甚至她可以肯定大部分都是她在一味给予别人。可在什么时候,她竟也成为了被给予的别人


“没有人说过,你虽然不睁眼,但每次只要一看你那双紧闭的眼睛便能确认你的想法吗?”

“咦,从来没有人这样说过”那时少女落寞的面容她至今犹记在心,而随后她惊喜的样子,想来是把自己当成了特殊的人,也是在那个时候……


“能问问你这次来这里是为什么吗?”

轻柔的言语打断了荧的回忆,抽离而回的手掠过脖颈时带来的细腻触感让她心中不免生出一丝不舍


“啊,我都忘了,我来给你带点东西”

“给我?”仿佛是什么不可思议的魔法,少女沉稳的嗓音变的有些颤抖,语气带着少有喜悦与惊喜

“对哦,我新发明的,虽然至冬的雪,啊不,冰很多,但要吃还是。。太勉强了”


“吃,你的意思是,能吃的雪?”她小巧灵动的小鼻子抽了抽,随着不可思议的语调歪了歪头


“emmm”强忍摸摸她头的冲动,荧笑着放松身体,向前跌了跌投入哥伦比娅的怀抱,在对方下意识张开双臂的同时搂紧她的腰


“是呀,我和派蒙那个小吃货一起研究的,本是夏天用于消暑之物,但我刚刚好像”

说到这里,荧抬起埋在她胸前的脸看着哥伦比娅傻笑

“我刚刚好像发现我做这个的意义了”


她像变魔法般从手中凝出一团薄冰覆面的雪球

“少女,初见你时,我对身为执行官的你很是怀疑,抱歉”

荧的手中,水元素力又流涌而出,环绕雪球,蓝白交织的流体将少女的美丽的脸倒映而出

哥伦比娅微笑着面对着荧,她虽不睁眼,但对元素力的感知却极为敏锐,此刻靠着这份感知,周围一切便也就一如双眼所见了

“怀疑什么的,我的荣幸,说明你那时便正视我了呢”


“当然,我可是很‘重视’你的”

她轻轻牵起她的手,一手托着那交织元素力的冰球

“天空是瞬息万变的,但在至冬我不这么觉得,这里的一切都静止,美好,看着细雪纷纷时,我总会想起你”

“我?那是为什么呢,不过能被你惦记,我很开心就是了”

将手指一一从手隙间穿过,十指完美契合的相扣在一起,荧心中升起一股满足感


“因为我只有看着这儿的天空才能想起你,星星点点的样子像你,细细的雪粒落下就像你抚摸我时的感觉”

说到这,她将交叉的双手贴向自己的脸颊

“我曾经走过七国,帮助了很多人,也经历了很多艰辛的事。我不觉得我很辛苦,因为旅途也教会了我很多”


虽然知道她看不见,但荧此刻还是面向了面前人,郑重地说道

“抓住现在,掌握未来,我的旅途从不缺少冒险,但接下来,我更想要陪伴,所以,哥伦比娅,我会陪着你,也希望你能陪伴我,越向未来”



隔了许久,荧都没有得到回应,往常得心应手的元素力此刻有些溃散,相握的那双手在这种冷天中也开始微微冒汗


“哥伦比娅……你”

“噗,哈哈哈”

在荧惊讶的目光中,哥伦比娅正开心的大笑,往常动听的声线在笑声的涟漪中更显诱惑,听的荧心中痒痒的

“你在笑什么啦”随手将快完成了的元素力捏破,荧坏心眼的扑前去用手捏着哥伦比娅白皙娇嫩的脸蛋


“啊,抱歉抱歉,我只是,只是太震惊了,恩,没想到,我居然是被表白的那一方;但是,很开心,被你依靠的感觉,是说不清的感觉,心脏砰砰直跳,大脑一片空白,身体微微发颤,这些都是以前没有的,因为没有体验过啊”


声音忽然有些颤抖

“我也能,我真的能体验这样的感受吗”


“当然”继续搂紧她的腰,将唇贴紧她的颈

“哥伦比娅,唯你不可的,我们的旅途才要刚刚开始呢”



细雪渐渐停了,边境的天气总是变的很快,唯一不变的是那亮的深邃的夜空和夜空下依旧温存的两人


“荧,你这个雪糕,真的会好吃吗?”

哥伦比娅此时正和荧坐在雪地上,她的头微偏,枕着荧裸露的肩膀

“咳咳,你还不相信我的厨艺么”

“冰本身确实并无味道,只提供其清凉的口感,所以我提前准备了蒙德的日落果和稻妻的堇瓜汁”


将两种果汁瓶子拿出,让少女拿上刚成型的冰棒

然后将日落果汁轻轻浇覆上,然后用冰元素微微制冷以确保颜色口感双结合


“好啦,哥伦比娅,快尝尝看”

“恩,嗯”

无奈地笑笑,她将橙色的雪糕尖放入口中

“好凉”

“哈哈,毕竟是解暑用的嘛”

“嗯,不过甜甜的,还带着种春天的味道”

荧不知道是不是甜度过高让她这样开心,但看着哥伦比娅微笑的样子,她心里也确实如春花绽放一般灿烂

“不过这里太冷了,不需要解暑,我得换种吃法”

“恩?怎么换都是凉的吧”

荧正傻傻的憨笑着,身旁人却已咬下一大块进嘴然后转头


“唔,,,嘶”

首先是冰冰凉凉柔软异常的触感,但还不等她细细品味,那让她头痛的凉度便一股脑地涌入嘴中,还伴随着对方那无处安放乱窜的小舌;强忍冰的发胀的头痛,荧勉强将冰甜的液体下肚,将剩余空间留给她的小舌头,卷住她发凉的舌尖,在她触电般缩回前勾住,吸吮她舌上残留的甜味


这个吻并不长,更多的是两人的摸索,当交缠的舌早已温热时,她们才带着丝丝缕缕无法捉摸的情意互道再见


“你个笨蛋吃了多少”

感受着依然发晕的头,看着哥伦比娅手上只剩三分之一的雪糕荧微微发颤

“啊,抱歉,我觉得这样吃就不会凉了,但没想到头还会痛”


她微微低头致歉,嘴角却是隐不下去的笑意

“但能吃到我很开心”

笑意下面是认真至极的表情

“能让你吃到是我的幸福”

荧只是宠溺的笑着,手在无形中又握在了一起


此刻的夜空仿佛都透出了一道极光,光晕集中在愈发靠近的两人身上又折射回天空,耀眼的光便在星星点点的夜空构成了一幅极美的画,画中有惊喜,有拥抱,更有此刻少女那幸福的微笑






























Cestre.

【少女x你】堕天使

百合向

你≠荧

ooc预警 第二人称

全文1.2+


少女用稚嫩童真的嗓音尽情歌唱着,你仿佛看到了圣洁无比的天使从天堂来到人间微笑着向你伸出手

此时此刻纵使她要取走你的命,你也要先拿刀把自己杀死再把自己亲手交到她的手上,不让她的身上沾上一滴鲜血

突然歌声停了下来,把你从幻想带到了现实世界,少女转过头看向你,那白色的布料轻轻的蒙在少女的眼睛上,显得多了一份禁忌,黑粉色的长发更加衬托出少女洁白的肌肤,你感觉到心里有什么东西要破土而出

你看着这样的她,半晌,才从缓慢的从嘴里吐出一句:“……好听”


你是哥伦比亚的青梅竹马,你依稀的记得小时候妈妈和哥伦比亚的妈妈是...

百合向

你≠荧

ooc预警 第二人称

全文1.2+



少女用稚嫩童真的嗓音尽情歌唱着,你仿佛看到了圣洁无比的天使从天堂来到人间微笑着向你伸出手

此时此刻纵使她要取走你的命,你也要先拿刀把自己杀死再把自己亲手交到她的手上,不让她的身上沾上一滴鲜血

突然歌声停了下来,把你从幻想带到了现实世界,少女转过头看向你,那白色的布料轻轻的蒙在少女的眼睛上,显得多了一份禁忌,黑粉色的长发更加衬托出少女洁白的肌肤,你感觉到心里有什么东西要破土而出

你看着这样的她,半晌,才从缓慢的从嘴里吐出一句:“……好听”



你是哥伦比亚的青梅竹马,你依稀的记得小时候妈妈和哥伦比亚的妈妈是朋友

在你8岁那年,你的妈妈带着你去见哥伦比亚,你看到她的一瞬间便怔原地,少女拥有与她这个年龄不符的样貌,无论是哪个人看见她都会被她所吸引,她静静站在那怀里轻轻搂抱着布偶熊,微微阖着眼,你的脑子里只有两个字“天使”,心里有什么东西正在悄然绽放,正你鬼使神差的伸出手摸向她的脸,手指感到冰滑细腻的感觉,即使受到这样的侵犯少女还是没有睁开眼睛,任凭别人肆意玩弄

最后还是你的母亲出声制止了你,你才不好意思的收回手

剩下的时间你压根没听别人在说什么,只盯着哥伦比亚看,她身上仿佛有一种特别的魅力,让人看见就放不下

后来你不停的去找她玩,日子一天天的过去,你们之间的距离也逐渐拉近,最后到了无话不谈无话不说的地步,她干什么你就干什么,她去学习你也去学习,她去工作你也去工作,她去做愚人众执行官你就去当她的秘书,她喜欢唱歌你就当她唯一的听众

随着年龄的增长你发现你对她的感情不是正常朋友之间的了,而是恋人之间的爱慕,待你发觉时,你已深陷其中,不可自拔,最后你决定一定要让她当你的女朋友

可当你试了遍了爱情三十六计,她都纹丝不动,这简直是就是地狱难度

最后你心灰意冷,然后你觉得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啊,当即决定自己一个人去酒吧泡几天

在你拒绝掉第21个对你说去他家里喝喝茶的人后,觉得当真是无聊透了,便一个人回了家

你疲惫的来到桌子前打算喝杯水,突然感到后颈传来一阵阵电流,接着你便晕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你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被关在一座巨大的鸟笼里,鸟笼的铁杆上缠绕着荆棘,明显是为了防止“鸟儿”逃出去的

“嗒嗒嗒”轻快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你抬起头,一个出乎你意料的人出现在了你的视线中,是哥伦比亚

“早上好啊,我的小金丝雀”她打开门扉进来了

“哥……哥伦比亚?”

“怎么了,亲爱的”

“你……你想干什么?”

“我想干什么?这不是一目了然吗,亲爱的”

“快放我出去!”

“放你出去?怎么可能?我可是爱你爱到想把你揉进我的身体里呢”她的表情突然变的凶狠起来,眼底里的疯狂几乎要把你吞噬

“我爱你哦,一直一直爱着你的,我们永远都不要分开,我们要一直在一起,永远永远”她把你扑倒在地,用一种几乎是痴迷的眼神看着你,此时此刻她不再是天使,而是真正的堕天使,或许从一开始她就不是天使,一切的一切都是她的圈套

“永远永远哦,让我占有你吧,亲爱的……”

















白白白白白绵(开学长弧中)

我发誓我不是故意混进愚人众的(下)

🔹本篇含少女/公子

🔹ooc有个人看法有撞梗有

🔹上一篇 我发誓我不是故意混进愚人众的(上) 


三位愚人众执行官大人目前可能还没有认出你的身份,不过他们之间剑拔弩张的谈话还是让你有点紧张。


执行官们之间关系原来没有那么好吗?


回想起公子对女士的评价,你默认了这个事实。


少女


紧张的氛围把你围得喘不过气,然后你就注意到了趴在…棺材上?睡觉的女孩子。


像只猫儿,慵懒且可爱。


脑袋后面还有俩翅膀,挺好玩。


“阿蕾奇诺,那个女孩子也是执行官吗?”我拉了拉阿蕾奇诺的衣...

🔹本篇含少女/公子

🔹ooc有个人看法有撞梗有

🔹上一篇 我发誓我不是故意混进愚人众的(上) 










三位愚人众执行官大人目前可能还没有认出你的身份,不过他们之间剑拔弩张的谈话还是让你有点紧张。


执行官们之间关系原来没有那么好吗?


回想起公子对女士的评价,你默认了这个事实。






少女





紧张的氛围把你围得喘不过气,然后你就注意到了趴在…棺材上?睡觉的女孩子。


像只猫儿,慵懒且可爱。


脑袋后面还有俩翅膀,挺好玩。


“阿蕾奇诺,那个女孩子也是执行官吗?”我拉了拉阿蕾奇诺的衣角。


“「少女」吗?她可不是什么小孩子,她活了可能有五百多年了。”多托雷摆摆手。


出于礼貌,你还是过去和「少女」打了招呼。


“贵安,小姐。我是第十二席执行官「旅者」,出于部分原因,一直没有能和诸位执行官们见面。”


你欠了欠身,心想这套说辞我自己都快相信了,“请问您是?”


“啊…”那女孩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你注意到她的眼睛上蒙着类似蕾丝带状的东西。


她有在听我刚才的话吗?


“你好…旅者,我是「少女」,叫我哥伦比娅就好。抱歉…昨天出任务导致我今天很累。”哥伦比娅打了个哈欠。



好可爱。



糟糕说出来了。


“嗯?”哥伦比娅看上去瞬间就清醒了,指指自己,“你是说我吗?”


“额…”你有点尴尬,“嗯…没忍住”


“噗…不用这么紧张啦!”哥伦比娅孩子气地笑了,“逗一逗新人罢了。”


你:???


“唉…?”



“谢谢,我很开心。”哥伦比娅笑了笑。


值了,全都值了。美女笑了我再冒着风险篡冰之女皇的位都值得。





公子





“伙伴…你这是。”刚进入会厅的达达利亚惊讶地看着你。


“达达利亚?”你突然想起了此行的目的,“你北国银行账号密码多少,快。”


“你们…认识?”少女问,“也对,毕竟都是人类…”


你听着这有些诡异的话,起了一身冷汗。


难道执行官除了达达利亚都不是人?




“伙伴,你先过来,”达达利亚一把把你拉到角落里,“你先告诉我你怎么会到至冬来?”



前所未有的紧张以及没控制好的担心表情。



你把为什么要跟着他自己怎样完美混进愚人众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诉他。


“太危险了伙伴,虽然你也打赢我这么几次,但这里的几位执行官…”他警惕地看了周围的几位执行官,你注意到又多了几位看起来明显不好惹的执行官。


达达利亚一脸焦急地扶着你的肩:“总之,等会我帮你找个理由先…”



“啊达达利亚,看来你和这位「旅者」小姐认识,”富人笑眯眯地说,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的,“不必紧张,她已经和我们都打过照面了。”


达达利亚转头看你,你给他wink了一下,比了个“耶”。


达达利亚感到无奈。



“她还不知道这次会议的目的吧。”最有威严一位执行官说,虽然看着很凶,但此时却很…慈祥?



“这位是首席执行官,「丑角」。那边的是「队长」「人偶」,然后那位戴着礼帽的是「公鸡」。”达达利亚一脸真是服了你了的样子向你介绍,



你悄悄地跟达达利亚来玩笑地说,“你们愚人众好温暖,简直和家一样哎。”



达达利亚听了这话快吐血了。



丑角大人告诉你,今天至冬的停工半日主要是为了祭奠罗莎琳。



罗莎琳啊,应该是「女士」吧,就是在稻妻被雷电将军杀死的那位,遗物还在你背包里。(地狱笑话



“伙伴,别走神,开始了。”达达利亚提醒你。






诸位执行官聚在棺材旁,宣告着天空岛即将的陨落。



一只红色的晶蝶飞来,在馆椁上停留了片刻,随即飞向冬夜。



雪愈来愈大。



你知道的,冬夜愚戏,开幕了。















end.


红心蓝手评论摩多摩多🥺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