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少年歌行同人

595浏览    15参与
Lonelypartn

萧萧落(七)

  凌谦与司空千落并肩而行,二人时不时看向对方,竟让人有一种郎才女貌的感觉。

  如果忽略他们身后三个影子的话,倒确是一副上好画卷。

  阳光将三人的影子无限放大,清风所吹拂之地,充满了担忧和挂念。

  凌谦觉得,这就是命吧。

  五年前自己便是同萧瑟他们一般,心怀不舍与担忧的看着她离开天璃,而这一别,就是五年。

  他记得那天风很大,连帝江都要敛了翅膀。他就在那样的日子里,目送她们渐行渐远。

  “公子还未说,要我帮你什么忙?”司空千落心里早...

  凌谦与司空千落并肩而行,二人时不时看向对方,竟让人有一种郎才女貌的感觉。

  如果忽略他们身后三个影子的话,倒确是一副上好画卷。

  阳光将三人的影子无限放大,清风所吹拂之地,充满了担忧和挂念。

  凌谦觉得,这就是命吧。

  五年前自己便是同萧瑟他们一般,心怀不舍与担忧的看着她离开天璃,而这一别,就是五年。

  他记得那天风很大,连帝江都要敛了翅膀。他就在那样的日子里,目送她们渐行渐远。

  “公子还未说,要我帮你什么忙?”司空千落心里早就有了自己的小算盘。

  凌谦停下脚步,转过了身子。“你应是已经知道了,是吗?”

  “是。”

  萧瑟他们看的清楚,司空千落此时全然没有了平时的灵动,面上浮现难过与忧愁。

  这说明,他们二人一定有过什么前缘。

  “凌公子,我不明白,你为何现在来寻我?”

  司空千落信凌谦,也信萧瑟。可如果他们二人对立,她该信谁。

  “我不是现在才来寻你的。”凌谦语气多了一起委屈,声音有些发颤。“自你走后,我就开始找你了。他们都说你死了,我没信,事实证明,我是对的,你还活着。”

  司空千落无话可说。

  面前这男人在五年前救了自己和她大师兄,两个人毕竟在天璃一起生活了三个月,好歹也是有点感情的。

  那年雪月城天灾人祸迸发,是他动用私权出手相助,甚至被天璃子民骂他不如畜生。

  那个时候,司空千落已经回到了雪月城,她知道消息后,想过再次返回,可城门外的帝江穷奇让她不得不放弃。

  “对不起。”

  这是司空千落必须要对凌谦说的,也是她欠他的。

  十二岁的小丫头,亲眼见证了天璃皇室的血肉相争,那是她第一次看见死人,就躺在自己脚边。

  “一切都是我心甘情愿那么做的,你无需道歉。若真觉得对不起,就帮我一个忙吧。”

  凌谦自叹时间太快,快到那个当初叫他‘羽’的小丫头,如今已是逍遥天境。

  “你的忙我自是要帮的,你尽管说就是!”司空千落本就觉得内心有愧于他,如今有了一个可以弥补一些的时候,她当然愿意。

  可萧瑟他们就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听着他们说的话里有话,但却根本不知道二人之前发生了什么。

  街上人来人往,声音嘈杂,他们躲在司空千落旁边的小摊后面,才勉强听见,却没获得什么有用的消息。

  “他们在说什么?师姐为什么要和他说对不起?”雷无桀觉得自己快听不懂人话了。

  萧瑟摇摇头,面上凝重。“不知。”

  饶是对江湖事了如指掌的萧瑟,此时也无能为力。天璃六年前仍是对外热情,后来就一改往常,那时他也才十一岁。当他成了萧瑟时,对天璃的过去,得到的也是一片空白。

  “应该是这人以前对千落妹妹有恩,然后为其失去了什么。”叶若依猜测道。

  雷无桀又不解,“可这凌谦也说了,找了师姐五年了。怎么会只是有恩那么简单?”

  三人眉目有惑,百思不得其解。

  “我听说这镇子上醉梦楼里明日会有一场拍卖,一共拿出十样东西。我要的,是这最后一样。”

  说到这个东西,凌谦的眼里不由亮了起来,不热的天气也依旧扇着自己的竹扇。

  “你要钱?”这可就让司空千落犯了难,毕竟自己身上现在身无分文。

  提到钱,萧瑟显现本性的皱了皱眉头。他可不希望司空千落拿自己的钱去帮这人。

  叶若依见他这样,只是摇头轻笑。

  雷无桀倒是憋笑憋的辛苦,被萧瑟一个眼刀刺过去,又正了正神色,一副与我无关的样子继续偷听。

  这边凌谦知她会错了意,急忙摆手道。“不不不,是这最后一个东西是块玉佩,光有钱拿不到,还必须有处女血。”说到这个,凌谦也有些害羞。

  司空千落是个姑娘家,更是说不出什么。

  半晌,她道。“那随便找个女孩子不也行吗?”

  凌谦摇了摇头,目中皆是惋惜。“不,如果是一个男人带着处女来拍卖这样东西,两人就必须有亲密关系。要么是骨肉之亲,要么就是夫妻。”

  “这……这如果证得二人是夫妻?既是夫妻,又如何要这……这血。”

  司空千落觉得在街上说这个不太好,特意避开那个词汇。

  凌谦收了扇子道。“这就是我找你来的原因了。别看这醉梦楼是烟花之地,这次的拍卖可就真是正事。”

  司空千落见他兴致颇高,于是接着问道,“此话怎讲?”

  “去的人,必须遵守三个要求。”凌谦摇了摇手。“一,必须是江湖上有头有脸,或者是家世被天下知晓的人物,且行侠仗义,没有做过小人之事。二,每人最多只可拍下两件东西。这第三条……”凌谦顿了顿。

  “直说便是!”

  萧瑟有种强烈的危机感。

  “如果是夫妻,拍下最后一样东西后,必须当晚在醉梦楼有夫妻之实。”

  “?!”

  “?!”

  “?!”

  “?!”

  萧瑟等人的脸同司空千落一般,瞬间就白了。

  “你!”司空千落有些恼怒。

  “哎哎哎,你放心,我们扮演的不是夫妻。”

  司空千落和后面的三人脸色这才有了些好转。

  “你是我妹妹。可以吗?”

  司空千落心底松了好大一口气,“答应便是。”

  “走吧,今日先去找间客栈,我们对一下词。”

  “那你还真该庆幸自己今天来找我的,明日我就要会雪月城了。”

  “我看你那些朋友并不知道你要回去的事,你没提前告诉他们?”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没有,是临时决定的,也不想让他们知道,就是想自己回去看看。”

  司空千落出神。

  “你很喜欢这个兔子灯?”他很希望司空千落能喜欢。

  “它算是个遗憾。”

  司空千落低着头,摆弄着兔子灯。

  “方便说吗?”

  “没什么方不方便的。”司空千落长叹一口气。“原本昨日我们一同去的,可惜他们对我的这个爱好,都不甚在意。”

  凌谦手中竹扇摇来摇去,眼神瞟到了萧瑟身上。萧瑟丝毫不惧,鄙夷的目光立刻回怼过去。

  叶若依倒是知晓这件事的前因后果,面色不善的用胳膊怼萧瑟道,“你看看你!我都说了叫你陪她,这回好了,人家心寒了吧。”

  萧瑟自知理亏,罕见的心虚道,“我怎么知道她这么喜欢灯会啊。”若是知道,我早就提前一个时辰陪她去街上等着灯会开!

  萧瑟心中无助的呐喊。

  这丫头,怕是真的伤心了吧……

  

  

Lonelypartn

萧萧落(六)

  假如世间万物都会说话言语的话,此时这雪落山庄,怕是要私语声不断了。

  有人坚信自己这一辈子,总归是有一个去处的。可渺茫无措之间,却不见一丝希望的影子。猛然回头,终于发现自己这一生所求,于自己不过咫尺之距。

  他曾狼狈的祈求上苍,能否将自己一世的权力与生命,去换得她的平安喜乐。

  凌谦求了五年了,最后求到的只有一个事与愿违。

  他遍寻世间万千山水,看尽繁华欣荣。春时清晨的露水挂在他的衣摆处,夏时虫鸣惹他烦心,秋时落叶让他心生悲凉,冬时风雪让他眉目清明。...


  假如世间万物都会说话言语的话,此时这雪落山庄,怕是要私语声不断了。

  有人坚信自己这一辈子,总归是有一个去处的。可渺茫无措之间,却不见一丝希望的影子。猛然回头,终于发现自己这一生所求,于自己不过咫尺之距。

  他曾狼狈的祈求上苍,能否将自己一世的权力与生命,去换得她的平安喜乐。

  凌谦求了五年了,最后求到的只有一个事与愿违。

  他遍寻世间万千山水,看尽繁华欣荣。春时清晨的露水挂在他的衣摆处,夏时虫鸣惹他烦心,秋时落叶让他心生悲凉,冬时风雪让他眉目清明。

  如今他同萧瑟等人年长一岁,可却总让人觉得多了一缕白发。

  凌谦扪心自问,他这五年来,受尽苦楚,只为了在这茫茫山水中探得她的身影。

  终于在一次无意间,遇见了老天爷愿意将他百寻不得的人归还之处。

  “请你让开。”

  回望过去种种,他只觉得眼眶酸涩。

  “这位公子,该让开的是你。”萧瑟一动不动,两人就这么胶着。

  凌谦手中的折扇被攥的紧紧的,距离竹柄碎裂,只差一个彻底的爆发。

  “有话好好说就可,你们这是做什么?” 司空千落暗觉两人之间气氛不对,跨步从萧瑟身后冒出来道。

  “一个忙而已,只要公子不让我违背道德良心,我自是会帮你的。”

  凌谦轻笑,“放心放心,就是司空姑娘敢陪,我也不会让你同我赔命啊。”

  这话在司空千落看来,再普通不过了。

  可在旁观者眼里,凌谦话中的意思,不言而喻。

  “嗯……那好,我们快去快回,回来后我还有别的事要办。”

  司空千落爽快应下,拎着兔子灯向前走去。

  手腕兀的被人抓住,她不由回头看去。

  只见萧瑟眉头微皱,语气冰冷道。“你要去哪?”

  “你不是听见了吗?我去帮凌公子忙,你们不用等我了。我帮完凌公子以后,打算直接回雪月城。”司空千落不觉得自己的想法有任何不妥之处。

  “我们既是一起从雪月城出来的,又怎会让你一个人回去?”雷无桀及时出声。

  “没事的,我想回去看看我爹,过几天就回来,不会有事的。”

  司空千落转头想出门,却发觉手腕上的力气依然还在。

  “我允你走了吗?”

  萧瑟很生气。

  他气司空千落没有忧患意识,贸然随陌生男子而去。他气司空千落与他百般不理,却与这男子熟络。

  司空千落不知该与他说什么,她觉得也并没有什么好说的,该说的她也都说了,替人帮忙,然后回雪月城。

  “萧老板,这司空姑娘,不是你雪落山庄的奴仆吧。”

  不是疑问,是肯定。

  “她爹让我照顾好她,我自然要对她关照,以免被外人骗了去!”

  凌谦浅笑,“即使如此,那还请萧老板把心放在肚子里。待我二人忙完,我定会平安将司空姑娘送到雪月城。”

  得,帮忙不算,还要送人家回家。

  “这位公子,请问报上名讳?好叫我们心里也有个底。” 叶若依向前一步道。

  她算是看出来了,这男人对他们并无敌意,只为了司空千落而来。

  “叶若依,萧楚河发小,大将军叶啸鹰独女,天启四守护之玄武。”

  叶若依眉头皱了皱,眼中有些隐晦。

  他就像一个天书,对他们的来历了如指掌。

  若是说像萧瑟那样,知晓江湖的各路消息也就罢了。可萧瑟知道的是每个人如何,而不是单看样貌,就知道谁是谁。

  萧瑟此时不在天启城,手中没有无极棍,他就知道他是萧瑟。

  自己并无任何可识遍身份的物件带在身上,也没有什么举动,身份却被看穿。

  如果说,只因为现在江湖上的人都知道他们四个一起离开的雪落山庄,这男人,又怎么会知道萧瑟就是萧楚河?

  太多的疑点接踵而至,令叶若依锁紧了眉头,却又不得不应付他。

  “公子还未回答我的问题。”

  “听好了。”男人甩开竹扇,扬了扬眉毛,“天璃城二皇子,凌谦。”

  天璃城常年不与其他国家争斗,国家内部也没有什么纷扰。曾让世人以为天璃城早已不在,后来有人特意前去探访,据说那人回来后,发了疯的钻研武功,只为有朝一日能去天璃城为其效劳。

  所有人都不知道是为什么,但是从那以后,天璃城就成了一个迷,有人好奇再去探访时,回来后依旧念念不忘,甚至愿意死在那。

  后来去的人多了,天璃城又出了怪事——城门大开,城内白雾茫茫,城门口立有帝江,穷其两位神兽。

   令所有人不解的是,其他国家都主张对外开放,可这天璃城却反其道之 。

  再后来的后来……

  在天下人的眼里,天璃城,成了一个迷。

  用垂髫小童唱的歌谣说的话——白雾遮天璃,神兽守城门,勿有旁心思,门外安心候。

  可如今,从不出城的天璃人,竟就站在他们面前。好巧不巧,还是个皇子。

  他就如他的家天璃城一样,让人猜不透,又不敢贸然行事。

  当今世上,若出门在外有胆子道出自己的皇家身世,那么八成,就是个硬手腕,很可能就是未来的国君。

  萧瑟眉头皱了又皱,已经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表情了。

  司空千落却瞪大了眼睛,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看着凌谦,转而又低头看见了凌谦的玉佩,玉上所刻,正是神兽帝江。

  萧瑟看见了司空千落的表情变化,心中多了一份思量。

  “如何?我可以带她走了吗?”

  不得不说,这二皇子性子倒也是挺好。

  “麻烦了。”叶若依自知无法驳回,只得抱拳道。

  凌谦文雅回礼,“无妨。”

  “什么时候我的事情,要别人做决定了?”萧瑟冷冷道。

  “她说可以走,我没说。你是皇子又如何?”

  萧瑟身上开始迸发出了威压。

  逍遥天境罢了,有何可惧之言?

  “萧老板,真的只是一个小忙而已。”

  “我不允,你还想来硬的?”两者再一次暗自较劲。

  司空千落横到他们中间,面对萧瑟低声道。“此事我有自己的思量,萧瑟,他对我很重要,等我从雪月城回来,我就告诉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可好?”

  “什么叫‘他对你很重要’?”萧瑟将两只手放在膝盖上,弯下身子与司空千落平视,言语间多了几分威胁的味道。

  “司空千落,我可告诉你,你是女子,万一他想对你有什么非分之想,只需要一次下药的机会,你就完了。”

  司空千落知晓现下情势,忙解释道。“他为人我是知道的,他不会的。”

  萧瑟紧盯着她轻声说,“让我们跟着你们,直到看见你进雪月城,到时候,你若让我们进去,我们便进城,若是不让,我们返回雪落山庄也可以。”

  这是萧瑟第一次对司空千落让步。

  他必须保证司空千落是安全的。他看得出来,那人对司空千落有着莫名的执念,司空千落仿佛也对他有不浅的情分。若他利用这份情谊害她,萧瑟发誓,他要这男人生不如死。

  “这……”

  司空千落有些犯了难,回头看了看凌谦,后者对他微微一笑。

  萧瑟看在眼里,十分不爽。

  “千落妹妹,我们都是担心你啊。”

  “对啊对啊师姐,我们不会离你们太近的,远远跟着就好。”雷无桀也道。

  话音未落,就被萧瑟和叶若依同时狠狠地怼了一下。

  雷无桀尴尬的挠挠头,不再做声。

  “好了好了,我应了便是。”司空千落点了点头。

  又转头与凌谦说了几句悄悄话,而后便走出了雪落山庄,还不忘回头与身后眨眨眼。

  “萧瑟,你说凌谦究竟想干什么?”叶若依百思不解。

  萧瑟倒是平常心,“管他想干什么,他若敢过线,我让他天璃国都成叫花子。”

  雷无桀摸了摸鼻尖,干笑了两声。

  “跟上!”

  


 


   我是不是把男二写的太厉害了点🤔🤔主要是男二他不厉害萧瑟也没有危机意识啊@_@

  

  

  


Lonelypartn

萧萧落(五)

  司空千落知道自己没钱,周围又什么人都不认识,只能蔫蔫的回去。可此时回去,不就丢人丢大发了吗?!

  不行,我不能再让萧瑟那家伙小瞧了我!

  司空千落气呼呼的走着,却不知道自己该去哪,手里就拿着灯晃啊晃,可不知不觉间早就走到了雪落山庄门口。

  不行,我不能现在就进去。

  司空千落打着自己的小算盘,走到了一处小河边,手中的兔子灯快熄灭了,可这灯会,自己根本没有看到。

  “哎……小兔子啊小兔子,自打我来了这雪落山庄,就总觉得心里空落落的。这灯会,我盼了好久,如...

  司空千落知道自己没钱,周围又什么人都不认识,只能蔫蔫的回去。可此时回去,不就丢人丢大发了吗?!

  不行,我不能再让萧瑟那家伙小瞧了我!

  司空千落气呼呼的走着,却不知道自己该去哪,手里就拿着灯晃啊晃,可不知不觉间早就走到了雪落山庄门口。

  不行,我不能现在就进去。

  司空千落打着自己的小算盘,走到了一处小河边,手中的兔子灯快熄灭了,可这灯会,自己根本没有看到。

  “哎……小兔子啊小兔子,自打我来了这雪落山庄,就总觉得心里空落落的。这灯会,我盼了好久,如今什么都没看到……”

  手里的小木条狠狠的戳着地面,眼里的委屈越攒越多……

  “小兔子,明天你陪我回家看看好不好?”

  一提到家,司空千落的心情仿佛就好了很多,转头蹦跶着回去。

  你以为她回去后依然和他们闹?

  不,司空千落下定决心在自己回家然后返回之前不会和他们说一句话。

  当然,是他们,不是他一个人。

  想着想着这小姑娘的嘴角就不住的上扬着,

 

这边雷无桀和萧瑟面对面的靠在柜台上吃着松子,只见雷无桀眼神一瞟。

  “!萧瑟!师姐回来啦!”

  雷无桀一边拍着萧瑟一边用手指着。

  “这是你师姐,又不是你妈,你激动什么?”萧瑟依旧是那般毒舌,语气没有任何变化。

  可雷无桀才不会理他,毕竟萧瑟一直这样,要是在乎他说的话,早晚会被气死。

  雷无桀马上去迎司空千落,见她回来时手上拿这个熄了灯的兔子灯,心下更是好奇。

  “哎?师姐,你去逛灯会了?你怎么不叫上我一起?叶姑娘在屋内不知道干什么也不出来,萧瑟人又闷,我快无聊死啦!你有这打发时间的好事情怎么不叫上我一起啊?”

  雷无桀边走边说,可司空千落却丝毫不搭理他。

  “哎,师姐,你怎么不说话啊?师姐,师姐?”

  眼见这司空千落旁若无人的上了楼,雷无桀只觉得满脑子都是水。

  缓步走到萧瑟旁边,眼神仍旧时不时的看着楼上,“萧瑟,师姐这是怎么了啊,他以前也没这么安静过啊?”

  萧瑟皱了皱眉头,一副不耐烦的样子对着雷无桀。“你问我,我问谁?我又不是她肚子里的蛔虫。”

  雷无桀仍旧没管他,自顾言道,“我记得师姐身上从来不带钱啊,买东西都是直接报到雪落山庄,刚才下楼的时候也没见她把钱袋带在身上啊,她哪来的钱买那个兔子灯?”

  不得不说,雷无桀好不容易的细心,到的确发现了真正有用的东西。

  萧瑟手按着自己的下巴,一副冥思苦想的样子。

  “许是有猜灯谜的,然后赠给她的呢?” 萧瑟眼神瞥了瞥雷无桀,声音没有温度道。

  “猜灯谜?得了吧,这又不是元宵节,怎么会有猜灯谜的?再说了,猜灯谜那赠的都是一些吃食,哪有给灯的?那灯人家还留着卖呢。”

  雷无桀摆了摆手,径自向楼上走去。

  “……”

  萧瑟不说话了。

  自己内心唯一的心里寄托也被雷无桀有理有据的驳回了,哎……

  萧瑟抖了抖自己的千金裘,抬步走上楼去。

  “扣扣扣。”

  “……”

  “……”

  “要下来吃点饭吗?”

  萧瑟抬眼向屋里看去,虽然什么也看不到。

  “……”

  这边的司空千落仍是没动静,萧瑟皱了皱眉,又思量了一会,见屋里还是没有反应,手下内力一转,就将门破开而来。

  “……”

  “……你干什么呢?”语气云淡风轻,就好似刚才那般鲁莽的事和他没有一丝关系一样。

  司空千落自顾自的摆弄着手里的兔子灯,想着给它重新换一个灯芯。

  司空千落仍是不理,翻手将灯芯放进兔子灯里。小小的兔子眼睛立刻又红了起来,好不灵动的样子。

  萧瑟眼神越发晦暗,眉头也越发紧锁,看那兔子灯更是不顺眼。

  “司空千落,你不会聋了吧?”

  萧瑟轻嘲的声音幽怨的传来,司空千落将兔子灯放在床头。

  “小兔子,今晚你就在这睡吧!”

  “……司!空!千!落!”

  萧瑟……生气了。

  司空千落转头对萧瑟道,“有事吗?”

  “……哼!”

  萧瑟扭身就走,大概是真的气坏了。

  司空千落看着萧瑟渐远的身影,愣了愣神,又失魂般的坐在了床上,看着窗棂发起了呆……

  

  却说这边萧瑟生了气,回屋后狠狠的将衣服摔在地上,以最快速度更衣沐浴。动作间满是泄恨的意味。

  萧瑟上床后立刻用被子将自己裹了起来,面对着墙壁。

  此时的萧瑟仍觉得自己受了天大的委屈,全然不知他此时的反应迟钝让他后来的三个月里内心犹如火烧的滋味。

  后来雷无桀和别人说起这永安王萧楚河的神通广大,提及这段时,雷无桀说,那是萧瑟最害怕,最无助,也是最狼狈的三个月。

  当然,那是后话了。

  


  清早的空气总是令人愉悦的,可今日的雪落山庄,让人心情愉悦的怕是只有这空气了。

  来往的人进了客栈,总会看见这一奇景——身穿千金裘的男子面上充满着不屑的神色,抱着双臂靠在椅子上,看着他对面的一席白衣。

  白衣男子气质与萧瑟有些相像,却也根本不一样。

  像就像在,他二人都有这那般温柔,这白衣男子是因为脸上时刻挂着微笑,仿佛让人如沐春风。

  而萧瑟,则是周身是桀骜的气质,可若这笑起来,当真是温柔的让人沦陷。

  “永安王萧楚河,胸怀天下,固执桀骜,意气风发,拥有一颗赤子之心。” 白衣男子轻抬下巴,升高了些许音调道。

  萧瑟不可置否,挑了挑眉,很是好奇他接下来的话和此行的目的,示意他继续说。

  “雪落山庄老板萧瑟,心思缜密,毒舌腹黑,谙熟各种阴谋诡计且对江湖隐秘极为了解。”

  白衣男子将手放在了茶杯上,“我,说的对吗?”

  “一字不差,我确是这样。”

  白衣男子轻笑。

  “所以,你有事吗?”明事理的人都知道,萧瑟已经是在下逐客令了。

  “的确有一事,不过不是来找老板你的。”

  “哦?”

  白衣男子抬眼向楼上看去,萧瑟,叶若依,雷无桀皆随着他的眼光看去。

  只见司空千落捧着兔子灯正在下楼,准备张罗着回家,却没想到一打开门竟是这番景象。

  司空千落?!

  意思不能再明显了,萧瑟的眉头皱到了极致,手中茶杯仿佛下一秒就会碎掉。

  萧瑟转过头看着他对面的人道,“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

  白衣男子又是一声轻笑,直接走到司空千落身前,作揖问到,“姑娘可还记得在下?”

  司空千落片刻晃神后立刻会礼,“自是记得的,昨天……倒是叫凌公子见笑了。”

  ?!

  这下好了,一时间,雷无桀的嘴里都能塞进一个鸡蛋了,眼睛像抽了一样暗示着萧瑟,可萧瑟却完美的无视他。

  “不会,只是今日,在下想请姑娘帮个小忙。”

  “啊?”

  “姑娘可是没时间?”

  “啊不是不是,我只是觉得我什么都不太会,你怕是找错人了。”

  “不会的,此事还请姑娘照佛,事成之后,在下再送姑娘几个上好的花灯如何?”

  “凌公子说笑了,这忙我自是……”

  话音未落,司空千落就被拉开,与凌谦隔了一个青黑色的身影。

  来人正是萧瑟。

  

狐狸

【锦绣添香】之唐莲要结婚啦!

少年歌行同人


自娱自乐,误上升原著。


1.引


        大梵音寺一别已过三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长得让人忘记一些事,却又短得忘不了情。


        无禅成了​寒水寺的住持,在寒水寺修炼着大罗金刚经,不过才只练到了七成,这样也好,以免走火入魔遗传下来。


        无双城换了新的城主,少年无双依旧待在无双城​,无双剑匣在他手里已开十二把,最近无...

少年歌行同人


自娱自乐,误上升原著。


1.引



        大梵音寺一别已过三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长得让人忘记一些事,却又短得忘不了情。


        无禅成了​寒水寺的住持,在寒水寺修炼着大罗金刚经,不过才只练到了七成,这样也好,以免走火入魔遗传下来。


        无双城换了新的城主,少年无双依旧待在无双城​,无双剑匣在他手里已开十二把,最近无双在犹豫到底要不要外出游历,把这最后一把剑也开了,可他晕马症并未解决。


         唐莲​还在不停的完成雪月城的任务,还好自从三年前黄金棺材一行后,他仿佛走了狗屎运,任务完成的一个比一个精彩顺利,在江湖上愈发的有名望,不过,唐莲最近怎么不去三顾城了?以往执行任务都要绕无数的路赶到三顾城美人庄去,难道是和天女蕊吵架了?


        雷无桀顺利的到雪月城拜了​司空长风为师,师徒俩性格异常的合,要不是司空千落心仪别人,二人怕是早已父子相称。而那欠下的五百两怕是便是那时间长忘了的事。


        我们贵里贵气的萧大老板最近要离开雪月城,三年时间里他在雪月城误打误撞,打开了被限制的内力,武功不知是否恢复成​逍遥天境,不过这也不重要,武功对于萧瑟来说远不及他的一张嘴和一身好看得不得了的皮囊有趣了,他说要回雪落山庄等一个老朋友。


         世上再无和尚无心​,留下的是天外天的宗主叶安世,这三年里魔教安安分分并未有入侵之意,不过最近有传言天外天的宗主不见了,有说在修习秘法的,也有说他又去中原了。到底如何没人知道。


         平静了三年的江湖隐隐约约要有大事发生,具体是什么,倒是无人知晓。​


alalalal

谁家秃头少年郎,伪了个无心,右滑看原图。

谁家秃头少年郎,伪了个无心,右滑看原图。

一缕辰熙
《晓梦迷蝶》女主 原名:谢灵韵...

《晓梦迷蝶》女主

原名:谢灵韵

化名:无情

昵称:小谢,韵儿


年龄:骨相13,灵魂25

特性:懒,吃货,路痴,乐天派

偶像:萧瑟

功法:???

境界:???

图片:来自排骨教主,听《流光·雾中萤》的时候,对这个图片特别有感觉,恰好是想要的那种,短发时看着是个明眸皓齿的小帅哥,待长发妆成,就是清丽无双的小美人。

备注:特别喜欢《流光·雾中萤》的一句歌词,“当信仰从梦中惊醒,温暖得仿佛是灰烬”。

《晓梦迷蝶》女主

原名:谢灵韵

化名:无情

昵称:小谢,韵儿


年龄:骨相13,灵魂25

特性:懒,吃货,路痴,乐天派

偶像:萧瑟

功法:???

境界:???

图片:来自排骨教主,听《流光·雾中萤》的时候,对这个图片特别有感觉,恰好是想要的那种,短发时看着是个明眸皓齿的小帅哥,待长发妆成,就是清丽无双的小美人。

备注:特别喜欢《流光·雾中萤》的一句歌词,“当信仰从梦中惊醒,温暖得仿佛是灰烬”。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