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少年游

10622浏览    472参与
饭团🍙

无偿分享姐妹 少年游之一寸相思超前点播 有需要的姐妹可以看最后一张图取

无偿分享姐妹 少年游之一寸相思超前点播 有需要的姐妹可以看最后一张图取

戊己庚辛

画不出落落子万分之一的可爱🙈

画不出落落子万分之一的可爱🙈

伟青2000

《少年游之一寸相思》进入后半程后,虽剧情有些掉线和套路,人物也出现公式化倾向,而且有强行悲剧、强行黑化的嫌疑,但全剧激荡着一股浩然正气,洋溢着满满少年意气,缠绵的儿女情长只有以它们做底,才有力量,够动人。在小情小爱、甜宠当道的当下,殊为难得。

再赞一波摄影和美术,真是自成一派,帧帧精美,颇具匠心。

编剧也有大情怀大悲悯,江湖与庙堂、侠客与政客,理想与世俗,大我与小我的冲突,细品起来,意味悠长。

另外,这波新演员都很出彩,表演自然细腻,加分不少,尤其是男主,虽然颜值第一眼并不出众,但通身有股“少年梅长苏”的味道,非常喜欢。

补充一点:这部剧真的拍得非常用心,机位非常之丰富,以至于我想套它...

《少年游之一寸相思》进入后半程后,虽剧情有些掉线和套路,人物也出现公式化倾向,而且有强行悲剧、强行黑化的嫌疑,但全剧激荡着一股浩然正气,洋溢着满满少年意气,缠绵的儿女情长只有以它们做底,才有力量,够动人。在小情小爱、甜宠当道的当下,殊为难得。

再赞一波摄影和美术,真是自成一派,帧帧精美,颇具匠心。

编剧也有大情怀大悲悯,江湖与庙堂、侠客与政客,理想与世俗,大我与小我的冲突,细品起来,意味悠长。

另外,这波新演员都很出彩,表演自然细腻,加分不少,尤其是男主,虽然颜值第一眼并不出众,但通身有股“少年梅长苏”的味道,非常喜欢。

补充一点:这部剧真的拍得非常用心,机位非常之丰富,以至于我想套它的片头剪个逍芙,倚天里愣是找不到匹配的镜头,只好凑活😂

云旗irised

《两闲愁》花灯会 ——殷长歌X朱厌-4-完结

此文内容可预习电视剧《少年游之一寸相思》第11集。


       ———— 一寸相思,两盏闲愁。


-肆-


朱厌没出声,他只是默默看着。看着左卿辞的手揽上飞寇儿,飞寇儿也没有抗拒,任对方抱着。

殷长歌有些蒙,他心里暗自推测,这两个人原来是这种关系吗?

那朱厌怎么办……?


殷长歌和朱厌站在原地,看着左卿辞抱着飞寇儿走远。

上元佳节,男女倚偎,赏灯游园,其实并不奇怪。但殷长歌总觉得朱厌和飞寇儿有些什么,他复杂地看着朱厌。

朱厌定定地看...

此文内容可预习电视剧《少年游之一寸相思》第11集。


       ———— 一寸相思,两盏闲愁。


 

 

-肆-

 

朱厌没出声,他只是默默看着。看着左卿辞的手揽上飞寇儿,飞寇儿也没有抗拒,任对方抱着。

殷长歌有些蒙,他心里暗自推测,这两个人原来是这种关系吗?

那朱厌怎么办……?

 

殷长歌和朱厌站在原地,看着左卿辞抱着飞寇儿走远。

上元佳节,男女倚偎,赏灯游园,其实并不奇怪。但殷长歌总觉得朱厌和飞寇儿有些什么,他复杂地看着朱厌。

朱厌定定地看着前方,胸口起伏,他憋着气,也憋着声音。

飞寇儿对他而言究竟意味着什么呢,阿飞帮过他,他便将她视作恩人。但就算只是当作恩人,看到阿飞与他人相拥,他心中还是不悦。

可这样长歌又算什么呢。

 

朱厌抬起头,看了眼手中华丽的黄龙灯,什么也没说只是把灯往地上一摔,扭头走了。

脆纸灯壳摔在地上顷刻间便化作碎片,那蜡油和火苗攀上龙身,把这精美瑰丽的花灯烧成了灰烬,只留下铜丝扎成的灯架,孤零零地立着,立着这条空洞的龙。

殷长歌还没来得及叫住他,朱厌便只留了一个背影给他。

他是为了谁而伤心呢,是飞寇儿吗,还是这乱眼灯花灯呢。

总之不会是他,不会为了他罢了。

 

雨就是在这时下起来的。

淅淅沥沥的雨丝淋熄了花灯,沾湿了题纸,把这花灯集会搅得一团乱麻。

天公真是不作美,街上行人纷纷寻店躲雨,一盏茶的功夫便已空巷。

 

长歌和朱厌两人并未找地方,殷长歌勉强跟上了朱厌,两人一前一后,踏着水花踱步。

“你怎么回事儿啊”长歌能看出来朱厌心烦,便细声陪他说话“是你说喜欢花灯节,我才帮你猜灯谜的。”

殷长歌提起手中的灯“你怎么说不要就不要了。”

朱厌心烦意乱,他抬起头看殷长歌,只觉得殷长歌此时像极了飞寇儿,飞寇儿又像极了殷长歌,两个人的样子叠在一起,让朱厌无从开口。

他只得偏开头道“花灯节真没意思。”

这让殷长歌有些担忧,方才还挂着笑,此时便低落得不成样子。

他又关切地问“你到底怎么了?”

朱厌不去看殷长歌,只是回答“反正我现在不喜欢花灯了,你扔了吧。”说完便离开了。

殷长歌看着朱厌离开的背影,心里很不是滋味儿。他又瞧了瞧手中的灯,蝴蝶纸雕有些粘了水,几只翅膀都折了,像极了现在都自己。

几滴雨丝落入灯中,滴湿烛火。

蝴蝶啊蝴蝶,为什么一定要围着灯火飞翔呢。

终于,殷长歌把灯扔在地上,追着朱厌去了。

 

雨停了,俞江城终于安静了下来。

卖花灯的小贩收着丝线和挂饰,将木车缓缓推回家。

被淋湿的花灯大多都不能再用,只能扔了罢。不过万幸的是,花灯节的花灯有多半本就是用来糟蹋的,烛火燃尽了也就弃之,和这被打湿的灯一样不用惋惜。无论是烧了还是湿了,花灯也就是花灯而已,好之者自当怜爱,反之片语难留。

 

就如同少年思绪万千,终难逃一个情字。

 

喜欢一个人,自然是将其当作珍宝呵护,只是这份心意对方又能否答复不得而知。

世间有太多未了情了,想着念着,头也不回了,就这般栽了进去,还不敢被人瞧见这欢喜。有的情成了话本奇谈,有的成了街口趣闻,有的化为传世名篇,但都是沧海一粟,寥寥无几。更多的人,只是将这不会开花的小苗,放在心尖,日子久了,也就化作了一个结。

便是他自己的果。

 

成也弃之,败也弃之,花灯倩影,燃尽当熄。

偌大的俞江城人去巷空,灯火绰绰,就夜和眠。

 

唯留一寸相思,两盏闲愁。

 

 

 

-完-


由于我不知道老福特怎么加首行缩进,手动太麻烦,所以应该只有第一章有缩进。

全文7660字,历时9个半小时

b站直播间3256330直播码文,有兴趣可以来一起。

感谢阅读,希望好剧不要埋没。

Jordan.Z..
好喜欢这个小糊剧,真的。虽有瑕...

好喜欢这个小糊剧,真的。虽有瑕疵,但是良心好剧,难得想让人画同人w
这张先画郎中飞贼CP哈哈w女主角很可爱,男主角总是常含泪水。哈哈哈

第一张分辨率没设定好w糊的厉害了。
下一张画一下问情CPw
还有殷殷和厌厌,虽然编剧给发了死亡剧本w我也是服。

下班回家摸鱼难w

好喜欢这个小糊剧,真的。虽有瑕疵,但是良心好剧,难得想让人画同人w
这张先画郎中飞贼CP哈哈w女主角很可爱,男主角总是常含泪水。哈哈哈

第一张分辨率没设定好w糊的厉害了。
下一张画一下问情CPw
还有殷殷和厌厌,虽然编剧给发了死亡剧本w我也是服。

下班回家摸鱼难w

伟青2000

《少年游——一寸相思》

吹爆这部小糊剧,制作精良,电影感十足,剧情高能,庙堂江湖双线并行,悬念丛生,人物塑造丰满可信,太上头了。强烈安利!

《少年游——一寸相思》

吹爆这部小糊剧,制作精良,电影感十足,剧情高能,庙堂江湖双线并行,悬念丛生,人物塑造丰满可信,太上头了。强烈安利!

楚衣

橘生(二)

  罗枫华觉得自己真不会看人

  第一次见那南宫家的絮公子,本以为是个不好相处的,谁知道这样粘人--

  “阿絮,你瞧瞧……”

  “瞧什么?瞧你这废物会拿剑了?”

  南宫柳一时语塞,转而满脸的委屈

  “阿絮,你干嘛这么凶啊?”

  南宫絮坐在树枝上,随手摘了一个橘子扔给南宫柳

  “我凶?”

  南宫柳拿着清香的橘子,一张脸上笑的花都出来了

  “不凶不凶,阿絮你真好!”...

  罗枫华觉得自己真不会看人

  第一次见那南宫家的絮公子,本以为是个不好相处的,谁知道这样粘人--

  “阿絮,你瞧瞧……”

  “瞧什么?瞧你这废物会拿剑了?”

  南宫柳一时语塞,转而满脸的委屈

  “阿絮,你干嘛这么凶啊?”

  南宫絮坐在树枝上,随手摘了一个橘子扔给南宫柳

  “我凶?”

  南宫柳拿着清香的橘子,一张脸上笑的花都出来了

  “不凶不凶,阿絮你真好!”

  南宫柳两三下剥开了橘子皮就要吃,却看见眼前一阵白影闪过

  南宫柳的嘴还张着,手里的橘子却不见了

  他一转头,就看见南宫絮抛了抛那个他刚剥好的橘子,掰开一瓣塞进自己嘴里

  南宫柳:“……”

  罗枫华与南宫掌门方才说完了两个孩子之间该怎么教,一只脚刚踏进这方小院里,却被来人扑了个满怀

  罗枫华大惊,怀中那人却一下抬起了头

  少年笑意灿烂,里头纯得像是灌了蜜一样甜

  罗枫华一下红了脸,正打算说什么,只见南宫絮像是变戏法一样拿出了一个橘子

  “师尊吃橘子,它好甜的。”

  然后适时地放开罗枫华,笑着看那人有些手足无措的接下他的橘子,再不住地道谢

  罗枫华拿着橘子,正要吃时,却看见那树下的南宫柳撇着嘴,感觉他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了

  罗枫华再看看南宫絮一脸的笑,想了想便把橘子分成了三份

  给了两份与南宫絮

  “我吃两瓣,你和阿柳分另几瓣好不好呀?”

  南宫絮的表情一下子变得阴沉,接下了罗枫华的橘子,却觉得有千斤重

  罗枫华……你可真是个好师尊……

  南宫絮转头看着南宫柳,眼里是分明的厌恶

  “过来吃橘子。”

  南宫柳眼睛一亮,两步跑过来就拿走了属于自己的那份橘子,他无意中抬头一看

  南宫絮正警告地看着他

  ……

  南宫柳堆出勉强的笑与罗枫华

  “师尊和阿絮吃就行了,我不想吃……”

  罗枫华不解,疑惑的看着他

  南宫絮不爽,紧紧的盯着他

  那眼里分明写着

  你要是敢吃就弄死你。

  南宫柳僵硬的看向罗枫华

  “师……师尊,我真的吃不了,我嘴里长了个溃疡,一吃东西就疼……”

  再一看南宫絮,终于露出了赞许的神色

  罗枫华有些惊讶:“这个季节溃疡?那你少吃些性热的食物,免得再加重了。”

  说罢又想起什么,再次讲道

  “阿柳,我有话同你说,你等会过来我房间吧。”

  说完才吃下手中的橘子

  不愧是罗枫华,开小灶都不带避着人说的

-------------------

  “阿柳,阿絮是欺负你吗?”

  南宫柳一听,眼圈一下就红了,声音哽咽道

  “唔……师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一直不喜欢我,今天更是过分……呜呜呜……那橘子分明是我剥的……”

  罗枫华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他是发现二人相处不太对,是想着能调和一下,却不想南宫絮居然哭了……

  罗枫华笨拙着手脚,拿出自己的手帕,擦了擦南宫柳的脸

  “别,别哭了……”

  南宫柳抬起头,乖巧的让人心疼

  “嗯……听师尊的……”

  独自蹲在屋顶上看着两人的南宫絮气的直冒烟

  南宫柳……真有你的

  你等着

  从这日之后,南宫柳发现自己的里衣都找不到了

  而且是一到早上就不见了

  演武场的罗枫华被太阳晒得迷糊,问起南宫絮

  “阿絮,阿柳为什么还没来啊?”

  南宫絮笑了,看起来无奈极了

  “我也不清楚,大概是又想偷懒了。师尊咱们先开始吧,等他来怕是午饭都吃完了。”

  “这……不太好吧……”

  “没事儿,他自己赶不及时间,怪的了谁?师尊先瞧瞧我这招式练的如何……”

  秋日极少的艳阳天下,少年意气风华,他手拿一把普通长剑,却似持着一柄绝世神武

  出招收招之间,那比他大不了多少的小师父,正堪堪的指导

  橘子树下,此番场景

  前世今生,万般重合

  愿其少年,不负韶年

  

  


楚衣

橘生 (一)

剧情介绍啦!

这是属于橘子组三个人的故事,真心想让少年那份“有糕点一起吃”的愿望实现

先说私设

首先本文继承正文HE 番外BE传统,且是讲南宫絮重生

ok开文啦!

------正文分界线------

  秋日的风带着极大的爽气,像极了壮志凌云的人儿

  现在这个时节,橘子树上已经长出了沉甸甸的果实,里面夹杂着几片白色的小花,挤在一起,努力发出无尽的清芬

  秋风飒飒,拂过枝干,携着花香

  吹进南宫絮的屋子

  “好香……”

  南宫絮嘟囔一声...

剧情介绍啦!

这是属于橘子组三个人的故事,真心想让少年那份“有糕点一起吃”的愿望实现

先说私设

首先本文继承正文HE 番外BE传统,且是讲南宫絮重生

ok开文啦!

------正文分界线------

  秋日的风带着极大的爽气,像极了壮志凌云的人儿

  现在这个时节,橘子树上已经长出了沉甸甸的果实,里面夹杂着几片白色的小花,挤在一起,努力发出无尽的清芬

  秋风飒飒,拂过枝干,携着花香

  吹进南宫絮的屋子

  “好香……”

  南宫絮嘟囔一声,翻了个身打算继续睡

  等等

  十五岁的少年一下睁大了眼睛

  南宫絮一个骨碌坐起来,目光震惊,看向自己略显稚嫩的手

  这……这是……

  房门被轻轻叩响,竟然是南宫絮父亲的声音

  “絮儿,你起来了吗?”

  南宫絮的脑子嗡的一声炸开

  絮儿,你起来了吗?你若是起来了,便随我去见一个人

  好啦好啦,这就来了,咱们去见谁啊?

  去见了你就知道了,先给你透个底

  是你新来的小师父

  ……

  这熟悉的语句让南宫絮恍惚

  是梦吗?

  不,不会是

  自己不是死了吗……

  这时南宫絮的房门被轻轻拉开一条缝

  南宫老掌门透过这条缝看向自己这个天资聪颖的儿子

  他看到南宫絮愣怔着呆坐在床上,听见门的移动才抬起了头

  他眼中流光溢彩,神情复杂,难以形容

  老掌门察觉到了儿子这样的状态奇怪

  他拉开房门,几步走到南宫絮面前,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絮儿,怎么了这是?”

  南宫絮眨了眨眼睛,心中开始有了另一番猜测

  自己也许是……

  重生了?

  还是说,那从前经历过的事,才是梦?

  “絮儿不舒服吗?是生病了?”

  南宫絮从巨大的震惊中苏醒,他摆摆手

  “没事……爹……”

  南宫掌门自然的答应到

  “爹在呢,絮儿要是身子不适那便多睡会儿吧,我去叫你的新师父明天再来。”

  南宫掌门起身欲走,胳膊却被一把拉住

  里头的劲大到他都觉得疼

  南宫絮彻底抬起了头,他欣喜的情绪都溢出来了

  “没有,没有不舒服,咱们走吧。”

  南宫掌门眼睛一瞪,冲着南宫絮脑袋上就是一下

  “那还不把你爹放开!这么大的劲,可是打算给这条胳膊捏断了是不?”

  南宫絮被逗的哈哈大笑,笑的前仰后合,笑的眼泪的出来了

  泪光点点,闪烁中他看到南宫老掌门眼中倒是也带了几分宠溺

  南宫絮决定了,哪怕这是个梦,哪怕这是死后的地狱历练

  那他也要重来一回

  这一次,南宫柳那个小人必然是留不得了,凌迟太慢,其他的刑法多的是,有的是东西折磨他

  至于老掌门……自己重来一回,自然不在乎掌门之位,就让南宫柳那条狗去笑着继承吧

  那掌门之位里头附加的小惊喜,也让他自己发掘好了

  已经穿好衣服的南宫絮如是想着

  他套好鞋袜,笑着随老掌门去往那颗记忆力永不会消逝的橘子树

  去会会那树下的人

  罗枫华……怎么处置他好呢?

  上一世南宫柳巧舌如簧,叫他以为自己顽劣血腥不堪,这才对自己失了望

  这一世嘛……一切不都是可以由他自己来定?

  罗枫华,我来了

  想着想着,两人已经能看到那高大的橘子树,于南宫絮而言,已经能看清那树下的人

  待走近了,南宫絮看到他紧张的神情,青涩的长相

  那一刻,他的鼻头一酸

  小小的橘子花瓣飘舞,树下的男子手里紧紧攥着一个小橘子摩挲,阳光那么暖,照在他身上,像是镀了一层光

  南宫絮站在原地,看着他那位师尊手足无措,不知道说些什么

  然后看着南宫柳马屁拍在了马腿上,拜错了师父也不尴尬,笑靥如花的去拉罗枫华的衣摆

  看着南宫柳的手,真想给他剁下来

  他甜甜的叫着罗枫华师尊,叫的那人害羞又局促

  好一副纯真少年郎的模样

  叫人恶心

  南宫絮眯着眼睛,向着他的师尊走过去

  全然不理会南宫柳对他的笑容

  他歪着头,看向罗枫华

  看向他追逐半辈子的人

  再问一句

  “师尊看起来年龄好小,满二十了吗?”

  再看罗枫华呆呆的认真回答

  “还没有,我今年十七。”

  然后报以南宫絮一个温暖的笑

  南宫絮闭了闭眼睛,把那股强烈的情愫压下去

  再一睁眼

  “师尊。”

  唤声师尊,万般罪孽亦然脱离

  从今往后,他要护好罗枫华

  漫天的柳絮找到了归宿,落在此处

  扎了根,便再也不走了

  

室女
“ 归云一去无踪迹,何处是前期...

   归云一去无踪迹,何处是前期...


   归云一去无踪迹,何处是前期

                                                          ”


不知道为什么,这几天脑子里突然就会冒出来这句词。

烨

少年行(1)

       春日游,杏花开满头,陌上谁家少年足风流。。。。

“呔,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若想过此路,留下买路财,我是皇七子萧景琰!!!”

“…………大哥哥,就你这智商还劫道呢?我头回看见劫匪自报家门的。快去找个郎中看看吧,别误了事,当心以后娶不到媳妇”小少年用奶声奶气的翻着白眼对对面的景琰说道。

“哼,你别管我脑子坏没坏,一看你小子就有钱,我奉劝你一句,赶紧把钱交出来,小爷我今天要劫富济贫。”

哗!砰!啪!啊!!!!别打脸!!!

“哼,就你这样还敢自称小爷?还要劫富济贫?你可真丢我们大侠的脸。”小少年看着被自己...

       春日游,杏花开满头,陌上谁家少年足风流。。。。

“呔,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若想过此路,留下买路财,我是皇七子萧景琰!!!”

“…………大哥哥,就你这智商还劫道呢?我头回看见劫匪自报家门的。快去找个郎中看看吧,别误了事,当心以后娶不到媳妇”小少年用奶声奶气的翻着白眼对对面的景琰说道。

“哼,你别管我脑子坏没坏,一看你小子就有钱,我奉劝你一句,赶紧把钱交出来,小爷我今天要劫富济贫。”

哗!砰!啪!啊!!!!别打脸!!!

“哼,就你这样还敢自称小爷?还要劫富济贫?你可真丢我们大侠的脸。”小少年看着被自己几下就撂在地上的萧景琰不屑地说,“小爷今天让你看看什么才叫劫匪!”

“呔,打劫!不给钱我就把你绑了然后撕票!!”

“嗯?小子,你是在说我吗?”林殊低头瞅着像一个小团子的穆霓凰问道。

“这里有第二个人吗?”霓凰听后有些生气鼓着嘴问道。

林殊看到他这个样子感觉有些可爱,就掐了掐他那嫩的快要出水的小脸。霓凰见了更加生气,啪的一声就把林殊的手打落了,气呼呼的说:“这位公子,请你尊重我的职业,我是一个劫匪,劫匪,请你不要调戏劫匪,不然我生气后果很严重!”林殊见了他这个样子,更加的想笑了,不禁笑着问道“你这小子,倒是蛮有意思的,像个小团子一样,都没我高,还要打劫,看你这样也不像个没钱的啊,你要这么多钱干什么?小财奴?”“谁是财奴啊?!我是大侠,我要劫富济贫!”林殊听后就突然有一种戏弄一下霓凰的感觉,便委屈地说“哦?大侠,我觉得我有必要告诉你一句,我不是富济贫你截错人了。”

霓凰听后,二话不说

轰!哐!唰!啪!

“呦,小子,想不到,你人不大倒是还挺能打的嘛。”林殊意外的看着霓凰说

“彼此彼此嘛。”霓凰笑嘻嘻的回到

“景琰你这是怎么了?怎么被绑起来了?这塞的是什么啊?破抹布?!”

“好糊,救护,鹄呀去屎了(小殊,救我,我要臭死了……!)”

“额…………我不是故意的,是他过来劫我了,结果没成功,叫我给绑了…………”

“咱们要不然成立一个劫富济贫的帮会吧,我是大当家的,你是二当家的,景琰你当三当家的。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不接受反驳。”林殊飞快的说。

“我也同意”霓凰点了点头。

“不!我不同意!反抗!”景琰大叫到。

“反驳无效,走,玩去喽~~”说着林殊一把抱起了霓凰,徜徉而去。

景琰:我怎么感觉有点不大对劲………………

——————————————————

新坑,少年行,喜欢的朋友请多多点赞,关注,并推荐支持小烨哦


为所欲为的A老师

博君一肖校园纯爱10

  最热的时候很快就来了,教室里闷热难受。肖战怕热,王一博举着两只小风扇给他降温,下课又忙着去买冰可乐,肖战说我跟你一起去,王一博说不用了,哥,你有点晒黑了,可别更黑了你心情又不好。肖战笑着锤他你干嘛啊...王一博笑笑就去买可乐。

 回来的时候买了一堆饮料发给其他同学,酸奶,橙汁,最后才把底下一瓶冰可乐给他,肖战笑他你倒是很博爱啊你。王一博凑到他耳边说,怕她们闲话多。你中午想吃什么,要不去学校对面的商场吃饭,人少。

肖战没有回答他,反倒翻起他的饮料瓶笑他,哈哈,王一博你几岁了还喝AD钙奶!王一博上去捂他的嘴,可同学们都听到了笑他。王一博索性气定神闲吸着自己的瓶...

  最热的时候很快就来了,教室里闷热难受。肖战怕热,王一博举着两只小风扇给他降温,下课又忙着去买冰可乐,肖战说我跟你一起去,王一博说不用了,哥,你有点晒黑了,可别更黑了你心情又不好。肖战笑着锤他你干嘛啊...王一博笑笑就去买可乐。

 回来的时候买了一堆饮料发给其他同学,酸奶,橙汁,最后才把底下一瓶冰可乐给他,肖战笑他你倒是很博爱啊你。王一博凑到他耳边说,怕她们闲话多。你中午想吃什么,要不去学校对面的商场吃饭,人少。

肖战没有回答他,反倒翻起他的饮料瓶笑他,哈哈,王一博你几岁了还喝AD钙奶!王一博上去捂他的嘴,可同学们都听到了笑他。王一博索性气定神闲吸着自己的瓶不说话

中午他们俩约摸着时间最后出教室,直接往对面商场去了,吃完饭是体育课,肖战说我们逃课去看电影吧。王一博说好。

两个人坐在电影院突然有点紧张,尽管他们也有亲吻过,可中午电影院只有几对情侣,他们两个穿着校服挨着坐显得格格不入,电影还没开播前王一博搂肖战肩膀,肖战有点警惕地环顾四周拉下他的胳膊,电影开播灯关了以后,肖战偷偷用小指碰了碰王一博的手,王一博一双有力的手立马整个抓住肖战的手,包裹住他的手。

肖战试图挣脱,王一博攥的更紧了,肖战转过头对他无奈地摇摇头。电影的内容两个人甚至都没怎么关注,黑漆漆的一片,前面几个小情侣偷偷在接吻,其中也有一对跟他们穿着一样的校服。他们俩又尴尬又紧张,又不肯松开对方的手,准确的说是王一博攥着他不放。

王一博内心砰砰砰的挑了半天,终于挑在所有人不注意电影屏幕突然转黑全场全黑的一秒里,迅速凑上去亲了肖战的脸,然后又松开了手。

电影院的灯一下子打开,一片灯光,肖战一睁眼有点刺眼,回头一看王一博早跑到门口,只看到他的衣角,肖战知道他可能有点害羞了,追上去喊,老王?等等我啊!

他们俩赶回学校的时候体育课已经到自由活动时间了,他们俩分别加入两个队打篮球,旁边的女生们看的激情澎湃,没有拉拉队的装备气势都很足,战战加油!一博加油!王一博从肖战手上抢过球的时候,围观女生一片惊呼,哇!王一博一个投篮成功,女生们尖叫的更厉害了。这时有女生凑上来塞给王一博一瓶AD钙奶,王一博一脸黑线,大家一片轰然大笑,肖战一边擦擦汗一边指着他笑的直不起腰。

“你厉害啦老王。赛场喝娃哈哈第一人”

王一博一个白眼。

“我也想喝,你不如再给我买一瓶”。

王一博又是一个白眼。

回到教室准备上课的书本肖战还在逗他,王一博咬咬嘴唇想起刚刚亲的拿一下,偷偷笑了一下。

老师刚刚进教室看到王一博傻乐问王同学你笑啥呢。

肖战说老师他刚刚喝娃哈哈很开心所以笑!

同学们哈哈大笑,王一博自己也笑,肖战心想这孩子不会傻了吧。

放学路上,王一博还是有点呆,肖战不敢问,一直到家吃过饭做作业,肖战问一博你怎么了,不开心吗?对不起我笑话了你,不是故意的啊。我给你道歉。

“啊?没有啊。我当时在想电影院亲你那一下好喜欢”。

肖战被这个回答猝不及防到,脸上一会红一会白......

10585

少年游

十几年又过塔楼

望断前身垢

能几日

可回眸

随流

旧江山浑是新愁

欲买桂花酒

终不是

少年游

难求 ​​​

十几年又过塔楼

望断前身垢

能几日

可回眸

随流

旧江山浑是新愁

欲买桂花酒

终不是

少年游

难求 ​​​

夕颜·豆包
夏天不热的时候应该多走走~

夏天不热的时候应该多走走~

夏天不热的时候应该多走走~

碧绦

最初是在B站历史年表明清部分听到的,在元末压抑苦痛的曲子中陡然转起,随着少年游的高潮部分进入大明年表,让我们随着高昂大气的音乐一起走进中国封建王朝最后的辉煌,心潮澎湃,极其震撼,尤其是当我们将这首音乐与沧桑厚重的历史结合时,这种说不出来的感情尤为强烈。

最初是在B站历史年表明清部分听到的,在元末压抑苦痛的曲子中陡然转起,随着少年游的高潮部分进入大明年表,让我们随着高昂大气的音乐一起走进中国封建王朝最后的辉煌,心潮澎湃,极其震撼,尤其是当我们将这首音乐与沧桑厚重的历史结合时,这种说不出来的感情尤为强烈。

Frightia
“那一年,儒风门尊主庶子南宫絮...

“那一年,儒风门尊主庶子南宫絮,以自创剑法夺得灵山大会魁首,天赋惊人,一战成名。

“十年后,接任掌门。

“又十年,成就宗师。

“滚滚红尘,终不负少年。”

“那一年,儒风门尊主庶子南宫絮,以自创剑法夺得灵山大会魁首,天赋惊人,一战成名。

“十年后,接任掌门。

“又十年,成就宗师。

“滚滚红尘,终不负少年。”

KIXX

他蹲在疗养院的花坛旁,像鸢尾花,他把颜色藏在眼睛里,自己像纸一样苍白。

他弯下腰去擦洒在地上的水,单薄,我看见他的脊骨,一截一截的突出,生命在那里缠绕生长,他的肩胛,他不带一点颜色的腕,爬着蓝色的血管。


他是少年,不属于任何人。


他总是来的特别早,比窗外的麻雀还要早,在冬天的早晨沾了寒气,睫毛上带着霜,怀里藏着温室里生长的花,新鲜,吐艳。


他总是笑,对着我,对着所有人,轻得像一片羽毛,远远地,却从不跟我说话。


我躲在风里做梦,在每一个午后,想吻他的肩。

愿他永远是少年,最后也能作为少年死去。

他蹲在疗养院的花坛旁,像鸢尾花,他把颜色藏在眼睛里,自己像纸一样苍白。

他弯下腰去擦洒在地上的水,单薄,我看见他的脊骨,一截一截的突出,生命在那里缠绕生长,他的肩胛,他不带一点颜色的腕,爬着蓝色的血管。


他是少年,不属于任何人。


他总是来的特别早,比窗外的麻雀还要早,在冬天的早晨沾了寒气,睫毛上带着霜,怀里藏着温室里生长的花,新鲜,吐艳。


他总是笑,对着我,对着所有人,轻得像一片羽毛,远远地,却从不跟我说话。


我躲在风里做梦,在每一个午后,想吻他的肩。

愿他永远是少年,最后也能作为少年死去。

陆栖于林

#以诗会友#少年游·时迁

少年游·时迁

陆砚

凄清雾薄落甘霖,秋雨意寒衾。飞檐走壁,机锋精巧,风朔凛衣襟。 

梁上地贼真君子,烈火洗丹心。病榻缠绵,千般光景,入梦只徒寻。


老规矩放格律

Spszzpp】,szzpp】。Ssss,spsz,pzzpp】。

Sssspsz,szzpp】。Ssss,zpsz,szzpp】。


   @荀奉嘉.岚   @一台很穷的抢票机器  @灏雯  @泉鱼  @濯锈ゝRi.h @春...

少年游·时迁

陆砚

凄清雾薄落甘霖,秋雨意寒衾。飞檐走壁,机锋精巧,风朔凛衣襟。 

梁上地贼真君子,烈火洗丹心。病榻缠绵,千般光景,入梦只徒寻。

 

 

老规矩放格律

Spszzpp】,szzpp】。Ssss,spsz,pzzpp】。

Sssspsz,szzpp】。Ssss,zpsz,szzpp】。

 

   @荀奉嘉.岚   @一台很穷的抢票机器  @灏雯  @泉鱼  @濯锈ゝRi.h @春酒寿眉 @又是心心向荣的一天呢 

夕颜·豆包
《桂花载酒》 是一个原创的系列...

《桂花载酒》

是一个原创的系列

不定期更

写一些莺飞草长、杨柳依依的事情

《桂花载酒》

是一个原创的系列

不定期更

写一些莺飞草长、杨柳依依的事情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