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少林

12.9万浏览    7516参与
野酱

画完后续啦!(虽然结尾貌似很突兀也没什么剧情,而且小故事是真的结束了,大家可以打我∠( ᐛ 」∠)_)

因为后续很短所以前面的内容也一并放了,看的时候也连贯一些。

故事的设定是,这个少林是个万修,由于注意力只集中于修行,而且性格迟钝,因此对于恋爱之事一概不知,除此之外还是个话痨;而太阴虽然初入江湖不久,修为不高,但对于江湖上的规矩是一清二楚的。另外,设定上太阴比少林大了一岁ww

至于还会不会画这两人的故事,看情况吧……想画小黄图会被封号吗……?


画完后续啦!(虽然结尾貌似很突兀也没什么剧情,而且小故事是真的结束了,大家可以打我∠( ᐛ 」∠)_)

因为后续很短所以前面的内容也一并放了,看的时候也连贯一些。

故事的设定是,这个少林是个万修,由于注意力只集中于修行,而且性格迟钝,因此对于恋爱之事一概不知,除此之外还是个话痨;而太阴虽然初入江湖不久,修为不高,但对于江湖上的规矩是一清二楚的。另外,设定上太阴比少林大了一岁ww

至于还会不会画这两人的故事,看情况吧……想画小黄图会被封号吗……?


斯旺旺旺
送给朋友的 大佛珠会硌人就省去...

送给朋友的

大佛珠会硌人就省去了

送给朋友的

大佛珠会硌人就省去了

游客4332

滴——风景党玩家补卡

烧饼——湛海的主子——在那一堆木桩旁边的树下w

昨天正逛着被某论剑狂魔拉去千钧楼了……害我啥时候才能真正戒了论剑

那什么,有木有大师想要只颜好(见最后一张图我儿天下第一美人)会拍照可盐可甜的暗仔qwq

少暗真的很香啊呜呜呜亲友都说我和他大号沧海聊天时没有小号和尚一半温柔(捂脸)


滴——风景党玩家补卡

烧饼——湛海的主子——在那一堆木桩旁边的树下w

昨天正逛着被某论剑狂魔拉去千钧楼了……害我啥时候才能真正戒了论剑

那什么,有木有大师想要只颜好(见最后一张图我儿天下第一美人)会拍照可盐可甜的暗仔qwq

少暗真的很香啊呜呜呜亲友都说我和他大号沧海聊天时没有小号和尚一半温柔(捂脸)


雯昔

暗搓搓画了最开始的五门派


简笔画真的蛮上瘾诶嘿嘿

暗搓搓画了最开始的五门派


简笔画真的蛮上瘾诶嘿嘿

正在(jiazhuang)奋笔疾书的小师弟

今日份的小和尚吗~

  (校服没头发所以自带一顶假发 )                     

         有小可爱喜欢喵(◍•ᴗ•◍)...


今日份的小和尚吗~

  (校服没头发所以自带一顶假发 )                     

         有小可爱喜欢喵(◍•ᴗ•◍)



         数据白给,喜欢的滴滴(๑‾ ꇴ ‾๑)


八云N

儿子就是活飞天 敦煌壁画里走出来的小仙男啊😢

儿子就是活飞天 敦煌壁画里走出来的小仙男啊😢

辣鸡天策
毒哥:来来试试这顶 大师:劝你...

毒哥:来来试试这顶

大师:劝你善良

炮哥:噗——

毒哥:来来试试这顶

大师:劝你善良

炮哥:噗——

黑锋要塞纪实

【剑网三】其实是个疯子(7)

(七)无常鬼

冷笑遇袭的地方离他们呆的地方不是很远,但是令人头皮发麻的是,僵尸跟中毒的动物很多,一路上还有染血的石块,着实令人觉得气氛沉闷。

洛立手上没有武器,又没有马匹,只能跟在众人后面打打下手,倒是道努冲在了前面,佛家的光辉普照全身,让染了僵尸毒的人和动物纷纷退避三舍,陆国又不时的取出一些药物来驱散尸毒瘴气,递给大家一些解毒的药丸含在口中,路上可谓有惊无险,没人再中过尸毒。

经过了半天多的努力,六人终于来到了那座破庙前,可是当他们到达破庙的时候,除了一些僵尸,还看到了一些原本在苗疆的蛮族之人,这倒是令人意外了。

“五毒教参与了此事?”陆国轻轻地问。

道努摇了摇头,照样念了句佛号。...

(七)无常鬼

冷笑遇袭的地方离他们呆的地方不是很远,但是令人头皮发麻的是,僵尸跟中毒的动物很多,一路上还有染血的石块,着实令人觉得气氛沉闷。

洛立手上没有武器,又没有马匹,只能跟在众人后面打打下手,倒是道努冲在了前面,佛家的光辉普照全身,让染了僵尸毒的人和动物纷纷退避三舍,陆国又不时的取出一些药物来驱散尸毒瘴气,递给大家一些解毒的药丸含在口中,路上可谓有惊无险,没人再中过尸毒。

经过了半天多的努力,六人终于来到了那座破庙前,可是当他们到达破庙的时候,除了一些僵尸,还看到了一些原本在苗疆的蛮族之人,这倒是令人意外了。

“五毒教参与了此事?”陆国轻轻地问。

道努摇了摇头,照样念了句佛号。洛立脸上有些不自然:“如果是五毒教参与的话,我应该去报告朝廷……”

“是不是还不一定呢。”冷笑拦住了想离开的洛立,“单师兄,听说前阵子七秀坊的曲姑娘已经回到了苗疆……”

“曲姑娘是去接任教主的,曲姑娘是在中原长大,恐怕不会任由五毒教在中原危害大家的,只是……”单彦丕摇了摇头,“五毒教上任教主失踪,而教中的长老对于曲姑娘接任教主一事,颇为不满,恐怕没那么简单。”

“简单不简单都没有关系。”叶无双搭了讪,“现在我们考虑的是将那个无常鬼先除去再说,至于这些蛮子苗民,想个办法不要惊动就好。”

单彦丕看了一眼叶无双:“没想到你还有些头脑。”

叶无双看了一眼单彦丕:“我从来不做没有头脑的事情,而且,我看引起蛮子的事情,单道长最为擅长,我们5人隐藏起来,你把蛮子引走了,我们杀了无常鬼就成了。……”

“你给我去死!”单彦丕一个爆栗敲在了叶无双的脑袋上,“就你的馊主意多!……”

施展轻功,六人绕开了苗疆蛮子,立在了无常鬼面前。这无常鬼身材很高,可惜的是身上没有一块好肉,大块大块的腐肉随着无常鬼的摆动而抖动,而腐肉中含有的臭气又让人无法呼吸,幸好六人在跳进来前,都由陆国统一配发了一丸丹药,若非如此,估计必会中毒躺下两人。

道努看了看手无寸铁的洛立了,轻声诵了句佛号,从背后拿出了一根刚才清理僵尸时看到的扫帚递了过去。洛立脸上一红,勉强接过扫帚,舞动了两下,终究不是趁手的兵器。

“咕……又有新鲜的血食了。”无常鬼的嘴无声地咧开了,一股腥臭扑面而来,六人连忙闪开,却又听到无常鬼说:“咕……六份血食,真是上天的安排。”

……

六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洛立抄起扫帚就冲上去了,呃,好吧,洛立完全忘记了自己手上的不是枪,所以一个大扫帚头就戳了过去。除了道努,其他人都扭头狂笑不止——你见过一个没有剃头的和尚用扫帚戳人吗?

道努摇了摇头,念起了《金刚经》,身上像是镀了一层金光似的,拎着棍子上去了。可能是《金刚经》令无常鬼害怕了,他放开了洛立的扫帚,一声怒吼,右手向道努抓去,结果碰到金光后惨叫一声,立刻向后退去——正被单彦丕堵住了去路,单彦丕右手执剑,挽了个剑花,直接向无常鬼的后心去刺去,“嗤嗤嗤”,三声轻响 ,三股绿液向单彦丕喷射而去,眼看就要击中单彦丕了,结果他感觉地面一个震动,接着一阵旋风扑面而来,叶无双出手救下了单彦丕。叶无双的君子剑法,直接让无常鬼抓空,他看准叶无双转动的空隙,一口毒雾就要喷射而去,幸好道努一个摩诃无量拍在了无常鬼的脑后,叶无双赶紧退了下去,向后一瞥,看到冷笑掐着剑诀正在运气,一道道罡气直扑无常鬼——至于陆国,他取出了一个白瓷瓶,对准瓶口用内力吹散了药香,无常鬼身上的腐臭终于小了些。

洛立看了看手上的扫帚,再看看其他人,终于知趣的没有再加入战团,过了片刻,无常鬼终于倒在了地上。

本来六人还想坐在地上休息一下,可是想到外面的蛮子,六人还是把无常鬼的头割了下来,让陆国处理了一下后,丢到了一个结实在的布包里,然后从房顶溜了出去。左拐右拐,他们又回到了那个墙后。洛立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溜到了前门,他仔细看了看立在门前的那个尸人,发现他穿了一身破破烂烂的校尉服:“这位朋友,你可叫林雨?”那个尸人看了他一眼,很疑惑地问:“你是天策府的人?”

想吃火锅

猫【下】

少林×暗香

就是小段的剧情

这里主要就是想甜一甜哈哈哈


————————————


       自少林和暗香相逢过去,也有些日子了。暗香接任务的次数变少了很多,少林也不再四处游历,陪暗香住在江南的一座小院儿里。


       两人还是喜欢像以前一样坐在屋顶晒月亮。

       “喂,和尚。”暗香盯着天上的月亮,没扭头。...


少林×暗香

就是小段的剧情

这里主要就是想甜一甜哈哈哈



————————————


       自少林和暗香相逢过去,也有些日子了。暗香接任务的次数变少了很多,少林也不再四处游历,陪暗香住在江南的一座小院儿里。


       两人还是喜欢像以前一样坐在屋顶晒月亮。

       “喂,和尚。”暗香盯着天上的月亮,没扭头。

       “嗯?”少林偏过头来看他。

       “你为什么有头发?”

       “和尚都应该是光头吗?”和尚轻笑了一下。

       “当然!你不剃,一定不是正经和尚,哼。”暗香扭头看了少林的头发一眼。

       少林的笑意更深了,“和尚并非一定要剃度的。”

       “世间修行之人种种,比如贫僧留下青丝,也是一种修行。师父说我六根未净,便不为我剃度了。”

       暗香总觉得,少林说到六根未净的时候,眼神格外的温柔。那一瞬,像是被晚风吹来的错觉,暗香晃了下神。

       “你不喜欢贫僧这样吗?”少林看着暗香道。

       “啊...不,还挺,挺好看的。”暗香红着脸偏过了头,假装忽略那只被握住的手。



      

       二人出门路过芳菲林。

       正值花开的时候,满眼的粉色花瓣格外好看。

       暗香道:“我曾听过芳菲林有一个传闻。”

       “什么?”少林说着,整了整怀里给暗香买的点心。

       “听说,在芳菲林接过吻的两个人,天上的神仙就会保佑他们一生一世一双人。”

       暗香说完,就听到有什么东西落到了地上,转身便看到了少林近在咫尺的脸。

       “你......唔......”


       我们会永远在一起。




       暗香想逗一逗少林,于是和少林出去吃饭的时候,点了一桌子荤菜,还有酒,看少林怎么办。

       于是他看到少林,夹起一块肉吃了起来。

       暗香震惊,平日里见别的和尚可不是这样的。

       然后他又看到少林喝了一口酒。

       ......

       少林抬头就看到暗香也不动筷子了,就坐在那里看着他。

       “怎么不吃?饭菜不合胃口吗?”

       “那个,和尚不是不能喝酒吃肉吗?”暗香疑惑。

       “有的人修心,有的人修行,有的人二者皆有。贫僧只是重在修心罢了。”少林解释道。

       “哦。”暗香觉得自家大师与那些讨厌和尚就是不一样,嘿。

       “快吃吧,凉了就不好了,等下带你去买些点心。”

       “好啊,听说城东那家点心铺又出新样式了,等下去看看。”

       “好。”




       月圆之夜,暗香变成了猫猫。

       “你比以前大了不少啊。”少林摸着怀里的猫说。

       “废话,我现在都长大了!”暗香内心白了少林一眼,毕竟猫不会翻白眼。

       “为何贫僧能听懂你说话?”

       “当然是因为你和我亲啊。就像平常人听不懂动物说话,但有时候会理解动物的叫声那样,这好像叫什么通灵吧。”暗香懒懒的说到。

       少林听到暗香的话后,心情好像更好了。


       第二天早上少林醒来的时候,身旁的猫已经变回原样了。少林支起身子看着旁边的人,连呼吸间都透着可爱,忍不住附身亲了下额头。

       暗香醒来的时候,少林正准备起来。暗香眨巴眨巴眼睛,又给人捞回了床上。然后对准少林的嘴就啃了上去。

       二人分开的时候气息都有些乱。没等暗香缓过来,少林就又压了上去。

       “嗯......”


       一日之计在于晨。

沈云淮
好久没更新啦,是一张很喜欢的叽...

好久没更新啦,是一张很喜欢的叽哥和大师~

好久没更新啦,是一张很喜欢的叽哥和大师~

被被被被baby哦~
少林八荒之耻 明明就是自己偏心...

少林八荒之耻

明明就是自己偏心智皓,还要说世人无礼愚钝,我呸,废物少林

薛无泪怼少林怼的真好
“少林渡公子羽之子,为什么不渡八荒武林人?”
因为少林自恃清高啊😀

少林八荒之耻

明明就是自己偏心智皓,还要说世人无礼愚钝,我呸,废物少林

薛无泪怼少林怼的真好
“少林渡公子羽之子,为什么不渡八荒武林人?”
因为少林自恃清高啊😀

想吃火锅

猫【中】

少林×暗香

猫猫变成暗香辽

本来准备写两篇就完,然后觉得有些多就分开了,害

重逢part


————————(是我,分割线)


       “大爷饶命啊!小人上有老下有小...”

       蒙着面的年轻人冷哼了一声,一瞬银光闪过,那人便没了声息。

       “拿钱办事。”​说完,年轻人便消失在了夜色中。...


少林×暗香

猫猫变成暗香辽

本来准备写两篇就完,然后觉得有些多就分开了,害

重逢part



————————(是我,分割线)


       “大爷饶命啊!小人上有老下有小...”

       蒙着面的年轻人冷哼了一声,一瞬银光闪过,那人便没了声息。

       “拿钱办事。”​说完,年轻人便消失在了夜色中。


       这日暗香刚做完手上的几个悬赏,连日的奔波和蹲守也是有些累,正逢金陵城的灯会,便决定去凑凑热闹。说起这金陵城的灯会啊,那是热闹的紧,吃的喝的玩的什么都有。

       暗香好不容易挤到卖炸糕的摊前,便听到旁边茶摊上的人在议论,“哎,你们听说了吗,城北那个李财主两口子死了!”,“死的好!他们丧良心的事干的可不少了。”,“呦!这个我也听说了,听说死的可惨了,肚子上划了个大口子呐,那家伙......”。

       听到这里暗香皱了皱眉,腹诽道:“呸,小爷有那么血腥吗,明明只划了脖子好不好!”,然后接过自己的炸糕走开了。

       “还是做人好啊~这么多好吃的!”咬了一口炸糕,炸糕的味道瞬间弥漫在口中,甜的暗香眯起了眼。暗香边走边吃,觉得有些撑,便找了个茶摊坐了下来,看着街上人来人往。

       看到一对小夫妻在那边放花灯,想起来前些日子碰见的那个给人算卦的老头子。和暗香说什么红鸾星动最近多去金陵走动走动,暗香当时就觉得这人是个骗子,毕竟很多算卦的都会对年轻人这么说。

       “你是个骗子吧。”暗香也够直接,“嘿,你这小崽子也太没礼貌了,怎么能这么说呢,老夫我行走江湖这么多年就没有失算过...”,老头子胡子一吹开始念叨。想着出门在外都不容易,暗香扔下几个铜板走了,走出几米远远的听见老头儿在那儿喊。现在想起来,好像说的是故人还是什么来着。

       “故人啊...”暗香似乎想到了什么,从怀里拿出一串佛珠放在眼前端详,喃喃道:“找了这么多年都没找到,哪儿那么容易呢......”

       远处有人在放烟花,声音很大,将暗香从回忆里拉了出来。暗香站了起来,看着远处的烟花,嘴角弯了弯。“说起来过两天就是月圆夜了,得提前准备一下。”便去了常去的那家点心铺。

       “老板!老样子。”

       “不好意思啊客官,今日桂花糕卖的太好,已经没有了。”老板一脸歉意的说。

       “没了?!”

       “您来的真是不巧,最后一份也刚被买走了。要不您再去别家看看?”

       暗香有些失落,毕竟全城只有这家的桂花糕最好吃。

       “老板,买最后一份的客人长什么样子啊?”,老板听到暗香这样问有些摸不着头脑,不过还是回道:“那位客人是个高个儿,穿着一身白衣,带一根禅杖,不过看样子不像是和尚啊。”

       “那他往哪儿走了?”

       “哦,那位客官出门往东走了。”老板说着还伸手指了指。

       话音刚落,暗香就不见了。

       没走几步,真的看到有前面有个带着禅杖穿着白衣服的人,身形还挺好看。但最吸引暗香的,还是他右手提的那包东西。桂花糕有着落了!

       “这位仁兄~”暗香叫住前面那人,脑袋里想着怎么说才能让人把桂花糕卖给自己。

       前面那人听到声音转过身来,有些疑惑的看着暗香。但暗香看到那张脸却突然愣住了。

       是......他?

       暗香又往前走了一步,靠近在人身上嗅了嗅。

       真的是他!暗香突然有些不知所措。

       对面的少林被暗这香突如其来的动作惊住了,往后退了一步,觉得面前这人好奇怪,眉头也皱了起来,“施主这是干嘛?”

       暗香抓住少林的手腕,抬起头来看着少林,眼眶有些红,这下轮到少林不知所措了。

       “别动。”

       然后少林就被抱住了。

       提着桂花糕的手忽然就松了。少林站在那里,挣扎也不是,不动也不是。

       “这位施主,还是先放...”话还没说完,少林手里被塞了个东西。

       是那个佛珠手串。

       少林看了一眼,握东西的手都不稳了。

       “这是,从哪儿来的。”太过惊讶,连带着声音都有些抖。

       “我找你很久了。”胸前传来闷闷的声音。

       答非所问,却让少林呆在原地。

       “你是......猫。”


       少林回抱住面前的人。

       “我也找你很久了。”











       “桂花糕给我。”

       “好。”




————————————

上:https://ancheng704.lofter.com/post/1ee8ed11_1c89a4c30 

黑锋要塞纪实

【剑网三】其实是个疯子(6)

(六)死道友不死贫道

穿着和尚衣服的洛立,还有正在诵佛号的道努齐刷刷地看向了叶无双,像是看奇怪的生物一样。 

“你们看我干什么啊?我只是顺手把冷笑扛过来啊,一来一去得多久才能把陆国找到啊,这不是省事嘛!”叶无双很从容地说。 

道努默默拨着念珠,洛立忍不住开口了:“单彦丕就一直没有发现你扛着他师弟跑来跑去?” 

“没有啊,他向来一阵风,我总是跟着后面跑,就算我用玉泉鱼跃,都跟不上他的速度,是不是纯阳宫的,都擅长跑步……”叶无双自言自语,“急脾气总是欠考虑……” 

道努依旧拨着念珠,洛立翻了翻白眼——藏剑山庄的这名弟子,实在是让人无语,转过头他看了...

(六)死道友不死贫道

穿着和尚衣服的洛立,还有正在诵佛号的道努齐刷刷地看向了叶无双,像是看奇怪的生物一样。 

“你们看我干什么啊?我只是顺手把冷笑扛过来啊,一来一去得多久才能把陆国找到啊,这不是省事嘛!”叶无双很从容地说。 

道努默默拨着念珠,洛立忍不住开口了:“单彦丕就一直没有发现你扛着他师弟跑来跑去?” 

“没有啊,他向来一阵风,我总是跟着后面跑,就算我用玉泉鱼跃,都跟不上他的速度,是不是纯阳宫的,都擅长跑步……”叶无双自言自语,“急脾气总是欠考虑……” 

道努依旧拨着念珠,洛立翻了翻白眼——藏剑山庄的这名弟子,实在是让人无语,转过头他看了看道努,突然觉得道努这小和尚齿白唇红,又穿了一身白色的僧袍,露出左边臂膀,甚是好看,最重要的一点,他绝对不会像这个藏剑一样,说话说一大堆,让人找不到重点,其实也不是找不到重点,是他的话说得太多,听着人头都大了…… 

过了不足半个时辰,单彦丕跟陆国又回到了这个地方,一眼就看到了躺在地上的冷笑,单彦丕恼火地抓住了叶无双:“每次你跟在后面准没有好事,这次你把我师弟背过来,也不跟我说一声,害我带着陆国白跑一趟,藏剑山庄怎么会出你这样的奇葩……” 

“你把冷师弟放在那里,拉我就走,万一有僵尸出没怎么办?万一那个无常鬼看到了怎么办?你做事欠考虑,难道就不许我背着冷师弟跑吗?……” 

“……总之,就是你的问题!”单彦丕气呼呼地拔出长剑,“单挑!” 

“怕你啊!”叶无双把重剑往地上一插,“就让我用重剑砸死你!……” 

道努被这俩闹烦了,抽出棍子,悄悄绕到俩人身后,一人一个闷棍,这个世界清静了。 

洛立觉得这个世界开始疯狂了,而陆国看到道努干脆果断,向他竖了个大拇指,然后开始抢救冷笑。

在颠覆了洛立的认识后不久,陆国也表现出了完全不同的一面,洛立甚至看到陆国脸上狰狞的笑容,以及那个彪悍的扎针速度……还有对于冷笑的粗暴程度。对于奄奄一息的人,陆国真是毫无怜悯之心,就看他把冷笑的衣服扒了个精光,直接用小刀切开中毒的皮肤,然后银针引导拔毒,拔毒之后立刻就放血出体外,顺手敷上药面,再用银针刺入穴道,疼得冷笑冷汗不断,差点儿就翻滚起来,可偏偏又被银针刺入穴道,动弹不得,这哪里是在救人啊,分明就是在上刑。不过,冷笑也是个倔强的人,疼得全身冒冷汗也没有叫出来,真让人觉得不可思议——大概把自己当成了刮骨疗毒的关二爷?不过,后来看冷笑疼得紧了,居然就那么晕了过去……但是,很快在陆国的关照下,冷笑又清醒了过来,继续遭受这种非人的折磨……想到自己也是被这个万花弟子救的,洛立就不寒而栗,然后无比庆幸自己是什么知觉也没有了,不像这位倒霉的纯阳弟子,先被弄醒再进行治疗。陆国治疗冷笑差不多之后,又把倒在地上叶无双跟单彦丕检查了一遍,同样为他们放了毒血,清了尸毒。

过了多半天,三个人的尸毒都清理干净之后,洛立又惊奇地发现——道努居然拖了一只死熊过来,洛立当时就嚎起来:“你个秃驴太能骗人!你不是不杀生么?!”

“阿弥陀佛。”道努放下了熊尸,“杀生即是救人,为何不杀。”

“你……”洛立觉得自己真是一个大大的白痴。

陆国检查了一下熊尸:“幸好不是洛水下游的那些病熊。”

“阿弥陀佛,这只熊是守在长守村的那些江津村民送给我的——可惜那里没有粮食,村民们只能打些没生病的野熊来充饥。”

“没生病的野熊?”陆国看了一眼洛立,“那位军爷,麻烦找点生火的柴,虽然这里并不冷,可是你不打算让一干子病人都吃生熊肉吧?”

“我也是病人!”洛立拍胸脯表示要同样的待遇,谁想到陆国亮了亮银针:“如果你要是不去,我保证你以后都在床上躺着。”

“有没有医德啊!”洛立咆哮起来。

“万花谷不医活人,上次看你是个死人的份上才救的,如果你想体验万花的太素九针,包你满意。”陆国不咸不淡地说。

“……”洛立忿恨地去找柴火了。

“道努师父。”看着洛立走远了,又看了看被下了昏睡药的三人,陆国凑了过来:“这只熊是你本人猎的吧。”

“阿弥陀佛。”道努垂首不语。

“道努师父,我听师父说过,少林寺的僧人轻易不下山,如果下山了,即表示日后不会再成为一个吃斋念佛的僧人,只会以武道来济人救世。”

“阿弥陀佛。”道努依然不语。 

“唉,道努师父,你戒心是不是太重一些了?” 

“阿弥陀佛。”道努终于回答了,“陆施主言重了,贫僧在想,明天我们不妨去把那个无常鬼除了,也好为这里的百姓除上一害。” 

“……”陆国觉得自己也败了。

万花的弟子果然名不虚传,四个人的伤势,加上那一大块的熊肉进补,居然也好得七七八八,虽然比不上原先的壮实,也不至于连轻功都施展不出来。

第二天一大早,冷笑跟单彦丕都换了纯阳道袍,显得仙风道骨;而叶无双也取出了一套藏剑弟子的专用服饰,于是洛立看了看身上的僧袍,又看了看道努身上的僧袍,默默地低下了头。可偏偏冷笑还看到了,还特别大声地问陆国:“少林寺不是不收俗家弟子吗?怎么多了一个长头发的?……”

“谁是少林寺的弟子!”洛立暴怒,“老子是天策府的千夫长!”

“天策?”冷笑歪着头,“天策府的将军不是喜爱红色战袍吗?穿少林的僧袍是怎么一回事?”

“咚——”单彦丕敲了冷笑的脑袋一下,暧昧的笑了笑了:“有些事情追问到底是很没有礼貌的,难道师父没告诉过你吗?”

“哦……”冷笑一副了然的表情。

洛立反而愣了:“什么事情?”

“军爷,你真的是天策府的千夫长吗?”叶无双觉得有必要说明一下,“难道军中没有女人,你们都没有互相……慰藉吗?”

“什么?!”洛立这才反应过来,“纯阳宫什么时候成为八卦宫了?我跟那个少林秃驴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阿弥陀佛。”道努扫了一眼冷笑跟单彦丕,“纯阳弟子想必都有驱邪的符咒,贫僧佛法加持的念珠就不给两位了。”

冷笑看了一眼单彦丕,又看了一眼道努,果断地说:“道努师父,您知道,我师兄一向喜欢胡说八道,刚刚他只是利用了他阴暗的心理,至于您手上佛法加持的念珠,能不能给我一串防身用?毕竟昨天我才被无常鬼袭击过。……”

黑锋要塞纪实

【剑网三】其实是个疯子(5)

(五)打酱油


终于打了2桶水,道努想了想,找个两片宽大的叶子覆在桶上,立刻又飞奔回李渡城。令道努担心的事情没有发生——因为这路上,那个背棺材的怪人又清理了一次,他恰好没有遇到僵尸。 


“陆施主,洛施主怎么样了?”道努把水放在了洛立的身边。 

“还好,至少没有进入到肺腑,只是放了些血,他的身子虚弱了。”陆国从药囊里找出块干净的白布,“把白布蘸湿,将水倒在他身上,清洗几次也就好了。” 

道努点了点头,慢慢地帮着洛立清洁身体。


“咦,你们是好人?”一个小女孩儿从一个墙角偷偷探出个头来。 

“我们是过往...

(五)打酱油

 

终于打了2桶水,道努想了想,找个两片宽大的叶子覆在桶上,立刻又飞奔回李渡城。令道努担心的事情没有发生——因为这路上,那个背棺材的怪人又清理了一次,他恰好没有遇到僵尸。 

 

“陆施主,洛施主怎么样了?”道努把水放在了洛立的身边。 

“还好,至少没有进入到肺腑,只是放了些血,他的身子虚弱了。”陆国从药囊里找出块干净的白布,“把白布蘸湿,将水倒在他身上,清洗几次也就好了。” 

道努点了点头,慢慢地帮着洛立清洁身体。

 

“咦,你们是好人?”一个小女孩儿从一个墙角偷偷探出个头来。 

“我们是过往的旅客。”陆国走到了小女孩儿面前蹲了下来,“你是在躲避那些恶鬼吗?” 

“嗯!”小女孩儿使劲地点了点头,“妈妈跟我说,外面有很多的恶鬼,如果被他们抓走的话,就会被吃掉;如果能够藏好的话,爹爹晚上会给我讲个故事。” 

陆国摸了摸小女孩儿的头:“叔叔带你离开这里,好不好?” 

“不好。”小女孩儿断然拒绝了,“爹爹跟妈妈都在这里,我怎么好离开呢?妈妈成天害怕我被恶鬼抓住,我要是离开了,她一定会更担心的。” 

“阿弥陀佛。”道努诵了声佛号,“陆施主,你拿些解毒药给小姑娘吧,我送小姑娘一道平安符。” 

陆国点了点头,掏出了一瓶药交给小女孩儿手中:“这个是抵御外面恶鬼的药,你回去给你的爹爹妈妈,然后和他们一起离开这里。” 

小女孩儿看了看陆国,又看了看道努,接过药与平安符点了点头:“小邪子谢谢两位叔叔。” 

 

道努反复打了10桶水后,才将洛立身上的尸毒液清洗干净,然后他看了看洛立死去的战马,还有已经无法打开的包裹,从自己的包裹里拿出了一套僧衣给洛立穿上。旁边的陆国看到这个情况后,说了一句话:“和尚长头发了。” 

 

道努跟陆国守了洛立一夜,等到洛立彻底清醒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他看了看在他左侧睡着的小和尚,又看了看睡在右侧的万花弟子,脑袋有点迷糊。他没有推醒睡着的两人,而是坐了起来,结果觉得身上很不舒服,低头一看,自己的军装没了,穿着一件和尚的僧袍…… 

 

道努被洛立推醒的时候,还有些迷糊,不过看到洛立精神奕奕地站在他面前的时候,双手合十念道:“阿弥陀佛,洛施主你终于无事了。” 

听到道努说自己无事了,洛立倒是不好意思发火了:“小师父,我究竟怎么了?怎么现在穿着一身僧袍?我的衣服跟马匹呢?还有我的长枪呢?” 

“你中了尸毒。”道努慢慢地回答,“记得我昨天嘱咐过你,不要让僵尸的腐液沾染到你的身上……” 

“呃……”洛立挠挠头,“因为这个我中毒了?” 

“嗯,多亏了陆施主救你一命,不过你的马跟武器还有包裹都报销了。……” 

“你是故意的吧?”洛立打断了道努的话,“你知道僵尸危险,还拉我进了长守村,看我去杀僵尸才提醒,你是故意的吧?!” 

“阿弥陀佛!”道努不动声色。 

“你倒是回答啊?”洛立有点着急。 

“贫僧丢你在外面,你会不跟着进来看看吗?而且你的同门还要你去找林河校尉,不是吗?” 

“呃……” 

 

陆国在一旁早就被他们争吵的声音吵醒了,听着洛立慢半拍的反射弧,差点儿没崩住笑出来,可是转念一想,自家的那个倔脾气的纯阳,也是让人哭笑不得的……真想那个笨蛋。 

 

正琢磨这事呢,一个白色的身影从天而降,后面还跟着一阵狂风——好吧,居然是一个纯阳弟子跟一个藏剑弟子。 

 

“谁是陆国?”纯阳弟子高声喊道。 

“在下便是。”陆国见不能装睡了,便站了起来:“这位道长找在下何事?” 

“我师弟受了伤,一直喊你的名字,既然找到了,就跟我走吧。”纯阳弟子抽出长剑,那意思,要是陆国不走,他就把陆国绑走。 

“陆小弟不用理他。”藏剑弟子慢条丝理地说,“他就是一个急脾气,哦,忘了介绍了,我叫叶无双,他叫单彦丕,他师弟么,就是冷笑。昨晚上,在李渡城的西北角被一个叫无常鬼的僵尸打伤,性命垂危,可惜,纯阳的丹药仅能缓解他的伤势……而且,他还中了尸毒,唉……” 

“两位头前带路,我马上就去。”陆国拾起自己的包裹,着急地催促着两人赶紧带他去找冷笑。 

 

“唉……我话还没说完呢!”叶无双看着双双蹑云而去的两人,有些着急:“人我已经扔在门口了,你们跑过去干啥?!”

子系
有些故事,还没开始就结束了。另...

有些故事,还没开始就结束了。另一些故事,结束了却以为还没开始。


有些故事,还没开始就结束了。另一些故事,结束了却以为还没开始。


Ys言书

mp抽人画画的速摸。


谢邀mp东方曜都是网红。


太久没画东方曜了,mp用狐白嚎了三天东方曜,各个都网红,麻了不玩了。

mp抽人画画的速摸。



谢邀mp东方曜都是网红。


太久没画东方曜了,mp用狐白嚎了三天东方曜,各个都网红,麻了不玩了。

野酱

最近在玩一梦,(巨晚入坑),玩着玩着心血来潮给自己的崽组了CP……少林X太阴,又是冷cp

后续可能没有,懒得画,如果有人看才考虑要不要画后面的剧情∠( ᐛ 」∠)_

最近在玩一梦,(巨晚入坑),玩着玩着心血来潮给自己的崽组了CP……少林X太阴,又是冷cp

后续可能没有,懒得画,如果有人看才考虑要不要画后面的剧情∠( ᐛ 」∠)_

雀慕枝

【一梦江湖男你】清明

上次虐你,这次虐他。

全门派带着玩

严重ooc,介意勿入

-------------------------------分隔线----------------------------

【武当】

清明见梨花初带夜月,海棠半含朝雨。

恰似你那日楚楚泣颜。

现在想来,确是见你的最后一面。

贫道后悔那时忍痛转身离去,而不是为你拭去满脸清泪再拥你入怀。这寒疾不好医治,贫道远游为你寻那最后一位药引,为的是能和你天长地久,而不是如今天这般天人永隔,连坐下来和你这样说说话都是一年才有一次。

你是不是已经知道来不及了才会那样任性地留我?

怪我……

若是知道结局会如此,贫道宁愿陪你好好养病,...

上次虐你,这次虐他。

全门派带着玩

严重ooc,介意勿入

-------------------------------分隔线----------------------------

【武当】

清明见梨花初带夜月,海棠半含朝雨。

恰似你那日楚楚泣颜。

现在想来,确是见你的最后一面。

贫道后悔那时忍痛转身离去,而不是为你拭去满脸清泪再拥你入怀。这寒疾不好医治,贫道远游为你寻那最后一位药引,为的是能和你天长地久,而不是如今天这般天人永隔,连坐下来和你这样说说话都是一年才有一次。

你是不是已经知道来不及了才会那样任性地留我?

怪我……

若是知道结局会如此,贫道宁愿陪你好好养病,寿命所剩无几又如何。

我想拼命地爱你,下辈子不要再丢下贫道一个人,可以吗?


【华山】

小爷喜欢你!

傻姑娘,你听见了吗?

我想你每天早上一把掀开我被子叫我起床,红着脸闭着眼大喊我登徒子不穿衣服。

我想你每次我一喝醉就揪着我的耳朵骂我,嘴上一遍遍地说着嫌弃,却还是给我煮难喝到爆的醒酒汤。

我想你咬着线头给我补衣服时皱起的眉头。

我想你陪我练剑,边说我一身汗别来碰你,边偷瞄我赤膊的傻样子。

我想你……应该也是喜欢我的……对吗?

不然怎么会替我挡那致命的暗器。

你明媚得像华山生不出的桃李,所以曾经我怕配不上你。

那句喜欢来不及说出口,现在你愿意听吗?


【暗香】

归去兮,归去兮,子去不还兮。

我猜你喜欢这个地方,兰芽浸溪,松间小径,我以后也陪你长眠于此。

你是金陵笼中金丝雀,我是落拓江湖浪荡子,缘分妙不可言。

那日刺杀任务败露躲入你的闺房实属万不得已,若是知晓你是这样的磨人精,在下愿那日被仇家收走。

你日日纠缠,时时撒娇,不就是为了磨我带你去看看何为江湖。

你将爱说的那样轻易,却不知道我不敢爱不能爱。在下甚无骨气,早已沦陷于你这温柔乡英雄冢。

我冷面无情,你锲而不舍。

我水滴石穿,你潇洒放手。

你的父兄蒙冤入狱,秋后问斩,我想做完最后一单后带你离开。

没想到最后一单,雇主是你,目标也是你。

你咽下毒药软倒在我怀里,让我像往常一样给你讲江湖哄你睡觉。

大小姐,小人来带你走了,你说句话。


【少林】

鬓边嗅得到却不堪折的一枝桃花白,眼底望得完却涉不过的一片无量海。

女施主,贫僧终于懂了。

女施主是佛祖给贫僧的考验吗?

贫僧自诩在同门弟子中悟性最高,怎么你这道坎,贫僧花了将近半生,还是跨不过去呢?

你是勾引人的女妖,是最贞洁的圣女,是曼陀罗,是业火红莲,将贫僧烧得体无完肤。

你含泪问,小师傅,遇到我这般美丽的女子,你也不曾心动吗?

我木讷不答,只道出家人须得六根清净,实则早就心乱如麻。

你入烟花巷舍身侍豺狼,只为幼弟医治顽疾,最后身染花柳病。

我却燃青灯伴古佛,屡屡被师父夸赞,得道指日可待。

后辗转得知你消息,我才方寸大乱。

你隔着一道门让我滚,我在门外守到天明。

临终前你终于哭了,我第一次见你哭,你把我推开嘴里只重复一个字。

脏。

你不脏,你是最纯净的朝露,是贫僧余生的信仰。


【太阴】

皑如山上雪,皎如云间月。闻君有两意,故来相决绝。

我非心怀她人,你亦大可不必如此决绝。

我这人不坏,除了不能生育,也能算得上好郎君。

可我落得今日这个下场,还是要怪自己,没有一副硬心肠,却偏偏下了决心要拒你于千里之外。

害你我藕断丝连……可笑的很。

你那么喜欢孩子,我却十分不愿我的孩子流淌着太阴血,背负太阴的宿命。

对不起。

喜欢师姐是假,不愿成亲是假,不想你是假,不爱你更是假。

曾经你笑说我如老狐一般老奸巨猾,半句话信不得。

可我这一生独独只骗过你。

诱你入我相思门,哄你知我相思苦,骗你与我生别离。

然,我未曾料到,非是生离,而是死别。

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早知如此绊人心,何如当初莫相识。


【云梦】

念初,看看,这就是你的娘亲。

你不是没有娘亲的孩子,娘亲就在这棵桃花树上看着我们呢。

爹是个称职的郎中,治好了许多人。

爹不是个称职的丈夫,为了那许多人舍弃了你娘亲。

但是爹相信,若你娘亲那时有意识,也会这么选。

你问为什么?

因为爹爹不仅是念初的爹爹和娘亲的夫君,也是一个医者。

还因为娘亲不仅是念初的娘亲和爹爹的娘子,也是一个捕快。

更因为爹爹和娘亲永远心有灵犀,永远相爱。

爹爹和娘亲希望你以后面临同样的抉择时也会如我们这般选择。

念初,你娘走时你尚在襁褓,爹爹一手把你奶大。

若是以后爹爹也不在了你须得学会坚强。

待你成人,爹爹便去照顾你娘亲。


【沧海】

相逢情便深,恨不相逢早。

识尽千千万万人,终不似,伊家好。

姐姐,他有何好?

你知他有心仪之人,为何还是不和我走。

夫妻离心,日日演戏,这样的日子是你想要的吗?

他不过早我几年生,早我几年遇见你。

我视你为皎月明珠掌中宝,他待你似萤火烛光阶下尘。

那时你出嫁, 我背你上花轿,你附在我耳边让我放心,劝我天涯何处无芳草。

我笑着点头,只应好。

我做什么都是一头热,但只有你能让我热得神志不清。

我撞了南墙也不回头,偏偏要一棵树上吊死,你奈我何?

你红装出嫁,我罗盘远航。你想看看大海,我替你。

远航归来,只剩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少时不懂事,只知惹你生气你就会注意我。长大成人,才知道原来你喜欢他那样的温润君子,可惜你终究还是错付了终身。

也罢,我又何尝不是如你这般痴傻。

姐姐,如有来生,选我可好?

木妥

换脸打卡

我太爱这张脸了难得一次开高画质瞬间被自己杀到

衣服也很好看,顺便云雾敛六合园蹲亲友

换脸打卡

我太爱这张脸了难得一次开高画质瞬间被自己杀到

衣服也很好看,顺便云雾敛六合园蹲亲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