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少爷

34.6万浏览    5982参与
围炉温酒.

[鑫多]5.20浅发一下我老公和我老公的老公

[鑫多]5.20浅发一下我老公和我老公的老公

朴妖精天使智旻

《黑帮少爷爱上我》之我死去的心脏再度恢复且怦怦跳动了起来。

《黑帮少爷爱上我》之我死去的心脏再度恢复且怦怦跳动了起来。

胖达菲菲

不止是雇佣关系而已

“我记得我提醒过你,我们,只是雇佣关系啊。” 


01

井珑是个财阀小少爷,盛世美颜和臭脾气一样出名,毒舌冷漠、阴晴不定。

都说一个人现在的脾气秉性离不开童年的影子,井珑打小就看到美丽文弱的母亲守在空荡荡的别墅,他的母亲是钢琴老师,一次宴会和井鸿定情。

然而那时他的母亲还年轻,在决定托付自己的时候,并不知道豪门许诺的爱是金钱和豢养。

井珑冷眼看着父亲一个月上门两三次,小小的他就站在楼梯上,漆黑漂亮的眼睛漠无表情。

十三岁,他的生日,母亲答应他一起去游乐园,然而早上他被保姆尖的叫叫醒。

他的母亲服了药,安安静静死在了床上。

十六岁,井珑提出出国——家族里几......

“我记得我提醒过你,我们,只是雇佣关系啊。” 

 

01

井珑是个财阀小少爷,盛世美颜和臭脾气一样出名,毒舌冷漠、阴晴不定。

都说一个人现在的脾气秉性离不开童年的影子,井珑打小就看到美丽文弱的母亲守在空荡荡的别墅,他的母亲是钢琴老师,一次宴会和井鸿定情。

然而那时他的母亲还年轻,在决定托付自己的时候,并不知道豪门许诺的爱是金钱和豢养。

井珑冷眼看着父亲一个月上门两三次,小小的他就站在楼梯上,漆黑漂亮的眼睛漠无表情。

十三岁,他的生日,母亲答应他一起去游乐园,然而早上他被保姆尖的叫叫醒。

他的母亲服了药,安安静静死在了床上。

十六岁,井珑提出出国——家族里几个哥哥巴不得少一个竞争对手。

井鸿也不看好这个在母亲葬礼上一滴泪都没有的冷血种,几乎没有犹豫就答应了。

时隔六七年,几个留在身边的孩子愈发歪瓜裂枣,纨绔不堪,井鸿这才后知后觉想起国外的小儿子,派秘书将人接回来。

彼时井珑已从列宾美院硕士毕业,周秘书去接人的时候差点没认出来。

大片白鸽振翅飞过涅瓦河河畔,印象中阴郁孤僻的小孩早就没了踪影。

井珑穿着灰大衣,微卷的黑发配金边眼镜,母亲姣好的容貌在男人脸上舒展到极致,又在那双极黑的瞳里添了三分锋芒。

他坦然地接受安排,只是在最后勾了勾嘴角,“父亲终于想起我了吗?”

海风呼啸,在某个瞬间周秘书甚至觉得,眼前的不是小少爷,而是怀了复仇之心的塞壬。

 

02

公司的年会晚宴,井珑亮了相,一群商业大鳄对着他的鞋底吹捧到头发丝儿。

名义上的父亲西装外套散开着,微凸的啤酒肚溢出在外,红光满面,整个人散发着暴发户的气息。

井鸿笑呵呵地拍着他的肩膀逐一敬酒,好像自己这些年真的是被他悉心栽培出来一样。

还有那么五六个合作商表示,自家的女儿适龄未嫁。

其实根本不用推销,井珑只需要气定神闲站在那里,自然有商圈名媛上前搭讪。

他努力让自己的厌恶藏于表面的礼貌疏离之下。

在列宾美院上油画课的时候见过太多裸体美人,热烈奔放、年轻美好的胴体。

现在看着眼前的女人们,一个个被从头到脚华丽而妥帖地包装着,美得和玻璃橱窗柜展出的商品毫无差别。

索然无味。

忽然间听到了舞池中央响起的钢琴声——和在维多利亚剧院的一样娴熟流畅,是《克罗地亚狂想曲》。

井珑循声看去。

长发、白西装、单边的钻石耳钉的年男人。

他从来不喜欢那些自诩艺术流派的同学们留长发,觉得他们套上牛仔裤泼上颜料下一秒就能去伦敦街头卖艺。

然而眼前的人神情沉浸而专注,十指交汇错落,如振翅欲飞的蝶。

他忽然被抓住了目光,周围的一切喧嚣全虚化成了背景。

钢琴声落,男人微笑着起身行礼。

水晶吊灯下,他的正脸完全展现出来,连井珑自己都没察觉到,熟悉的相貌让自己呼吸停滞。

一秒,两秒。

他恍惚在原地,甚至认真思考人死而复生的可能性,等到终于回过神的时候,钢琴师已经不见了。

井珑几乎撞翻了前来送酒的侍者,在众人各自诧异的目光下飞快地追出去。

 

03

十三岁那年,他一个人从别墅溜出来。

妈妈说她太累了,想睡一会儿,保姆忙着打理家里迎接那个没见过几次的父亲,他自己跑去游乐园,才发现习惯了被管家带着出门,身上一分钱也没有。

井珑坐在游乐园的长椅上,看着嬉笑的母女、情侣,恨意疯狂滋生,他一转头看到长椅旁边多了个少年,穿着玩偶服,硕大的熊脑袋搁在一边,大概是刚收工,正香喷喷地吃盒饭,身边压着一堆五颜六色的气球。

和他一对视,少年就笑了,“小孩儿,你是不是走丢啦?嗯?”没有开场白,只是笑意清澈爽朗。

井珑绷着脸没说话,心里想,这谁啊?他和这人很熟吗?

“你饿不饿?”少年用筷子将饭菜划拉开,还把仅有的鸡腿划给他那边,“喏,这边的我没碰过。”

那点微不足道的自尊心还是扛不住饿,两个人就坐在路边的长椅上闷头吃饭,井珑喝了两口冷风,很大声地连打了五六个嗝。

小少爷的尊严彻底宣告破灭,身边的少年拍着熊脑袋笑的不可自抑。

丢人死了。

他悲愤地想,这个游乐园,不,这个城市他都不想再来了。

玩偶熊少年笑着把他嘴角的米粒弄掉。

井珑别扭地多看了两眼:少年长得倒不算帅的一塌糊涂,只是五官舒展、皮肤白皙,细长的眼睛笑起来弯弯如月,被风吹乱的黑发像一大颗……毛茸茸的蒲公英。

不知道为什么,井珑感觉阴郁的心似乎被撕开了一道缝隙。

少年一面整理着那些气球缠乱在一起的线,一面跟他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话。

父母早逝,他拖带着个弟弟,和井珑差不多的年纪。自己这两年身体不太好,之前都是两三个兼职连在一起做的——

井珑瞠目结舌。

他对于苦难的想象力不过是孤独,不过是那个名义上的父亲每个月打来的高额数字。

不过是因为自己脾气不好,不过是母亲爽约了他的生日,没有人跟他玩。

“可是你——你——不觉得生活很苦吗?”

少年歪头,认真地想了想,“是有点儿。”然后不知道从哪儿掏出来两颗大白兔奶糖,“我弟弟跟你一样,也是整天不开心,需要我哄着,哈哈哈。”

“不要摸我的头!”

“别丧啦,弟弟。你还小,要知道走下去总会有希望的。”

“总之别摸我的头!”

玩偶熊少年已经带上了熊头,大概是准备离开了,看见井珑一脸别扭地抓着奶糖纸,又俯下身捏着他的脸蛋,轻轻扯出一个笑来,“送你个维尼熊吧,我要去干活了。”

说完,笑眯眯递过来一只气球。

是明黄和鲜红的颜色。

普通的玩偶,满游乐园到处都是,井珑很快就看不见了。

也许再也不会遇到了吧?他想着,把奶糖塞进嘴里慢慢地往出口走。

回到家里,迎面被男人一个巴掌甩蒙了。

井珑的母亲,死在他十三岁生日当天。

 

04

回国之后,井珑被几个商圈内的名媛纠缠的格外心烦。

仅仅见过一面而已,那些话说出口不觉得轻浮吗?

他直接找到酒店经理,问当晚邀请的钢琴师叫什么名字。

经理早听说井珑很可能是未来井氏财团太子爷,陪着笑脸奉上资料。

贺冰,国内音乐学院毕业的,照片上的人顶着记忆里无比相似的脸,眉眼更精致漂亮,然而资料上显示他的年龄出身,和那个人毫无关系。

“知道了,多谢。”

井珑将最后一口酒喝干净,忽然失笑。

用了几年时间在国外疗伤,到头来发现,他和自己那个四处留情的混账爹没什么差别。

也许是骨子里流着一样的血。

贺冰比他想象中还好搞定,一共见了没有三两面,就坦然接受这位回国的小少爷喜欢男人.

一个星期后,两个人已经能约着去看画展的程度。

“贺冰,你不能那么好追啊。”井珑开车的时候忍不住吐槽,“你得配合我折腾好几次,最好闹到我爹那儿,老头子不是玩的花吗?我让他见识见识什么叫青出于蓝胜于蓝。你不声不响就答应了,别人以为咱们俩久旱逢甘露,干柴遇烈火...”

“难道不是吗?”

“是...是个屁啊!”井珑忍不住提高了些许声音,“我的意思是你得摆摆架子——欲擒故纵、逢场作戏你懂不懂?”

副驾的男人把长发随意扎起来,若有所思,“为什么一定要逢场作戏?我见到你,发现自己喜欢你,愿意和你在一起,不可以吗?”

触及井珑看过来的诧异目光,他嘴角微微弯起,那笑容温柔也温柔,假也假的很,只是眸光潋滟,太勾人。

车内的暧昧几乎要满溢出来的时候,贺冰才出言打破,慢悠悠地说,“这下入戏了吗?少爷?”

心跳漏了半拍,井珑想,怎么回事儿,他不是没有流连花丛过。

刚刚,是不是某一瞬间,他对贺冰的笑意信以为真?

 

05

贺冰不是个只会在外给他当伴侣的花瓶。

那双手会做饭又会弹钢琴,晚上能让人沉溺声色,白天又会将家中收拾得一尘不染。把挑剔的小少爷照顾的无微不至。

旁人以为井珑阴鸷孤僻、偏执傲慢,除了工作上必要的接触其他的时候避之不及,

但在贺冰看来,暴躁炸毛的井珑跟小孩儿似的。

不就是习惯了颐气指使吗,不就是缺爱导致得占有欲强吗,他通通可以温柔地包容,反正拿钱办事儿,给谁办不是办呢?

更何况井珑已经在渐渐被驯服。

他不急,不代表所有人都不急,贺冰独自在别墅练琴的时候,一辆雪白如银的车停在院前。

闯进家里的不速之客上来劈头盖脸地问,“井珑呢?!”

“刚睡过,去公司找井总了。”贺冰顿了顿,后知后觉补了半句,“哦,他一个人睡的。”

名媛的脸彻底黑透了,限量高定包劈头盖脸砸了过去。

 

“不要脸,你恶心!你一个大男人被人当个宠物猫猫狗狗养着,你不嫌给你父母丢人吗!”

贺冰将散乱的头发别到耳后,仍挂着一成不变的温柔的微笑,“大小姐,你应该拍出一张比他给我面额更大的支票,这句话的完整版应该是‘不要脸,拿上钱给我滚蛋’。我会很乐意配合你的。”

“......”

“或者你在客厅等他一会儿?”贺冰起身,“阿姨,给客人上茶。”

他越是云淡风轻,对面的女生越愤恨,森冷的目光紧盯着贺冰看了半天,突然开始咯咯冷笑。

那笑容让贺冰一阵发毛,怀疑她下一秒就要从怀里掏出刀子给自己个透心凉。

“你叫贺冰对吧,你不会以为井珑留你在身边,是因为真心喜欢你?他从来没有让你去过他的书房是不是?我奉劝你看一看。”名媛好像笃定握住了必胜的筹码,心满意足地收拾了包里的东西,带着怜悯俯瞰他。

“看一看,你就会知道,自己到底算是个什么东西。”

 

06

狗血的情景总是从现实生活中凝练出来的。

就像井珑从公司回来,在别墅二楼的书房,看到抱着相册坐在落地窗前的贺冰。

脑子短路了片刻,然后就像是所有的电流被接通,噼里啪啦地将前因后果逐一呈现。

男人的长发泼墨般垂散下来,衬的整张脸近乎透明的苍白。睫毛长而细密地覆盖下来,掩饰掉情绪,整张脸透着深邃可怕的平静。

就是平静。

他一言不发地靠在木柜上,把自己大半个藏到了黑暗角落里,和那些积年落灰的,用不上的家具陈列在一起,像是空洞美丽的雕塑。

过往在此时一帧一帧地回放,在被无限拉长的寂静之中凌迟他。

“贺冰——”井珑喉咙里艰难地挤出来两个字,一双手无措地停在半空,“你别不说话。”

贺冰慢慢地把头转过来,苦涩从眼底蔓延到整张脸上,变成失落而疲倦的笑容。

“我还以为自己真的有独特之处,才华,相貌,谈吐,万一是哪一点……”然后自嘲地摇了摇头,“算了,你是老板,我是给你打工的,雇佣关系嘛,没事。”

他好像是为了说服自己,一遍又一遍喃喃,“没事。”

井珑不知道说什么,伸过手想拿过相框,没有接稳,“啪”地一声四分五裂。

报应来了。

满屋子的关于玩偶少年的回忆,和站在这里活生生的爱人,交替凌迟他。

雇佣关系!雇佣关系!

贺冰居然将这么长时间的朝夕相处定义为雇佣关系!但他能反驳什么?相册里墙壁上书柜里全是另外一个人,他能解释什么?

透过满地狼藉,他只能看到碎裂扭曲的自己。

 

欲知后事如何👇

欢迎点击下方【赠礼】,解锁【奶茶】及以上礼物,就可以解锁获得隐藏大结局啦!

求支持关注~爱你们😍


围炉温酒.

赵泳鑫打歌舞台合集!


早上好 我的小歌者~


赵泳鑫打歌舞台合集!





早上好 我的小歌者~






西莱教授

一些奇奇怪怪的汤

cao哈哈哈哈

大家可以来找我要企鹅哦,一起玩

Q1602386473

给我说一声你是谁就可以啦

一些奇奇怪怪的汤

cao哈哈哈哈

大家可以来找我要企鹅哦,一起玩

Q1602386473

给我说一声你是谁就可以啦

朴妖精天使智旻

《黑帮少爷爱上我》之C6碎碎念

期待已久的森林戏到了,想说第五集看完心疼Porsche,第六集心疼Kinn,果真无论如何虐的都是咱观众😂😂😂


心疼kinn从小为了家族而失去梦想,为了家族失去做自己的机会,在森林里仿佛看到俩个没长大的小孩:孩子王的Porsche教Kinn如何走出森林,如何捕鱼,如何知道野果能不能吃;kinn也想炫耀自己会生火,不过失败了,Porsche虽带了打火机却也只是静静的看着他的动作。他喜欢看到露出笑容的kinn、自由真实的kinn、有点臭屁的Kinn。在知道Porsche在车上发现有刀后kinn其实已经知道如何让俩人挣脱手拷了,但他私心没有弄开,而是选择沉默直到Porsche提出一......

期待已久的森林戏到了,想说第五集看完心疼Porsche,第六集心疼Kinn,果真无论如何虐的都是咱观众😂😂😂




心疼kinn从小为了家族而失去梦想,为了家族失去做自己的机会,在森林里仿佛看到俩个没长大的小孩:孩子王的Porsche教Kinn如何走出森林,如何捕鱼,如何知道野果能不能吃;kinn也想炫耀自己会生火,不过失败了,Porsche虽带了打火机却也只是静静的看着他的动作。他喜欢看到露出笑容的kinn、自由真实的kinn、有点臭屁的Kinn。在知道Porsche在车上发现有刀后kinn其实已经知道如何让俩人挣脱手拷了,但他私心没有弄开,而是选择沉默直到Porsche提出一个人放弃自己的手,到这他不得不弄开,即使他不想却又不得不。正如kinn所言手铐让他们紧密相连彼此坦诚,甚至可以说融为一体,为了Porsche得到向往的自由却也甘愿放手。




手铐一断,一刀两断。




你救我一命,我把你拉入黑暗,现在还你自由与光明。






这一集的俩人在逃亡的过程中,争吵,和好,交心,在这里没有少爷和保镖,没有上级与下级,只有真实纯粹的kinn与Porsche。放上我喜欢的几张图





我和你在这静谧森林与星野穹天中自由,浪漫





很像那张俩人躺在床上抚摸彼此的剧照。





你枕在我肩膀,我好像拥有了全世界。



这是apo本体把就爱贴贴lg






不得不说这一集的俩场吻戏,在水流旁脱光的俩人,kinn将冷到发抖的Porsche揽入怀中,俩人自然的亲吻,Porsche还想要更多,kinn却退缩。




放手让Porsche追逐自由和梦想的kinn,在被Porsche问到为什么时回答可能是因为你愿意愿意为我放弃你的手,可能是我对你越界了,因为我喜欢你看到你开心的样子,简单来说就是我喜欢你,不想让你和我一样堕入黑暗,我希望你还是你,那个自由,烂漫,阳光的你,哪怕我会一直在黑暗中孤独下去,为了你我愿意放手。




对于Porsche来说这黑帮本就不是他愿意呆的,尤其经历了这么多之后,能离开这个黑暗的地方这可能是他最后的机会了但这也意味着这是最后一次见到kinn了,所以带着诀别的他用力的吻向kinn一把将kinn紧紧拥在怀里,这将是彼此的最后一面,心中有所想便有所行动。







可是离开后他听到枪声还是选择回来,一切都不言而喻。






我已经放手了,可是你为何还要回来呢,是因为放不下我吗?第一次催债我拉你一把,这次我将你牢牢护在身后。







(一个在KTV里看直播哭成泪人的我)


芥末砖

今晚场子凤少爷包了 燥起来

今晚场子凤少爷包了 燥起来

朴妖精天使智旻

是不看这部剧的朋友,光凭一张截图与mv新出的场景都能get到的程度。

apo的演技我真的没有话来形容了,就真的让Porsche走进了我的心,让我为他的悲伤而难过,为他的喜悦而高兴。


是不看这部剧的朋友,光凭一张截图与mv新出的场景都能get到的程度。

apo的演技我真的没有话来形容了,就真的让Porsche走进了我的心,让我为他的悲伤而难过,为他的喜悦而高兴。


qiqishan

养成系杀手的青春

李七然是一个杀手。


  她是养成系杀手,所以跟普通孩子一样,上着学。只是放学后累点。


  她的爸妈也是杀手。她和她爸妈一样认为,这份工作,是很神圣的。她很喜欢像她爸爸一样穿着马褂,但是奈何爸妈不允许她穿成这样去上学。


  她的天赋极高,能力甚至超过爸妈。


   她的性格很怪,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的热情,都是装给别人看的。


----


  李七然从小就很聪明,长大了......

李七然是一个杀手。


  她是养成系杀手,所以跟普通孩子一样,上着学。只是放学后累点。


  她的爸妈也是杀手。她和她爸妈一样认为,这份工作,是很神圣的。她很喜欢像她爸爸一样穿着马褂,但是奈何爸妈不允许她穿成这样去上学。


  她的天赋极高,能力甚至超过爸妈。

   

   她的性格很怪,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的热情,都是装给别人看的。


  

----


  

  李七然从小就很聪明,长大了也不例外。


  转眼就十八岁了,高三。


  李七然早就已经获得了保送国外名校的资格。


  她本可以不来学校的。


  但是抵挡不住少女那颗悸动的心。


  是的,李七然有喜欢的人了。


  她的同桌,新来的插班生,陈家少爷,陈黯泽。


  怎么说,一见钟情。没有理由,就是喜欢。


  外热内冷的李七然收拾好脸上的表情,眼神里没有一丝情欲。暗恋什么的,当然要留在心里了。


  -----


  "喂,李七然,我喜欢你。你呢?"


  陈黯泽撑着头,看着正在自习的李七然。


  李七然的手一顿,又继续写了下去。


  "喂,我喜欢你诶~"


  陈黯泽越靠越近她的耳朵。


  李七然的耳尖可见的快速的红起来了。


  "你不想说些什么吗~"


  "知。。知道了"李七然的声音软了下去。


  她把头撇到另一半,脸也红了起来。


  "噗嗤,那你喜欢我吗~"


  咚。


  咚。


  咚。


  "喜。。喜欢。"


  "喜欢你。"


  李七然的声音越来越小。


  终于,和陈黯泽同桌的第七十七天,在一起了。


-------


  他们开始一起上下学,吃饭。


  她偶尔会向陈黯泽撒娇,做着每个小情侣做的事。


  每天都过得很开心。


-------


  事故赶不上变故,与陈黯泽恋爱的第七十七天。他们分手了。


  是李七然提的。


 -------


  第七十七天,在学校里陪男朋友一起上课的李七然突然接到了来自张叔的电话,


   "小七,你听我说!现在情况很紧急!你爸妈被天鬼的头儿给杀了,现在我只能告诉你这些!你张叔我也快挺不住了,这些人太疯-----"


   "张叔?你还在吗张叔?"


   "你就是七号?"电话里换了个声音。


   "........你把他们怎么样了。"


   "嘻嘻嘻,死了,都死了!都是被我们杀的!七号,你什么时候来啊,我好让你们一起团聚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电话被挂断了。


   ?啊


  什么啊?


  说是爸妈没了?张叔也没了。


  爸妈和张叔对她都很好的,怎么。。。就没了呢。


  李七然拿着手机,愣在那里。


  爸妈和张叔那么厉害,怎么会死在天鬼组织的手里呢。


  双亲死亡,子女继位。


  李七然瞬间懂了些什么。


  使命来了。


  "七七,怎么了,你还好吗?"


  是陈黯泽的声音。


  对,陈黯泽。让他远离我吧。


  "。。。。"


  "陈黯泽,再见。"


  只见李七然拎着书包,就准备走。


  "七七,怎么了,怎么突然说这种话。"


  "七七?"


  "七七?"


  "李七然?你到底怎么了你说啊!"


  "拜拜"


  "李七然!你在说什么啊!到底怎么了!"


   陈黯泽抓住李七然的手腕,眼神里充满了疑惑。


   "你要去哪儿,告诉我,好么。"


   李七然像是变了一个人,变得无比的冷漠。


   "双亲死亡,子女继位。"


   "再见。"


  李七然走后,陈黯泽也火急火燎地跟了出去。


  他不停地打着李七然的电话,不停地找着李七然。可就是。。。打不通,找不到。


   三天了,陈黯泽动用了一切关系,还是找不到。


  真的。。找不到了吗。。。


  

  第四天,陈黯泽往着城南的方向赶去,是的,他找到了李七然。


  但当他赶到的时候,只看见身上沾满血的李七然和另外一个躺在地上的血人。


  李七然病态的笑着,她坐在尸体上,手里把玩着刀,没有一丝人味儿。


  "七七……是你吗七七?"


  李七然把头抬起来,眼神里带有着一丝玩弄。


  "哦?"


  陈黯泽看着眼里全是血色的李七然,仿佛昔日里那个热情的小女朋友是个假象。


  "为什么?"陈黯泽问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李七然像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一样,面对这样的场面,她笑的像疯子一样。


   李七然突然起身,越过陈黯泽。


   "陈少爷,那就祝我们再也不见咯。"


   语毕,李七然上了那辆停在路边的车。


   "张哥,走吧 。"


   

   陈黯泽,呆呆地,站在了原地。


--------


   第一百五十八天,杀手李七然与公子哥陈黯泽的相识,永远停在了这一天。


应夏

玫瑰与花

少年每天在玫瑰园中找那朵比所以玫瑰都要鲜艳的野花,终于在某一天他找到了,但是他不敢靠近,他怕野花不喜欢他,他每天在野花的不远处为了他唱歌,就像他给刚过世的爱人唱歌一样。  他的先生最喜欢了。  在先生的房间他唱着歌,唱着唱着就带着哭腔说:“先生怎么这么遗憾啊,我一会去找你好不好呀?”。少年说完就上床睡觉了,睡觉前想:等我去找你在给你唱歌吧,今晚先晚安,先生。

第二天,管家发现少年时,少年已经走了。

管家没有多大的反应因为他知道,这一天终于来了,在他们相遇的那一刻就注定了……


玫瑰园像是一直保护着少年的“梦想”,而突然闯入的野花让它知道了,世......

少年每天在玫瑰园中找那朵比所以玫瑰都要鲜艳的野花,终于在某一天他找到了,但是他不敢靠近,他怕野花不喜欢他,他每天在野花的不远处为了他唱歌,就像他给刚过世的爱人唱歌一样。  他的先生最喜欢了。  在先生的房间他唱着歌,唱着唱着就带着哭腔说:“先生怎么这么遗憾啊,我一会去找你好不好呀?”。少年说完就上床睡觉了,睡觉前想:等我去找你在给你唱歌吧,今晚先晚安,先生。

第二天,管家发现少年时,少年已经走了。

管家没有多大的反应因为他知道,这一天终于来了,在他们相遇的那一刻就注定了……



玫瑰园像是一直保护着少年的“梦想”,而突然闯入的野花让它知道了,世界上还有其它不知名的鲜花。





朴妖精天使智旻

饱含爱意的眼神与略带害羞的轻咬嘴唇👄,少爷是不是调戏Porsche,下一秒必须要给我吻上去!

饱含爱意的眼神与略带害羞的轻咬嘴唇👄,少爷是不是调戏Porsche,下一秒必须要给我吻上去!

朴妖精天使智旻

蓦然生出一种末日下的温存来。


只要你还枕在我的肩膀依偎着我,哪怕山崩地裂地震海啸恐怖袭击世界将要毁灭崩塌,我也会牵着你的手和你一起面对这世界末日。


蓦然生出一种末日下的温存来。


只要你还枕在我的肩膀依偎着我,哪怕山崩地裂地震海啸恐怖袭击世界将要毁灭崩塌,我也会牵着你的手和你一起面对这世界末日。

朴妖精天使智旻

继爱来了别错过的叶幸运与待到重逢时的文总后,我又爱上了黑帮少爷的二少,少女奶攻真香😏😏😏

继爱来了别错过的叶幸运与待到重逢时的文总后,我又爱上了黑帮少爷的二少,少女奶攻真香😏😏😏

朴妖精天使智旻

黄昏日暮下,


废旧汽车顶,


虽被镣铐禁锢与束缚,


但身后有你心向前方。

黄昏日暮下,


废旧汽车顶,


虽被镣铐禁锢与束缚,


但身后有你心向前方。

围炉温酒.
这时候的赵泳鑫莫名其妙就让我想...

这时候的赵泳鑫莫名其妙就让我想起一句话  “你还是有所眷恋 像是一种迷信 庙宇毁了 神还是神”


(大家今天不要忘记祝妈妈母亲节快乐呀!)

这时候的赵泳鑫莫名其妙就让我想起一句话  “你还是有所眷恋 像是一种迷信 庙宇毁了 神还是神”


(大家今天不要忘记祝妈妈母亲节快乐呀!)

朴妖精天使智旻
黑帮少爷爱上我之《拐条人鱼当老...

黑帮少爷爱上我之《拐条人鱼当老婆番外之新婚之夜》


本来是赶在黑帮更新之前浅尝一下肉肉。(要镜像再旋转查看)

结果发不出来,微博同名可查。

黑帮少爷爱上我之《拐条人鱼当老婆番外之新婚之夜》


本来是赶在黑帮更新之前浅尝一下肉肉。(要镜像再旋转查看)

结果发不出来,微博同名可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