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少电

4364浏览    106参与
秦柏城
最后一张冷饭(鞠躬.jpg)

最后一张冷饭(鞠躬.jpg)

最后一张冷饭(鞠躬.jpg)

秦柏城
这种需要点进去的只能一个一个发...

这种需要点进去的只能一个一个发咯

这种需要点进去的只能一个一个发咯

林斛

【少电】捕灵(脑洞记录)

有时间就开()


灵感来源于人鬼情未了


少电副伽小


·在与组织的最后一战中,校长为保护少龙牺牲。


·但因放不下少龙,内心执念过于深重。校长凭借着残余的能量,得以化作一缕残魂,在世间飘荡。


·大概就是7后10前伽那样的状态。


·校长牺牲后少龙继承了超星学院校长之位,保留下了校长生前的一切。


·虽然表面几无大碍,但实际上少龙一直在极力压抑着自己的痛楚,强迫着自己接受校长已死的事实。


·巨大的悲痛和长期的压抑使少龙身体每况愈下。


·直到少龙有一天在课后...

有时间就开()


灵感来源于人鬼情未了


少电副伽小


·在与组织的最后一战中,校长为保护少龙牺牲。


·但因放不下少龙,内心执念过于深重。校长凭借着残余的能量,得以化作一缕残魂,在世间飘荡。


·大概就是7后10前伽那样的状态。


·校长牺牲后少龙继承了超星学院校长之位,保留下了校长生前的一切。


·虽然表面几无大碍,但实际上少龙一直在极力压抑着自己的痛楚,强迫着自己接受校长已死的事实。


·巨大的悲痛和长期的压抑使少龙身体每况愈下。


·直到少龙有一天在课后险些因过度劳累而昏厥,好友们才真正给心里的猜测与忧虑敲了一记实锤。


·为了帮助少龙走出丧亲之痛。好友们决定模拟出校长在世的假像。


·然而就在模拟的过程中,伽罗逐渐感知到了校长的存在。


·历经艰辛,少龙终于相信“校长在世”这一事实,也慢慢走出了校长离世的阴影,于是校长遗愿也几近了结,残余的能量即将耗尽,告别之日近在眼前。


·告别那日,夕日当空,余晖尽染,后山的落叶腾空而起,裹挟着秋日温凉的微风,环绕在少龙身侧,像极了一个拥抱,像极了——


最后的告别。


·“他在我身边,从未离去过。”

“不论过去,现在,未来。”


洛瑶butter

星星球的日常【六】

*差不多每家都写了一点点xd没写到的会出现在可能有的第二弹【bu
*s12未完结前写的关于宅家结局有出入
*tag内cpcb皆可,不过花鱼只有单箭头



1


    其实在星际联盟考试那段时间,联盟是会给考生准备一日三餐的,这导致甜心超人没法名正言顺施展她的厨艺,譬如做饭给大家吃。就算她偶尔得着了一两次机会进了厨房,在宿管猫接受甜心超人充满爱意的投喂,连上七次厕所之后,厨房的守卫就陡然变得森严,一只特务蚊都别想飞进去。


    所以开心超人在强行试吃了几...

*差不多每家都写了一点点xd没写到的会出现在可能有的第二弹【bu
*s12未完结前写的关于宅家结局有出入
*tag内cpcb皆可,不过花鱼只有单箭头

 

 

 

 


1


    其实在星际联盟考试那段时间,联盟是会给考生准备一日三餐的,这导致甜心超人没法名正言顺施展她的厨艺,譬如做饭给大家吃。就算她偶尔得着了一两次机会进了厨房,在宿管猫接受甜心超人充满爱意的投喂,连上七次厕所之后,厨房的守卫就陡然变得森严,一只特务蚊都别想飞进去。


    所以开心超人在强行试吃了几次甜心超人的投毒之后,得知联盟厨房的大门将对甜心超人永远关闭,他没来由地松了口气,转而都开始安慰空空拿着锅铲毫无用武之地的甜心超人。


    甜心超人好看的眉毛皱了许久,最后只好叹了口气,把她辛苦带来的锅铲收进背包。


    她说:“没法做饭了,这下······我可以给大家讲恐怖故事了吧?!”


    恐怖故事与试毒相比,还是前者另开心超人安心得多。在联盟那段时间,他几乎快忘了之前试吃甜心超人的饭菜的原因,以及那个粉红背包中的一支录音笔。


    联盟随手撒下的誓言,考完试后依然有效。


    所以考完试后,花心超人经常能看见在餐桌前把脸试吃成猪肝色的开心超人和他旁边站着的,挂着一脸灿烂笑容的甜心超人。这时他只能在心里叹道自作自受,一边藏好他的外卖,一边躲过甜心超人的目光回了屋。


    花心超人:“唉,开心超人真是发了个毒誓。”


    粗心超人挠挠头,一脸认真思考的样子:“呃······这个‘毒’,应该是狠毒的‘毒’吧?”


    宅博士记录着开心超人第十次逃向厕所,颇为严肃地得出结论:“嗯,依我看,应该是中毒的‘毒’。”

 

 

 

 

2


    之前超人联盟还在考核的时候,百事通去电视机校长家里送了一次教案。不过他那次去没和校长说,那时,他看见校长正勤勤恳恳地搬进搬出,打扫一直闲置了很久的房间。


    百事通观察片刻:“我记得这是······”


    “没错没错,这是我徒儿的房间。我徒儿要回来了为师我替他打扫打扫好让他回去住个安心。”电视机赶紧接道,就好像宣布一件天大的好事一样语气欢悦得不得了。


    百事通:“······”


    看校长整理得那么起劲百事通实在不忍心告诉他,少龙已经不小了你给他整张人家六岁睡的床是要闹哪样啊!!

 

 

 

 

3


    在波波镜头前常常出现的有两个人——一位是直播特邀嘉宾花心超人,还有一位是天天举着“没有买卖,没有伤害”,“保护海洋,人人有责”类似的牌子,试图凑到屏幕最佳视角的美人鱼。


    波波不是很喜欢这位美人鱼。当今时代,人鱼已经不似几年前那样还是个稀奇的传说,人们早对这种每天可以变出两条腿上陆三四个小时的类人生物见怪不怪,一条美人鱼并不能为她的直播带来多少收益,更何况人鱼举着个她漠不关心的牌子在后面晃来晃去也很挡她屏幕。相比之下,花心超人这种一线明星兼星星球守护者,粉丝遍布大江南北的人更能增加她直播的点击率。


    但另波波不解又烦躁,每次她邀请花心超人一起直播的时候,人鱼总会举着牌子凑过来,把本来就不多的用来拍背景的留白挤得满满当当。为了维持她的人设形象,她只能不厌其烦地把自拍杆移开,再移开。


    不过,人鱼总挑在花心超人和波波直播时出现也是有原因的。可能花心超人不记得他以前是否救过一条尾巴有红心花纹的小鱼,但人鱼永远记得眼前这个有着略黑皮肤金色头发的帅气小伙,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她也不是没以人类形象和花心超人见面,不过······那是个有些尴尬的经历,不提也罢。人鱼每次举着牌子凑到波波的镜头前与花心超人肩并肩时,她无数次地想过这个比她高半个头的少年转身看她一眼,然后对她说:“这位小姐,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面?”


    可是没有。花心超人只当她是条陌生的人鱼,他不记得她了。


    但这就足够了。


    人鱼不会说话,她不会直接了当地说出自己的心意,但不代表她不会间接表达,可这没有必要了。人鱼明白,自己只是花心超人救过的那么多人一个微不足道的生灵。


    她留下了一张写着“谢谢”的字条,放进花心超人的信箱。人鱼选择了退赛,拜托考官斯坦将她的理念传达给所有观看比赛的人。毕竟来参加超人联盟的考核,她的目的也不是真想加入超人联盟。


    再也不用麻烦波波而惹她生气了。她想。


    只是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能看见。

 

 

 

 

4


    装着沉睡伽罗的那个抑制能量的装置已移入宅博士的实验室。


    正月十五,博士照例为大家煮了汤圆,只是到了吃饭的时候,去哪儿都找不到小心超人。花心超人下意识上了屋顶,一会儿下来摇摇头表示小心超人也不在上面。博士想了想,打开了他的实验室大门。


    借着电灯从外面照射进来的微弱光线,他看见莹蓝色装置里的阿德里星人仍在沉睡,而那少年就站在装置面前,像是隐入黑暗之中看不清神色。


    “······小心超人,开饭了。”博士靠在门框边,缓缓开口。


    “······嗯。”


    或许是实验室的大门太过于隔音,在里面感受不到时间的流逝,黑发少年现在才意识到他已站了许久。小心超人微微颔首轻声应到,略一使力便从原地消失。宅博士回头时,他已出现在餐桌前,开心超人跳上来叽叽喳喳地问他小心超人你去哪儿了。


    宅博士轻轻关上实验室的门,他们之间不再说过其他话。


    或许是安慰已经听得够多了。

 

 

 

 

5


    哈迪斯发现斯坦放在家中的办公桌左下角的柜子忘了锁。


    事实上哈迪斯知道那里放着什么。斯坦有时会把他失去的记忆中他曾犯的过错一件件讲给他听。偶尔斯坦会忘了细节,他就见他哥会走进房间,从那个柜子里取出文件翻看几眼,然后放回,继续他的讲述。


    其实哈迪斯一开始是不相信的,可当他察觉到斯坦略带哀伤的眼睛与克制着颤声的语气,他知道那都是真的,正如眼前这个明显比记忆中的斯坦大不少的刑警,也真的是他哥哥。


    但这怎么可能呢,他的梦想,可是做星际刑警啊。


    哈迪斯忍了很久,还是没忍住,打开了那个柜子。柜子里装着满满的文件,上层,是斯坦和他讲过的他事中不愿意相信的罪行。而在中部大多数的,是从各地报纸上剪下的寻亲启示。


    他在他哥眼里失踪了十多年,这怎么可能呢,他就连离开哥哥一天都受不了,为什么他甘心失踪十年?


    哈迪斯在柜子最底,翻出一张打着大红色叉斯坦头像的纸。


    我是不会做这样的事的。他想,十分坚定地。


    他像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把纸塞回柜子最底,认认真真地整理好被他弄乱的文件,轻轻推回去,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悄悄退出房间。

 

 

 

 

6


    绿色的草坪依然是一望无际,比以往显得更加难以触及的青天之下,有轻柔的风徐徐而过,吹乱墓碑前黑白两种发色的少女参差不齐的刘海,露出刘海下方那似是蒙上薄薄一层水雾的黑色眼睛。


    玖走上前去,将手中一束花轻轻放在墓主的相片旁边,相比之下,“珑”一字深邃而显而易见。她伸手拂过凹凸不平的石刻字,而指尖冰凉,墓碑依然没有温度。


    “哥哥,我加入星际超人联盟了。”半晌,她喃喃道。


    那是一场没有结果的比赛,进行到一半时赛场突然发生了巨大动 ,于是比赛不得不被迫终止,让现场的人们及时避难,只是她的对手最终消失在这场动乱之中。在那之后,由于她此前一直以来的优异成绩,联盟决定录取她为见习,说是要观察一下她的表现再通知她是否正式加入。


    虽然过程有些不尽人意,但好歹结局算是没有辜负她多年以来的努力。


    也没有辜负哥哥多年以来的努力。


    玖靠着石碑缓缓坐下,头枕在碑上,与相片中哥哥珑的目光对接。而此时的天空依然很高很高,无边的蔚蓝中透露着一丝青绿,哥哥的脸庞映在她的脑海,告诉她回不去的是曾经。


    眼前的迷雾逐渐散去,重新显现出孩童的模样。玖闭上眼睛,她终于卸去了全部伪装,就像多年前还是个爱撒娇的少女一样装作睡着以依偎在哥哥肩头。
    

 

 

 


7


    白连发前脚刚踏出奶奶家的后院,后脚便被不明生物给拉住了。


    他疑惑地回头,见是之前帮助过的小奶猫正用爪子抓住他的裤腿,“喵呜喵呜”地叫着,被淋湿而黏在一起的毛发与似是盛满泪水的大眼睛另它看上去楚楚可怜。白连发蹬了蹬腿,没能挣脱开。


    “拜托了,”他回身看了看有些破败的房屋,没看见奶奶从拐角处走出,但是听到老旧的木门吱吱呀呀打开的声音,他于是回头,少见焦急地对小奶猫道,“奶奶要出门打扫院子了,我不能让她发现我在这儿。”


    小奶猫变本加厉,顺势攀上了他的小腿。


    白连发:“······”


    眼见着奶奶就要从前院过来了,白连发干脆把小猫从地上捞起来丢进自己怀里,一闪声躲进院落的死角。透过墙砖的缝隙,他窥见奶奶十分安静而优雅地打扫完后院,回到前院,这才放下心来,低头看向怀中的小猫。


    小奶猫软软地倒在他的胸口,心满意足地“喵呜”了两声。白连发看着通体灰白的小猫,突然心中一动——


    “行吧。”他双手环抱着小猫的腰身,在已放松警惕的小奶猫还没反应过来的片刻将它举到半空。他望着小猫骨碌碌的迷茫的大眼睛,苦笑一声道:


    “就当是,对比赛时被我坑的那家伙说声对不起。”


    白连发把小奶猫放在肩头,朝自己临时居所的方向走去。

 

 

 

 

8


    会在什么地方相遇呢?


    张郎转身,看了看堆叠在桌上未送达到收件人手中而被退回的信封,又重新紧紧背上背包。


    她的飞船就安静地停在门外整装待发,一切都已准备就绪。她知道眼前的路途遥远而未知,但她依然带着坚定的信念与目光,走出门去。


    会相遇的。不知道会是在茫茫宇宙中的哪一个角落,但是,一定会的。


    而她的旅程,现在才刚刚开始。

 

 

 

 

9


    星影万分好奇地打量着贴在他胸前,写着“星影”两个字的牌子。


    记忆缺失的短暂迷茫后他终于确定了现在的处境——星际特级逃犯,炸了数个星球的背后元凶,悬赏金额高达几个亿。然而技艺再高也有滑铁卢的时候,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反正现在他是被抓进了星际特别监狱,就连据说是这么多年以来作恶的记忆全都消失了,只留得审问官按着某个高级机器与一问三不知的他大眼瞪小眼。


    “话说······这些事都是我做的?”在被拷上手铐关进特别监狱的前一秒,他还是忍不住干巴巴地与带他进去的警员搭话,“炸了几个星球什么的······我真有这么厉害?”


    “不然呢?”警员很明显不耐烦,粗暴地把他推进牢房落了锁,便像躲瘟疫似的迅速弹开。星影双手抓着牢门站在原地冥思苦想。祈求着能从脑海中挖出点什么丢失的记忆出来——


    靠,除了坐在地上玩泥巴这档子事,那么刺激的经历他什么印象也没有。


    人生重来算了。


    星影低头看了一眼写着自己名字的胸牌,无比认命地栽在牢门上,余光却瞥向隔壁牢房的女人——这个人是和他一起被抓进来的,全程没说过一句话,估计也是和自己一样干过什么穷凶极恶的坏事儿,然而记忆缺失的毛病也一并出现在她身上。星影细细观察着她,女人梳着丸子头,看肤色与他似乎来自同一星球,但是并不说话,一进来就找了个地方安静地坐着。


    还挺好看的。


    星影咂了咂舌,想到今后估计好长一段时间都得不明不白地吃牢饭度过他就觉得郁闷,好在旁边有个漂亮姑娘与他关在一起让他心情莫名好了些许。


    不过是一起抓进了,还同为失忆患者,总该有些共同语言吧?他这么乐观地想着,面向隔壁牢房地铁栏,朗声招呼道:“那个,你好······”


    女人听到声响侧过身来,让他得以看清她眼前的胸牌——


    月舞。星影。


    像是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他露出笑容,伸出手穿过铁栏的空隙,朝那个表情依然淡淡的,但眼中却与他不约而同地亮起一抹微光的同伴摊开道:“你好,我叫星影,交个朋友吧。”
    

 

 

 


10


    地星的早晨一向来的很快。


    莉莎揉着睡眼推开驻扎在海边小木屋的门时,天已大亮。海水似乎是退去了几米,她的小船搁在浅滩上,被不断冲来的浪花与枯枝沙石拍打着。晨间的海风咸气更甚,潮湿又无处捉摸。


    这是少有的情况。莉莎一般会把船拴在起航台上,那地方离沙滩较远,海水再怎么退潮,也不会退到那个地方。但这次好像是绳子松了,船随着海潮晃晃悠悠地被冲上了岸。莉莎搞清楚发生了什么后,迷糊的脑袋总算是清醒了些。她一深一浅地走下水面没过脚背的浅滩——船必须快些下水。


    双手撑住船尾,莉莎集全身力量向前倾去——


    “嘿——呀!”


    她以为那将是件很简单的事,船却纹丝不动,反倒是莉莎自己的脚深深陷入沙中。发生此情此景她不禁有些失落,但并不气馁。也许是有技巧的,她安慰自己道。


    “再试一次吧,嘿——啊呀呀!!”


    拿背后抵着船的姿势果然卓有成效,船终于移动了几寸,但莉莎一下子重心不稳,猝不及防地摔进水中。她颇有些委屈与不解地揉揉脑袋,斜眼一看,却发现一个透明色的绿绿的东西跌在他旁边,而新一波的潮水带着它就要溜走——


    “······啊芬奇!”


    说时迟那时快,当她猛然意识到那是个何等重要的东西时,手已经飞速伸过去,在退潮前抓住了那东西,引得她又全身砸进水中。莉莎打开手,装着龙牙草粉末的小玻璃瓶还完完整整地躺在手中,她才松了一口气。


    “还好还好······”莉莎扶着船站了起来,她一直以为这瓶龙牙草被她放在家里,也不知是什么时候给带在了身上。她将龙牙草举到眼前,透过瓶身看到远方的海平面上,太阳正冉冉升起,日出的光辉映得瓶子镀上一层金,而里面的粉末仍绿得新鲜,像是昨天才制作好的一样。


    “唉······以往这个时候都出海了才对······哎呀不管了,得快点把船推出去才对!”她收起龙牙草,握紧双拳为自己打气道,“加油莉莎!你可是这一带力气最大的女孩子!”


    她继续一股气推着搁浅的船,此时太阳已离开了海平面,地星新的一天,又要开始了。
       


       

我是茶籽
小孩子长的通常都很快

小孩子长的通常都很快

小孩子长的通常都很快

柴烛
拥抱后少龙才发现,校长比他记忆...

拥抱后少龙才发现,校长比他记忆中的单薄了许多。
他好像,比他的老师更高大了。

好喜欢少电啊…
少龙好俊,校长超有魅力…画不出他们的感觉orz(捂脸)
我流校长是有胡渣的叔√

拥抱后少龙才发现,校长比他记忆中的单薄了许多。
他好像,比他的老师更高大了。

好喜欢少电啊…
少龙好俊,校长超有魅力…画不出他们的感觉orz(捂脸)
我流校长是有胡渣的叔√

柴烛

放个cp观问卷XD,空白问卷在p2!用的话自取ww
从凯撒开始顺时针依次是断刀流、电视机校长和少龙,最下方是魔伽,由于飞机头太魔性,还是采用战戟里的造型w
没错,带了(我流)少电和魔伽玩!
我自己填的这份,箭头方向有左右区分…(捂脸)
少电真的好吃…就是粮太少(叹气)
占tag致歉qwq

放个cp观问卷XD,空白问卷在p2!用的话自取ww
从凯撒开始顺时针依次是断刀流、电视机校长和少龙,最下方是魔伽,由于飞机头太魔性,还是采用战戟里的造型w
没错,带了(我流)少电和魔伽玩!
我自己填的这份,箭头方向有左右区分…(捂脸)
少电真的好吃…就是粮太少(叹气)
占tag致歉qwq

我是茶籽

´_>`嘛……
校长真的非常努力的不断经历各种打击呢
p1-2(从今天开始!我们就是超星战队……哎?)
p3-4(小家伙,想当超人吗?)

´_>`嘛……
校长真的非常努力的不断经历各种打击呢
p1-2(从今天开始!我们就是超星战队……哎?)
p3-4(小家伙,想当超人吗?)

一朵假的向日葵

[开联 少电]我流雷话。

电视机看着自己银行卡莫名其妙多出来的钱,问了无数次的问题又被甩了出来:


“谁给我汇的款??”


在喜灰剧组扮树的少龙忍住了打喷嚏的冲动。

电视机看着自己银行卡莫名其妙多出来的钱,问了无数次的问题又被甩了出来:


“谁给我汇的款??”


在喜灰剧组扮树的少龙忍住了打喷嚏的冲动。


洛瑶butter

少电很短,星月是ooc存稿致歉!断凯很我流,兄弟组把握不好【。

希望这次没有校对失误!【拂汗】 

少电很短,星月是ooc存稿致歉!断凯很我流,兄弟组把握不好【。

希望这次没有校对失误!【拂汗】 

朝中措

看到s12的预告有这俩人就光速回坑了…!!
没产新粮,放放去年老图叭orz 辣鸡画手永远搞不定人体,枯了orz

看到s12的预告有这俩人就光速回坑了…!!
没产新粮,放放去年老图叭orz 辣鸡画手永远搞不定人体,枯了orz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