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少管所

334浏览    3参与
Music郑在看
浪子回头!这3位歌手曾因打架进“少管所”,如今摇身一变成巨星
浪子回头!这3位歌手曾因打架进“少管所”,如今摇身一变成巨星
惹尘埃

【康乃鑫】他的玫瑰

伪现背尾子退役AU

九尾×不然

ooc预警,勿上升


“请问不然,这个赛季你们的目标是?”

“呃,我说不是夺冠的话那也太假了吧?”

“哈哈哈哈哈哈……”

原本挺紧张的备采室里因为他的这句话顿时充满了轻松的气息。

不然弯了弯嘴角,眼睛里却没什么太大的笑意。

他这句话说得举重若轻叫人挑不出毛病,从他开始带新人以后,这种问题一般都会被抛给他来回答,换在以前,决不会是由他来缓解这样的紧张气氛。

在不然的模糊印象里,这时候应该有一个人反唇来半真半假地挤兑他两句,但是理智又提醒不然,那个声音和那个人,都不会再有了。


你为什么要来打职业?


这个问题抛给任何...

伪现背尾子退役AU

九尾×不然

ooc预警,勿上升



“请问不然,这个赛季你们的目标是?”

“呃,我说不是夺冠的话那也太假了吧?”

“哈哈哈哈哈哈……”

原本挺紧张的备采室里因为他的这句话顿时充满了轻松的气息。

不然弯了弯嘴角,眼睛里却没什么太大的笑意。

他这句话说得举重若轻叫人挑不出毛病,从他开始带新人以后,这种问题一般都会被抛给他来回答,换在以前,决不会是由他来缓解这样的紧张气氛。

在不然的模糊印象里,这时候应该有一个人反唇来半真半假地挤兑他两句,但是理智又提醒不然,那个声音和那个人,都不会再有了。



你为什么要来打职业?


这个问题抛给任何一个职业选手,答案都不外乎就那一个。

——因为热爱。

因为热爱这个游戏,热爱这个战场,所以我来了。

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我来了,既然来了,那就只有冠军这个唯一的目标。

所有人都向往一场属于自己的金色雨,向往那座放置于高台之上的象征荣耀的奖杯,向往在人山人海里和伙伴们并肩而立。


没有人能免俗。


只是尽管不然的职业生涯里已经拥有了三个冠军的印记,依然会有那些突然迷茫找不到目标和方向的时候。

每每这时他都自问,你究竟想不想做得更好,能不能做得更好,你想要的什么,你还能为此再付出什么?

“打职业的人,没有谁不想拿冠军,甚至是只会有这一个目标。”这句话理应是毋庸置疑的,他一直这样近乎自虐地告诉自己。


只是在偶尔午夜梦回的时候,不然会小心翼翼地放下平时对自己的说服和克制,肆无忌惮地想:他宁愿他那一次拼尽了全力,也没有拿下那个冠军。

有时他会问自己“叶康,你是真的很想拿冠军,但是在你心里,并不是只有冠军,还有些别的同等重要的东西,是吧?”

但是他又无法回答自己,因为每一个人都向他狂呼着:冠军,冠军,冠军!


作为一个职业选手,你的心里只能有全力以赴拿冠军这一件事,别的想法都应该埋进土里。



“那,不然,你们队这个赛季的首发中单是刚刚出道的新人是吧,粉丝们对此有一些小小的声音,你有什么想对粉丝们说的吗?”主持人问。

不然回过神,笑了笑回答:“这个剧本好像有点眼熟过头了啊,希望大家像之前理解我首发一样,再支持一下我们这次的决定吧,我们队新中单真的贼强。”

“哈哈,不然现在回答也是越来越官方了啊,之前都是一口一个我们家我们家的,现在是我们队了。”

“这不,当队长了嘛,肯定不能再信仰牛仔裤和鸡翅了。”

“最后,今天是不然的生日哈,在这里祝不然生日快乐,破浪乘风,粤上巅峰。”

“谢谢谢谢。”




“然队!说实话,你觉得我们这个赛季可以走到哪里啊?”结束采访回到基地,新来的小中单犹犹豫豫地拍了拍不然的肩膀,还是问了在备采室里主持人问过的这个问题。

这小朋友是从另外一支战队的青训挖过来的,目前上场经验约等于零,不然看着他突然感觉看到了那个敏感羞怯的自己。


不过,这个小朋友又跟他不太一样,自己那时候可谓是一言不发,但是这个小朋友明显有点社牛了。

不然突然好笑地想道:是不是打中单的人,话都这么多。


“嗯?什么意思?什么叫说实话?我就没说过假话。不需要想太多,练了完了。”不然说话间催促着众人进门。

“不然,刚刚有人来送了你一大束玫瑰花唉。”运营抱着一捧花进来,摆在桌上,那束玫瑰花在一堆零食里不能再显眼。

“玫瑰花而已嘛没见过吗?搞不好里面还夹张卡片妈妈爱你什么的。”

“不可能,是个男孩子,不知道是不是你的男粉,所以要写也是写爸爸爱你。”

“*******。”


队友围着他唱生日歌的同时,vcr里依次放映过很多在役选手的祝词,然后是各地粉丝的,最后一个人没有露脸,只有一段六个字的音频“生日快乐康康。”


他前面的情绪一直挺好,但就这最后一句让他莫名其妙有点想哭,于是站起来用想切蛋糕的方式去掩盖自己,还好,没有人注意到他的眼角。




“好了吃完蛋糕去训练了兄弟们。”


说实话他对于他们这次能走到多远是真的没什么信心,但是嘛,走一步是一步了,先把常规赛打好了再想剩下的。


坐在座位上,趁训练还没开始,桌边的一伙人开始聊天,不知道是谁cue到了不然,问他“然队,你当时也是青训然后直接来打首发的嘛?”

“听说你青训的时候就把人打爆了所以才被挖掘出来的是吗?是高层吗?”

不然手里划着手机,冷静反驳:“你们这都哪里的江湖传言啊,不要瞎说啊。”

心里想的却是:打没打爆倒是不好说,但是确实是被挖过来的,只不过不是高层,是他以前的——他们家中单。


不然不知道当时的九尾是怎么办到的,怎么说服的高层,怎么顶着别人的质疑把他弄过来。而且当时,九尾的室友还是绑兔,当时的TTG打野位。

每次想到这里,不然还是几乎要替九尾的头皮麻上一麻。


其实除了原来的清清钎城冰尘以外,不然后来还遇到过很多队友,彼此关系也都很不错,只是对于他来说,九尾于他终究和别人有些不同。

除却最初的几近于古代人伯乐一说的知遇之恩,后来每个日夜里的相处,也另他格外温暖。

开心的时候陪他嬉笑怒骂,难过的时候给他温柔抚慰,那时候九尾好像总是在他身边,冷酷无情的天蝎座总是放下手机来逗他。

逗他和哄他,九尾都走在第一线。


大部分时候只要九尾一起坏心思来挤兑他,他便一句反驳的话语也说不出了,可是一旦他的脸色真的变化了些许,肩上又会搭上一双说不清是抚慰还是作乱的手,混合着清新皂香的体温靠近,让他的脸完全冷不下去。


他意识到自己又在出神,他每一次想到九尾总是会出神,还是连忙收了心思,开始今晚的训练。




深夜的宿舍里,同队的上单躺在床上,向不然抛出一个问题:“然队,你有什么遗憾的事吗?”

不然愣了愣:“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没什么,就是感觉今天那个主持人问了一些以前的事情,所以从备采室回来以后你都不怎么开心。”

“看不出来你居然还挺细心?”

“我可是细节选手!”

“好吧,”不然顿了顿,继续说:“非要说遗憾嘛,倒是有一个。”

上单从被窝里坐起来,两眼发光:“什么时候,什么事情?”


“你怎么这么好奇?”不然问。

上单没回答,眼睛依然亮晶晶地盯着他。

不然看着上单叹了口气,“拿第一个冠军的时候是有点遗憾的。”

“拿冠军了还遗憾啊,是因为你不是fmvp吗?不对啊,我记得那个赛季的fmvp皮肤就是你的啊。”

“不是因为这个遗憾。”

“那是为什么?”

不然半晌没回答这个问题,话题一转“好了我没有要解答的义务了快睡觉!”催促上单快点睡觉。



遗憾什么呢。

遗憾他前一天高兴地和伙伴们捧杯,后一天就面临着各奔东西的赛季转会。

他不仅没有过和大家分开的经历,而且没有一颗能平静面对分别的大心脏。


不然想过很多事情,但是从来没有想过成长和拿冠军的代价会是九尾。

他在那个赛季锋芒毕露,带着TTG从败者组杀回总决赛,最后也赢下了TTG的第一个冠军。

高层找过他,表示有意让他做TTG的第三代核心,以后以他来配比阵容,正好他也没有想离开TTG的想法,于是乎他几乎是在一片晕头转向里稳下了下一代的首发位置。

然后九尾退役了。

不然,这位后来在kpl赛场上留下无数高光的传奇打野,在职业的第一个巅峰,也失去了一些重要的东西。


不然其实知道九尾已经打了很久的职业了,在当时的当打之年就已经有人在唱衰他,说他巅峰期已经过了,手速和状态下滑都预示着可能要跟电竞职业这碗青春饭说再见了。

理智上不然知道这些话虽然难听,但是总体没什么错。但是那年的政策调整之后,不然还是抓着一点希望宽慰自己,登场年龄的提升说不定会让九尾的职业生涯再延长一点,像他一样。


他是真的还想再和九尾见面,无论是坐在一边阵营,还是分立两旁。

他那时几乎不敢设想以后,如果他们失去了这个共同点,他们还能有什么交集。

他可以说自己百分百了解九尾,但是他完全不熟悉许鑫蓁,如果他们不再聊共同的好友,不再聊最近的趣事,不再聊游戏,他们还能聊些什么。


不过有些失衡的是:他为什么一定要和许鑫蓁,和九尾,和这个人保持联系。他从没想过这其中的原因。


可是九尾没有如他所愿。九尾之前接受采访的时候说,自己的职业生涯永远只有直接到拿冠军的这一个阶段。

最后也真的像他说的那样。他拿了冠军,然后告别了kpl,回到学生时代的正轨上读书去了。


不然有时会幼稚地想,如果那一次他们拼尽了全力,还是倒在了登顶之前,那么是不是也许九尾还在为他的目标奋斗,还在他的身边,他们还只是在遗憾里互相勉励的小破队队友。

但是这种想法是不对的,不仅不尊重对手,更不尊重一直在为此努力的队友们。


那个比他大几天的冷酷无情天蝎座在离开之前没和他说过任何一个关于退役的字眼,平静得没有一点涟漪。

以至于不然甚至在两年后的今天都还能清晰地想起九尾和他最后一次开玩笑的场景。


那是开完会议后的一个下午,他坐在椅子里沉声问:“尾子,你真的要挂牌啊?”

“当然是真的了,哥们没事骗你哭干什么?”

“你才哭,我早就不哭了。”

“哎呦,是,我们翅哥早就不是小孩了。”

“说真的,你之后会去哪儿?”

“那不还得试训嘛,哪能我想去哪儿就去哪儿,怎么你还想跟着我走啊?”

“……那你想去哪嘛?”

“反正哥们不可能去打K甲就是了,放心了,又不是以后见不到了。至于想去哪嘛,我可能去AG吧,我,久诚,猫神,笑影,我们四个人打麻将。”

“真的假的?”

“真的啊,你看AG的中单是不是三缺一嘛。”

“开玩笑吧,AG才看不上你,而且你肯定是去找爱思的,不要拉猫神挡枪。”

“哎呀怎么会嘛,我明明最喜欢的是裤哥。”


他不提这个还好,一提这个不然就又有话说了:“我信你个鬼,你18年的时候对今屿说只和他排位,19年的时候说和芥蒂最好,20年的时候一口一个我们家AD,21年更数不过来了,最喜欢什么的跟你有什么关系吗?”

“怎么这么能记啊你。”

“谁管你,走开,我不喜欢你。”

“你再说一遍叶康?”

“我不。”

“胆子大了康康,来我们真人solo。”


不然记得被锁在那个人怀里的时候,窗外是一整片的日落晚霞。想来奇怪,那天广州的气温应该不低的,怎么回忆起来那个怀抱会显得那么温暖。



那束不知是谁送的玫瑰还是被不然胡乱插在了床头的花瓶里,引得鼻尖尽是幽幽的暗香。

伴着花香入梦前的最后一秒,他仿佛又回到了九尾走的那个晚上。

夜色沉沉,寂静之中,有一片花瓣轻轻地落在他唇上,转瞬即逝。








写得乱七八糟的,希望看起来不要太怪。有一些暗戳戳的点和试探,不知道能不能被看出来。反正这篇大概就是关于遇见,关于勇气,关于选择的一些设想。

思考了蛮多结局的,但是最后写了OE(open ending)啦。最后,尾然tag实在太冷了,此生都没想过我会嗑这么冷的cp,我原来是个坚定的钎九人,后来逐渐嗑上了少爷的各种cp,哭了。





小小小小夏

小日常 #1

ooc预警   

少少的纪实    

勿上升!

———————————————————————————————

“尾子,你的背是直不起来了吗?”

不然对坐在自己对面,整个人呈c字型坐姿的尾子说到。

“怎么,我就驼背!我就算驼背也比你高”

“你!”

训练室内,中野又开始了打闹。

清清钎城冰尘对此都已经见怪不怪了。

外界可能觉得清清是ttg队内最皮的,但其实最不做人的是九尾。

九尾常常和康康花式进行互动,为枯燥的训练期间,增添了一些些的乐趣…


“别别别,我不说你矮了,你别挠我痒痒了!”...

ooc预警   

少少的纪实    

勿上升!

———————————————————————————————

“尾子,你的背是直不起来了吗?”

不然对坐在自己对面,整个人呈c字型坐姿的尾子说到。

“怎么,我就驼背!我就算驼背也比你高”

“你!”

训练室内,中野又开始了打闹。

清清钎城冰尘对此都已经见怪不怪了。

外界可能觉得清清是ttg队内最皮的,但其实最不做人的是九尾。

九尾常常和康康花式进行互动,为枯燥的训练期间,增添了一些些的乐趣…

 

“别别别,我不说你矮了,你别挠我痒痒了!”

九尾终于受不了不然各种挠痒痒的攻势,对不然示弱了。

“不说了是吧”

不然说完还瞪了眼九尾。

“嗯嗯 不说了”

两人也玩累了,就坐下来休息。

“待会记得把蓝给我知道不” 

“好der少爷,您的吩咐管家我一定做到”

不然虽然刚被尾子欺负了,但是让蓝这个事,他还是会乖乖照着他家中单的话做的。毕竟之前让了一个蓝给笑影,就被尾子记到现在,如果他不给九尾蓝,他又该被他家中单yygq了。

 

局内,

少爷:(请求打野支援)

“少爷有何吩咐呀?少爷”

不然:(就你会yygq是吧,我也yygq一次)

“…让你蹭波线,不要算了”

“欸欸欸要要要”

不然:(差点错过了,幸好!)

“哇少爷蓁好呀少爷,果然ttg的中单就是最棒的中单,没人…”

“…康康你是想找打是吧!”

 

训练赛结束,五个人在回宿舍路上…

“少爷你要东方树叶不,我刚好要去趟便利店”

不然在一个分叉路口说到。

“那你帮我带个茉莉花茶味的吧”

“行”

不然一个人往有点阴暗的巷子走去,打算抄个小路去便利店。

尾子和其他三人一起步行了没几步,思索了几秒还是不放心不然一个人自己单独走…

“你们先回去吧,我去找不然”

说罢便掉头追上了不然的步伐。

其他几人内心ost:你个竹竿人跟上去有用吗?


不然走着走着突然听到有匆促的脚步声自身后传来,转头一望

“咦,尾子你咋来了?”

“怕你被人贩子拐走啊”

九尾调侃到。

“……”

“走吧!”

说完就一把勾过不然的肩膀朝前走去。

“别压我呀你,会长不高的”

“你就这样矮了,你还想长高,想太多了吧”

九尾虽嘴上依旧不饶人,但还是把他的爪子从自家打野的肩膀上移了下来。

“…你这追上我是今天还没怼够,我想继续怼我是吧?”

不然有些无言的说到。

“哎,康康蓁是聪明啊”

“……”(有被内涵到,我谢谢您叻!)

两人就这样边走边聊地走到了便利店,各自买了东西付了款便往宿舍方向走去。


一路无话,很快他们就回到了宿舍。

“晚安,早点睡”

“好叻,少爷的吩咐,管家不敢不从”

少爷优雅地对管家翻了个白眼,道多一声晚安就往他自己的房间走去了。

不然也回了自己的宿舍。

一天就这样美滋滋的结束啦。



———————————————————————————————

第一次写cp文~多多包涵 多多指教~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