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尚九熙

635.5万浏览    90243参与
不是阿元嘞

  不装了,摊牌了,尚九熙,我的

  不装了,摊牌了,尚九熙,我的

尚文博-

  九熙也在努力

  九熙也在努力

小唐.(没素质版)
在一位老师直播的时候麻烦人家帮...

在一位老师直播的时候麻烦人家帮忙写的,太好看了呜呜呜

在一位老师直播的时候麻烦人家帮忙写的,太好看了呜呜呜

小轩.
  我对不起你啊九熙,给你画成...

  我对不起你啊九熙,给你画成锅盖头是我没想到的 嘤嘤嘤

  我对不起你啊九熙,给你画成锅盖头是我没想到的 嘤嘤嘤

山山于川.

[何尚]守得云开见月明

何九华很疑惑为什么尚九熙迟迟不带他回家见父母 前几次尚九熙遮遮掩掩找个借口搪塞过去了 


“九熙 你为什么不带我回家见父母”

“我……”

“不要担心 任何情况我都会和你一起面对”


在何九华的再三追问下 尚九熙才说出实情 小时候因为工作性质 他常常见不到自己的父亲 初中母亲也不在他身边 大学走的远了通过打电话联络也不密切 


“在我最渴望亲情的时候我没体验到,大了之后就忙着奔个好前程就没那么渴望了,何九华我不是故意要瞒着你,也不是不想融...




何九华很疑惑为什么尚九熙迟迟不带他回家见父母 前几次尚九熙遮遮掩掩找个借口搪塞过去了 




“九熙 你为什么不带我回家见父母”

“我……”

“不要担心 任何情况我都会和你一起面对”





在何九华的再三追问下 尚九熙才说出实情 小时候因为工作性质 他常常见不到自己的父亲 初中母亲也不在他身边 大学走的远了通过打电话联络也不密切 





“在我最渴望亲情的时候我没体验到,大了之后就忙着奔个好前程就没那么渴望了,何九华我不是故意要瞒着你,也不是不想融入家庭,我、我只是不知道怎么融入家庭,从小也没人教我……”




他有点担心与父母之间的关系会影响他们两个





新年 尚九熙带着何九华一起回了家 敲了敲门之后 是尚九熙的母亲开的门 尚九熙扭头看了一样何九华 像是下了很大决心但又怯生生的喊了一声




“爸 妈 我回来了”




尚母连忙答应 接过尚九熙手里的东西 尚父站在客厅点点头背过身抹了把泪 轻声说了句回来就好





“爸 妈 这次回来我是想和您们坦白…我和他的事情”

“你们两个过得幸福就行 妈不反对”尚母看尚父不做声 拍了一下他胳膊

“嗯 别站着说话了 坐下歇歇吧”





饭后 尚父叫着何九华两个人单独去了卧室 




“叔叔 我家是北京的 有房有车有存款 我们两个的生活是有保障的 如果九熙不想去工作我也有能力养他 我已经带他见过我爸妈了 他们也很喜欢九熙”

“我叫你来 是想谢谢你”

“谢我?”

“谢谢你能爱他 也让他肯和我们主动坦白 我们之间的感情一直不算太好 在这几年里 这是我第一次听见他喊我 我和他妈对他亏欠太多 看到你能无微不至的对他 我就放心把他交给你了但求你不辜负他”




何九华看到尚父眼眶湿润 突然明白了中国人骨子里那份亲情不擅宣之于口的含蓄 无论之前发生过什么 只有需要简单的一句话 又将两个人亲密无间的联系起来




何九华坚定的向他承诺 一定会好好对待尚九熙





夜晚 看着窗外接连升上天空的焰火 尚九熙靠在何九华身上 何九华看着烟火伴着亮光沉在他眼中




“何九华”

“想说什么”

 我从未感觉到如此幸福 谢谢你来到我身边” 





咸

没有~

  一只小企鹅啪唧一下摔倒了,一只小小狐狸捂着嘴嘲笑它:“你是不是打算趴一辈子啊?还不起来。”小企鹅气呼呼的说“对,不起!”


  

  

  

 “熙熙都知道自己错了,那华哥,你们俩是不是可以不闹了,挺久的了,也该回来了”

  


  

  

  

  

  

  最开始那段话不是我想的(如下图↓)然后我突发奇想就把鸟改成狐狸了,就是单纯想刀一刀,(毕竟刀一刀,健康嘛🌚🌚🌝🌝)(也不知道刀成功了没🤔)

[图片]


[图片]


  


  一只小企鹅啪唧一下摔倒了,一只小小狐狸捂着嘴嘲笑它:“你是不是打算趴一辈子啊?还不起来。”小企鹅气呼呼的说“对,不起!”



  

  

  

 “熙熙都知道自己错了,那华哥,你们俩是不是可以不闹了,挺久的了,也该回来了”

  















  

  

  

  

  

  最开始那段话不是我想的(如下图↓)然后我突发奇想就把鸟改成狐狸了,就是单纯想刀一刀,(毕竟刀一刀,健康嘛🌚🌚🌝🌝)(也不知道刀成功了没🤔)



  





张阿狸拒绝摆烂!

[尚何/何尚]狼人杀(1)

平民尚九熙VS平民何九华

狼人杀游戏设定

及各种原创人物,雷者勿进

小长篇,所以夹在短片合集里


  大家玩过狼人杀嘛,就是那种有狼人,有预言家,有女巫,平民的那种


  实话说,我曾经从来不屑于玩这些东西


  但直到我被莫名其妙被卷进了一场狼人杀游戏,一切的颠覆了我的想象


   我叫何九华,12月8号的时候,我被拉进了一个群聊,这个群的群名叫做狼人杀,一共七个人


   我并不认识,甚至于我被谁拉进来的我都不知道,我试探性的发了个问号,发现没人...

平民尚九熙VS平民何九华

狼人杀游戏设定

及各种原创人物,雷者勿进

小长篇,所以夹在短片合集里


  大家玩过狼人杀嘛,就是那种有狼人,有预言家,有女巫,平民的那种


  实话说,我曾经从来不屑于玩这些东西


  但直到我被莫名其妙被卷进了一场狼人杀游戏,一切的颠覆了我的想象


   我叫何九华,12月8号的时候,我被拉进了一个群聊,这个群的群名叫做狼人杀,一共七个人


   我并不认识,甚至于我被谁拉进来的我都不知道,我试探性的发了个问号,发现没人回我,我便把它当成的哪个朋友的恶作剧


    我像往常一样,睡了个午觉,醒来后发现群里发的消息


    恭喜六位玩家参与本公司首次研发狼人杀游戏,最后胜利者将接手本公司,并拥有本公司所有财产,下面由我公布游戏规则


    (1)六个人分别为:两个狼人,四个平民,平民中有能力者,我不便公开,各位自己去探索


    (2)游戏时长为七天,七天后如还没有决出胜负,将加时


    (3)不要妄想退出游戏,不要妄想退出游戏


    (4)游戏正式开始,请玩家做好准备…


     


     何九华毫不知情的被拉进了一个虚空,大厅正循环播放着游戏规则


    同时被拉进虚空的还有五个人,他们头顶上写着自己的名字


    分别是:张南柯,胡东,李墨,尚九熙,王晓晓


     大家都能看见彼此,却摸不到,胡东和张南柯乱了阵脚,开始四处寻找此处的出口


     "一看就是没听广播,两个土鳖"王晓晓是个资深的游戏爱好者,他受邀参与这个游戏,但也没有想到组织会邀请这样的人来


     "你他妈说啥死婆娘!"胡东想跟王晓晓动手却被旁边的尚九熙拦住,看见尚九熙人高马大的认怂就不去追究了


     请各位玩家入座


      广播完毕后,他们六个人就被传送到了座椅上,他们这次能碰到桌子去,却依旧碰不到彼此


     各位玩家桌子前方有卡牌,大家可以翻看自己的身份


     来玩这个游戏几乎除了何九华,都想赢得胜利,甚至有人东张西望,动了歪心思


     李墨漂了一眼旁边尚九熙的牌


    "嘶~没看到"又往左边看了看胡东的牌,是紫色的!跟他的不一样!


    警告李墨一次


   广播传来警报,所有人都看向他


    警告何九华一次


   再次传来警报声,何九华有点懵,他干什么了呢,迷惑之际,他突然想到了点儿什么,连忙寻找卡牌,却怎么也找不到,直到在一次下找到了卡牌,他悬着的心才放下


    卡牌就是生命卡,没了就彻底退出了这个游戏,自己不能损坏,只有别人损坏才能退出


     他是刚才生命卡丢失,才被警告


     大家都自己瞅了手里的牌,时隔20分钟,游戏开始


     游戏开始,平民请闭眼,狼人请睁眼,和伙伴相会


     请在脑海里选择自己自杀的人口


     选好了吗?321,请睁眼


     第一把并没有什么紧张的氛围,毕竟大家玩狼人杀,狼人第一把基本上不会票人


     公布结果:今晚是个不眠夜,女巫未使用金水,李墨淘汰,第一回合发言开始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第一把李墨就淘汰了


     1号发言:"李墨淘汰了,那肯定是胡东干的呀!广播都说了他偷看别人牌,被偷看牌的人肯定是心虚才把他票出去的"(王晓晓)


     2号发言:"你少在那污蔑人,他可不止看了我一个人的牌,尚九熙的牌他不也看了吗?你怎么不说他?露馅了吧"(胡东)


     3号发言"我同意2号的观点,1号你一开始说话就那么急,是不是怕自己露馅儿?再者说,你一开始跟胡东有矛盾,你有充足的理由可以栽赃给他"(张南柯)


    4号发言"第一把我是谁都不站,因为二号刚才说了,他也看我的牌了,那证明我也有嫌疑,但大家想想李墨出现在广播里的那句话,他说他和胡东的牌不一样,看到我的时候并没有说,3号不可能没听出来,如果2号是鬼,那3号很大可能也是鬼"(尚九熙)


   5号发言:"我也是,第一把我就不站票了,一个号说的话很难懂,2号,3号很像在互相包庇,四号再也自己辩解说的很明白,又像是提前组织好的,我不会污蔑好人,所以这把我不会投"(何九华)


    个人发言结束,大家自由发言


    2号发言:"我跟三号真的不是一伙儿!我本来第一把不想跳的,但你们都开始冤枉我了,我是平民,预言家可以验证我的身份!"(胡东)


    1号发言:"那万一你是狼人,为了保护你的同伴往自己身上爆,预言家不是白白浪费了一局能力?"(王𣇈晓)


    4号发言:"我建议第一把大家不要冲动,让预言家验一次,不然大家刀上自己同伴怎么办?"(尚九熙)


     3号(张南柯)和5号(何九华)中途没有发言


     讨论结束,请大家开始投票,预言家验票


     各位玩家都投好了吗?321,现在公布结果


     玩家全部弃票,预言家在本环节使用了验票


      玩家休息时间可自由讨论,讨论时间三小时,可自由的进出玩家的精神世界,放心你们的对话外面的人不会听见


      


     


     


     


   


  

念熙慕华

「何尚」《打工日记》(四)

❗❗不要上升正主❗❗

❗❗不要上升正主❗❗

❗❗不要上升正主❗❗


(贴心霸道总裁何🦊❌懵懂青春学生尚🐧)


“你当我员工就一句话,待在我身边”


  4.


2023年2月2号    晴

昨天晚上发生的事,令我没想到,真是喝酒耽误事…


“这种游戏像你们大学刚毕业的学生来说不陌生吧?”

“嗯…”

“我也不为难你,给你三个选项,真心话,大冒险,或者自罚一杯。”

“行。”


像尚九熙这样的大冤种十局就胜两局,跟一个素不相识的人玩这个游戏肯定是选后者,但尚九熙就没怎么喝过酒,在第六杯的时候已经醉了,喝下...

❗❗不要上升正主❗❗

❗❗不要上升正主❗❗

❗❗不要上升正主❗❗



(贴心霸道总裁何🦊❌懵懂青春学生尚🐧)



“你当我员工就一句话,待在我身边”



  4.



2023年2月2号    晴

昨天晚上发生的事,令我没想到,真是喝酒耽误事…


“这种游戏像你们大学刚毕业的学生来说不陌生吧?”

“嗯…”

“我也不为难你,给你三个选项,真心话,大冒险,或者自罚一杯。”

“行。”


像尚九熙这样的大冤种十局就胜两局,跟一个素不相识的人玩这个游戏肯定是选后者,但尚九熙就没怎么喝过酒,在第六杯的时候已经醉了,喝下第七杯,已经是极限了。


“为…什么我又输了…”

尚九熙的眼神已经开始迷离了。


“那你这把选什么。”

“真…真心话吧。”

“好啊。”


何九华把手机录音打开,慢慢靠近坐在墙角的尚九熙。


“你是不是五年前去看过心理医生?”

“对…”

“你喜欢男的?”

“嗯。”

“那你喜欢我吗?”

“不,不知道…我我没谈过恋爱,我害怕。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不敢看你的眼睛。”


“为什么?”

“这,这跳的厉害,不舒服…”

尚九熙伸出晃晃悠悠的手指了指心脏的地方。


“那你就是喜欢我。”

“嗯…”


何九华关掉录音,抱起角落的尚九熙,一步一步走出酒吧。


“其实我早在六年前喜欢上你了,现在你好像把我忘了。”


回到家,何九华给尚九熙弄了一点蜂蜜水,尚九熙也是醒酒快,过了一会儿,尚九熙就突然站起身,把何九华吓一跳。


“何…哎不是,这是哪啊?”

“我家。”

“?我怎么在你家?”



尚九熙想了想刚才在酒吧的事…

“抱歉老板,我我先回去了。”

“别啊,去哪啊?”

“我回家。”




以下和谐…群里见…




龄龙塔里锁堂良.

“俩老头的颜值巅峰是在他们还没裂穴的那几年......”

“俩老头的颜值巅峰是在他们还没裂穴的那几年......”

山山于川.

[何尚]何处不逢生①

是双向奔赴才有意义的爱啦


这些年来 尚九熙也并非不明白何九华的心意 可他实在没有办法保证两个人的未来 直到自己有了稳定工作 才决定去追求自己的爱人


何九华肯尊重他理解他 做出太多让步和牺牲 何九华走了九十九步 尚九熙想回头看看这九十九步走的多么艰辛 也想勇敢迈出这最后一步


当下 想念何九华的念头达到顶峰 毫不犹豫的收拾行李买了最近一趟航班的票 飞到了北京


何九华接起尚九熙的语音电话是懵的 他听到尚九熙说北...

是双向奔赴才有意义的爱啦






这些年来 尚九熙也并非不明白何九华的心意 可他实在没有办法保证两个人的未来 直到自己有了稳定工作 才决定去追求自己的爱人




何九华肯尊重他理解他 做出太多让步和牺牲 何九华走了九十九步 尚九熙想回头看看这九十九步走的多么艰辛 也想勇敢迈出这最后一步





当下 想念何九华的念头达到顶峰 毫不犹豫的收拾行李买了最近一趟航班的票 飞到了北京





何九华接起尚九熙的语音电话是懵的 他听到尚九熙说北京风好大 可以到楼下接他吗 何九华一瞬间从床上清醒 套个羽绒服就准备出门 想到尚九熙说风大顺手拿起门口的另一件衣服匆匆下楼




在小区里面找了一圈儿 貌似也没发现什么人 拿起手机给尚九熙发消息




〔何:尚老师 凌晨三点半开这种玩笑捉弄人可不好吧〕

〔尚:略略略〕




何九华站在风里被吹醒 看着手机心里落了空 是啊 怎么能不期待自己想见的人出现在面前呢 正打算回家 突然有人拍拍他的肩膀 问了一句:




“你是在找我吗?”




尚九熙在风里风尘仆仆 脸和耳朵都被冻的有点儿红  站在那儿笑着看何九华




“还笑 外面这么冷 也不多穿件衣服”何九华嘴上嗔怪他 却为他披上自己的衣服 接过他手里的箱子 自然牵起他的手带着他回家





“打扰你了何先生 请问您家方便留宿吗”

“都进家门了才想着问这个 尚老师你很没有礼貌”




何九华在厨房为他煮了清汤面 还卧着个鸡蛋 尚九熙坐在餐桌前打趣他还真有点儿贤惠人夫的样子




何九华煮好面端给他 和他面对面坐着 想说的话太多 见了面一时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看着尚九熙低着头认真吃面的样子和以前没差 何九华也不忍心打扰 倒是尚九熙先开了口





“你知道为什么我回北京吗”

“回来工作吗”

“不是 我想见你 就是思念 just miss you ”

“别开玩笑 快点说原因 ”




尚九熙抬头看他 两个人四目相对 何九华的眼睛里面疑问和期待交叠 




“你的心意我都明白 何九华 我真的很想你 这次就换我勇敢的走向你 ”




突如其来的直球表白杀了何九华一个猝不及防 心里又惊又喜 原来真正的有情人 老天爷会安排他们重逢





尚九熙一直跟在他身后 看到他把碗放进洗碗机之后 拽着他的领子接了一个短促的吻 嘴巴分开之后 听到何九华说他已经想做这件事情很久了






不等尚九熙反应 又被搂着腰接了一个温柔缠绵的吻  直到他喘不上来气轻轻推推何九华两个人才分开





“这次回来不走了吗”

“走 我已经和那边的学校谈好了薪资待遇 你知道的我舍不得边疆支教 这次回来是想给你一个名分 也给自己一个交代”





何九华有点失落 拉着尚九熙的手舍不得放开 直到两个人躺在床上还紧紧牵在一起




“何先生 你这个行为很像小朋友诶”

“那这次回来待多久”

“二月末回 能陪你两个月”

“那这两个月就从睡在一个被窝开始吧”

“行 我最亲爱的男朋友”





没睡几个小时 何九华闹钟响起被迫起床上班 尚九熙还靠在他怀里 何九华轻轻从床上撤下去洗漱收拾出门 给尚九熙发消息说家里什么都有可以想吃什么自己做 如果不想做就叫外卖 晚上要出去吃饭不用担心





尚九熙难得睡个懒觉 中午起来在箱子里找出洗漱用品给自己收拾了一下 懒得做饭就叫外卖 想起何九华的信息 他还是很了解自己




“六点二十下楼 我在楼下接你去吃饭”

“好的收到谢谢”

“尚九熙 别太敷衍了”

“嘻嘻 知道了”




尚九熙看着聊天记录觉得自己越活越回去了 看着时间到了下楼 何九华在楼下等着他 两个人毫不避讳的牵着手挽着一起




“高中我们常常去的那家麻辣拌 现在还开着呢 生意还是照常的好 每次我想你我就会回去吃一次”





快七点钟 店子里已经没有那么多人了 两个人进店选菜之后找个地方坐下 老板忙着添菜 没看着尚九熙




“小何来了啊 还是自己吗 最近生意怎么样了”

“还那样 叔 这次我不是一个人来了”




店老板回头看了一眼 尚九熙挥挥手和店子老板打招呼 老板几乎立刻就认出来了




“是小尚是吧 好久没看见了 高中时候啊你们俩就经常一起来 之后就没怎么见过了”

“是啊叔 我可想念这一口儿了 麻辣拌啊就您家最好吃”

“小嘴儿还是那么甜 叔请你们喝汽水”

“谢谢叔”





边吃饭两个人边聊天 尚九熙问何九华家里怎么什么都有 何九华说这个房子原本是想当做婚房 家具也都是根据尚九熙喜欢的来的 担心自己照顾不好你 东西便买了好多





我高中说过的你都记得 何九华你那个时候就喜欢我啊 尚九熙发问 何九华没有否认 淡淡的回了个嗯






山山于川.

[何尚]合格男友的无微不至

俩人在家正靠在一起看综艺节目 不知怎么尚九熙突然就开始呕吐 地毯地板包括自己和何九华身上都是呕吐物


何九华起身去卧室给尚九熙找了套干净衣服 尚九熙拿起衣服去卫生间换 他坐在马桶盖子上捂着脸苦恼 自己是干了什么啊 


何九华拿起拖把打扫一地狼籍 又给自己换了身干净衣服 看尚九熙一直不出来敲敲卫生间的门说自己要上厕所


尚九熙想赶忙把脏衣服洗干净 听到何九华的话擦了几下手准备出去 打开门发现何九华端着杯水倚在门口


“难不...




俩人在家正靠在一起看综艺节目 不知怎么尚九熙突然就开始呕吐 地毯地板包括自己和何九华身上都是呕吐物





何九华起身去卧室给尚九熙找了套干净衣服 尚九熙拿起衣服去卫生间换 他坐在马桶盖子上捂着脸苦恼 自己是干了什么啊 





何九华拿起拖把打扫一地狼籍 又给自己换了身干净衣服 看尚九熙一直不出来敲敲卫生间的门说自己要上厕所





尚九熙想赶忙把脏衣服洗干净 听到何九华的话擦了几下手准备出去 打开门发现何九华端着杯水倚在门口





“难不难受 喝点热水去沙发休息一下”

“如果不舒服和我说”

“我已经收拾好了 没事儿了啊”





尚九熙被何九华轻轻摸摸后脑勺 摇摇头说自己没事就老老实实的坐在沙发上休息 扭头一看 发现何九华在卫生间给他洗脏衣服





“我自己洗就行的 你不用帮我”

“乖乖待着别动 我马上洗好”




尚九熙看着何九华的身影觉得无比安心 很庆幸自己遇到了一位知心爱人




何九华去把衣服脱水后晾好在架子上 做到沙发上揽着尚九熙 尚九熙问他在看什么 何九华把手机给他看 说要买个新地毯才行咯





尚九熙挠挠头有点不好意思 说这个新地毯的钱他出就行 何九华打趣他说那可得挑个倍儿好看的 





“尚老师 是不是今晚吃太多了”

“尚老师也不知道 但尚老师觉得是因为何老师做饭太香”

“哦?那何老师以后改进一下”





尚九熙嗔怪何九华说话拿腔拿调的讨厌人  反被按着亲到喘不过气 就像圆有公式 缘没有

♧

 第一张错了错了.💦💦

  水印已取消 吱声噢.!

图源网络 侵删.

 第一张错了错了.💦💦

  水印已取消 吱声噢.!

图源网络 侵删.

六屿从来不拖更

何尚[你把我落下了]

        灵感来源:《快把我哥带走》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尚九熙和何九华分开也有一段时间了,两人都习惯了没有对方的生活,九熙一个人去了巴黎,九华陪老秦过了生日,好像什么都一样,但又什么都不同了


        今天孟哥请着组了场饭局,好久没见的队员们一个个喝的晕晕乎乎,九华也不例外,中间接着抽烟的借口躲了几杯,回来时......

        灵感来源:《快把我哥带走》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尚九熙和何九华分开也有一段时间了,两人都习惯了没有对方的生活,九熙一个人去了巴黎,九华陪老秦过了生日,好像什么都一样,但又什么都不同了


        今天孟哥请着组了场饭局,好久没见的队员们一个个喝的晕晕乎乎,九华也不例外,中间接着抽烟的借口躲了几杯,回来时看着满满的酒杯只觉得头疼,也不知道这帮老爷们都往他的酒杯里倒了些什么,一口下去,除了辣已经品不出什么其他的口感,一群醉鬼们聊到凌晨两三点才陆陆续续的回家

 

        九华喝的有点多了,半眯着眼睛靠在出租车后座上,司机从后视镜看了一眼,有些尴尬的开口“小伙子,到了”,九华舔了舔干涩的嘴唇,勉强张开眼睛回了句“谢谢师傅”


        下了车,只觉得天旋地转,不知怎的就上了楼,迷迷糊糊拿出钥匙开门,一头冲进卫生间吐了起来,随手扒拉下淋浴的开关,褪去身上的衣物,想把一身酒气洗个干净


        任凭热水打在脸上,温热的感觉让他瞬间清醒了不少,胡乱的搓了搓脸,水流过肌肤,闷热的空气使他呼吸有些困难,雾气慢慢爬上镜子,他对着镜子画了个笑脸


        围着浴巾出来时,他不由得打了个寒颤,猛然想起自己出门时忘了关窗户,真是不巧,会感冒的吧,关好窗户,疲惫的躺在床上,打开手机看了看消息,很好,只有一条,回了就睡,熟练的解锁,脑子却在看到那条信息之后嗡的炸开来


        尚九熙:[我要去你那取东西,明天到]


        困意全无,呆若木鸡的看着手机中的消息,他有些迷茫,是发错了吗,他不记得有什么东西九熙需要取,绝对在裂穴时拿的一干二净的,哦对,还有一身大褂忘了拿,可能是它吧,无所谓了


        想明白后,九华随手回了句“嗯”,锁屏,困意再次来袭,倒头就睡


        第二天是被九熙哐哐的砸门声叫醒的,九华整理了下发型,慢吞吞的推开了门,虽然心里做好了准备,但却还是在见到那张熟悉的面孔时慌了神,九熙也不避讳,大摇大摆的进了家门,“你要拿什么?” “等会再拿,饿了有吃的吗”理直气壮的一句话瞬间把九华整不会了,但又在对上他的眼睛时,把嘴中的话咽了下去,“没,我去做” 九华手艺还可以,利索的炒了盘菜,跟着米饭一块送了去,


        两人之间的氛围在饭后好像降到了冰点,九熙更是态度冷冷,拿了大褂便走了出去,九华多少心底里带了点失望,后悔着自己为啥不多说说话


        越想,心思就越乱,于是何九华决定不想了,他准备在傍晚开车出去兜风,你别说,夕阳西下,衬的整个天空一片粉红,橘红色的落日有一种说不出的柔和感,他在心里感慨,怪不得某人爱在傍晚写生


        感慨着,却又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说曹操曹操到,九熙正巧在公园写生,他随便找个地方停车,注视着九熙在纸上涂涂画画,虽然自己不懂,但是看起来画的还真像样


         不知不觉天就黑了下去,九熙夹起画板从他的车前走过,何九华呼吸一滞,庆幸自己的防窥膜做的还不错,九熙看不出来是自己


         回到家,犹豫再三还是发了句话给九熙


         何九华:[你有东西落我家了,有空明天来取吧]

       

         那边很快回了个好的,于是这会,何九华精心准备着,期待着这次机会


          时间很快到了明天,九熙也如他所愿的来到了何九华家“你说的东西,在哪?”,九华一双狐狸眼笑的狡黠“这呢”


          “文博儿,你把我落下了”


           “你不能不要”





          小短文~彩蛋里是后续

何恋熙

  那些年尚九熙何九华让我喜欢了好久的照片

  那些年尚九熙何九华让我喜欢了好久的照片

尚叔家的韩九思

何家夫人带球跑

             “尚九熙,你想带着我的崽子去哪?

私设:男可生子,可结婚

 七年前,何九华的白月光出了国,尚九熙趁虚而入,俩个人在有了一夜激情后,何九华无奈娶了他,何九华自那一夜后再也没给过尚九熙好脸色,七年后,何九华得知白月光结了婚,将要回国后喝了个烂醉

 “华哥,我没想到你结婚那么早,其实我以前很爱很爱你的,可惜你结婚了

 “安俞,我

 “华哥,我和老贤马上结婚了,回国结,希望你能来”那头带着很重的鼻音,然后匆匆忙忙挂了电话

 何九华...

             “尚九熙,你想带着我的崽子去哪?

私设:男可生子,可结婚

 七年前,何九华的白月光出了国,尚九熙趁虚而入,俩个人在有了一夜激情后,何九华无奈娶了他,何九华自那一夜后再也没给过尚九熙好脸色,七年后,何九华得知白月光结了婚,将要回国后喝了个烂醉

 “华哥,我没想到你结婚那么早,其实我以前很爱很爱你的,可惜你结婚了

 “安俞,我

 “华哥,我和老贤马上结婚了,回国结,希望你能来”那头带着很重的鼻音,然后匆匆忙忙挂了电话

 何九华,很难受喝多了酒,回到家里看到尚九熙冷面坐在沙发上“妈D,尚九熙,去给老子倒水”“何九华咱们离婚吧”何九华抓了抓头发“尚九熙,你疯了吧?跟老子提离婚,你配吗?”何九华突然暴怒的拽着他的头发拖进卧室“何九华,你放手!

  第二天,何九华看着桌子上的离婚协议,毫不犹豫的签了字,他心里有一万分的肯定,尚九熙不会离开他,尚九熙从床上醒来是眼睛肿成悲伤蛙,又干又疼,身上也是没什么太大的力气,拖着疲惫的身子走到沙发看到茶几桌上的离婚协议书,签上了自己的名字,然后缓缓闭上眼,手机从床上传来阵阵铃声,尚九熙艰难的走过去,看了一眼来电人:秦霄贤“熙哥,起来了没,我在你们小区门口呢,快点收拾一下,咱们去逛街”“算了,我不想去”尚九熙喊了一晚上的嗓子此时沙哑到有些听不清,“熙哥,你怎么了?感冒了吗?”“没有”“熙哥,你现在方便我去你家吗?”尚九熙叹了口气“进来吧,密码是何九华的生日”那头沉默了一会“好的

  尚九熙进了浴室,好好冲冲自己,秦霄贤打开门后,安静的坐在了沙发上,尚九熙刚洗完澡出来,就瞧见了秦霄贤,秦霄贤一抬眼便看见尚九熙上身的青紫痕迹,以及脚踝上的手印“熙哥……他“赵安俞要结婚了”尚九熙岔开话题,边说边走进卧室,“她还要回国结,我跟何九华把离婚协议书签好了,等他下班就把婚离了”秦霄贤本来听这话挺开心的,但他看到尚九熙耳朵下面的印子后,眼睛慢慢发红“熙哥,跟我吧,我保证不会和他那样的”秦霄贤脑袋一发热,把这话说了出来,尚九熙笑了笑“别让人传了笑话,我这刚离婚,就和前夫的兄弟在一起,不让人笑话才怪”话虽然是笑着说出来的,但眼睛里闪烁的泪花足以表明,他感动了。“谁敢!谁敢笑话,我弄S他”“算啦算啦,来帮我收拾行李吧,我回我父母那里”秦霄贤急忙从沙发上站起身帮尚九熙收拾行李

MwaitXH

[何尚]

  尚九熙捏着确诊重症抑郁症的报告单神魂落魄的回到了他的房子里,这里之前是他的家,但现在只是他睡觉的地方。这里承载着他和他哥很多美好的回忆,只是啊他哥不要他了。

  

  尚九熙把药扔在一边,是药三分毒,虽然能缓解病情但晚上会失眠,他真的累了,他选择用酒精来麻痹自己,虽然第二天起来会头疼,但总好过失眠,他胃不好,醉酒后经常会因为胃疼疼醒,他的眼泪总会不争气的流下来,以前他哥会哄他吃药,何九华一个不会做饭的人确熬的一手好粥,但现在他哥走了,他是个没有家的小朋友了。

  

  对啊,我现在是没有家的小朋友了,即使我死了除了父母可能没有人会为我伤心了,他喝了一口啤酒,看着手机里秦霄贤何九华演...

  尚九熙捏着确诊重症抑郁症的报告单神魂落魄的回到了他的房子里,这里之前是他的家,但现在只是他睡觉的地方。这里承载着他和他哥很多美好的回忆,只是啊他哥不要他了。

  

  尚九熙把药扔在一边,是药三分毒,虽然能缓解病情但晚上会失眠,他真的累了,他选择用酒精来麻痹自己,虽然第二天起来会头疼,但总好过失眠,他胃不好,醉酒后经常会因为胃疼疼醒,他的眼泪总会不争气的流下来,以前他哥会哄他吃药,何九华一个不会做饭的人确熬的一手好粥,但现在他哥走了,他是个没有家的小朋友了。

  

  对啊,我现在是没有家的小朋友了,即使我死了除了父母可能没有人会为我伤心了,他喝了一口啤酒,看着手机里秦霄贤何九华演出的视频,他才想起来七队开箱了,看着自己现在颓废的样子,坐上了去往巴黎的飞机,他要逃离这里一段时间,在这段时间里他只是尚文博仅此而已,在启程的前一天他打开了微博,准备给粉丝告别一下,微博刚刚发出,就收到无数的谩骂。

  

  “诶呀呀,这不是尚九熙嘛,当初火了就把陪他七年的人踹了,现在人家贤华越来越好自己心里不舒服了,又想把我们华哥抢回去。我还是奉劝您要点脸吧,人家小哥俩很好您别去打扰人家了。”

  

  “你没有看出来贤华现在很好吗,你休想把何九华抢回去,你要走就走还发什么微博吗,不就想卖惨嘛,看着贤华越来越好,何九华越来越好就想让他回去,你要点脸吧”

  

  ……

  

  尚九熙看着这些言论,他不明白他错在哪里了,当初说要裂穴的,他也是受害的一方,现在挨骂的也是他,他的心理防线彻底崩塌了,他身着首专那件粉色大褂,来到天台一跃而下 

  

  “德云社相声演员尚九熙于昨晚跳楼自杀”

  

  在尚九熙葬礼之后,何九华在微博发了一篇小作文文章里讲述了他和尚九熙裂穴的全部原因,在最后他感谢了师父这么些年的教导,退居幕后,不在上台表演了。后来何九华经常在傍晚去九熙的碑前,什么都不做就这么静静的坐在那里。

  

  第二天早上有人在这里发现了何九华,他就靠在那里,地上的血液已经干涸,何九华永远长眠在这里,和九熙一起。或许在另一个世界里他们只是个普通人,过着普通的生活。平安快乐的过完了这一生……

  

  “哪里是家”

  “有我哥在的地方就是家”

  

  

  只是一个随笔,勿上升

clever🧀

  怎么了 怎么了……

  没什么 没什么……

  我又想你们俩了,怎么办

  

  

  

  

  (字写的不好,见谅)

  怎么了 怎么了……

  没什么 没什么……

  我又想你们俩了,怎么办

  

  

  

  

  (字写的不好,见谅)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