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尚贤宫

164浏览    2参与
啸山林

尚贤宫规则怪谈

突然觉得尚贤宫挺适合写规则怪谈的,所以写了


墨者须知

  这里是尚贤宫,墨家的大本营。自第一任墨家钜子创立至今,已经过去千余年。尚贤宫最早出现在东汉,后来几度搬迁,如今你眼前的尚贤宫是由五师者所建。墨家是历史的暗面,常伴随有大量危险的牺牲,而尚贤宫作为一切墨家事务谋划与安排之地,同时也生活着大量的墨者,为了更好地熟悉组织内部各项事宜,你需要详细阅读以下的规则:


1、墨家名义上只有一位钜子。

2、除墨家钜子外,还有九位领袖,对外称墨家九算,你可以称呼他们为师者。

3、如今尚在的九算只有三名,分别是二师者、三师者、五师者,不要随便问起其他师者的下落...

突然觉得尚贤宫挺适合写规则怪谈的,所以写了


墨者须知

  这里是尚贤宫,墨家的大本营。自第一任墨家钜子创立至今,已经过去千余年。尚贤宫最早出现在东汉,后来几度搬迁,如今你眼前的尚贤宫是由五师者所建。墨家是历史的暗面,常伴随有大量危险的牺牲,而尚贤宫作为一切墨家事务谋划与安排之地,同时也生活着大量的墨者,为了更好地熟悉组织内部各项事宜,你需要详细阅读以下的规则:

 

1、墨家名义上只有一位钜子。

2、除墨家钜子外,还有九位领袖,对外称墨家九算,你可以称呼他们为师者。

3、如今尚在的九算只有三名,分别是二师者、三师者、五师者,不要随便问起其他师者的下落。

4、如果有人自称八师者,不要相信,也不要关注他,如果他主动向你搭话,请想办法结束对话,并以最快的速度离开,去找五师者。

5、五师者的房间在二楼的尽头,她一般都在,进门前记得敲门三下,然后推门入内,如果有人在里面回应,则等一下再进到屋内。

6、如果五师者不在,则在梳妆镜前写信留言,然后经另一边的楼梯离开,八师者不会追上。

7、尚贤宫内不会出现纵横家的人。

8、如果有人自称是纵横家,则将其带到尚贤宫内的正殿,并要求对方坐在正中央的交椅上,不需要招待,五师者很快就到。

9、如果你在尚贤宫的任何角落发现佛珠,请妥善保管,不要交给任何人,也不要让别人知道你身上有佛珠。

10、请将佛珠交给穿白衣服的人,如果有不穿白衣服的人向你索要佛珠,请立即离开,进入偏殿内侧的房间里,一个时辰以后再离开。

11、二师者很少出现在尚贤宫,如果你发现书房门口摆着一把长刀,则一天内都不能进入书房,并尽量避免其他墨者进入书房。

12、对于任何发生在尚贤宫内的打斗,都当作没有发生,并在第二天与其他墨者一同收拾整齐,物归原位。

13、如果你遇到了一个会易容的人,请不要声张,对方要求你做的一切事情都照办,只有在这个时候,你可以违背上述的一切规则。

14、记住,没有八师者,如果有人以八师者的名义要求你做事情,可以假装答应,然后看准时机躲到书房里。

15、尚贤宫内最安全的地方是书房。

16、请每个月打扫一次书房,如果在书架上发现有书名叫“历史文本”,请立刻交给二师者或者五师者,你可以翻看书的内容,但是绝对不能将看到的内容告诉别人。

17、目前尚贤宫内的人主要来自中原、苗疆、羽国、海境,如果有人自称来自魔世,请通知现任钜子。

18、原则上,尚贤宫内不会出现妖族。

19、请在每一天结束以后检查尚贤宫的访客记录,如果出现“仙岛”字样,立刻划掉对应人的记录。

20、密切关注你周围来自道域的墨者。

21、可以对所有羽国人保持警惕,除了五师者。

22、不要在尚贤宫内讨论关于黑水城的事情,如果有来自黑水城方面的请求,立刻放下手里一切的工作,并完成他们的一切要求。

 

  大部分情况下,只要遵循如上规则,你的个人安全将得到保障,如违反上述规定,将面临严重的后果,届时无人能保证你的安危。

 

 

另一份墨者须知

 

  尚贤宫是一个秘密组织,这意味着组织内部极其复杂,和明面上的墨者不同,你需要遵循另一套规则,这听起来很很荒谬,但,只有按照这个规则行事,才有存活的可能性。

 

1、你只听从墨家钜子本人的命令。

2、二师者和三师者是可以信赖的,但不能信赖五师者。

3、如今尚在的九算不止三位,还有一名八师者,但你不能向任何人提起此人的存在。

4、每个月,你都要在书架上放一本“历史文本”,这本书由八师者提供,但他不会直接交给你,你需要在二楼左数第三间房的衣柜里找到它,这间房曾经是八师者的房间,但他不会再出现了。

5、在放下“历史文本”以后,你被允许以八师者的名义要求别人做一些事情,但通常不会有人回应,这没有关系。

6、佛珠是一个暗号,当你在尚贤宫的某些角落发现佛珠,不用理睬,会有人主动将它收走。

7、尚贤宫内有时会出现妖族,但他们很快就会消失,习惯就好。

8、你需要负责记录每日尚贤宫的访客,并询问他们的来历,如果有人告诉你他来自仙岛,请将对方引至偏殿。

9、尚贤宫内没有道域人。

10、会易容的人是你的伙伴,但不要做任何他们要求你做的事情,会有人帮他们完成。

11、你被允许翻阅书房内的任何一本书,但不能将书带出去,你也可以和来自苗疆的墨者讨论书中的内容。

12、有些书是不能相信的,尤其是与历史相关的书。

13、黑水城那边来消息时,请立刻提醒钜子,如果钜子不在,则告诉二师者。

14、五师者在尚贤宫的时间较长,但你不需要完成她要你做的一切事情,如果你想做,也可以做,但这不是强制的,就算没有完成,也不会有人追究你。

15、如果五师者要你提供关于钜子的信息,则想办法提供虚假信息,如果无法回答,则沉默不语。

16、在书房正东面从下往上数第二层的架子上,你会找到事先准备好的假消息书册,平时可以多看,以备不时之需,不要在意这本假消息书册的来历,也不要担心它会被人发现,这不是你要关心的。

17、多留心自称是纵横家的人。

18、如果有自称纵横家的人来访,提醒他们不要坐到正殿中央的交椅上。

19、你有时候会看到一张来自羽国的陌生面孔,这是钜子的师兄,不要和他有任何交谈,但可以在心里记下他与别人交谈的内容,然后想办法传递出去。

20、任何出现在书房外的文字都是不能信赖的。

 

  相信你已经看出来了,你所效忠的对象只有现任钜子,如果违反上述规则,则有可能出现难以预料的结果,请注意,不要让自己陷入危险的境地之中

 


违反规则的墨者须知


  当你看到这份须知时,你一定已经违反了某一条规则,不会有人告诉你违反了规则会发生什么事情,实际上,大部分违反规则的墨者都死了,但总有一部分人留了下来,这是经过精挑细选,少数的幸存者

  欢迎成为尚贤宫的第三类人

 

1、你将效忠于八师者。

2、你需要做的就是牢记“尸体会说话”。

3、从现在开始,你有权知道一切关于墨家的事情。

4、八师者名叫卜算子,但这不是他的本名,很快他就将以太叔雨这个名字出现,在这之前,你只需要等待。

5、不要试图分辨墨者中有哪些人是你的伙伴,你唯一的伙伴只有太叔雨。

6、尚贤宫里会潜伏一些妖族,他们是可以交流的,但是他们知道的并不多。

7、他们负责将“历史文本”放在太叔雨的卧室里,再由其他的墨者放在书架上,如果有兴趣你可以观察一下这个流程。

8、你需要收集和整理一些虚假信息,并集结成册,放在书房正东面从下往上数第二层的架子上,然后及时收走。

9、警惕与仙岛有关的一些信息,并将它们记录下来,交给看见的第一个妖族,他们将会把这些信息传递给太叔雨。

10、不要信任三位师者里的任何一位,太叔雨不是你的师者,他是你的伙伴。

11、摸清楚黑水城的锻造水平,确保他们没有制作某种超乎想象的产物的能力。

12、你可以阅读一些关于上古神话的东西,太叔雨认为这是重要的线索。

13、同时,留意五师者的动向,没有人能搞清楚她究竟在想什么,但太叔雨依然想与她合作,所以我们要知己知彼。

14、以上做的一切都要绕过钜子、二师者、三师者的耳目。

15、不要相信“历史文本”里的东西,那都是太叔雨伪造的。

16、真正的“历史文本”是存在的,请试图找出它的下落,并将其毁灭。

17、你被允许离开尚贤宫,但是请注意,不要让别人发现,尚贤宫里有一种人善于易容,不要被他们盯上。

18、适时在书房里增加一些关于仙岛的书籍,让人认为它们一直都在那里。

19、我们以毛笔为信号。

 

一些出现在书房外的文字残片

1、俏如来   钜子是否可靠?

2、舞啸笔狂   天璇巨门

3、在洗墨幽居外等我

4、落拓子(后面的内容丢失)

 

 


三千古

【千古】59[原创同人]九百年前的尚贤宫开会

    “残阳铺水泠,瑟瑟半江茔。

    壁立千仞,山止川行。

    踏遍春与秋,尘埃一蜉蝣。

    万籁俱寂,欸乃一声。”


    “老六,你慢了。”老五不满地侧了侧头,睨了一眼,“是要钜子等你吗?”


    老六踏着诗号一甩衣袍落座,“哎呀,我相信钜子是不会在意这种小事的。”...


    “残阳铺水泠,瑟瑟半江茔。

    壁立千仞,山止川行。

    踏遍春与秋,尘埃一蜉蝣。

    万籁俱寂,欸乃一声。”


    “老六,你慢了。”老五不满地侧了侧头,睨了一眼,“是要钜子等你吗?”


    老六踏着诗号一甩衣袍落座,“哎呀,我相信钜子是不会在意这种小事的。”


    第八的开口结束这种无意义的纷争,“好了。谈正事吧,为何两次会议相隔如此接近,从仙岛来一趟不容易。钜子。”


    钜子端坐在正中间,把玩着折扇,漫不经心,“老六。”


    “是。”负责妖界的九算老六故作为难地开口,“想必各位也清楚,镜观所使用的武器。”


    老四作为佛国的,因为佛国灾劫,他不得不留意镜观。中苗九算因为镜观的路线自会留意,羽算更是不会把情报放手他人。道域偏安一隅,仙岛封闭难开,两人自然虽知却不详。


    小七出言予以肯定,“是两枚奇特的血珠,变化莫测。”


    “嗯。白泽重新现身妖界,与逍遥王的手下起了冲突,暗处的人发现白泽使用的武器正是那两枚血珠。”老六看了眼钜子。钜子真的一无所知么?


    “哈,”老五掩唇一笑,风姿无双,“真是一语成谶!”


    “老五!”老六沉声一句。白泽的出现意味着什么,在场所有人都知道。这是一个影响妖苗的不定因素。


    “倒也不必,”老三出声,身为鳞族的他老神在在,之前老六挑动风波,现在出了个影响妖苗的真是运气不好,“此刻亦非十年之前,妖界已然平定占优。”何况界门已关,哪有那么容易兴起战乱。


    “那是你们不了解白泽。”老六握紧手中提着的玉玦佩线。不复往日语调的轻佻。


    “嗯。”钜子从鼻腔和嘴唇一起发出一声表示明了,“那就在妖界困死吧。”钜子抚了抚扇子,随口说道。


    老六心中一紧。就听钜子继续说着。


    “做到哪一步了?老六。”


    自老六入墨家起,钜子便已经是钜子了,他一直看不透这个人,“白泽难杀,不过不是不可以困死。”这分明已经知道了什么,可妖界他再三清理过,不该有一些眼睛。“白泽三人入妖界后一直住在逍遥王府。跟在身边的和尚玄奘是个棘手的人。老四。”说到这,老六看向老四。


    负责佛国的九算老四,倒是不在意,“贫僧早先便寄过一封信过去,玄奘离开不过是早晚之事。”


    “可莫要耽搁了布局,成了变数。”老六轻笑一声警告,意思是如果玄奘及时抽手,他看在老四的面子上放他一马,否则就只能斩除了。


    “老四就是心善。”苗疆老二语意讽刺。事关苗疆,他只希望尽善尽美,白泽的能耐,他可是清楚一二,一点破绽,都可能导致满盘皆输。


    泥人还有三分火气,更何况老四早就出手帮忙了,“贫僧相信老六的能力。”这话说的极巧妙,不知是保是弃,是褒是贬。


    “讲正事吧。”道域老大淡淡开口,扯回话题。


    “十年之内,已经彻底剪除了白泽党羽,”虽然本来就没多少,“接着打算逼白泽入烽灼之原,利用地形,设置阵法,困住他。”


    “哈。”老五嗤笑了一声,“能令老二老六惊惧的人物,就用如此粗陋的布局?这是我今年听过最好笑的笑话。”


    “越是复杂的布局,白泽越易破局,”简单的布局,只要玩得好说不定有奇效,老二倒是没意见,不过,“老六,你想用阵法困住白泽?”这是在搞笑么?


    “轮回之镜。”老六十拿九稳地开口。这东西他准备了十年,就是为了解决白泽。


    这个东西一出,不了解的自然也没兴趣,白泽再怎么折腾也是妖苗的事,而了解的自然也没意见。


    “那就这样吧。”钜子摸了摸扇尾的红珍珠坠子,淡淡下了结论。“散会。”

——————————————

    最近的妖界不平静,亦有风雨欲来之势。


    十日前,五加例行早起去寻白泽,却被门外侍女拦住,侍女客客气气站在门前说,国师大人吩咐守在门口,任何人不得入内。


    五加顿感疑惑,询问,连我也不能吗?


    侍女寸步不让,您也不行。


    这就让五加感觉费解,立刻去寻玄奘法师,玄奘法师听闻,一同前来。侍女执意不让,玄奘心下有了决断,直接出手打退侍女,赶出院门,想进入却发现连房门都无法开启。于是,让五加进入,察看白泽状况,好在五加能够进入,但却也失去了联络,再也没出来过。玄奘不知内中究竟发生何事,但他选择盘膝而坐守在门前。


    这一守,便是十日。这十日,他不知打退多少波欲想查探的宵小,若非逍遥王开启了王府最高戒备,那试探的人就真的没完没了了。期间,逍遥王来了两次,一次是为关心,但他也无法打开房门,整个房间俨然成了一体的阵法;第二次来是五加进入的第九日,他的神态有几分憔悴,问询玄奘国师是否出来。可惜答案是否定的,逍遥王失望而归。


    唉。玄奘心下叹息,他又能守多久呢?他从逍遥王神情中便猜得几分外界不定。


    “吱呀——”玄奘简直要以为是幻听了,猛的回头,确实是身后紧闭十日的门,开了。


    五加扶着憔悴不已,仿若大病初愈的白泽出来。


    “你终于出来了。”玄奘起身,略有些许激动与担忧。


    白泽一怔,然后笑着开口:『多谢你,玄奘,辛苦你了。』


    五加脸色难看极了,臭着一张脸不发一言。


    这时,逍遥王风风火火地过来,正想问情况,却看见了白泽,他未语却先湿了眼眶,快走几步上前握住白泽双手,激动地说:“国师,你终于出来了!”


    白泽正欲问发生何事,一人从院门缓缓转入,此人一袭简单白衣白发,白玉腰封,腰间悬剑,头戴白色斗笠,把整个头脸罩在其中,容貌看不真切,身姿挺拔,站立如松,更如同一团行走的白色精致雪人。


    见到白泽,他弯腰行礼,伸出的手苍白不似真人,如同用白漆刷染上去的,声音低沉朗悦,如玉石叩击,泠泠作响,“罪者销无忧见过国师大人,陛下有请。”


    嗯?白泽敏锐察觉不对,歪头转向珩瑜。


    逍遥王尽力以最简洁话语讲述一切,“外面出事了,妖界出了个抓不住的杀妖魔头,弄得妖心惶惶,王兄邀国师入宫查明真相。”


    逍遥王他尽力了,实在是要在王兄佐相销无忧面前透情报太难了。


    白泽道了声谢,『多谢珩瑜。』珩瑜这一句话透露出不少情报,首先这位销无忧想必早便来王府,一直被珩瑜阻拦牵绊,其次妖王没有直接抓人,说明虽然有嫌疑或者谣传,但没有铁证,第三珩瑜说得如此婉转隐晦,表明眼前的销无忧不是普通角色。最后,妖王派出销无忧说明妖王还是有几分信任。


    『好。我去。』


    “……对嘛,销无忧,国师才出来如此虚弱,合该再修养一日。”逍遥王打算帮国师继续推拒,没想到,“什么?国师打算入宫?”


    白泽冲珩瑜安抚性笑笑,接着说,『五加与玄奘可否同行。』


    令无禁,即为允,销无忧的权力可见一斑,“自然可以。”


    姓销啊,白民国人。白泽心下揣测,心神电转间,似有明悟。总有人太小瞧白泽见微知著、寻丝攀线的能为。心下猜测已经七七八八,只待寻个机会印证一番。




——————————————————————

实在是没人看。所以起了这个题目。内容肯定都是编的,剧中不会有。ooc那肯定会ooc。但是剧中角色几乎都没登场,因为时间不对。现在,故事时间线在玄奘大师20岁时,距离原剧九百年前。地点:妖界。是的,原剧还没描写的妖界,全靠编。为了合现实的西游记,和剧中的玄奘描述。三人先去妖界,后来,玄奘会去魔世,游历收徒。


六七万字了,没有一个人看,寂寞啊。虽然我知道文笔很烂。

FH光

【金光】九算—尚贤宫旧闻

  说书讲尚贤宫的沙雕过往段子,这次没有三级内容了,还是要预警特别沙雕!!

  

  兼爱 非攻

  凰后第一次接触墨家的理念就一拍即合,

  CP观一样什么都好说。

  

  墨家的九算制度特别平权,

  男女老少都有,还照顾残疾人,不分种族,

  选不选的上凭能力,you can you up,

  很大程度上减少了键盘侠现象,

  毕竟务实的人求生欲挺强。

  

  老七对老大的年龄有些不满,

  老七:他闺女都这么大了,碍眼

  默苍离:怎么,暴露了你的年龄买不了儿童票了吗?

  这种时候老八是笑得最欢的,

  但是没能成为笑到最后的。

  ...

  说书讲尚贤宫的沙雕过往段子,这次没有三级内容了,还是要预警特别沙雕!!

  

  兼爱 非攻

  凰后第一次接触墨家的理念就一拍即合,

  CP观一样什么都好说。

  

  墨家的九算制度特别平权,

  男女老少都有,还照顾残疾人,不分种族,

  选不选的上凭能力,you can you up,

  很大程度上减少了键盘侠现象,

  毕竟务实的人求生欲挺强。

  

  老七对老大的年龄有些不满,

  老七:他闺女都这么大了,碍眼

  默苍离:怎么,暴露了你的年龄买不了儿童票了吗?

  这种时候老八是笑得最欢的,

  但是没能成为笑到最后的。

  

  其实说来虽然是师兄弟,

  墨家门徒一起待在尚贤宫的时间并不多,

  默苍离:不能呼吸。

  年终考核是互相了解的重要时机,

  一起熬过了笔试加口试的才是革命友谊,

  很明显老大和其他人不是同期生,

  老大:不好意思,命长了点。

  

  老三和老五应该一起考过试,

  不知道老五穿的是不是羽国民族服饰,

  老三:露肚子当心着凉。

  欲星移真的是很暖的鱼,

  天才少男少女的故事就这么结束了。

  

  第一次遇到玄之玄的时候老二和老五内心是钦佩的,

  老二:天纵英才啊

  老五:身残志坚啊

    老七:等我磨好这把刀把你们都变成小姐姐

    

  其实一群聪明人考试没什么悬念,

  凰后交完卷子就闲得很,

  反正难得有这么多纸和墨。

  每年考完试后私下流传的坊间小本子都会多一倍。

  

  这么多聪明人在一起根本就是养蛊,

  连蛊王的传承都靠弄死上一个,

  老七:太残忍了

  默苍离:别怕,轮不到你

  

  还是说聪明人聚一起其实不好办事儿,

  大家心里都有自己的想法,

  别人都是傻逼,

  当然这种话只有默苍离敢明着说,

  他不光敢说还敢做,

  每次遇到玄之玄都呼吸不畅,

  默苍离他师傅:这孩子怕不是有哮喘吧。

  

  之前我们有说苗疆三杰给给的,

  其实不能怪他们,

  整个苗疆就给给的,

  特别是铁骕求衣还弄个大辫子围在脖子上,

  太给了。

  好在墨家是平权组织。

  考试期凰后都离铁骕求衣远远的,

  不然管不住这手。

  

  之前说了凰后考完试闲得慌,

  欲星移也差不多情况,

  其他同门还在奋笔疾书,

  他们考场外碰头了。

  鱼:师妹要不我给你俩贝壳挡挡风?

  凰后没有掏出断云石真的是修养很好了。

  凰后:你哪儿来的两片贝壳?

  欲星移:我从家走的时候未珊瑚不知道从哪儿掏出来砸我脸上的。

  凰后从此对未珊瑚其人十分仰慕  

  

  偶尔大家也会一起下厨联络联络感情,

  老七:大家想吃什么?

  默苍离:我想吃鱼。

  老大:咳咳,鱼刺多,咱们……

  默苍离:我想吃鱼。

  老五:鱼腥,我们……

  默苍离:我不想说第三遍。

  老三:我觉得你们针对我。

  老八负责哈哈哈哈哈大笑。

  

  别看老二那个样子其实下厨挺有一套,

  烤得一手好鱼,

  开膛破肚特别利落,

  老三:我有点肚子疼,一会儿回来。

  老五:他怎么了?

  默:离开海境太久,脱水了。

  

  欲星移回来的时候一手拎了几罐调料,

  老二的鱼刚刚飘出香味,

  老二:来得正好,还是你懂鱼。

  默苍离:下回烤鸡吧。

  众:?????

  

  还在求学暂住尚贤宫的时候,

  自己的房间都要自己收拾,

    老二这种军旅出身的干活干净利落,

  曾经还想过爱幼帮助一下玄之玄,

  被玄之玄跳起来用扫帚打了膝盖。

  

  欲星移本质上是个少爷,

  而且海境的空气没这么大灰,

  他只能去和凰后借鸡毛掸子,

  正巧遇见凰后蹲后院拔鸡毛,

  老三:哟,搞着呐?

  凰后:赶紧帮把手,别让默苍离看见了。

  老三:这种事情还用你亲自动手?

  凰后:东门他们补考呢。

  所以说考试过得太快也不太好。

  

  默苍离听声音过来的时候,

  俩人刚一人一个鸡毛掸子刚绑好,

  旁边还有一只光秃秃瑟瑟发抖的鸡。

  可怜老二打扫好房间还没歇一会儿。

  老二:不是说默苍离哮喘吗?还这么能吃烧烤?

  玄之玄闻着味儿过来的时候,

  默苍离开始疯狂咳嗽。

  

  十杰的友谊就是塑料花,

  如果问他们对其他人是什么感情,

  老五:还能怎样,还能换咋地?

  默苍离就boom地一声换了几个。

  

  老四活着的时候估计没少和老三老五勾肩搭背,

  特别是大家还不是九算的少年时代,

  同龄人总有些话可以讲,

  比如黄书。

  老四:失败鱼,来来来一起。

  欲星移:原来做人是这样的。

  少女凰后路过,老四扣扣搜搜要藏起来,

  凰后眼多尖啊:拿过来。

  后来墨者间流传的小本子上的脸总觉得有些像老四和欲星移。

  

  墨家暗搓搓的跟个传销组织似的,

  玄之玄一开始觉得很对味,

  后来觉得尚贤宫真的光线太差。

  默苍离:怎么,长不高怪光合作用不够?

  玄之玄的师傅觉得这孩子抗打击能力真的不错。

  

  老大看着下面这群,就觉得有些感慨,

  老大:年轻真好

  老二:说的跟你没年轻过似的。

  默苍离:我没见过,我来他就这么老了。

  老三老四老五老六老七老八老九:+7

  老大掏出天师云杖气得要变身。

  

  老二有时候也会往下看看感慨一下,

  老五:变态。

  老二:???????

  老三:老七只能仰视。

  老五:变态。

  老八:哈哈哈哈哈哈哈。

  

  后来默苍离的脑袋被挂起来的时候,

  老三和老五不禁想起这个人在墨家考试还从没挂过,

  现在终于自己把自己挂了。

  

  ——END——

  我给所有墨家粉道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