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尤利娅

4580浏览    114参与
AeSummerMoon

被流放到潘达特⾥亚岛的第二年,尤利娅开始写⼿记。尽管只有三十几岁的年纪,她却觉得人生已然快要结束。往后的生活实在没有什么值得期待。岛上的仆⼈仅有⼀名,她自嘲地想,是否应该感谢⽗亲的仁慈,在被囚禁时,仍让她有被照料的尊贵资格。尊贵,这个从尤利娅出⽣起就跟随着她的形容词,此刻显得有些讽刺。

她在⼿记中写道,我的身体不如以往了,连绵的⾬水让我的膝盖很痛,近来夜⾥竟然会惊醒三四次。海浪的声⾳一会离我很近,一会⼜离我很远。我不像从前那样地想念罗⻢,那些美好的时光像泡沫一般,渐渐地随⻛消散了。也许是因为我知道想念于事⽆补。

尤利娅垂头丧气地认清了命运。倘若她有盲⽬乐观的激情,那么也就要承受为实现这激情...

被流放到潘达特⾥亚岛的第二年,尤利娅开始写⼿记。尽管只有三十几岁的年纪,她却觉得人生已然快要结束。往后的生活实在没有什么值得期待。岛上的仆⼈仅有⼀名,她自嘲地想,是否应该感谢⽗亲的仁慈,在被囚禁时,仍让她有被照料的尊贵资格。尊贵,这个从尤利娅出⽣起就跟随着她的形容词,此刻显得有些讽刺。

她在⼿记中写道,我的身体不如以往了,连绵的⾬水让我的膝盖很痛,近来夜⾥竟然会惊醒三四次。海浪的声⾳一会离我很近,一会⼜离我很远。我不像从前那样地想念罗⻢,那些美好的时光像泡沫一般,渐渐地随⻛消散了。也许是因为我知道想念于事⽆补。

尤利娅垂头丧气地认清了命运。倘若她有盲⽬乐观的激情,那么也就要承受为实现这激情所付出的代价。毕竟她不只属于⾃己,作为屋大维的女儿,她同样属于罗⻢。尤利娅很多时候都忘记了这一点。

不过她现在的确⽤不着记住了。在这个与世隔绝的岛上,尤利娅唯⼀需要做的就是活着。除了手脚笨拙的仆人,皇帝派了两名士兵防⽌尤利娅跳海自杀,逃跑,或者有人来看望她。事实上,尤利娅对最后这点持怀疑态度,父亲实在是高估了她。年少时一同成⻓起来的伙伴,有的背叛了尤利娅,有的死在征战的异国,后来觥筹交错⾥什么都可以一探虚实,唯独⼈心深不可测。

尤利娅愿意交付信任的人,恐怕只有尤卢斯·安东尼。

想到这里,尤利娅笑了会自⼰。她把回忆搁置下来,和仆⼈聊了几句昨夜的暴雨。天⽓之类的话题可以治疗她的头痛,泡海水浴也能。偶尔尤利娅允许⾃己证实,她是把⼼痛伪装成头痛,不然⽆法解释每每想到尤卢斯,就有哪里痛的要命。⼤多数情况则是不允许。尤利娅⽤皱纹和发⽩的⼏根头发来告诫,曾经的光阴对她而⾔是⼀种浪费。于是她刻意减少了睡眠, 花大量的时间来学习早已忘光的希腊文,读伊利亚特和奥德赛。唯⼀的消遣是每天下午泡⼀小会海水浴。 

这⼤约是众神的惩罚。尤利娅不禁皱起了眉头。她看着绵延的海岸线,记忆不自觉地跟着发散。她想起帝国的边界,元老院,阿波罗神庙。罗⻢的夏⽇与春光,还有苇莱特⾥的橄榄林。海水从她身上轻轻地滑过,苇莱特里,苇莱特⾥,尤利娅念了几下这个地名,放弃般地闭上了眼睛,她就是在那里见到了尤卢斯。那一年她十四岁。



王城。

是娘塔雪兔,不要在意安娅的身体是怎么消失的,画不出水流的感觉

是娘塔雪兔,不要在意安娅的身体是怎么消失的,画不出水流的感觉

想不出昵称的E某人
是尤利娅 這套皮肤是[崩壞之刃...

是尤利娅

這套皮肤是[崩壞之刃]


是尤利娅

這套皮肤是[崩壞之刃]


顾君辞

约定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尤利娅身边出现了一个孩子,带着围巾,抓着一株向日葵躲在墙角。不说话的样子,真的古怪的很。这是尤利娅对伊万的第一印象。尤利娅挥剑的样子充满英气,有着不同于未经世事的女孩的沉稳,没有饱经世故的女子的优柔寡断。这是伊万对尤利娅的第一印象。他想和她做朋友,还想独自占有她。

“贝什米特小姐,请和我做朋友....!露西亚一直很向往您生活的温暖地带”

  这是伊万对尤利娅说的第一句话,他把脸埋在了围巾里,呼出的热气让他脸红了起来。双手紧抓向日葵的根茎,绿色的汁液渗进了他的指甲缝里。尤利娅也红了脸,接过那株向日葵。她也是孤独的,弗朗索瓦丝和...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尤利娅身边出现了一个孩子,带着围巾,抓着一株向日葵躲在墙角。不说话的样子,真的古怪的很。这是尤利娅对伊万的第一印象。尤利娅挥剑的样子充满英气,有着不同于未经世事的女孩的沉稳,没有饱经世故的女子的优柔寡断。这是伊万对尤利娅的第一印象。他想和她做朋友,还想独自占有她。

“贝什米特小姐,请和我做朋友....!露西亚一直很向往您生活的温暖地带”

  这是伊万对尤利娅说的第一句话,他把脸埋在了围巾里,呼出的热气让他脸红了起来。双手紧抓向日葵的根茎,绿色的汁液渗进了他的指甲缝里。尤利娅也红了脸,接过那株向日葵。她也是孤独的,弗朗索瓦丝和伊莎贝拉只会嘲笑她。她的世界孤独的像东欧荒凉的冰天雪地,但是,一位莽撞的小棕熊却闯进了她的世界。她很乐意接受这个朋友。

无论如何,时间总是向前走的。尤利娅没有什么变化。伊万却由小孩子成长为了少年,他在这期间见过了太多生离死别。懂得了很多事情,他也从想与尤利娅做朋友,变成了想要尤利娅成为自己的妻子。只不过是,只有他自己知道而已。他靠近亚洲,吸取了亚洲人含蓄的感情。又是欧洲,不失欧洲人的热情。但这种事,伊万宁愿选择亚洲人的行为方式。他的朋友,真的很少。而且他尚还弱小,懂得自己连这位美人都保护不了。于是他问尤利娅:

“我会变得像你一样这么厉害吗?”

尤利娅愣住了,她从未想过有人会问这个问题。无数人觉得自己自大,搞不懂的她所做是为了什么?她高兴的很,快要哭出来了。但她吸了吸鼻子,摸着伊万的头。那触感真的很好。她说:

“你会的,小英雄。”

伊万谨记这句话,渐渐将自己变的强大。但他理尤利娅的距离也越来越远,最终将她抛诸脑后。尤利娅一直看着他成长,在1795年。永远陷入了沉睡,很久很久以后,伊万停下了脚步。回头想再看到尤利娅,却只剩一抹黑烟。和止不住的眼泪。

我已然已经变得像你一样强大,但,你却不在了。

shpgy

然后我今天又尝试捏了一个尤尔希安

。。。

最后祝大家除夕快乐

然后我今天又尝试捏了一个尤尔希安

。。。

最后祝大家除夕快乐

寒雀跃枝头
注:只是一个代发。 迟来的生贺...

注:只是一个代发。

迟来的生贺,普/鲁/士生日快乐!

注:只是一个代发。

迟来的生贺,普/鲁/士生日快乐!

秋雨泪

年  度  报  告【aph手绘】


p1熊猫组

p2四大虐梗之一

p3教廷意呆

p4幼年北米双子

p5耀诞贺图

p6初恋组

p7自设普娘

p8湾湾背影

p9联六元旦

p10少主单人像


总结:卑微画渣自闭现场


年  度  报  告【aph手绘】


p1熊猫组

p2四大虐梗之一

p3教廷意呆

p4幼年北米双子

p5耀诞贺图

p6初恋组

p7自设普娘

p8湾湾背影

p9联六元旦

p10少主单人像


总结:卑微画渣自闭现场



-驳罹-

买了新笔所以想要试试

我喜欢小可爱

只要我的tag足够多 就一定会有人理我

买了新笔所以想要试试

我喜欢小可爱

只要我的tag足够多 就一定会有人理我

古氏_光风霁月
#授权转载 『军服连衣裙』主题...

#授权转载

『军服连衣裙』主题的普娘,西娘,仏娘

作者@ichi_ano

#授权转载

『军服连衣裙』主题的普娘,西娘,仏娘

作者@ichi_ano

屿
摸了鱼 是拉普跟普娘。 两个有...

摸了鱼

是拉普跟普娘。

两个有很多共同点的银发美女


把她两放一起大概会被“德克萨斯”跟“west”洗脑吧。

摸了鱼

是拉普跟普娘。

两个有很多共同点的银发美女



把她两放一起大概会被“德克萨斯”跟“west”洗脑吧。

-驳罹-

p1普普 谁还不能是个大魔王了

p2尤利娅 我好喜欢坏孩子

(您的好友tag污染机已上线)

p1普普 谁还不能是个大魔王了

p2尤利娅 我好喜欢坏孩子

(您的好友tag污染机已上线)

铁十字、矢车菊与黑鹫旗

独普/这个故事告诉我们早晨要及时起床

♤六十分给我灵感。 

♤我流常普娘尤利娅,异普娘尼可丽娅。我爱女孩子。 

♤ooc属于我。 就,很狗血的剧情。

♤也许是『上部分』。

✙ 

“姐姐。” 

“不,我应该纠正过你很多次了,”她皱了皱眉看向路德维希,“我是尼可丽娅。” 

本是强硬的语气在看到路德维希向下压的眼角后有了一丝妥协,她伸出手往大男孩的发梢探去,“噢,亲爱的,别这样,你可以叫我姐姐。只是我不会叫你弟弟,路茨。”

✠ 

“我记得她之前就这么叫你。所以她的情况或许在有所好转,路茨......呃,路德。”弗朗西斯本想叫这...

♤六十分给我灵感。 

♤我流常普娘尤利娅,异普娘尼可丽娅。我爱女孩子。 

♤ooc属于我。 就,很狗血的剧情。

♤也许是『上部分』。 







✙ 

“姐姐。” 

“不,我应该纠正过你很多次了,”她皱了皱眉看向路德维希,“我是尼可丽娅。” 

本是强硬的语气在看到路德维希向下压的眼角后有了一丝妥协,她伸出手往大男孩的发梢探去,“噢,亲爱的,别这样,你可以叫我姐姐。只是我不会叫你弟弟,路茨。” 



✠ 

“我记得她之前就这么叫你。所以她的情况或许在有所好转,路茨......呃,路德。”弗朗西斯本想叫这个昵称来安慰悲伤几乎要具现化跑出来的路德维希,不料却收获了“这个只有姐姐能叫”的警告眼神。 

路德维希叹了口气:“之前确实也这么叫我,可现在不一样。” 



✠ 

“既然你没有其他问题了,那我就继续说。”路德维希停顿了几秒钟,见弗朗西斯不再插话,改为一副正襟危坐的听众模样,轻咳两声继续话题。 



✙ 

大概是一个月以前,尤利娅经常在早晨起来时嚷嚷着头晕,但路德维希一直认为那是自家姐姐因为试图赖床而夸大了熬夜玩游戏带来的不适。尤利娅也总能在路德维希人形记事本的提醒中撇撇嘴乖乖起床洗漱。生活看似依旧平淡如初。 

只是这天早上,任凭路德维希如何催促尤利娅按照正常作息时间起床吃饭,她都只是含含糊糊回应,又迫于上司一连几个电话提醒路德维希还有客户在等他,他只好帮尤利娅定好表顺带把早餐放进了烤箱,不管她有没有听见还是道了句再见,这才离开。 

路德维希一整天都心神不宁——谁叫尤利娅没有给他打电话报平安。终于,在接二连三的出现打错字的情况后,站在路德维希身后许久的上司终于忍不住拍了拍他的肩膀,“好小伙,心已经被你的女神俘获了吗?给你提前放假,快回去找你的心上人吧。” 

不,那只是我的姐姐。反驳的话还没说出来,上司又一改语调故作严肃道,“不过,该做的工作要在明天加班补回来。”“当然,我会的。” 

回去的路上,路德维希打足了一万分的精神,强迫自己不去分神妄自猜测尤利娅的情况。早该发现不对劲的。平时咋咋呼呼的尤利娅今天就像是被淋了一场不算小的雨后蔫儿唧唧的小猫。 

路德维希到了门口才发现自己因为走得急并没有拿钥匙,于是叩了叩家门,“我回来了。”这么等了几分钟,迟迟没有人来开门,思索几秒弯下腰,拿出藏在地毯下面的备用钥匙拧开门。屋子里静悄悄的,什么声音都没有。要知道,平时总会看到一片狼藉和坐在沙发上望着金发弟弟不好意思笑着的尤利娅。 



✠ 

“她去哪里了?”弗朗西斯夸张地张开嘴,像还未成熟的少女一般双手交叠托在下巴处,眉毛紧紧皱在一起,似乎在为接下来的发展而担心。 

路德维希用手捏了捏鼻梁,有些胃痛的避开弗朗西斯的视线,“她还在家里,哪里都没有去。” 

“噢,你继续。” 



✙ 

屋里一切都十分正常,和离开时别无二致。除了尤利娅房间的门。 

路德维希清楚的记得,他离开时那扇门是开着一条缝隙的,此刻却全部关上了。他冲过去推开门,看到尤利娅正穿着睡衣站在打开的落地窗前,微风徐徐吹过尤利娅的发梢,银色长发在风中翩翩起舞。 

“姐姐?!你在做什么!”不过路德维希没有被眼前的画面定格,他看到自家姐姐的一只脚已经迈出了窗户。尤利娅闻声转过头,看向路德维希的眼瞳有种说不出的空洞。 

随后,她转过身,跳了下去。 

——这里可是七楼!!!路德维希在心底高喊出声,大脑因为信息量过大导致直接死机。他已经记不得自己是怎样拨打急救电话,又是怎样跟着救护车去到抢救室的门前。他甚至不记得自己有没有在冲到楼下前把门窗关好。 



✠ 

弗朗西斯一脸不可置信,看着偏过头的路德维希犹豫着磕磕巴巴地开口:“所以,她……摔死了?” 

路德维希摇摇头,“不,她醒过来了。这也是问题所在,连医生都不确定她到底是不是失忆,还记得我一开始和你说的吗,她声称自己叫尼可丽娅。” 



✙ 

“尼可丽娅。我叫尼可丽娅。” 

在路德维希不知道第几次询问她叫什么名字后,她依旧这么说。语气异常坚定,如果不是因为她还是尤利娅的模样,或许路德维希真的就相信了她叫尼可丽娅。 

尼可丽娅坐在病床上,却已然没有病患的感觉,周身的气场甚至会让旁人误认为是被绑来医院的贵小姐。她用手拨弄自己的长发,抬起眼上下打量坐在椅子上的路德维希,小声嘀咕,“长的和爱茨好像,喏,难道是爱茨开的玩笑来吓唬我吗?” 

“总不会是异时空穿越?这么悬乎的事情竟然发生在我身上。总之,现在先回去吧,这里我一秒钟都不想待下去了。”尤利娅甩甩头站起身,径直走出病房的门。 

“回哪里?”路德维希把尤利娅,呃,或者说自称是尼可丽娅的尤利娅带到自己的车上,待两人都坐好,转过头询问。后座的人却没什么感情地反问回去,“你家。不然还能去哪里?你不是说我是你姐姐吗。” 



✠ 

弗朗西斯再次有些夸张地惊呼,“怎么会这样?尤利娅她失忆了吗?我记得她从来没有这么冷淡过!” 

“似乎是失忆,又似乎不是,”路德维希抬头望着天花板叹了口气猜测起来,“至少她还记得自己姓贝什米特。” 

“不是失忆,那难道是尤利娅,不,尼可丽娅说的穿越时空?真是想不到竟然真的会有这种事情。哥哥我一直以为这是电视节目上才会有的幻想之作。”弗朗西斯说着,伸出手又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一本正经地提出观点。 



✠ 

“也许吧。” 

“弗朗索瓦?” 

弗朗西斯正想继续问些什么,就被突如其来的开门声和刻意拔高的声音打断。只见一头银色长发的女孩看着弗朗西斯惊讶道,“你是弗朗索瓦?爱茨,”她意识到自己叫错了名字,抿了抿嘴改口,“路德维希,这是怎么回事。” 

“不是的,姐姐。他是弗朗西斯·波诺弗瓦。”路德维希站起身,选择性忽略了弗朗西斯朝他投过去的疑惑眼神,走上前接过她手里掂着的大包小包——果然不管有没有失忆,她都喜欢在出门闲逛后买回来一大兜东西。 

弗朗西斯随后也站起身,向她欠身说了句再见才离开。路过路德维希时还低声嘟囔一句,“你可没说过她会这么早回来。哥哥才不想当你们的电灯,今天就到这里吧!” 

路德维希目送弗朗西斯走进电梯,这才把门关上,又试探性叫了声,尤利娅。果不其然收获了她的纠正。 

“我是尼可丽娅。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就这样吧,你只需要记得我是尼可丽娅就好。总会有解决办法的,你不要太着急,我理解你的想法,”这么说着,她又小声补充了句,“路茨。” 

百首8S
愛しつくしてあげる,情有独钟地...

愛しつくしてあげる,情有独钟地深爱着你,

狙った獲物は逃がさない,
笑みを殺し待つだけ,
绝不让瞄准的猎物逃脱,微笑着等待大开杀戒。

あたしは賭け狂いのクイーン,我是狂赌的女王

摄影:伊吹

本命诅咒破解!虽然是性转!

愛しつくしてあげる,情有独钟地深爱着你,

狙った獲物は逃がさない,
笑みを殺し待つだけ,
绝不让瞄准的猎物逃脱,微笑着等待大开杀戒。

あたしは賭け狂いのクイーン,我是狂赌的女王


摄影:伊吹

本命诅咒破解!虽然是性转!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