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尤瑞艾莉

10399浏览    147参与
九远冢

液化改图,从尖脸到圆圆脸

液化改图,从尖脸到圆圆脸

貓狐君(• H •)
そろそろ、堕ちて❤️ 好久沒試...

そろそろ、堕ちて❤️

好久沒試過不用令咒不嗑石就過高難了,謝謝你二姐

(不用管後面那些臭男人(等等

そろそろ、堕ちて❤️

好久沒試過不用令咒不嗑石就過高難了,謝謝你二姐

(不用管後面那些臭男人(等等

青玉流

【综】假如迦勒底召唤出了沈剑心

第六十八章 欢迎新人加入黄金鹿号~欢迎仪式结束,您一共消费518元


罗曼医生看向他的魔术式,直觉告诉他还是别参加这个赌约比较好。

仿佛心意相通一般,金发的人王示意所有人看向前方:“赌局什么的还是等打倒那位血斧王再说吧。”

“小心!前面有从者反应!”玛修提醒着所有人。

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

叽叽叽叽——叽咿——

一个赤裸着上身,浑身肌肉发达的棕发短发、留着乱糟糟胡子的英灵,抗着一把血红色的斧头,已经进入所有人的视线:“吾!吾名!埃里克!伟大的,埃里克!”

玛修不仅松了口气:“看来对方是个能好好沟通的对——”

“嘎噢!杀!挡我者杀!全部,杀光!叽叽叽叽咿!!!!!”血...

第六十八章 欢迎新人加入黄金鹿号~欢迎仪式结束,您一共消费518元


罗曼医生看向他的魔术式,直觉告诉他还是别参加这个赌约比较好。

仿佛心意相通一般,金发的人王示意所有人看向前方:“赌局什么的还是等打倒那位血斧王再说吧。”

“小心!前面有从者反应!”玛修提醒着所有人。

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

叽叽叽叽——叽咿——

一个赤裸着上身,浑身肌肉发达的棕发短发、留着乱糟糟胡子的英灵,抗着一把血红色的斧头,已经进入所有人的视线:“吾!吾名!埃里克!伟大的,埃里克!”

玛修不仅松了口气:“看来对方是个能好好沟通的对——”

“嘎噢!杀!挡我者杀!全部,杀光!叽叽叽叽咿!!!!!”血斧王埃里克浑浊的双眼蓦然变得通红一片,整个人的气势也变得狂暴了起来,他继续前进着,凡是他走过的地方,都留下了清晰的脚印。

“……嘶,看来是无法沟通了。”玛修做好了战斗的准备,“玛修·基列莱特准备出击!德雷克船长,还有大家!”

“收到!挪威的维京人!严格来说应该算我们的祖先大人,但——我会表达敬意,但也必须让你看清现实!藤丸立香,看好了,所谓的海盗的作风就是这样的!”德雷克船长微顿,然后呵斥着,“烦死了,你这个大胡子鼹鼠!老头子就该乖乖滚回去!”

“叽、叽、叽……嘎嘎嘎,绝不给你,这是我的……”血斧王说着意味不明的话。

德雷克船长对血斧王的战意盎然,玛修也是立刻上去掩护船长。

罗曼医生在盖提亚的守护下旁观着,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藤丸立香一点点挪动着,然后戳了戳罗曼医生的手臂:“医生你是发现了什么吗?”

“唔,不是……我只是突然有一种感觉。”罗曼医生想了想,然后努力向藤丸立香比划解释着,“感觉挺像『启示』,但是你知道的,我现在只是个普通人,完全没有那种能力了。”

盖提亚牵着罗曼医生的手向前走:“该走了,在那两个Archer的辅助骚扰下,玛修和德雷克船长已经击败了血斧王。德雷克船长很笃定得要带我们去找宝藏。”


德雷克船长带着大家来到另一处海岸,那里停泊着一艘维京人风格的崭新的船,见此,德雷克船长吹了声口哨:“这就是财宝啊,你们等等。”

然后,大家看着德雷克船长一脸兴奋得拿了一本书从那搜维京人的船下走下来:“快看,是宝藏!”

“玛修,维京人在航海时,会用图画和文字记录从出发地至到达地的一切信息。比如说,海岸的形状、浅滩所在位置、洋流的性质以及方向。”罗曼医生看着依旧不是很明白的玛修解释着为何德雷克船长会说那本书就是要找的宝藏,“除非他们是突然出现在这座岛上的,否则只要是从其他地方而来的,就肯定会有相关记录。对于要在目前一无所即将出海的我们来说,没有比这更棒的宝藏了吧?”

“没想到你这个家伙听懂的嘛。”德雷克船长也不由得对这个软绵绵的家伙有了改观,“我看看,没错,是这附近的海图。而且,在我们西北方向有一座海盗。以我的黄金鹿号的航行速度,应该在十个小时左右会到达,如果顺风的话,还能再快一些。对了,学者,这上面的文字你能解读吗?”

“没问题!”罗曼医生只瞟了一眼,然后信心十足得保证,“区区一本书而已,我可以解决的。”

大卫略有些意外得看着信心十足的粉毛医生,然后低笑着,挪开了视线。

“好嘞!那我们继续出发吧!”德雷克船长振臂一呼大声道。


在击败了一群海盗成功上岛后,接连击退龙牙兵之类的敌人后,大家来到了沈剑心指示的灵脉中心。罗曼医生被盖提亚牵着,他翻来覆去看着刚刚在海上击退海盗时,地方所遗留的海盗旗帜。

“怎么?这面旗帜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吗?”牧羊人笑嘻嘻得凑了过来。

“唔,旗帜有点像是传说中的大海盗……嗯?啊!”罗曼医生猛然一震,他忍不住后退了几步,若不是被盖提亚及时扶住,他准得丢人的摔倒在地。

将王已经站稳的盖提亚暂且放开了对罗曼的搀扶,积极其不善得看着一脸“不关我事”的大卫王,他的右手已经蠢蠢欲动了。

牧羊人拨动了几下琴弦,熟悉的乐曲让罗曼医生有一瞬间的恍神,也同时抚平了他刚刚的惊慌。

罗曼医生犹豫得,正视了牧羊人的眉眼,然后支支吾吾着:“这面旗帜是……啊!发生了什么?!”

地面突然发生剧烈的晃动着,再一次站立不稳得罗曼医生下意识得抓住了就站在他面前的牧羊人。

盖提亚:???!!!!(ノ`⊿´)ノ

大卫也是完全没想到,他这个胆小鬼儿子竟然还有这么主动的时候。

虽然抬头就看见他的小羊已经满脸通红,一副被蒸熟的样子。

于是,大卫拍了拍小羊的后背,带着罗曼医生趴下来,将这只恐惧的小羊圈住保护好,然后投给盖提亚一个略微挑衅的眼神。

气结的盖提亚当场飞到天空,在藤丸立香和玛修的惊恐眼神中,盖提亚一个接一个的魔术不停得向远方砸去,就在她们惊呼天上的大光轮似乎有点变大的时候,罗曼医生及时喊停了似乎在暴走中的魔术式。

与此同时,一个清脆的女声也在愤怒中立刻响起来:“啊啊,知道了,我知道了啦!我跟你们走总行了吧?要杀要剐随你们便!”

那是留着长长紫色双马尾的少女模样的从者,穿着希腊样式的裙子,又是气愤又是恐惧得看着她们所有人,在她的身后,还跟着一个气息虚弱的高大的从者。

“欸?等等?”玛修直觉对面那两个从者似乎对己方有什么误会。虽然盖提亚刚才的确实挺凶的,但在罗曼医生的科普下,刚刚的魔术仅仅只是声势浩大而已,造成的伤害并没有他们所想的那么大。

“……所以,盖提亚一定是发现了什么,只是想要把对方引出来而已。”罗曼医生为自己崽的形象赶忙解释着,“盖提亚,他真的是个好孩子!”

玛修刚刚出声,那个少女就恶狠狠瞪了一眼过来:“什么事?你这个土里土气的大盾女。”

“等等,‘大盾女’?我?”玛修有些错愕得反问。

藤丸立香有些头疼,她觉得对方完全和己方不在一个频道上,于是她站出来:“我想你是误会我们了。”

“哈?什么?”少女打量了下藤丸立香,“等等,你是人类?‘那玩意’所谓的御主?不,既然如此,你就应该好好管管你的从者啊!那个变态从者是怎么回事啊?”

元翎歌下意识看向那边的牧羊人,得到牧羊人一个无辜的神情。

说道这里,这位漂亮的少女由原本的愤懑变成了吐槽:“……连希腊也没有那么变态的家伙啊!”

“请听我们说!”藤丸立香叹了口气,加重了语气,强调着,“我们对你们完全没有恶意,请听我们说!”


“这、算、什、么、啊?”再大家互相道了真名后,知道了少女名为尤瑞艾莉之后,这位希腊的女神这样说着,“你们刚刚也太招人误会了吧?”

尤瑞艾莉看向已经走到一边,乖巧得向那个软绵绵男人讨好笑着的盖提亚。

“这,这话应该由我们来说才对!”玛修也是难得有些委屈得说着,“突然发起震动,我们当然以为会是敌人的攻击啊,盖提亚先生才会反击的啊。”

“唔……”阿斯忒里俄斯发出一声。

“啊啊,阿斯忒里俄斯!”尤瑞艾莉连忙转身过去,露出真实的担心的表情,“你一定一定不要乱动哦。你很结实的,所以只要别乱动就不会死的。……应该不会死吧?”

说着, 尤瑞艾莉偷偷打量了一眼盖提亚,“话说,那个人,不使用宝具就可以击破阿斯忒里俄斯的结界……嘶,好强。”

元翎歌于是走上前,将自己随身携带的蓬莱医宗所制的药物递给了尤瑞艾莉:“这是伤药,给阿,阿斯,阿斯忒里俄斯用上吧。”

看着元翎歌的打扮,仿若曾经偶然得以听闻的东方仙人的模样,于是这位骄傲的女神也难得没有以居高临下的态度同元翎歌说话,别别扭扭得道了谢之后,就开始为阿斯忒里俄斯涂伤药。

而德雷克船长则是趁此,要求尤瑞艾莉和阿斯忒里俄斯上船。

那一边,罗曼医生揉揉盖提亚的毛绒绒,安慰着抱着自己不放的魔术式:“……我知道,我都知道的,但是盖提亚下次还是不要这么冲动了,乖啊。”

牧羊人依靠在树干上,看着那只披着羊皮的凶兽一副委委屈屈的模样,啧了一声,喃喃自语着:“这是被吃得死死的吗?”


————

站位不好,盖盖站在医生后面,大卫与医生面对面站着,再加上那还是自己的爹,所以发生危险了,医生就下意识抓住大卫。


心:不是我!这次真的不是我!

达:不是你,通讯怎么又断了?都说了不要乱碰操纵台!balabala……

心:QAQ


下周缘更

.NeKo.

男咕哒后宫向,我曾经发过一部分,作者是魔法少女伊莉雅的作者。

唔...不知道还有人记得《心跳迦勒底》,很久之前的坑了吧...

转自dmzj

男咕哒后宫向,我曾经发过一部分,作者是魔法少女伊莉雅的作者。

唔...不知道还有人记得《心跳迦勒底》,很久之前的坑了吧...

转自dmzj

cimz
曾经画过的一小套三姐妹的Q版!

曾经画过的一小套三姐妹的Q版!

曾经画过的一小套三姐妹的Q版!

cimz
去年礼装设定的斯忒诺和尤瑞艾莉...

去年礼装设定的斯忒诺和尤瑞艾莉

当时久违地看到姐妹同框,边感叹着她们真好边画完了x

去年礼装设定的斯忒诺和尤瑞艾莉

当时久违地看到姐妹同框,边感叹着她们真好边画完了x

樱净
补完一脸嫌弃让你看胖次之后突然...

补完一脸嫌弃让你看胖次之后突然得到的灵感(ಡωಡ)


(被大姐二姐的服饰细节逼疯)

补完一脸嫌弃让你看胖次之后突然得到的灵感(ಡωಡ)


(被大姐二姐的服饰细节逼疯)

Beatrice

从大到小对我的态度emm大的想躲着姐姐小的被姐姐躲,以及姐姐们的巧克力绝对是美杜莎吧,美杜莎。但戈耳工的巧克力是蛋呢。。说起来我已经把三姐妹都集齐了,可以凑个男不动队了哎

从大到小对我的态度emm大的想躲着姐姐小的被姐姐躲,以及姐姐们的巧克力绝对是美杜莎吧,美杜莎。但戈耳工的巧克力是蛋呢。。说起来我已经把三姐妹都集齐了,可以凑个男不动队了哎

糖蛋白Y
找很喜欢的老师约了很喜欢的角色...

找很喜欢的老师约了很喜欢的角色

双倍的快乐✌🏻️

找很喜欢的老师约了很喜欢的角色

双倍的快乐✌🏻️

糖蛋白Y

找影布老师约的可爱龙娘和可爱二姐!

找影布老师约的可爱龙娘和可爱二姐!

.NeKo.

在某个地方找到的fgo同人全龄向本《心跳迦勒底》

汉化组已经在第二页授权

作者广山老师能不能画伊莉雅不摸鱼了

先发几页预览

关注超过70人,喜欢过100更新

如果你已经看过了就不要在意这篇文章

其他的帝都和fsf我还是会更新的,与本篇无关

这个本子质量真的非常高

我真的需要有人关注的满足感(இωஇ )

在某个地方找到的fgo同人全龄向本《心跳迦勒底》

汉化组已经在第二页授权

作者广山老师能不能画伊莉雅不摸鱼了

先发几页预览

关注超过70人,喜欢过100更新

如果你已经看过了就不要在意这篇文章

其他的帝都和fsf我还是会更新的,与本篇无关

这个本子质量真的非常高

我真的需要有人关注的满足感(இωஇ )

有死者的漫游

【FGO/尤瑞艾莉中心】少女的喜怒无常

*17年旧文,背景是我迦尤瑞艾莉百级了但我还没有斯忒诺


——————————

她是美驻足于人世的象征,是以一切好的都为她停留。

她的指边绽出鸢尾与百合,她的发间缀以黑荆棘和白玫瑰,她的呼吸带着春潮的祝福,她的眼中置有无黯的星海。她轻盈若枝边掠过的白鸟,身躯无翼却可飞翔,足携银链却可行走。

她走过土地,土地便为她苏生新绿;她穿过枯枝,枯枝便为她结坠果实;她坐上岩石,岩石便为她蔓铺青苔;她唱起歌谣,海浪便为她奏响乐章。

——她看着你,你便受她蛊惑。


“你们在做什么呀?”

童谣自白色门后探出头来,声音柔软而活泼。房间内的两个弓兵都侧身看她,小小的女孩脸红了,身体向门后挪了一点。...

*17年旧文,背景是我迦尤瑞艾莉百级了但我还没有斯忒诺


——————————

她是美驻足于人世的象征,是以一切好的都为她停留。

她的指边绽出鸢尾与百合,她的发间缀以黑荆棘和白玫瑰,她的呼吸带着春潮的祝福,她的眼中置有无黯的星海。她轻盈若枝边掠过的白鸟,身躯无翼却可飞翔,足携银链却可行走。

她走过土地,土地便为她苏生新绿;她穿过枯枝,枯枝便为她结坠果实;她坐上岩石,岩石便为她蔓铺青苔;她唱起歌谣,海浪便为她奏响乐章。

——她看着你,你便受她蛊惑。


“你们在做什么呀?”

童谣自白色门后探出头来,声音柔软而活泼。房间内的两个弓兵都侧身看她,小小的女孩脸红了,身体向门后挪了一点。

“阿拉什和我在做点小东西。”

罗宾汉随手拿了一支阿拉什身旁的箭矢,将它展示给女孩看:“哈……虽然咱们这没几个弓兵用箭啦,但武器配备还是要时时检查的。”

童谣似懂非懂地点点头,突然又想到了什么,高兴地说道:“那这个我知道!尤瑞艾莉姐姐也用箭,不过她的箭很漂亮,亮亮的,前边还有小爱心~”

两个弓兵的动作俱都一僵,旋即罗宾汉状似不经意地问:

“说起来,童谣你在这里做什么?”

“呀!”黑衣女孩儿如梦初醒,米白色的长发随动作摇曳,“我……我要去找Master!”

她的眼睛在刹那间显出澄澈的亮光,女孩转身就跑,甚至顾不上向后说一声再见。罗宾汉倚在门口,直看她消失在走廊拐角处,才耸耸肩回到房里。

“那种东西……只能算小孩子的玩具吧?”

黑发弓兵没有接他的话,罗宾汉叹了口气,重新往袖箭上淬毒。


她是美的象征,是那至高的概念化为实体的产物。她的箭矢铸造以黄金,她的战甲披身以礼裙。即便黄金之箭未有锐利锋芒,轻纱礼裙不可抵挡他人剑矢,但至美本就无需凡俗武器,甚至魔力于她而言亦不过锦上之花。她仅以微笑本身便可使任何人神魂颠倒,而你不位于例外之列。你匍匐在她脚下,你亲吻她的裙摆,当中不含独属异性的欲念。你只是沉溺于至美。你愿意为这明亮的献上你所有的黄金之杯,甚至无需她轻启双唇。

但她并不想要。


“美杜莎?”

藤丸立香错愕地看着紫发骑兵端着盘子坐到她对面,这个座位在餐点向来是迦勒底唯一一个盾兵的位置,但今天这个习惯被打破了。

“我提前告诉过玛修了。”蒙眼的女妖踌躇着,十指交缠如发间之蛇。年轻的御主看不清她的表情,但那声音中的紧张却清晰可闻。于是橙发的少女努力摆出安抚的微笑,认真聆听那下一句话语:

“我有一个请求——”


她此刻放声大笑,永驻的少女之声甜美而尖锐。她肆无忌惮地挑衅每一个异性,仅仅为了自己的奇想与百无聊赖。她随心所欲地施展恶作剧,所依仗的无非是无人可将其责罚。只要不出声便不会招致怒火,只要不露馅便不算耍了花招。但是,但是啊,即便当真遭遇愤慨又如何呢?从没有人真正忍心对美施以责罚。智慧的军师在美面前气急败坏,力量的怪物在美面前温顺如牛。美好的东西不应当被破坏,此为无可奈何之事。纵使对此喜怒无常怀有不满,也至多化为细碎言语。但喜怒无常的当真是美吗?亦或者说,是女神?是未经询问意愿便被创造出来的、“理想化的女性”?又或者仅仅是有着自己姓名的少女?

“——尤瑞艾莉?”


“如果可以的话,能不能尽快将斯忒诺带到这里来呢?

“我知道这个要求很任性,但是——

“姐姐她,每天晚上都会哭着呼唤那一位。”

安抚的微笑在脸上凝固。


她手边的鸢尾凋谢,百合枯萎。黑荆棘染红了白玫瑰。春潮凝噎,星海也溢出波光。土地为她缄默,青枝为她倾颓,岩石为她风化,海浪为她号哭。她为飞翔之女身却无翼,足欲迈出却缠缚银链。她声嘶力竭地表达痛苦,为血肉亲缘永离的苦痛与自身的孤独。但观者却为这悲切的美拍手叫好,眼中流下的也不过是感动的泪珠。她应当如何?她能够如何?她透过濛目水光寻找相似的身影,无形之岛却杳无声息。


“斯忒诺——”


”迦勒底的英灵召唤系统还远不完善,想要召唤出特定的英灵——

……对不起。”


于是她变本加厉,性情愈发乖张,行为有恃无恐。尖笑与荒诞的背后却又在房中独自哭泣与自我贬抑。真诚的赞誉只是为了美而献出,人的品行却只可获得叹息。你对此一无所知。你为美奉上圣杯,你为美献出你所有的财富与珍宝。但你不知道你无事可为她而行。你的行为中不含任何欲念,只除了希望她能够回以欣悦。而她报之以永恒的微笑,笑容中含有伪神的蔑视与悲哀。

此刻她看着你,或许少女当真是在看着你。

但「美」的眼中空无一物。


白纸书生

十一张护符外加三颗石头,我!!!出货了!!!还把尤瑞艾莉5宝了!啊哈哈哈哈
我满足了

十一张护符外加三颗石头,我!!!出货了!!!还把尤瑞艾莉5宝了!啊哈哈哈哈
我满足了

禾生

2019年万圣节🎃礼装



二姐和小牛太甜了磕cp使我快乐



玛尔达南丁太瑟琴了我喜



图片十张上限限制了eva版圣女和蒸汽朋克巴贝奇的发挥



有一说一,这张拉二脸怪怪的,但苍银是真的



我搞到真的了.jpg



苍银三骑旧剑不配有姓名



背景板里吃狗粮的歌剧魅影也不配有姓

蓝胡子不仅没姓名看起来还憨憨的

2019年万圣节🎃礼装




二姐和小牛太甜了磕cp使我快乐




玛尔达南丁太瑟琴了我喜




图片十张上限限制了eva版圣女和蒸汽朋克巴贝奇的发挥




有一说一,这张拉二脸怪怪的,但苍银是真的




我搞到真的了.jpg




苍银三骑旧剑不配有姓名




背景板里吃狗粮的歌剧魅影也不配有姓

蓝胡子不仅没姓名看起来还憨憨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