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743浏览    41参与
巨龙酱

堯法好磕qwq

堯×法师「堯法」


法:堯堯?


堯:…


法:堯堯~堯堯~堯堯堯堯堯堯堯堯堯堯

        堯堯堯堯堯堯堯堯堯堯…………堯!


堯:……


法:…那个帅气的知名实况主堯!


堯:诶!怎么了!


法:……


堯:?


法:…我饿了QAQ

堯×法师「堯法」


法:堯堯?


堯:…


法:堯堯~堯堯~堯堯堯堯堯堯堯堯堯堯

        堯堯堯堯堯堯堯堯堯堯…………堯!


堯:……


法:…那个帅气的知名实况主堯!


堯:诶!怎么了!


法:……


堯:?


法:…我饿了QAQ

大漠孤山
害怕的鸭狸趴趴

冬至 🎄🐯🎁

“红色吊带裤勇者,他们是这么称呼你的,对吗?”


熟悉的声音让庞从睡梦中惊醒,原来已经睡了一整个下午,现在是枫湖的夜晚,他能看到不远处靠近湖的地方站着一个虎兽人,他就是声音的主人。


那虎兽人他太熟悉了,令人落泪的熟悉,十几年的陪伴,熟悉到他光看背影就能认出那是谁。


他想说话,他想说的太多了,他想问他这一年多他去了哪里,他想跟他分享自己一年多来的见闻。但张开了嘴,却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那么多想说的话,到嘴边只化为一声,“尧……”


他向前伸手想要触碰到尧,却抓了个空,没有尧,眼前只有属于夜晚的黑暗,这不过是他又一次的幻想罢了。


枫湖的夜里露水很重,偶尔能...





“红色吊带裤勇者,他们是这么称呼你的,对吗?”


熟悉的声音让庞从睡梦中惊醒,原来已经睡了一整个下午,现在是枫湖的夜晚,他能看到不远处靠近湖的地方站着一个虎兽人,他就是声音的主人。


那虎兽人他太熟悉了,令人落泪的熟悉,十几年的陪伴,熟悉到他光看背影就能认出那是谁。


他想说话,他想说的太多了,他想问他这一年多他去了哪里,他想跟他分享自己一年多来的见闻。但张开了嘴,却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那么多想说的话,到嘴边只化为一声,“尧……”


他向前伸手想要触碰到尧,却抓了个空,没有尧,眼前只有属于夜晚的黑暗,这不过是他又一次的幻想罢了。


枫湖的夜里露水很重,偶尔能看到水滴在叶尖凝作冰晶,已经是冬天了,庞能感受到寒意,枫湖的枫叶已经落尽,偶尔留在树枝上的几片不甘落下的,它们在诉说着一个秋天的梦。


湖心岛上扬波普吉他们在庆祝,隐隐约约听见了赫丝提雅的歌声,听说蛙鳄们也会去,这是难得的休战,鸭狸趴趴和蛙鳄们坐在一起,吃着野菜和野果。庞下午的时候拒绝了扬波老师的邀请,扬波老师也没多问,只在转身的时候说了句,该放下了。圣诞的颂歌,唤醒了庞的记忆。


联邦是从两年前开始第一次大规模的庆祝圣诞的,或许只是商人单纯想要增加节日的销量的小把戏,但人们还是乐此不疲的加入到了庆祝的人群里。第一次过圣诞,人们多少有些不适应,穿着和平时不无二致的服装,走上街头,小心翼翼地感受着节日的气氛,有好事者不知从哪里弄来了一颗圣诞树,摆在广场中央,上面挂着五颜六色的装饰彩灯和小礼物。


是了,圣诞树,他的初吻就是在圣诞树下交掉的。


尧难得的有机会从皇宫里出来,加入到狂欢的人群里,他换上了常服,天鹅绒的斗篷让他看上去精神又温暖。庞对过节倒没什么兴趣,他只想去那家居酒屋喝上一杯,暖暖身子。


“带我一起。”尧在问清了庞今晚的打算后,决定和他一起去喝酒。


“您…您贵为皇子,不该出现在那种地方。”


“今晚没有皇子,只有个叫尧的普通虎兽人。”尧微笑着看着庞。他笑起来很好看,庞拒绝不了。


他俩从居酒屋出来,庞喝的醉醺醺的,他能闻到自己身上的酒气,酒味混合着汗液的味道,让自己闻上去很糟糕,他有些懊悔,自己为什么不少喝点,但尧不在乎,凑了上来,粗重的呼吸声,尧身上的气息,天空中飘下的雪花,圣诞树上的彩灯,槲寄生下,庞抱住了尧。


但那已经是两年前的事了,如今自己孤身一人在这里,假装遗忘了和联邦有关的一切,但这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过去不肯放过他。


他也轻声哼起了圣诞歌曲的旋律,回忆起了两年前和尧在一起的点点滴滴,越是回忆,孤独的感觉就越是袭来,庞知道自己不应该沈溺在过去,庞也知道再也见不到他,但庞不在乎,因为庞知道除了自己以外,再无别人为他唱歌。


无用良品

我国曾有这样胸怀的少数人(安慰):我不想要,再多再好也不要

♟ 可悲的满足

《庄子·内篇》第一篇《逍遥游》,立即鲜活地展示了不受现实人世拘限的视野。人之外,有太大的空间;现实之外,有更大可供我们意识、想象遥游的领域。那个空间、那个领域,有多少雄伟、诡奇、华丽的现象存在,有多少不可思议的事正在发生!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

在北方,最庞阔的海域中,有一条叫做“鲲”的鱼。然后展开了庄子式的夸大描述——「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

第一项夸大,是形容这条鱼之大,有几千里那么长,而且“几千里”还只是我们用自己的人间尺度勉强臆测之词,鲲的真实规模,大到我们其实没有能力测度。“不知”二字,直接且充分传达了人的渺...

♟ 可悲的满足

《庄子·内篇》第一篇《逍遥游》,立即鲜活地展示了不受现实人世拘限的视野。人之外,有太大的空间;现实之外,有更大可供我们意识、想象遥游的领域。那个空间、那个领域,有多少雄伟、诡奇、华丽的现象存在,有多少不可思议的事正在发生!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

在北方,最庞阔的海域中,有一条叫做“鲲”的鱼。然后展开了庄子式的夸大描述——「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

第一项夸大,是形容这条鱼之大,有几千里那么长,而且“几千里”还只是我们用自己的人间尺度勉强臆测之词,鲲的真实规模,大到我们其实没有能力测度。“不知”二字,直接且充分传达了人的渺小与不足。对于庄子要说的道理、要描述的事物,一般人世的感官配备是远远不够的。我们要有超越人世的感官与理解,才有办法接触那些道理与事物。这让我们想起《楚辞·天问》:为什么会有那么多问题?为什么要罗列出那么多问题,却没有提供答案?因为那些问题没有答案,是我们疑惑却“不知”的。对“不知”的好奇,着迷于自己的“不知”,明知得不到答案,却还是要不断地问、不断地问,像孩子般的态度,那正是《楚辞》与《庄子》清楚异于周文化的另类精神意趣。

说完“鲲之大”,然后立刻又有第二项夸大:这条鱼可以变形,从鱼变成了叫做“鹏”的鸟。“化”是《庄子》书中一个常见的关键字。庄子要带我进入的那个世界,不只广大,在已知之外包围了无穷的未知,而且这个世界从来不停留,你不能假定现在看到的就是其状态、面貌,下一刻甚至下一瞬间,此物便“化”为彼物,始终变动不居,充满了我们无法掌握的变化可能性。

「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

鲲那么大,化成了鹏,鹏也同样有“不知几千里”的超越尺寸。接着,又来了一项不可预期、不可控制的变化:鹏由静态的存在,一瞬间转成了动态的存在。“怒”形容其突然奋起的模样,挥动着那硕大的翅膀,翅膀大到远远看去像是飘垂在天空上的云一般。

「是鸟也,海运,则将徙于南冥。」

本来住在北海的庞然巨物,当海上的大风吹来时,他将迁移到南海去了。

「南冥者,天池也。」

“天”,是和“人”相对的。没有经过人工改造的,或无法由人力予以改变的,叫做“天”。自然与人为的对照,甚至对立,从庄子到老子,一贯都是道家的核心观念。天池是纯粹自然的水域,因此才能容纳鹏。由鲲而鹏,这远超过人类理解范围之外的庞然大物,只能从自然的北方大水域,借由自然的力量——巨大的海风吹来——而移徙到同样自然的南方大水域去。

「《齐谐》者,志怪者也。」

庄子接着引述了一本叫《齐谐》的书。书名显示这本书的来历应该和齐有关。齐虽然后来是姜尚(太公)的封地,但其地在最东方的海边,和周人源自西方高原的传统大不相同。到东周时,齐国人给人留下最深刻印象的,一是他们爱打猎,崇尚武勇精神,这是齐桓公赖以成为第一个“霸主”的基础;第二是他们迷信,对稀奇古怪的事物抱持高度的兴趣。后来秦始皇、汉武帝追求长生不老,接触的很多都是东方齐地一带的方士,进而派人到海上寻找蓬莱仙山,说明了这项特色之源远流长。

《齐谐》这本书,专门记录稀奇古怪的事情。在这本书中,有对于鹏鸟南飞的精彩描述。

「《谐》之言曰:“鹏之徙于南冥也,水击三千里,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去以六月息者也。”」

鹏鸟要迁到南方去时,鼓动起它的巨翅,拍击在水面,把水都向上激扬了有三千里那么高,用这种方式让自己平飞起来,然后再依随着风,旋转而上,愈飞愈高,一直到九万里的高空上。而鹏之所以能如此高飞迁徙,凭借的就是六月的“息”。

以这样的庞然巨怪开场,联系到“息”。能够把大鹏鸟撑起来,将它一路送上九万里高空的,是什么?是看不见、摸不着的“息”。《齐谐》所志之怪,除了鹏鸟起飞时的壮观景象外,显然还有“去以六月息者也”这件事。为什么“息”能够有如此不可思议的力量呢?

于是,庄子接着讨论、解释“息”之为物。

「野马也,尘埃也,生物之以息相吹也。」

热天看着地面,会发现眼前的景物有着细微的折射扭曲,那样的“游气”,就叫“野马”。还有,空中会有尘埃飘浮着,尤其是阳光照射下,微小物体的运动会显现得特别清楚,那都是“息”的作用,来自于生物气息彼此更相吹动的效果。

「天之苍苍,其正色邪?其远而无所至极邪?其视下也,亦若是则而已矣。」

大鹏鸟借由“息”的作用高飞到九万里的天上,它在那里看到的天,和我们看到的天,同样是青色的吗?青色就是天的本来颜色吗?还是因为我们距离天太远了,所以才将天看成是青色的呢?飞到九万里之上,大鹏鸟就能够发现天的极限?还是天根本没有边界、极限呢?大鹏鸟从那么高的地方往下看,和我们往上看是一样的吧!它看到的辽远低处,也会因为距离而显示为青色的,也会感觉好像“无所至极”一样。我们不知道天上有什么,只能看到一片青色,以为那就是天的真相实况——“正色”,大鹏鸟在九万里之上看地面,会不会因为距离的作用,也看不到地上任何东西,只看到一片无穷无尽的青色?

这里,庄子发出了他的“天问”,对于人无从去到的高处,表现了无法抑制的好奇,同时他离开了原先的描述者角色,试图想象自己为那高飞的大鹏鸟,探究它所看到、所经历的。

「且夫水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舟也无力。覆杯水于朝堂之上,则芥为之舟;置杯焉,则胶,水浅而舟大也。」

我们看水的现象,如果水不够深,那就无法浮起大船。将一杯水倒在屋角比较低洼的地方,积水足以浮起一根小野草,让野草如同船一般漂着。但要是把杯子放到那滩积水上,就卡住搁浅,浮不起来了。杯子会胶着在地上浮不起来,就是因为船太大而水太浅的关系。

「风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翼也无力。故九万里,则风斯在下矣。」

同样的道理,要有够厚的风才有办法将大鹏鸟的巨翼撑起来。风不够厚,就乘载不了巨型翅膀。所以为什么大鹏鸟飞到九万里高的天上去?因为它太大了,大到需要九万里厚的风才能把它浮起来。

「而后乃今培风,背负青天而莫之夭阏者,而后乃今图南。」

这里连续两个“而后乃今”,说明大鹏鸟高飞的条件。有了够厚的风在底下,它乘在风上,好像背着青天般,面前没有任何阻挠,如此才能往南方去。

大鹏鸟因其大,就必须要有厚气为其条件,它才能飞得起来。

「蜩与学鸠笑之曰:“我决起而飞,枪榆枋而止,时则不至,而控于地而已矣。奚以之九万里而南为?”」

“蜩”是树上的蝉,“学鸠”是小鸟,它们从自己的立场,嘲笑大鹏鸟说:“我高兴飞就随时就飞,朝附近的突出(“枪”)的树枝飞去,有时候飞不到,也不过就是掉回地上罢了。干吗那么麻烦要高飞到九万里上到南边去!”蝉和小鸟觉得飞行是件很容易的事,哪需要像大鹏鸟那样要等“六月之息”,还得升上九万里,然后大老远飞往南方去。

「适莽苍者,三餐而反,腹犹果然;适百里者,宿舂粮;适千里者,三月聚粮。」

去附近郊外时,只要带着正常的三餐,回到家时肚子都还饱饱的,不会觉得饿。但是要去到百里远的人,前一天就得“舂粮”,将谷物舂成类似麻糬的形式,方便携带。更不要说那种要去千里远的人,出发前或许得要花三个月时间来收集路上需要的食粮。不同的距离,就得要有不同的配备。

「之二虫又何知!小知不及大知,小年不及大年。」

这两只小动物,它们知道什么!不同尺度有不同观点,需要不同的条件。然而小尺度的,很难了解大尺度,这中间有着难以跨越的障碍。我们经常用自己的规模尺度来揣度其他生物之存在,就像“之二虫”看待、嘲笑大鹏鸟一样。

「奚以知其然也?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此小年也。」

怎么会知道小的不能理解大的呢?朽木上长的蕈菇,早上长出,晚上就萎落了,它当然不可能知道月圆月缺的变化。只能活一个季节,要么春生夏死、要么夏生秋死的“寒蝉”,怎么能明白一年的四季变化呢?这就是“小年”,生存时间太短带来的限制。

「楚之南有冥灵者,以五百岁为春,五百岁为秋;上古有大椿者,以八千岁为春,八千岁为秋。而彭祖乃今以久特闻,众人匹之,不亦悲哉!」

看看“大年”吧!比楚更南边的地方生长着海龟,它们的一年等于我们的一千年。上古时期有大树,它们的一年等于我们的一万六千年。今天讲到长寿,人们都举彭祖来比,彭祖以活得久而特别有名,然而和冥灵、大椿相较,彭祖实在短命得可悲啊!

庄子先以“朝菌”“蟪蛄”来说明“小年”,转而讲述“大年”时,顺便也就刺激了我们:人活着,其实也没有比“朝菌”“蟪蛄”好到哪里去,同样也是“小年”,同样也因为自己的人寿限制,而无法真正碰触到“大年”啊!


 想清楚自己要什么

接下来这段,将“鲲”与“鹏”的故事再说了一次,不过这次给故事一个显耀的权威来源。这个权威,选的不是别人,是建立商朝的“汤”。

「汤之问棘也是已。穷发之北,有冥海者,天池也。有鱼焉,其广数千里,未有知其修者,其名为鲲。」

记录上,商汤曾经问过有知识、有智慧的贤臣“棘”一件事。“穷发”意思就是“不毛”,在最北边草木不长的地方,有一片纯粹天然的水域,神秘非人间(“冥”)的大海。海中有鱼,宽几千里,而且从来没有人知道它到底有多长(“修”就是“长”)。这鱼的名字叫做“鲲”。

「有鸟焉,其名为鹏,背若泰山,翼若垂天之云,抟扶摇羊角而上者九万里,绝云气,负青天,然后图南,且适南冥也。」

这里没有说大鱼“鲲”变身化为大鸟“鹏”,而是直接并列说北冥还有叫做“鹏”的大鸟。这鸟有多大呢?它的背就像泰山那么高、那么大,它的翅膀像是从天上垂下来的云,凭借着漩涡般的风旋转盘飞(“羊角”,形容旋风盘卷的样子,像羊头上的角),到九万里的高空上。那是云气都到达不了的高空,其身影的背景只有青天,看起来好像大鸟背着天在飞行一般。这样它出发往南飞,要到南方天然的神秘水域去。

「斥鷃笑之曰:“彼且奚适也?我腾跃而上,不过数仞而下,翱翔蓬蒿之间,此亦飞之至也。而彼且奚适也?”此小大之辩也。」

小鸟斥鷃嘲笑大鹏鸟:“它要去哪里啊?我一跳飞跃上去,飞了几公尺就下来,在丛草之间飞来飞去,这样也是飞了,飞不过就是那么回事,而它到底要去哪里?”重复两次“彼且奚适也”,凸显了斥鷃无法了解大鹏鸟在做什么,却又采取了一种轻蔑的态度。这不正是我们对待自己无法了解的事物时,经常会有的一种反应吗?

这就是“小大之辩”,用今天的语言,我们可以说,这就是跨越不同尺度规模的“不可共量性”,尤其是“小”者无法接近、探入“大”者的尺度规模问题。

「故夫知效一官,行比一乡,德合一君,而征一国者,其自视也,亦若此矣。」

所以那种有足够智慧能担任一项官职,行为能在一乡间获得称许,也得到一位君王的赏识,能在这国扬名立万的人,他们看待自己的态度,也就和赤斥鷃一样吧!庄子将前面夸大的描述转来看待人间,但他的重点就不在如何将“小大之辩”运用在人间事务,而是借由“小大之辩”反映人世观念的局限乃至于荒谬。

而宋荣子犹然笑之。我们宋国稍有一点见识的“宋荣子”,都知道这样的事是荒唐的。“宋荣子”就是“宋钘”,时代早于庄子,《荀子》书中有“宋子见侮不辱”,《韩非子》则说“宋荣子义设不斗”。《庄子·天下》也有对宋钘的评论:「不累于俗,不饰于物,不苟于人,不忮于众,愿天下之安宁,以活民命,人我之养,毕足而止,以此白心;古代道术有在于是者,宋钘、尹文闻其风而说之。」

综合来看:宋荣子的基本主张,是不在意外界的看法,求自我内在的安稳安定,如此自然不会要与人争斗,好好活着更重要。因而说,宋荣子就已经鄙弃对于世俗地位、名声的斤斤计较了。从宋荣子的主张而接着说:

「且举世誉之而不加劝,举世非之而不加沮,定乎内外之分,辩乎荣辱之竟,斯已矣。」

高一点、有智慧一点的人,即使全天下的人都称赞他,他也不会因此而受到鼓励,即使全天下的人都反对他,他也不会因此而感到沮丧退却。他很确定什么是“内”,什么是“外”,自我内在比外面的毁誉重要得多,不会有所混淆,也很清楚荣辱毁誉的根本究竟,不会随便动摇。这样的人,比起前面的那种,当然好多了。

但还不是最好的。

「彼其于世,未数数然也。虽然,犹有未树也。夫列子御风而行,泠然善也,旬有五日而后反。」

这种人在世间不会汲汲营营、小里小气地忙于算计,不过,但还不够,他仍然有所依赖,无法像树一般独立自主。从尺度规模上看,还有更高、更大,像列子那一层的。列子可以乘风飞翔,身体轻妙(“泠然”)美好,乘风飞翔,一去十五天才回来。他对于世间生活条件的要求更少了,也就比前面那种“辩乎荣辱之竟”的人更自在、更独立了。

但这也还不是最好的。

「彼于致福者,未数数然也。此虽免于行,犹有所待者也。若乎乘天地之正,而御六气之辩,以游无穷者,彼且恶乎待哉!」

列子这一层次的人,不再在意追求人间的好处,这是他的长处。他已经不在人世环境里了,和人世保持若即若离的关系,随时可以乘风而飞,一去许久再回来。他不再受到地面条件限制需要辛苦走路,但他仍然受到天上条件的限制,必须等到风来了,借着风的力量才能“御风而行”。

还有更厉害的。这种人不必等风来,他们依照天地的基本道理,能够随心分辨并驾驭阴、阳、风、雨、晦、明,或东、西、南、北、上、下“六气”,不受任何限制地优游,完全不需任何外在条件配合,也就不会有被动等待、配合的需要了!

「故曰,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

这种人是“至人”、是“神人”、是“圣人”,无所求也无所依赖。没有了自我,不受身体条件的牵执,所以能成“至人”。不需努力,不求功劳,却能创造事物,所以是“神人”。成就了众人,但不会有任何名声肯定,才是真正的“圣人”。

有“知效一官”那种等级的人,有“辩乎荣辱之竟”那种等级的人,有“御风而行,泠然善也”那种等级的人,最上面还有“至人”“神人”“圣人”那种等级的人。这就是“小知”与“大知”之辨,下面等级的“小知”之人,无法理解尺度规模更大的“大知”之人。

接着,庄子就以“尧”和“许由”为例证进一步说明。尧是东周主流文化公认地位最高、成就最大的圣君,不在这个主流文化传统中的庄子,就特别要拿他来显现主流文化的不足。

「尧让天下于许由,曰:“日月出矣,而爝火不息,其于光也,不亦难乎!时雨降矣,而犹浸灌,其于泽也,不亦劳乎!夫子立而天下治,而我犹尸之,吾自视缺然,请致天下。”」

尧要将治理天下的帝位让给许由,因为觉得许由比自己更厉害、更有资格。尧对许由说:“有太阳、月亮的照射,人造的一点点火,相较之下,其能照亮的效果实在很可笑、很尴尬。天上下雨了,还用沟渠的水灌溉田地,相较之下,那样润泽田地的效果实在很可笑、很尴尬。像你这么厉害的人,光只是活着就能让天下安定,我却还占据着这个位子,岂不同样可笑、尴尬?我自认为能力不足,所以恭敬地将天下交给你。”我们今天拜祖先,用的是“神主牌”,对着牌位拜拜,古代没有“神主牌”,而是选一个特别的人,来代替、代表受祭的祖先,那叫“尸”。

「许由曰:“子治天下,天下既已治也。而我犹代子,吾将为名乎?名者,实之宾也,吾将为宾乎?”」

对于尧要让天下的提议,许由的回答是:“你掌管天下,已经掌管得很好了,我代替你治理天下,不会有不一样的结果,我为何要做这样的事?难道只是为了得到治理天下的名声吗?事实是主,名声只是客,难道我要去放弃自我自主,去当一个没有自主性的客吗?”

尧的立场是将治天下看得极其重要,因而要找一个比自己更厉害的人来承担。然而从许由更高一层的“大知”看来,治天下哪有那么重要,哪有那么难!尧的能力就已经足以把天下治理好了,把天下交给许由,不会有不同的结果。如此,尧真正能交给许由的,不过就是治天下、居帝位的名声罢了。

小尺度、小规模的人会将这种名声看得很重要,但对许由来说,名声非但不值得“数数然”追求,而且是剥夺了人的自主独立的牵绊啊!

「鹪鹩巢于深林,不过一枝;偃鼠饮河,不过满腹。归休乎君!予无所用天下为。庖人虽不治庖,尸祝不越樽俎而代之矣。」

许由继续说:“鹪鹩这种雀鸟在长满了树的林间深处筑巢,周围可能有上亿根树枝,然而它毕竟只能从中间选择一枝,那么多树枝,对它有什么意义呢?鼹鼠到河边喝水,河里有多少水啊!但它顶多就喝到把肚子都灌满了,那么多水,对它又有什么意义呢?你回去吧!天下对我也没有意义,不是我所需要、更不会是我所选择的。就算厨师不想做菜,负责代表神明参加祭典的人,也不会因此就代替厨师去将酒杯和刀俎接过来处理。”

关键在是否找到那根树枝来筑巢,不必去计较、张扬,我筑巢的地方是个大树林,有几万棵树。几万棵树是外在的,和你没有直接关系。同样的,能够有水解渴,对一只小小的鼹鼠而言,从水沟里喝水或从黄河里喝水,有差别吗?

重点在于自己是谁,自己要什么,而不是外在环境可以给你什么。不是你要的,再多再好都没有意义,反而会成为累赘。就算尧不想治理天下了,也不该换成许由来接任。别人觉得帝位很重要、很了不起,但许由知道那不是他要的,他就不要。这就是“定乎内外之分,辩乎荣辱之竟”的具体表现。

优洛可

【聊天体】关于外出做任务这件事

魔法世界设定

ooc警告

bug警告

如果没有问题还请看的开心(。•ω•。)ノ♡

最后弱弱地求一个评论

【导师】UHC单机玩家:都准备好了吗?

【A队】难道我是天才巧还要跟你们说吗:OK

【D队】捷克可爱捷克萌:OK

【B队】不要叫我哈瓜啦:OK

【C队】8.6是八点喽:稍等一下,伊泉还没有到啊。

【A队】难道我是天才巧还要跟你们说吗:齁呦,这个伊泉又在干什么哦。

【C队】扣耶不辣个:我马上就到了!

【C队】扣耶不辣个:好啦我到了!

【C队】8.6是八点喽:C队OK

【导师】UHC单机玩家:按照计划执行,出现问题记得报告。

【A队】巧妈QAQ:话说风哥为什么没有一...

魔法世界设定

ooc警告

bug警告

如果没有问题还请看的开心(。•ω•。)ノ♡

最后弱弱地求一个评论

【导师】UHC单机玩家:都准备好了吗?

【A队】难道我是天才巧还要跟你们说吗:OK

【D队】捷克可爱捷克萌:OK

【B队】不要叫我哈瓜啦:OK

【C队】8.6是八点喽:稍等一下,伊泉还没有到啊。

【A队】难道我是天才巧还要跟你们说吗:齁呦,这个伊泉又在干什么哦。

【C队】扣耶不辣个:我马上就到了!

【C队】扣耶不辣个:好啦我到了!

【C队】8.6是八点喽:C队OK

【导师】UHC单机玩家:按照计划执行,出现问题记得报告。

【A队】巧妈QAQ:话说风哥为什么没有一起来啊。

【导师】UHC单机玩家:你忍心让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后勤生存人士去和怪物们打打杀杀吗(˘•ω•˘)?

……

【A队】难道我是天才巧还要跟你说吗:风哥,我发现了一个很严肃的问题。

【导师】UHC单机玩家:说。

【A队】团团过气了:我们没有带食物哎。

【导师】UHC单机玩家:有哈记在你还带什么食物。

【导师】UHC单机玩家:哈记的召唤物不是他的本体可以吃吗。

【B队】不要叫我哈瓜啦:???

【导师】UHC单机玩家:哈记你怎么在B队?

【A队】难道我是天才巧还要跟你们说吗:这次是随机分队啊秋风……

【导师】UHC单机玩家:其实你们几天不吃东西问题也不大吧。

【A队】难道我是天才巧还要跟你们说吗:可是饿肚子会不舒服。

【A队】团团过气了:而且这次任务时间还蛮长的,我和巧克力还可以,哲平可能就没办法了。

【导师】UHC单机玩家:但是你们现在在的地方没有办法进行空间传送啊。

【导师】UHC单机玩家:要不这样吧,你们把哲平当成储备粮?

【A队】巧妈QAQ:风哥?!

【A队】风哥QAQ:你怎么能这样?!

【C队】8.6是八点喽:吓到哲平这个可怜孩子了啊。

【导师】UHC单机玩家:开玩笑的啦。

【导师】UHC单机玩家:你们随便找点东西吃吧。

【导师】UHC单机玩家:森林里能吃的东西应该不少。

【导师】UHC单机玩家:实在不行你们就先返回。

【A队】风哥QAQ:嗯,我们已经开始找啦。

【A队】风哥QAQ:巧妈刚刚发现了一群兔子ヾ(✿゚▽゚)ノ

【B队】繁星点点:嗯?

【B队】繁星点点:察觉.jpg

【D队】Shadow Queen:兔兔那么可爱,怎么可以伤害兔兔(。•ˇ‸ˇ•。)

【B队】不要叫我哈瓜啦:哦,巧克力哦。

【A队】难道我是天才巧还要跟你们说吗:兔兔那么可爱,我们怎么会伤害兔兔呢。

【A队】风哥QAQ:那巧妈你刚才拉弓做什么?

【B队】繁星点点:嗯哼?巧克力?

【A队】难道我是天才巧还要跟你们说吗:我都不知道这把狙在架谁.jpg

【C队】8.6是八点喽:为什么阿比的ID是这个啊?

【D队】Shadow Queen:我也不知道,是巧克力给我改得。

【A队】难道我是天才巧还要跟你们说吗:阴影女王,多帅啊。

【D队】Shadow Queen:啊不就这些阴影都是你造成的ヽ(`Д´)ノ

【A队】难道我是天才巧还要跟你们说吗:是的嘛,那可真是太棒了o((*^▽^*))o

……

【导师】UHC单机玩家:食物危机解决了吗?

【A队】风哥QAQ:我们刚才碰见一波小尸潮,巧妈和团团一个喊着腐肉,一个喊着食物就冲上去了。

【A队】风哥QAQ:这样算找到食物了吗?

【导师】UHC单机玩家:算吧……

【D队】Shadow Queen:真不愧是巧克力呢。

【B队】黑魔法师鬼鬼:僵尸一族灭门惨案。

【C队】殒落之月:鬼鬼你是在讲冷笑话吗?

【B队】黑魔法师鬼鬼:没有呀。

【导师】UHC单机玩家:D队派一个人去和巧克力他们会和吧。

【导师】UHC单机玩家:我怕一会出现个骷髅弓箭手灭门惨案。

【C队】殒落之月:然后森林里的野生作物突然爆发式增长吗2333

【D队】捷克可爱捷克萌:已经让法师过去了。

【D队】捷克可爱捷克萌:我们也没有带太多物资,食物的话,只能分出去红萝卜和牛排。

【A队】难道我是天才巧还要跟你们说吗:耶!是法师!ヾ(◍°∇°◍)ノ゙゙

【A队】团团过气了:是法师!ヾ(◍°∇°◍)ノ゙゙

【A队】难道我是天才巧还要跟你们说吗:法师会给我们带来红萝卜和牛排!ヾ(✿゚▽゚)ノ

【A队】难道我是天才巧还要跟你们说吗:我们爱法师!

【D队】我不是繁星:不要!

【A队】难道我是天才巧还要跟你们说吗:法师爱我们!

【D队】我不是繁星:没有!

【A队】难道我是天才·巧还要跟你说吗:法师傲娇他爱我们!

【A队】难道我是天才巧还要跟你们说吗:法师法师是好人!

【D队】我不是繁星:你再说我就不去了!

【A队】难道我是天才巧还要跟你们说吗:法师好凶哦。

【A队】团团过气了:对啊,法师都不喜欢我们。

【A队】难道我是天才巧还要跟你们说吗:难过。

【D队】我不是繁星:……

【D队】你才是水牛欸:哈哈哈哈,笑死我了,想不到法师你也有今天。

【D队】我不是繁星:绝交!

【D队】你才是水牛欸:绝交就绝交!

【D队】Shodow Queen:你们几个真的是超级屁孩哎。

【A队】难道我是天才巧还要跟你们说吗:我们就是屁孩怎么啦。

【A队】难道我是天才巧还要跟你们说吗:现在是瞧不起屁孩啦对吧。

【A队】难道我是天才巧还要跟你们说吗:阿比都超凶的。

【D队】Shodow Queen:你才凶嘞(。•ˇ‸ˇ•。)

【D队】我不是繁星:喂,尧。

【D队】你才是水牛欸:干嘛!

【D队】我不是繁星:水牛!

【D队】你才是水牛欸:啊你就欠打哎。

【D队】你才是水牛欸:看你回来我不收拾你!

【D队】捷克可爱捷克萌:开始对队友产生疑惑。

【D队】你才是水牛欸:啊不就法师哦。

【D队】我不是繁星:啊不就水牛哦。

【D队】你才是水牛欸:!

……

【B队】Moco减肥ing:我们这里遇见了很罕见的日光草哎。

【B队】Moco减肥ing:日光草.jpg

【A队】难道我是天才巧还要跟你们说吗:马麻你是什么时候来的啊Σ(゚д゚lll)

【B队】Moco减肥ing:我一直都在啊。

【A队】难道我是天才巧还要跟你们说吗:我都没有看到哎。

【A队】难道我是天才巧还要跟你们说吗:马麻的体型,不应该啊。

【B队】Moco减肥ing:你很坏欸。

【B队】黑魔法师鬼鬼:可惜日光草的移栽太难了,不然我还想带几颗回去呢。

【C队】8.6是八点喽:对啊,这可是很珍贵的炼药材料呢,市面上也不多见。

【B队】不要叫我哈瓜啦:其实带回去倒不是太难,就是很麻烦。

【A队】难道我是天才巧还要跟你们说吗:好像也没有必要吧,还是完成任务赶紧回去吧。

【C队】8.6是八点喽:是的,日光草虽然稀有,但是却可以被很多普通材料替代呢。

【C队】8.6是八点喽:当然药效是会差一点的啦。

【B队】黑魔法师鬼鬼:其实筱瑀是魔药系的学生吧。

【C队】8.6是八点喽:我记得佐久好像很喜欢这种草来着。

【C队】8.6是八点喽:只是我的手里也没有。

【A队】难道我是天才巧还要跟你们说吗:哈记回来帮我个忙。

 

任务完成以后让哈记帮忙薅秃了那一整片日光草,没有一株得以幸免,然后巧克力把这些娇弱的植物种满了一个小院子,给了佐久一个大大的惊喜。

代价是一个月都不可以提西瓜。

最后到底是谁赚了呢(笑)

中间有一段的对话是巧克力视频中的原对话哦,不知道有没有人看出来了。

果然论起屁孩,还是我巧克力比较强啊。

幻夢於音樂盒之中

尧法 他

虐文哦哦哦哦哦哦哦(写的很开心

一时没有灵感只好哦哦哦过去#

又是点文的产物!

我渴望巧汪,哦不还是别点我文了,太累。

-

「堯都不理我——」

「那有沒有第二次……」

「屁孩堯欸!」

許多語句在腦海環繞。

都是同個聲音,同個人。

眼前放出了許多與對方的種種回憶。

回憶一下就迅速放完,明明那些回憶占了人生許久。

這麼快就告別了嗎?法師。

堯暗自心想。

一起做了許多事,經歷過許多。

結果根本無意義。

他倆的相遇,相處,全都只是飄渺。

他止不住悲傷。

想要哭泣,但又無法。

他彷彿處在地獄一樣。

心一次一次的刺痛。

非常痛苦,誰能來救救他。

他想開口呼救,卻...

虐文哦哦哦哦哦哦哦(写的很开心

一时没有灵感只好哦哦哦过去#

又是点文的产物!

我渴望巧汪,哦不还是别点我文了,太累。

-

「堯都不理我——」

「那有沒有第二次……」

「屁孩堯欸!」

許多語句在腦海環繞。

都是同個聲音,同個人。

眼前放出了許多與對方的種種回憶。

回憶一下就迅速放完,明明那些回憶占了人生許久。

這麼快就告別了嗎?法師。

堯暗自心想。

一起做了許多事,經歷過許多。

結果根本無意義。

他倆的相遇,相處,全都只是飄渺。

他止不住悲傷。

想要哭泣,但又無法。

他彷彿處在地獄一樣。

心一次一次的刺痛。

非常痛苦,誰能來救救他。

他想開口呼救,卻也無法。

畢竟,他已經死了。

真切的死了。

大概永遠見不到了。

至少這一生見不到了。

他是堯,法師的朋友。

也是法師暗戀的對方。

又是暗戀法師的友人。

大概也無法告白的。

畢竟他已經死了。

死的人,就是堯。

-

这文大概是故意混淆他是指哪个人的(?)

点不了个点

《本》系列插画

叁拾玖,尧

帝俊之子,姓伊祁,号放勋,受封唐地,定都平阳,性稳厚,具天仁神知,晓乱世全身大智慧,惜子丹朱,禅位于舜,并两女嫁予舜,避位二十八载,帝崩,百姓伤如丧考妣,葬鄄城谷林。

肆拾,舜

妫氏,双眼双瞳,名重华,承尧位三让而受,国号有虞,娶炎帝女。教臣民五典,传禹十六字心法。南巡至苍梧崩,葬九嶷山,二女知而往,抱竹泣涕,泪沾青竹,泪尽而逝,竹名“潇湘”。

肆拾壹,禹

名文命,继父位治水,任命司空,三过家门不入,其妻望穿秋水,化石曰“启母”。舜念禹有大功禅之。建夏,百岁夏启承父位,自此家即天下。

《本》系列插画

叁拾玖,尧

帝俊之子,姓伊祁,号放勋,受封唐地,定都平阳,性稳厚,具天仁神知,晓乱世全身大智慧,惜子丹朱,禅位于舜,并两女嫁予舜,避位二十八载,帝崩,百姓伤如丧考妣,葬鄄城谷林。

肆拾,舜

妫氏,双眼双瞳,名重华,承尧位三让而受,国号有虞,娶炎帝女。教臣民五典,传禹十六字心法。南巡至苍梧崩,葬九嶷山,二女知而往,抱竹泣涕,泪沾青竹,泪尽而逝,竹名“潇湘”。

肆拾壹,禹

名文命,继父位治水,任命司空,三过家门不入,其妻望穿秋水,化石曰“启母”。舜念禹有大功禅之。建夏,百岁夏启承父位,自此家即天下。

被流放的外星人

尧取人以状,舜取人以色,禹取人以言,汤取人以声,文王取人以度。这些名垂千古的贤君是何等丰姿,如何选贤拔能,垂拱而治?师太实在太过好奇,除了《封神榜》描绘一番文王被囚,再没有哪位导演对上古感兴趣,辫子戏多的让人想吐,勾心斗角,搅乱民心,如果能拍拍中华民族青葱少年时期的故事多好。                           

尧取人以状,舜取人以色,禹取人以言,汤取人以声,文王取人以度。这些名垂千古的贤君是何等丰姿,如何选贤拔能,垂拱而治?师太实在太过好奇,除了《封神榜》描绘一番文王被囚,再没有哪位导演对上古感兴趣,辫子戏多的让人想吐,勾心斗角,搅乱民心,如果能拍拍中华民族青葱少年时期的故事多好。                                            

书画馆
  古文字的“尧”字,从土(或...

  古文字的“尧”字,从土(或一土,或二土、三土不等)在人上,表示土堆高出人头之意。所以,“尧”字的本义是指高大的土丘,引申为高的意思。此字后来成为传说中的古帝陶唐氏的专用名号,又用作姓氏名,其本义则改用“峣”字来代替。

  古文字的“尧”字,从土(或一土,或二土、三土不等)在人上,表示土堆高出人头之意。所以,“尧”字的本义是指高大的土丘,引申为高的意思。此字后来成为传说中的古帝陶唐氏的专用名号,又用作姓氏名,其本义则改用“峣”字来代替。

森吉湛巴
画画自设过节w 很早以前的设定...

画画自设过节w

很早以前的设定w

画画自设过节w

很早以前的设定w

笑天犬犬
尧庙,山西临汾。全景图片有很多...

尧庙,山西临汾。全景图片有很多不细腻的地方,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尧庙,山西临汾。全景图片有很多不细腻的地方,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