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就你扣

1287浏览    87参与
joker
干嘛呢干嘛呢。 2020还继续...

干嘛呢干嘛呢。

2020还继续杀人啊。

干嘛呢干嘛呢。

2020还继续杀人啊。

莞菀.

欧美圈杂食女孩的日常

李托竹马组一直是我本命西皮, 美帝坊间流传:他们不是gay,但他们一直在dating。 虽然我每天都在被这北极圈冻死和饿死的边缘挣扎(发出质疑:为啥他们有颜有剧情又真实却不火 ? ? ? 我一个仰天长啸 ) 但是一想到他们RPS 流水的超模铁打的托比 我就又有了生存的希望。

德哈是进圈初心月光白无暇,为拽哥和破特的绝美爱情爆灯!人生中嗑的第一对欧美+同性+BE 的西皮……都怪HP3的飞鹤传情拍的太美好了,搞得就算厕所分手我都愿意死死的躺在坑底。

Jewnicorn...

欧美圈杂食女孩的日常

李托竹马组一直是我本命西皮, 美帝坊间流传:他们不是gay,但他们一直在dating。 虽然我每天都在被这北极圈冻死和饿死的边缘挣扎(发出质疑:为啥他们有颜有剧情又真实却不火 ? ? ? 我一个仰天长啸 ) 但是一想到他们RPS 流水的超模铁打的托比 我就又有了生存的希望。

德哈是进圈初心月光白无暇,为拽哥和破特的绝美爱情爆灯!人生中嗑的第一对欧美+同性+BE 的西皮……都怪HP3的飞鹤传情拍的太美好了,搞得就算厕所分手我都愿意死死的躺在坑底。

Jewnicorn幽灵船员,被冰冷的海水淹没 不知所措。天知道我当时为什么要打开大卫芬奇的TSN然后萌上这对原型电影RPS都BE的神奇cp,哦我忘了当时Jewnicorn还在宣传期(苦笑)。这对让我明白了某些cp可以在宣传期甜成本马达,就可以在售后连框都没同过。 

售后不包糖的cp我嗑的还有VO,这组大写的一个虐。开花平时访谈语速似卷福,一句一个you know , 结果一谈到V叔就和我过海关似的,每个单词精挑细选,反复斟酌…V叔硬是被你夸的十八门武艺样样精通、诗词歌赋天下独绝、帅的毁天灭地(V叔你回头看看啊!!!) 
『Viggo,I apologize,I apologize. Please don't hate me. it's all love. it's any kind of love , but he would hate that. I…it if I seid anything this that. really.』 
这段算是表白了吧,I really really really really really really like you ! ! !

B站怎么没有太太剪欧美圈营业性rps的群像,如果有请务必带上Jewnicorn和Brolin,尽情发刀叭(危险发言)

最后表白这些cp和热爱着他们的你们

I love you three thousand♡

也挺荒唐.

趁着复联四还没上映,给自己塞点沙雕糖吧qwq
昨天被就你扣虐到了,独虐虐不如众虐虐?9012上船的没有人权吗!给口糖吃怎么这么难【大哭】
当然压轴的还是我们阿毛选手

趁着复联四还没上映,给自己塞点沙雕糖吧qwq
昨天被就你扣虐到了,独虐虐不如众虐虐?9012上船的没有人权吗!给口糖吃怎么这么难【大哭】
当然压轴的还是我们阿毛选手

浮華孔雀。

【ME】愛情選擇 02.

此次從新加坡回來探親的行程也不過短短半個月,沒想到從機場回來的路上他就遇上了最不想遇到的人,Eduardo再一次體驗了命運的幽默感,想留下的人都留不下、想離開的人都離不開。

  Eduardo伸手讓司機停下了車子,其實他是可以直接讓司機加速離去的,不過他良好的家教阻止了這件事情的發生。

  他不恨Mark,坦白說,他不恨任何人。報章電影為了奪取目光說了太多似是而非的話,他沒有機會說真話、誰又想聽真話?

  事實是,他沒有砸過Mark的筆電,也沒有聲嘶力竭的求償所有的一切,自始至終他唯一想要從Mark那裡收回的只有Wardo這個名字,這個名字是自己懦弱的象徵,每說一次都像是赤裸裸的公開羞辱...

此次從新加坡回來探親的行程也不過短短半個月,沒想到從機場回來的路上他就遇上了最不想遇到的人,Eduardo再一次體驗了命運的幽默感,想留下的人都留不下、想離開的人都離不開。

  Eduardo伸手讓司機停下了車子,其實他是可以直接讓司機加速離去的,不過他良好的家教阻止了這件事情的發生。

  他不恨Mark,坦白說,他不恨任何人。報章電影為了奪取目光說了太多似是而非的話,他沒有機會說真話、誰又想聽真話?

  事實是,他沒有砸過Mark的筆電,也沒有聲嘶力竭的求償所有的一切,自始至終他唯一想要從Mark那裡收回的只有Wardo這個名字,這個名字是自己懦弱的象徵,每說一次都像是赤裸裸的公開羞辱。 

  「有什麼事嗎?」Eduardo率先開口。

  「不...... 」Mark正想著要找什麼話題的時候,他眼睛裡的餘光就看到了車裡的遊戲紙袋恰恰好是自己手中的同款,Eduardo也注意到了這點。

  「Facebook也要投資〈正確選擇〉?」Eduardo低下頭喃喃的說了一句。

  「Dustin推薦我的,還沒決定要不要投資,既然你也是Facebook的股東,那我想徵求你的意見。」Mark坦然的回答。

  「這款遊戲的製作團隊和我們公司早有合作,由我來提供意見未免有失公允,我只能祝福你和〈正確選擇〉相處愉快。」

  ......

  做完了表面的寒喧,Mark就沒有理由再攔住Eduardo了,他將空著的手插入口袋,凝視著車子離去的方向。

  Eduardo看起來一點也沒有被過去的事情給困住,相較之下自己的在意顯得毫無意義,他從前不知道自己這麼的脆弱,大約是沒有當過被落下的哪個人。

  Mark低下頭看著自己的胸口,一點點涼風吹過,感覺什麼也沒碰上就穿過去了。

  x

  Mark到家之後,家中的長毛狗對他表示熱烈的歡迎,對比車裡的Eduardo,著實的讓他心裡感受到一點平衡,狗是人類最忠實的朋友,這句話是至理名言。

  他找了一張椅子坐下來認真研究從紙袋拿出的遊戲,他的手和紙袋摩挲出一點聲響,撈了半天才撈出一本薄薄的簡介。

  Mark一生中碰過的遊戲沒有八百也有一千,但像這款〈正確選擇〉一樣摸不著頭緒的遊戲倒是為數不多,手中簡介的宣傳語大大的寫著『改變你一生的錯誤選項,前往正確的道路。』他怎麼看都像是新式的詐騙宣傳語。

  不過Dustin應該是沒有這個膽子騙自己。Mark最後帶上了眼鏡,穿上了體感衣,開機了遊戲。

〈正確選擇〉的logo和主選單憑空的飄浮在眼前,做了一些初始的設定後,logo從中散開,然後各自改變色調,黏合在一起。

  一開始是只是一些粗糙的像素,接著一點一點的變得細緻,熟悉的樹木往兩旁蔓延,天空灰的像是被油漆重複的的上了幾次色,一群候鳥快速的掠過天際,又消失在雲層裡。

  Mark一眼就看出了這裡是自己曾經輟學的母校哈佛,眼前總帶著霧氣的大樓和自己記憶中的模樣一絲不差。冰冷的風吹在自己的皮膚上引起了一陣雞皮疙瘩,他皺起了眉頭,沒想到它的觸覺感應會做得這麼真實。

  「Mark,有什麼重要的事情...... 不能進去談嗎?」

  熟悉的聲音出現在耳邊,Mark幾乎是反射性的轉過頭去,最先印入眼簾的是對方褐色的雙眼,那人的眼簾輕顫,嘴唇發紫,在走出來的同時還細心的關上了身後的鐵門。

  是Wardo。

  「是你說有要事我才出來的,你不必一臉疑惑吧。」Eduardo冷的縮起了脖子,連帶他頭上那頂可笑的草帽都跟著顫抖。

  Mark愣了一下,這個場景是......

  他沒想到遊戲居然完美重現了自己當初邀請Eduardo擔任CFO的那天,他自認為自己已經埋葬了這件事情,如果沒有那個夜晚,也許他們的故事能停止在一個沒有傷口的地方。

  『改變你一生的錯誤選項,前往正確的道路。』

  這句標語又出現在了Mark的腦海中,在這個虛擬的世界裡,他要當那個先煞車的人。

  「沒什麼重要的事情,是我搞錯了。」Mark沉聲道,Eduardo困惑的點點頭,「我們還是回去派對上吧,Dustin大概已經在找我們了。」

  話音才剛落地,一陣天旋地轉席捲而來,所有事物像電影按下了倒轉鍵,他們說過的話被收回,地上的腳印也逐漸消失。

  Mark回到了原點,成群的候鳥,冰涼的風,蔓延的雪,和Mark剛登入遊戲時的風景一樣,連候鳥飛過的姿勢都重複了。

  「Mark,有什麼重要的事情...... 不能進去談嗎?」鐵門再次被打開,Eduardo再次頂著帽子走了出來。

  「Mark....... ?」Eduardo每說一句話就吐出霧氣,「我不得不說,這裡實在太冷了。」

  「我沒有要讓你當我的CFO。」Mark實驗性的說。

   下一秒,如他預期的一般,他再次回到了原點。

  Mark忍住把遊戲登出的衝動,耐著性子邀請第三次出現的Eduardo加入Facebook,一切就和他大學時所做的一模一樣,他一個字都沒漏。

  然後,他又回到原點。

  我受不了了,我要登出這款爛遊戲,然後把Dustin做成餡餅。

  Mark的負面念頭不僅佔滿了大腦,更直接從面部表情表現出來,嚇的第四次從鐵門出來的Eduardo倒退了一步。

  「我們還是進去談吧,你看起來冷的要死。」Mark實在懶得再看Eduardo凍的不行的樣子,他拉著Eduardo走回猶太派對上,正當他以為自己會被傳回雪地上的時候,他看見了Eduardo對他微笑。

  「我感謝你的體貼,你知道的,我在十歲之前不曾親眼看過雪呢。」在昏暗的燈光下,配著無聊的瀑布螢幕和過時音樂,Eduardou的聲音輕飄飄的,像是隨時都要飛起來:「對了,你要跟我說些什麼?」

       「我有一個好點子......你對於改變人類的社交方式有興趣嗎?」

Mark終於能繼續那段未完的話題,他找了一個安靜的吧臺角落和Eduardo對坐著,一面聊一面灌下派對上的免費混酒。

  Eduardo真的是個太好的聆聽者,而且更難能可貴的,他並不是裝懂,他真的聰明到理解。他點頭的樣子能讓你再講上十分鐘,他舉杯的手勢也能讓你喝下遠超於你的身體能負荷的酒精。

  Mark承認自己的疏忽,擅自認為遊戲裡的酒精不會發揮作用真是太愚蠢了,他不知不覺喝下了過多的混酒,大腦昏昏沉沉的像注水的沙包,頻頻的往桌面傾倒。

  「Mark,我們先回去吧,你看起來不太舒服。」Eduardo跟櫃台要了一杯水後又回到了Mark身邊。

  「不,我很好。」Mark看著Eduardo一下變成了三個,又變成了四個,他伸出手來撈了一下卻落空。

  「你不好、你喝太多了。」Eduardo用極為熟悉的語氣溫和的反駁著,他抓住Mark伸出的左手把它塞進主人的帽T口袋裡,攙扶Mark走出去。

  Mark心想,如果這個遊戲真的是從自己的記憶中塑造模版的,那他真的對自己感到可恥,因為Eduardo衣領的味道是那麼的清晰。

  他自認為的放下,回頭一看仍充滿漣漪。

  x

  Mark清醒之後開始嘗試登出,遊戲內外的時間對比不知道是怎麼進行的,他可不想自己因為連續曠職而被FBI破門而入,這個想像可能是誇張了一點,不過被Dustin或是Chris破門而入倒是絕對有可能的。

  沒有登出鍵。

  甚至沒有界面可以選擇。

浮華孔雀。

【ME】愛情選擇 01

 ※ooc與錯字屬於我

    ※副cp為DC

    ※預計13章以內完結,HE預定

(希望走一個沙雕愛情遊戲的路線,但可能會失敗,原本想多屯一些字再放出來的,但似乎沒人催就寫不完啊)


      Mark工作的地方是一個用四面玻璃圍繞的地方,他並沒有專屬樓層,而是和大部份程序員待在一塊。唯一不同只有他的辦公桌是用透明玻璃罩起來的隔間,活像個真人水族箱似的。

  

  水族箱這個詞是Dustin自創的,說到Dustin,他辦公的位置就在Mark看的到的地方,明明頂頭上司就在附近,他上班開...

 ※ooc與錯字屬於我

    ※副cp為DC

    ※預計13章以內完結,HE預定

(希望走一個沙雕愛情遊戲的路線,但可能會失敗,原本想多屯一些字再放出來的,但似乎沒人催就寫不完啊)



      Mark工作的地方是一個用四面玻璃圍繞的地方,他並沒有專屬樓層,而是和大部份程序員待在一塊。唯一不同只有他的辦公桌是用透明玻璃罩起來的隔間,活像個真人水族箱似的。

  

  水族箱這個詞是Dustin自創的,說到Dustin,他辦公的位置就在Mark看的到的地方,明明頂頭上司就在附近,他上班開小差的行為還是一點都沒收斂,Chris還沒離開的時候至少有人能負責沒收他的遊戲光碟,現在Chris步入政壇,Dustin就有點無法無天了。


  「Dustin,上班時間你帶著VR眼鏡是想從你那空無一物的電腦螢幕上找到什麼靈感嗎?」Mark冷不防的從後頭拿掉Dustin的VR眼鏡,後者像是一下受到驚嚇似的縮了縮肩膀。


  Dustin似乎還有點惋惜剛剛被迫中止的遊戲,他脫下配套的遊戲手套,Mark彷彿都能看到他身後長出了一條垂下的狗尾巴。


  「還想玩?玩VR有什麼意思,我從辦公室拿我的西洋劍來陪你玩個真人對戰。」Mark說著就要回自己的隔間,Dustin連忙討好的阻止他離開。


  「這次真的不是偷懶!我發誓!」Dustin從雜亂的桌面翻出了一本企劃書,《正確選擇》四個大字印在了書的封面。


  「這是什麼?」Mark剛接過企劃書翻了幾頁,就抬頭看著Dustin。


  「你可能忘記了,我們在去年有發起一個虛擬實境遊戲的創意競賽....... 」Dustin開口解釋,馬上就被Mark打斷。


  「我還記得,勝者是《聖諭》,那五千萬的支票還是我親自給的,這有什麼相關性嗎?」


  「其實那個時候有另一組也做的很好,但最後我們的團隊考量到受眾性才把獎頒給了《聖諭》。可是我個人其實是比較喜歡另一款遊戲...... 所以我以個人名義捐了三千萬,也就是現在你手上的《正確選擇》。」


  「看不出來你對遊戲產業那麼有興趣。」


  「我想也許我們能跟這款遊戲正式合作,我們可以長遠的投資它,然後蹦!Facebook也能在遊戲領域殺出一條血路。」Dustin看起來信心滿滿的樣子。


  「先不論這個遊戲有多精彩,他上面寫到會侵入腦波進行記憶的讀取,這個犯法了吧。」Mark擺出了一個不以為意的表情,他攤開企劃書的說明頁,指了指其中的一項。


  「想要客製化的遊戲,這樣程度的侵權會是必需的,就看未來十年大家願不願意買單了。」


  「未來十年?你是在變相告訴我,這是一個未成品嗎?」Mark聽完這句話就把企劃書放回Dustin的桌面,他雙手抱胸,一副“給我解釋清楚,不然這案子沒門”的模樣。


  「啊,這款遊戲其實大致上已經做好了,只是目前在除Bug,我用說的你可能感受不到。其實他們有送樣品過來,我剛剛戴VR眼鏡就是在測試這個....... 不然你先拿回去試用看看再告訴我這主意可不可行好了。」


  「嗯。」Mark拿到Dustin樣品後在手中墊量了一下重量,「這東西還挺沉的。」


  「是啊,不知道裡面有什麼機關。我先走啦,Chris跟我有約,我們說好一起吃晚餐的。」Dustin交出樣品後就心安理得的開始收拾自己的黑色後背包,筆電也飛快的關了機。


  「什麼?」Mark看著Dustin不存在的狗耳朵精神的抖了抖,開始認真的思考裁員的可能性。


  「其實我今天是休假的啦,但我不放心工作狂Mark一不小心在水族箱裡工作到暴斃,所以來這裡監督你有沒有按時吃飯之類的....... 」Dustin越說越小聲。


  Mark扶了一下額頭,自從自己之前在辦公室昏倒了一次後,所有猴子們都把他列為重點觀察對象,時不時就找藉口來送文件端水,為的就是確保CEO不會在他們上班期間身亡。


  「你們還真是一個比一個誇張,如果把這份心放在工作上就好了。」


  當初的環境是比較困難。Facebook的起步是經歷了一翻風雨才進入正軌的,他不敢說每一次的自己都應付的很從容,之所以會昏倒可能和那時候身心靈的狀況有很大的關係。


   但Mark自認為現在的自己比當初的狀態好了不下一百倍。現在的他不但有專屬的營養師還有每週三的飛輪課,他實在不認為自己昏倒這種事情還有再發生的可能。


 「其實這也是Chris交代我的,你一直以為他離開Facebook後最放心不下的人會是我吧。其實他自己跟我說過,他最放心不下的人就是你。」Dustin最後搬出Chris做為擋箭牌,他嘿嘿的笑了一下,「我真的要走了。」


  「你再不走,我就讓你留下來加班。」Mark沒好氣的說著。


  「哇,Mark你真幼稚!」


  「多幼稚?」


  「就像你現在還讓Eduardo的名字成為公司裡的禁語一樣幼稚。」Dustin吐了一下舌頭,一溜煙的跑走了。


  Mark被氣笑了,他咬著牙盤算如何把Dustin把年底的特休全砍了。


  不過,說到Eduardo。

真是一個很久遠的名字,自己大學的時候也不叫他的名字,自己都叫他什麼呢?


  Wardo。


  Mark對自己能那麼快從記憶裡找到這個詞感到訝異,他急切的想擺脫這個詞清晰的模樣,甩了甩頭將注意力擺在其他的地方。


  他環顧了一下四週,今天八成是情人節或什麼日子,整層樓只有一兩個人還坐在自己的崗位上,Facebook是一家實力至上的公司,如果你能在家裡把自己的工作做到好的話,那你一整年只有開會跟尾牙出現也無所謂。


  但即使是這樣的前提下,Mark也只有在節日才看的到這樣的“盛況”,上次這個出席率好像是聖誕節的時候?

  難得不想做最後熄燈的人,Mark決定今天提早下崗,走的時候他看了看桌上Dustin給的樣品,順道攬在懷裡。

  

  當他一走出大門時,一輛車正好開過他眼前,濺起了水花,裡頭的乘客是他再熟悉不過的人。


  「Wardo...... 」


  他一開口就後悔了,因為裡面的人也注意到他了。

  一瞬間,四目相交。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