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尹昉

31.8万浏览    3148参与
茶三查
想把天儿哥挂身上,走到哪儿带到...

想把天儿哥挂身上,走到哪儿带到哪儿。

想把天儿哥挂身上,走到哪儿带到哪儿。

蓝鱼

尹老师的少年感绝了

跟我爸一起看《新世界》,他说徐天长得跟个孩子似的,不像个大人。我说这个演员33了,不是孩子了,他又说看这样儿哪像啊,演个初中生高中生都行。

跟我爸一起看《新世界》,他说徐天长得跟个孩子似的,不像个大人。我说这个演员33了,不是孩子了,他又说看这样儿哪像啊,演个初中生高中生都行。

少年听雨歌楼上
备份 - 我的手幅和我的爱豆同...

备份

-

我的手幅和我的爱豆同框了(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

备份

-

我的手幅和我的爱豆同框了(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

SOPHIST

【新世界+红色】(脑洞)当徐天遇上徐天

前提:

  这里的cp应该是徐天(新世界)/徐天(红色),就是北平小警察/上海小会计(什么?)。不知道导演是不会起名字还是怎么的(什么???),人物名字一样,看《新世界》感觉自己分分钟串戏,然后就有了这一激情垃圾产物。。。

注意:

  为了区分两个徐天,就把《红色》里的徐天称为天哥,把《新世界》里的徐天称为天儿,反正鱼旦本来就比尹昉大。。。

————————————

  “天哥儿啊——”

  “……”

  “我说,天哥儿啊——”

  “……”...


前提:

  这里的cp应该是徐天(新世界)/徐天(红色),就是北平小警察/上海小会计(什么?)。不知道导演是不会起名字还是怎么的(什么???),人物名字一样,看《新世界》感觉自己分分钟串戏,然后就有了这一激情垃圾产物。。。

注意:

  为了区分两个徐天,就把《红色》里的徐天称为天哥,把《新世界》里的徐天称为天儿,反正鱼旦本来就比尹昉大。。。

————————————

  “天哥儿啊——”

  “……”

  “我说,天哥儿啊——”

  “……”

  “你觉得我二哥铁林怎么样啊?”

  “蛮好的。”

  “你有没有觉得你们两个长得特别像啊?”

  “蛮像的。”

  “简直一模一样!”

  “嗯。”

  “天哥儿,你能不能不要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啊?”

  “蛮好的。”

  “徐天!”徐天终于忍不住要拍桌子骂人,但他的火气立刻降下去了,因为名字一样真的会给他一种自己在骂自己的错觉,所以年轻人很快降低了声调,压住火气,好不容易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

  “天哥儿,您能不做鸭子了吗?”

  天哥把盖子盖上了,转过头来看着天儿,刘海之下的双眼一如既往的温柔平静,那声调也是平淡至极:“我也觉得你很像我的朋友,铁林。”

  天儿一肚子火,打算新仇旧帐一起算。

  是这样的,去年秋天不冷不热的时候,日本人刚走胡同里就忽然多出来一个上海人,竟然也叫徐天,而且和他二哥铁林长得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这个上海人是个会计,就在他家旁边租房子,说是小手指头少掉一节的,像是被刀子砍的。照道理说他应该不是什么正经人,可是天哥很文雅,而且讲究,他嗑瓜子儿从来不吐地上的,所以天儿怀疑他是在上海招惹了什么人,金海说上海有什么青帮,可能他就是招惹了青帮吧。

  有人说上海男人不是爷们儿,天儿保持怀疑,但是天儿确实没见过这么不爷们儿的——穿长衫正常,可也不见穿着长衫这么小步小步的走,像个小脚娘们儿;每天就是做菜,不是吃鱼就是吃鸭子,而且鸭子从不吃烤鸭,一定要做什么八宝鸭,麻烦的要死;几个痞子骂他打他从来不会骂回去或者还手,瞪大眼睛好像要哭一样,都要等着天儿带着弟兄们过来惩恶扬善;而且不会喝酒,闻一闻就会醉,无趣的很;还晕血……

  窝囊就算了,咱京城也不是没几个似男若女的怂货,怂货照道理是要每天笑嘻嘻免得挨打的。这个天哥不搭理人,老板着脸,虽说他长得清秀好看,但他老是左看看右看看,贼头贼脑不知道在打什么鬼主意,吓一跳或者是生气的时候,会像兔崽子一样窜上楼去。

  这也都不管了,最可气的是,这个天哥没钱没势的,不知道是哪里来的一股子傲气,整天“乡下”“乡下”的叫,好像咱京城是乡下,好像全世界只有上海不是乡下其他全是乡下。

  有种别来!

  他没种!

  天儿不想招惹天哥,因为天哥是有文化的,非常有文化,招惹书呆子嘴上肯定吃亏,动手又会被认为是在欺负人。天儿每次看到天哥都是一肚子火,所以他想要避免和他接触。

  可是天儿注定是要和天哥接触的,他们是邻居,这是无法避免悲剧。而且他总是要救天哥,因为痞子喜欢招惹天哥,一来是他欠,二来是名字一样,欺负徐天就好似欺负徐天……

  所以徐天每次把徐天救出来又把痞子关进去的时候,都会有这种对话——

  “今儿又怎么了,他们怎么又欺负您啊?”

  “你晓得的。”

  “可我总得知道怎么回事儿吧?”

  “这个不好同你讲的。”

  “天哥儿,我好心好意救您……”

  “我的事,不要你管。”

  “……”

  “但是还是谢谢你,天儿,”天哥说,很温柔的样子,“你的好意我心领了。”

  你谁啊你?!

  但是天儿没想到终究有一天他会要靠天哥,因为……他家着火了,他是他邻居,家里老人好面子。

  然后天哥就睡在了天儿的床上。

  然后天儿发现天哥很讨老人喜欢,因为他好看,他会做菜,他又好看又会做菜,而且还有文化。

  其实他如果是个娘们儿的话,还真是个好媳妇,但是他不是,不过如果他是个女人,或者说,他是个媳妇,那么……

  天儿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偶尔的突发奇想的看着天哥在那里做菜然后想入非非,但他知道他每次都会给自己一个大耳光子。

  可是毋庸置疑的一点是,接触的越多,徐天发现自己越喜欢徐天,因为这个上海人真的是太温柔了,说话像是在唱歌,而且,非常聪明。不管是什么悬案,他看一眼就全知道了。

  他真的,真的很神奇。

  天儿越来越不喜欢对他生气,后来再没有过。

  “踏踏踏踏踏……”

  “样儿大了你!”

  除了有一天,大半夜,天儿暴躁的坐起来。

  “家里穿个啥皮鞋呀!在院子里瞎晃悠个啥呀!”

  天哥的这个习惯真的很不好,永远穿着皮鞋,天儿的耳朵又特别灵。

  其实平时天哥也不乱走,那天晚上是因为他在他家的院子里藏了一颗手榴弹。

  天哥这种怂货,怎么可能会只藏一颗手榴弹?

  当然还有很多炸药。

  天儿当然没有想到,天哥这是属于深藏不露,他不知道他是共党,也不知道他有这么大能耐。所以当他炸了保卫处又把十几个揍得半死最后龙卷风一样逃走了的时候,天儿惊呆了。

  保卫处被炸的那天早上,天哥指着天儿的鼻子:“不要乱想,我结婚了。”

  “你说啥?!”

  天儿又是羞又是气又是惊的,呆在那里,天哥飞也似的跑了。

  然后保卫处就炸了。

  还是去追贾小朵吧。

璇君xuanjun
小天儿,新年快乐❤️

小天儿,新年快乐❤️

小天儿,新年快乐❤️

对酒无歌
太可爱了太可爱了了太可爱

太可爱了太可爱了了太可爱

太可爱了太可爱了了太可爱

陸
就拒捕了。 来,弄死我。

就拒捕了。

来,弄死我。

就拒捕了。

来,弄死我。

甜度

徐天啊,你这个倒霉孩子啊😭😭

整天愣头愣脑的😭😭😭

金爷你图他啥啊,一比铁林真是捎带的,你挖完坑发那两句脾气还得冲着铁林吼,徐天认错从你院外头睡半宿你就原谅他了,就这样还得出来看他两次,原谅了他还让他从你屋里接着睡,想见田丹磨你两句就答应了。

金爷你说实话,你是不是图徐天长得好看会撒娇呜呜呜呜呜

有没有神仙写文啊!

徐天啊,你这个倒霉孩子啊😭😭

整天愣头愣脑的😭😭😭

金爷你图他啥啊,一比铁林真是捎带的,你挖完坑发那两句脾气还得冲着铁林吼,徐天认错从你院外头睡半宿你就原谅他了,就这样还得出来看他两次,原谅了他还让他从你屋里接着睡,想见田丹磨你两句就答应了。

金爷你说实话,你是不是图徐天长得好看会撒娇呜呜呜呜呜

有没有神仙写文啊!

纽扣与肋骨
徐•委屈巴巴•大哥我错了•天

徐•委屈巴巴•大哥我错了•天

徐•委屈巴巴•大哥我错了•天

负极所在地闪电霹雳
这个视角谁顶得住啊!!

这个视角谁顶得住啊!!

这个视角谁顶得住啊!!

少年听雨歌楼上

INFUN X Van Gogh(P1)

在挨揍的边缘疯狂试探系列(P2-P8)

-

图源:

||  新世界

INFUN X Van Gogh(P1)

在挨揍的边缘疯狂试探系列(P2-P8)

-

图源:

||  新世界

少年听雨歌楼上

黄×绿×紫

-

角色海报设计(P2-4为单人)

-

图源:

|| 《再见啦!母亲大人》丁小军

|| 《少年的你》郑易

|| 《新世界》徐天

黄×绿×紫

-

角色海报设计(P2-4为单人)

-

图源:

|| 《再见啦!母亲大人》丁小军

|| 《少年的你》郑易

|| 《新世界》徐天

蝶庵。

忽然该到了尹昉的美感,好带劲儿一男的。

忽然该到了尹昉的美感,好带劲儿一男的。

上兮

郑易x陈念/天朵 不要在黑夜闭上眼睛

*好想来一篇前世好像见过你的郑易x陈念邪教cp啊,北哥对不住!这个cp真的就只能忘了北哥搞!篡改剧情!*一句话:徐天对郑易:你xx还敢睡。


陈念下课回来,就看到郑易坐在宿舍门口的石墩子上。叉着腿望天。他往这里一看,看到陈念,他露出一个大大的笑。

“去吧去吧,你男人又来了,你这女人,总是抛弃我。”舍友在一旁打趣着离开。

陈念走过去,郑易大手一手一只地包住他的手,然后闭上眼睛,惬意地叹一口气。

这是他们的一个小习惯,也像是一个仪式。


陈念高考那一年,发生了很多事,所幸最后她成功考到了北京。她录取之后一个月,郑易来找她。他说,我也要去北京了。你开学时我送你过去,好吗?...

*好想来一篇前世好像见过你的郑易x陈念邪教cp啊,北哥对不住!这个cp真的就只能忘了北哥搞!篡改剧情!*一句话:徐天对郑易:你xx还敢睡。


陈念下课回来,就看到郑易坐在宿舍门口的石墩子上。叉着腿望天。他往这里一看,看到陈念,他露出一个大大的笑。

“去吧去吧,你男人又来了,你这女人,总是抛弃我。”舍友在一旁打趣着离开。

陈念走过去,郑易大手一手一只地包住他的手,然后闭上眼睛,惬意地叹一口气。

这是他们的一个小习惯,也像是一个仪式。

 

陈念高考那一年,发生了很多事,所幸最后她成功考到了北京。她录取之后一个月,郑易来找她。他说,我也要去北京了。你开学时我送你过去,好吗?

陈念说,好。

所以,去北平的路,郑易也送陈念。就像女孩高考前的一个个放学路上,他在一旁走一样。他知道在一个压力那么大的时期,周围同学无忌的嘴会伤人到哪里,所以他不会去明目张胆地送她,尤其是以警察的身份。

在大学里,陈念逐渐坚强、逐渐开朗。她学了教育学,她骨子里就是个坚强的人,她可以一个人在出租房里关灯等待敲门声的停歇。她也可以不用把目光从伤害自己的地方移开。相反,她要直视它、盯穿它。她其实也是个柔软的人,很久以后郑易和她说。那时的你就可以给胡小碟盖上一件校服,你可能不是那个太阳,但你总等着给最冷的人批条毯子。

以女孩子一个人在北京为由,大学之后陈念所有一个人离校返校的路,郑易也没有缺席。

郑易始终记得那个晚上,那个他反复想着女孩欲言又止的样子终于去找她的晚上。他在路边响动处看见一个野狗一样秀发零碎、衣衫褴褛,满眼都是恨和怒的女孩。那刻他恍惚了多年在夜里莫名其妙的慌张突然找到了理由。他好像准备了二十四年的细心、警醒都在为这一刻做准备。

在陈念动手的那瞬间,他冲上去从两边死死箍住女孩的双臂,即使他的额上因愤怒而青筋显现,他告诉自己,陈念不能毁。那个该死的女孩要由法来治。他在那时想到了这件事。

他的女孩要去北京。他也要。他们要一起去北京。

那个晚上开始,他再也不愿让陈念一个人回家。开始的陈念真的很需要,她在心里为那个总在余光里的挺拔身影感到感动。但后来她逐渐对这个世界放下心来,这个地方也足够安全。大一下半年的时候,陈念觉得不好意思,就让他别跟了。皇城脚下还能出什么事。她开玩笑。

郑易说,没事儿,送你才睡得安稳。

 

郑易也经常来学校里蹭吃蹭喝地探望她,陈念高兴见到他。虽然他是在那段最黑暗最绝望的时间遇到的人,但他却是那片冷雨里最烫的一个热源。陈念逐渐地开朗些后,朋友们也会打趣这个帅气的警察哥哥。他们的关系从落水者和稻草,逐渐变成了拥有一段共同回忆的好友。他们吃饭、说笑。

有一天郑易带她出去吃饭,回来到门口,郑易转过身对她说。

陈念,我喜欢你,喜欢你很久了,你的每一段路,我都想保护着你、跟你一起走。

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那时候他已经叫她很久小念了。陈念半开玩笑地叫易哥,也叫得顺口。

愿意,易哥。我也喜欢你。她用那种直视的不畏惧的眼光看过来,就是那个第一眼见他就满身是刺的女孩。直率又隐忍。

 

易哥,你那时候说,送我才睡得着觉。是什么意思?

别叫哥了,听得我跟犯罪似的。

陈念咯咯笑两声。

就,字面意思。我之前说过吧,我这个人特别不爱睡觉。从小就是。也不知道是精力旺盛还是什么。那时候我不爱睡觉到每个晚上只要闭上眼睛就迫不及待想睁开。

 

少年的郑易每个晚上都睡得晚,早上也醒得早。而且白天,当别人都蔫哒哒在课上困,他精力旺盛到体育场上汗流浃背地回来,照样双眼瞪得像铜铃。一双眼睛在那幅太阳染得麦色的脸上亮得闪光。就跟甲亢似的。睡觉对于他从来就不是享受,他的身体会用最少的时间获得最充足的休息。而一旦睁眼,他就准备好看清一切。他闭眼入睡,睁眼即清醒。

他不爱睡觉,是因为他不喜欢闭上眼、尤其是在黑夜。是发自内心的不喜欢。在夜里,他躺在床上一闭上眼,就会下意识地睁开。就好像有一根隐约紧绷着的神经突然发作,让他睁大双眼弥补大错。也许是因为太多事情会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发生。

 

我那时总感觉闭上眼就会有不可挽回的事发生似的。他打趣的口吻。

也还好从小练的警觉性。却又跟着认认真真说一句。

他抬头看她。

陈念明白了他说的是什么。握了握他的手。

郑易闭上眼,舒了口气。

现在我就敢了。他说。

那以后你想闭眼了,我就牵着你。

说完她想到什么似的脸一红。郑易看她样子,笑出声,一把把她圈到怀里来。

谢谢你。


谢谢你平安。谢谢你不离开我。

 

成年后的陈念曾经想到过。想到过,当年少年的她对周边的一切饱含猜疑与恐惧,少年人的细致敏感在成年人的批评的眼神中只好武装成面向大人的铁栅栏。那时所有人都不相信他们、不看重他们的苦痛、不理会他们的呼救。但郑易不是。郑易的敏感甚至也像一个少年人,他甚至能察觉到她欲吐出而又吞回的话语。

而此时的她已经知道,那是爱人曾经在多少个日夜里睁圆了眼睛看这个世界才练就的细致。


月夜,徐天从梦中惊醒。眼睛睁开前,他就坐直到床边。他几乎跑起来,又突然醒悟他没什么好赶忙的。他在那个冰冷铁狱里就晚了太多了。

那时离事发已经三年。

 

 



蛮芜
小朵,见字如面📝

小朵,见字如面📝

小朵,见字如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