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尺矿

2700浏览    12参与
柳問

生活中的那些小事

想要用這個系列的文章紀錄下他們的生活,事件靈感來自比賽、官方影片或是選手們的社群,加上我的腦洞。如果能喜歡就太好了,感謝觀看。

01.賽後哭泣(尺礦)

  水晶塔在眼前爆裂的時,朴載赫只覺得腦袋一片空白,緊接著排山倒海的無力感席捲全身。

  結束了。

  好不容易靠著絕對的專注力成功在第二局扳回一城,但希望中讓一追二的結果並沒有出現,如今他們能不能進入季後賽全看接下來兩場比賽的勝負而定,所有人都明白這個機會有多渺茫。

  自己的命運掌握在其他人手上的感覺並不好受。

  即使如此,朴載赫的臉上並沒有出現太多的情緒,彷彿剛剛輸掉的只是一場無關緊要的練習賽——大抵是春季賽開始以來這樣的畫...

想要用這個系列的文章紀錄下他們的生活,事件靈感來自比賽、官方影片或是選手們的社群,加上我的腦洞。如果能喜歡就太好了,感謝觀看。

01.賽後哭泣(尺礦)

  水晶塔在眼前爆裂的時,朴載赫只覺得腦袋一片空白,緊接著排山倒海的無力感席捲全身。

  結束了。

  好不容易靠著絕對的專注力成功在第二局扳回一城,但希望中讓一追二的結果並沒有出現,如今他們能不能進入季後賽全看接下來兩場比賽的勝負而定,所有人都明白這個機會有多渺茫。

  自己的命運掌握在其他人手上的感覺並不好受。

  即使如此,朴載赫的臉上並沒有出現太多的情緒,彷彿剛剛輸掉的只是一場無關緊要的練習賽——大抵是春季賽開始以來這樣的畫面已經看過太多次了,多到讓勝負欲強烈的他竟對於這樣的賽果開始覺得麻木。

  但是一旁的李民皓就沒有這麼冷靜了。

  在認知到自己輸掉了這場攸關季後賽資格的比賽後,原本就疲憊不堪的心態更是潰不成軍,眼淚在還沒來得及忍住前便奪眶而出,最後索性低頭半伏在桌上將累積已久的情緒全都發洩出來。

  朴載赫已經有些記不得上次李民皓掉眼淚是什麼時候了,只是當連接著大螢幕的鏡頭帶到抬手擦著眼淚的李民皓時,他幾乎想立刻起身擋住這支不合時宜的鏡頭。在他心中,李民皓應該要是強大而自信的,像他配戴著的金飾一樣閃閃發光,頂著屬於他的皇冠。

  只是,欲戴皇冠,必承其重。李民皓太累了,即使那頂皇冠依然屬於他,嬌小的身軀卻再也無法負擔起沉甸的重量。

  輸了比賽讓全隊的氣氛一下子降到了冰點,一路上沒有人再說話。朴載赫看著平時有說有笑的隊友們此時皆沉著一張臉,心裡有些害怕,但他也明白現在不管說什麼都是多餘的,幾乎已成定局卻不如預期的結果總是需要花時間去接受。

  朴載赫雖然勝負欲強,但面對現實心態卻意外的坦然,他知道自己盡力了、也簡單的自我檢討過,了解自己還有那些不足,這樣就夠了。

  本來比賽就有輸贏,讓每一場勝都敗成為自己精進的養分才是最重要的。

  在走往停車場的路上,朴載赫刻意讓自己跟在李民皓身後,這個哥哥平時就喜歡往別人身上趴,在他最脆弱的時候,朴載赫突然萌生出了『想成為民皓哥的依靠』的想法。這樣的念頭和刻意的舉動連朴載赫自己也嚇了一跳,但身為ADC 強大的心力素質讓他也很快的就正視了自己的想法。

  朴載赫知道,李民皓這個人一直在自己心裡佔有著重要的位置。

  跟著進了車之後,朴載赫很自然的坐上了李民皓身邊的空位,一路上只見他單手撐住臉頰把手肘支在窗框上、剛哭完還微紅的雙眼無神的看著窗外,朴載赫眼光也跟著看向窗外不斷飛逝而過的街景,沉默讓他開始忍不住要胡思亂想,想著等等會不會又要挨罵了、想著晚餐大概要用杯麵跟罐頭來打發、想著此時此刻,論壇上肯定又充滿了來自四面八方對於這場比賽的各種批判及失望,文字裡的尖酸刻薄直直的往選手身上刺,比對手艾希百發百中的冰箭更令人心寒。

  『啊、待會要記得讓民皓哥把手機裡的論壇卸載才行,如果這哥不肯的話,就仗著自己的體型優勢去搶他的手機吧。』這是朴載赫腦中的天外飛來一筆。

  手背上突兀的溫度讓朴載赫從思考中回神,才發現自己的手不知不覺已經握成了拳,而身邊的李民皓也不知道什麼時候移回了視線,大概是情緒已經冷靜下來了,望向朴載赫的眼神清澈了許多,相鄰的右手在自己握著拳的左手背上帶著安撫的輕輕拍著。

  然而被安撫的人此刻卻怎麼也高興不起來。明明上一刻還想著要成為民皓哥的支柱,下一秒卻反過來被對方安撫,最重要的是,朴載赫當下根本就不是因為沉浸在比賽失利的情緒裡而不悅,完全只是在想著要怎麼才能讓李民皓不去看那些針對性的言論而苦惱。

  啊、好委屈。

  不明白朴載赫心中糾結的李民皓於是目睹了這個弟弟表演起川劇變臉——一會瞪大眼睛、一下皺起眉頭、接著又帶著委屈的癟了癟嘴,最後賭氣似的垮了整張臉,原本還帶著的陰霾直接被這個滑稽的畫面逗得一掃而空,只差沒有在安靜的車廂裡發出不合時宜的大笑。

  見到李民皓勾起的嘴角讓朴載赫心裡的委屈稍稍減去了些,舒心的鬆開了緊握著的拳頭反轉握住那隻纖細骨感的手掌,李民皓卻在下一秒抽回了自己的右手。

  朴載赫有些尷尬的維持著想要握住對方手掌的姿勢,轉念一想也許是被自己過於突然的舉動嚇了一跳,正要收回手的時候李民皓卻即時把自己的左手塞了進去,微微側過身讓額頭能夠靠著朴載赫的手臂,過了一下後不滿的向下扯了扯被握住的手,意示對方把坐姿放低點,好讓他可以舒服的窩在肩頭上休息,最後再玩鬧性的捏了幾下朴載赫的手掌來表達不滿,一系列的動作一氣呵成,等朴載赫反應過來,身側只留下李民皓均勻的呼吸聲。

  呀、這哥怎麼就這樣睡著了?

  怕驚動已經睡著李民皓,朴載赫大氣都不敢喘一下,想了想決定就著這個姿勢把頭側過去讓太陽穴輕輕的依在李民皓的頭上。大概是這樣的姿勢太過舒適,鬆懈下來後的疲憊很快的席捲而來,沒過多久朴載赫也跟著他的民皓哥一起沉沉的進入夢鄉。

  如果一個人扛不起沉重的皇冠,那就讓兩個人來負荷,安心的把重量分攤給我,迎向屬於你的榮耀吧。

  

  番外1:

  車子回到了基地的停車場後,準備要搖醒兩人的曹容仁,一臉慈愛的看著這幅和諧的畫面——直到他的眼光來到了兩人十指緊扣的手。

  「那個,贊永哥。」原本在外頭等著自家隊長的一群人滿臉疑惑的看著獨自從車廂裡鑽出來的曹容仁,接著很有默契的一起把目光投向了被點名的姜贊永。「這件事還是交給你來吧,我對閃光過敏。」

  「別忘了拍照。」

 

  番外2:

  「民皓哥~」李民皓對著突然竄到自己身邊的弟弟挑起了左眉。「把論壇刪了吧?」

  什麼?「不要。」

  「唉~」預料之內的答案讓朴載赫哀嚎了一聲,然後依著自己的計劃一臉從容就義的表情搶走了李民皓的手機。

  「呀!朴載赫!」

  路過的李聖真朝著為了搶手機而整個人氣勢洶洶得掛在朴載赫身上卻一臉寵溺的李民皓翻了一個優雅的白眼。

  世上只有炸醬好,吃麵的孩子像個寶。

  西八。

花落无辞

兮夜和皇冠哥这俩中单,到底谁高啊??

兮夜和皇冠哥这俩中单,到底谁高啊??

花落无辞

后续来了,希望感觉没有崩吧,如果你们喜欢的话,我要你们的小心心哦

后续来了,希望感觉没有崩吧,如果你们喜欢的话,我要你们的小心心哦

是你的圆土豆啊w

红与黑 3

吸血鬼壳X人类花生
其他cp有(目前是芽驼 尺矿)
还有其他啥的请在本篇加哦
有私设 大家看个开心 别认真
祝大家新年快乐~
🐶🐶🐶🐶

“杀死一个公爵吸血鬼可不容易……”白发苍苍的教皇推开沉重的大门,回头注视着后面年轻的猎人,“你确定自己杀死了他吗?”

“被水银刀刺入心脏,你认为有哪个吸血鬼能活下来?”韩王浩冷笑道。

“我只是问问,孩子。”老人摇了摇头,“太急躁成不了好猎人。”

“如果你不相信的话……”嘴角嘲讽的弧度加深,“那你又何必问?”

汉城现最高掌权者深深地看了韩王浩一眼,眼神中翻滚着难以克制的恼怒。

举手示意宋京浩在门口停下,教皇带着韩王浩走向内宫。高贵神秘的权杖金光闪闪,他...

吸血鬼壳X人类花生
其他cp有(目前是芽驼 尺矿)
还有其他啥的请在本篇加哦
有私设 大家看个开心 别认真
祝大家新年快乐~
🐶🐶🐶🐶

“杀死一个公爵吸血鬼可不容易……”白发苍苍的教皇推开沉重的大门,回头注视着后面年轻的猎人,“你确定自己杀死了他吗?”

“被水银刀刺入心脏,你认为有哪个吸血鬼能活下来?”韩王浩冷笑道。

“我只是问问,孩子。”老人摇了摇头,“太急躁成不了好猎人。”

“如果你不相信的话……”嘴角嘲讽的弧度加深,“那你又何必问?”

汉城现最高掌权者深深地看了韩王浩一眼,眼神中翻滚着难以克制的恼怒。

举手示意宋京浩在门口停下,教皇带着韩王浩走向内宫。高贵神秘的权杖金光闪闪,他将其捏的死死的。

宋京浩听到韩王浩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话就急得跳脚,但无奈被拦在了内宫外。其实就算教皇不发话他也进不去,因为里面充斥着水银制品。

他低着头无奈地走开,走了几步又转过头,对着教皇消失的方向龇了龇牙,“如果王浩出事了,我要你们好看!”

李民皓沉着脸推开大门,环顾四周却未在房间里找到那人的任何踪迹。

ksv的基地今天的空气格外不好,他狠狠地扯下自己的领带,在看到那个装饰华美的王座时犹豫了一下,小心翼翼地坐了上去。

还没能感叹这位子坐着就是舒服,自己的双肩就被人双手按住,来人轻轻地在他耳边吹了口气。

李民皓触电似的站了起来,暗黑能量在他的右手聚集,下一秒就会如数倾泻在闯入者的身上。

对敌人手下留情只会给自己徒添烦恼。

“皇冠~是我啊~”戴着黑色圆眼镜的少年笑嘻嘻的,在他的身上丝毫看不出ksv领主的样子。

“这个位子你想坐就坐,反正你要的我都会给你。”

李民皓看着面前这个还带着稚气的少年无奈地笑了。说来奇怪,从血族会议召开到刚刚进门,他一直都是冷着脸,但一看到朴载赫就轻松了下来。

“那我想要血皇的位子,”他勾起嘴角,“你给吗?”

“给!说了要什么都给!”朴载赫眼睛都不眨一下,完全没有意识到这是多么大逆不道的话。

假的。朴载赫身为罕见的非人类初拥而来的纯种吸血鬼,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推翻血皇统治的。

虽然知道那是假话,但李民皓还是低着头笑了。

他喜欢这种被人在意的感觉,只有在这个出身高贵的少年面前才能感觉到。

朴载赫拉着眼角带笑的法师坐在自己的身上,将下巴放在他的肩上,“怎么了你,一进来就臭着脸。”

“……skt与kz达成一致,kt最后抛弃了我们,《秘党合约》将会被签署生效。”

朴载赫看着他的眼睛,一动不动,“继续。”

“而派出签约的代表……”皇冠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是我的老师,李相赫。”

年轻的ksv领主笑了出来,“原来你还当他是你的老师啊。”

“……”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们的计划已经失败了,那边怎么交代?”

“什么怎么交代?”朴载赫一脸无所谓,“我们不想《秘党合约》被签署,你不想李相赫又一次成回到血族权利中心,”少年歪着头,“那杀了他就好了啊。”

李民皓回头看着这个带着天真表情,用买个糖的语气说出刺杀血族最强法师这种话。

“你……认真的吗?”他一时间分不清少年到底是在说玩笑话还是真心话。

“当然咯,”少年仍然笑嘻嘻的,“我是真的希望他去死的,他作为我们血族最强法师已经够久了对不对?”他握住皇冠的手,“该轮到我们的皇冠了。”

“……你说得对。”本来内心充满犹豫的李民皓在听到“血族最强法师”时抛开了所有顾虑,“我将亲自去汉城找寻机会。”

“老师,你就带这么点行李吗?”好孩子郭普成望着身旁高冷的青年。

“恩。”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

“那老师,”突然想起了什么,郭普成从自己的储物囊里取出一柄标枪,“这个送你。”

许是害怕李相赫觉得突兀,他挠挠头解释,“这是我上次路过一个森林捡到的,觉得新鲜就保留了下来。”

李相赫盯着标枪看了许久,“恩,会很配他的。”

去往目的地的路有些长。韩王浩跟在教皇的后面,不知道穿过了多少道门,过了多少道关卡,终于在一扇铁门后停了下来。

教皇推开门后示意韩王浩先进去,明知道这个狐狸一样的男人肯定没安好心,但心切的他还是直接进入了房间。

房间里一片潮湿,扑面而来的就是一股大蒜味,到处都是银制品,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在看到房间内部的一瞬间他就后悔了,他转身想出去时一道铁栏从上而下将房门与房间分开。

韩王浩拉住教皇的衣袍,一只手握住匕首放在他的颈边。

他明明看起来那么娇小,握刀的手却那么稳。

“你什么意思?”韩王浩咬着牙,“我按我们的约定完成了任务,你却将我关起来?”

“最新消息,教会内部出现了奸细。”老人面无表情。

“你怀疑我?”

“只是合理的怀疑,”无视韩王浩越推越近的刀刃,“李相赫是血族的不死者,你一个初出茅庐的猎人想要杀死他是不可能的。”

“所以你们一开始就没想让我活着回来?”韩王浩漂亮细长的眼睛危险地眯了起来,手里的刀刃已经在老人的颈处划出了血痕。

“一开始要求达成交易的,是王浩你啊。”

一瞬间,韩王浩的脑中被失去哥哥下落的焦急、自己将水银刀送入李相赫心脏的痛苦所填满。

自己居然相信这个道貌岸然的骗子,去伤害那个孤独却又温柔的吸血鬼。

他怒吼一声,直接刺向教皇的脖颈。

突然一只有力的手一下将韩王浩的手拍开,随后立即捏住小孩的右手直接将其折断。

剧痛让韩王浩直接蜷缩在了地上,但他依然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声音。

他看到了那个袭击者的长相-----金发碧眼,人高马大,典型的欧洲人。

自从欧洲人征服了高丽,他们不仅带来了《圣经》也带来了吸血鬼与狼人。

吸血鬼与狼人的到来令高丽人民陌生又恐惧,为维持统治,政府只有在培训本土猎人的同时引进欧洲猎人。

可真正的情况却是,本土猎人尽自己所能去保护百姓,而欧洲猎人们将他们的成就归于己有。

费力卖命本地人来,封功受赏他们去。

“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而上帝和凯撒都是来自欧洲,”说这话的人非常得意,“我们也来自欧洲,所以你们的一切都是我们的。”

韩王浩愤怒地盯着欺骗他的教皇和夺走本土猎人荣耀的欧洲猎人,“我出去一定杀了你们。”

高大的欧洲人皱了皱眉,回头就想把韩王浩拖出来再打一顿。地位尊崇的老人摆摆手,看着韩王浩道“恒心为义的,必得生命;追求邪恶的,必致死亡。”

韩王浩勾起嘴角,露出一个嘲讽至极但也惊艳至极的微笑,“在公义的道上有生命,其路之中并无死亡。”

“那臭小子就是欠揍,”高大的欧洲人一脸不爽,“大人何必这么谦让他,我打一顿就好了。”

教皇淡淡地扫了他一眼,“你?人家能将刀插入李相赫的胸口,你能吗?”

“我……”男人一时语塞。

“大人,有新的电报。”一个身披白袍的少年悄无声息地到了他们身旁。

欧洲猎人一惊,他居然在刚刚都没有察觉到,如果这人出手,自己定将命丧黄泉。

慈眉善目的老人一脸淡定,欣赏地看着面前丰神俊朗的白衣少年,拍了拍他的肩,“真是辛苦俊植为我跑着一趟了。”

“为大人分忧。”少年嘴角挂着淡淡的笑容。

教皇满意地点点头,随后疾步向教皇厅走去。

“你就是那个圣咏者中万年第一的那个裴俊植?”欧洲猎人吊儿郎当地问。

“是。”

“哼,真看不出你有什么强的,教皇大人那么看重你。”男人一脸不服。

裴俊植微微一笑,眼睛与男人的眼睛对视。欧洲猎人一开始只觉得那双小鹿眼很好看,过两秒就晕头转向,大脑一片混沌。

这时裴俊植好听的声音响起,“勇猛的欧洲猎人,请你去挑衅教皇殿里的那个狼人宋京浩,让他与你切磋一番。”

男人呆呆地点了点头,慢慢地走向另一个方向。

宋京浩被从内宫赶出来一脸郁闷。自己因同伴死于吸血鬼之手而痛恨吸血鬼,并因此为教皇厅工作,却因为自己狼人的身份一直得不到信任。

也因为自己的身份注定没有办法给予被自己视为弟弟的王浩足够多的爱护。

想着想着,他懊恼地低下了头。

这时他听到一个软糯的声音读着《圣经》,在进行圣咏。

他专心听了一会,在听到对方五分钟第十个错误时实在无法忍受下去了。

他虽然是个狼人,但也是读《圣经》的狼人,和其他没文化的狼人还是很不一样的。

“喂,哪个上课不专心的臭小子念书念成这样?”宋京浩不耐烦地嚷嚷,“五分钟错了十个,真行。”

“对……对不起……”从旁边树丛里窜出一个白衣少年,他的脸白白净净的,因为害羞而用手遮了一些脸。

听到这个软软的道歉,宋京浩觉得心情不错。他翘起腿,悠哉悠哉地说,“算你走运,本大爷今天心情好,亲自教教你《圣经》。对了,你小子叫什么名字?”

白杨树般的少年红了脸,小声说,“金……金赫奎。”

上单选手统统狼人设定!
最后一期支持点cp😂
谢谢大家喜欢!

花落无辞

今天狗粮吃了满肚子,我心态都快崩了

今天狗粮吃了满肚子,我心态都快崩了

流云一枕

【尺矿】欲戴皇冠必承其重

什么都禁

OOC属于我

一个关于敌对方球迷的故事,不懂足球也没什么关系只要知道皇马巴萨是死敌球队就可以了。

关于梅罗我是有指向型暗示的我觉得大家应该都懂吧

不过这只是个情人节小甜饼而已不要当真了ww


朴载赫一个人在首尔的街头徘徊,迟迟没有回家。

他长长地叹了口气,看着呼出的气在冰冷的空中呈现出氤氲的模样,又慢慢消失,他感到有些惆怅,有些委屈,又有些难过。

距离上次国家德比过去已经将近一个月了,他和李民浩的冷战也持续有一个月了。

“也许我该去认个错。”他这样想着,但是看到不远处红蓝交替的广告牌,又让他犹豫了。

“支持自己喜欢的球队也没有错啊。”他又感...

什么都禁

OOC属于我

一个关于敌对方球迷的故事,不懂足球也没什么关系只要知道皇马巴萨是死敌球队就可以了。

关于梅罗我是有指向型暗示的我觉得大家应该都懂吧

不过这只是个情人节小甜饼而已不要当真了ww



朴载赫一个人在首尔的街头徘徊,迟迟没有回家。

他长长地叹了口气,看着呼出的气在冰冷的空中呈现出氤氲的模样,又慢慢消失,他感到有些惆怅,有些委屈,又有些难过。

距离上次国家德比过去已经将近一个月了,他和李民浩的冷战也持续有一个月了。

“也许我该去认个错。”他这样想着,但是看到不远处红蓝交替的广告牌,又让他犹豫了。

“支持自己喜欢的球队也没有错啊。”他又感到很委屈,“不过是因为我和哥喜欢的球队是死敌,难道哥也要把我当死敌对待吗。”


他又想起了自己和李民浩的第一次相遇。

那是在一家皇马球迷的酒吧,自己也是被朋友无意中拉去的。本来想安安分分喝个酒,没想到旁边的皇马球迷开始对巴萨大加讽刺,甚至还上升到对球员的人身攻击,朴载赫实在无法忍受自己心爱的球队被如此辱骂,当即把自己手中的啤酒杯往桌子上狠狠地一放,要和他们理论三分。

那边的极端球迷也蛮不讲理,揪着朴载赫的领子就要往下砸拳头了。

“放手。”

一个不大但却坚定的声音传入朴载赫的耳边。

他睁开眼,看到不远处的吧台边坐着的一个小个子男生,举着啤酒杯缓缓地朝自己走来。

现在想来,那每一步靠近的脚步仿佛不是敲打在了地上,而是扣在了自己的心上,就那样一步步让自己沦陷。

男生个子不高,却很有气势,正好停在了一束灯光追打的地方。

他将自己手中的啤酒杯居高,然后突然放手,玻璃渣和金黄色的啤酒液洒了一地。

“是你自己先出言不逊,现在还想出手打人。你就跟地上的这堆垃圾一样,没有资格说自己是皇家马德里的球迷。”

“你⋯⋯”极端球迷松开了朴载赫的领子,马上就要冲上来打那个小个子。

那人不退反迎,又往前踏了一步,“这里的酒吧老板是我朋友,你以后再也不用来这里了,这里不欢迎你。”

随后,极端球迷还没有碰到那人,就被旁边的保安治服,抓出去丢掉了。

朴载赫楞楞地看着橘黄色灯光下照耀的李民浩,他洁白的面庞笼上了一层轻薄的面纱,添上一丝暖意,而他说出来的话却刺刀一样锋利,直戳心窝。

李民浩仰起下巴,侧身看向一旁比自己高大不少的朴载赫,嘴角轻扬,“这里也不欢迎你,巴塞罗那的球迷,下次选好酒吧再来喝酒。”

那一瞬间击中了朴载赫的心,他呆呆地愣在了原地,喃喃道,“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一见钟情?”


后面的一切都变得顺其自然了。朴载赫每天都来这个酒吧蹲守李民浩的踪迹,在被李民浩一百次拒绝给予联系方式,却成功地赶走了李民浩身边所有试图搭讪的人之后,他终于成功地跟着李民浩回了家。

然而现在他又不敢回去了。

“好吧,也许我确实不应该说出‘梅西本来就是天才’这样的话。”朴载赫懊恼地挠了挠自己的头,“毕竟那位哥有多喜欢C罗我也是知道的。”

梅西和C罗是巴塞罗那和皇家马德里各自的当家球星,也代表了当今足坛最高的竞技水平,至今对二人谁是世界第一还保有争论。梅西是公认的足球天才,尽管他身材不似一般运动员那般高大,但是他灵活的盘带技术和技术含量极高的射门却无人能及,自出道起便带领巴萨一路走向巅峰。而C罗却是一个非凡出众的普通人,他凭借自己数十年如一日的刻苦训练和对自己严格要求,一步一步努力走来,从天才手中赢得了自己的荣耀。

李民浩总是说,任何人即使没有梅西般的天赋,通过努力也能获得C罗般的成就。

但是自己那天得意忘形之下竟然说出了哥最讨厌的一句话。朴载赫又长叹一口气,“以哥的脾气没把我赶出去也算好的了吧。”


想到这里,朴载赫更加懊恼。“所以我是为什么要浪费这么多天去和哥冷战呢,我早就该去认错了。”

朴载赫加快了步伐,急切的想回家见到李民浩,却被路边的小姑娘扯了扯衣角。小姑娘扬了扬手中的红玫瑰,脆生生地问,“哥哥买束花再回家吧,明天就是情人节了。”

朴载赫猛然惊醒,他发现这还是他们在一起的第一个情人节,而自己竟然因为冷战都快忘记了这件事。尽管李民浩嘴上说着从来不在意这种节日纪念日之类的,但是每次收到自己的礼物,都会荡漾起幸福的微笑。

“我正好可以借此机会道个歉。”朴载赫这样想着,他把小姑娘拉到一旁,讲了几句悄悄话。眼神又瞅到了旁边的蛋糕店,看到了橱窗里摆放的精致的小蛋糕。


李民浩正准备打开家门的时候,被旁边的小姑娘叫住了。

“哥哥,有人送你一大束玫瑰花哦。”小姑娘抱着一大捧玫瑰花冲上去塞到了李民浩的怀抱中。

小姑娘在花丛中扬起笑脸,“好啦,收下玫瑰花就表示你要原谅那位哥哥了,你往那边的路灯那里看吧!”

李民浩有些哭笑不得地抱着手中的一大捧玫瑰花,从巨大的花束的罅隙里看去,由于没戴眼镜,只能隐约看见一个高大的人影小心翼翼地举着一个什么东西朝自己走过来。

朴载赫凑近了李民浩,举着手中皇冠形状的翻糖蛋糕,轻轻地放在了李民浩的头发上,进而接过了李民浩手中的花束,轻轻地说,“我们不要冷战了好不好,我爱你,还有,情人节快乐。”

李民浩一手稳住了头上的皇冠形状的蛋糕,另一只手朝朴载赫勾了勾,在朴载赫呆头呆脑地从玫瑰花束中探过脑袋的时候,他环住朴载赫的脖子轻轻地在唇角烙下一个吻。

“我原谅你了,嗯,情人节快乐。”



最后一句话开车:欲戴皇冠必承其重也可以是一个体位

|ω・`)

XIANQI

【多CP】圣诞节后的微信群里

国际三禁

瞎写

如有雷同,你抄我的

(群主)我是最高的 :孩儿们,圣诞节都咋过的啊

童扬老婆 :

(群主)我是最高的 :啊!Meiko!Meiko可爱!(◕ᴗ◕✿)

鼠后奶爸 :Meiko可爱!(◕ᴗ◕✿)

人美歌甜杨永信 :Meiko可爱!(◕ᴗ◕✿)

李相赫的小可爱 :Meiko可爱!(◕ᴗ◕✿)

(群主)我是最高的 :不对,我们怎么少一个人?

李相赫的小可爱 :书行哥手机坏了


童扬老婆 :楼上几个够了啊!别每次我出来都调戏我!看我ID!看我ID!看我ID!重要...

国际三禁

瞎写

如有雷同,你抄我的

(群主)我是最高的 :孩儿们,圣诞节都咋过的啊

童扬老婆 :

(群主)我是最高的 :啊!Meiko!Meiko可爱!(◕ᴗ◕✿)

鼠后奶爸 :Meiko可爱!(◕ᴗ◕✿)

人美歌甜杨永信 :Meiko可爱!(◕ᴗ◕✿)

李相赫的小可爱 :Meiko可爱!(◕ᴗ◕✿)

(群主)我是最高的 :不对,我们怎么少一个人?

李相赫的小可爱 :书行哥手机坏了

 

童扬老婆 :楼上几个够了啊!别每次我出来都调戏我!看我ID!看我ID!看我ID!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我是有老公的人了!以后你们再这样告你们骚扰了!@爱田野真是太好了

爱田野真是太好了 :?

爱田野真是太好了 :我名字什么时候被改了?

爱田野真是太好了 @童扬老婆

爱田野真是太好了 :你名字什么时候改了?

 

我,180 :多多快拍醒我,扣神今天怎么说这么多话?

ZZM是粗森 :田野把手机还给扣神。@童扬老婆

龙他爹 :田野把手机还给扣神。@童扬老婆

龙他妈 :田野把手机还给扣神。@童扬老婆

橘狗狗 :田野把手机还给扣神。@童扬老婆 话说,楼上id注意素质。

WE火头军 :田野把手机还给扣神。@童扬老婆 小狗不要误会,是二狗给笨笨改的。

小龙虾酱 :田野把手机还给扣神。@童扬老婆 二狗你这啥文化啊,要写也得写龙他娘啊。

龙他爹 :被抢龙的人没资格说话@小龙虾酱

小龙虾酱 :靠!腿腿我这是被怼了吗?委屈屈(T_T)/~~@我腿其实挺细的

我腿其实挺细的 :田野把手机还给扣神。@童扬老婆 笨笨还没见过喻文波吧,改天带你见见他(^_^) @龙他妈

龙他妈 :好的腿哥

龙他爹 :靠!腿哥不带这么玩的!

 

(群主)我是最高的 :Stop!从一开始就歪楼了!!!崽子们,赶紧都回归正题!

人美歌甜杨永信 :在训练室欺负金赫奎

一只乖驼 :在训练室被哥欺负

鼠后奶爸 :欺负?

李相赫的小可爱 :欺负 (ಡωಡ) 

铅笔橡皮订书器 :你们KT这么会玩吗?

是可让不是矿 :在训练室……

啥枯萎不枯萎的 :开直播吗?

(群主)我是最高的 :那什么,在训练室里是有点过分了。

上帝有点胖 :我没看见啊,我啥都没看见

我没有冠军 :刚当上队长就这么放肆了

东北大鹌鹑 :我错过了啥?我那天回家了 (ಥ_ಥ)

 

龙他爹 :前排围观LCK惊天丑闻:震惊!某队队长竟然在训练室对他的队员做出这种事!笨笨快来,咱是一环!

小龙虾酱 :小板凳已准备好,瓜子也买好了,腿哥你坐我旁边。

我腿其实挺细的 :来了

我,180 :多多快来,我给你占好座了!

ZZM是粗森 :我带零食了!

童扬老婆 :哇,你们占座好快!老公快来!我把ZZM挤走了!

我,180 :荡荡你看他!

ZZM是粗森 :荡荡你看他!

小龙虾酱 :是啊!田野过分了!都不懂先来后到的!荡荡你看他!

爱田野真是太好了 :……

童扬老婆 :老 公~ ( •̥́ ˍ •̀ू )

爱田野真是太好了 :?田野有什么问题吗?我可以说他。

我,180 :没有没有,不敢不敢。

ZZM是粗森 :没有没有,不敢不敢。

小龙虾酱 :ZZM你看你这点出息→_→,来扣神坐我旁边呀~

李相赫的小可爱 :哥,我们来晚了!一环没了!气鼓鼓 | ू•ૅω•́)ᵎᵎᵎ

李相赫 :180介意换个位置吗?

我,180 :啊啊啊啊啊!Faker大人和我说话了!坐坐坐,您随便坐!

ZZM是粗森 :哥你这么娶了媳妇忘了弟的吗?

李相赫 :要SOLO吗?

ZZM是粗森 :哥安静吃瓜不好吗?

(群主)我是最高的 :你们LPL怎么冲的这么快!孩他娘快点抓紧二环小尾巴!

 

人美歌甜杨永信 :什么呀,你们都什么思想!肮脏!

李相赫的小可爱 :所以这不是哥你自己说的吗?

〔截图〕人美歌甜杨永信 :在训练室欺负金赫奎

龙他爹 :有图有证据!石锤了还不承认!啧啧,你们LCK这么怂的吗?

瘦了就帅了 :挑衅?

李相赫一家粉丝 :引战?

现在是猕猴桃 :举报了

用户龙他爹已被管理员禁言

我腿其实挺细的 :我已经约好喻文波了

林允儿老公 :@我是IG新来的  ???

我是IG新来的 :我不是啊,我没有啊,腿哥你不能瞎说啊!不应该是审问Smeb么!你们跑题了!!!

(群主)我是最高的 :对对对,都别闹了,到底咋回事。京浩啊,不是哥说你,你说也挺大岁数的,咋能这样呢。我平时怎么教育你的,我教你欺负弟弟了吗?你还好意思说出来,这是丝毫不觉得做错了,咋的?还美滋滋的呗?๑乛◡乛๑ 

管理员取消用户 龙他爹 的禁言

 

人美歌甜杨永信 :不是啊哥,我这不是说着玩呢么,开玩笑,开玩笑懂不?

李相赫的小可爱 :Deft也开玩笑?

〔截图〕一只乖驼 :在训练室被哥欺负

人美歌甜杨永信 :王浩啊,哥最近得罪你了吗?

李相赫 :前天不是你说最喜欢我了么?

人美歌甜杨永信 :赫啊,开玩笑啊!开玩笑你咋听不出来呢!

李相赫的小可爱 :赫?

人美歌甜杨永信 :Faker选手你需要有幽默感。幽默感啊,懂?

铅笔橡皮订书器 :能不能让人好好吃瓜了!赶紧说怎么回事!

人美歌甜杨永信 :真没有啊,就是两人闹着玩。

匿名 :他抱金赫奎了

匿名 :他让金赫奎坐在他腿上,没羞没臊的。

匿名 :他还亲金赫奎了,从额头亲到……

(群主)我是最高的 :别说了,再说下去19禁了

人美歌甜杨永信 :许元硕你死定了,你以为你匿名我就不知道是你了,那天就你在训练室。

童扬老婆 :这是承认了?

李相赫一家粉丝 :训练室PLAY啊,会玩还是哥你会玩。

铅笔橡皮订书器 :那可是训练室啊!神圣的训练室!

上帝有点胖 :那天休假……

铅笔橡皮订书器 :休假也不行!不行,我要向KT高层举报!这是对神圣训练室的亵渎!

是可让不是矿 :要不哪天咱俩也试试?@铅笔橡皮订书器 

铅笔橡皮订书器 :哎呀你瞎说什么呢!

龙他爹 :另一个正主呢?怎么就说一句话就匿了?@一只乖驼

铅笔橡皮订书器 @一只乖驼

李相赫一家粉丝 :@一只乖驼

童扬老婆 :@一只乖驼

我没有冠军 :别艾特了,他已经熟了

 

(群主)我是最高的 :我说句公道话,大家都成年了,揪着这点事儿不放不太好。来,继续咱们开始的话题哈,都干啥去了?

童扬老婆 :在老公家呆着

爱田野真是太好了 :在家呆着

李相赫 :直播打游戏

李相赫的小可爱 :看相赫哥直播打游戏

我是IG新来的 :还能干啥,相亲相爱呗。

林允儿老公 :陪允儿逛街

我是IG新来的:醒醒

不和你多BB :醒醒@我是IG新来的

小龙虾酱 :醒醒@我是IG新来的

橘狗狗 :醒醒@我是IG新来的

就差童扬没GAY了  醒醒@我是IG新来的

此生只想GAY大舅子 :GAY大舅子

我爱提莫 :我不要你

此生只想GAY大舅子 :(T_T)

 

(群主)我是最高的 :恩~那有没有收到啥礼物的?

龙他妈 :没有,给我买礼物@龙他爹

龙他爹 :买买买,一会儿就出去买哈。

林允儿老公 :没有,给我买礼物@我是IG新来的

我是IG新来的 :我刚能上场,还没发薪水呢,等发薪水了就给你买哈~

铅笔橡皮订书器 :没有,给我买礼物@是可让不是矿 

是可让不是矿 :额,鼠王你为什么要起这个头?

(群主)我是最高的 :拿了冠军都不给买礼物,这样的男人可不能要。@铅笔橡皮订书器 分手吧,我偷红BUFF养你。

是可让不是矿 :我说不买了吗?买买买,咱现在就出门。

李相赫的小可爱 :没有,给我买礼物@李相赫

李相赫 :不是给你买了吗?

李相赫的小可爱 :哎呀哥你怎么这样,你没看他们男朋友都没给买礼物吗?我这不是怕说出来伤了他们的心么。

李相赫 :哦,这样,一会儿就出去买。

童扬老婆 :我不一样啊,我老公给我买礼物了!我老公最爱我了!

爱田野真是太好了 :恩,爱你。

(群主)我是最高的 :牙疼

 

你的提莫不姓苏 :没有,给我买礼物@所有人

瘦了就帅了 :碰瓷儿的?

就差童扬没GAY了 :这个头像,洗衣液?这个ID?

龙他爹 :凉了凉了,谁也别问了哈!

林允儿老公 :哇的一声哭出来

不和你多BB :你少说两句吧

 

(··········群内寂静一分钟··········)

 

李相赫 :其实,兮夜如果你愿意的话,景焕哥现在是单身。

李相赫的小可爱 :哥你能让我省点心吗?赶紧撤回!

李相赫 :为什么,景焕哥很喜欢兮夜的。

李相赫的小可爱 :没有为什么!李相赫我告诉你现在就给我撤回!

李相赫 撤回了一条信息

李相赫的小可爱 :第二条也给我撤回!

李相赫 撤回了一条消息

 

再多说拉黑 :〔微信红包〕给苏汉伟买栗子还有我喜欢你

再多说拉黑 :〔微信红包〕给苏汉伟买小埋手办还有我喜欢你

再多说拉黑 :〔微信红包〕给苏汉伟打车还有我喜欢你

再多说拉黑 :〔微信红包〕给苏汉伟剪头还有我喜欢你

再多说拉黑 :〔微信红包〕给苏汉伟洋房火锅买单还有我喜欢你

 

童扬老婆 :哇~

龙他妈 :哇~

龙他爹 :哇~

林允儿老公 :哇~

我是IG新来的 :哇~

 

再多说拉黑 :〔微信红包〕现在你单身

再多说拉黑 :〔微信红包〕可以和我在一起吗

再多说拉黑 :〔微信红包〕苏汉伟我爱你

 

 领取了 再多说拉黑 的红包

 领取了 再多说拉黑 的红包

 领取了 再多说拉黑 的红包

 领取了 再多说拉黑 的红包

 领取了 再多说拉黑 的红包

 领取了 再多说拉黑 的红包

 领取了 再多说拉黑 的红包

 领取了 再多说拉黑 的红包

 

(群主)我是最高的 :我这个岁数都是有对象的人了,我怎么感觉被塞狗粮了?

我腿其实挺细的 :你错了 @高圆圆

瘦了就帅了 :你错了 @高圆圆

李相赫 :你错了 @高圆圆

上帝有点胖 :你错了 @高圆圆

橘狗狗 :你错了 @高圆圆

WE火头军 :你错了 @高圆圆

东北大鹌鹑 :你错了 @高圆圆

高圆圆 :再这样退群了

(群主)我是最高的 :行了行了不闹了,大家该干啥干啥去吧!

 

李相赫 :等等,我怎么感觉,被秀了?

李相赫的小可爱 :艾玛李相赫你可别给我丢人了!走出去吃年糕汤!

EN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