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尼格霍德

961浏览    2参与
柒魂谣

【北欧神话/楚路】荆棘之途

*曾经做过的设定其中一条支线,私设居多请瞩目。含有北欧神话、龙族、尼伯龙根、fate等混杂设定,大量魔改,不要考据_(:з」∠)_

*和隔壁[传说不太对]共用世界观,非正常裂化世界线路,Avenger设定补全

*世界观众设定,师兄是屠龙英雄齐格、明妃是黑王尼德设定请注意。私设尼德霍格、拉塔托斯克、维德佛尔尼尔是出自同本源的三位相近神,黑王分割灵魂创造出了白王。

*Avenger黑王苦大仇深系列


Pieces1、离别

  “师兄,今晚的星星好亮啊。”说话的青年抬起头来看着天上绚烂的星河,他柔软的暖褐色头发被背后的喷泉池水映着迷幻彩虹的光彩。路明非伸出手指向其...

*曾经做过的设定其中一条支线,私设居多请瞩目。含有北欧神话、龙族、尼伯龙根、fate等混杂设定,大量魔改,不要考据_(:з」∠)_

*和隔壁[传说不太对]共用世界观,非正常裂化世界线路,Avenger设定补全

*世界观众设定,师兄是屠龙英雄齐格、明妃是黑王尼德设定请注意。私设尼德霍格、拉塔托斯克、维德佛尔尼尔是出自同本源的三位相近神,黑王分割灵魂创造出了白王。

*Avenger黑王苦大仇深系列



Pieces1、离别

  “师兄,今晚的星星好亮啊。”说话的青年抬起头来看着天上绚烂的星河,他柔软的暖褐色头发被背后的喷泉池水映着迷幻彩虹的光彩。路明非伸出手指向其中一个星星“你看,那颗是不是北极星?”

  “你知道吗,因为北极星的星位稳定,大家都说那是象征守护的星座哦。怎么样?是不是像一个骑士一样……”他又指了指旁边的星星“一直守护着他的王。”他转过头来笑着看向身旁的男子“很浪漫吧。”

  “可那也不过是一个同宇宙中任何一个星球差不多的星体。这些都不过是人们擅自赋予它的意义。”面容明明是英俊到像是童话里的王子一样的男人,却说着毫无情调的台词。认人的反差仿佛好像瞬间从莎士比亚跳到了福尔摩斯。

  路明非吐了吐舌头“师兄,你这个理工科脑子真的没救了。这样是不会有女孩喜欢你的。”

  楚子航没有回答他这番言论,只是反问他“怎么想起来看星星?”

  路明非踢了踢脚下的石子,他站起来看向远方。那里是一片黑暗,什么都看不清楚。……也许什么都没有。

  “我得走啦,不能再留在这里啦。”他耸了耸肩,转身看向楚子航“我啊……是来和师兄道别的。”

  “砰”准时绽开的喷泉礼花就好像是人精心设置的舞台装置,掐准了时间淅淅沥沥落了下来。

  青年站在那里,背后的白鸽飞满了夜色的天空,而他眼瞳里是金沙一般纯粹的黄金,巨型爬虫类生物独有的金色竖形瞳孔。

  “怎么会……”两双耀眼的金眸在黑夜里交相辉映。楚子航的声音几近呢喃。

  s级的血脉本来就比其他更加纯粹。而对于这样的混血种来说,一步是天才,一步是疯子……龙血污染……

  “我已经不能作为人子存在了啊,师兄。”他的睫毛像两只蝴蝶,在夜色里扇了扇翅膀。

  黑色的巨蛇亲昵的蹭着青年,他微笑着看着到现在这个场面了依旧冷静到可怕的男人“再见啦。”

  一阵狂风平地而起,广场上的白鸽全都扑棱棱匆匆飞走。楚子航就这么睁着眼睛,锐利的风刺的他眼瞳深处泛起了血丝。他就这么看着,原地再也没有了那个人的身影。

 

Pieces2、女神

  路明非其实不再能在深夜里入眠。自从那件事之后,他再也无法陷入沉睡的安眠。幸而慢慢改变的身躯连这样的事情也能忍耐。换做人类的身体肯定不行的吧,早就爆肝爆到土坟里去了,神明的身躯真是好用啊。

  【尼德霍格】……这具躯体真实的名字,这个灵魂真正的名字。而路明非这个人,不过是失去记忆的神明虚构出来的人子的伪装,一个仿佛用来讲故事的布偶。

  真是的……那我算什么啊?

  每当他想要睡去,总是会做梦。梦里反复梦到一件事……这样说也不准确,应该说是反复的梦到一个人。一个女孩,她有着柔软白皙的肌肤,不怎么高,才到他胸口;有着灿烂如血一样生命力旺盛的红色长发,喜欢穿着白色漂亮裙子……

  ……会用软糯的声音喊他“哥哥。”

  她的眼睛,是琉璃一般清澈透明的浅金色,蜜糖一样的,天真又可爱。

  她高兴地说着“那一年的生日,哥哥送了我一颗装着极光的漂亮宝石,我把它镶在我的王冠上。维尔哥哥送了我一条舞裙,维德送了我一双水晶鞋……我把它们都穿上了。”她转了一个圈,红色的头发和白色的礼裙旋转出两色玫瑰“我一定是最可爱的公主对不对?”

  路明非看着她希冀的目光,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如果是【尼德霍格】的话,一定会抚摸着少女的头顶,温柔赠与笑容“对啊,你一直都是最美的公主殿下,拉塔。”

  毕竟那个王,是那样深爱着自己的王弟、王妹,温柔的不像话的男人。

  “然后我许了一个愿。”女孩笑盈盈的躲过他的手掌,继续说道“我希望来年的生日,哥哥能够在阿斯加德的王庭,为我创造出在天空上绽放的花海。”她双手捧着胸口低低的呢喃着“我希望大家都能来和我一起庆祝。”她低垂下眼眸,再抬眸笑起来的时候笑容变得苍白的好像随便一阵风都可以弄碎“我太贪心了。”

  所以这个愿望,是无法实现的。

  “你知道我的化名为什么叫'白雪'吗?”少女隔着几步凝视着路明非“在那一天的雪原上,你应允了我'我将给予你永远的希望之国'。”

  “我喜爱着生命,却不爱死亡;我喜爱万物生长的春天,却厌恶万物死去的冬天;我喜欢人类真实的微笑,却又讨厌他们虚伪的假面;我远离黑暗的怀抱,却被光明灼伤……”少女眼中眼中的金色河流凝结出忧郁“是我太贪心了啊。”

  雪下的那天,女神询问巨龙[生与死若是能够相提并论的话,人们为什么要那么悲伤呢?]

  神明没有回应女神的提问。他创造出了永恒的亡者之都尼伯龙根,在这里人们将不再为死亡困惑,他们将永远欢乐……所有理想高洁之人向往的理想乡。

  一场被赋予的酣畅美梦。

  画面似乎又回到了那天,他手中的刀刺穿了王女的心脏。

  “呵呵,尼德霍格……”污染的源泉用着女神的驱壳桀桀的笑了“你越是挣扎,命运却越会束缚住你啊。”包裹住少女的丑陋枯枝慢慢退却,少女黯淡的眼眸闪了闪恢复了明亮“哥哥?”

  “拉塔。”青年看着她,手中还握着刺穿她的刀刃,笑得比哭的还难看。

  拉塔·托斯克伸出手握住那双染血的双手,她扬起笑靥“没关系啊,哥哥,我不疼的。”她感受到兄长的手在微微的颤抖,因为克制经脉都一条条蹦起“你能,抱抱我吗?”

  像她神格刚刚觉醒睁开眼的那样,神明也是那样拥抱了她。

  可是美梦都是要醒的啊。

  路明非按照少女的要求拥抱住她,手中的坚刃因为距离的接近彻底刺穿了女神的心脏。鲜血彻底染红那条做工精致的白裙子,少女红色的长发也瞬间黯然失色。

  心脏化为果核的模样,闪烁着生命的流光溢彩,四散开来。飘散的灵子争先恐后钻进了他的肌肤,路明非只觉得血液仿佛燃烧起来一般沸腾着,快要把他烧化了。漆黑的带着不详气息的阴冷龙鳞一点点遍布他的肌肤。

  本已死去的女神再度睁开眼睛,不怀好意的看着他“呵呵,王啊,祝贺你,亲手转动了宿命的轮盘。”

  女神的躯体因为失去了神力源泉,彻底化为尘土。下一刻他看到的就是眼神阴暗的少年神明。

 

Pieces3、虚妄之灾

  “王姐。”维德佛尔尼尔手指掠过被风吹过的尘沙“你对王姐做了什么?”

  属于【尼德霍格】的记忆之中,苍鹰的神明似乎是最不合群的一位。他总是沉默寡言的待在角落里,没有人的时候多半会呆在神殿的尖塔上,坐在那里看着空中飘动的云彩。

  可他却是最擅长玩弄人心的神明,随意的便能挑拨王族与骑士,弄得城池燃满烈火。可他看着这一场场闹剧,既不觉得欢愉,亦不觉得悲伤。

  太过于看透人心的神明,感情对于他反而变成了不能理解的事物。

  但是【仇恨】这种剧本实在是太司空见惯了……

  “尼德霍格,你杀死王姐,是为了'核'吗?”他不再称呼对方为'王兄'或者'王',他本来就是擅长这些的“我决不会原谅你的。”

  他只是按照既定的命运写下的剧本演绎而已,他一直很擅长这方面的事情。

  可是,为什么心脏会有一点点疼呢?

  王姐,还是王兄……谁的心在悲伤呢?

 

Pieces4、离别2

  尼德霍格看着面前英俊的男人,他的身躯已经不能被称为人类了。男人半张脸被深色所感染,裹在裸露的肌肤外层是零零碎碎的龙的鳞片,龙脊从背后生长出来成为了外附骨骼,还有尾椎长出来的那条覆盖着漆黑鳞片的巨大龙尾。

  唯一不变的,是那双朔金色眼眸,如同缀在天空的北极星,日月更改也不变换。

  “你傻不傻啊。”神明抚上男人的眼角揉搓了两下,膝盖所处的地上全是粘腻的血,属于对方的血“我啊,又不会死,你不知道啊?”

  “啊。”楚子航看着小学弟现今的模样,真的变了好多,头发似乎也长长了一点“就算知道,我也会过来的吧。”

  “师兄不就是要保护师弟的吗?”

  “师兄,你真是傻瓜啊。”

  神明半垂下眼眸,嘴角拉平了弧度,掌心里是对方过于高温的体热“龙血污染,到这个地步怎么都救不了你了啊。”

  那不是属于他的血,是男人曾经作为英雄的事迹时,诛杀邪龙法芙纳被恶龙浸染的血。从那一世开始就种下的诅咒,英雄的宿命终结。

  人类的身躯,装载着神明的力量。迟早有一天会被浸染的,屠龙的英雄。

  “你早点答应我和我回尼伯龙根,不就好了吗?”黑王神明的眼眸中透露出一丝丝哀伤,他笑着打趣着。

  楚子航深深的凝望着他,黄金瞳慢慢冷却。他快要看不见了,眼前只剩下了模糊的影子,但他仍然还想再看一会,再看一会……“是啊,早点答应你就好了。”

  可他们谁也知道,这不过是一个虚无的玩笑话。神明不会追随英雄的脚步,英雄也不会因为神明停止自己的宿命。

  楚子航其实对那段记忆压根一点都想不起来。但他看着面前的人——称作路明非也好,叫做尼德霍格也好——在那遥远的初见的时候,他一定就已经心生欢喜了吧。

  “我唯一的弱点,你知道的。”

  “了结我吧。”

  英雄这样平淡的说道,如同以往一样,对待死亡永远都是那么平静。讴歌生命的英雄,从不曾畏惧投向死亡的怀抱。若这是宿命的句点,便坦然接受吧。

  “师兄你啊,就把这种为难人的活丢给我。”

  被邪龙的血浸染的英雄,只剩下一处的致命弱点。鲜少有人知道的秘密,恰巧黑色的神明便是其中一位。村雨的断刃刺透了致命之处,英雄的故事剧终终于拉上了帷幕。

  “真是讨厌啊。”

  他吻上英雄的眉间,轻柔的说“晚安,骑士大人。晚安,师兄。”

  莱茵河边旧址,黑王故地重临。他将男人的尸骸温柔的放在河面,水面似乎像是有灵魂一样,伸出一段水流带着尸骸很快就沉了下去。这里有英雄昔日的佩剑巴尔蒙格,有打败邪龙的战利品莱茵的黄金。

  他扔下一朵三色堇,花很快就被流水冲走了。

  “真是在再合适不过的埋葬地了。”神明低低呢喃着。

  这双手,都已经葬送了多少人了呢。

  他收起悲叹的情绪,转身看向远方的树下,穿着白色小套装,系着方口领巾少年正在那里看向他这个方向。注意到他的目光后,朝他扬起嘴角露出了个狡黠的笑容。

 

Pieces5、王者献祭

  “怎么啊,这次轮到你了吗?”神明长长叹了一口,走到少年面前带着哀叹询问道。

  少年笑了笑,摇晃了一下脑袋“是啊,我排了好久的队,终于轮到我啦,哥哥。”

  对这个答案一点也不感到惊讶,他都有些讶异起来了……似乎从第一次失去谁以来,到现在他已经能够学会平静的接受了。心底愤怒的火焰就好像被一盆大雨浇熄了,那座死火山现在只能突突的冒着烟渣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活过来。

  小恶魔拿出一把金弓,华美到人类不得不赞叹神乎其技的弓矢。只是上面半数被黑色污染成为了唯一的瑕疵“希望的金弓都变成这样啦,我已经不能为你拉出必胜的黄金箭啦,哥哥。”

  他踢了踢脚上的小皮鞋,絮絮叨叨的说“维德那家伙真是厉害啊。洛基已经连手霍德尔,杀死了巴德尔了。”他佯装生气的嘟起嘴摇着脑袋“这片天空很快就会只剩下黑暗了吧。光明已经死去了啊。”他耸了耸肩“真是可惜了,我还蛮喜欢太阳的,还订了去马尔代夫晒日光浴的计划呢。”

  “维德那孩子,还是我教的呢。没想到这么快就青出于蓝胜于蓝,要把老师干翻在沙滩上啦。”

  小恶魔递出自己的金弓“来吧,哥哥。做最后的交换吧,把这残余的灵魂赶紧拿走吧。”

  黑王无奈的牵动了一下唇角,眼眸底温柔又哀伤“都到这个时候了,还热衷于角色扮演啊。”

  “是啊,我一直都是从一而终的嘛。”少年站定,笑的狡黠,那双金色的眼眸之中是热烈深沉的爱“所以,当我睁开眼第一眼看见你,你对我说'我们是独一无二的兄弟'的时候,我就决定要扮演好这个角色啦。哥哥,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我更爱你了啊,我就是你分割出来的一部分啊,我连自己都不爱,我还能爱谁呢?”

  “那就不能留下来吗?”黑王恳求到。

  小恶魔摇摇头,一本正经的说教“哥哥,你不能总是依靠我啊!我已经累啦,快点让我把权与力还给你,好去彻底修个长假啊。”他第一次笑的那么纯洁“我们本来就是一个个体啊,怕什么啊,我只是回到原本的地方去而已。”

  “你快乐吗?”

  白王眨了眨眼睛“从我见到你的那一刻开始,世上便再没有比我更欢乐的了。”他手持着金弓交到黑王手上“射杀我吧,吾王。”

  刚触碰到金弓的那一瞬间黑王仿佛就像是触电一般被灼烧了一下。但很快原本就污染了一半的黑暗彻底将金弓染得透彻漆黑,黑暗吞噬了光明。

  “呼唤我的真名吧。”少年张开手臂,扬起透露,带着笑容从容面对即将到来的死亡。

  “啊……坠落吧,伊斯维尔涅。”漆黑的绝望之弓被拉满,急速射出箭矢贯穿了白色的龙王。

  希望之光……彻底碎灭了。

 

Pieces6、宿命

  空旷的王庭宫殿之中,二位平分的王座只剩下了孤独的王者。君王睁开了眼睛,一双金色的瞳眸在昏黑之中摄人的可怕。

  他走下王座,走出宫殿仰望着苍穹。天是一片铁青色的昏黑,没有月亮,没有太阳,也没有星星,连云彩都不再拥有。王都里静的可怕,原本欢乐的尼伯龙根除了王的脚步声音再没有别的了。

  种植在花园中他曾喜爱的三色堇已经全数枯萎,只剩下焦黑的植物根茎。

  他凝视着远方,光秃秃的巨树在荒芜的原野上生长,盘旋在一起的枝丫一点点撑起天空,还在有更加扩大的迹象。

  神的眼眸中倒映着这失去了一切的大地,深刻的意识到——这个世界已经没有救了——这一个确切的事实。

  失去了一切的他仍然还在这里,不过是在等待终结的毁灭。

  一切都会毁灭吧……

  ……如果这就是早就预定的宿命的话……

  ……便在此终结吧。

 

——————————————

Pieces7、重逢

  “齐格,齐格!拉塔又离家出走啦!说什么要去当正义的伙伴!”黑色龙王,尼伯龙根的君主尼德霍格双手捧心一副'吾妹叛逆伤透吾的心'的表情看着自家骑士“我的尼伯龙根到底有哪里不好!!?”

  在一边计划着恶作剧的小魔王咬了咬手中的笔杆子,翘着腿推开椅子“哎呀,哥哥。你就是因为保护欲太过了才会出现'尤克'的事件得嘛!拉塔又不会被人欺负,再说她也不是一个人去啊?”

  白王不优雅的翻了个白眼,女神大概出去欺负人才比较合理吧。自家王就是想太多。

  “不是一个才是重点好吗!拉塔可是女·孩·子啊!维德你来说说。”

  “啊?”无辜被点名的维德佛尔尼尔疑似嫌弃的看了一眼黑王“可刚刚王姐提出来的时候,你也没有拒绝她啊。”

  “我……”黑王一阵哽咽。可是女神看起来特别高兴啊……一直把自己关在梦塔里的少女终于愿意踏出去接触他人了,那样的目光怎么能拒绝呢。

  穿着黑色武装铠甲的骑士端着茶和茶点过来,递给黑王一杯温度适中的红茶“只是随master去一趟小特异点而已,很快就能回来了。”

  “呜~”黑王吃着小蛋糕,今天也忧郁的觉得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一边才对练回来的rider齐格和他的搭档路过此地,看起来就特别优雅睿智的黑王一脸嫌弃的看向那边“啧,真是每次看着本王的脸这么犯蠢,就特别生气啊。”

  “为什么会有这么愚蠢版本的本王存在啊,真是丢脸。”

  “是吗?”靠的太近的原因,龙骑士开口说话喷吐的呼吸洒在龙王的耳稍“我倒是觉得陛下一直都是这么温柔可爱呢。”

  “唔。”龙王捂住自己的耳朵揉了揉“哼~这么一想,勉强也能承认那家伙确实是我的一部分吧。”

  ……

  ……

  远处看着喧闹的人群,独自坐在窗台的Avenger凝视着窗外一片冰冻的景象,似乎毫不在意发生了什么一样。

  “嘻嘻。”虚空中传来狡黠的笑声,一双手从背后揽住Avenger“虽然好像是这样,但是尼德,你其实很羡慕吧。”

  Avenger瞥了一眼背后“尤克,你还是太不了解神明了啊。自傲的神,怎么会有羡慕别人这种贬低自我的情绪呢。”

  “啊~是吗,我亲爱的孩子?”顶着红发女神面容的尤克特拉希尔笑了笑,松开臂膀,飘到Avenger面前。

  “能不能别用这张脸让我呕吐?” Avenger深深的皱起眉头,似乎面前的生物是让他看到就生理厌恶的存在。

  幻像化作一阵烟,然后化成小魔王般的少年“那这样呢?”又摇身一变成为苍鹰的神明“这样呢?”最终定格在一个黑发金眸的青年身姿“还是说,你喜欢这样的呢?”

  “啧。”Avenger看着面前称作世界意志存在的家伙,对方的恶趣味还是这样低劣。

  “尼德。世界的三大本源都被你吞噬了,它们现在都搅合在了这里。”尤克指了指Avenger的心脏。尤克套的青年的壳子扬起了一个在他本人脸上十分难以见到的笑容“恭喜你啊,尼德。你已经成为了'树'啦,连我都不能再阻止你了。”

  Avenger露出一个自嘲的笑容。呵,都到这个场面了。

 “我很快也要沉睡了,大概会睡很久吧。”

  “尼德。”尤克眨了眨眼睛“最后再送你一份礼物吧,当做'母亲'给孩子的一点小心意吧。”

  Avenger冷笑出声“呵,尤克,你的礼物可让人不敢收啊。”

  “是吗?等你见到就知道啦。”意志消散了形态,就像从来没有存在过。

  “啊!黑王先生,你在这里啊。”少年御主路过看到了正在窗边看风景的Avenger于是出声邀请“对啦,我现在马上要去灵基召唤,要一起来吗?”

  Avenger跳下窗台“啊……如果是master的要求的话。”

  ……

  ……

  藤丸立香将圣晶石放置好,在胸前不断划着十字,做着拜托的姿势“拜托、拜托……请一定要来一个好相处的英灵啊。”

  人类最后的御主想到自己那些任性的英灵们就是一阵脑仁疼。

  召唤的光芒退却之后,站在那里的是一个有着金色眼眸的青年,他背脊突出着外附骨骼,尾椎拖着一条看起来像是龙尾的尾巴。他开口,用着好听又沉稳的声音“那么,这一次又是怎样的宿命需要执行呢?”

  黑色龙王看着那道身影,听到青年的声音后眼瞳微微颤动……

  ……那是…………


柒魂谣

一个沙雕段子,曾经讨论过的跨世界www,传说不太对里的人生赢家齐格被错误召唤到fate哈哈哈哈……齐格:完全不懂什么操作啊?


00、

  某年某月某日,风平浪静。旭日高照温度适中,湛蓝的苍穹之上云彩漂流,尼伯龙根王庭之中的三色堇依旧开的艳丽。

  而王城之外一步之遥,被隔绝在门外的世界大雪纷飞,城镇被掩盖在一片白茫茫之下,天空是铁青的颜色,阴云密布。雄伟壮阔的世界之树的枝丫蔓延生长,支撑着昏黑的穹顶。所有艳丽的色彩都消失殆尽,城镇里再没有温暖的火光和肆意的人群声。就像是睡美人童话之中的场景,臣民都陷入了沉睡之中,这座虚构出来的幻想乡沉静的可怕。...

一个沙雕段子,曾经讨论过的跨世界www,传说不太对里的人生赢家齐格被错误召唤到fate哈哈哈哈……齐格:完全不懂什么操作啊?


00、

  某年某月某日,风平浪静。旭日高照温度适中,湛蓝的苍穹之上云彩漂流,尼伯龙根王庭之中的三色堇依旧开的艳丽。

  而王城之外一步之遥,被隔绝在门外的世界大雪纷飞,城镇被掩盖在一片白茫茫之下,天空是铁青的颜色,阴云密布。雄伟壮阔的世界之树的枝丫蔓延生长,支撑着昏黑的穹顶。所有艳丽的色彩都消失殆尽,城镇里再没有温暖的火光和肆意的人群声。就像是睡美人童话之中的场景,臣民都陷入了沉睡之中,这座虚构出来的幻想乡沉静的可怕。

  而这就是雾之国原有之景,在女神陷入沉睡后,剥落了美梦的外表,透露出来真实。

  王庭之中,黑王陛下将煮沸的热水加入茶壶中,打开怀表安静的等待着时间。

  “啊,真是闲啊。”黑王陛下用银汤匙将加在茶杯里的牛奶和茶水搅浑在一起,如此感叹道。

  尼伯龙根的入口被他关闭,臣民陷入沉睡,作为统治者他不再有政务需要处理,也没有眷属需要管理。阿斯加德各路神明的宴请都被他一一推回,变得无事可干的龙王突然感慨起来。

  神明漫长的生命,真是孤独又冰冷。

  他曾经说过尼伯龙根不过是为了满足少女神明天真的梦想虚构出来的幻想之物,但是它又何曾不是黑王曼妙的美梦。他曾独自熬过漫长的等待的时光,那时候孤独的黑龙盘在世界之树之边,怀抱它的躯干,混黑的苍穹便如同神明的内心。

  绝望自孤寂之中诞生。

  “在想什么?”骑士做完了今日的早课,提着自己的佩剑走到开满鲜花的庭院中来。边走边卸去了身上的武装,露出他与神明相比也绝不会输掉的英俊面容。

  尼格霍德看着向他走近的骑士面露笑容,棕色的长发和艳丽的黄金瞳一瞬间变得温软起来“来的正好呢,齐格,茶的温度刚刚好哦。”

  但是还好,神明先一步寻找到了自混黑混沌中诞生的光明,没有到被绝望的黑泥吞噬到穷途末路。

  永乐的幻想乡,双子平分的王座,毫无血缘关系的兄弟姐妹……他的国家、他的家人、他的爱人……这一切大概在法则看来就像是神明愚蠢的过家家游戏吧。

  可那又怎样呢,神明从诞生起本来就是自傲的生物啊。他们傲慢又自私,这不是合情合理的事情吗?既然这样,龙只不过守护着自己的宝藏而已,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属于他的东西,连法则都不能触碰。黑王微笑着看着黑发的骑士,黄金瞳里是明明灭灭的闪光。

  然而突变却就在此刻发生了,前脚刚踏进亭子的骑士光芒中消失了,不剩半点影子。突如其来的发展让黑王呆住了,他愣愣的开口呼唤道“齐格?”

  他的骑士大人,就在刚刚!!在他面前!!消失不见了!?

  一瞬间黄金瞳中的明光冷彻下来,黑王面上出现阴暗的神色,黑色的龙鳞一点点爬上他的脸颊,魔法武装在一刹那间成型。

  尼格霍德伸出被黑鳞覆盖的龙爪,破开的虚空里钻出一条条金色的丝线。魔法脉路填满了整个空间,精致到不允许一个错误程序的魔法阵被迫启动,排斥着入侵者。

  而入侵者并没有找到自己想要寻找的事物,他抽回手,龙鳞退却,焦黑的伤痕诉说着被灼伤的疼痛“啧,法则,可真有你的。”

  黑王陛下不顾自己被侵蚀的手臂,冷着脸转身去了尖塔。蜿蜒而上的冰晶状楼梯通往沉睡之地。

  古老的石壁上缠绕着巨大的藤蔓植物,植物的根须垂钓在空中,石刻板的地面是巨大的时针法阵,仍旧在散发着光芒。而本应该躺在布置舒适的石床上的人已经不见了,留在原地的只有面色同样青黑的少年。

  最擅长鼓弄人心的神明,此时此刻却被他人耍弄了一番,脸色自然不会好到哪里去。

  “果然吗……”尼格霍德叹了一口气“不能依靠此世之力,便去寻求彼岸的力量吗。”

  真是麻烦的家伙啊,尤克特拉希尔……

  ……这么想要毁灭的终焉吗?


01、

  而另一边被召唤到彼岸的骑士,在魔法阵耀眼的光芒退却后才注意到眼前的事物。明显这不是几秒前他还身处的王庭花园,密封的魔术师工坊让初来乍到的骑士一头雾水。

  而他面前唯一的人类,此时此刻正佯装冷静实际激动的看着他“哦,这便是英灵吗?奇怪?怎么看不到真名?”魔术师独自嘀咕着。

  不只是真名,这位从者的能力面值和宝具,所有的情况他这个master竟然都不能看清。

  而被异常召唤的骑士并没有通过常规手续,被圣杯赋予现代的学识和应有的常识。但至少语言方面多少还是没有问题,饮下龙血后的他获得了一部分神明的能力,魔法法则会为他自动翻译彼此不同的语言。

  英灵?真名?那是什么?

  不过姑且还是先回答这名男子吧,毕竟他看起来好像很苦恼。

  “我名为齐格弗里德,名副其实是一名英灵。”骑士卸去部分武装,爬在脸颊充当面甲的黑色龙鳞退却,露出他黑发黑眼完整的面貌。

  在他饮下女神的永生之酒后便彻底的与神明签订下了契约,成为守护他的英灵……虽然属于非常规操作,并不能被纳入属于奥丁的英灵殿。

  “齐格弗里德,屠龙的英雄吗。”魔术师很快就从这个名字联想到了独属于骑士的传说,传说中被诅咒的屠龙英雄。他看一眼他腰间挂的漆黑的长剑“职位看来是saber了。”

  “……?”齐格弗里德自然注意到男人的目光。saber……是有什么特殊的含义吗?不是代表剑的意思吗?他的佩剑正是前往讨伐邪龙法芙纳时,黑王赠与的——由龙鳞打造、经由洛基的火焰淬炼,浸没王者龙血的圣剑。

  如果非要说的话“嗯,是saber。”并没有什么错误,圣剑的形制上也确实是他惯用的军用长剑。

  “那么,saber,你回应召唤而来到现实,想通过圣杯达成的愿望又是什么呢?”魔术师如此问道,又用桀骜的姿态自问自答“是想一偿昔日布伦希尔德背叛的怨恨,还是洗清生前自屠龙之日起就被命定的诅咒呢……不管哪一个,都是违背你的正义吧。”

  人类用着悲悯的眼神看着英雄,自以为是高高在上的试图理解英雄的悲愿。

  而英雄却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毫无丝毫表情波澜的英雄在想些什么呢?

  ……什么鬼?!我什么时候死了,我活的好好的啊?不对,和尼伯龙根签下契约的他根本没有死亡的选项啊?还有布伦希尔德是谁??不认识!法芙纳的诅咒?不可能吧,真有这种东西尼格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所以这都是什么扯淡玩意。

  丝毫不能理解此世世界线骑士选择……闭口不言。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