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尼禄

18.7万浏览    3708参与
绫濑川夏江

「古罗马同人」女皇(尼禄皇帝x斯波鲁斯)

我叫斯波鲁斯,上个月刚满8岁。


我是在希腊出生的。


爸爸妈妈的家就在爱琴海边上。


——而我的人生,是围绕着尼禄皇帝而存在的。


01


“陪我玩捉迷藏。”


一个开着花的夜晚,他对正在玩木偶的我说。


我放下手里新买的小马,抬头看向他。


“我想你一定很无聊。”他盯着我的眼睛看,嘴角咧开成一条窄线,对我笑着。


——但他的笑容总能吓我一跳。


我起身走向他。


他弯下腰抱住我,像结婚那天晚上那样,把我抱进我们的卧室——那里有一张盛开着藏红花的双人婚床。


——我并不无聊,但他一定是。


02


我上一次见到他,是在半个月前。...

我叫斯波鲁斯,上个月刚满8岁。


我是在希腊出生的。


爸爸妈妈的家就在爱琴海边上。


——而我的人生,是围绕着尼禄皇帝而存在的。


01


“陪我玩捉迷藏。”


一个开着花的夜晚,他对正在玩木偶的我说。


我放下手里新买的小马,抬头看向他。


“我想你一定很无聊。”他盯着我的眼睛看,嘴角咧开成一条窄线,对我笑着。


——但他的笑容总能吓我一跳。


我起身走向他。


他弯下腰抱住我,像结婚那天晚上那样,把我抱进我们的卧室——那里有一张盛开着藏红花的双人婚床。


——我并不无聊,但他一定是。


02


我上一次见到他,是在半个月前。


他带着一件金黄色的袍子来找我。


“穿上它,我亲爱的妻子。”


当着侍从们的面,他夸张地向我鞠了一躬。


“为您加冕的时候到了。”


——这也是游戏的一部分吗?


两个奴隶开始帮我换衣服。


我只能用眼神询问他。


他了然地点点头,金属色的卷头发随即抖动着。


我笑了起来。


“我亲爱的妻子现在是女皇了。”


他走过来拉住我的手。


“我们走吧,女皇陛下。”


03


和他以为的不一样,我很怕他的加冕游戏——


我身上的衣服很沉;


道路上群体观赏的人太多;


最重要的,我恐高。


那个几米高的肩舆每次都能把我吓得晕过去。


“女皇陛下,需要小人与您同乘吗?”


他夸张地哈哈笑着。


——可以吗?


我仰脸看着那个高高的座位。


天气越来越冷,有人在上面放了羊毛垫子。


“走吧,别怕。”


最后他把我抱了上去,之后自己也跟着坐上去。


04


为了保持座位水平,他干脆坐在双人座位的正中间,把我抱在他的大腿上。


“喜欢吗,女皇陛下?”他的蓝眼睛看着远方,手臂用力把我圈紧,“俯瞰罗马的感觉。”


我咬住了下唇。


——万一有哪个挑夫把他摔了怎么办?


鱼被摔在石头上,然后就死了。


人类呢?


“不要摔下来。”


等我意识到自己念叨出声时,他已经在用那双俯瞰国家的眼睛俯视着我了。


我吓得僵硬了。


“谢谢你,亲爱的。”


最后,我听到他压低声音对我说。


05


捉迷藏游戏结束了。


——和之前每一次一样,很刺激。


我趴在他怀里喘息着,他低头吻着我。


“你很听话。”


他的声音里带着笑意。


“……”


眼泪流了出来,沾到了他的皮肤上。


“哭什么?整个世界都是我们的。”


“……”


他皱起眉头。


“还是你想起什么了?拜托,老婆,我真的不是因为你长得像波提亚才娶你。”


“加冕游戏。”


我擦了擦眼泪。


“您当年玩加冕游戏的时候,您害怕吗?”


我的问题似乎让他很惊讶。


他努力地思考着,过了很长时间,才回答我——


“我不记得了。”


说着,他顺手扯过毯子裹上来。


“不要害怕,斯波鲁斯,我亲爱的妻子。”


“我们明天一定还会在这里。你知道的。”


睡去之前,他最后对我这样说。





然后就结束了。





——没有明天。


苏不污

[综主文野]横滨第一歌姬(?)11

正式进入mimic剧情

——————

是篇连载 关于fgo尼禄来到文野世界励志成为第一歌手寻找奏者的故事

有私设 写到的时候会大概说一下

cp定了 是中也

尼禄的性格 经历以及对话参考了fgo fele ccc等作品

ooc预警 小学生文笔

献给我最喜爱的尼禄——

————————

尼禄来到了Lupin酒吧,看到今天只有织田作之助一人在吧台前坐着。


“今天只有汝一人吗?”尼禄有些惊讶地看向织田作之助,“还真是少见啊……”


“啊。可能是因为我们三人里就我最悠闲了吧。”织田作之助拿起吧台上的玻璃杯,...

正式进入mimic剧情

——————

是篇连载 关于fgo尼禄来到文野世界励志成为第一歌手寻找奏者的故事

有私设 写到的时候会大概说一下

cp定了 是中也

尼禄的性格 经历以及对话参考了fgo fele ccc等作品

ooc预警 小学生文笔

献给我最喜爱的尼禄——

————————

尼禄来到了Lupin酒吧,看到今天只有织田作之助一人在吧台前坐着。


“今天只有汝一人吗?”尼禄有些惊讶地看向织田作之助,“还真是少见啊……”


“啊。可能是因为我们三人里就我最悠闲了吧。”织田作之助拿起吧台上的玻璃杯,“毕竟他们两个在港黑的地位都很重要啊。”


太宰治与坂口安吾二人一个是港黑的五大干部之一,一个是港黑的专属情报员,其重要程度都不必说,而织田作之助只是一个普通的港黑下级成员而已。


“是吗。”尼禄在织田作之助旁边的位置坐下。


“说起来……余似乎有些时日没见到中也了啊。”尼禄也随织田作之助要了一杯蒸馏酒,有些迟疑地开口问道,“汝知道什么吗?”


自从那日碰见中原中也和太宰治一起做任务之后,尼禄就有一段时间没有见到过中原中也了。


“听太宰说中原先生去国外出差了。最近西方有个势力需要镇压。”织田作之助回忆起前几天太宰治提起中原中也出差时的愉快语气,告诉了尼禄。


“是吗……西方那边也是动荡不安啊。”尼禄感叹道。


尼禄与织田作之助随意聊了几句,织田作之助说自己要先告辞了。


“不早了,我的家里还有五个孩子,就先回去了。”织田作之助起身结清账,准备离开。


“哦!作之助家里还有孩子么?”尼禄有些好奇地问。


“是我收养的在龙头战争结束后的孤儿。”织田作之助解释道。


“龙头战争?”


那是发生在两年前,包括港口黑手党在内的数个黑社会组织之间的大规模斗争。


以某个异能者的死为契机,围绕着所有失去者的五千亿黑钱,关东地区的黑社会展开了一场流血与杀戮之宴。


其结果是大部分不法武装组织都遭受了近乎毁灭性的打击。


“小孩子吗,真好呢……”尼禄情绪有一瞬间的低落,但随即恢复了兴致高涨的状态,“唔姆,那么余和汝一起回去吧!”


尼禄生前未能遇见命运的伴侣而亡故。即使成为了从者,也未经历过命运的相遇,因此听到织田作之助收养了五个孩子,心情不由得有些唏嘘。


织田作之助因为有些惊讶而发出了短促的一声“啊”。


但感受到尼禄突然变化的情绪,他立刻就答应下来:“那么就回去吧。”


尼禄随织田作之助一路来到他家,几个小孩子都在门口迎接:“织田作!”


“这是克巳、优、真嗣、幸介和咲乐。”织田作之助向尼禄依次介绍着。


“尼禄姐姐!我们可以看一下你的剑吗?”小豆丁们叽叽喳喳地围着尼禄说个不停。


尼禄稍微在织田作之助家里留了一会,就与五个小豆丁熟悉起来。


告别了织田作之助之后,尼禄竟然再度遇见了芥川龙之介。


这次芥川龙之介没有立刻就冲上来和尼禄决斗,面色一如既往地凶狠阴沉,却奇异地只是走到尼禄面前。


“太宰先生说我永远都比不过你……这是为什么?”芥川龙之介语气不甘,但却没有做出什么动作。


太宰治在那天回去之后就教育了他。



[“在没有摸清对方的情况就贸然冲上去,还真是自不量力啊。”太宰治一脚踢到他的身上。

“这样下去你永远都无法胜过她。再有下次这么自不量力,就不只是这一脚了。”太宰治说完,不带任何感情的转身离去。]



完全没有是他先利用芥川龙之介来试探尼禄实力的自觉。


之前无论是他还是中原中也,对尼禄的实力都没有直观感受,那次赌场的几十个打手只不过是乌合之众,一般的攻击型异能者都可以解决。虽然看起来尼禄并没有使用什么能力,只是剑术就击倒了那些人。


在看过尼禄对芥川龙之介的单方面碾压后,太宰治才可以真正确定下来。


虽然芥川龙之介尚在成长,但其异能力十分强大。而尼禄仅仅是几招就放倒了芥川龙之介,可见其实力强大。


“……你的异能力是什么。火焰吗?!”芥川龙之介继续追问。


“余并非异能者。”眼看芥川龙之介又要开口,尼禄继续补充道,“但余也并非人类,所以汝无法胜过余也情有可原。”


“但是。”尼禄顿了顿,“一味地攻击而不知变通是无法变强的。汝的异能力应该并不只能发动攻击吧,汝要做的不是挑战别人获得太宰的认可,而是控制自己的异能力来变强,然后得到太宰的认可。”


“余很欣赏汝,如果汝想要来挑战余,无论多少次战斗,余都接受。”


尼禄说完,转身离去,留芥川龙之介一人在原地。

.

.

.

——Lupin酒吧——

坂口安吾拿起自己放置在吧台上的行李,站了起来。


织田作之助想不到还有什么可以挽留坂口安吾的话,指着坂口安吾的挎包问道:“这个包是出差用的行李吗?”


“是的。里面没装什么贵重的东西,只有香烟、防身用的武具和折叠伞。”坂口安吾大大地撑开挎包的开口,让我们看里面的东西,“还有就是工作上用的照相机之类的。”


“对了,我们来拍照吧。”太宰治声音轻快的开口,“以示纪念。”


“纪念什么?”织田作之助问道。


“纪念我们三个人聚在一起。或者是庆祝安吾出差回来,庆祝你处理了哑弹。其他随便什么理由都好。”


“遵从‘干部大人’的旨意。”坂口安吾耸耸肩,从挎包里掏出了黑色的相机。那是一台老式的曝光型照相机,已经用得很旧了,很多地方上的黑色涂装都已经剥落。


坂口安吾为织田作之助和太宰治拍了照。在太宰治的请求下,织田作之助也拍下了坂口安吾和太宰治挨坐在吧台前的照片。


“太宰,怎么突然提起要拍照了?”


“我只是隐约觉得,如果现在不拍,将来就没有任何东西可以证明我们曾经像这样聚在一起。”太宰治微笑着说道。


后来,坂口安吾失踪了。

——————


一进入剧情,我就开始卡文了,唉,即使有大纲也还是卡文


求评论!!大家多和我说说话我才有动力继续下去呀!

木邪muxe

试着画了下维吉尔 和兄弟俩的小男孩时期💦💦

和年幼的尼禄 (小孩子不要讲脏话!

和小猫咪(?)V ~q~


试着画了下维吉尔 和兄弟俩的小男孩时期💦💦

和年幼的尼禄 (小孩子不要讲脏话!

和小猫咪(?)V ~q~


苏不污

[综主文野]横滨第一歌姬 (?)10

尼禄和芥川开打啦!!

————

是篇连载  关于fgo尼禄来到文野世界励志成为第一歌手寻找奏者的故事

cp定了 是中也

有私设 写到时会大概说一下

尼禄性格 经历 与对话参考fgo  fele ccc等作品

ooc预警 小学生文笔

献给我最喜爱的尼禄——

——————

在没有发生圣杯战争且连master都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这次现界中,尼禄实在不知道自己还可以做什么来打发时间。


“所以说余连命令什么的都没收到啊……”


今天的尼禄仍漫无目的地缓慢行走在街道上,除了在酒店...

尼禄和芥川开打啦!!

————

是篇连载  关于fgo尼禄来到文野世界励志成为第一歌手寻找奏者的故事

cp定了 是中也

有私设 写到时会大概说一下

尼禄性格 经历 与对话参考fgo  fele ccc等作品

ooc预警 小学生文笔

献给我最喜爱的尼禄——

——————

在没有发生圣杯战争且连master都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这次现界中,尼禄实在不知道自己还可以做什么来打发时间。


“所以说余连命令什么的都没收到啊……”


今天的尼禄仍漫无目的地缓慢行走在街道上,除了在酒店以外的唯一消遣就只有到处乱逛了。


所以尼禄对于自己拥有黄金律这种命运终于感到了一丝不满,所以她决定在横滨购买一处住宅。


“没有圣杯战争,这次现界还不知道要持续多长时间……说不定会和在迦勒底一样……”尼禄有些苦恼地自言自语,“一直住在酒店也不是办法,毕竟余的房间一定要极尽华丽才对啊……!”


尼禄根据手机上的地图来到了一家售楼中心。


“啊。”织田作之助看到走进售楼处的尼禄,开口道,“你也来这里了啊。”


“余不想住在酒店了,所以想购得一处住宅。”尼禄看到了站在不远处的织田作之助。


尼禄与售楼处的接待人员交谈起来,各种购房手续令尼禄有些头大。


因为尼禄是黑户嘛。任何个人信息都是一片空白,更别说这个名字根本都不能用,整个人都是凭空出现的。


“这还真是令余有些苦恼啊……”尼禄皱眉嘟囔道。


“我来帮你吧。”一旁的织田作之助对尼禄说。


对于这种问题,正常方法是行不通的,只能用黑手党的方法来做了。


尽管织田作之助也是黑手党的一员,虽然他很强大,但由于不愿杀人,所以一直是港口黑手党的下级成员。


织田作之助被安排的工作虽然都挂着黑社会的名义,实则是谁都不愿意去碰的鸡肋。理由恐怕是既没有地位和功绩、也不属于任何干部派系,所以最适合被抓来做一些毫无价值都白工。


而类似解决住宅房产证问题,或者是与港黑有合作的企业老板的家务事,是织田作之助经常做的。


“哦!作之助的工作竟然还有拆除哑弹吗!听起来十分有趣呐!”尼禄听到织田作之助的工作内容,兴致高涨地感叹道。


“太宰也这么说过,但我觉得只是十分普通的工作。”织田作之助平静地回道。


很快织田作之助就帮尼禄解决了购房问题,尼禄买下了一处别墅。


离开购楼处后,尼禄重新回到街道上。


太宰治看到尼禄,眸光闪了闪,突然漫不经心地偏头对跟在他身后的芥川龙之介说了些什么。


芥川龙之介的心里燃起了漆黑的火焰,他看向尼禄,面上带着毫不掩饰的愤恨和杀意。


太宰治就只是继续向前行走着,没有其他动作,芥川龙之介仿佛得到了某种默许一样,猛地冲向尼禄,开启自己的异能力——[罗生门]。


尼禄看到迎面走来的太宰治身后跟着一个瘦弱的少年。那个黑发少年的发尾像是褪色一般呈现灰白色,瘦的简直好像只有皮包骨,肤色呈现病态的苍白,脊背弯着,穿着不合身的黑色风衣,目光凶残,似乎身体里潜伏着一只猛兽。


她看到太宰对那个少年说了什么。虽然距离很远,但身为从者,尼禄的听力远超常人 可以隐约听到一些内容。


那个少年看向她的眼神陡然一变,凶狠夹杂着愤恨与不甘,尼禄看到那个少年冲向了自己。


虽然不太明白具体是怎么回事,但如此场面,尼禄也意识到是冲着她来的。


距离在逐渐缩短,尼禄停下身,右脚后撤一步,手掌虚握,赤红大剑凭空出现在她手中。


……近了!


几条黑布向尼禄飞来,尼禄挥剑挡下,原初之火碰到布条就好像碰到了某种金属一样,发出清脆的碰撞声。


芥川龙之介的异能力[罗生门]——能将外套变为黑兽,黑兽可以切开所有东西,也可以切断空间。


黑布继续刺向尼禄,尼禄立刻跳离原地,被黑布切到的地面泛起一层层裂纹,有碎石溅起。


“为什么?!为什么太宰先生如此看中你……!!”芥川龙之介低吼着,继续向尼禄发动着攻击,身边的黑布毫不留情地撕裂空气飞向尼禄。


“为什么?!为什么太宰先生对我……”


“真是令人苦恼呐……”尼禄只是闪避和格挡着芥川龙之介的[罗生门],并不还击,“余只是出来散步……余并不想对病弱的美少年动手呐……而且似乎还是太宰手下的人么……”


“为什么不肯和在下动手……!难道是看不起在下吗!!”芥川龙之介更加疯狂地操纵[罗生门]袭向尼禄。


尼禄再次挥剑挡下攻击,侧身时瞥到太宰治看戏一般的表情,顿时什么都明白了。


她冷哼一声,火焰突然出现,缠在赤红大剑上。尼禄闪身上前,黄金战靴重重踏地,偏头避开一条黑布,一击斩上芥川龙之介的黑色风衣。


火焰一挨到黑色风衣,立刻向附骨之疽一般缠绕而上,不消几时,黑色风衣就焚成一堆黑灰。


“啊——!!!!”芥川龙之介失去了攻击手段,仍嘶吼着扑向尼禄。


尼禄侧身避过,让芥川龙之介扑了个空,她立刻回身,一剑拍到芥川龙之介背上。


芥川龙之介摔倒地上,骨头与地面磕碰的声音响亮到让人有些牙疼。


“咳、咳……”他感觉到五脏六腑似乎都要移了位,但还挣扎着想要爬起,身体却使不上力气,蜷着身子侧躺在地面咳嗽不停。


尼禄手腕一翻,原初之火化为光点消散。


尼禄并没有下重手,但这个黑发少年体重太轻了,身体也十分虚弱,仿佛一阵风就能将他吹起。


太宰治瞥了一眼躺在地上的芥川龙之介,打了个电话让附近的部下过来将他抬走。


“汝对这个少年说了什么?”尼禄压下一丝不悦,向太宰治开口。


“没什么呢——”太宰治毫不在意地开口,“只是说他永远都无法胜过你罢了。”


“……只是这样?”尼禄皱眉追问。


“没错。”


“对于这种程度的试探,余暂且当做没有发生。不过。”尼禄收起不悦的表情,“这个美少年是?”


尼禄有所感觉,再给这个病弱的少年一些成长的时间,实力定然远超他人,日后横滨将再难有能胜过这个少年的异能者。


“我今天刚刚晋升干部,他是我新收的直属部下。”太宰治开口解释道。


“芥川龙之介。”


————————

抱歉……我实在是不会描写打斗场面……


下章进入mimic剧情


我昨天没更新  写了2k字的大纲  手机就没电关机了  住校生就是这点不好……


求评论!!!多和我说说话我才有动力呀!!

九辞
萌新的第一只310大成功!!...

萌新的第一只310大成功!!

我永远喜欢尼禄!

萌新的第一只310大成功!!

我永远喜欢尼禄!

学不会燕返的小次郎

新年明信片 纯白给 不交换 年后寄

选取各类白、金、橙色鲜花,摆放竹编球装饰。可随心缠绕,亦可精心编制成突出设计感的几何形。

不予任何染色、冻干等工艺,保留纯天然姿态,欣欣向荣。

斯巴达魔男天团四选一 先选一张留言然后私信我地址 不给多选 如果某一张余量不足了我再私信提醒 印量不是很大 目前尼禄剩2张 

我最喜欢菊花手了,放波也是魔法少男的浪漫啊……


新年明信片 纯白给 不交换 年后寄

选取各类白、金、橙色鲜花,摆放竹编球装饰。可随心缠绕,亦可精心编制成突出设计感的几何形。

不予任何染色、冻干等工艺,保留纯天然姿态,欣欣向荣。

斯巴达魔男天团四选一 先选一张留言然后私信我地址 不给多选 如果某一张余量不足了我再私信提醒 印量不是很大 目前尼禄剩2张 

我最喜欢菊花手了,放波也是魔法少男的浪漫啊……



苏不污

[综主文野]横滨第一歌姬(?)09

看似太宰在作死,其实他在送助攻

——————

是篇连载 关于fgo尼禄来到文野世界励志成为第一歌手寻找奏者的故事

cp定了 是中也

有私设 写到的时候会大概说一下

ooc预警 小学生文笔

献给我最喜欢的尼禄——

——————

注意!请不要将这里的尼禄等同于历史上真实的尼禄 真正的尼禄王太一言难尽了……这里的尼禄是型月背景的尼禄  关于一些对话和尼禄生前的描述参考了《Fate Extra Last Encore》

————

“余自然是爱着的。”


“为什么?”太宰治继续追问...

看似太宰在作死,其实他在送助攻

——————

是篇连载 关于fgo尼禄来到文野世界励志成为第一歌手寻找奏者的故事

cp定了 是中也

有私设 写到的时候会大概说一下

ooc预警 小学生文笔

献给我最喜欢的尼禄——

——————

注意!请不要将这里的尼禄等同于历史上真实的尼禄 真正的尼禄王太一言难尽了……这里的尼禄是型月背景的尼禄  关于一些对话和尼禄生前的描述参考了《Fate Extra Last Encore》

————

“余自然是爱着的。”


“为什么?”太宰治继续追问。


他不明白,为什么人类总是会这样,做着无趣而又相似的事情。


——【一切有价值的东西,在得到的瞬间就注定会失去。】


“罗马皇帝便意味着是罗马第一市民,不论元老院想要向余问什么罪,只要市民们不认同,余的立场便不会有所动摇……!”尼禄这样说道,“余为市民们倾尽全力,市民们也为余的政策感到喜悦。”


“所以,市民们一定不会同意余退位。余一直是这么想的——”


“但是……什么都没有,余从他们那里什么都没得到。”尼禄顿了顿,“……即便如此,余也依旧爱着他们。”


“你……”中原中也忍不住开口道。


“啊——啊——真是看不下去了——你和中也,一个两个都是笨蛋呢——”太宰治眯眼说道。


“为何这样说?”尼禄偏头看了一眼旁边的中原中也。


“……太宰!”中原中也有些急切地喊出声。


“是呢。大概就是作为首领以一己之力保护整个组织,却根本不受尊重,但还是为那些人鞠躬尽瘁最后被背叛了的俗套故事呢——”太宰治漫不经心地说道。


中原中也猛地看向尼禄,像是要确认什么。


没错,即使是到了现在,对于那时的事,他也仍然无法放下。作为“羊”的首领被他们背叛的过往。


“中也哟,无需为此黯然神伤!”尼禄有些讶异地看着中原中也,旋即露出了安抚般的微笑,“看看余吧!余所存在的时代,是恍若隔世的遥远过去,但存在于此的除了余还是余。即使只是再现,余也存在于此。”


“一切都会过去。唔姆,这样不也挺好的吗?这个宇宙中的一切,总有一天都会消失,化作星之历史。我们所有人在最后都会回归一体。”


“这不是很美妙吗?”


中原中也定定地看着尼禄,突然笑了。


“啊啊。你说得对。”


“真是令人感到无趣啊。我要离开了。”太宰治敛去表情,眸中暗色翻涌。


太过于充满希望了,这两个人都是。这种光芒并不适合他。


中原中也身处黑暗灵魂却毫无阴霾,以坚定不移的姿态独自行走于这人世间。


尼禄最后众叛亲离,为人民做出的一切却无人回报,在失意之中结束了一生。如今却仍然爱着人民,信念丝毫无改。


尼禄与中原中也的经历虽然有一些不同,但他们的灵魂是相似的。


[这个宇宙中的一切,总有一天都会消失,化作星之历史。我们所有人在最后都会回归一体]


她是诗人,她的目光如此长远。


是啊,人类到最后不过都是一捧尘土。最终都会回归一体。


——【值得延长这沉闷的生命去拼命追寻的东西,是不存在的。】


太宰治转身离开。


尼禄看着中原中也,心情突然低落下来。


“汝一定听说过吧——余的恶名……”


“……如果是历史上记载的那些,我的确听说过。”中原中也看到尼禄的心情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低沉下来,皱了皱眉,却还是照实回答道。


她是在黎明之时诞生的。并非是皇帝的嫡子,而是作为一族的末端。


也许是并非正统血统的关系,比起亲属她更爱他人,比起有名的贵人,更爱无名的市民。


但是,她的存在方式却并没有被理解。她凭借自己的独到见解,想要在一夜之间镇压住大火,处决了自己的亲生母亲,被人们当作是毫无慈悲心的暴君,与因私欲扰乱国家的母亲决裂。


“唔姆,没错……那时余稍微搞错了一点。”尼禄顿了顿,“余的爱十分自私……在赋予一切的同时,也必须夺走一切才行。”


没有任何人能理解她的苦恼,她很优秀,很努力,也很随性,在周围人看来,她一定是自由奔放的独裁者吧。


中原中也动了动嘴唇,却什么都没说出来。


如果不是名字,他恐怕很难将历史上的暴君尼禄和面前的少女联系起来的。


如果不是她的讲述,中原中也同样无法想象,面前的少女生前所经历的绝望。


她的人生应该是一出华丽而盛大而又完美的演出。


可事实是,她经历了常人完全无法经历的,被自己深爱的子民所背叛的悲伤痛苦。在生命最后的自杀而死。


面前的少女活泼可爱,眸中丝毫不见黑暗,让人误以为她一直都是在无忧无虑中成长的。


如果这个误会是真的,那倒是再好不过。


最终她从皇帝沦为了国贼。


“对值得去爱的东西就要全力以赴。”


“但是——这只不过是火焰而已。人们所怀抱的爱,是比这还要温柔的东西。”尼禄有些悲伤地笑了,“余一直没明白这一点。”


中原中也无法说出这不是她的错。只是用错了方法,但尼禄无疑是为了她的子民。



第一次落日之时,她听到呼唤自己的声音,而睁开了眼睛。


那是她所爱的市民们,为尼禄发出的喝彩。


第二次落日之时,她又听到了幻听。


虽然睁开了眼,但荒野上果然空无一人。


然后,第三次落日之时。


[来得真晚啊,但也辛苦你了。]


尼禄最后的追随者为她盖上了披风。


“纵使三度迎来落日吗……”中原中也呢喃道。


“那都是过去的事了。虽然很无趣,但还请汝原谅。”尼禄看着愣怔在一旁的中原中也,笑得有些勉强地开口道。


中原中也回神,看到尼禄脸上的表情,大步走过去,将自己的帽子扣到了尼禄头上。


“不想笑就别笑啊……”中原中也的手在尼禄头顶压了压。


“与后世或者别人对你的评价无关。”


“你的本性,你的为人,你全部的一切。”中原中也顿了顿,低声说道,“我都会用自己的眼睛去看。”


听到中原中也的话,尼禄隐藏在帽檐阴影下的双眼兀地睁大。


“是吗……是这样啊……”尼禄的声音微微颤抖。


“那……汝可要好好看着余了……”


——————

我考完试了!终于写完今天的更新了 今天我的wps文档突然出问题了 没办法保存 要吓死我了  还好最后可以用了

不知道叫啥明子

公共澡堂 ver.

V中心

可以說是接上一篇的後續,但跟上篇不同時空的概念


我不知道是不是ooc,我讓尼祿比較了一下斯巴達家的「那裏的」大小

V跟維吉爾是同一個存在,也許他們下面一樣大?

維吉爾跟但丁是雙胞胎,雙胞胎的那裡也會一樣大嗎?


-《公共澡堂ver.》-


尼祿就只是驚訝地看著,他說不出話來

那個男人就像是得意似的,佇著拐杖,滿足的笑著

但丁早就該想到了,那兩個人是一樣的啊


「我沒想到你會為了溫泉將自己所有的魔力用掉,V」

「遇到自己不順心的事情就想辦法弄到自己滿意,原來如此,這一點還是跟他一樣」


將最後的行李丟上車裡,尼祿總覺得哪裡不對勁


「那,那些寵物...

V中心

可以說是接上一篇的後續,但跟上篇不同時空的概念


我不知道是不是ooc,我讓尼祿比較了一下斯巴達家的「那裏的」大小

V跟維吉爾是同一個存在,也許他們下面一樣大?

維吉爾跟但丁是雙胞胎,雙胞胎的那裡也會一樣大嗎?



-《公共澡堂ver.》-


尼祿就只是驚訝地看著,他說不出話來

那個男人就像是得意似的,佇著拐杖,滿足的笑著

但丁早就該想到了,那兩個人是一樣的啊


「我沒想到你會為了溫泉將自己所有的魔力用掉,V」

「遇到自己不順心的事情就想辦法弄到自己滿意,原來如此,這一點還是跟他一樣」


將最後的行李丟上車裡,尼祿總覺得哪裡不對勁


「那,那些寵物呢?我可沒辦法帶他們出門」

「他們說會自己找事做」

「小貓咪那邊沒問題嗎,牠好像很喜歡你不是?」


所有人跟著V的視線一看,從V的影子緩緩出現的,正是暗影

也就是說牠要這樣跟著V?好像哪裡不對,又好像沒什麼太大問題

不過既然V選擇這麼做的話,也許就真的沒問題了


------------------------


「白色頭髮....」

「外國人.....」


進到更衣間,所有男人都好像很好奇地看著斯巴達一家人


「什麼啊,好像有點小」


雖然是一句抱怨,但是但丁也說不上是失望

一進來就遭受到注視,而且還是被一群全裸的男性注視,尼祿有點害羞的撇開了頭來

真不愧是澡堂嗎,這裡好像沒有人很在意那一點


「女生.....」

「這裡可不是混浴啊....」

「?」


突然間,那些人的話題好像變了

尼祿不解的,還在脫衣服的狀態下轉頭看過去

發現所有人的視線都在看著還沒脫下衣服的V


不會吧?他們把V認錯成女性?

確實V很瘦弱,而且又很漂亮。但是瘦弱的身材也只是跟斯巴達家的人相比,跟在這澡堂的所有人相比的話,V可說是普通的身材

啊不過確實,V一直散發著一股迷人的氣氛

對,就好像美術館畫像裡會有的,那種女人正在嘆息的畫像。V正散發著一股哀傷的氣氛,即便本人根本沒那麼想


看著V就快要脫下衣服,不知道為什麼尼祿也跟著那些男人一同,噎下了口水


「喂」


脫下上半身的維吉爾,展現在男人們眼前的是不尋常的肌肉

只見他向後一瞪,所有人都急忙穿上衣服衝出去了


「? 怎麼了?」

「不,沒什麼」


在維吉爾美好的保護下,V並沒有察覺到

只是面對自家父親那一聲怒吼,即便沒有直接面對尼祿,尼祿自己也感到了自我厭惡


「男人衣服脫這麼慢幹嘛,又不是娘兒們」


早已全裸的但丁迫不及待,坦蕩蕩垂下的那個凶器嶄露在所有人眼前

維吉爾有點不太高興,但只是出自對但丁的不爽。尼祿緊盯著,看來自己跟他比,自己還太弱了。V撇開了視線,他可不希望在美好的溫泉前看見那麼醜陋的東西


「這裡冷死了,我先進去啦!」


面對維吉爾也脫下了下半身的衣物,尼祿又好奇看了看

該說真不愧是雙胞胎嗎,原來如此,自己也有望一天可以變成那個大小嗎

尼祿又下意識看了下V的

嗯?


「V,繫上這個」

「? 那你們呢?」

「我們就不用了,你要保護自己」

「??」


看著V跟維吉爾走了進去,數秒過後,尼祿才恍然大悟

而不禁脫口而出


「對啊,V跟維吉爾是一體的嘛」


尼祿陷入了自我不斷的提問,直到被V叫了一聲才終於進到了澡堂


「啊?你怎麼會包著浴巾啊,V」

「維吉爾說的」

「那傢伙真的是很疼愛你啊....」


早已進到溫泉的但丁,看著V的背後

因為下面包著浴巾所以根本看不出那裏

這麼思考的但丁,下意識吹了下口哨


「唔哇!?」


突然之間,溫泉就像是爆炸了一樣,但丁所在的那個地方建起了大量的水花

這下子,連在澡堂洗自己的人也被嚇出去了

V跟尼祿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只是一臉不解的回頭看著倒在澡堂邊的但丁


「V,回去的時候把暗影叫出來,我會給牠獎勵的」

「?」

「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是自作自受?」


---------------------------


「您辛苦了,還請到寫著自己房號的位子上就席。如需要添飯或是味增湯,請呼喚我們一聲」


如同櫃台人員的安排,他們不同房號的位子真的被安排在一起

等不及的但丁直接踢下鞋子,就這麼走進了和式餐廳


「你們吃吃到飽?」

「但丁跟我的食量對於這裡來說肯定不夠吃。V的話他吃太少了,強制性」


面對只有自己是定食的維吉爾,心裡覺得好像哪裡不甘心


「維吉爾沒問題嗎?我不覺得你那樣有辦法吃飽」

「我是向公司請款的,總不能因為自己的食量就吃那樣」

「反正維吉爾之前在魔界肯定吃了一些雜七雜八的東西,我都不覺得他在那能吃飽。再來一盤」


但是尼祿總覺得,維吉爾強烈的視線,絕對有辦法連但丁也吃下去


「那我們交換吧,吃到飽來說對我不划算」

「V.....!」

「不行,你才是最該吃的那個」


看著維吉爾不再說話,吃著自己的飯

V想了一下,他將肉丟到火鍋裡唰了一下之後,又丟到維吉爾的碗裡


「! V,我說我不用」

「不好意思,再來一盤」


原來還有這個方法。在一旁看著的尼祿後知後覺

只是維吉爾不覺得這是個好方法,也許他們會被飯店的人斥責

V只是向維吉爾笑了笑


「他們發現的話,就到那個時候再說吧」


--------------------------------


「你真的不跟我們一起睡嗎?」


不知不覺,尼祿也不再在意自己跟父親之間的距離,提問出了這個問題


「不了,我們起床的時間不一樣」

「是在擔心自己起床的時候會吵到我們吧?我可不在意」

「我到不希望被吵醒還要看到那傢伙的樣子」


只有但丁站在反對票的狀態,尼祿狠狠地用手軸撞擊了但丁的脇腹


「因為這裡也沒有三人房,所以我們是訂四人房的。房間也不會太小,為何不呢?」


尼祿難得的再三邀請,不過他看來也快放棄了

維吉爾有點猶豫,其實也沒有什麼哪裡不好,只是....


「維吉爾」


V示意了一下

只見兩人在耳邊說了什麼,維吉爾才突然笑了一下


「我知道了,就這麼做吧」

「!」


是什麼東西?什麼東西就那麼做?

那兩人之間好像達成了什麼共識,被晾在一旁的尼祿有點不甘心


「什麼?所以你要過來我們這裡?」

「有什麼問題嗎」

「問題可多了」


--------------------------------


一早,看著但丁睡得不像樣的姿勢

他擋在門口之前,張著嘴巴流著口水

讓人看了,一早都不會有好的心情


「.......」

「咳噗!!」


維吉爾決定踩過他


占山为王的山大王

【CA衍生】尼禄×紫人 在神识中与你

“Nero……”

“Smile……”

如梦呓般的低语回荡在年轻的皇帝耳边,他不知声音的来源,也不知其含义所在,只知道他听到这句话时,嘴角边会不由自主地勾起一抹微笑。


“My name is Nero.”

“The emperor of Rome.”

近日,一位自称罗马皇帝的年轻男子频繁在Killgrave的脑海中浮现。

Killgrave一度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但是这又是那么的真实,而又让人觉得遥不可及。

古罗马的皇帝……那还真是有趣。


Nero正经历了罗马城被烧毁,而他想要重建一个罗马城,一个充满艺术的罗马城...

“Nero……”

“Smile……”

如梦呓般的低语回荡在年轻的皇帝耳边,他不知声音的来源,也不知其含义所在,只知道他听到这句话时,嘴角边会不由自主地勾起一抹微笑。


“My name is Nero.”

“The emperor of Rome.”

近日,一位自称罗马皇帝的年轻男子频繁在Killgrave的脑海中浮现。

Killgrave一度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但是这又是那么的真实,而又让人觉得遥不可及。

古罗马的皇帝……那还真是有趣。


Nero正经历了罗马城被烧毁,而他想要重建一个罗马城,一个充满艺术的罗马城。这个想法得到了元老院的一致认可,当然,对此时的Nero来说,他最大的精神支柱是他的妻子波佩娅和他的老师塞涅卡。

可是最近出现的那个紫衣服的异族男子有些扰乱他的心神。而且,似乎只有他才能感受到那个男子的存在。

那个男子身上有一种迷人又危险的气息,在Nero第一次感知到他时,Nero觉得自己的心跳漏了一拍。


“只有美才是永恒的……”

“我就是这个世界上的神!”

“Come on!”Killgrave哂笑着,毫不留情地打断了Nero,“Are you crazy?”

“你可知道你最后的结局……”

“我不需要知道!我只知道,我是皇帝!这个世界上所有东西都是我的!”

“而我的结局,就是接受万民景仰,溘然长逝于宝座上。”

恰恰相反。Killgrave看着Nero,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


“看看,我的陛下,这就是你说的万民景仰?”

Nero正安排提格利努斯去除掉反对派,罗马城内人心惶惶,人人自危。

“听我的,收手吧。”

“哦?为什么?”

“别人怎么样我无所谓,我只在乎,你。”Killgrave难得严肃,“我不想看到你被逼到最后一步。”

“所以我正在把隐患消除掉。”Nero的笑容还是那么的无邪且残忍。

“来吧,告诉我,你想和我在一起。”

Killgrave觉得喉咙被扼住一般,好像Nero才是能力使用者,他只能被动地点点头。

但是,感觉不坏。


“喂,我今天可是给你找了个替身,他/她也叫波佩娅哦~”Nero拈着花,喃喃自语。

Killgrave正要开口辩解,却被Nero制止住了:“我知道你叫什么名字,但是你名字的含义我实在是不喜欢啊~也别问我为什么找个替身,因为,我,想要,完完全全地占有你!”


在一个破旧的农家小屋里,Nero透过波佩娅,看着另一个人,“这就是你说的我的最后结局吗?”

“……是的”

“也不错,最后还有你陪着我。”

“陛下……陛下……”波佩娅的哭声将Nero拉回了现实。

“别哭,波佩娅,”Nero抬手为波佩娅拭去眼泪,“你就当我去未来了吧。”说完,Nero将尖刀刺入了自己的喉咙。


“Azi,你还记得当年你在罗马教他音乐的那个小男孩吗?”

“唔……好像叫Nero?”

“对,你说他能当上皇帝估计也不是傻子,怎么这么一意孤行非要建好罗马城呢?”

“可能有他自己的想法吧。”


Kevin,我之所以不顾一切的想要把罗马城建好,不只是因为我的梦想啊!我希望在未来的街头见到你时,你会为罗马的雄伟而赞叹不已。

菜菜子_Nanako🍃

近期的各种图

p1p2是fel的皮肤

p3是关于日服新活动的脑洞,不愿透露姓名的金先生硬核送快递

近期的各种图

p1p2是fel的皮肤

p3是关于日服新活动的脑洞,不愿透露姓名的金先生硬核送快递

ryysophie

【狼人杀au】Dances with Wolves (Chapter 1)

是的,我厚颜无耻的回来更文了,久!等!了!这次是几个月前说的牧羊女和狼的故事,真实狼人杀au。不知道过了这么久还有没有人看我写文,我自己过了这个久都不会写文了。NK注意!纯NK注意!王道NK注意!基本就是四五两代游戏剧情的变种。


-------------------------------------------------------

Chapter.1


他们都说,她捡到的是一只狼。


狼是什么,是羊群的敌人,是村民眼里的公害,是危险的代名词。谁家的孩子没听过有关狼的童话,那些露出獠牙,咬向小红帽的脖子,满嘴鲜血的生物。更何况那些在满月之夜,潜伏在村庄周围,谁...

是的,我厚颜无耻的回来更文了,久!等!了!这次是几个月前说的牧羊女和狼的故事,真实狼人杀au。不知道过了这么久还有没有人看我写文,我自己过了这个久都不会写文了。NK注意!纯NK注意!王道NK注意!基本就是四五两代游戏剧情的变种。


-------------------------------------------------------

Chapter.1


他们都说,她捡到的是一只狼。

 

狼是什么,是羊群的敌人,是村民眼里的公害,是危险的代名词。谁家的孩子没听过有关狼的童话,那些露出獠牙,咬向小红帽的脖子,满嘴鲜血的生物。更何况那些在满月之夜,潜伏在村庄周围,谁也没见过的,狼人的存在。

 

“千万不要在满月之夜出门,不然会被狼人给吃掉。”

 

这个村庄里的所有孩子无一不是在这样的教导下长大。

 

所以,当Kyrie将这个小小的,毛都不算长好,站也站不稳的小生物抱在怀里带回家时,她感受到了那个亲爱的哥哥Credo眼中的责备。

 

以及恐惧。

 

为什呢要感到恐惧呢?还只是孩子的Kyrie对着同样还只是孩子的小狼崽,手不断抚摸着他柔软的后颈,嘴中呢喃着。

 

它是那样的柔软,从那层皮肤后甚至可以感受到血管的流动,温暖的就跟哥哥的手心一样。白色的绒毛在指尖穿梭,如同冬日带上的毛绒绒的围巾。

 

它睡着了,在Kyrie的怀中。不过通过那浅浅的呼吸,至少还能确认活着。当Kyrie发现它时,它在一片白雪中,一动不动,甚至连野生动物该有的基本警备都没有,如果不仔细看,一定会误以为这个可怜的小家伙已经冻死去了天堂。那时Kyrie正赶着羊群准备回去,夕阳打在雪地上,本该是柔和的暖红色的阳光晃的她觉得有些炫目。满地都是羊群踩出来的蹄印,若从远处看去,宛若延绵不断的花朵。得快点回去了,不然会被哥哥骂的,Kyrie如是想到。只是在经过一片小灌木林时,家里那只上了年纪的牧羊犬突然长啸起来,羊群开始了骚动不安。牧羊犬在前方拦着想要越过去的绵羊,生怕任何一只离那个生物更近一步,即使对方都已经没了意识。

 

Kyrie穿过焦躁不安的羊群,直到来到最前方才弄明白,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挡住了他们回家的路。她不禁打了一个哆嗦,不知道是因为已经没有多少阳光的傍晚实在太冷,还是对于离自己这么近的生物本能地感到害怕。

 

是的,没有一个牧羊女是不会惧怕狼,羊群的天然克星。

 

可是,眼前这个苟延残喘的小东西真的能叫狼吗?Kyrie对此持保留意见。

 

那个无助的,湿漉漉的,睁不开眼睛,没有獠牙亦没有利爪的生物,无论从什么角度看,都不能称为羊群的敌人。Kyrie见过真的狼,或许这么说更合适,在她更小一点的时候,曾经差点成了狼嘴下的晚餐,如果不是Credo及时赶到,她根本就长不到这么大。那种看着猎物,垂涎的眼神,周身散发出来的杀气,步步紧逼的气魄,现在想想还直让人冒冷汗。

 

所以,她无法称呼眼前弱小到需要她来拯救的生命为狼。

 

她解开自己的披风,小心翼翼地将这个雪白的小生命包裹起来。它甚至没有叫唤一声,就被她抱入了怀中。为什么要拯救它呢?Kyrie并不知道。只是,善良如她并不能允许自己对无辜的生命见死不救,即使牧羊犬的叫唤声已经在提醒她了这是一件多么危险的事情。

 

可怜啊可怜啊,明明它来到这个世上不久,明明它还没有长出利齿,明明……

 

它还没有伤害过任何生灵。

 

“但是迟早它会变成危险的猛兽的!”

 

Credo是这么说的。说实话,当他看到还没他肩膀高的妹妹抱回来一只嗷嗷待哺的小狼崽时,本能反应让他想立刻拔下挂在墙上的猎枪。

 

可真是真正意义上的“引狼入室”。

 

“可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它死在荒郊野外!”Kyrie在未来的回忆中,怎么都想不起来,当时的自己,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勇气,独自站在了它的身边。好像冥冥之中,有什么在引导着自己,说出不曾说出口的叛逆话语。

 

很可笑是不是,牧羊女收留了被抛弃的小狼崽,简直就是变种的农夫与蛇,谁知道在未来的某一天,这个现在看起来人畜无害的东西,会不会成为村子里的定时炸弹。

 

就在兄妹二人僵持不下的时候,Kyrie怀中的那个幼小的生命突然蹿动了一下,像是想从温暖的怀抱中挣脱出来。Kyrie能感觉到,它在努力推开她的手臂。不过即使知道这只是牙都没长齐的幼崽,她本能地还是颤抖了一下。

 

再怎么说,这毕竟是狼啊。

 

“Kyrie!快把这东西扔掉!”Credo失去了继续跟自己的傻妹妹纠缠的耐心,他可不想自己的亲妹妹被这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野兽有朝一日咬的血肉模糊。他上前一步,不由分说地从Kyrie怀中抢过来那只刚恢复意识的小玩意,然后像是害怕随时会爆炸的炸弹一样,将它扔在了不远处的壁炉边。

 

似乎沾染上这家伙就会带来厄运一般。

Kyrie被Credo的举动有些吓着了,那个一项都严厉却温柔的哥哥,那个随时会保护自己的哥哥,那个只要在自己身旁就会感到安心的哥哥,罕见的真的对她生气了。她无法指责自己哥哥的行径,毕竟任性的那一方是自己,可是,她无论如何也无法眼睁睁地看着有一个生命就这样死在自己的家里。她想上前去看看,至少确认一下它是否还活着,但即使是这样,还是被哥哥Credo给紧紧拽住。

 

“Kyrie! 别被你天真的善良给上头了,那可是狼啊!会吃羊的狼!”

 

是啊,狼会吃羊,狼人会吃村民,这并不是什么唬人的话,而是真实存在的自然法则。

 

她与它,天生就是对立的。

 

炉火那如霞光一般的火焰将那只小兽的皮毛映衬成暖暖的淡奶油色,如果不细看,它与平常的惹人怜爱的幼犬也没有什么分别。

 

可惜注定了,一方是保护者,一方是掠夺者,狗与狼,终归不是一种东西。

 

到底是那一摔彻底把它震醒了,还是壁炉的温暖让他彻底恢复了意识,那个几分钟前还在迷迷糊糊,只能苟延残喘的小动物呜咽了一声,似乎在示意不远处的两个人类,自己还没断了气。

 

它试图站起来,颤颤巍巍地伸出前爪,想要找一个固定点。它来到这个世间还没走几步,就倒在了雪中,它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在那里的,它好饿,那里到处都是白皑皑的雪,它甚至没法睁开眼睛,更不用说分得清东南西北。雪太深了,像它这样的新生儿根本连平衡都掌握不了,还没几步,便冻的没了知觉,只能生死由天地躺在与自己一般雪白的荒地里。

 

就是这样吗,还没看到这个世界一眼,便要离开了吗?

 

然后,自己就被什么温暖的东西包裹了起来。

 

它已经立起来半个身体了,这让不远处的兄妹更加忌惮,如果说刚才那只只能在怀中微微踹气的狼还没有任何攻击性,那么现在,谁也说不好会发生什么。

 

狼这种生物,天性就是会咬人的。

 

Kyrie与Credo抱在一起,几分好奇,几分恐惧,只是在几米开外,看着这个挣扎着,努力着,四肢颤抖的动物。

 

嗷呜一声,结果,它还是失败了,就在差点能立起来的那一刻,四肢突然像被剥去了骨头,直接摔在了地上。它太虚弱了,从母体中出来,连一口奶水都没喝上,就迷失在了了无人烟的荒野中,没有被活生生地冻死都算它的幸运。它也太幼小了,幼小到无论是丛林里的野兔还是树枝上的麻雀都无需惧怕它,没有獠牙与利爪,它还不能成为一个合格的捕食者。

 

就这样了吗?好不容易从那刺骨的雪堆中被拯救了出来,结果也没有任何区别吗?

 

“好了Credo! 你看这像是能把你亲爱的妹妹我吃掉的家伙吗!”Kyrie最终还是没有战胜自己的怜悯,她推开Credo的手臂,小跑过去,抱起来了弱小无助的幼狼,甚至还把脸贴了上去,让它用鼻子在自己的脸颊上蹭了蹭。

 

对于涉世未深的少女而言,这只是与她同样的,拥有体温的,需要她的爱与帮助的,无助而可怜的生物而已。

 

无关狼与否,无关未来会怎样,现在这一刻,它不会伤害她,它需要她。

 

Credo看到眼前的场景,理智如他,也产生了几分动摇。他很清楚,平常被他的猎枪射中的那群猛兽是什么东西,迅猛,凶狠,眼神中全是寒光与戾气,可眼前的东西,太柔弱了,恐怕放到羊堆里都会被踩死。他怎么忍心去残害刚出生的婴儿?即使未来它会是一匹张牙舞爪的狼,可此时此刻,它却连站都站不起来。

 

猎人的尊严,不允许他这么不公平地结束它的生命,他拿起猎枪,是为了保护所爱的人,不是用来随意屠杀的。

 

“给它喂一点奶吧,这样下去它会饿死的。”Credo半蹲下身子,摸了摸妹妹怀中小家伙的脑门,似乎有些无奈,但又几分宠溺地叹了口气。这家伙软乎乎的,毛还很稀,他说话的调子都低了下来,怕吓到这个命运多舛的孩子。

 

Kyrie抬起了头,对上了哥哥的目光,她需要确认一遍,她并没有听错什么。她知道,作为猎人的哥哥有多少个日子是在与狼的拼搏中度过的,那些丧命于他的枪下,或者差点让他丧命的狼是他一辈子的敌人。所以当她确认了哥哥的肯定后,高兴地脸都红了起来。

 

“我可以养它吗?”

 

“不行,等它能走路了就给我扔回丛林里去,狼又不是狗。”

 

“哥哥真小气。”

 

躲在羊圈里的Kyrie,看着那只小狼崽喝着羊奶的滑稽场面,不断地用手绢擦试着它嘴边漏出来的奶水,那时候她还不能得知,他们一起,会经历怎样的冒险。

 

那只被取名为Nero的狼,从此成为了她一人的骑士。


苏不污

[综主文野]横滨第一歌姬(?)08

是连载 关于fgo尼禄来到文野世界励志成为第一歌手寻找奏者的故事 cp中也

有私设,写到的时候会大概说一下

ooc预警 小学生文笔

献给我最喜爱的尼禄——


————————


尼禄的头痛宿疾是从生前出生开始就继承的诅咒。


由于有着慢性头痛,尼禄受到精神技能影响的可能性会显著地降低。


尼禄唱歌难以形容也是因为她的头痛宿疾。难得的艺术才能,因为有这个诅咒而难以充分发挥。


“你们怎么了?状况不太好啊。”织田作之助看向其他三人,有些疑惑地问道。


调酒师面色如常地继续擦着杯子。


坂口安吾用敬佩的目光看着调酒师与织田作之助。...


是连载 关于fgo尼禄来到文野世界励志成为第一歌手寻找奏者的故事 cp中也

有私设,写到的时候会大概说一下

ooc预警 小学生文笔

献给我最喜爱的尼禄——


————————


尼禄的头痛宿疾是从生前出生开始就继承的诅咒。


由于有着慢性头痛,尼禄受到精神技能影响的可能性会显著地降低。


尼禄唱歌难以形容也是因为她的头痛宿疾。难得的艺术才能,因为有这个诅咒而难以充分发挥。


“你们怎么了?状况不太好啊。”织田作之助看向其他三人,有些疑惑地问道。


调酒师面色如常地继续擦着杯子。


坂口安吾用敬佩的目光看着调酒师与织田作之助。


“你们……竟然没事吗!”坂口安吾震惊地问道。


织田作之助性格太天然,没有受影响也很正常,可调酒师竟然也像没事人一样……


“我觉得唱得很好啊。”织田作之助平静地回答。


调酒师放下杯子,微笑着开口:“在淑女面前表现出这种样子可是一件十分失礼的事。”


“唔姆唔姆,就是说啊……!”尼禄赞同地点了点头。


“是、这样吗……我一会还有工作,就先告辞了……”坂口安吾支撑着站了起来,颤颤巍巍地摆了摆手,向酒吧门口走去。


“中也为何一言不发?汝没有被余完美的演唱所震撼吗!”尼禄看向仍然没有动作的中原中也。


“啊……的确被震撼到了。”中原中也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出这句话。


……他真的是信了尼禄的邪。果然历史上所记载的与真人完全不一样……


“我要回去了。……用我送你吗。”中原中也连酒也没来得及喝,他现在只想早点回家休息。


织田作之助和太宰治表示还要再待一会,中原中也不想说话,只是摆了摆手权当告别。


虽然尼禄表示自己回去完全没有关系,但中原中也还是坚持要送她。在夜晚让女士独自回家可绝非绅士所为。


“这是余第一次在master不在时生活,各种事情都让余感到有些迷茫……”尼禄与中原中也并排走着,突然开口,“但是汝陪同余度过了这一天,让余在今天不是独自一人。”


“所以,余很高兴。”尼禄偏头看向中原中也,笑着说道。


“怎么突然说起这个……”中原中也没想到尼禄会突然说这样的话,有些不自然地抓了抓头发。


“余能感受到,汝是很好的人,所以余说出来了。”尼禄仍然笑着,“如果可以,真希望下次的master是汝呢。”


“……说起来,你自从到这里以后都住在哪里?”中原中也对于赞美他的话向来不知道该如何回应,只好有些别扭的转移话题。


“余是从者,不需要进食和睡眠——话虽如此,余认为既然到了这里,那么便应享受当下!唔……余的master不是人类,所以余没有住处,用黄金律得到的钱财一直住在酒店里。”


“……酒店?”中原中也皱了皱眉,“酒店并不安全啊。”


“无须担心,余可是从者!正常情况下人类是无法胜过从者的,虽然也有例外,但也仅仅是少数。”


“……好吧。你自己多注意。”中原中也压了压帽檐,低声说道。


虽说中原中也的确有多余的住的地方,但邀请一个只相识几天的女孩子去自己的房子,怎样也说不过去,因此他只是提醒尼禄小心一些。


二人在酒店楼下告别,中原中也回到家之后很快入睡。做了一晚上蔷薇噩梦,第二天精神不佳地来到港黑大楼。






尼禄在横滨的各处地界都转了转,最后在一个废弃仓库看到了太宰治。


尼禄此时是灵体化的状态,她就立于太宰治不远处暗自打量着他。


太宰治面无表情的时候,眼中有着抹不去的黑暗。


尼禄觉得太宰治此人,说是像Avenger也不对,与之相像的只有如出一辙的恶意。


太宰治很会伪装。


尼禄一共与他见过四次,直到这次才发现端倪。


太宰治正在执行任务。这次的任务依旧很无聊,几乎不费什么力气就解决了。广津柳浪向他汇报着收尾工作的情况,他将PSP扔给旁边的一个部下,在命令部下通知下级成员过来处理尸体后,他就准备离开了。


尼禄解除了灵体化。


太宰治看到尼禄,走上前去:“原来尼禄小姐一直在这里吗?嗯——抱歉让可爱的小姐您看到这些了呢。”


太宰治看到尼禄一脸纠结地想说什么。


“汝……唔……该怎么说呢……像是——”尼禄极力思考着可以用来形容太宰治的词汇,“唔……该说是像黑泥一样么……”


……她说出来了!


太宰治眼色暗了暗,随即再次笑着出声:“被发现了啊——不过被可爱的小姐这样形容,即使是我也会感到伤心呢。”语毕,面上带着恰到好处的悲伤落寞。


尼禄的表情更加纠结起来。


“余不擅长应对汝这种类型呐……”







尼禄再次见到太宰治时,他正与中原中也一起执行一个任务。


“……你怎么在这里。”中原中也皱了皱眉。港黑执行任务被外人看到可不是什么好事啊。


“余的酒店在附近,汝应该知道,余只不过是想要进食,就出来了而已。”尼禄解释道,看了看中原中也二人,话锋一转,“说起来——汝等的感情真好啊。”


“哈?!谁会和这个臭青花鱼感情好啊……!!”中原中也听到尼禄的话后大声反驳。


“呕——想到我居然被说和小矮子感情好,昨天的晚饭都要吐出来了——”太宰治嫌恶地开口,“只不过是被命令必须要和蛞蝓一起执行这个任务而已。”


“是这样吗?”尼禄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那么余就暂且这样认为吧。”


“这个任务也差不多结束了。说起来,我有个问题想要问尼禄小姐呢。”太宰治突然笑了。


太宰治这个似乎不太妙的笑容,令中原中也有些狐疑。


“汝但讲无妨。”尼禄同意了。





“你——尼禄·克劳狄乌斯,在生命的最后几乎算是被你所爱着的人民,背叛了吧——”


——即便如此,你也仍爱着他们吗?”太宰治几乎实质化的恶意在茶色的眼眸中翻涌着。


“……太宰!”中原中也皱眉斥道。


“汝还真是记仇啊……”尼禄垂眸说道。


——————

我昨天把mimic事件的大纲写出来了  刚才考完试把今天的一章写完了

明天考完试之后时间就会比较宽松了


接下来的几章都是mimic事件前的铺垫和一些细碎的事 下章信息量会比较多


还请你们一定要把感受告诉我!因为看自己写的东西就没什么感觉 看不出来自己写的有没有别扭的地方 所以有什么建议还请一定评论告诉我!


话说真的没有小可爱扩我吗!没人和我聊天我超级无聊……求扩!!

萨凡纳卿♡

恭喜恭喜

涂完了

就这样了/安详

恭喜恭喜

涂完了

就这样了/安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