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尾巴

58595浏览    281参与
蓝串

当188团员长出尾巴【李简】下

🚨预警

💡私设

💡吃醋梗,穿男仆装的煎包

      “隋英,看什么呢。”李玉眯着眼睛,手指收紧捏着高脚杯。

  “没什么。”简隋英听到声音,下意识向李玉靠过去,但眼神还留在服务生身上。

     “宝贝儿,你在这等会儿,我去问个事儿。”简隋英一想李玉马上穿这么一身儿,语气透着坏劲儿,笑得特别暧昧。


  李玉看着简隋英直直走向那个绵羊服务生,笑着搭话,那个服务生的眼睛黏在简隋英身上脸上,确实,简隋英这样极品的男人,又有谁可以拒绝。

  简隋英这样不可一世的男人,...

🚨预警

💡私设

💡吃醋梗,穿男仆装的煎包

      “隋英,看什么呢。”李玉眯着眼睛,手指收紧捏着高脚杯。

  “没什么。”简隋英听到声音,下意识向李玉靠过去,但眼神还留在服务生身上。

     “宝贝儿,你在这等会儿,我去问个事儿。”简隋英一想李玉马上穿这么一身儿,语气透着坏劲儿,笑得特别暧昧。


  李玉看着简隋英直直走向那个绵羊服务生,笑着搭话,那个服务生的眼睛黏在简隋英身上脸上,确实,简隋英这样极品的男人,又有谁可以拒绝。

  简隋英这样不可一世的男人,为什么主动找一个小服务生说话。

  简隋英刚刚看着那个服务生,还笑。

  

  李玉气得脑袋都要冒烟了,但他竭力忍住,告诉自己不能干涉简哥正常社交。

      可当他看到简隋英掏出手机,服务生接过去输着什么时。李玉“铛”地放下手里的酒杯,大步走去。

  

  “滚。”李玉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地冲着小服务生喊到。

       他推开两人快靠一起的肩膀,一把夺过简隋英的手机,眼睛快把绵羊服务生盯出两个窟窿。

  李玉纵是长得好看,那现在也是一个好看的阎王。绵羊服务生看李玉一脸杀人的阴沉,短短的尾巴缩成球,说了声“不客气”就跑掉了。


  “哎,宝贝儿你这是闹哪出啊。不是让你等会儿嘛。”简隋英被突然出现在身后的李玉吓一跳,他掰过李玉的脸,心虚地把手机拿回来。

  还好链接要到了,回去就下单。


  “嗯?吃醋了?”李玉咬着嘴唇不说话,简隋英以为他又是起小性子,调笑地眯眼看着李玉,不安分的手顺着腰摸下去。

  “刚才你在干什么?”李玉沉声道。

  简隋英的手顿住了,支支吾吾说不出话,“就,问个事儿...我问他这有厕所没,刚喝多了。” 

       总不能说想给你买男仆装,问人家要链接吧。


  简隋英平时有啥说啥的直性子,突然让他撒谎反倒是漏洞百出。

  李玉看到简隋英这幅样子,方才心里的猜疑涨了十倍大,眼眶一下通红。他想到今天简哥就说挺喜欢邵群老婆的短尾巴,前些天也说长尾巴碍事儿,刚刚还跟绵羊服务生搭讪......简哥,不喜欢自己了吗。

  李玉嘴唇颤抖地,胸膛起伏的厉害,半天说不出一句话,眼眶打转的湿气就要落下来。

  “你好好玩吧,我先走了。”他抹了一把脸,忍着怒意转身就走。

  这会儿简隋英才看出李玉是来真的,他“艹”地骂了一声,连忙追上去。

  李玉走的跟飞似的,简隋英还没追两步,邵群出现在身后又招呼他帮忙。

  邵群和他好几年交情,前年在又帮了李玉的大忙。今天人家儿子周岁,有帮忙简隋英不好拒绝。

  可也不能放着李玉一个人走,看着李玉委屈伤心一副快哭的样子,简隋英的心揪了一下。他打开手机连忙发几条消息。

  【宝贝儿别生气,我发誓没找别人】

  【你回家吗?等我回去跟你解释,邵群两口子找我有事走不开】

  【宝贝儿我错了,爱你爱你,给哥来笑一个】

  

  直到宴会快结束,李玉还没有回消息,简隋英靠在一旁,反思自己确实做的不对,但小李子这也醋劲太大了。

  “隋英,李玉呢?”邵群端着酒杯走到简隋英身边。

  “艹,别提了,我和那小羊说了几句,醋劲儿上来就走了。”

  “脾气这么大啊。你看我媳妇就.....”

  “天天就你媳妇儿你媳妇儿,你要当初不给自己来一刀,现在说不定都不是你媳妇儿。”简隋英现在心烦的很,看着邵群一脸老婆孩子热炕头的舒服劲儿,心里更填堵。

  “你他妈会不会说话。”邵群笑着撞了一下简隋英肩膀,“我们那是兜兜转转的缘分。你先走吧,赶快哄两句就行了,回见。”

  

  简隋英出了宴会就直奔他和李玉的小房子,快到家他接到了快递电话。

  同城快递早上订,下午就到了,效率不错。

  简隋英点了根烟靠在车旁,手里是那件黑白的男仆装。原本是想拿给小李子穿,可现在这样拿上去.....小李子可能当场气得回娘家或者狠狠揍自己一顿。

  算了算了,是自己不对没有解释清楚。

  简隋英最终还是服软了,谁让他就稀罕李玉呢?没到这会儿,简隋英总想感慨一句——

  “李玉摊上我简隋英,可是占大便宜了。”

  可是这衣服.....

  

  咚咚——

  “开门,是..我。”

  简隋英别扭地站在门口,扯着身上的衣服,深灰的尾巴坠在身后。

  房里的人好像守在门口一样,噌一下就打开门。

  李玉回家后冷静下来,也反思了自己是有点过火了,简隋英没有避着自己说明他也是坦坦荡荡,是自己太多虑。但他也拉不下面子再找回去,于是在家里坐好一大桌子菜。

  “简...哥?”

  “让我进去。”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李玉看着门口的简隋英愣了一秒,转而猛地把简隋英用力揽入怀中,死死堵住了那张嘴。大门被砰一声关上。

  这个吻不知道持续了多久,简隋英本身觉得小腿发凉,李玉的尾巴穿过自己腿间勾住简隋英的尾巴,然后这个触感上移到了大腿,然后像一双手扣住简隋英的腰往李玉那里带。

  

  “简哥。”沙哑,充满张力的男性嗓音在耳边响起。

  简隋英还在大口大口呼吸,这衣服绷得他难受,再加上李玉这个极具占有性的吻,简隋英差点觉得自己要憋死了。

  李玉就维持着拥抱的自己倒在了沙发上,李玉撑在简隋英身上,炽热的眼神快要把身下的男人拔光。

  简隋英穿着原本要买给李玉的男仆装,简隋英平时极其注重自己衣服,总是搭配得体的西服,而这样诱人的简隋英——李玉从来没有见过。


  “所以,今天早上,你是在问这件衣服?”

  李玉雪白的狐尾从身侧伸过去,尾尖轻轻挑起简隋英的下巴,另一只手拨弄着简隋英领口的花边。

         简隋英被这毛蹭的痒痒,不停乱动。

  “原本买给你的,结果你这小子还有脾气。”简大少被李玉眼神看的突然后悔穿这一身,但在人身下也不能输了气势,“还闹别扭不?老子可都牺牲这份上了。”

  李玉埋在简隋英肩头,手一下一下撸着简隋英的狼尾,“我吃醋了嘛,你太有魅力了,你是我的,别人看一眼都不行。”

  简隋英被夸地内心窃喜,穿男仆装的羞耻感也少了半截儿,尾巴不自主摇晃起来。

  “哼,哥是极品美男,你可得好好抓住了。”

  “永远不松手。”



当188团员长出尾巴【李简】上 

当188团员长出尾巴【群秀】【原顾】 




ps:差点忘掉这个还有后续没补。

  

  

  

  

  

  

 


亓官卿 

尾巴摇起来真的好q弹唉

店铺是阿牛手作  兽尾专家,

我是给出牧四诚定制的一米四的黑白相间的尾巴~​

尾巴摇起来真的好q弹唉

店铺是阿牛手作  兽尾专家,

我是给出牧四诚定制的一米四的黑白相间的尾巴~​

融化的史莱姆

一直想看他们贴贴

第二天早上五点爬起来画

“啪”的一下

画自己就出现了

一直想看他们贴贴

第二天早上五点爬起来画

“啪”的一下

画自己就出现了

蓝串

当188团员长出尾巴【李简】上

🚨预警

💡私设

💡吃醋梗


【李简】北极狐x基奈山狼


       “隋英,收拾好了吗,周末路上堵,咱得早点出发。”

  “来了来了,嘶——”


         简隋英对着镜子打好领带,刚迈开腿就觉得身后一阵撕裂的疼痛。

  “噗嗤。”发现简隋英看过来,李玉倚在屏风处连忙别过头。

  “哎?李玉,你他妈还敢笑。”...


🚨预警

💡私设

💡吃醋梗


【李简】北极狐x基奈山狼


       “隋英,收拾好了吗,周末路上堵,咱得早点出发。”

  “来了来了,嘶——”


         简隋英对着镜子打好领带,刚迈开腿就觉得身后一阵撕裂的疼痛。

  “噗嗤。”发现简隋英看过来,李玉倚在屏风处连忙别过头。

  “哎?李玉,你他妈还敢笑。”

         简隋英直勾勾盯着憋笑的李玉,心中大骂这白眼狼。

        “今晚你给老子睡沙发。”

  “好了,简哥。”李玉凑到简隋英身旁,松软的白尾勾着简隋英的腰,柔声道。“都听你的,走吧。”

   这一句软绵绵甚至带着撒娇的顺从,简隋英方才的怒火没出息地灭了。李玉嘴唇磨蹭着简隋英下巴的线条,手伸下去顺着简隋英露出的灰黑色的尾巴尖。


  简隋英看着脾气差,实际上就是吃软不吃硬的主儿,每次简隋英快要发火,李玉就服软顺着毛来,百试百灵。

  手里的尾巴舒服地开始摇动,李玉敏感地察觉到简隋英的软化。一把揽过他的腰,嘴唇也从下巴游移到简隋英的唇。

  简隋英的狼尾在挑逗下兴奋地抬起,他挺起身想要夺回主动权,加深这个吻。

      但李玉却像计谋得逞,猛地抽身用大尾巴隔在两人中间。

    “再这样我会忍不住的,简哥刚说不要那就算了。”

      简隋英怀里一空,看着到嘴的鸭子就这么飞了,冲着门口坏笑的身影怒道。

  “李——玉!”

  

  被撩起火的两人好不容易收起尾巴坐上车,车内放着音乐,简隋英躺在副驾驶上,透过反光镜欣赏美色。

  都说狐狸魅主还真不错,李玉身高腿长,平时不怎么穿正装,这次参加邵群儿子周岁,西装一穿还真是那么回事儿。这身材,这气质,不愧是他简隋英看上的人。

  周末路上果然人多,开出去还没三公里就停了两次。

  简隋英等的无聊,调起靠背带笑着打量李玉。

  “隋英,别闹。”李玉正想着那条路可以快点到,腰上突然被掐了一把,头上的狐耳瞬间跳出来。“开车呢,你....收着点。”

  “堵着又没动。”简隋英像个无赖,用手又戳戳李玉的胸肌。“哎,小李子,最近练得不错嘛。”

  “简哥——”李玉抓住简隋英不安分地手,死死扣在自己手里。直到前面车开动,简隋英才把手抽回来。

        

  

  折腾快一个小时才到了会场。不过刚好,两人到的时候,聚会刚开始。

  因为是小孩生日,到场的都是熟人。简隋英和李玉和邵群夫夫俩打完照面,就在一旁坐着。

  “哎,李玉,我刚见邵群他媳妇儿,觉着这短尾巴也不错。一点点跟毛球似的,是不还挺可爱的。”

  李玉顺着简隋英的视线瞥了一眼,李程秀正抱着小孩靠在邵群身旁,随着说话尾巴球一颤一颤地晃。

       虽然简隋英只是随口一句,但李玉觉得心里不好受,他不想让简隋英眼里有除了他以外的任何人。看了一会儿,他扭过头盯着简隋英问。

       “你看上李程秀了?”

       “靠,你小子天天想啥呢。”简隋英用胳膊肘顶了下李玉,“老子有你一个就够了,人家今天儿子周岁,别在那儿瞎说。”

  李玉听完简隋英的话,只是沉闷地喝酒,和简隋英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

  简隋英不知道李玉又悲伤个什么劲儿,刚还开心着咋一下就蔫了,他示意服务生过来拿两杯香槟,好好问下小李子。


  “先生,您的酒。”

        来人是一个绵羊小男孩,这里的服务生都不藏着性状,所以一眼就能看出来。

  简隋英取过酒杯,眼睛却留在服务生离开的背影上——

      这个服务生身量和李玉差不多,但比起李玉一身肌肉,他一身黑白男仆装却有些瘦弱,这要是穿在李玉身上,再配上李玉的尾巴和狐耳......啧,想想就带劲儿。回去就给李玉买一件,说什么都得让他穿一次。

  简隋英想着李玉穿着这身站在自己面前的样子,忍不住笑出声。这一切落在李玉眼中却变了一个味儿。

  

当188团员长出尾巴【李简】下 

当188团员长出尾巴【群秀】【原顾】  点我     


基奈山狼,孤独的进攻者。

没有坑,只是快考试没时间写。催更的话可以善用私信。

李玉白狐+男仆装,之前看过一个画手大大画,但是找不着了。真的太刺激了!



RAT

尾巴,尾巴尾巴尾巴尾巴尾巴尾巴尾巴尾巴尾巴尾巴尾巴尾巴尾巴尾巴尾巴

尾巴,尾巴尾巴尾巴尾巴尾巴尾巴尾巴尾巴尾巴尾巴尾巴尾巴尾巴尾巴尾巴

蓝串

当188团员长出尾巴【群秀】【原顾】

🚨预警

💡私设

💡原顾吃醋梗


群秀【蓝孔雀X金吉拉兔】

      一个周末,李程秀突然被老板叫去加班,在李程秀安抚了黑着脸想打回去解聘他老板的邵群后,尽力压下被邵群挑逗起来,收不回去的尾巴。终于穿上衣服准备出门。

      百无聊赖的邵群只好逗坐在地毯上玩积木的正正,突然想到一个好点子。

      等加完班,李程秀回到家,发现家里一片漆黑。...


🚨预警

💡私设

💡原顾吃醋梗


群秀【蓝孔雀X金吉拉兔】

      一个周末,李程秀突然被老板叫去加班,在李程秀安抚了黑着脸想打回去解聘他老板的邵群后,尽力压下被邵群挑逗起来,收不回去的尾巴。终于穿上衣服准备出门。

      百无聊赖的邵群只好逗坐在地毯上玩积木的正正,突然想到一个好点子。

      等加完班,李程秀回到家,发现家里一片漆黑。

       “邵群?......你在家吗?”

       哗啦,灯被拉开,邵群打着领结,站在餐桌前做出”请“的手势。

      “老婆!你累一天了,快尝尝我做的饭。”

       李程秀看着邵群,心中像被一团棉花糖塞满。 看着邵群急着求表扬又假装不在意的模样,不禁笑出来。掖在裤子里的尾巴球也忍不住翘起来。

       李程秀脱下外套坐下,邵群眼睛像黏在他身上一样,李程秀的耳朵倏地跳出来,耳朵尖泛起红,耷拉着想盖住脸。

       ”你......别看我了,坐下,吃饭...."

      “我不饿,快尝一下做的怎么样!我做了一下午呢。”

        邵群看到李程秀害羞地小摸样可爱地心都快化了。他夹起蒜苔喂到李程秀嘴边。看向李程秀的眼睛明亮地仿佛纯净的钻石。

        “唔,做的,很好。很好吃。”

        李程秀红着脸,低敛眼睛不好意思看邵群。邵群尽力压住脸上的狂喜,咳嗽一声淡淡说道“嗯没什么难的,我邵群做的饭,肯定.....”

        话的尾音还没落下,李程秀突然听到“撕拉”一声,一面风吹过来。

        邵群身后突然展开一屏漂亮的蓝羽,尾羽上那些眼斑反射着光彩,尾尖的绒羽还耀武扬威地摇晃。

       “爸爸!爸爸开屏了!”

        “卧槽——闭嘴你个小兔崽子。”

         邵群越急,身上的尾巴就是收不回去。李程秀看着邵群像是被提着线的小丑,走过去一把抱住邵群。

         ”真的....很好吃,邵群,我很喜欢。“

         邵群总算安静下来,靠在软软的老婆身上。李程秀的耳朵也乖顺地搭在邵群肩膀,享受着被伴侣抚摸的安全感。

        但这安全感逐渐下移,下移.......

        邵群沉醉在李程秀依靠自己的幸福感中,不由自主地伸手卷着李程秀的尾巴玩,小小一团毛球其实不是圆的。”兔子尾巴不短的......"

        “啪!”

         甜蜜的泡泡被李程秀一巴掌戳破,邵群捂着被打的头,一脸茫然地看着李程秀。

         “不,不可以的。兔子不可以,拉尾巴……变态。”

          李程秀脸上都是恼怒地羞愤,他脸涨红地离开,尾巴一下缩回到裤子里留下一个小小的鼓包,耳朵也受惊的立起,耳朵尖频率地震颤。

        邵群内心极其委屈,他想,拉老婆的尾巴......就算变态了吗。

        可看到李程秀气鼓鼓地坐在桌前,耳朵比刚刚更红了,邵群急得停也不是走也不是,身后的尾巴呼扇呼扇地带起一阵风。

        想到尾巴,邵群突然像看到救命稻草。他小心翼翼地把尾巴翘到李程秀身旁。

        “老婆,我错了,要不你,拉回来?“



null
图源微博见水印


原顾【德牧X天山马鹿】

        ”你得保证,吃完饭就走,我就在车里等你。“

        原炀狠狠亲在顾青裴嘴上,抬起眸,不甘心地伸出两根手指在自己和顾青裴眼前来回晃。”我可盯着你们。“

      ”好了好了,只是请王哥吃个感谢饭,又不是和他跑了。“

       顾青裴放松神情,无奈地笑着露出头上美丽光亮的鹿角,轻轻蹭了蹭原炀的脸。这是高贵的雄鹿示弱安抚的表现。

       自己老婆亲自哄了,原炀就吃这一套,心里明显舒服许多。垂在腿间无力的大尾巴翘起一个不可见的弧度,摇晃蹭着顾青裴的小腿。

      “哼,走吧。”


      工作时间的餐馆并没有很多人,顾青裴选了靠窗的位置坐下。

      王晋和顾青裴都是鹿科,再加上互相之间十分熟稔,交谈过程中都放松地露出鹿角。

     “我说青裴啊,你家这小狼狗到哪儿都在啊。"

      “哈哈让王哥见笑了,你也不是不知道他。”提起原炀,顾青裴脸上不自主漫上笑意,他转头看向吧台的原炀。

     “这小子,一直都这样。”

     “我都懂,占有欲嘛,更何况是青裴这样优秀的人.....”


     “喂喂,你有没有靠窗那桌,啊啊啊他们太配了吧!”

     “嗯嗯嗯,看到了!真的好配!”

        两个绵羊小姑娘低声惊呼着,摸出手机就想拍照,这样有魅力的男人真是少见。


        吧台的原炀正趴在桌子上,用手机手机反光盯着顾青裴和危险的王晋。听到这这对话,他一咕噜爬起来。

    “啥?配个屁,哪个眼睛看出来他俩配了,里面那个男的笑得一脸肾虚,配什么啊!”

       顾青裴明显是和自己最般配。

       两个小姑娘被莫名其妙的原炀吓得一愣,端着酒水盘溜到后厨。原炀看向王晋,身后的尾巴压制不住怒气开始炸毛。


      这王晋,一天到晚就知道勾搭他的人。

      他还敢对着顾青裴笑!假死了。

      他怎么还拉着顾青裴聊,自己没老婆似的。


      原炀双手抱胸走过去,王晋面对着原炀,老远就看到他走来,抬眉意味不明地笑了一下。

      顾青裴顺着目光回头看去,原炀这样子铁定又是吃醋了。太阳穴突然有点疼,思考着等会儿又该怎么哄这个脾气大的小狼狗。

      出乎意料的是,原炀没有坐在顾青裴旁边呲牙画圈,而是一屁股挤在王晋身旁。

      “哟,原公子,好巧。”

       “是啊,我看看你和我老....“原炀张嘴就说,被顾青裴一记眼刀堵在嘴边。

        ”咳咳,看看你俩聊什么,我也来讨教一下。”

       原炀的用余光看向王晋,嘴角带着笑,眼中却不带丝毫感情,但更像见到敌人的狗露出牙齿低呜示威。

       顾青裴看着眼前亮起獠牙的原炀,像极了在自己领地画圈的狼狗。他站起身,拍了拍原炀的肩头,示意他一起回家。

      “王哥,不早了我先走了。下次再聚。”

       “嗯,你们路上注意安全。”

        原炀原本高高翘起,摇动着的尾巴,听到“下次再聚”时又慢下频率。嘴角肉眼可见地下拉。

       上了车,原炀侧头看向顾青裴。“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顾青裴疑惑地转过头,支着下巴问道。

     “我今天的表现,不幼稚吧,没有直接把你拉走,你可是主动和我回家的。没让你丢面子吧。“

       原炀歪头期待地看向顾青裴,要不是开车时尾巴收着,顾青裴觉得他的尾巴这会儿都能把他摇上天。

       ”噗,幼稚。“

       ”哎,你这人怎么......"

       刚好红灯,原炀侧过身子想和顾青裴理论一番,结果被揪着领子突然拉过去。顾青裴贴近原炀的脸,伸出舌尖舔了一下原炀的嘴唇。

      “确实幼稚,但我喜欢。”    


当188团员长出尾巴【李简】上 

当188团员长出尾巴【李简】下 





最近好喜欢这种带尾巴的设定!!!

原顾是看到微博这个图片,真的好好玩哈哈哈!

其实觉得青裴应该是狐狸的,但是狐狸在我这里另有其人啦~鹿的形象高大有领导力,团结敏锐,也很顾总的样子呐~

有些动物形象可能和大家想的不太一样,都是个人的感觉,私设私设,有别的想法的小可爱可以评论说一说哦~

     

       


      

库鲁西
没有毛茸茸的尾巴吸我要死了 配...

没有毛茸茸的尾巴吸我要死了

配色很low,看看就好

没有毛茸茸的尾巴吸我要死了

配色很low,看看就好

努力写歌词

尾巴

[图片]

野兽的尾巴真的是

力量 平衡 掌舵者的存在

很性感

[图片]


野兽的尾巴真的是

力量 平衡 掌舵者的存在

很性感



A.F

第五章 陈sir 的尾巴摸不得

翌日清晨。

    初阳从层林的尽头升起,一点点照开了涌动着的,弥漫着整片城市的薄雾。

    ——尚且寂静的街道,不动如山的高楼……干净透亮的玻璃上水汽氤氲,平整地倒映出绮丽的朝霞光景。

    龙门就这样,在祥和美好的氛围中渐渐清醒。

    ……

    屋里,萨卡兹穿着贴身白衬衫,直筒黑长裤,腰带上别好了随身佩剑和象征着警员身份的徽章,面对着鞋柜一侧落地的高大镜子检查行装。...


翌日清晨。

    初阳从层林的尽头升起,一点点照开了涌动着的,弥漫着整片城市的薄雾。

    ——尚且寂静的街道,不动如山的高楼……干净透亮的玻璃上水汽氤氲,平整地倒映出绮丽的朝霞光景。

    龙门就这样,在祥和美好的氛围中渐渐清醒。

    ……

    屋里,萨卡兹穿着贴身白衬衫,直筒黑长裤,腰带上别好了随身佩剑和象征着警员身份的徽章,面对着鞋柜一侧落地的高大镜子检查行装。

    屋外,枝头鸟雀时鸣,清脆悦耳。

    适时,天光大好,微风不燥,恰是个出门的好时候。

    -------------------------------------

    托星熊顺风车的福,伊律到近卫局的时候,不过早晨六点半。

    在与表示要去买早餐的星熊道别后,伊律走近了门口的警卫厅,对满脸通红、看起来似乎有些紧张的值班人员颔首示意。

    但没走出几步,她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转身又折返了回来。

    “早上好。你今天有看见陈sir吗?”

    “啊啊?没有没有。不过,陈长官的话,估摸着在她的办公室里。凌晨的时候,我看到她那间房还亮着灯。”

    “哦,这样…看来是通宵了。”

    伊律沉吟了一会,继而抬起头对警卫说道。

    “那多谢你了。”

    “不、不客气的!”

    警卫反应很快,抬头挺胸,“噔”地一跺脚,原地敬了个标准的抬手礼。

    伊律没见过这样的架势,顿时一愣,迷茫的眨了眨眼。

    片刻,才惊醒似的轻咳一声,匆忙的低下头,掩耳盗铃般的选择了转身离开,徒留年轻的警卫注视着她落荒而逃的背影,艰难的憋笑。

    -------------------------------------

    直到抵达了特别督查组的办公室,萨卡兹还是有点脸热。

    在与其他早到的热情同事挥手打过招呼后,她心不在焉地走进了那间陈独属的房间。

    果不其然。

    一走进去,铺面的凉气和拉得严密的窗帘,已经让她再度确认了,陈昨夜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打了地铺的这个事实。

    同时,桌上凌乱的纸张,垃圾篓里撕得粉碎的废弃物,以及白板上密密麻麻挤满的文字,无一不显示着彻夜的辛劳。

    然而,在环视了一圈后,新的疑问也随之而来——

    陈在哪儿?

    刚刚打招呼的时候,同事们就纷纷表示没见过陈,所以她理应还是在房间里。

    可那么大个人,能藏到哪儿去?

    ……

    偌大一间办公室,安安静静,只有空调机送风的声音还在坚持不懈的响着。

    萨卡兹轻手轻脚的绕过空无一人的健腹板,又掠过陈列武器的高柜和挂满荣誉的墙壁,却没能发现任何陈留下的痕迹。

    难道只是忘记关空调了?

    其实陈还在赶来的路上?

    她默不作声地猜测。

    可是……

    视线移向另一侧。

    门没上锁…

    总不可能又忘记关空调又忘记锁门吧,这不太符合陈谨慎的性子。

    这样想着,萨卡兹否定的摇了摇头,耐着心继续打量了起来。

    ……

    许久,再度找寻无果。

    ……

    “该不会真的还没来?”

    伊律轻轻靠在桌沿边上,蹙着眉喃喃自语。

    与此同时,自然垂在身侧的手背,不知为何产生了一阵微妙的轻拂感。

    低头一看,是一个黑漆漆的、带毛的东西。它像是一条找到了主人的小狗,亲热的在萨卡兹的手边徘徊。

    抬起手,以避开黏人的小东西,萨卡兹盯着它,迷惑的歪了歪脑袋。

    “这是什么?”

    她表示,作为一个能把泰拉生物图鉴倒背如流的高水准医学生,自己居然从来没有见过这个怪模怪样的东西。

    “陈从什么时候开始养的……?”

    这么说着,她皱着眉,手掌攥起,紧紧捏住了这个滑溜溜的、一不留神就钻进了她手心的“小怪物”。

    方一上手,温温热热,给人的感觉就是有些硬,也挺有韧劲,很像是鳞片的触感。再接着往上,尖端则是一小鬃柔顺的毛发,摸起来像是在摸一只很长时间没剃过毛的猫。

    等等,摸起来像是一只…猫?

    伊律眉心一跳,隐约意识到了什么,可还没等她抓住猜想的尾巴,伴随着一声惊呼,手心里的东西就咻得逃走了。

    紧接着,一团黑影从地上直接蹦了起来。

    “!”

    伊律按住桌沿的手指微微用力,瞳孔猛地一缩。

    下一秒,黑影同她直直的打了个照面。

    然而,在看清了彼此的脸之后,她们面面相觑,双双陷入了沉默。

    ……

    情况现在不太妙。

    萨卡兹低着脑袋,狼狈的躲开了身前那道存在感极强的视线。

    上次出现这样的局面,还是她在小时候玩弄自家妹妹的长耳朵,结果被那位“长辈”抓了个正着。

    虽然一开始只是出于好奇,并没有什么恶意,但后面被好好教育了一顿,她也逐渐明白各种族的体征都是非常私密的部位。像是耳朵、尾巴、角之类的,除非关系特别亲密,否则不经允许而随意触摸,都会产生很严重的后果。

    就拿她自己来说,要是被不小心触碰到细长的尾巴和头顶的尖角,也会感到愤怒、不适,心情差上好几天,更不要说是别人。

    将心比心,她对此感到愧疚不已。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

    陈抿紧了唇,没回话。她现在的心情很复杂。

    换做谁在睡觉的时候被触摸敏感部位导致惊醒,都会非常不爽,更别说,那个人睡眠极度不充足兼之起床气很大了。

    现在没有立刻破口大骂,在陈自己看来都是个奇迹。

    要不是眼前这个人是……

    她早就把人骂了个狗血淋头!

    ……

    相顾无言许久——

    陈好歹克制住了自己的暴脾气,仅仅是叹了口气,语气低低的说了声没事。

    虽然,她看起来真的不像是没事的样子,但当她吐出这两个字的时候,办公室里的空气总算又开始了流动。

    按理说,事情到这里就算是结束。

    可惜,命运永远是个不会读空气的傻白甜,总在不经意的时候跳出来,让本就混乱的局势雪上加霜。

    ——

    “老陈,我给你带了早餐!”

    门被毫无征兆的推开,熟悉的声音突兀的响起,与之一同的还有一道提着早餐袋的高大身影。

    但当这道身影看见了室内状似亲密的两人后。

    气氛,忽然凝固了起来。

摸鱼-ing
巜关于屑博士只想跟尾巴贴贴这件...

巜关于屑博士只想跟尾巴贴贴这件事 》

一点脑洞,ooc警告⚠️

巜关于屑博士只想跟尾巴贴贴这件事 》

一点脑洞,ooc警告⚠️

十万个不为什么呀
看野马如何驱赶苍蝇
看野马如何驱赶苍蝇
阿玥玥玥

鲤:“吓!原来是博士啊,我当是谁...你这是做什么?”

博:“可,可以让我看看尾巴吗!”

PS:一个小脑洞,博士一脸正经的要求老鲤露出尾巴给吸什么的太可爱了嘶溜www

鲤:“吓!原来是博士啊,我当是谁...你这是做什么?”

博:“可,可以让我看看尾巴吗!”

PS:一个小脑洞,博士一脸正经的要求老鲤露出尾巴给吸什么的太可爱了嘶溜www

秋落森警官
忍不住摸了苍云的尾巴ww

忍不住摸了苍云的尾巴ww

忍不住摸了苍云的尾巴ww

科普女海王
给狗狗剃毛为什么不能贴着皮肤剃?
给狗狗剃毛为什么不能贴着皮肤剃?
TP-Link_Miao

#手作#福瑞#可动尾巴#


什么叫翘屁嫩男狼啊(?

这不就是普通家族大小姐吗


#手作#福瑞#可动尾巴#


什么叫翘屁嫩男狼啊(?

这不就是普通家族大小姐吗



Agoni
有人说我人设的尾巴好涩,真的吗

有人说我人设的尾巴好涩,真的吗

有人说我人设的尾巴好涩,真的吗

亿点小知识
猫真的摔不死吗,为什么总说“猫有九命”?
猫真的摔不死吗,为什么总说“猫有九命”?
透明人某松
为什么我茶绘画了一堆尾巴啊🌿...

为什么我茶绘画了一堆尾巴啊🌿[沉迷画尾巴无法自拔]

我该打尾巴标签吗[虽然还是打了

为什么我茶绘画了一堆尾巴啊🌿[沉迷画尾巴无法自拔]

我该打尾巴标签吗[虽然还是打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