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屈楚萧

25.1万浏览    1237参与
晏无恙

第一朵玫瑰

三个字老让我想起:委委屈屈,或者楚楚可怜,但落脚是“萧”,笔锋一转,写作萧瑟秋风今又是,人烈如菊,茕茕傲立。


——想迫不及待填充些什么,把空白抹去,于是抄了自己的旧段。其实最近在看《洛丽塔》,又在看《洛丽塔》,所以想写“本文的第一个词是屈楚萧,最后一个词也是屈楚萧”之类云云,但是未免造作,也想写“回报你让我一腔花开的狂喜”,或者是对ins上“告白一次只要十块钱”的解读。但也没什么好说的,说空了,既没有情感可描述,也没有故事好讲。只如蜂巢一般繁复单调机械地复述。

所以不需要了。

以上将永远属于玫瑰的第一朵,是首班不知何时到站的列车。

三个字老让我想起:委委屈屈,或者楚楚可怜,但落脚是“萧”,笔锋一转,写作萧瑟秋风今又是,人烈如菊,茕茕傲立。






——想迫不及待填充些什么,把空白抹去,于是抄了自己的旧段。其实最近在看《洛丽塔》,又在看《洛丽塔》,所以想写“本文的第一个词是屈楚萧,最后一个词也是屈楚萧”之类云云,但是未免造作,也想写“回报你让我一腔花开的狂喜”,或者是对ins上“告白一次只要十块钱”的解读。但也没什么好说的,说空了,既没有情感可描述,也没有故事好讲。只如蜂巢一般繁复单调机械地复述。

所以不需要了。

以上将永远属于玫瑰的第一朵,是首班不知何时到站的列车。

长夏今天不营业
——0051号子任务数据连接恢...

——0051号子任务数据连接恢复——

——0051号子任务数据连接恢复——

多喝烫水

(也许应该大概是预告)

我又来挖坑了!

想想,

你聚会醉酒到神志不清被qcx扛回家,回到他家把你丢在床上,你酒后乱那啥啥,然后想把他那啥啥未果,他按着你卸了妆换了衣服哄好睡着自己再躺沙发上。

第二天你醒了,照照镜子看到自己没卸干净的内眼线,无奈之余又有些心动。穿着他的一件睡衣(别问为什么不是衬衫,谁他妈睡觉穿衬衫)趿拉着他的鞋去客厅。

他已经做好简单的早餐,你坐下准备动筷,然后头发炸毛,他刨遍家里找到留长发的时候扎头发的皮筋给你扎好头发。

然后后续没想好。

(征集标题和后续,没有就不写了)

我又来挖坑了!

想想,

你聚会醉酒到神志不清被qcx扛回家,回到他家把你丢在床上,你酒后乱那啥啥,然后想把他那啥啥未果,他按着你卸了妆换了衣服哄好睡着自己再躺沙发上。

第二天你醒了,照照镜子看到自己没卸干净的内眼线,无奈之余又有些心动。穿着他的一件睡衣(别问为什么不是衬衫,谁他妈睡觉穿衬衫)趿拉着他的鞋去客厅。

他已经做好简单的早餐,你坐下准备动筷,然后头发炸毛,他刨遍家里找到留长发的时候扎头发的皮筋给你扎好头发。

然后后续没想好。

(征集标题和后续,没有就不写了)

一只兔子精
“偏爱既浪漫.” “宠溺既喜欢...

“偏爱既浪漫.”

“宠溺既喜欢.”

“偏爱既浪漫.”

“宠溺既喜欢.”

山河云海109

全部都给你【试读9】

【试读,伪现实,纯属瞎编,千万别当真。】

屈楚萧又瞧见程家瑶在天台上吹风。

不知从哪找来的几只旧凳子,摆一排,枕着英语书躺上去,左手盖在眼睛上挡光,白色的耳机线一直延伸到右手手心里的mp3上,发梢被夏风扬起,一整个黄昏的光落在她身上,唇角的浅笑糅进拂过的每一丝风里。

远处云海翻腾,放课后的沸反盈天,而她在那里,安静闲适的很不真实。像夏天在海边偶遇钓鱼的仙道彰。

是只有看漫画才会出现的那种由青春肆意滋生的美好孤独,很难懂,但不讨厌,甚至有点喜欢。

大萧远离她在天台的另一侧,靠着墙,点了支烟。

升腾起的灰白色烟雾,散在风里的烟草燃烧后的味道,少年注视着夕阳下渐变的层云,指尖一下一下磨搓...

【试读,伪现实,纯属瞎编,千万别当真。】

屈楚萧又瞧见程家瑶在天台上吹风。

不知从哪找来的几只旧凳子,摆一排,枕着英语书躺上去,左手盖在眼睛上挡光,白色的耳机线一直延伸到右手手心里的mp3上,发梢被夏风扬起,一整个黄昏的光落在她身上,唇角的浅笑糅进拂过的每一丝风里。

远处云海翻腾,放课后的沸反盈天,而她在那里,安静闲适的很不真实。像夏天在海边偶遇钓鱼的仙道彰。

是只有看漫画才会出现的那种由青春肆意滋生的美好孤独,很难懂,但不讨厌,甚至有点喜欢。

大萧远离她在天台的另一侧,靠着墙,点了支烟。

升腾起的灰白色烟雾,散在风里的烟草燃烧后的味道,少年注视着夕阳下渐变的层云,指尖一下一下磨搓着打火机的纹路,风缓缓把思绪带到高空。

很想去逃亡。少年第一次有这种不切实际又很酷的念头。

他用夹着烟的那只手的拇指在额角蹭了蹭,又掸了掸烟灰,吸一口烟,再从肺里呼出一团白气,反复几次,试图用这种方式疏通被胡思乱想堵的水泄不通的心。

“只有风是自由的。”大萧猛地想起程家瑶写在作文的话,再次把目光投向远处,夕阳余晖把云层染成砖红色,一大块一大块的红云层层叠叠铺满西面的天空。

也只是一阵风吹来的时刻,屈楚萧收回目光,他吸了最后一口烟,把烟头扔到地上踩在脚下碾了碾,向着楼梯口走去,最后一步,他停下来拿出手机发了条动态。

程家瑶躺在那里,右手挡在眼前,光从指缝间穿过落在眼皮上,清风拂过她掌心的纹路,她呼吸平缓,眉眼带笑,梦到屈楚萧站在月光下温柔的同她讲,“你喜欢我,我知道。”

手机震动提醒有新消息,程家瑶条件反射似的醒来,风吹的人醒了醒神,她意识到自己打盹的时间有点长,再看看时间,还好还好没错过上课铃。

忙不迭赶在铃响前跑回教室,刚坐下来准备把手机关了静音,才发现刚刚那条消息提示的是屈楚萧发了新动态。

点开,只有一句话。

二零一二年六月十八日,天晴,有云,风大好。

不是很有指向性的内容,但还是莫名其妙地心动。

程家瑶曾在作文里写,“向往是种本能。正如海浪向往陆地,冰川向往山脉,我向往你。”

屈楚萧曾在后来的岁月里反复斟酌这句话,直到漫天冰雪里长出一株肆意攀援的杂草。

他早已发觉程家瑶的喜欢和别人都不一样。

她不是为了得到,好像也没有把得到你当作炫耀的想法,做微不足道的事,按自己的心意横冲直撞的走到你的生命里去,真诚又克制,自私又热忱。彼时她还不足以颠覆你的天地,却已三番五次令你动摇,你知道但还是纵容了她。

是自己,纵容了她。


三月中旬,新戏杀青。

剧组聚餐,多喝了几杯的屈楚萧安静的坐在沙发里,他身体前倾,手肘撑在膝盖上,右手手掌遮住下巴,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碾着唇。

灯光太暗,他帽檐压得低,看不大清表情,不知道在想什么,黑色手机夹在左手拇指和中指中间,来来回回不急不缓的转了好几圈。

寻常的一个动作,他做起来倒有点意味深长的意思。

旁边一圈坐的都是剧组的演员和工作人员,相处了三个多月,多少也琢磨出几分他的性子来。

虽然年轻,但演戏不含糊,性子直但不事儿,态度不高不低,下了戏就一普通大男孩。有点认生,你对他好,嘴上不说心里都记着,回头找个机会不显山不露水的还回去,礼貌周全透着一种微妙的距离感,熟了,又会发现,这家伙幽默可爱还有点小坏,谈理想和未来老成持重,看没品段子笑疯了会在床上打滚,像个小孩儿。

总的来说,是个性情中人。

像今天这种局,他并不反感,但任谁也看得出他心思不在这儿。

副导演唱歌的时候,屈楚萧的手机屏亮了。

纯黑手机上的锁屏壁纸是一张画满草莓的卡通图,少女心爆棚的粉色壁纸上横着一条信息提醒。

就着光瞧见屏幕上有不少手印儿,大萧用袖口蹭了几下,瞅着干净了,才去点密码解锁,许是酒劲儿上头,两次没解开。

旁边的女演员看见了笑他,“大萧,你设个指纹识别,一准儿忘不了。”

大萧没说话勾了勾唇,又点一次,成功解锁。看到那句,“要不,我去接你?”这才眼睛里也带了笑。

屏幕上显示出对话框,女演员礼貌地转过脸去。

大萧摸了摸鼻尖,指尖动了动输入回复。

他只回复了一个字,“嗯。”看上去乖的不行。

程家瑶摁掉手机屏,拿钥匙,出门落锁,跑下楼,一气呵成。

冬日的冷风刺骨,激的程家瑶想转头回去,“干脆让他打车回来吧”这个念头一瞬即逝,她笑着叹气,利落的开车上路。
如果这么多年过去了也无法令人释怀,如果这相遇和重逢并不是命中注定的姻缘,硬是要彼此纠缠不清的也不是上天成全,那么便只剩下一个心软的理由,那就是,我和你,我们两个人,自己的选择。

狮子玫瑰
NYLON CHINA 2ND...

NYLON CHINA

2ND ANNIVERSARY PARTY


看著就很難搞的兩位年輕人。

NYLON CHINA

2ND ANNIVERSARY PARTY


看著就很難搞的兩位年輕人。

长夏今天不营业

做出来成品就不放样机图了,给我家做的台历,没怎么修图主要是排字和套模板。

——事实证明破电脑真的带不动【生气】

做出来成品就不放样机图了,给我家做的台历,没怎么修图主要是排字和套模板。

——事实证明破电脑真的带不动【生气】

长夏今天不营业
那天深夜给超话做版头,陪着主页...

那天深夜给超话做版头,陪着主页微调的时候即兴摸了一个壳子。

——第二天营销号就来搞人了,我可真是个预言家【不是】

那天深夜给超话做版头,陪着主页微调的时候即兴摸了一个壳子。

——第二天营销号就来搞人了,我可真是个预言家【不是】

多喝烫水

听在希望的田野上有感

我就趴在教学楼的窗台上,听着那个抱着吉他的少年唱朴树的歌。

可能是个预告,有空就写写。

我就趴在教学楼的窗台上,听着那个抱着吉他的少年唱朴树的歌。

可能是个预告,有空就写写。

灬翩翩灬噫~吁戏!

回看破球这段发现刘启全程抱妹,还抱的特实在,一手搂背一手压头的那种|˛˙꒳​˙)

就算只看演员,两人倒地的时候大萧也是自己哐一下躺地上了,用胳膊牢牢垫着赵今麦的后脑勺,直接把头按在怀里防止震荡,真是非常标准的避难姿势丫

不管是刘启还是大萧真都是贼棒一男孩 (ง ˙ω˙)ว 

回看破球这段发现刘启全程抱妹,还抱的特实在,一手搂背一手压头的那种|˛˙꒳​˙)

就算只看演员,两人倒地的时候大萧也是自己哐一下躺地上了,用胳膊牢牢垫着赵今麦的后脑勺,直接把头按在怀里防止震荡,真是非常标准的避难姿势丫

不管是刘启还是大萧真都是贼棒一男孩 (ง ˙ω˙)ว 

今天冬all了吗?

抢个坤泽当老婆(4)

在修养了两天之后,易烊千玺退烧了,不过身体还是有些虚,毕竟当时烧的厉害使得他各处关节都很酸疼。屈楚萧这两天挺忙的,一边照顾病人另一边计划着新的“生意”。


现已是初冬,再过个俩月便要过年了,正是各商队陆陆续续回来的日子,在土匪的眼里这些个都是肥的流油的待宰羔羊岂有送入嘴边不吃的道理。寨子里现都磨刀霍霍,士气高昂,二当家外号一只眼带着手下弟兄们下山补充装备物资去了。三当家麻子现在寨子里和大当家讨论路线部署。


自从大当家娶了媳妇儿,每天这脸上不自觉的洋溢着淡淡的笑容,这在过去那些兄弟们打死都不信这个在世活阎王脸上会有这种表情。有老婆就是好啊,弟兄们真的快嫉妒死了,到底是长什么天仙模样能把...

在修养了两天之后,易烊千玺退烧了,不过身体还是有些虚,毕竟当时烧的厉害使得他各处关节都很酸疼。屈楚萧这两天挺忙的,一边照顾病人另一边计划着新的“生意”。


现已是初冬,再过个俩月便要过年了,正是各商队陆陆续续回来的日子,在土匪的眼里这些个都是肥的流油的待宰羔羊岂有送入嘴边不吃的道理。寨子里现都磨刀霍霍,士气高昂,二当家外号一只眼带着手下弟兄们下山补充装备物资去了。三当家麻子现在寨子里和大当家讨论路线部署。


自从大当家娶了媳妇儿,每天这脸上不自觉的洋溢着淡淡的笑容,这在过去那些兄弟们打死都不信这个在世活阎王脸上会有这种表情。有老婆就是好啊,弟兄们真的快嫉妒死了,到底是长什么天仙模样能把大当家迷成这样。自从成亲以来大家都还没见到过大嫂真容呢,人人都很好奇,向那天跟着大当家的手下打听也没问出个是扁是圆来。


另一头窝在寨子里已经四天的易烊千玺也闷的慌。他想自己的弟弟妹妹们了,以往这时候田里已经不用去种东西了,把已经收成的粮交给地主结算银钱。剩下的麦秆子一摞一摞捆好堆一起给牲畜当饲料,也可以平时烧火用或者给房子补窟窿。几家农户出钱一起养的猪到时候宰了运到城里卖了也是一笔收入,这样起码就能过个年后手里还能有俩子儿剩余。寨子里自然是没有庄稼可打理的,易烊千玺无所事事便开始打扫屋子和院子。他是被抢上山的,没有贴身的衣物,这几日都是穿的屈楚萧的衣服。屈楚萧本人也没什么过多的东西需要收拾,把床铺好,炕扫好又扫了院子,一个上午过去了。


临近午饭时间,屈楚萧回来了,手里拿着个食盒推门看到易烊千玺搬了个板凳坐在房门口晒太阳,手里拿着针线补褂子。

屈楚萧心头一热,忙上前去把人拉起来“哎~你怎么出来了,病没好利索呢,快回屋去躺着。”

“我没那么娇气,已经好了,这几天没事可干闷的慌。”易烊千玺被推着进了屋坐在了桌子前。屈楚萧打开食盒,端出几碟菜来。番茄炒蛋、青菜、蒸的一整条河鱼、一大碗面疙瘩汤和几个馍。


两个人一会儿的功夫就把那些菜都消灭干净了,小易看都吃完了站起来自觉的开始收拾碗筷。屈楚萧拉住他“不用,不用,一会儿让婆子们做,你不用动手。”易烊千玺从来没享受过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待遇,让他看着人家忙活自己不用动非常不适应。


屈楚萧看着易烊千玺穿着自己衣服,过长的袖子被挽起来了,肩膀那里松松垮垮的仿佛小孩子偷穿大人的衣服,挺可乐的。于是就看着他傻笑,易烊千玺被这样的屈楚萧弄的很尴尬不自在,又要装作淡定,于是板着脸问:“你笑什么?”


屈楚萧起身围着易烊千玺转了一圈,伸手摸了下他的额头说:“你身体觉得怎么样?好点了的话等下带你下山,要过年了给你置几身新衣服。”他又从上到下打量着对方加了句“再买点首饰”


“嗯”易烊千玺张嘴想说点什么,但却点点头便不再说话了。他心里其实不痛快,他是穷苦人家出身,务农一整年家里都没有钱顿顿买肉吃年年买新衣服穿。而劫匪靠着打家劫舍却顿顿吃肉穿好的衣服,易烊千玺并不想接受屈楚萧的好意,那让他有罪恶感。


屈楚萧看着低着头想心事眉头紧皱的易烊千玺问:“你不高兴?为什么?寻常人应该很开心才对。”天乾变得低沉的嗓音无形中给对方施加了压力。


易烊千玺斟酌着用词开口道:“我并不愿与你对着干,况且我俩已经成亲。你也承诺不会像外面那种天乾一样对我过于束缚,这几天你对我很好,照顾我,忙里忙外我特别感激你。可是…”


“你不喜欢我没关系,我俩本也不熟,只把我当你哥就行,感情可以慢慢培养。大夫说你还小也不便要娃娃,我不会强迫你的。”屈楚萧以为对方在害怕这个问题。

“我不是指这个”易烊千玺羞的脸通红像虾子似的,这人怎么大白天说这些。屈楚萧不解的看着对方。


易烊千玺想了一会儿抬头直视屈楚萧的眼睛一股脑的把心里的想法和担忧一并说了出来,哪怕真的惹怒对方也没办法。


屈楚萧听完他的一番话定定的看着他说:“你知道自从我接手这个山头后杀了多少个欺男霸女的财主吗?又解决了多少个采花大盗?我知道土匪在你老百姓眼中无恶不作,坏事做尽。可我不是,我只杀鱼肉百姓的恶人,至于收沿路商队的保护费那本就是他们为了路上安全孝敬的。这世上并不是那么黑白分明的,烊烊。日后再讲给你听,我们先去买东西。”


屈楚萧说完便拿来件宽大的外套把易烊千玺从头到脚裹得严严实实,又牵了匹马来,两个人共乘一骑下山去了。易烊千玺头一次骑马,有些新奇和紧张,腰板挺直双手紧紧的抓着缰绳,背后是屈楚萧伟岸的胸膛。他的那番话像是颗定心丸让不安的心放松了下来,大概是个可靠的人吧,易烊千玺渐渐放松姿态靠进了屈楚萧的怀里。屈楚萧低头看着像猫似的人儿窝着便凑过去偷了个香,惹得猫炸毛了。



狮子玫瑰

【兄妹】黎明时分

匪帮两兄妹设定 / 灵感来源:流浪地球删*片段 http://t.cn/Ais5ztH8


火石,黑色生意洗白而来的大型集团,下设物流、地产、拍卖行等多个二级板块。原主席在一个雨夜坠楼身亡,下一任主席之位的纷争就此烽火渐起。


主要角色如下:


已经隐退三年,再次复出的王磊,当年董事长韩子昂离奇失踪的绑架案被认为是他谋的话事人高位的不传秘闻,警方卧底;


不被看好,长期身在中国市场的三把手屈萧,是韩子昂的亲生孙子,却因为母家的纠纷长期游离在权力中心之外,是个善于经商却总在正经场合打诨插科,上不了台面的溜子;


以及一直隐于幕后,号称身体孱弱,几乎不存在的...

匪帮两兄妹设定 / 灵感来源:流浪地球删*片段 http://t.cn/Ais5ztH8


火石,黑色生意洗白而来的大型集团,下设物流、地产、拍卖行等多个二级板块。原主席在一个雨夜坠楼身亡,下一任主席之位的纷争就此烽火渐起。


主要角色如下:


已经隐退三年,再次复出的王磊,当年董事长韩子昂离奇失踪的绑架案被认为是他谋的话事人高位的不传秘闻,警方卧底;


不被看好,长期身在中国市场的三把手屈萧,是韩子昂的亲生孙子,却因为母家的纠纷长期游离在权力中心之外,是个善于经商却总在正经场合打诨插科,上不了台面的溜子;


以及一直隐于幕后,号称身体孱弱,几乎不存在的小女儿赵麦,百分之十五的股权持有人,争位之战中的重要财政砝码,警方线人,屈萧同父异母的妹妹,在火石的内应。


结尾:


“你的第一颗子弹是我给的。”


“所以你的命是我的,很公平。”


“……哈,“王磊低头笑了,血从眉梢淌过眼角,“确实。“


她举起枪。


“一颗给头,两颗胸口,还记得吗?”


“不能忘。”


“乖。”他又笑了笑,“师父对不起你。”


赵麦也笑,“你还是老样子。”满手鲜血合十问讯,大慈大悲修罗菩提,半身入红池,还总想救我出苦海。


她扣下扳机。


屈萧吸完最后一口烟,掷在地上捻灭,新买的皮鞋摩擦起来有一种痛快感。他弯腰拾起烟头,丢进旁边助理捧着的手掌心里,抬眼见赵麦走了出来。


“好了?”


“嗯。”


“不气了?”


“你当我小孩子,还憋气?”


王磊是当年韩子昂带进集团的亲信,是两兄妹的师父,更像父亲。而当年老东西的绑架案,便是王磊向警方泄露的消息。


这十五年,男人在这白日的永昼中点了一盏灯笼,又亲手将它烧尽,他们是这满身尘灰的遗物。


屈萧看着她,抬手摸摸姑娘的头,“不气就行。”


“我想回家了。”


“走吧。”


回去的时候照例还是他骑着摩托车,保镖在不远处跟着。今日不同往昔,他们已经不可能单独活动了,这估计也是最后一次。麦麦戴着头盔坐在后座,细瘦的胳膊搂住他的腰,他们就像这个世界上所有寻常的兄妹一样驾驶在人烟稀少的公路上。


速度带来的快感是巨大的,破风而上的疾驰将所有过去都抛在身后,没有火石,没有密密交织的仇恨,没有争斗,只有天、地,和远处高悬的一轮月亮。


苦海,她想,到处都是浪,我们是上不了岸的那个人。


远处,细细灼烧的大地点亮海平面,新的一天来了。


狮子玫瑰

【中戏F4】霍格沃茨中戏分校(五):你是不是对斯莱特林有什么意见

萧麦宇宙 / 哈利波特系列(5)之“建议每对夫妇只要一个孩子。”


赵麦很生气。


暑假开始的时候屈萧仗着他魔药学得了个S,坚持要给妹妹配一个变美药水,治好她的龅牙。也不知道是哪儿出了问题,龅牙虽然好了,但头发却变得越来越卷。


眼看现在快开学,麦麦已经从一个乖乖的童花头,变成了一朵直径二十厘米的花椰菜。


赵麦家里兄妹三个,大哥光洁多年前就已经毕业,是个严谨律己的拉文克劳,现于M.O.M魔法法律执行司工作。二哥屈萧比她大三岁,是霍格沃茨格兰芬多学院的三年级生,开学便要升上四年级了。


幺妹儿麦麦过去三年每年都收到二哥...

萧麦宇宙 / 哈利波特系列(5)之“建议每对夫妇只要一个孩子。”

 

赵麦很生气。

 

暑假开始的时候屈萧仗着他魔药学得了个S,坚持要给妹妹配一个变美药水,治好她的龅牙。也不知道是哪儿出了问题,龅牙虽然好了,但头发却变得越来越卷。


眼看现在快开学,麦麦已经从一个乖乖的童花头,变成了一朵直径二十厘米的花椰菜。

 

赵麦家里兄妹三个,大哥光洁多年前就已经毕业,是个严谨律己的拉文克劳,现于M.O.M魔法法律执行司工作。二哥屈萧比她大三岁,是霍格沃茨格兰芬多学院的三年级生,开学便要升上四年级了。


幺妹儿麦麦过去三年每年都收到二哥从霍格沃茨寄来的马桶圈,转眼也到了自己去学校一探究竟的年龄。

 

通知书送来的时候屈萧正摊在沙发里看《狮院良友》的花边新闻。小报用回声草抓了他在拉文克劳公共休息室帮宥菜找咩咩(他的耗子)的照片,但又配上了隔壁学院女生经过的另一张图,放在一块儿像个浪漫约会。标题十分耸人听闻:


“不可思议的迷情剂男孩!格兰芬多找球手再下一城,这是今年春天第几个了?”

 

“他们说耶罗海尔那种是我的理想型,怎么可能!这样真的很影响这次三强争霸赛我找舞伴。”他正在客厅里大声抱怨,显然一点都不喜欢这个糟糕的称号。一片影子伴随着尖啸撞在了玻璃上,把正在窗边洗碗的家养小精灵吓了一大跳。


只见一只棕色的猫头鹰软绵绵地倒进窗台下的仙人掌丛里,又被扎得弹了起来,末了翅膀夹着信件昏厥在草地上。

 

“梅林在上,是霍格沃茨的猫头鹰!” 韩子昂大呼小叫地把它扒拉进来,他刚刚在处理屋角蔷薇从里不老实的地精,“Rennervate——”


猫头鹰悠悠醒转,咳出了几根草,抖着爪子把信放在桌上,扭头啃了口爷爷的食指表示感谢。

 

赵麦闻声从楼上飞奔而下,还没恢复的头发像暴风雨上下翻腾,“是我的信吗!” 

 

屈萧看了她一眼,强忍着没笑,从茶几上拎过信封作势要拆开,“唷,我看看,霍格沃茨说,很抱歉赵今麦女士,我们不能录取你,因为你的发型会在胖夫人的旋转门上卡住——”

 

“胡说!” 她等了整整一个夏天,隔壁子枫儿早就收到了,这会儿正在马达加斯加和她哥哥看魁地奇比赛呢。自己每天担惊受怕,头发还这样,屈萧非但不安慰她,还总拿她开涮,怎么会有这么坏的哥哥。


“但是我们还可以给你一个选择,”屈萧蹦到沙发上,把信纸撩高,“我看看,欧,池教授慷慨地提出,既然进不了公共休息室,你可以选择睡在海格的小屋,每天骑着牙牙上学,代价是每个礼拜你得去禁林偷两盎司马人臭大粪——”


“猪曲潇!”赵麦抱着他的腿往上蹿,“那是我的信!还给我!”


屈萧仗着身高把妹妹的脑门儿推开,“没大没小,叫哥。”


赵麦不为五斗比比多味豆折腰,坚决不从。


“你看,”屈萧看韩子昂还在给猫头鹰喂水,弯腰好声好气地同她讨价还价,“把你头发搞成这样是我不对,但你都半个月没和我说话了。这头发——”


他仔细看了眼那一言难尽,在空中跳探戈的花椰菜,“要不是我还不到年龄,不能在校外用魔法,肯定一秒钟就给你弄好啦。”


见赵麦一双大眼睛里熊熊燃烧的怒火没有熄灭分毫,他摇头晃脑地继续游说,“都说了郭爹回来就能帮你弄好,还有——”他看了眼用全家人照片做成的挂历,“两天,准确的说是三十二个小时,他现在应该正飞过巴哈马群岛的上空,你就别和郭爹告状了吧。”上学期炸了三个坩埚的陈年老账郭帆还没和他算呢。


“屈楚萧,我给你三秒钟,快把我的信给我——”


“哎呀你怎么这样,还是不是我亲妹了,这样你小心被分到斯莱特林去——”


麦麦一听他狗急跳墙还威胁他,直接瘪着嘴哇哇大哭,情真意切,手脚并用,眼角是半滴眼泪也无。


韩子昂火速赶到扇了他后脑勺一巴掌:“把东西还给妹妹!”

 

“……”


屈萧,三十二小时后即将遭受人道主义毁灭。梅林在上,他计划连夜炮制一封道歉信塞到妹妹门缝底下,在郭爹回来之前强行挽尊。


祝他好运。

存款证明

绯盲(ALL萧)

一场游戏一场梦,思绪绯绯眼目盲。


19新坑填平计划。

搞萧快乐,搞不动了,新的一年希望有坤萧吃。


正文见评论

一场游戏一场梦,思绪绯绯眼目盲。


19新坑填平计划。

搞萧快乐,搞不动了,新的一年希望有坤萧吃。


正文见评论

今天冬all了吗?
【伪】易烊千玺屈楚萧 旅行VL...

【伪】易烊千玺&屈楚萧 旅行VLOG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81213414原本打算在圣诞产屈易的粮,拖着拖着昨天做好了,就当提前当元旦礼物好了。大萧的物料实在是太太太太少了 QWQ

【伪】易烊千玺&屈楚萧 旅行VLOG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81213414原本打算在圣诞产屈易的粮,拖着拖着昨天做好了,就当提前当元旦礼物好了。大萧的物料实在是太太太太少了 QWQ

小澜孩的棒棒糖
零点已经过了但我还是要说生日快...

零点已经过了
但我还是要说
生日快乐啊,屈楚萧
我今年高三,挺怵的

为什么喜欢你?
大概是因为你很特别

就是叛逆+中二心理吧,很喜欢小破球的我,当看到我那么心疼的刘启,也就是你,被扒得惨兮兮时

这我可不答应

同时在被吴师傅的人格魅力折服

不愧是演父子的
很像啊,都是不从世间流的主儿

我喜欢暴风雨之后开出的花

所以你如果就这么爆了
我大概会讨厌你吧

我喜欢
你回应网暴时的素面朝天,坦坦荡荡
我喜欢
你小破球杀青时的泛红眼眶
我喜欢
你在角落里偷偷比的手枪

少女情怀总是诗嘛

就像tag里另一个大大说的那样

你或许永远无法站在山巅
但我们愿意祝你好运

无论你会有怎么样的明天

我都要对执拗的你大声说...

零点已经过了
但我还是要说
生日快乐啊,屈楚萧
我今年高三,挺怵的

为什么喜欢你?
大概是因为你很特别

就是叛逆+中二心理吧,很喜欢小破球的我,当看到我那么心疼的刘启,也就是你,被扒得惨兮兮时

这我可不答应

同时在被吴师傅的人格魅力折服

不愧是演父子的
很像啊,都是不从世间流的主儿

我喜欢暴风雨之后开出的花

所以你如果就这么爆了
我大概会讨厌你吧

我喜欢
你回应网暴时的素面朝天,坦坦荡荡
我喜欢
你小破球杀青时的泛红眼眶
我喜欢
你在角落里偷偷比的手枪

少女情怀总是诗嘛

就像tag里另一个大大说的那样

你或许永远无法站在山巅
但我们愿意祝你好运

无论你会有怎么样的明天

我都要对执拗的你大声说
【我喜欢你!】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