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山东区县拟

97浏览    10参与
七七七五

一。

写点有趣的自家区拟小段子


P1

即墨看到城阳在家里打包快递

道:“疫情期间,快递不是封了吗?”

:“青岛这是封了,国外又没封” 

:“寄哪?

:“韩国”

即墨把头向前看了过去

发现是一张纸

问道:你拿一张纸干什么?”

:“你管我干什么?

第二天即墨从新闻联播三十分看到昨日韩国新增病例五人。是快递员拆国外快递被传播上的 。

P2

青岛认为自从自己上来之后就彻底放心让自家亲墨哥安心养老了

她每次去看望自家哥哥都在院子种菜。

结果种菜那年即墨gdp崛起到山东省前三

她才知道原来自家哥哥在背后是个设计师

开了即墨服装批发市场。

他说他想赚点小...

写点有趣的自家区拟小段子


P1

即墨看到城阳在家里打包快递

道:“疫情期间,快递不是封了吗?”

:“青岛这是封了,国外又没封” 

:“寄哪?

:“韩国”

即墨把头向前看了过去

发现是一张纸

问道:你拿一张纸干什么?”

:“你管我干什么?

第二天即墨从新闻联播三十分看到昨日韩国新增病例五人。是快递员拆国外快递被传播上的 。

P2

青岛认为自从自己上来之后就彻底放心让自家亲墨哥安心养老了

她每次去看望自家哥哥都在院子种菜。

结果种菜那年即墨gdp崛起到山东省前三

她才知道原来自家哥哥在背后是个设计师

开了即墨服装批发市场。

他说他想赚点小钱,所以在家里开了几个中厂子。

那年成天看着在田里干农活的城阳

自信说道:“凭借我苦干精神,前三把把的。”

结果那年他第六,他不可思议的看着墨哥。

老者只好感叹道:“哪有弟弟赚过哥哥的?”

而城阳听到的:你就是个弟弟。”

P3

李沧来到城阳这里逛街

左一包右一包的提着

她来走到了城阳区政府思考着如何坐车回家

眼前突然出现了骑着共享单车的城阳

:“啊呀!沧姐,你怎么有空来看我了?

:“。。。。没来看你,单纯来看看你们这现在的情况。”

:“这和来看我有什么区别?”

:“。。。。”

不远处的502滴滴马达加速向前猛冲了过来

“沧姐,你车来了,赶紧上车吧。”

:“?什么?

:“这车直通你家门口,你要是在不上车,崂山下次见我又好锤我了。”

李沧:“这时候。。别跟我提那个柱子了。”

:“可是这辆公交车就是崂哥联通墨哥一起强制性要求给你家建的。”

:“。。。我不坐公交了,我打车,行吧?”

P4

周末身为社触的市南决定好好休息

他在上网无意间刷到了攻略台东小吃的视频段子

他算是被那解说员解说的馋到了

第二天约着市北再次去了台东

市北依旧像是领着一个仿佛从没见过市面的小孩一样

:“我说,你是真心想来吃小吃的吗?

:“对啊,你说呢?

市北望着市南眼巴巴的眼神只好叹息

:“好吧。”

结果就是小吃吃多了的市南肚子像冰火两重天一样

两人坐在拥挤的地铁上,市南痛苦的捂着肚子的和市北依旧面无的表情形成鲜明的对比


:“。。。。市北。下一站下地铁。。。我们下车。。我有事要去wc解决。”

而市北却像早就料到一样,提前拿出准备的塑料袋

:“没人会看你,你吐吧。”

:“去。wc。。。这把真是窜稀。。。。。。”男人无力的说道

每个月,市南都会要求着市北去台东。

每个月,市北都会强制性往市南口里灌胃痛药。



P5

在城阳区骑惯了共享单车的城阳

做了一小时的地铁一号线到达市南办公

到达市南离迟到还有半小时

他在地铁上想好了出门之后左拐弯

骑上共享单车撒腿就骑走

不用15分钟就到了

满脸挂着高兴走出地铁口左拐弯顿时愣住了

????共享单车呢????

本来阳光明媚的天气此时也刮起了冷风

赵城拿出手机给市南打电话

:“??市南?”

:“城哥,咋了?什么事啊?我现在挺忙的?

:“???嫩家没有共享单车?

:“那是什么东西?小推车???城哥你要小推车干什么?又来我家进货?”

下一秒两人分别挂了

内心不由自主的说了一句:“操,对方***吧。”


P6

黄岛邀请胶州来自家玩

胶州一来就躺在了黄岛家的大沙发上

道“哥,有钱人真奢侈,沙发都这么大。”

“噗哈,看你累的。歇两天吧要不?”

“快行了吧。。再累也累不过墨哥和市南这两个工作狂,这个月刚开学,墨哥那个高中就把他和他的孩子全锁里面了。。。一个月了还没出来呢”

“害”黄岛叹了口气

“哥?你们电视上有没有电影。哎?我记得当时有部电影科幻大片挺出名的,在你家门口拍的那部”

“流浪地球是吧?”

此时黄岛的表情明显愣了一下

“要不。。。胶咱换个别的看吧”

“我不,我就想看那个”

好男人又不过女人

“。。”黄岛决定不在说话

等到看到中间时候

胶州暂停了电影

退出了这部大好影片

别问了,自己亲人背着自己演电影

太尬了








闪耀九笙

滕/州/拟人(女)预警!很雷!

突然不会画了(草)

回头再画下

家乡酱yyds!

滕/州/拟人(女)预警!很雷!

突然不会画了(草)

回头再画下

家乡酱yyds!

是你桃哥

【区县拟|薛微】笑一“夏”就算了

  是薛微

        薛枣友情互动有

  是区县拟

  

    

  0

  薛不想在七夕节那天单着。

  但是根本不会有对象。

  因为不会有人没由来地喜欢上她或者和她在那天处对象,所以不单身只是一个妄想。

  薛:我想要对象。

  枣以及其他同学:???脑子是不是进煤灰了。

  微:薛姐——我们一块过单身狗的七夕吧!!!

  这是关于薛夏天的一个小小故事。

  

  1

  她把电动车停下,钥匙一拔,推开了店门。馥郁气息迎面扑到脸上来,薛由衷感慨:“好香,隔着口罩都能闻到。...

  是薛微

        薛枣友情互动有

  是区县拟

  

    

  0

  薛不想在七夕节那天单着。

  但是根本不会有对象。

  因为不会有人没由来地喜欢上她或者和她在那天处对象,所以不单身只是一个妄想。

  薛:我想要对象。

  枣以及其他同学:???脑子是不是进煤灰了。

  微:薛姐——我们一块过单身狗的七夕吧!!!

  这是关于薛夏天的一个小小故事。

  

  1

  她把电动车停下,钥匙一拔,推开了店门。馥郁气息迎面扑到脸上来,薛由衷感慨:“好香,隔着口罩都能闻到。”

  旁边的枣瞅她一眼,脸上写满了:你真土老帽。薛对这等眼神攻击不屑一顾,自然地走近储存鲜花的橱柜里——感觉有点像冰箱之类的,不过她不想细看。店主一一介绍着,薛注意到一桶玫瑰,白色花瓣顶上泛着粉调,好看得紧,倒也不贵。可惜了,开得太过了,不好保存。枣摇头,手拂过雏菊花茎,挑取一把,她挤眉弄眼的,薛不大明白她的意思。

  半晌,枣“嘁”一声,一脸嫌弃地把花丢薛怀里。没点眼力见!她心里暗骂一声。

  薛放到店主旁边的桌子上,示意其包起来,她自从进店再未置一言,枣见状开口问:“那个,你不买红玫瑰?”好好的朋友,愣是因为这话说得期期艾艾的搞得她们两个有什么。

  “说得倒好,我给谁啊?”那话听着蛮不高兴的,带着店里的空调冷气直往枣脑子里钻。

  花店老板不由自主地开始活络气氛,问为什么美女们都自己一个人买花,没有带男朋友。

  薛瞟枣一眼,枣抱着花有点怔住了。

  “没有对象,能怎么办哈哈。”薛苦哈哈地笑了下,接着拽枣出去,枣只觉得莫名其妙。

  直到她坐上电动车抬头才发现薛在瞅着对面的什么,枣望见个短头发的女孩,扎着别扭稚气的小辫子正蹲下身和猫一块玩。

  “想到你的那个妹妹了?”枣带着开玩笑语气问她,薛没扭头骂她,只自顾地骑着车往前赶。

  说中了,枣洋洋自得看着手里的花,绽开一抹笑容,啧啧,有人情窦初开哈。

  

  2

  薛在七夕前就收到微的邀请,她未经大脑就同意了一起过节。毕竟两人都是单身狗凑合凑合一起当快乐肥宅是极好的。

  街道上人群行色匆匆,口罩遮掩住表情,薛看着微走到楼下,大大咧咧地把口罩拉到下颌,喊她的名字。

  “咱们吃饭吗一起?”

  薛想一出是一出,打开手机,九点半,好吧,真的有点饿了。接着她叽里呱啦对微说一堆话,微愣是没找到合适的拒绝理由。

  

  3

  枣捧着花在拍照,一朵接一朵。

  薛:这不没七夕吗?

  收到一个鄙视目光,“你不懂,这叫对自己浪漫。”

  “哦。”

  薛想到了什么,她瞥一眼花,确实好看。节日送花,应该会让人开心吧。

  薛:那送多少花适合?

  枣:给我吗?么么么么,薛薛你好浪漫🥺

  薛:???滚。

  

  4

  “夏天多热啦,你扎个小辫不就舒服多了嘛!”

  见微吃饭时总捋着头发,薛说着,之后看米饭在高温下的石锅里滋滋作响,变成焦黄色。

  

  对面不说话,一顿胡吃海塞不愿开口状,“那我每天给你扎好了。”话虽然很温柔,但是进微耳朵里感觉可不一样了。

  她想起薛以前给她摆弄头发以至于出糗的场面,头发根险些叫拽出来,简直童年阴影,生疼!打那之后,微再没敢碰皮筋发圈。

  “薛姐……”微咽下一口饭,瞅着薛嘴角几颗别致的饭粒,满脸狗腿子模样的说话,“喝饮料不?”

  “我不渴,就关心下你嘛,怎么还不好意思啦?”薛没觉察到什么情绪变化,只笑着继续叨叨。

  微:……

  

  5

  薛:买什么花啊真是,太贵了买不起!

  

  6

  七夕前一天,薛给微扎了两个小辫儿,愣是没移开眼,微有点不好意思。薛倒开口:“啧啧啧,我这技术真好!”

  微有点没由来的不忿,她扭头不搭话。

         “当然,小微你啊,最俊啦——”

  她的声音会笑,打着旋儿直飘进心尖上蹭人,叫人心底泛起波澜。所以薛虽只刮刮她的鼻尖,但微就捂着脸躺床上装睡觉去了。

  

  7

  微连着几天扎那辫子,没多久就松松散散不成样子了,薛评价为“像小疯妮。”

  至于微本人,对评价充耳不闻。

  

  

是你桃哥

【区县拟/薛微】知乎体快乐共享

       两年前的补档

  真实事件改编,问就是基本经历过,自己缝合的🚬

  


       快乐共享:说一下发生在你身边最沙雕的事吧!

  

  答主: 家里有微湖的小青年|一个任家的娃?

  2,333 人赞同了该回答

 

  不请自来,理不直气也不壮,我来分享一段沙雕经历,想看的姐姐们在评论区里告诉我一声啊!会有好多土话在里边可能。

  -----------------------------...

       两年前的补档

  真实事件改编,问就是基本经历过,自己缝合的🚬

  




       快乐共享:说一下发生在你身边最沙雕的事吧!

  

  答主: 家里有微湖的小青年|一个任家的娃?

  2,333 人赞同了该回答

 

  不请自来,理不直气也不壮,我来分享一段沙雕经历,想看的姐姐们在评论区里告诉我一声啊!会有好多土话在里边可能。

  ----------------------------------来更-----------------------

  人竟然这么多?!首先我要感谢CCTV,感谢山东,感谢各位给我这个机会……

  好啦好啦,废话不多说,开讲。

  那是暑假的一天晚上,我开着我的小汽车,到了枣庄那个大宿舍里玩耍。

  嘿嘿,我才没有背叛任家呢。你们以为我会说出我只是想吃辣子鸡才去那里的吗?!

  逛了一阵子,我发现没有什么好玩的(犯晕乎,走错路了其实,没找到辣子鸡),就坐车上眯了一会。

  醒来之后发现几个人敲我车窗户,找事的?反正我当时就这样想的。然后我就把玻璃摇下去了,一脸冷漠地问她们:“有事吗?”

  她们说想坐我车出去溜一圈,我可是个三好学生啊,当然要让她们上车啊!

  其实是觉得她们很眼熟,进而想到一句话:只要好好做事,什么鲜花掌声辣子鸡,通通都会有的!

  于是乎……她们几个都坐上来了。

  万恶之源。

  副驾驶坐着山亭——一个挺文静的小姐姐,至少刚上来我是这样觉得的。然而事实告诉我,我错了。不过这都是之后的事了,所以暂时先把话搁这。

  我后边坐的是谁来着?啊,想起来了,峄城,本来想叫她“小峄子”的,但是有点怪怪的。她旁边是台儿庄,我一眼就认出来了,因为我想明年去她家看夜景!所以她就算化成灰我也认识!额,其实也没有这么夸张啦。

  接上,我带着那几个人转了一圈,刚上来在一个小村庄吧应该?她们嚷着要到我家那片玩一玩,唉,为家(争)挣(光)钱,我还蛮高兴的其实,我们有一句没一句的瞎裸落,一熟起来了,气氛也没有那么尴尬了。

  文静小姐姐放了首《欢迎大哥》,可把我给乐毁了,握着方向盘的手微微有些颤抖。但是要憋着,我要高冷!阿台和小峄子直接大笑出声了,笑的的时候我好像都听到了猪声2333?小峄子发话了:把这歌给我停了快,你们怕不是想让我笑到被你们喝菜汤子?我没听懂这话,瞄了下文静小姐姐,她微微一笑,把声开得更大了!阿台要笑疯了,小峄子眼泪都淌出来了。我只是静静地看着她们,甚至平静地问小姐姐“喝菜汤子”是什么意思,她说就是“出老殡吃的那个大席”,然后温柔的看了看小峄子。哦,这样啊,真好哇。阔乐!

  快乐并不是因为“菜汤子”,而是因为后边有辆货车,前不久被我超了,大晚上开车却被人超车也难为那司机了,但配着那歌,我不厚道地笑出了声。哈哈哈,然后我又慢慢的减速,让它超过去,一来二去的,我又超回去……保持在它前边,惹它烦。哈哈哈哈,那感觉太爽了!阿台整个脸都变成了滑稽(?),她转过头看了看说看不到车牌号,但那司机绝对能看到我的。她是在废话,但我笑的正欢,只是点点头,没有抬杠。

  “她来了,她来了,她带着愤怒开来了!”小峄子抹抹眼泪也往后看,那车朝我放了个响,应该很生气吧她……我陷入了几秒钟的思考中。

  嘁,我才不让呢!继续玩啊!对,我在欺负人。阿台把车窗打开喊了句“有种追上我们咧我们啊?!”路上是我们两辆车,笑声,还有阿台的喊话——也不知道被听到了么。

  然后……那车竟然超过我了啊摔!揍瞎!怎么能这么过分!

  “我们还继续追吗?”我脸上平静的一批心里却直骂那人一点意思都没有,真无聊,玩笑都开不起,“去的是哪呀她这是?”山亭小姐姐陷入沉思:“她那方向是去阿滕家,她是我们宿舍的,就是最近……”啥?滕州也是枣庄那边的?我有点蒙了。

  “别追了。”小峄子说。

  我转念一想哈,这司机大晚上开车还老被人超也怪可怜的,不追了。才不会告诉你们我是因为不认识去滕州的路才不追的!

  唉,等一个检验酒驾的交警,看着前边的路,我默默地想。

  还真是想啥啥就灵,还真就突然冒出交警!为什么是臭薛啊?什么仇什么怨啊这是,更该死的是在导航里看到了该死的路名:薛!微!路!该死啊!然后我乖乖停车,她把车窗开了,向提(发音为敌,同提)喽小鸡一样把我丢出来,全过程不超过三十秒。

  “你管不着我吧?!交警阿姨!”我把“阿姨”两个字咬得重重的,还配上了枣普(别问我为什么是枣普)。“是呦,我为什么要管你呢你说?”她笑嘻嘻的,脸上摆明了“我想给你开罚单”的样子真的好想让人迫(pai)死她呦!

  “缺钱你尽管说,何必难为我,还特意穿交警服……”一向机智可爱聪明的我不经大脑地说了这话。

  “我又不罚钱。”

  我沉默了,不罚钱,那她来找我做啥,像前两次一样把我抓局里喝茶吗?呜呜呜,我才没有违反交通规则呢(嘴硬)!

  “那你把我带出来做什么?”我有点急了,而且还想抓小鸡一样,太令人羞耻了这种方法,我又不是小孩子啦!

  “让你车上那几个熊人下来,滚回宿舍费(睡)觉。”这还不简单?我走到车旁边,准备开车门。嗯?嗯?这车门是被锁了么?她们三锁车睡大觉了在里头。我想骂人。彻底记住她们了,祝她们闷死在里边!是不是超邪恶的想法?!然后肚子开叫了,呜呜,大晚上十点多,还没吃饭,好惨一个人啊我。

  臭薛那家伙听到那声音,直接把我塞车里边,带到她家某个商城附近了(绝不能暴露是在哪里)。

  她把我推出去,自己搁里边换衣服了,心情复杂啊我,被拉到一家店门前坐下,臭薛要了几个菜。“怎么突然行好啊你?”(而且很好奇为什么要赶到她家来吃饭),“高兴。”

  第三回抓到我,当然高兴哦?我赌一毛钱,她这人玩老鹰抓小鸡一定玩的贼溜。

  “其实是因为这家店我没来过……”我扒拉了一口饭,夹了一筷子土豆丝放嘴里,盯着她,她挠挠头,呵,老阿姨似乎害羞了?一直埋头吃饭,我心里默默有点自豪,低头一看,菜快都被她夹走了?!我赶紧夹青椒肉丝——好吃,主要是肉丝好吃,一直和她比速度,搞得米都没好好吃,菜没了,只能干啃米饭了呜呜。

  “我们吃霸王餐吧?你觉得咋样?”“好啊,怎么个法?”

  “吃完饭,我数一二三,一块跑。”

  你以为我们被抓了么?从某些角度来说,霸王餐很成功。

  我夹了最后几个青椒丝,一抬头……娘啊,人呢?!说好的一起跑,结果她不吱一声就跑了,跑得比谁都快,还端着人家的碗!然后我微笑地付了钱,快乐地买了一份青椒肉丝。敲了敲窗户,她在里边扒拉米饭呢。

  呵,老阿姨真过分哦。

  “我请你吃青椒肉丝吧,你吃青椒,我吃肉。”

  她把我送回了车子旁边,哦,山亭她们……差点闷死了,幸好及时叫醒了,差点就喝了她们的“菜汤子”,莫名有点遗憾啊(不)。

  第二天一觉醒来睡到九点,第二天的快乐裂(相当于“没”)了。

  以上。

  

  编辑于2019-08-15

  

  2,333 人赞同 ⊿分享 ☆收藏 ♡感谢 …

  

  精选评论

  鲁南某知名小城市交警:呵,熊孩子。

是你桃哥

枣庄·山亭(不会搞眼镜所以没画)

p2捏的。

初看上去是个羞怯可爱的女孩,厚厚的近视镜让你看不穿她眼里的情绪,文静内向高瘦是别人对她的第一印象,扎着小辫子的她又会让别人觉得在装嫩,总之,别人对她的初印象就是:与她拉近距离会花好些时间。事实并非如此,她只是不喜欢生人,性子直,说话不经大脑,对朋友很仗义,敏感易怒,还是很好相处的……吧?

因为过于耿直和嘴快,她和枣庄起了很多次摩擦,两人关系有点僵。在组里存在感极低,成绩吊车尾的她喜欢在山上种核桃补脑——等等,好像哪里不大对?管它呢!她很喜欢和峄城一起爬山哦!如果和她处熟了,她兴许也会邀请你喔。

好吧,好像她只有山?欢迎来抱犊崮...

枣庄·山亭(不会搞眼镜所以没画)

p2捏的。

初看上去是个羞怯可爱的女孩,厚厚的近视镜让你看不穿她眼里的情绪,文静内向高瘦是别人对她的第一印象,扎着小辫子的她又会让别人觉得在装嫩,总之,别人对她的初印象就是:与她拉近距离会花好些时间。事实并非如此,她只是不喜欢生人,性子直,说话不经大脑,对朋友很仗义,敏感易怒,还是很好相处的……吧?

因为过于耿直和嘴快,她和枣庄起了很多次摩擦,两人关系有点僵。在组里存在感极低,成绩吊车尾的她喜欢在山上种核桃补脑——等等,好像哪里不大对?管它呢!她很喜欢和峄城一起爬山哦!如果和她处熟了,她兴许也会邀请你喔。

好吧,好像她只有山?欢迎来抱犊崮熊耳山石头部落……找她玩耍啊!没在打广告啊,喝完羊汤再走也成?

是你桃哥

是枣家的薛城和枣庄(市中区)嘿嘿

因为笔刷好看才画的,捂脸)

p3是捏的

薛薛美女!人美经济好

私心打个薛微tag,hh

是枣家的薛城和枣庄(市中区)嘿嘿

因为笔刷好看才画的,捂脸)

p3是捏的

薛薛美女!人美经济好

私心打个薛微tag,hh

是你桃哥

是枣庄家的滕州,画得很渣但是滕姐真可爱嘿嘿

p1是picrew改的,算是套模板画的

是枣庄家的滕州,画得很渣但是滕姐真可爱嘿嘿

p1是picrew改的,算是套模板画的

是你桃哥

【区县拟/薛微】无声之处

是枣庄家的薛城×济宁家的微山,今天和老爸聊天突然有灵感。是区县拟!

问就是邻居,认识,不是拉娘!!!

听着大雾好戳我呜呜呜


灰空上攒动着大朵乌云,弥补了黯淡无光的白昼。倒是下雨呵,真无聊,滴着几滴子算什么,薛看一眼天,接着低头玩手机。

枣捋了捋自己的碎发,悠悠地开口:“据说是台风带来的……”薛瞅一眼她,那眼神是死鱼一样,泛着无机质的光,瞧着怪瘆人的。枣觉得她没精神,索性推推她,咧嘴笑着说:“你看看手机,里边应该有台风的路径。”

薛点头,滑动着那黑色方块,她看了几眼,说:“挺好的。”

枣有些莫名其妙,她撇撇嘴看着薛,后者耸耸肩。

“我说的是,台风的名字。”

它...

是枣庄家的薛城×济宁家的微山,今天和老爸聊天突然有灵感。是区县拟!

问就是邻居,认识,不是拉娘!!!

听着大雾好戳我呜呜呜



灰空上攒动着大朵乌云,弥补了黯淡无光的白昼。倒是下雨呵,真无聊,滴着几滴子算什么,薛看一眼天,接着低头玩手机。

枣捋了捋自己的碎发,悠悠地开口:“据说是台风带来的……”薛瞅一眼她,那眼神是死鱼一样,泛着无机质的光,瞧着怪瘆人的。枣觉得她没精神,索性推推她,咧嘴笑着说:“你看看手机,里边应该有台风的路径。”

薛点头,滑动着那黑色方块,她看了几眼,说:“挺好的。”

枣有些莫名其妙,她撇撇嘴看着薛,后者耸耸肩。

“我说的是,台风的名字。”

它叫烟花。

这是一个触动薛的小细节。

因为,微是喜欢看烟花,归根结底是小孩子。

那年冬天,封闭着的大街小巷鲜少现人,薛悄悄潜入微的楼下,按下电话。

她揣着从火里扒拉出来的烤地瓜,外皮黑炭似的,惹得微哭笑不得。

你为什么来找我,微问。

薛笑了,那笑声混进干冷空气里,化成空气里的小水滴,微听见她说:“你喜欢吃。”

“我说的是为什么要在这种情况下找我……”还不戴口罩,真是的。微抓住那只黑色的手,带薛上楼,准备好好讲讲疫//情防控的知识。

那是封路的前一天,真是赶巧了,事后微感叹道。

她不知道那是薛有所预谋的冒失。

就像薛对她感情很深,与她相伴多年,也不愿意说起一个关于情爱的词。

宅在家里,薛可是蹲不住了,她坐在沙发上左顾右盼,鼓捣着微七零狗碎的小玩意儿,不时弄坏几个,顺带提一嘴——它们烂成非常后现代式的艺术品。

薛每天得在那几步长的阳台蹦跶不停,倚靠栏杆看着楼下边的鞭炮红皮,或者哼着听不懂的歌儿,这时,微都会觉得薛有许多惊喜在等着她发觉。

当然,还有惊吓。

过年那天,薛实在憋不住了,哭着喊着要去外面遛遛,微劝说无果,只得向着她的想法来一遍。开车到了微山湖渡口,到薛自家城区,到微附近的小公园。人群如旧,却与往日热闹不同,似乎带着浅浅的层担忧的意味。薛提议要买几串糖葫芦,当她看到微的凝重表情也没再提这出。

却不曾想,微走近薛,踮起脚用手让口罩服帖在薛耳边。“回去吧,我们。”微轻轻说着,在喧嚷中那样微不足道的一声,让薛沉闷许久。

微见那反应暗忖自己是不是叫薛不高兴了,只是扒破脑袋也想不出。要知道,薛外出总是喜于形色的,微把这事悄悄埋在心里,她总会过段时间与薛谈谈心里话。

她用手扒着窗户往外看,周遭是属于她的风景,可微幻想的美好日常却戛然而止。

毕竟故事,只在想象中。

薛在楼下站定,盯着微看。

后者挠挠头发:“你想做什么?”

她听见薛说,放炮。最好是几千响那种,薛严谨不务实地补了一句。

微当即笑得肚子疼,蹲地上捂着脸。薛却是歪头思索状看微,半晌冒出一句:那不放行了吧,真不懂有什么好笑的。

上楼随便吃点东西,微闷头睡觉去了。倒是薛,望着楼下的红色碎屑别扭了半天,接着穿上衣服去外边小卖部买了点东西。

天刚擦黑,薛推推微,让她醒来,嘟哝着带她出去玩。

还玩呢,这薛姐闲不住!微心里嘀咕着,还是穿着层薄薄的衣服到外面小广场里和薛一起玩。薛献宝似的拿出一堆玩意儿,挑出把仙女棒揣在手里点燃,擦出的火花晶亮亮的,微头一回觉得呲呲声那样的有趣,就像从未见过。“花好看吗?”薛凑到她耳边,悄悄发问,声音中满是期待与窃喜。微点头不语。

“你拿着,我给你点着——”薛瞅见微在揉鼻子,又多问了一句,微只说是太冷了。

她三两下收拾好东西,推着微往楼上走。

那个沉寂失色的冬天,沾了些不一样的亮色,明晃的火星,游移不定地飘摇在风里,烟花绽开在夜空。虽然出行有限制,微却觉得并不寂寥。她看着薛那张笑脸,没由来地想哭。这样大大咧咧的人,总在无意中透露出温柔,让微有些感动。

她没多说,微只是道三个字:“你真好。”耳熟能详。

近些年来每逢节假日总因为环保而禁止燃放烟花爆竹,让微的快乐少了点。如今又因为疫/情不能串门玩,薛想或许是因为没有年味微才不高兴。

意料之内的,薛叉着腰自夸说:“那是——我多好啦!”一副翘尾巴嬉皮笑脸的受夸奖小狗般的模样。可正因为如此,她才很喜欢薛啊。

不要告诉别人哦。微看见灯光昏黄打在薛脸上,有些诡秘,她听见她那样讲,嘴角上扬,眼神话语都是痛快直接,没有一丝暧昧不明或是……绵软爱意。

姐妹间的小秘密罢了。很可惜薛的意气总是没有道理,她不愿被微所提起,与她相关的半点风声。

暗中摸索着的微早觉察到了这些,她没有问。她已通晓世故不是小孩,她明白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不愿提起的东西,况且,这是薛的事。其实微也害怕接到意料之外的答复,比方说薛讨厌她……虽然不可能。

微又沉沉地睡去。

她知道薛的抱负,薛的妄想,薛的过往,她在无数冬夏倚着薛的肩头听她诉说着故事,它们带血丝夹蜜糖,扎进心窝里,那些故事,仿佛也成了她的。只是,她没有薛越过距离去奔赴她住所的勇气,薛像形容健硕的一支花儿,香气浓烈却又不俗套,是她这朵小小花赖以依偎之处。

当然,她也未探到,薛披着光鲜亮丽的皮囊,畅游人间醉生梦死呢。她也会因身旁小孩的酣眠,停住奔波的腿脚,伸手碰她的发丝,是柔软的。薛不如微那样通透,她只是笨拙地表达自己的情绪,也不惧未知一切。她与微有种相似的孤单心理,这世上,怎会有这样巧的事呢?薛回忆起她抓住那小孩的手,看着那双泪光闪烁的眼,“这孩子我照顾,你们忙你们的。”峄滕二人听见她说着这话,也没开腔,她们对这个妹妹没什么兴趣。

因为某些人或者城在城生命途中会暗有安排。她在岁月中,有个人可以说着心底的故事,它们伴着微的成长,直至耳熟能详,直至无法割舍,直至微不愿听的一天。薛瞧着那小孩,用手轻轻碰她,却怕如小时一样弄醒了她。

毕竟……光是看着也很高兴。

有些话,薛不想说出来的。

在无声之处,可以听闻薛的心跳。

扑通扑通的,真够让人害臊的。薛辗转反侧,熬夜刷着那些无聊的虐狗视频。

是你桃哥

【区县拟Ⅰ临城中心】旧事

  是枣庄家的区拟,临城即现在薛城区,台即台儿庄,峄指峄城,枣是枣庄

      内容有参照老一辈人的讲述,有些地方用力过猛很烂

      最后感谢那些前人的努力!


       临城不记得那是个冬天还是秋天了,时光淡薄了对季节的感受。铺天盖地的糜烂,腥臭气息,在她脸上飘散,挤兑着早晨飞扬的尘土。阳光照在脸上,是冷的。
  昨晚,她亲手摘下了那颗昔日战友的,不瞑目的,挂在电线杆的头颅。她碰到的...

  是枣庄家的区拟,临城即现在薛城区,台即台儿庄,峄指峄城,枣是枣庄

      内容有参照老一辈人的讲述,有些地方用力过猛很烂

      最后感谢那些前人的努力!



       临城不记得那是个冬天还是秋天了,时光淡薄了对季节的感受。铺天盖地的糜烂,腥臭气息,在她脸上飘散,挤兑着早晨飞扬的尘土。阳光照在脸上,是冷的。
  昨晚,她亲手摘下了那颗昔日战友的,不瞑目的,挂在电线杆的头颅。她碰到的时候躯体僵着,仿佛全身血液都冻结了。
  临城没管一脚踩空会不会摔个残//废或是什么——她不愿让那位可怜可亲的同志作为一个“反面教材”。
  这就是他们,这就是……
  耳中嗡嗡作响,听他们那些人敲锣叫嚷着,拳头攥紧却是无力反驳这强硬晦暗的,令人可爱可恨的现实。
  .



  鼻子酸溜着,划过脸颊的水珠带着汗一同浸湿点那不十分体面的布衣。她特意寻了干净的布包裹着她的战友。
  那些土包没有碑,哪怕一个木牌都没有,它们只是凭着世间人的渺茫记忆来存在,那个混乱的年代,乱世并无繁华可言,总是被粉饰着,成了那所谓,温柔旧忆。
  地里的朋友多是她亲手埋葬的。
  枣和那不愿被提及的滕太忙,峄不屑于这等事,至于其他的朋友……临城只觉这是她作为队长的,所谓责任感。
  那责任感大抵没什么用,换不回一个又一个鲜活的,前些日子才伸手即触的,命。
  那脑袋连同身体一齐,归于地底下安眠,熟透了的果子一样落下。
  她恨自己没什么作为,她恨那些侵犯家园的鬼//子。现在,她还恨那些恶心的伪//军呢!
  明晃着的刺刀搅动血//肉,她看见昔日好友的声音变得轻飘飘的,被同根同源的,人模样的同胞生生踩碎。
  .



  她啐了一口,抹了把脸,她该回到自己该呆的地方。
  风飘过荒芜的田地,坟头的野草,临城的乱发。
  日子长着,路也长着。
  这些事,她不能忘,即使她忘了,也会有人记得罢?
  抽抽鼻子,挤出一个笑脸,远处下工的枣脸没来得及洗,冲她挥手。
  .



  她看见一个干枯的大坑——本是小水库,全是死人,一片名为死亡的血//腥味,她从里边爬出来,却不由自主瞟一眼。
  有熟悉的乡邻,有陌生的小孩,有鬼子。
  断了的胳膊搭在她肩上,凉的。
  眼前场景模糊了,又是番天旋地转。
  她看见台冲她笑呢,她的额头肩膀腰腹都是大窟窿似的,还是那笑法,微小着,几近于没有。
  临城想起身带她离开混乱的战场,教导她不要待在危险的地分儿,她想拉住台的手,可她像装死的兵与死//尸一同,栽在地上,再起不能。
  疤拉留在身上,虫子一样的,她那种说话都不大声的小姑娘,怎能受这种苦?地上的尸//体,肠子都叫刺出来了,表情凝重,眼睛睁着,看着临城。
  没有护好她,临城情愿自己挨那些。
  可这一切都只是她自恃过高罢了,她似乎根本没有什么资格加入这次战斗或是……做些什么。
  那个在三面环水的水乡似的地方,生活的小姑娘,像路边的小花一样,花瓣被扯下,丢在污浊灰土里。
  废墟掩埋着她存在的,成长的,古城。
  或者说,现在是个所谓的战损严重的古城。
  有人把她拽起来,喊她的名字。
  风有些凉,临城可是又不知道该怎么做了,台,她在青天白日那边人员的簇拥关切下,绽开一抹笑,缠着绷带的胳膊无处安放的可爱情态惹人怜恤。
  她忘了倒是好的。
  这种闺女还是忘了那种破事比较好,临城拉扯面皮挤出个惨笑。
  一旁的滕县斜了她一眼,抿唇不语。
  .



  她躺在床上,小辫子一甩一甩的微山递给她一束花,伤口结痂了,待它自然脱落后,还是个好汉薛。
  梦里有柔软的暗香,床头柜上新放了两束鲜花,一束台的,一束无名。
  我知道是谁的,薛想着,嘴角一翘。

是你桃哥

【区县拟/滕州中心向】家

  是山东·枣庄的区拟人以及济宁的微山县拟人,枣庄家cp大乱炖,滕all滕(并不)薛微有
  


  世界是大大的,心却是小小的,只能装得下很少的东西 。



  薛看着滕躺在地上做了个鬼脸,摆明着要讹她——事实上,她只是骑车经过。于是她出言讥讽:“不是我说,造假还不够,还讹我?有意思? ”她脸上的笑要扎人,化成刺直戳进眼里。
  滕州起身瞪她,两人火药味很浓。
  她对着薛打了一拳,薛脸上的笑碎掉了。那样假的笑,丑得很,滕告诉自己是为民除害,可看到微茫的表情还是有些愣。
  那钱终是没有讨到,薛也没再抓着她不放。
  她只是转身离开,把这经历转述给微听。
  
  
  ...

  是山东·枣庄的区拟人以及济宁的微山县拟人,枣庄家cp大乱炖,滕all滕(并不)薛微有
  


  世界是大大的,心却是小小的,只能装得下很少的东西 。



  薛看着滕躺在地上做了个鬼脸,摆明着要讹她——事实上,她只是骑车经过。于是她出言讥讽:“不是我说,造假还不够,还讹我?有意思? ”她脸上的笑要扎人,化成刺直戳进眼里。
  滕州起身瞪她,两人火药味很浓。
  她对着薛打了一拳,薛脸上的笑碎掉了。那样假的笑,丑得很,滕告诉自己是为民除害,可看到微茫的表情还是有些愣。
  那钱终是没有讨到,薛也没再抓着她不放。
  她只是转身离开,把这经历转述给微听。
  
  
  起初她和峄是朋友,后来她和任是朋友,再后来……她就没有朋友了。
  当然,任还是支持她的,可并不把她当作“家人”。
  她都明白。
  滕嫌恶枣她们的成绩,她们靠着老本过日子的安于现状,年龄大,成绩好的,是她所憧憬和向往的。
  可她不是任那边的,也不愿是枣那边的。
  她不知道该怎样。
  有些事情她是知道的,所有一切都不如挑枣家的事畅快。
  
  
  “所以你家还有煤可以挖吗?”她眯细眼,不屑与嘲讽浮于脸上,滕心知肚明那样招人厌,可是乐此不疲。
  就像糖里裹了毒呀,甜蜜气息掩盖掉毒物的腐臭辛辣,只要不说,谁都不会知道的。
  枣不理她,就皱皱眉,鼻子出气哼了声。
  滕暗戳戳地说一句没劲,不过其实只有她愿意接受听下她的挑衅,其他人很少在意她的“挑战”或者……套近乎一般的亲近。
  如此说来,联想到了她被搭话。
  是在湖畔。
  很多双眼睛盯着那湖呢,她亦视为指日可得的私物。
  那小孩倒好,坐在船上不甚在意地瞅着立在荷面的蜻蜓。接着,她缓缓荡起浆,动作那样生涩,滕看着她,看着湖,看着无边跳荡的波纹一圈圈滑到身旁。
  “滕州……”
  小孩张嘴说话了。
  声音却犹豫不决卡了壳,可还是发了出来:“姐姐。”
  话撞进耳朵里,感觉像指甲磨蹭桌面一样刺耳,索性剜她一眼。
  那小孩算什么,半路上冒出来的也能与她称姐道妹,谁教她这么说的?
  滕险些想掐住她好好盘问。
  可还是忍住了。
  “任姐告诉我,有的姐姐不会向我打招呼,也不会想认识我……但我觉得只要我们握握手或者说说话,就算是认识吧。薛姐她们想的也和我一样。”
  滕听了她的话,看着那稚气的脸上一滴滴晶莹汗珠,心底涌现一丝莫名的忧愁,人与人之间的待遇怎就差得那么大呢——她摇摇头:“握手就算了吧。”
  “那我把荷叶给姐姐你吧,遮太阳。我给其他姐姐的时候,她们总会很高兴,你也要笑起来。”微伸手递给她荷叶,底部粗糙的茎上有些微的痛感。
  她们有着相临的地域,相近的口音,却总归有这么深的隔阂,以至滕很少看见她,她却那样对一个素昧谋面的“姐姐”。
  那荷叶上水珠折光亮得刺痛双眼,并且日头正毒,于是滕蹲下了。
  微不知道她为何做出这样的举措,但她不想过多干涉了解。
  不是所有人的所有情绪都会想让别人知道的,薛说的,于是微只是拿着一个长荷叶替滕遮光。
  ……
  之后,微抛出了连珠似的问题,诸如为什么不和她们在一起,为什么没怎么见过她,为什么她不怎么找她们说话。
  滕把这些问题抛给薛,枣却说话了。
  “说什么?告诉她你喜欢眯着眼睛笑,露出一副机灵又欠揍的样子?还是告诉她你腆着脸往济宁那边靠,忘了自己究竟是哪里的?还是说那些你想象中的我们编的坏话谣言?”
  她的眼睛是透亮的,被水光洗净,里面最细微的东西都能看清楚。
  滕丢给她一包纸巾,背对枣走开,嘴里念叨着:“丢人,就当我关心你的吧。”
  “我以为……我们还是一家人。”
  “就算是,也轮不到你是组长。”她一身刺,对枣更是刻薄。并不妨碍枣讨厌她,过分的抬高自己看不起别人,是不必要的。
  回望那老旧房屋,烟囱正冒烟,那是枣家的姐妹聚会的地,滕睒了睒眼。
  不该来的。
  而且她也不稀罕姐妹情深,滕告诉自己。
  
  
  她以为陪伴她的只有自己。
  薛自以为是眼高手低,微是个不懂事的小屁孩,枣总会惺惺作态装姐妹情深,台靠着旅游坑钱,峄毫无上进心可言每天坐吃等死,亭只会鼓捣些没用的东西还敏感得很。
  滕过去生活在一个缺点星球上,别人都是坏的,只有她最好,所以她从不指责自己。
  她活得好着呢,会比那些家伙走的都要远,她告诉自己。
  
  
  她望见古时峄在山脚下与她一齐论事,言笑晏晏,如今却是峄独走山路,为了其他朋友频频离山。她自认为比旧时好友活得好,可又不如人家开心。
  倏然间,有股倦意爬入颅内,侵蚀着她自诩的理智。在空茫浅淡的灰雾里,她放开视线,向前看那被自己隔绝的,来自枣家的空气。
  冬天真冷,她裹紧衣物,迈步欲走开。
  “快过年了。”
  她转身,与发声人眼神交际,不过滕顷刻之间就躲开了。
  “该买的都买了吗?噗嗤,忘了你根本不可能做饭,有钱着呢——不如回来去我们那吃?”
  “我们很欢迎你回来吃饭。”
  滕低低地应了声,郁积在胸腔里的冷气随着呼吸散出,一团团白气升腾起来。
  枣的唇是笑着的,她伸出双臂拥住滕,耳语带着暖意糊成一团,只余“辣子鸡”几字带着香味在脑里打转。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