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山人

11311浏览    4636参与
疯

【俊哲】后来 42

一觉醒来发现被人搂在怀里其实是件很幸福的事。

张哲瀚不知道这种幸福还能持续多久,每一天对他来说都是煎熬,他的世界被一片灰暗笼罩着,而龚俊是时不时透进来的光。

“嗯… 你醒啦?”

龚俊揉了揉眼睛,在他额头上吻了一口,张哲瀚开口。

“昨天晚上闹得太晚了,你累的话就多睡一会儿,左右今天放假。”

“嘿嘿,张大队长这么好心啊。”

“嗯,奖励你昨晚表现不错。”

“那我还不得趁热打铁~”

二人调着情,龚俊的嗓音拐了个九曲十八弯,手也偷偷钻进被子里摸索到了张哲瀚清晨bo起的那根,握在手里打着圈在顶端抚摸。

“我不睡了,咱们晨练完早点起来,我带你爬山去。”

“爬山?”

“是啊,多...

一觉醒来发现被人搂在怀里其实是件很幸福的事。

张哲瀚不知道这种幸福还能持续多久,每一天对他来说都是煎熬,他的世界被一片灰暗笼罩着,而龚俊是时不时透进来的光。

“嗯… 你醒啦?”

龚俊揉了揉眼睛,在他额头上吻了一口,张哲瀚开口。

“昨天晚上闹得太晚了,你累的话就多睡一会儿,左右今天放假。”

“嘿嘿,张大队长这么好心啊。”

“嗯,奖励你昨晚表现不错。”

“那我还不得趁热打铁~”

二人调着情,龚俊的嗓音拐了个九曲十八弯,手也偷偷钻进被子里摸索到了张哲瀚清晨bo起的那根,握在手里打着圈在顶端抚摸。

“我不睡了,咱们晨练完早点起来,我带你爬山去。”

“爬山?”

“是啊,多和大自然接触有益于身心健康嘛。”

“好,那你快点弄完,不然我可没力气陪你爬山了。”

“好嘞~”

龚俊掀起被子往二人头顶一蒙。

美好的一天从晨练开始。

快要进入深秋的空气格外的清新凉爽,到了山脚下入眼一片片霞红的枫叶,张哲瀚深吸两口气,觉得心情也跟着舒畅了不少。

龚俊从后背箱里拿出背包,锁上车门,一颠一颠的小跑几步,搓着手到他跟前。

“哇,山上好冷啊,瀚瀚你衣服穿够没有?”

说着把张哲瀚按在怀里,看着怀里小小的一只,龚俊笑着又啄了一口他的脑门。

“你要是怕冷我就把你揣进我怀里,嘿嘿。”

张哲瀚也笑着被他抱了起来,原地转了好几个圈。

山里空气清新冷冽,枫叶红的正好,溪流涓涓流淌,不时能看见二三行人。

上山的路程虽漫长,但并不乏味。山体不算陡峭,一路都有踩着的石阶,二人一直牵着手。

龚俊时不时的逗弄他一下,询问他渴不渴,累不累,要不要歇一会儿。

在半山腰休息的时候二人背靠背坐在一颗粗木墩上,龚俊拧开了一瓶矿泉水转过身递给他。

张哲瀚接过水瓶,却只捧在手里,静静的看着一旁山路上一对互相搀扶前行的老人。

龚俊见他看得入神,也朝他目光的方向看去。

只见那老太太挽着老头的胳膊,两人步伐颤颤巍巍的却不忘十指相扣。

龚俊拉过张哲瀚的手,指尖钻入他的指缝中,歪头靠在他肩膀,眼底都是温暖的笑意。

“瀚瀚,五十年后我们一定也像这样,头发都白了,牙齿都掉光了,我俩就这么颤颤巍巍的走在路上,我还像这样牵着你的手。”

靠了一会,龚俊觉察到他的肩膀在轻微的抽搐,抬起头,转过身捧起他的脸。

张哲瀚下意识的想躲避,却被龚俊搬了过来。

“怎么了,瀚瀚?”

泪水一颗接着一颗不受控制的顺着泛红的脸颊滑落,张哲瀚垂着双眼小声抽泣着。

五十年太久了,他从来都不敢奢望。

龚俊用大拇指帮他擦去泪水,修长的胳膊结结实实的把他圈在怀里,用下巴抵着他的额头。

“怎么,嫌五十年太长,要对我始乱终弃?那怎么行,我要闹了啊,呜呜呜,张哲瀚,你个负心汉~”

张哲瀚被他逗的破涕而笑。古朴的寺院坐落在接近山顶处,是典型的中式配色,琉璃瓦砌成的金灿灿的房檐与砖红色的墙相得益彰。

“这里好像香客很多唉,在这么高的山顶,装修的还不错,看起来挺新的。”

张哲瀚闻言看向红叶深处的庙宇,驻足在庙前的青石阶上许久,龚俊转过头看向他。

“要不要进去看看?”

“嗯?哦,好。”

这寺庙外面雕梁画栋的,殿里供着的一尊十来米高的石佛看着却朴素的很,表面布满是暗色的沉淀与条条或大或小的裂痕,缺口,像是在这里有相当的年头了。

“我去上柱香。”

“好,我就在殿外等你。”

张哲瀚仰头凝视着面目慈悲的佛像,眼中有无奈,有祈求。

身着粗布袈裟的和尚为他取了三炷香,张哲瀚学着前面香客的样子把香举过头顶,及虔诚的深深拜了三拜,最后一弓鞠了良久才起身将香插进面前的香炉中。

拜完正欲转身离开,那和尚突然开口叫住他。

“施主请留步。”

张哲瀚合掌回拜迎面冲他走来的和尚。

“阿弥陀佛,相遇即是有缘,老衲有一言相赠有缘人。一切恩爱会、无常难得久、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放下执念,方得长久。”

说罢和尚从袖中掏出一枚护身符。

“此物赠予施主,望你能逢凶化吉,早日脱离苦难。”

张哲瀚恭敬的接过护身符,又对着和尚深深鞠了一躬。

“多谢方丈。”

龚俊从不信神佛,童年不幸的人好像都不信奉神明,若神明当真有灵又岂会袖手旁观他的子民痛苦挣扎。

龚俊本以为张哲瀚也不信这些的,只是他不知道,人一旦有所求,便不得不信了。



是橘子皮阿
正主的行程你们真的有认真关心么...

正主的行程你们真的有认真关心么😂

岭后马上去了海南的是姐夫。要不要看看行程表


一事无成活成笑话的姆😂😂

正主的行程你们真的有认真关心么😂

岭后马上去了海南的是姐夫。要不要看看行程表


一事无成活成笑话的姆😂😂

疯
做了俩白坯子,是橡皮老师的猫狗...

做了俩白坯子,是橡皮老师的猫狗唧唧😁

做了俩白坯子,是橡皮老师的猫狗唧唧😁

苏打兑水

我真没偷吃西瓜

我真没偷吃西瓜

疯

【俊哲】后来 41

回到酒店,张哲瀚拒绝了龚俊共浴的请求,把他推进卫生间让他先洗。

“那行吧,你记得先把湿衣服脱下来,别着凉了。”

“嗯嗯,知道啦。”

浴室里水声响起,张哲瀚站在落地窗前发呆。

突然电话铃声响起,张哲瀚转身去找。

是龚俊的电话,打来的是周也。

张哲瀚的脸冷了下来,按掉了电话。

“bb,刚刚电话响了吗?”

张哲瀚没答话,那边好像没有察觉异样。

“bb,我忘拿浴巾了,帮我把浴巾拿进来呗。”

“哦,好。”

张哲瀚抓起床上的浴巾,开门给他递了进去,谁知手腕突然被人抓住,拉进了浴室。

他脚下一个踉跄,撞入了一方湿热的胸膛。

龚俊和他交换了一个湿热的深吻。

“bb,你最近是不是不舒......

回到酒店,张哲瀚拒绝了龚俊共浴的请求,把他推进卫生间让他先洗。

“那行吧,你记得先把湿衣服脱下来,别着凉了。”

“嗯嗯,知道啦。”

浴室里水声响起,张哲瀚站在落地窗前发呆。

突然电话铃声响起,张哲瀚转身去找。

是龚俊的电话,打来的是周也。

张哲瀚的脸冷了下来,按掉了电话。

“bb,刚刚电话响了吗?”

张哲瀚没答话,那边好像没有察觉异样。

“bb,我忘拿浴巾了,帮我把浴巾拿进来呗。”

“哦,好。”

张哲瀚抓起床上的浴巾,开门给他递了进去,谁知手腕突然被人抓住,拉进了浴室。

他脚下一个踉跄,撞入了一方湿热的胸膛。

龚俊和他交换了一个湿热的深吻。

“bb,你最近是不是不舒服?有什么烦心事和我说说好不好?”

和他说?说什么?要告诉他自己控制不住自己,又开始自残了么?还是告诉他自己害怕他离开?告诉他有用么。

“是不是我最近陪你的时间少了,你寂寞了?那我今晚好好伺候伺候你好不好?”

“进屋…关灯。”



“俊哥,你怎么今天也走得这么早?”

“没办法,家里有人等我呢。”

“可我害怕。”

“行了,这么多天不也没什么事吗,你放心,有情况随时给我打电话,我周五再来陪你,走了啊。”

周也目送龚俊的身影消失在电梯间里,牙咬的咯吱作响。

龚俊可是从未挂过她电话,那天的事让她一直介怀着,现在龚俊陪她的时间更是越来越少,张哲瀚简直就是个狐狸精,自己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再把龚俊从自己身边抢走。



张哲瀚近些天来肉眼可见地精神不振,龚俊决心要多腾出来点时间好好陪陪他,逗他开心,下了班匆匆赶去看周也一眼,确保她的安全,再急忙赶回家。

到了家打开门却见屋里一片漆黑。

“瀚瀚,瀚瀚?你回来了吗?”

张哲瀚听到龚俊的声音慌忙的从水池上方的柜门里翻出纱布和创可贴,打开水龙头冲洗淌进池子里的血迹。

“我上厕所呢,你在厅里等我。”

“哦,好。”

今天龚俊回来的时间让他措手不及,看着手臂上堆积的几道伤口,张哲瀚意识到有些事已经开始脱离自己意识的掌控,他已经控制不住的再次开始以自残的形式来抚慰自己。

“怎么不开灯?”

张哲瀚岔开话题。

“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怎么,我早点回家你不开心吗?”

龚俊把人搂过来坐在自己的大腿上,浅浅的几枚吻啄在他脸颊,嘴唇,和耳垂上。

龚俊咬着他的耳朵说。

“我不是怕你想我嘛,饿了吧,走,咱俩下楼撸串去。”

张哲瀚半推半就的被他拖下了楼,看着面前堆满一盘子的串,张哲瀚却食欲不济。

“来,尝尝这个。”

说着龚俊递了串烤得冒油的腰子到他面前。

张哲瀚把签子握在手中端详了起来,龚俊嗤笑。

“看什么看呀,快吃呀。”

张哲瀚在这烟火缭绕,嘈杂热闹充满人气的氛围中也缓和了下来,歪头看他。

“喂我这个,你… 是不是有什么企图呀?”

龚俊及其浮夸装作惊讶的道。

“哎呀,哥哥!被你看穿了,怎么办呢。”

张哲瀚看他这副做作样子,没憋住也笑了出来。

“服务员,再来半打啤酒!”

说完他又看向龚俊。

“怎么办?当然是反客为主了,小娘子待会儿到了床上可别讨饶。”


----------------------------


解释一下现在俊子的情况:

-俊子现在不知道小哲有精神问题

-俊子对周也好是因为周父对他和他妈有大恩,他爸去世后基本就是周父在接济母子俩,供俊子上学

-俊子不知道周也对小哲干过的那些事,周也在他面前也从未展现过社会的一面,再加上周也从小就依赖他所以俊子才会特别相信小也

-俊子认为二人只是因为一点误会闹的不愉快


小哲的情况:

-有过抑郁和自残的历史

-情绪低落的时候想事情都比较悲观

-当下怕影响工作所以没有寻求帮助

-因为从小被视作异类,所以不敢让俊子知道他的异常

-小哲觉得俊子和周也好过,所以才特别介意,加上被ba凌的心理阴影(这些俊子都不知道)



综上所述所以现在俩人基本是在跨服聊天,俊子以为就是一点小不愉快,他俩小日子还过的好好的,小哲这边就已经有严重心理问题,受不了一点刺激的那种。


欣然
没有午休做四个小时的考卷,比跑...

没有午休做四个小时的考卷,比跑十趟八百米还令人酸爽,浑身腰酸背痛(不做历年真题的后果[流泪][流泪])

没有午休做四个小时的考卷,比跑十趟八百米还令人酸爽,浑身腰酸背痛(不做历年真题的后果[流泪][流泪])

疯

【俊哲】后来 40

晚上,龚俊又是夜不归宿。

张哲瀚双手拄在水池上,左手握了一把小小的水果刀。

“一下,就轻轻一下… 就这一次,就一次… ”

他低低的念叨着,像是在暗自天人交战。

龚俊连日来对他的冷淡和回避让他不知所措,他不知道如何维系一段感情,一切他能想到的办法都没有用。

他已经很久没有体会过这种无能为力的感觉了。

这种感觉像是把他拉回那段最灰暗的日子,伴随着生理性的不适反应,让他喘不过气。

黑暗中,他用水果刀在手腕上比划了一下,又放下,把袖子撸了起来,在靠近臂弯的地方慢慢的划了下去。

看着血液汇集成几道,啪嗒啪嗒的滴进水池。

张哲瀚仰头感受着手臂上传来的刺痛,长舒了一口气......

晚上,龚俊又是夜不归宿。

张哲瀚双手拄在水池上,左手握了一把小小的水果刀。

“一下,就轻轻一下… 就这一次,就一次… ”

他低低的念叨着,像是在暗自天人交战。

龚俊连日来对他的冷淡和回避让他不知所措,他不知道如何维系一段感情,一切他能想到的办法都没有用。

他已经很久没有体会过这种无能为力的感觉了。

这种感觉像是把他拉回那段最灰暗的日子,伴随着生理性的不适反应,让他喘不过气。

黑暗中,他用水果刀在手腕上比划了一下,又放下,把袖子撸了起来,在靠近臂弯的地方慢慢的划了下去。

看着血液汇集成几道,啪嗒啪嗒的滴进水池。

张哲瀚仰头感受着手臂上传来的刺痛,长舒了一口气。

黑暗里他瞪大了眼睛,他有点想笑,不知是笑自己的懦弱还是笑命运的捉弄。

自己还是戒不掉这些坏习惯,就如同这么多年还是忘不了龚俊,还是躲不开周也,也躲不开最终失去龚俊的命运。

十月秋高气爽,难得有几天闲暇,龚俊前天夜里睡得不错,早早就醒了。

偏头看见张哲瀚还睡得沉沉的,想必是前一天工作累了。

龚俊把纤长的手搭在张哲瀚露在被子外的手心里,那只手骨节分明,手指纤细,指尖圆圆的,比他小上一圈,这样握着像是在牵着只小孩子的手。

张哲瀚被他的动作敏感的惊醒,忙抽回手,把袖口往下扯了扯。

张哲瀚最近精神状况肉眼可见地不是很好,睡得浅,还经常失眠。

龚俊有点心疼的轻抚了一下他眼下的淡淡乌青,扣住他后脖子,吻上了他的嘴唇。

张哲瀚一动不动的任由他汲取口腔里的空气和唾液,乖顺的像个小媳妇。

二人许久不亲近,龚俊吻他吻的情动,良久才缓缓松开。

“对不起,把你吵醒了。”

“没,没有。”

张哲瀚有点心虚的别开了眼,还好龚俊没有发现,他不想让龚俊看到他不堪的一面。

“bb,今天放假,我们去海边玩好不好?”

最近他每天两边跑,和张哲瀚都没什么时间好好相处,正好借这个机会过过二人世界。

“好,都听你的。”

龚俊定了间沿海酒店的房间,两人吃完早饭就开车出发了,下午三四点钟就到了海边。

脚下踩着被太阳晒得暖暖的沙子,吹着十月早秋清爽的微风,张哲瀚觉得心情舒畅了许多。

龚俊拖着刚租来的两块冲浪板兴冲冲的向他跑过来。

“瀚瀚,现在的水温正好,咱们下去冲浪吧!”

张哲瀚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臂,微笑着冲他摇了摇头。

他穿的是件白衬衫,要是沁湿了龚俊会发现他胳膊上的伤口。

龚俊看上去有些失落,挽着他的胳膊撒娇。

“来嘛来嘛~你就从了我吧~”

张哲瀚拿他没办法,摸了摸他的脑袋。

“水太凉了,我就不下去了,我就踩踩水。你去吧,我看你冲。”

“那好吧,你最近也没休息好,着凉了也不好。 ”

张哲瀚脱了鞋,脚踩在潮湿冰冷的泥沙上,远远的看着龚俊被浪花拍进水里,像只大狗狗一样扑腾着,时不时还向他招手。

不知不觉间,夕阳逐渐西下最后一抹橘红消失在海平线上,只留海天一片阴郁不见边际的灰蓝。

冰冷的水花打在脚面,张哲瀚有些失神。

一望无际的海面像是承载了无边的寒冷与寂寥。

若是没有了龚俊他会是什么样?这偌大的世界再找不出第二个肯接纳他,珍重他的人。

龚俊… 龚俊有一天会不会也抛下自己?他还能回到没有龚俊的生活吗?没有龚俊这世界会是什么样的?

没有龚俊,这世界大概会像这海面一样吧,杳无边际的寒冷与孤独。

他还能在这样的世界里活下去吗,没人在意他的死活,他还有坚持活着的理由吗?他不知道。

他想着想着,就迈开脚步往大海深处走去。

越走越深,海水渐渐漫过了他的脚踝,膝盖,腰。

好冷,真的好冷。

远处的龚俊见他缓缓朝深水走去,想要叫住他,叫了好几声都没人应,张哲瀚像听不见他说话似的,龚俊有些急了,朝他的方向游去。

“哲瀚,张哲瀚!”

龚俊揺醒了神情恍惚的他。

“你要干嘛啊?吓死我了!”

“怎,怎么了?”

“你刚才像是被附体了似的,我还以为你要投海自尽呢,吓得我心脏都要跳出来了,你快哄哄我。”

龚俊抓过他的手放在自己胸口,阵阵温热有力的搏动从掌心传来,张哲瀚回过了神。

是啊,龚俊还在他身边。

疯

【俊哲】后来 39

“你看看你今天,像什么样子?”

进了屋龚俊把张哲瀚拽进卧室,锁上门,冲他怒道。

“张哲瀚,你是个警察,你做什么非要难为她一个无依无靠的小姑娘?”

张哲瀚讽刺的笑了出来。

“小姑娘?我看她手段毒着呢,往我杯子里放碎玻璃,雇人袭击我,你口中无依无靠的小姑娘可是个不折不扣的法外狂徒啊。”

“不可能,小也我还不知道吗,一定是你误会了。”

“误会?哈哈,龚俊,是不是哪天她把我弄死了你也能告诉自己这是个误会,然后欣然和她在一起?”

“你这又是说的什么疯话?你最近是不是奇葩的案子看多了得了被迫害妄想症了?”

听到这话张哲瀚顿住,原来龚俊也觉得他疯啊。再开口时声音有些沙哑,又带了点破罐破摔的意......

“你看看你今天,像什么样子?”

进了屋龚俊把张哲瀚拽进卧室,锁上门,冲他怒道。

“张哲瀚,你是个警察,你做什么非要难为她一个无依无靠的小姑娘?”

张哲瀚讽刺的笑了出来。

“小姑娘?我看她手段毒着呢,往我杯子里放碎玻璃,雇人袭击我,你口中无依无靠的小姑娘可是个不折不扣的法外狂徒啊。”

“不可能,小也我还不知道吗,一定是你误会了。”

“误会?哈哈,龚俊,是不是哪天她把我弄死了你也能告诉自己这是个误会,然后欣然和她在一起?”

“你这又是说的什么疯话?你最近是不是奇葩的案子看多了得了被迫害妄想症了?”

听到这话张哲瀚顿住,原来龚俊也觉得他疯啊。再开口时声音有些沙哑,又带了点破罐破摔的意味。

“我疯,呵,我是疯了,龚俊,总之这家里有她没我,有我没她,你自己看着办吧。”

“你… 你这是蛮不讲理!”

龚俊摔门而去,留他一人在屋内,他无力的仰面倒在床上,用手臂遮住双眼。

最终龚俊还是把周也送走了,但几乎每天都要出去一趟,很晚才回来,不用他问也知道是去哪里了。

张哲瀚不肯收留她,周也那边一个小姑娘身边没有人又实在害怕,龚俊只好不辞辛劳每天下班先赶去周也那做完晚饭,陪她吃完饭待一会儿再回家,回到家张哲瀚又不给他好脸色,几天下来龚俊是肉眼可见地身心俱疲。

起初几天张哲瀚还在气头上,等火气过去了他才发觉龚俊近日来对他愈发冷淡,有时回家晚了都不和他道声晚安就倒头睡了。

张哲瀚从来对人爱搭不理,可龚俊是个例外,他是头一次对一个人如此上心,笨拙的想要讨好,修补他们之间的关系。

这天龚俊难得晚上没有出门,下了班就回家给张哲瀚做饭。

张哲瀚呆呆地看着厨房里忙碌的龚俊,他已经好几天都没机会好好看看龚俊了。

“俊俊,明天周日,我有假,你想不想出去散散心?”

龚俊继续低头忙碌,回他道。

“明天不行,我答应小… 我明天有事。”

他话说一半改口,张哲瀚却已经清楚他明天和谁有约。

“我们…都好久没有…你今晚想不想? ”

龚俊仍低着头回他。

“今晚就不了,我挺累的,想歇一歇。”

“好吧,那…我帮你吧。”

说着他就要上前,接过龚俊手里的锅。

龚俊措手不及,手一滑,锅里的菜撒了一地,二人立刻后退一步,热锅匡的一声掉在地上。

“对,对不起…”

龚俊扶额深叹一口气,抢耐着性子对他说。

“没事,我再炒一锅你去坐着等我吧,别添乱了。”

看着龚俊蹲在地上收拾着他的残局,有些愧疚,又有些委屈,第一次体会到手足无措是什么感觉,他想帮龚俊做点什么,自己却又发觉自己好像什么都不会做。

夜里张哲瀚和龚俊平躺在床上,张哲瀚睡不着,眼睛睁的老大。

“龚俊,你睡了吗?”

“嗯…?怎么了?”

“我是不是让你讨厌了?”

“你瞎想什么呢?”

龚俊翻过身来叹了一口气,一只胳膊伸过帮他掖了掖被子。

“我就是太累了,睡吧,别胡思乱想了。”


-----------------


边虐边甜

点赞破20加更

之后一段时间忙,可能不会日更

疯

【俊哲】后来 38

审讯室内,余翔和张哲瀚面对着鼻青脸肿,手脚被拷在桌椅上的男人。

“说吧,为什么袭击张警官。”

“为什么?当然是因为我和他有梁子!”

余翔看向张哲瀚,张哲瀚点头示意他继续。

“那你是怎么获取张警官家地址的?”

“我跟踪他的。”

张哲瀚打断正要说话的余翔道。

“就凭你?作为刑警都是系统训练过反侦察技巧的。我劝你还是如实交代,袭警可是要判刑的。况且,你显然是有备而来,你又怎么会知道我什么时候出小区,从哪个门出去?”

“我,我… ”

男人看上去脑子并不算灵光,被张哲瀚这几个问题砸的有些转不过个来,抓耳挠腮的想着说辞。

“我这是给你机会呢,你不说,咱们就按规矩办事,持凶器袭...

审讯室内,余翔和张哲瀚面对着鼻青脸肿,手脚被拷在桌椅上的男人。

“说吧,为什么袭击张警官。”

“为什么?当然是因为我和他有梁子!”

余翔看向张哲瀚,张哲瀚点头示意他继续。

“那你是怎么获取张警官家地址的?”

“我跟踪他的。”

张哲瀚打断正要说话的余翔道。

“就凭你?作为刑警都是系统训练过反侦察技巧的。我劝你还是如实交代,袭警可是要判刑的。况且,你显然是有备而来,你又怎么会知道我什么时候出小区,从哪个门出去?”

“我,我… ”

男人看上去脑子并不算灵光,被张哲瀚这几个问题砸的有些转不过个来,抓耳挠腮的想着说辞。

“我这是给你机会呢,你不说,咱们就按规矩办事,持凶器袭警按律判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看你年纪也不小了,局子待过没有?要是有案底的话那可就更刺激了。”

“我,我说,我说。”

张哲瀚往椅背上一靠,拿起水杯,抿了一口,又缓缓放下。

一旁的余翔拿起纸笔,准备开始记录 。

“好,你说吧,我听着,要不要坐牢,坐多久,就看你说多少了。”



从审讯室里出来,张哲瀚和余翔上了辆警车,直接开到了自家小区。

周也打开门,张哲瀚例行公事亮出警官证。

“周小姐,有人指认你涉嫌指使犯罪,请你和我们走一趟,例行调查吧。”

周也目露寒光。

“好啊,真有你的,不过有些事怕是由不得你。张警官,既然你没有实质证据就没法抓捕我吧,既然只是问话,那我打个电话告知一下家人总可以吧。”

“可以,你打吧,就在这里打。”

周也不紧不慢的取出手机,点开通讯录中的号码拨了过去,打开免提。

“喂,小也?”

电话的另一头传来龚俊的声音,余翔惊诧的看向张哲瀚,张哲瀚眉头紧皱。

周也一脸挑衅的看着他,嘴里的语调却委屈可怜至极,几近啜泣。

“喂,俊哥,那个,我… 晚上可能不回家了。”

“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你慢慢说。”

“哲瀚哥…要带我去警局问话。”

说着说着她就要哭出来,一旁余翔都看呆了,用眼神对张哲瀚说,卧槽真会玩。

“什么?为什么呀,你把电话给他,我跟他说。”

他这是要替周也出头吗?张哲瀚在一旁听得不是滋味,拿过电话直接挂掉了。

“行了,别演戏了,走吧。”

周也没再反抗,乖乖和他们上了车。



讯问室里周也故左右而言他,仗着张哲瀚不能对她怎么样,多翻挑衅,指桑骂槐,拖延时间。

因为不是刑讯逼供,张哲瀚也不好太咄咄逼人,随时间推移,看着余翔一本正经的按程序问话,张哲瀚突然觉得眼前这一幕有些荒诞。

抛开别的这不过是一个不知深浅轻重的小姑娘在针对他,自己为此和她浪费了半天的时间,明明有更重要的事可以做。

可又转念一想,自己的命就不重要吗,自己无故被人袭击,恶意伤害就该隐忍不发吗,难道做警察的就活该吗,这么一看好像还真是。

正准备起身叫停,门口突然传来急切的敲门声。

“进来。”

龚俊焦急推门进来时第一眼看见眼里噙着泪水,瑟缩在椅子前正在受审的周也。

再看向一旁趾高气昂的张哲瀚时目中不由带了点韫色。

他这点微妙的情绪却被张哲瀚敏感的捕捉到了。

“你们这是闹哪一出?”

今天差点没命的人是他,现在龚俊却用这种态度对着他,张哲瀚胸中有隐隐火气。

“哲瀚,小也,走,有什么事咱们回家说。”

“龚俊,在局里要叫我张队或张警官。”

龚俊莫名其妙被他这么一呛也有点恼了,语气也开始不善。

“张队,咱们回家,行吗?”

“我现在在问嫌疑人话,龚老师没有插手的权利吧。”

“你…!”

两人一触即发,这时一旁的周也开口,委委屈屈的假意劝和。

“哲瀚哥,你别生俊哥的气,俊哥,是我不好,是我不小心怠慢了哲瀚哥,你不要怪他。”

“没事,走,回家。”

龚俊放软声音对周也道,随后不容置疑的钳住张哲瀚手腕,硬生生的把他拽走。

欣然
大块吃肉,大口喝酒,我又一次体...

大块吃肉,大口喝酒,我又一次体验前半句的快乐啦。这是明天考一天的考前放松吗,加油啦,这喵喵圆鼓鼓的大眼睛超像张老师的呀。

大块吃肉,大口喝酒,我又一次体验前半句的快乐啦。这是明天考一天的考前放松吗,加油啦,这喵喵圆鼓鼓的大眼睛超像张老师的呀。

疯

【俊哲】后来 37

许是前一天晚上喝了点小酒的缘故,第二天张哲瀚难得的起晚了。

翻身胳膊搭向旁边时扑了个空,揉了揉眼睛才发现龚俊已经起了。

好在今天也没有工作,他没有赖床的习惯,伸了伸懒腰,换上衣服就起来去做早饭了。

“哲瀚哥你醒啦,俊哥一早就去接阿姨了,早饭是我做的,你快趁热吃。”

张哲瀚先是拿起桌上的牛奶,先放在鼻子下面闻了闻,见没有异样才坐下喝了起来。

他不想和周也多待,因而喝得急,最后小半杯牛奶几乎是直接到进嘴里,突然觉得有异物滑进口腔,他猛地吐了出来。

牛奶顺着桌沿滴下,几片指甲盖大小形状不一的碎玻璃躺在桌面上。

张哲瀚瞪大了眼睛看向周也,只见对面年轻美丽的女孩用一种无辜的眼神看着他,嘴里......

许是前一天晚上喝了点小酒的缘故,第二天张哲瀚难得的起晚了。

翻身胳膊搭向旁边时扑了个空,揉了揉眼睛才发现龚俊已经起了。

好在今天也没有工作,他没有赖床的习惯,伸了伸懒腰,换上衣服就起来去做早饭了。

“哲瀚哥你醒啦,俊哥一早就去接阿姨了,早饭是我做的,你快趁热吃。”

张哲瀚先是拿起桌上的牛奶,先放在鼻子下面闻了闻,见没有异样才坐下喝了起来。

他不想和周也多待,因而喝得急,最后小半杯牛奶几乎是直接到进嘴里,突然觉得有异物滑进口腔,他猛地吐了出来。

牛奶顺着桌沿滴下,几片指甲盖大小形状不一的碎玻璃躺在桌面上。

张哲瀚瞪大了眼睛看向周也,只见对面年轻美丽的女孩用一种无辜的眼神看着他,嘴里吐出的话却让人不寒而栗。

“哎呀,张警官,我不小心把杯子打碎了,这可怎么办呢?”

“你也知道我是警察,你这么做知不知道后果?”

周也戏谑的看向他。

“哦?可我是不小心的呀,张警官是要把我抓起来吗?”

“你自己收拾东西走吧,别逼我亲自动手。”

“呵呵,张哲瀚,这又不是你家。”

周也重新坐回饭桌前,一番之前委屈求全的姿态,不紧不慢的用刀叉切割盘子里的煎蛋和培根,幽幽开口。

“这么多年不见,你倒是长本事了。”

她插起一块煎蛋送进嘴里。

“不过,就算你勾搭上他又怎样,你又不能和他结婚,又不能给他传宗接代,他要是想踹了你还不是分分钟的事。”

张哲瀚拉开椅子,在她对面坐下。

“周小姐,我们的事不用你操心,给你句忠告,还是管好你自己的事吧。”

说罢,起身出门。

周也叫住他。

“张警官,该担心自己的人可不是我哟。”

张哲瀚撇了她一眼,碰的关上了身后的门。

他果然没有猜错,哪怕过去这么多年周也依旧对龚俊身边的他心怀叵测,手段也比从前更甚。

张哲瀚心道,这人面如桃李,心如蛇蝎,不知下次还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断不能留在身边了。

他准备打给龚俊,和他说清楚,让周也离开。

他前脚刚踏出小区门,进入一旁的巷子里,就忽觉脑后一阵劲风袭来,电光石火之间他迅速矮身躲开,铁质的球棒从头顶呼啸而过,砸在身侧的水泥电线杆上,匡的一声巨响,球棒几乎被砸弯成一个直角。

袭击他的人扑了个空,不待那人反应面门就挨了一记重拳,被打的眼冒金星,仰头倒地。

张哲瀚一不做二不休,用膝盖狠狠跪在那人肚子上,那人一声惨叫,张哲瀚紧接动作麻利的着扣住他手腕把他翻过来锁在地上。

“老实点!”

那人挣扎了两下,见实在挣脱不开,便放弃了,只痛苦的在地上蠕动。

张哲瀚看着那人手臂上的纹身,突然觉得有点熟悉,是那天酒吧里挑事的之一。

他一只手拧着那人胳膊,另一只手掏出电话,拨了出去。

“喂,余翔,出辆警车,到我家小区,押个人回去。”

欣然
过五关斩六将才到达省会城市啊,...

过五关斩六将才到达省会城市啊,明后天一堆考试,监理工程师、学士英语、建筑师,怪不得那么多人啊。动车晚点加下雨堵车,现在只想躺直直,明后天考试加油啦。还是上次中级统计师的学校和酒店,我也会和上次一样告诉你,我顺利通过的好消息,fighting

过五关斩六将才到达省会城市啊,明后天一堆考试,监理工程师、学士英语、建筑师,怪不得那么多人啊。动车晚点加下雨堵车,现在只想躺直直,明后天考试加油啦。还是上次中级统计师的学校和酒店,我也会和上次一样告诉你,我顺利通过的好消息,fighting

我爱我的CP吖
莫名其妙被禁言 禁的还是只有7...

莫名其妙被禁言

禁的还是只有7条博的号,其中只有一条原创(带大名祝福张老师的生贺)🙃

第一次被禁就喜提180天,WB有那个大🧊

一怒之下把所有都清空

反正我又不是只有wb可以祝福张老师🙄


莫名其妙被禁言

禁的还是只有7条博的号,其中只有一条原创(带大名祝福张老师的生贺)🙃

第一次被禁就喜提180天,WB有那个大🧊

一怒之下把所有都清空

反正我又不是只有wb可以祝福张老师🙄


是橘子皮阿
cpf作为爹 ,不要很容易就被...

cpf作为爹 ,不要很容易就被wf带节pua  

既然wf总是围着cpf转跟着cpf跑 那我们当爹的就更应该站位高, 正确引导 ,努力做到爹指哪崽打哪, 尽好当爹的责任!


ps:微博

cpf作为爹 ,不要很容易就被wf带节pua  

既然wf总是围着cpf转跟着cpf跑 那我们当爹的就更应该站位高, 正确引导 ,努力做到爹指哪崽打哪, 尽好当爹的责任!




ps:微博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