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山坤

465浏览    4参与
樛嶱

【山坤】绝密天衣(二)

*最近发生了一点小事情,所以断网了好久www

(现在我回来啦!

*坑是不会弃的!废话少说,正文开始

*注意事项见上篇


“…叶宗辅?你不是在南京吗,怎么会在这儿?”方坤看着面前的人,挑了挑眉毛。

叶宗辅微笑着看了方坤一会儿,从口袋里掏出一盒烟,抽出一根叼在嘴里,随口问道:“哥,借个火?”他故意忽略了方坤越来越黑的脸色。

方坤上前几步,一把拽住叶宗辅的衣领,声音压得很低:“我告诉你叶宗辅,现在整个上海都非常危险,你不好好在南京呆着,跑来这玩命吗?!我现在就让人去买火车票,你赶紧给我回去…”

叶宗辅依旧是乐乐呵呵的。他虽然笑着,眼里却是如刀锋般的尖锐:“方主任,我可是来...

*最近发生了一点小事情,所以断网了好久www

(现在我回来啦!

*坑是不会弃的!废话少说,正文开始

*注意事项见上篇





“…叶宗辅?你不是在南京吗,怎么会在这儿?”方坤看着面前的人,挑了挑眉毛。

叶宗辅微笑着看了方坤一会儿,从口袋里掏出一盒烟,抽出一根叼在嘴里,随口问道:“哥,借个火?”他故意忽略了方坤越来越黑的脸色。

方坤上前几步,一把拽住叶宗辅的衣领,声音压得很低:“我告诉你叶宗辅,现在整个上海都非常危险,你不好好在南京呆着,跑来这玩命吗?!我现在就让人去买火车票,你赶紧给我回去…”

叶宗辅依旧是乐乐呵呵的。他虽然笑着,眼里却是如刀锋般的尖锐:“方主任,我可是来给您指导工作的呀,别动手嘛,有话好好说。”方坤愣了一下,松开手:“…你…又是怎么…”

叶宗辅接上了他的话:“真的顾文清在来的路上被人暗杀了,上头让我顶着他的名头来上海,替他执行任务。”他看着方坤,笑得很灿烂。

方坤看着叶宗辅背着手走到他办公桌前,大量了一下房间的布局,然后说道:“好了,我在来的路上已经拟出了可能发生的几种情况,过会我整理给你看。至于这次行动中出现的阻力——日本人和共〃党,如有必要,可以杀掉。”他低头研究了一下桌面上的地图,丝毫没有留意到方坤那已经变得煞白的脸。


如有必要,可以杀掉。


方坤站在原地,脑子里都是韩山。

万一,叶宗辅知道了韩山的存在,以韩山的身份和所作所为,肯定会被叶宗辅盯上,那……

岂不是凶多吉少。

怎么办?



另一边的韩山正坐在家里,面前铺着一张上海地图和一个小册子。

叶宗辅把能预见的情况全部列了出来并明其利害,还用笔着重标出了可行性最高的几个方案。韩山要做的,就是选择一个方案并按其行动,还得注意白川李连生这些个老狐狸。

至于方坤那边……

不用担心,有叶宗辅把持呢。

韩山这样想着,心情也好了不少。

他打算晚上约方坤出来喝个酒吃个饭,看看能不能赶早把人追到手。

说干就干,他拿起电话,拨给了方坤。


好巧不巧,方坤的电话响起时,叶宗辅正在他办公桌旁站着,顺手接了起来:“喂?”

可能是两人声音太像,韩山把叶宗辅当成了方坤:“唉,方主任啊,晚上赏脸来吃个饭?老地方。放心,不是鸿门宴。 ”

叶宗辅模模糊糊应了一声,挂了电话,看向方坤的眼神都不对了:“哥,刚才一男的说在老地方请你吃饭,还说什么不是鸿门宴,该不会是情——”情人二字还没说完,方坤黑着脸打断了他的话:

“是合作伙伴!那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你的建议我会考虑的。”然后方坤就风风火火的走了。

只留叶宗辅一个在办公室里露出了“我懂了”的笑。


而这边的韩山正在为自己的计划欢呼不已,还挑了一瓶红酒用来庆祝。


今天的方坤依旧没有被攻略呢。





樛嶱

【山坤】绝密天衣(一)

*突发奇想,我的绝密生涯天衣无缝世界观重合

*cp山坤,坤和宗辅兄弟向

*时间线混乱,大概在韩山转移黄金之前

*私设众多,如:没有太多女主的戏份,坤叔没剃头(?)

*话不多说,以下正文


“对于你转移黄金这件事,上级很重视。”九叔看着面前的韩山,缓缓说道,“这几日上面会派来一名卧底来协助你进行黄金转移。你要和他做好配合。”

韩山点点头,指尖敲着椅子的扶手:“那请问这位同志…”

“他的真名不方便透露。”九叔摇了摇头,“我只知道他的掩护身份是西南政务委员会的特派员,顾文清。接头暗号我一会就告诉你…”


韩山坐在酒吧的柜台前,闷闷不乐地喝着酒。

这几天他一直在...

*突发奇想,我的绝密生涯天衣无缝世界观重合

*cp山坤,坤和宗辅兄弟向

*时间线混乱,大概在韩山转移黄金之前

*私设众多,如:没有太多女主的戏份,坤叔没剃头(?)

*话不多说,以下正文





“对于你转移黄金这件事,上级很重视。”九叔看着面前的韩山,缓缓说道,“这几日上面会派来一名卧底来协助你进行黄金转移。你要和他做好配合。”

韩山点点头,指尖敲着椅子的扶手:“那请问这位同志…”

“他的真名不方便透露。”九叔摇了摇头,“我只知道他的掩护身份是西南政务委员会的特派员,顾文清。接头暗号我一会就告诉你…”



韩山坐在酒吧的柜台前,闷闷不乐地喝着酒。

这几天他一直在苦恼一个问题:他对方坤,到底是什么感情?明明只是竞争对手、不共戴天的敌人,为何他对方坤…

一个穿着黑色风衣,戴着帽子和围巾的男人走进酒吧,四处张望着,然后向韩山的方向走来。走到他身边,男人取下围巾搭在手臂上,掏出一盒烟,在烟盒上敲了几下:“兄弟,借个火。”

韩山立马回神——接头暗号!他来了!

韩山回头,却和一张熟悉的脸四目相对。他惊奇地睁大眼睛,下意识问道:“…方坤?你怎么会来这里?”话说出口又觉得不对,方坤又怎么会知道他的接头暗号?

男人皱了皱眉,拉了椅子在韩山身边坐下,重复到:“借个火。”



方坤平时不怎么抽烟。韩山想着,掏出打火机给他点了烟。“您就是…顾文清先生吧?幸会幸会。”韩山笑道。“你认识方坤?”男人没有回答他的问题,直直的看着韩山。

“…是这样,顾先生。”韩山长出了口气,“方坤是现在上海的特工部主任,也是这次转移行动最大的阻力之一。”“哦?”顾文清看了他一眼,“你还想说什么?”

“…”韩山沉默了一会,“可是我不想伤害他。我对他…”

又是一阵沉默。

“噗。”是顾文清的笑声打破僵局,“懂了。既然如此,我也就不隐瞒什么了。我的真名叫叶宗辅,现属国民党西南党务部。方坤的亲生弟弟,只不过我随的母姓。”

韩山被酒呛了一下。

“这次组织让我过来帮忙,却没有说我哥在这里当特工部主任…看来组织还是不信任我。”叶宗辅无奈地叹了口气,“废话不多说,我已经拟好了几个转移方案,过一会我会派人送去你的公司。我得先去特工部…报道一下了。”

韩山点点头,将杯里的酒一饮而尽。

“韩先生,合作愉快。”



方坤站在办公室的窗前,看着窗外的车水马龙。

本来就已经够乱了,现在上级还派下来一个什么顾特派来指导他的工作…什么指导,明明就是监视。

现在就算是他想保韩山,也怕是保不住了啊。

朱莉敲了敲门:“主任,顾特派来了。”她的表情有些奇怪。

“让他进来。”方坤没有转身,他还在思考怎么把这堆烂摊子交给这个特派员。

门一开一关。

“方主任。”这声音有些熟悉。方坤转过身,看到了“顾文清”那张微笑的脸。

“叶…宗辅?!”

“唉,哥。好久不见。”


东语

【我的绝密生涯 韩山/方坤】暗涌P1

心疼万年备胎坤叔三秒。
女主是谁你不要理她了好不好她一点都不喜欢你QAQ

三无产品,自己写来开心一把。
分级:M(暂时)

他们属于原作者。
——————————

方坤是只狐狸,惯会迷惑人的那种。

偶尔他远远看着一家人笑闹就会想,那只狐狸有什么好,把他的弟弟妻子帮佣,现在还有儿子,哄的团团转。尤其是那两个最小的,恨不得天天拿根绳子把自己捆在方坤的裤腰带上。

方坤无非是嘴上功夫。他吐着烟圈,想起自己曾说,如果你照相的技术能有说话的一半水平……
他自己都忘了当时是在夸他还是在损他。

从他们第一次见面到现在,三年多过去了,两人的相处一直不温不火。他结了婚,而对方一直盯着自己曾经的妻子。

他这样……的确有些不对的吧。
毕竟名义...

心疼万年备胎坤叔三秒。
女主是谁你不要理她了好不好她一点都不喜欢你QAQ

三无产品,自己写来开心一把。
分级:M(暂时)

他们属于原作者。
——————————

方坤是只狐狸,惯会迷惑人的那种。

偶尔他远远看着一家人笑闹就会想,那只狐狸有什么好,把他的弟弟妻子帮佣,现在还有儿子,哄的团团转。尤其是那两个最小的,恨不得天天拿根绳子把自己捆在方坤的裤腰带上。

方坤无非是嘴上功夫。他吐着烟圈,想起自己曾说,如果你照相的技术能有说话的一半水平……
他自己都忘了当时是在夸他还是在损他。

从他们第一次见面到现在,三年多过去了,两人的相处一直不温不火。他结了婚,而对方一直盯着自己曾经的妻子。

他这样……的确有些不对的吧。
毕竟名义上妻子的人了,不能拦着人家不是。反正老狐狸也没什么行动,就是照顾照顾梓君,在店里卖书,帮兴国改改作业,跟郁全谈谈人生理想……

不知不觉已经那么侵入到原本属于自己的生活里去了。
像是代替自己如同正常人一样活着。

“你笑的真恶心。”他半开玩笑地对刚送走客人的照相馆老板指指点点。
老板已经卸下了脸谱,面无表情地收拾光板:“你信不信,当初你刚加入调查本部的时候,笑得比我还恶心。”

“咱俩谁也别说谁……半斤八两。”他抬脚上了二楼寻了位子舒舒服服坐下,“日俄签了协议,我现在闲人一个,连监视我的人都跑了,到你这儿来坐坐不介意吧?”

韩山这孙子不定打什么鬼主意。方坤端着茶盏,小圆眼镜片后头一双眼睛很是警惕地瞥着他。

韩山从没仔仔细细地近距离看过他这位对手。他们俩面对面站着的时候大多像两只发了情的鹿,恨不得拿尖头叉子顶到对方眼珠子里头。好不容易他寻了闲摸过来才得以打量打量。

方坤生的很好,尤其一双手,简直不像是特务。没有一般男子的粗大骨节,反倒莹莹润润,持着画笔应该会让人舒服些。

他在这种时候往往口无遮拦,方坤扫他一眼,若无其事地嘬了一口茶水:“国难当头,哪有那么些闲情逸致。”

他突然笑起来:“说到这个……我倒是想起一个人来,徐悲鸿你知道吗?”

“大画家,怎么了,你……认识?”

“不敢不敢,”他摆摆手,看向楼下走街串巷的小贩,“只是我们不少抗日资金是他提供的。他现在人在印度,就快要回国了。”

方坤垂下目光又念了一遍:“人跟人毕竟不一样。我们是刀口舔血地过日子,人家是名满国际的大画家——不过他……”

“你自己也说,国难当头。”韩山歪着脑袋,“你们有美国人当靠山,当然过得好一些。我们呢就只好广受财源,开源节流嘛。”

楼下肖婶牵着兴国慢慢走过去,太阳在他们身后扯起细细长长的影子。

韩山突然说,有酒吗?

两人怀着心事喝酒,越喝越闷,越闷越醉,到后来酒瓶丢了一地,抬脚就是叮叮咣咣一阵脆响。吊灯在头顶上摇摇晃晃,气氛好的仿佛两人如同至交好友。

“你说你啊……”韩山趴在桌子上竖起指头,“你有什么好的?我儿子,我弟弟——我的,都……嗝,都那么听你的?”
“我人好呗。”方坤酒量比他好些,却也架不住一瓶接一瓶猛灌,整个人瘫在椅子里眼神儿都在打飘。

“好个屁!”韩山啐他一口,“你压根就是……狐狸转世,把他们哄的团团转是不是?”

方坤摇摇晃晃坐起来:“我是狐狸那你是什么?”

“我?我是……”他说到一半卡住了,视线里只有方坤雾蒙蒙的一双眼睛,没了镜片的遮拦显得有些冷而不近人情。可那形状又漂亮,不由得他不凑近了。

“嗯?你要是猎人……来抓我试试?”

——TBC

陈钟行xzc

【韩山/方坤】细听鸟语,慢赏春光-R

题目挺清新,可惜是车。边写作文边开车感觉真好x

我也不知道在干啥,就是把看剧的脑洞叠在一起233。然后就是用-来表示时间跨度(其实就是懒得写

坤叔真的可口

[图片]
好看!可惜后面秃噜了(秃了也好看不听解释

韩山x方坤,本文好像没什么雷点,不撕乖巧。希望能带入坑。

b站有《我的绝密生涯》方坤cut av号9863329 艾特一下原主 @我只是个辣鸡 截图侵删致歉,辛苦啦。

下面这张图是发生的场景。一看就很she情

[图片]

正文链接走起

我好像打的是成人分级233点那个proceed就好啦。

刚刚突然翻车不知所措


题目挺清新,可惜是车。边写作文边开车感觉真好x

我也不知道在干啥,就是把看剧的脑洞叠在一起233。然后就是用-来表示时间跨度(其实就是懒得写

坤叔真的可口


好看!可惜后面秃噜了(秃了也好看不听解释

韩山x方坤,本文好像没什么雷点,不撕乖巧。希望能带入坑。

b站有《我的绝密生涯》方坤cut av号9863329 艾特一下原主 @我只是个辣鸡 截图侵删致歉,辛苦啦。

下面这张图是发生的场景。一看就很she情



正文链接走起

我好像打的是成人分级233点那个proceed就好啦。

刚刚突然翻车不知所措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