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山城

19817浏览    1404参与
木知

山秋遇见美好 第四章

醉生梦死一世,在那束光来临之前


“好了好了,这事就这么定了!战战你先带一博熟悉一下,我去准备食材了。”肖爸爸拍了拍王一博的肩膀。


因为还不到中午,锅王里没什么人,也就不那么忙碌了。


肖战揽过王一博的肩,带他参观一下锅王。...


 

醉生梦死一世,在那束光来临之前






“好了好了,这事就这么定了!战战你先带一博熟悉一下,我去准备食材了。”肖爸爸拍了拍王一博的肩膀。

          


因为还不到中午,锅王里没什么人,也就不那么忙碌了。

          


肖战揽过王一博的肩,带他参观一下锅王。

         


十分钟后。。。

        


 “好了,大致就是这样,这套工作服给你穿上,今天你就可以开始实习了。加油吧,王一博!”肖战将一套印着[锅王]俩大字一看就是锅王风格的大红衬衣递给王一博,笑脸盈盈,仿佛没看到王一博充满抗拒的神情。

        


王一博生无可恋地穿上工作服。害,简直是把他的帅气给遮了个彻底,现在活脱脱就是正宗山城小伙子呀。肖妈妈都不禁感慨肖爸爸的眼光,总算有点长进了。

     

        


“战哥,我站这就行了吗?”

       


 “对对对,你站那接待客户,记得微笑啊,收一收你身上的冷气。”

       


“那,战哥!你看我这样笑行嘛!”只见王一博很卖力地挤着脸上的肉,露出一个实在算不上好看的笑,还有点瘆人。

        


“得,王一博你还是别笑了!保持自然保持自然,别到时候把客户吓跑了。”肖战一回头就看到王一博的表情,着实被吓了一跳,手里的茶壶一抖,撒出半壶。

          


“屁嘞,我笑的可好了!战哥你不信再看看,肖战?肖战!战哥!战哥!战哥!肖战啊!”

(这里请配合视频食用,因为每一声的语气都是不同的,怪我没有那个能力写出来,见谅)

         


肖战当充耳不闻,专心地擦着桌子,所以他没看到在身后,王一博露出的温柔的笑,眼里是溢满的柔情。当然,王一博自己也没意识到。

        


“叮铃!”门被推开,迎接来了王一博人生中的第一波顾客。

        


  “欢迎光临!本店烧烤火锅川菜,请问几位?”王一博上手的速度着实惊人,业务能力杠杠的。虽没有如沐春风的微笑,倒也不至于过于生硬。总之能被调戏也差不到哪去。

         


 “呦呼,肖战你们这招人啦,长得好生俊俏啊,帅哥留个微信?”一位留着大波浪火辣辣的美女走进来,朝着王一博抛了个媚眼。


           

眼看那手就要伸到王一博身上了,肖战赶忙打圆场“好了好了,吃你的去吧,我跟你说,别祸害未成年啊!”说着拍拍王一博。

         


“啧,原来是个未成年啊 ,没劲~”甩一甩她的波浪卷,扭着腰和她的狐朋狗友们找来位置坐下。

           


肖战给他们倒好茶,将菜单送去给爸妈之后就去看看王一博。

           


王一博正靠在收银台上盯着收银机发呆。肖战在他面前站了好久他也没发现。

         


 “喂!王一博!被调戏一次就傻了?不会吧?”肖战伸出手在他面前晃了晃。

          


“嗯?啊,没呢”王一博回过神看着在眼前晃来晃去的爪子,笑了笑,反手抓住。

         


  “别晃了战哥,我快晕了。”王一博微微低下头,想掩饰住翘起的嘴角。

            


肖战被这一抓楞了好半天,呆呆地看着王一博因低下头而显露出来的发旋。毛茸茸的,摸起来一定很舒服。鬼使神差间,他伸出了另外一只手,轻轻附在王一博的发旋上,他不敢动,就只是抚着,霎时仿佛有电击从指尖划过,酥酥麻麻的,要融化了。

           


王一博也被手里的这只手勾去了魂。这是一双修长白皙的手,骨骼分明,让人忍不住想抓来捧在手心里看看,也只是小心翼翼,担心磕了这碰到那。手心有股暖流从这双手传来,挠得王一博心尖都痒。光滑有致,握住时软软的,舍不得松开。王一博虽然还未成年,但骨骼却比同龄人要大,他的手足足比肖战大出一圈,可以把肖战的手牢牢包住。

         


这次的触碰不同于俩人刚认识时的握手,他们之间的氛围正在悄悄发生着变化。

        


不知这样的姿势持续了多久,久到气氛暧昧到了极点,两人都还沉醉着。

         


“菜好了没啊!老娘饿死了!”

        


这声音仿佛是救命星,把两个人迅速拉回现实,阻止了他们陷入更深的沼泽。

       


肖战迅速抽回手,强装镇定的回道“好了好了!这就来!”便闪身进了厨房。只是他逐渐爬上红色的耳朵暴露了他的内心。

         


王一博看着空了的手心不免有些落寞。烦躁。他抓了抓脑袋,回味这手里的余温,像小姑娘一样,事后了才知道害羞,耳朵也很不争气红了,一直烧到脖颈。脸上抑制不住的小括号快要翘到天上了。

       


肖战上完菜没有回到收银台,而是去老爸那打下手。



老天哪!

       


肖战的计策是,先冷静冷静。他现在的脑子简直是一团糊浆,什么也思考不了。

       


肖战决定放空自我剥莲藕,剥一个吃一个,抛到空中用嘴接住,莲藕在他的嘴角打了旋始终没有落入口中,他却毫不在意地嚼着嘴。最后一整个莲藕剥完了,篮子里却空空如也。

       


王一博一个人在收银台。他能感觉到那颗砰砰直跳的心正在体内七上八下,扰的少年心慌。这感觉真奇特,王一博想。

       

        



时间在两个少年的各自迷茫中悄悄溜走,它不会为谁停留,但它会带着记忆和痕迹漂泊在时空岁月中,等待有缘人。

       



王一博在锅王的第一天就这样度过了,他的人生正向着新的未知驶去。

       





谁又将是下一位人生的顾客?





——————————作者说————————————


我回来了!

感谢观看





木知

山秋遇见美好 第三章

 比起黑暗,我更害怕被抛弃。


“我家到了,战哥你也回家吧。”


“等等,王一博,你”


“明天周日,你还没有去上学吧。”...



 比起黑暗,我更害怕被抛弃。

     



    

“我家到了,战哥你也回家吧。”

       

     

“等等,王一博,你”

  

    

“明天周日,你还没有去上学吧。”

     


     

“嗯,怎么了?”

      

    


 “你明天来锅王找我吧。”肖战也没给王一博拒绝的机会,转身就跑了。

     


跑到一半,猛然停下脚步,远远地冲王一博喊到“一博!明天见!”一溜烟又没了。

       


王一博站在原地,看着肖战的背影渐渐消失,咂了咂嘴,无声的说“好。”

      


    

“爷爷我回来了。”王一博丢下挎包,放轻脚步来到爷爷身边。

   

      

爷爷正坐在窗边的躺椅上,他带着老花镜抚摸着一本相册。

      


窗外是星星点点,月色怡人。

     


王一博凑到爷爷身边,“爷爷,你在看什么呢。”

     


可看清照片,他的眼眸却蒙上了冷意。

     


那是一张泛黄的旧照片,照片中一个笑的露出两排还没长齐的牙,幸福得窝在一名老人怀里的小孩,正是王一博。两旁站着一名女子和男子,八九不离十是他的父母。

       


只是这相貌模糊不清,不知是岁月的痕迹还是什么其他原因。

      


爷爷轻轻唤着“小博啊,这么多年过去了...”眼里是无尽的怀念。

     


面无表情的脸上不难看出王一博在隐忍什么。

     


“罢了,都过去了,你也不要想太多。”爷爷的指尖抚过照片中的四个小人。

      


“咳咳咳,咳咳。”不住的咳嗽带动着手指不住的颤抖,在照片上留下了痕迹。

      


“爷爷,很晚了,你去休息吧。”

      


王一博叹一口气,拍着背替他顺气,不动生色地抽出相册,轻轻放在桌上,扶着爷爷上床。

      


王一博就在床边一直等到爷爷睡去。

    


爷爷的病不至于严重,但慢慢消耗着精力,身子是一日不如一日了。

    


看来要去一趟医院了。

     


王一博悄悄走出房间,关上门。

     



是夜,王一博醒着。

   


他怕黑。

    


但却不是这个原因。

 

     


他猛地翻身而起,烦躁地抓了一把头发,脑子里全是那张照片的影像。

       


王一博对他的父母没有多少印象,有时甚至要翻翻相册才能回忆起来,但他不会给自己找不痛快,所以父母这两个字所代表的两个人在他心里是迷糊的。

     


毕竟他们在王一博四岁时就抛下了这对老幼离开了山城。唯一的联系就是每个月寄来的生活费。除了钱,不会有其他任何多余的话。

      


但王一博不会指望着这些钱,他不稀罕他们的施舍,才打算出去打工,奈何年龄局限。

      


王一博对父母谈不上恨,最多是埋怨。要是当年没有抛下我们,是不是我也会拥有幸福的生活,拥有所谓家人的爱。他这样想。

      


想着这些事情,渐渐有了睡意。在陷入梦境以前,他还在想着和肖战的约定。

     


“嗯....”床上一团被子里伸出一只手在床头柜上摸了半天,才抓住手机。

      


 开机

     


 九点十五,不算太晚。

   


洗漱完,来到厨房。桌上是刚热好的豆沙包。

   


“爷爷?”王一博朝房间喊到,却无人回答。

     


大概又去隔壁叨唠去了。



拿起豆沙包。咬一口,松软的口感,豆沙馅泛着浓浓的香气。王一博心里暖暖的。

      


他背上挎包出门。

      


今天的王一博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黑色的宽松裤更显修长的腿 。

       


很快他按照肖战给的地址来到了锅王。看着张扬的“锅王”二字,还有店面门口红红火火的广告立牌和挂着的“好运来”字符。

      


还真是,霸气。

      


王一博这样想着推开霸气的店门。

      


 “欢迎光临!哎?王一博,你来啦!”肖战站在收银台处一抬头就看到顺着光而来的王一博,着实被惊艳了一把。

         


王一博这颜值,还真是相当高啊,难怪被嫉妒。

      


 “我说,王一博,你以为你来这参加什么选秀节目啊,穿的跟要去接新娘的新郎一样。”肖战嘴上这么说眼睛还不住的往王一博身上瞟。

       


“我觉得还行吧,没有你说的那么夸张。”

       


老实说今天这一身王一博还真是精挑细选过的,想着要见肖战的父母,在家长面前还是要收敛一点,就穿了这么一套像学生的衣服。当然是他自认为。

     


但在别人眼里看来还真有肖战说的那么回事。

     


 “妈,王一博来了!”肖战拉着王一博玩里走。

    


肖父肖母闻声而来,看着面前高高瘦瘦的一小伙,也被惊艳了一下。

     


 “小博是吧,来来来,坐会吧。”

      


王一博看着周围几十个座位,一时也不知道该坐哪,便站着礼貌地回到“谢谢阿姨,不用了,站着就好。”

    


 “对了一博,今天叫你来,是有一件事要问你。”肖战眨眨眼。

       


“你不是在找兼职吗,那要不就在这吧,正好我也可以照顾照顾你。”

       


肖母附和着“对对对,小博啊,昨天战战也和我说了,毕竟两家关系也好,你可以在这先试试。”

      


一直未开口的肖父也终于发话“一博,你就当收银,肖战这小子我已经打发他去端茶倒水上菜做后勤了,你就安心先在这吧。”

    


“怎么样王一博?你想好了没有。”

       


王一博感觉他的鼻子不争气的酸了,倒是眼睛没红看不出来。

       


他笑着用胳膊肘顶了一下肖战“没想到啊战哥,你都帮我安排妥当了,那我哪能不接受呢。说吧,要我怎么报答你。“



“行了王一博,别整这些有的没的,一句话,是不是兄弟。”



“战哥你就是我一辈子的兄弟!谢谢战哥啊!也谢谢叔叔阿姨!”

      

       


       

         

被重新接受给了人多大的勇气和鼓励,只有被抛弃过的人才会知晓吧。比如,王一博。





——————————作者说————————————


好了,flag立下了

接下来打脸开始


感谢观看









木知

山秋遇见美好 第二章

       Ustinian :阴沉天空中有一小束照着你的阳光。


       “不好意思,您未满18岁,本店不能招收您。”前台人员微笑着将王一博的身份证退还回去。...


       Ustinian :阴沉天空中有一小束照着你的阳光。

    

      


      

       “不好意思,您未满18岁,本店不能招收您。”前台人员微笑着将王一博的身份证退还回去。

        



        又一次,被拒绝了。

        



        王一博沮丧地靠在街角的红色砖瓦墙上。他背一旧得泛黄的斜挎包,双手插进黑色的工装裤口袋里,低着头,柔软的发丝垂在额前,堪堪遮住锋眉。

       


        

       “什么时候才能成年啊”

        



        随即他又自言自语到“成年了又能怎样,还不是一样没用。”

        



        他转身往巷子深处走去,背后却传来让人厌恶的声音。

      



        “哟,一博,怎么?又被请出来了?”

   



       “哥早就告诫过你了,你呢,就是没人要的小混混一个,还指望人家招你呢。”

    



        “别不自量力了。”

      



        王一博这种事经历的多,内心毫无波澜,只是嫌恶的皱了皱眉,继续往前走。

      



        身后的人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哪能善罢甘休,见王一博不理自己,咬咬牙,嘴里什么也敢往外说。

       



        他没想太多,反正平时欺负王一博惯了,谁叫王一博是那种没钱没势,又长着一张让他嫉妒的脸。平时见人一副拒之千里仿佛贵公子的样子,真欠揍。

    



        “你敢不理我?怎么?又回去照顾你那爷爷,呵,也是,赶紧回去多看看那老头,免得哪一天就没咯。”

      



        王一博停下了脚步,两边的手慢慢紧握成拳,许是用力过度,他的身体竟微微颤抖着。

    



        “我靠!你敢打我!”拳头不偏不倚正好砸在不良少年的鼻梁上,疼得他呲牙咧嘴。

      



       “靠,还来你!”又是一拳砸在不良少年脸上。

    



        “那一拳是你不知好歹提我爷爷,这一拳是你曾经对我的辱骂。”

       



        肖战在一旁目睹了全程,暗暗叹息这不良少年也是自食其果。正要转身走,见那少年又要提起了拳,心想:

       



        还来啊,这力度,再一拳恐怕要出事了。

   



        “行了行了,这位小兄弟,别打了,你这一拳下去要出事了。”肖战说着露出标志性温和的笑,想着缓和一下氛围。

      



        “谁是你小兄弟。”在这昏暗巷子里,王一博看不清来人的脸,但听这声音还蛮好听的,温柔含蓄,像那种戴着金丝眼睛框的斯文绅士。

        



        但王一博想错了,起码绅士这个词。

       



        王一博哪领这不知道哪蹦出来的人的情,目光依旧狠狠盯着面前的不良少年“能出什么事!”

       



        那染着红头发的不良少年也怒了“你他妈的!肖战你别管!”

      



        肖战现在着实有点哭笑不得,看来自己名气挺大的啊。

        



        眼看着红毛冲上去要与少年干起来,肖战不动声色伸出一只脚。

   



        “靠!肖战你丫干什么!”红毛结结实实摔在了王一博面前。

       



        肖战回头笑着对王一博说“小朋友,快回家吧,少打架。”

       



        王一博对这个称呼很是不满,轻哼一声,随即又卸了气,嘴里嘟囔着。

       


        

       肖战听清了,他说“我没有家。”

      



        肖战张了张嘴,却没说什么,静静看着少年倔强的背影渐渐消失在小巷尽头,最后身影融于其中。

      



        微微摇了摇头,转过身。

      



        “知道我是谁吗”肖战指了指自己的脸

    



         “肖,肖战啊”红毛心里不禁发毛。

       



         肖战猛的抓起红毛的衣领狠狠把他撞在墙上。

    



        “欺负小朋友,真是没有节操啊。”

        



        肖战松开红毛,嫌弃地拍了拍手。

      



        “你,你要干什么!”

     



         “没干什么,就提醒一下你。”

        



         随即纯良无害地冲红毛笑了笑。

      



          顿时红毛一阵恶寒。

      



         走过红毛身边,肖战拍拍他的肩,往小巷另一头走去。

      

        




           原来,这小朋友当时是去爷爷这。

       



         肖战看着伸到面前的手,只一瞬就回握了上去,笑着回道“你好,肖战。王一博小朋友你很厉害哦。”

       



         王一博不动声色抽回了手。

       



       小朋友脾气真差,不过手摸起来还真是软乎乎的。

       



        爷爷的视线在他们两个人之间来转,“你们认识啊,年轻人怎么都这样,什么厉害不厉害的,我们这些老一辈都听不懂咯。”

       



        “战战啊,过来帮奶奶沏杯茶,奶奶可想念你的绿茶了。”

    



         “来啦奶奶!”肖战忙离开了这是非之地。

    



         一套熟练的操作,一壶绿茶沏完了,却见奶奶满脸的担忧。

  



         “奶奶,怎么了?”

     



        “战战啊,小博家挺复杂的,他小时候父母就抛下他和他爷爷了,他们爷孙俩一直相依为命。”

       



       “自从他爷爷身体不好了,原本就没多少话的他越来越沉默寡言了。害,也不知道这孩子遭了什么罪。”

    



        “我们俩家一直是旧识,这孩子也常常跑来看我们。他...”说到这奶奶顿了一下。

     



         “...他是个好孩子。”

    



        “眼下这孩子也快高考了,战战啊,你是成年人了,多照顾照顾他,嗯?”

      



         肖战静静地听着,心里不是滋味。

      



         这小屁孩原来这么有故事。

     



          “嗯,奶奶,我尽力吧,人家接不接受就不知道了。”

    



           “是个好孩子,去吧。”奶奶捏捏肖战的脸。

        

       



          “这茶是你泡的?”

     



          “是啊,我亲手沏的,怎么样,好喝吗?”

      



          “嗯...挺好喝的。”

         



         王一博又抿了一口绿茶,眼里终于褪去了冷酷。

        

        



         待一盏绿茶品玩,王一博背起斜挎包,与爷爷奶奶告别。

    



         “爷爷奶奶,我先走了。”

  



         “好好好,记得再来啊。”

    



        抵不住爷爷奶奶的双重威压,肖战也拍拍屁股站起身。

   



        “爷爷奶奶,我也走了哦。正好,我送送你。”

    



       “战战多来看看我们啊,路上小心,小博再见啊!”

   



        “知道了,走了!”

    



       “嗯,走了!”

     



        肖战关好门,王一博已经走出去好远了。

       



       真是一点也不想等自己啊。

       



        此时已是夕阳黄昏,王一博单薄的身子在橘红的天空下显得尤为落寞。落日把他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

     



        “喂!王一博,你等等我!”

      



        肖战一把揪住斜挎包的带子。

      



        王一博被这一揪,停住了脚步,回头看着肖战。

      



        他的眼睛似东洋般平静,就这样深深凝视着肖战。

      



         肖战愣住了。

       



        在那双看似平静的眼睛里,他看到了埋藏在底下翻涌的情绪,争先恐后地涌出,再一一被他掩盖下去。这些情绪,肖战不懂。

       



        但看着王一博这么注视这自己,肖战笑了。他的眼里似有光,眼尾微微上扬。嘴角咧开露出牙齿,这是极富感染力的笑容。

      



        这个笑容就怎么撞进王一博眼中,心中有一根弦被轻轻拨动,一股暖流慢慢淌过体内每一处血液,随之微微沸腾。

       



        当时王一博脑海里闪过一句话,“这双美丽的眼睛,好想一辈子注视着。”

       



         他暗暗记下了这个冲动。

    



         “王一博,你现在是不是高三?”肖战拍拍王一博的肩,示意并肩而走。

     



        “嗯,十七了。”

      



       “想考什么大学?”

      



       “没想过。”

 



        也没必要。



     

        “要我帮你查查吗?”

      



        “可以吗?”王一博睁着一双大眼睛看着肖战。

    



        他没有说出来。



       

        “你这小朋友,刚认识就想着从我这占便宜了。”肖战打趣道。

     



        “为什么要叫小朋友?”王一博实在是不解,肖战看着也没比他大多少。

     



         “我可比你大了六岁啊,我不叫你小朋友叫什么?小博?博哥?”说话的人又是一浅笑,要命的还是这调侃的语气,无意中又拨弄了王一博的心。

   



        “住口吧战哥!原来战哥23岁了,看着很显小啊。看这皮肤,我一个意气风发的17岁少年都羡慕不过来呢。”王一博的语气里是自己都未曾察觉笑意。

     



        “哎王一博,我发现你话多了!”肖战也没纠正这突如其来的“战哥”。

     



          王一博的拳头软乎乎地打到肖战身上“屁嘞。”

      



         “屁崩你二里地。”肖战也轻拍了王一博的手。

      



        又是一拳。

     



        这小朋友,还真是胜负欲极强。

    



       “够了啊,王一博。”

    



        王一博终于住了手。

     



       他拉住肖战,“现在我们不算刚认识了。”

   



       “嗯?”   

   



        “所以现在我们俩熟了吗?”

      



       王一博又一遍耐心地问,心里没由来地迫切。

     



        肖战鬼使神差地揉揉王一博的头“熟熟熟,必须熟了,我跟谁熟也没有跟你熟。”

        



        这明摆着是一句玩笑,但王一博十分受用的扬起了嘴角。

     



        “以后哥就带着你吃香的喝辣的,行不行啊王一博。”

      



        王一博先松开了肖战的手,默默说道“我不吃辣。”

       



        ?!

      



      “王一博,你找打吧!”

     



        “噗嗤,好了好了战哥,我是真的不吃辣啊。”王一博笑了,是敞开的笑。原本紧绷的脸在这一刻,在这个人面前得到了放松。唇边扬起两个甜甜的小括号,为完全褪去稚气的脸上还有奶膘。他的眼里有一道流光闪过。

       



        肖战被王一博的笑容给戳到了,小朋友笑起来真好看。

     



        “不过,王一博,作为山城的人,怎么可以不吃辣!”肖战义正言辞地说道。

      



        肖战家开的火锅店,那火锅底料必须是麻辣,在他们家,辣是宗旨。

    



         “不吃,会死的。”

      



          这句话活像撒娇。

      



         “我一定会把你培养成吃辣高手的,王一博你等着!”

    



         “肖战!”王一博瞬间拉下脸。

      



         “干嘛额,王一博你竟然凶你哥我!”肖战嘟起嘴,哼哼了几声,露出毫无杀伤力的兔牙。

       



         “刚才还问我熟没熟呢,现在就凶我,王一博你是人吗!”

       



         王一博被这炸毛的小白兔给狠狠萌了一波。

    



         “对不起战哥,我错了战哥,王一博向您道歉。”

       



         这道歉的话还真是说的一溜一溜的。

     



        “好了好了,王一博,没真怪你。”

   



         “我知道。”

      



         肖战有点无语,这少年说话也太直白了。

     

      






        落日的余晖在最后一刻照亮大地,最后一束光洒在少年的脸上,照亮了他的笑颜。

      



        两名少年并肩前行。

      



       他们在山的这一头,等待下一个黎明。


———————————作者说———————————


       感谢观看

       不定时更






木知

山秋遇见美好 第一章

         你是温暖,逆光而来


        蝉鸣一结束,预示着夏天已然走过。然而初秋的风却依然使人感到烦闷。


        “战战回来啦,快歇会儿,看看这满头大汗的。”肖母冲肖战一招手,被肖父拦住了。...


         你是温暖,逆光而来



         

        蝉鸣一结束,预示着夏天已然走过。然而初秋的风却依然使人感到烦闷。



        “战战回来啦,快歇会儿,看看这满头大汗的。”肖母冲肖战一招手,被肖父拦住了。

 


        “坐什么坐,多大人了一点热都受不住,还不过来打下手!”肖战摊了摊手无奈笑到:“来了来了,爸!”



        肖战,地地道道的山城火锅肖家第三世。因其爷爷一生忠爱火锅,晚年自立门户,白手起家,开了这家坐落于山城中的火锅店。



        当年山城中那可是清一色的什么“陈家排挡”、“佳佳烧烤”、“串串川川”,看着着实令人头疼。肖爷爷独行其道,取了“锅王”这相当霸气的店名,成为了这条街上最靓的店。



         如今年岁已大,便将“锅王”传给了儿子,也就是肖父。没过几年肖战出生了,被街坊邻居戏称为“火锅小王子”,这个称呼也一直沿用到现在。王子那可是童话里战神一样的存在,什么魔女啊龙王啊那都不在话下,故,其子名为肖战。



        肖战现如今23岁,大学刚毕业。当初听信了邻居的谗言选了外语专业,本想着毕业后出国飞黄腾达,哪想结果给一小设计公司当外语顾问和翻译。



        索性肖父母没有什么宏大的追求,但求不刷卡,不贷款,有一分,花一分,赚多少,花多少,不自卑,不虚荣,努力工作,善良待人。也就随他去了,反正到头来还有锅王这个家底,按肖父的话说就是“大不了被炒了可以屁颠屁颠回来做他的王子。”



        现在肖战没事也会去锅王帮帮忙,一家子的生活那还是哎呦,不错的。



        肖战蹲在厨房里剥莲藕,边剥边吃——他对莲藕由衷地热爱着。



         突然抬头问:“爸,爷爷奶奶最近还好吗?我好久没去看他们了。”



        肖父切着红萝卜头也不抬的回:“肖战!吃够了没!好好一个的莲藕都要被你吃完了!正好,吃够了感觉把这袋蔬菜给你爷爷送过去,还不快去!”


   

        肖战一脸嫌弃地盯着袋子中显眼的茄子,摆开脸拐进了小巷。他在心里默念:左←右→左←左←右→。在还没绕晕之前来到了熟悉的门牌前。



        “叮咚——”



        “来了来了!”



        “哎呦,是战战啊,舍得来看爷爷奶奶啦,来来来,快进来,蔬菜我拿进去。哎——”

       


         “奶——奶——”肖战伸开长臂,咧开双唇,弯弯的眉眼亮晶晶的,唇下那颗可爱的小痣微微上扬。他把奶奶抱了一满怀。



         “奶奶,我想死您啦!”奶奶摸了摸窝在她肩头的脑袋眯了眯眼:“嗯,奶奶也想死战战啦!”



         “你们俩行了,这么腻歪。”爷爷的声音从客厅传来。



         肖战这才松开了奶奶,冲爷爷叫道:“哦呦,爷爷你是不是吃———醋了?”肖战楞楞地看着对面的陌生人,不,准确说是一架之缘的陌生人。



        对面的人也是一脸错愕,随即想到了什么似的笑了笑,一脸戏谑地看着他。肖战知道,他是看到刚刚的那个抱抱,他是在嘲笑他!



         脸渐渐红了。



         “来来,战战给你介绍一下这是一博。小博,这就是我那个不孝孙子肖战。”爷爷轻拍这少年的背介绍道



         一博?小博?吼,还叫的这么亲切。



         肖战明确的感觉到了,当爷爷说到[不孝]两字时少年眼里的笑意更深了,这让他感到了一丝挑衅。



         王一博也是比窦娥还冤哪。见到肖战确实挺惊讶的,当时没看清他的脸现在才发现肖战原来这么好看,一想到进门时那个黏糊糊的拥抱形成的反差就像被戳到了萌点,不免弯了弯嘴角。他可没挑衅人家!



         看着肖战红起来的脸蛋,笑意又更深了。



         这人,还,怪可爱的?



         毕竟帮过自己。王一博伸出手,清亮又带着奶气的声音响起“你好,我是王一博。博君一笑的博”



        “我们见过。”




————————— 作者说—————————————


         第一次写文,多包涵

         文笔拙劣,感谢赏眼 




         

猜谜君
低饱和度赛璐璐风格山城

低饱和度赛璐璐风格山城

低饱和度赛璐璐风格山城

冰糖雪梨@

那年春天。

辽宁省本溪市平顶山

那年春天。

辽宁省本溪市平顶山

白鹿予水仙

一组简单的手机摄影,记录重庆的性格。

一组简单的手机摄影,记录重庆的性格。

晓欢XIAOHUAN

交通茶馆是重庆唯一保持着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风格的茶馆。茶馆不大,老式木架结构,房梁参差不齐,灰黑的砖瓦和斑驳的墙体透露出独特的年代感。随着时间的推移,现在的交通茶馆也成为了重庆网红之一。

交通茶馆是重庆唯一保持着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风格的茶馆。茶馆不大,老式木架结构,房梁参差不齐,灰黑的砖瓦和斑驳的墙体透露出独特的年代感。随着时间的推移,现在的交通茶馆也成为了重庆网红之一。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