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山河令

1亿浏览    16.5万参与
千哲贝霆

手写信

 老福特屏蔽太厉害了,私信也没有办法发过去,如果有人想看或者没有办法下载ins可以关注我的微博,我会私发给大家的。

  微博账户:千哲贝霆

  

 老福特屏蔽太厉害了,私信也没有办法发过去,如果有人想看或者没有办法下载ins可以关注我的微博,我会私发给大家的。

  微博账户:千哲贝霆

  

一个人的铁憨憨

  遇见“哲舒”两周年了耶

  岁月悠长,山河无恙,一腔孤勇和余生,都给你。

  遇见“哲舒”两周年了耶

  岁月悠长,山河无恙,一腔孤勇和余生,都给你。

塵落

第一章:穿越前

  “唉,师傅,师叔,又跑哪去了。”成岭

低声叹道。


正在山的另一边的温客行和周子舒两个

人,他们正毫无形象的在雪地上滚,呃,

对,是滚,你没看错。若是成岭在这,定会

扶额,怪道:“师傅说我走的那步子叫狗熊跳

舞,那你们这又是什么?”


“阿絮,我错了,咱不打了好吗?”温客

行限制住周子舒的双手,将它移至头顶处,

低头在周子舒的耳边说道。


周子舒感受到温客行说话时吹出的气

息,暖的,瞬间脸红了起来,虽都是老夫老

妻了,但是周于舒脸皮薄。


“温客行,你起开。”周子舒大声说道。


“阿絮,我不,你不原谅我,我就不起开。“温客行无赖道。


原来是温客行...

  “唉,师傅,师叔,又跑哪去了。”成岭

低声叹道。


正在山的另一边的温客行和周子舒两个

人,他们正毫无形象的在雪地上滚,呃,

对,是滚,你没看错。若是成岭在这,定会

扶额,怪道:“师傅说我走的那步子叫狗熊跳

舞,那你们这又是什么?”


“阿絮,我错了,咱不打了好吗?”温客

行限制住周子舒的双手,将它移至头顶处,

低头在周子舒的耳边说道。


周子舒感受到温客行说话时吹出的气

息,暖的,瞬间脸红了起来,虽都是老夫老

妻了,但是周于舒脸皮薄。


“温客行,你起开。”周子舒大声说道。


“阿絮,我不,你不原谅我,我就不起开。“温客行无赖道。


原来是温客行这厮把他家阿絮(一些不

可描述的样子)画了出来,且被周子舒抓了。

个现行。


周子舒很生气,语气不大友好道:“你再

不松手,今天晚上你睡柴房去。"


温客行一听,整个人都不好了,"不

行,阿絮,阿絮,我可不睡柴房,而且我只

画你,又不画别人的,别人要我画,我都不

画呢。”


“什么,你还想画别人的。"周子舒气

道。


“没有,我没有想,不对我是想都没

想,阿絮,你就原谅小可嘛~周相公~"温客

行语软软道。


周子舒挣也挣不开,说也不说不过,脑

海里灵光一闪,小声抽泣道:“老温~疼~”


温客行一听,急忙道:“阿絮啊,你哪

疼,我给你看看……”话还没说完,周子舒便

趁着温客行放松了力道,便给了温客行一肘子,推开了他。


周子舒正想欺身上去时,成岭跑了过

来,大老远地就在那道:“师傅,师叔,你们

在干什么呢?”

无尽夏开永不落幕

谁把谁当真58-2

谁把谁当真58 纯属巧合

[图片]

[图片]

[图片]

爱发电ID无尽夏开永不落幕,爱发电已更新至75章

谁把谁当真58 纯属巧合

爱发电ID无尽夏开永不落幕,爱发电已更新至75章

塵落

第四章:系统011

  “系统011已启动,请两位宿主与本系统绑定。”


只见空中飘来一个字幕,是否绑定。


系统011看了一下已经晕倒的两位,沉思片刻,"两位宿主已选择是,系统011正与两位宿主绑定中"


2%

10%

15%

25%

32%


.… +.


81%

100%


“系统011已与两位宿主绑定成功。”


“系统011可以穿越各种时空,请两位

宿主选择是否随机抽取小世界。"


...+.+


“两位宿主已选择随机抽取。”


“请两位宿主等待,系统011正在抽取

中。

“恭喜两位宿主,已抽取abo世界。”...

  “系统011已启动,请两位宿主与本系统绑定。”


只见空中飘来一个字幕,是否绑定。


系统011看了一下已经晕倒的两位,沉思片刻,"两位宿主已选择是,系统011正与两位宿主绑定中"


2%

10%

15%

25%

32%


.… +.


81%

100%


“系统011已与两位宿主绑定成功。”


“系统011可以穿越各种时空,请两位

宿主选择是否随机抽取小世界。"


...+.+


“两位宿主已选择随机抽取。”


“请两位宿主等待,系统011正在抽取

中。

“恭喜两位宿主,已抽取abo世界。”


"请两位宿主选择是否身穿还是魂穿。"


..+.


“两位宿主已选择身穿,系统011开

始带两位宿主穿越时空中,请两位宿主等。

待。”

1%

3%

6%


..+..


98%

100%

"恭喜两位宿主已穿越成功。”


“系统011已随机掉落更新,正在更新

中,需要时间一天,系统011更新完毕时,会发布任务,再见两位宿主,一天后再见。”

语毕。


只见温周二人已不在长明山上他们二人

的床上,来到了,被子是红色的,帐子也是红色的床上,好一幅喜气洋洋的景象,床边

还坐着一个穿着喜服,盖着红盖头的人,他

并没有发现床上还多了两个人,系统011悄

无声息的把温周二人带到了这里。

无尽夏开永不落幕

谁把谁当真58-1

谁把谁当真58 纯属巧合?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爱发电ID无尽夏开永不落幕,爱发电已更新至75章

谁把谁当真58 纯属巧合?

爱发电ID无尽夏开永不落幕,爱发电已更新至75章

塵落

第三章:穿越前

  原来昨日已死,经年路过,


也不过在等这样一个、可以朝夕以对、

执子之手的人。


周子舒立马站起来,尴尬地“咳”了一

声,“成岭,你怎么来了?”

傻大儿成岭立马跑过来,说:“师傅,

这不怕您和师叔无聊嘛,给您俩带了本书消遣一下呗。”


温客行笑道:“成岭,你带了什么书啊?”


张成岭献宝似地说道:“师傅,师叔,

是《红楼梦》,特好看。”


“真的。你们一定要看哦。”成岭说完,

便蹬着那“狗能跳舞”般的步子跑下山,跑得

跟兔子一样快,以至于想批评他的周子舒什

么都没说出口。


“这傻小子跑这么快干嘛。”周子舒无奈

道。


“阿絮,阿絮,我们一起看......

  原来昨日已死,经年路过,


也不过在等这样一个、可以朝夕以对、

执子之手的人。


周子舒立马站起来,尴尬地“咳”了一

声,“成岭,你怎么来了?”

傻大儿成岭立马跑过来,说:“师傅,

这不怕您和师叔无聊嘛,给您俩带了本书消遣一下呗。”


温客行笑道:“成岭,你带了什么书啊?”


张成岭献宝似地说道:“师傅,师叔,

是《红楼梦》,特好看。”


“真的。你们一定要看哦。”成岭说完,

便蹬着那“狗能跳舞”般的步子跑下山,跑得

跟兔子一样快,以至于想批评他的周子舒什

么都没说出口。


“这傻小子跑这么快干嘛。”周子舒无奈

道。


“阿絮,阿絮,我们一起看这书去呗。”


“不要,你自己看。”


温客行从早磨到晚,周子舒被叨叨地烦死了,终于在晚上的时候同意了他。


温容行拿着书的一侧,周子舒拿着另一

侧,才看一眼,这书便发出了白光,温周还没反应过,便晕了过去。

不加强盲女不改名
  我迟早要被这个AI笑死

  我迟早要被这个AI笑死

  我迟早要被这个AI笑死

塵落

第二章:穿越前

 山河不足重,重在遇知己。


要说这成岭嘛,为什么刚好在这里这

呢?


这还得源于他最近的这几天得到了一本

书,这本书呢,它的名字是“红楼梦”。


据说是民间一个姓曹的公子写的。红楼

梦这本书不仅有深厚的文采,而且讲述了主人公们之间的凄美爱情。此书一发,便风靡了整个江南。


不论男女老少,皆为买得此书,从早排

到晚,从晚排到早,这些商家们可谓是赚的

金盘钵钵。

这不,恰好传进了成岭的耳中,成岭对

红楼梦这本书充满了好奇,到底是怎么样的

一个故事,让这么多人为之倾倒。

所以成岭骑着骏马一匹,下山,只为求得一书尔。


好好的一个少年儿,为求得一书,硬生

生在......

 山河不足重,重在遇知己。


要说这成岭嘛,为什么刚好在这里这

呢?


这还得源于他最近的这几天得到了一本

书,这本书呢,它的名字是“红楼梦”。


据说是民间一个姓曹的公子写的。红楼

梦这本书不仅有深厚的文采,而且讲述了主人公们之间的凄美爱情。此书一发,便风靡了整个江南。


不论男女老少,皆为买得此书,从早排

到晚,从晚排到早,这些商家们可谓是赚的

金盘钵钵。

这不,恰好传进了成岭的耳中,成岭对

红楼梦这本书充满了好奇,到底是怎么样的

一个故事,让这么多人为之倾倒。

所以成岭骑着骏马一匹,下山,只为求得一书尔。


好好的一个少年儿,为求得一书,硬生

生在此处排了三天三夜的队,终于求得此

书。


刚挤出人群的成岭不由得擦汗:“原来

买书也这么艰难。”


成岭带着激动的心,骑上骏马,回到了

四季山庄,自那之后不时的有弟子听到从他

们庄主的房间里传来的阵阵抽噎声。


大一点的弟子认为,庄主走火入魔了。


小一点的弟子,以为有鬼在哭泣,可把他们吓得差点请道士来了。


身为温周二人的好大儿,看完的第一个

想法便是一一分享。


这不就有了,温周二人在雪地里打滚,

被成岭瞧见了的尴尬了呗。 

塵落

序:老温是坏银

  今天的天气非常的晴朗,哪怕是在长明山上也有太阳的照射,太阳的光线通过窗户照射在那丝绸般的被子上。

温客行打开了房门,走到了床边 ,轻声的对着被窝里的人说,“阿絮,阿絮,快起床啦,小懒虫,别睡了”

被子里传来一道糯糯的声音,“嗯~再睡会儿嘛~”

“不行,太阳都晒到屁股了,还不起,阿絮你还记得今天要去赶集吗?”

“嗯,你自己去吧,我不去了”

“昨天晚上是谁嚷嚷着自己要去的呀?”

“滚 (๑•ૅω•´๑)”猫猫生气,猫猫无语,猫猫伤心,“还不都怪你?”

生气的阿絮睁开他那红红的还带着泪光的眼睛,温客行慌了,完了,阿絮要哭了,“乖乖阿絮,不哭,不哭,都...

  今天的天气非常的晴朗,哪怕是在长明山上也有太阳的照射,太阳的光线通过窗户照射在那丝绸般的被子上。

温客行打开了房门,走到了床边 ,轻声的对着被窝里的人说,“阿絮,阿絮,快起床啦,小懒虫,别睡了”

被子里传来一道糯糯的声音,“嗯~再睡会儿嘛~”

“不行,太阳都晒到屁股了,还不起,阿絮你还记得今天要去赶集吗?”

“嗯,你自己去吧,我不去了”

“昨天晚上是谁嚷嚷着自己要去的呀?”

“滚 (๑•ૅω•´๑)”猫猫生气,猫猫无语,猫猫伤心,“还不都怪你?”

生气的阿絮睁开他那红红的还带着泪光的眼睛,温客行慌了,完了,阿絮要哭了,“乖乖阿絮,不哭,不哭,都是夫君的错......”

温客行还没有说完,阿絮就已经哭了起来,豆股大的泪珠,一粒一粒的滚了下来。

阿絮哭着哭着还打起了嗝,“嗝~你个,嗝~坏,坏,嗝~坏银(ಥ﹏ಥ) ”

竹熙

观影体

  求少年歌行观影山河令或山河令观影少年歌行 观影体?

  拜托了!!!

  求少年歌行观影山河令或山河令观影少年歌行 观影体?

  拜托了!!!

维拉Vera

相见欢 19

第十九章

回到静安,已经是晚上七点。

小小的白色U盘,被我一路握在手里,我不知道里面有什么,我甚至没有准备好要打开它。

江南伸出手,向我点了点头,我木然地递给他。

有图像有声音,我看见了人性中最丑陋的一面。

“我无法继续下去了。你有房有车有老婆有孩子,我算什么?没名没份还陪着你做这些丧尽天良的事。”

“还想要名份,我给你的这些钱你一辈子都挣不到。”

“名份我从来没指望过,可是您和龚总是好兄弟啊?他这样地信任你,你却利用他对你的信任背地里给他挖着一个又一个的陷阱,您和他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你要这样对他,他谦逊自律,善良豁达,您究竟有什么把柄落在他们手里?”

“小青,你有没有想过,正...

第十九章

回到静安,已经是晚上七点。

小小的白色U盘,被我一路握在手里,我不知道里面有什么,我甚至没有准备好要打开它。

江南伸出手,向我点了点头,我木然地递给他。

有图像有声音,我看见了人性中最丑陋的一面。

“我无法继续下去了。你有房有车有老婆有孩子,我算什么?没名没份还陪着你做这些丧尽天良的事。”

“还想要名份,我给你的这些钱你一辈子都挣不到。”

“名份我从来没指望过,可是您和龚总是好兄弟啊?他这样地信任你,你却利用他对你的信任背地里给他挖着一个又一个的陷阱,您和他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你要这样对他,他谦逊自律,善良豁达,您究竟有什么把柄落在他们手里?”

“小青,你有没有想过,正是因为龚俊的过于完美,他们在他身上找不到任何可以拿来做文章的事,才把矛头转向他身边的人。很不幸我成为了他们的目标,他们用一个美丽的女人诱惑了我,我不知道她家里有摄像头,整个过程都被拍了,我羞愧到无地自容,我没有办法,我只能听他们的。”

“他们到底是谁?”

“我不知道,那女人的地址和身份都是假的,钱的来源我也查不到,他们的势力太强大了,我停不下来。”

“可龚总怎么办?等到东窗事发我们又该如何收场?”

“我不知道,我只能往前走。”

“我不能和你您同行了,这是一条不归路,我要回老家陪我母亲,再这样下去她的最后一面怕是见不到了。”

“你可以把你母亲接到北京来这边医疗条件比较好,所有的费用我出。”

“算了,人各有命,我不想再做你的傀儡。”

“小青,他们答应过我会让我们顺利脱险的。”

“那都是骗人的话,就像你的花言巧语一样,明知你心里没有我我还溺在里面不肯出来,贪恋着你的亲吻,贪恋着你的身体,贪恋着你好看的皮囊,可是我如鲠在喉夜不能寐,我快要疯了……”

“小青,你真的以为我对你没有半点真心,我不喜欢的人刀架在脖子上我都不会碰一下。”

“行李我已经打包好了,辞职信在您的桌子上,龚总那里麻烦您帮我说一下,我实在无法面对龚总的儒雅和他那信赖的眼神。”

“小青,你当真要走?”

“我们最好祈祷龚总平安无事,那样我们还能苟延残喘地多活几天。”

一片漆黑后,视频结束了。

惊心动魄的对话让曾经无数次推翻的假设成为现实,那些人为了搞垮我居然下了这么大一盘棋,恐惧与黑暗再次向我袭来。江南一直沉默着,我猜他大概经历了和我一样的心里路程,共同的好友,友谊和正义的撞击让本就艰难的人生变得更加寒冷。

每个人都有软肋,都会经历诱惑,多年的同窗,一起打拼的伙伴,铁一般的事实像一把利剑摆在我面前,拿起它我就可以斩妖除魔,可我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江南问我,我说再等一等,我不知道自己要等什么。


一个月后,我接到小青电话。

“龚总,……我母亲去世了。”

“请节哀,有没有需要帮助的地方。”

“我回京了现在在公安局门口,我决定自首,龚总我如蚍蜉撼树般渺小,也许我的坦白依然换不回您的名誉,可我能做的只有这些了,龚总保重。”

电话挂了,再打过去已无人接听。

几天后铁瓷入狱,他对小青的指控供认不讳。江南说对方埋了这么久的线,替罪羔羊一开始就备好了查不到他们头上,我们的法律靠证据说话,结果也只能这样了。

事情终于水落石出,江南拼尽所有的资源为我赢得了权威部门的一纸澄清,可澄清是那么地苍白无力,他们好不容易把我踩在脚下又怎会轻易地让我爬起来。


清如水明如镜的秋天,林松说他要和顾也结婚了,问我愿不愿意给他当伴郎,我应了。每个人都在往前走,我已停留的太久,在泥泞与混沌里徘徊的我收了脚步,却仍没有找到方向。

顾也披上婚纱的样子,比我想象中美丽。林松帅气的像童话里的王子,如此登对的两个人让我看见了爱情最好的模样。我那幻想过无数次的我和顾也的那场婚礼永远地留在梦里了。

我伫立在人群里,望着天空一蓬蓬升起的红霞,一些隐约的记忆在风中破碎。

顾也在上海举办时装展,邀请我去走秀,我应了,网络上的谩骂与嘲笑已伤不到我。林松给我介绍了一油漆广告问我接不接,我接了。

油漆厂在郊外,拍摄很顺利,我一个人去一个人回。

初秋的傍晚很安静,我走在上海干净的街道上,夕阳涂满了整个大地,我第一次觉得上海的温情。


当我想计算一下时间时,我在上海已待了大半年。

这大半年的功夫,我的内心是混乱的,好像有一层白蜡封住了它,是表面上的平静与安全感,这段时间内发生的事,总当作是上一年或者下一年的,这一年内一件事也不记得,真真是失落的一年。

圣诞节的时候,下雪了。

细小的,谨慎的,太慢又太少,还没等人看清楚早已融化在街道上,白色的雪变成黑色的。

我灰扑扑地走在路上,身边很多人欢呼着。

“天呐,下雪了,这是真的吗?”“这雪是真的吗?这是真的雪吗?”

我听着她们的话一阵阵犯晕,后来反应过来我在上海。

雪花从高高的夜空中落下,我有些想念北京了,想念北京那痛快的鹅毛大雪。


元旦,我去黄浦江赶一场烟花。

我还是要在某个地方和现实世界保持一丝联系,否则我就不是我了,我会变成一个哪儿都不存在的人。

岸边挤满了人,远远地听见轰隆声,天空被照亮,燃烧的烟花蹿升到空中绚丽地绽放,短暂地,随后熄灭。在可预见的时间里,重复地继续着。

隐入夜色的我站在巨大的人群中,站在江对面。知道有结束的时候,每个人都知道,只是在那个时刻里,根本无法动弹。人们站在冷风里,呼吸缓慢地望着它,结束就这样逼近。

我在大多数人回神前离开了,我以为自己隐藏的很好。

我的短暂出现,还是被一台高清摄像机捕捉到,我的脸像电影的特写镜头出现在次日的早间新闻里,我戴着黑色的口罩仰望天空,虽然只有几秒的停留,还是被喜爱我的人看见了,几秒的镜头被她们剪成一帧帧高清的图片以上海为中心,在网络上迅速地向周围传播,我终于看清了自己的那张脸,清冷淡然,是成长之后的我,也只有我自己知道,我望着的是烟花之上的那片星空。

很久没更新的旧微博评论区图片满天飞,我似乎又听见了她们的欢呼与呐喊,只是她们的等待与热情我不知如何回应拿什么回应,我还没准备好,现在的我跑出去也飞不起来,我继续沉默。


晚上做了一个梦,出事以后第一次梦见他。

一片细雨黄昏的花园,我踩着湿草走了很远的路,十分不愉快的梦境。

他躺在花海里,我慢慢地走过去,他轻闭着眼睛似乎睡着了。我凝视着他,才发现我看不见他的呼吸。

“弟弟,弟弟。”

我摇着他的胳膊,他没有反应。

“张哲瀚,张哲瀚,你醒醒,醒醒。”

他依旧闭着眼,他听不见。我的话像片片落叶从他身边吹过,吹到空中去。但在它们经过之后,有一种寒冷跟着来了,一种麻木抓住了我。

他躺在那里,小小的,消失在花海中心。

我的喉咙收紧了,像是有一条绳索勒着它,我挣了挣没有字句说出来。

“张哲瀚。”

我骤然一惊,听见自己的声音,它打破了那瘫痪。

梦醒了,我睁开眼,眼前只剩几点虹色碎影,我脑门手心全是汗,也许我真的该回去了。


林松来机场送我,他说顾也孕吐的厉害想来来不了。

我说恭喜你又长一辈儿,兄弟里边头一个当爸的,林松说头一个本该是你。

两人沉默到发窘,我手一扬,说走了。

转身前林松又补了一句,他说俊子没事儿,我们都在呢你踏踏实实的。


我不会忘记上海的这段日子,因为那时候幸亏有它。

上海的繁星,咸湿的空气,干净的街道,洋气的轻轨还有黄浦江上掠过的鸟群和江中闪烁的霓虹的倒影,我所及的每一处像一枚枚印记烙在我的灵魂里,我接纳了它爱上了它,我再一次远行。


—TBC—   故事虚构 请勿上升

落盏

当温周穿进狗血剧本中

    云落溟知道短时间内是无法逆转余晓晓的想法的,还是要提醒张师兄小心。此地凶险,身边还跟着这么一个不怀好意的人。此时余晓晓还在跟她喋喋不休:“我是不想看你跟那个张成牵扯太多,仙医谷是名门正派,令师也是武林德高望重的前辈,你不能被小人蛊惑。”对方看她的眼神就好像是误入歧途的小白羊,云落溟觉得很心累。


 “余姑娘,我知道你心中怨恨,贵派黄师兄之死现在还不能断定是张师兄下的手。就算你仍有疑虑,也应该知道我们现在身处之地危机重重,都应先放下成见,一切等逃出去再说。”她放软声音好生劝道,仙医谷的名声多少还是有点用。余晓晓如非必要绝不会冲她下手,...

    云落溟知道短时间内是无法逆转余晓晓的想法的,还是要提醒张师兄小心。此地凶险,身边还跟着这么一个不怀好意的人。此时余晓晓还在跟她喋喋不休:“我是不想看你跟那个张成牵扯太多,仙医谷是名门正派,令师也是武林德高望重的前辈,你不能被小人蛊惑。”对方看她的眼神就好像是误入歧途的小白羊,云落溟觉得很心累。


 “余姑娘,我知道你心中怨恨,贵派黄师兄之死现在还不能断定是张师兄下的手。就算你仍有疑虑,也应该知道我们现在身处之地危机重重,都应先放下成见,一切等逃出去再说。”她放软声音好生劝道,仙医谷的名声多少还是有点用。余晓晓如非必要绝不会冲她下手,这时候也只能先稳住她。这个墓葬实在是有点奇怪,他们进来至少有两个时辰,除了有些冷,丝毫不觉得疲惫,这不正常。

  

  余晓晓也知道仅凭自己一个人是无法在从鬼地方逃出去的,即使迫切地想要报仇,活着出去显然更加重要。可是她就是不甘心,凭什么张成叛逃出去还有这样的机遇。云落溟皱着眉头缩了缩身子,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周围似乎更冷了一点。墙上的烛火微微颤动, 一道影子缓缓的靠近,各怀心事的两个人并没有发现。


   另一边


   山雨来势汹汹,去的也很快。乌云散去后露出了点点星子,三人谈完了事就从酒馆里走了出来。明亮的月光清浅的照在青石板路上,微风中夹杂着雨后泥土湿润的清香。


   尧泽提着灯笼在前面照明,他挪动着脚步缓慢行进。雨后石板湿滑,他不过是有些粗浅功夫的普通人,自然不可能如身后那两位闲庭信步。这么陡峭的山路,摔下去可是会死的。


 “我说教主大人,您和周先生一起去不就好了,带上我做什么,我这小身板都不够给您添麻烦的。”他小心翼翼的看着路,嘴里还在不住的抱怨。


  “你也该活动活动筋骨了,天天赖在教中看那些个杂书。现在有机会能让你一睹栖梧公主的珍藏,你有什么不愿意的。”傅曜很想给前面那人来上一脚,但想想周子舒还在身边,如此行为实在不雅,于是便放弃了。


     栖梧公主的墓葬他当然是想去的,他手里前朝遗留下来的东西实在是太少了,想要的答案墓葬里面一定有。有些事情尧泽并没有说出来,栖梧公主墓葬这么多人垂涎,并不只是因为她拥有起死回生的秘法。毕竟前朝距今也有几百年的时光,再好的秘法也不过是个传说,没有人会为了虚无缥缈的传说拼命。“这不是怕给您添麻烦吗,里面可是惊险万分,到时候教主大人一定要保护好我!”


  “自求多福,魔教不养废物!”傅曜面无表情,十分冷酷的说。


  “教主你好狠的心啊!”尧泽不可置信的大声嚷嚷,满脸委屈,真是绝情啊!


   温客行静静的看着两个人吵嘴,思绪渐渐飘远,也不知道这时候成岭在做什么,他身上的伤好的怎么样了?在四季山庄的时候,他曾经想问那三年都发生了些什么,可是阿絮阻止了他,说有些心结只能成岭自己想开才行。


   在他们面前,成岭好像还像以前一样,敬仰依赖着自己的师父。可温客行还是能感觉到他深深的不安,这种情绪并不会因为他们的关心而渐渐消解,反而愈加深重。


  阿絮提出让成岭独自出任务的时候,他是反对的。对于成岭他一直心怀愧疚,这个孩子本来可以不失去那么多的。


  “老温,成岭不是小孩子,他只是一时走不出来。”背对着阳光,阿絮的声音有些恍惚的伤感。“他在怪自己无能为力,只有等他真正强大起来,才能坦然面对那些失去,才能更好地生活。他并不像你想的那么脆弱,外界的危险不会阻拦他前进,只有内心的怯懦才会。”他们这些人又有谁不曾因为那些失去止步不前,可是他们没有停下脚步,那他相信成岭也不会。


  “我知道了。”温客行没有质疑周子舒的决定,只是让手下的人偶尔关注。很快,他发现成岭处事方式非常的成熟,已经和当年的孩子大不同了。他感到欣慰的同时,又有点心酸。这孩子,他们不在的时候一定吃了很多的苦。


  “周先生,怎么不见温公子和您同行。”不是说这两个人一直是焦不离孟,两个人关系好得不得了。尧泽没发现自家教主瞪着他的眼神,兴致勃勃的询问。


    对于这两个人他是非常好奇,尤其是温客行。他真的不是叛逃出教的温衍吗?一年前教主回来之后就撤下了对温衍的追杀令,什么缘由都没说。后来魔教探子偶然看见四季山庄的二庄主跟温衍长的一模一样,再联想他失踪的时间,很难不联想。本来以为此次前来能试探一番,没想到来得居然是更神秘的四季山庄庄主。


   “阿—,老温他,有些事情要处理。”温客行还在愣神,被这么猝不及防一问差点说漏嘴。好在这两个人对他并不是很熟,只有傅曜略微疑惑的偏了偏头,并没多问什么。尧泽也不觉得遗憾,又不是以后见不到。“不知道周先生师承何处,江湖传言您武功高强,这个年纪能有此功力,当得上是一代大侠。”其实这位不仅是一位大侠,他治理山庄也很有一手,短短两年就将四季山庄情报网经营的井井有条。


   若不是有丰厚的经验,那这个人就是个天才。这个年纪很难想像他会有什么经验,况且江湖人一腔热忱大多用在日复一日的修炼武功上面。若不是天才,那么四季山庄背后运营的便另有其人。尧泽更倾向于后者,具体是什么,想来这位庄主会给自己答案的。


  “家师不过闲云野鹤一闲人罢了!大侠的称呼在下可当不得。”温客行想起那个有缘无分的师父,心底被触动了些许。面上有了些许温柔的神色,他从没奢望过拜秦怀章为师。如今能够名正言顺的称对方为师父,大概也算命运对他的眷顾吧。


   看着尧泽还想继续问,傅曜心中一紧,差点上前捂住他的嘴,一天天的瞎问个什么?秦怀章此人他是记得的,为人侠义,在周子舒的心中占有的分量不轻。若是尧泽的瞎问冲撞了对方,他可不敢保证能保住尧泽的小命。不管周子舒多么平易近人,他曾经都是杀手头子。


  “你可闭嘴吧你,留点力气,一会我们要潜进青牛派。最近五大派的人来了不少,要不想惹麻烦最好是尽数避开那些人。”还没等周子舒说什么,傅曜急忙捂住了尧泽的嘴,带着他一溜烟地跑远了。


    温客行饶有兴致的看着两个人的背影,总觉得这位傅教主像是发现了什么。本想掏出自己的扇子,但是摸了个空,突然想到阿絮是不会有这样的动作,只好作罢,背着手不紧不慢的跟了上去。


    他们并没有去停尸的后院,尧泽带着傅曜和温客行两个人七拐八绕的来到了青牛派的后山。越往后走越是杂草丛生,青石台阶上丛生的藤蔓相互缠绕,傅曜耐着性子清理了一会终于还是忍不住。一掌呼出,暴虐的真气将沿路的杂草瞬间碾了个粉碎,露出下面布满斑驳青苔的石头。“你确定没走错?”


  此时三人已经来到了一处山壁下,前方已然是绝路。傅曜终于是耐心告罄,转头沉声问尧泽。尧泽并没有出声,而是借着月光四处打量了一番。抬手演算了一番,往东北方向走了几步,拽下一根枯枝在那里狠狠往下一插。


  四周轻微晃动了一下,有机关的咔哒声响起。山壁处如分开的水流般裂开了一道缝隙,约莫一人宽。“古书诚不欺我,这一线天后便是我们要找的地方了。”尧泽松了一口气,从怀里掏出一个火折子就往山壁裂隙处走去,温客行与傅曜对视一眼,紧随其后。


   一线天内十分狭窄,真想不到这机关竟如此玄妙。温客行饶有兴趣的看着前方带路的尧泽,他又是怎么知道入口在什么地方的?这么重要的陵寝可不是什么人都能知道进入的方法,但显然现在不是问问题的好时机。他摩挲着墙壁缓缓前进,墙面凹凸不平,温客行顿了顿,将手里的火折子往边上挪了挪,这才发现,上面密密麻麻的画满了看不懂的类似文字的东西。


  紧跟在他后面的傅曜发现了异常,他顺着温客行的目光看过去。手中的火折子顺势也往边上挪了挪,火光照亮了一片空间。那些文字连在一起,看起来竟像是一幅画。


  “那是朱雀一族的神文,只有圣女才懂是什么意思。”尧泽没有回头,十分艰难的前行,幸亏他长得瘦,才能磕磕绊绊的在这个地方前行。“前朝神殿认为用神文绘朱雀神体,才能上达天听,算是祭祀的一种。”不知为何,他的声音中竟有些嘲讽的意味,温客行没有忽略这一点。这位似乎对前朝神殿意见不小啊。


  “你懂的还挺多。”傅曜咋舌,他是个粗人,这些东西一窍不通。他父亲留下的那些个孤本尘土都落了一尺厚,也就是尧泽能看得进去。也亏的这些孤本,不然尧泽也不会这么顺利被他拐去魔教。


  “教主谬赞了,不过我们要抓紧时间,时辰错过的话只能等五天后墓葬正门才能再次开启。”尧泽速度加快了一些,温客行没说什么,自然是紧跟其后,他对这个墓葬兴趣越来越大了。相信这里定能给他一些惊喜。

等光也等你2号

你身上是有光的,一旦沐浴过那样的光,便再也无法忘记。

你身上是有光的,一旦沐浴过那样的光,便再也无法忘记。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