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山田二郎

52.6万浏览    4385参与
Bright Moon

[图片]

?!!!jiro你为什么在我的英语卷子里

?!!!jiro你为什么在我的英语卷子里

芙尔玛琳♪

【じろさぶ/二三郎】周而复始

#じろさぶ# 🌟 #520じろさぶ24h#

23:00

最拉跨的一篇来了,再次祝大家520愉快♡

上一棒:.@山田鸭鸭 

山田三郎中了违法麦,可是他似乎没什么不同。尽管如此小心谨慎的一郎还是带着他去做了一套全身检查。

头脑和身体都没受到影响,学习工作依旧,面对委托也很认真......他真的没有什么不同,只是,会黏在二郎身边,向他微笑,时不时给他一些小礼物,就像儿时那样,然后就是......对他倾吐爱意。


真是令人烦躁,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山田二郎想不明白,他理不清,回过神来满脑子都是对方的爱意。


该死的。


明明是再普通不过的四目相......


#じろさぶ# 🌟 #520じろさぶ24h#

23:00

最拉跨的一篇来了,再次祝大家520愉快♡

上一棒:.@山田鸭鸭 

山田三郎中了违法麦,可是他似乎没什么不同。尽管如此小心谨慎的一郎还是带着他去做了一套全身检查。

头脑和身体都没受到影响,学习工作依旧,面对委托也很认真......他真的没有什么不同,只是,会黏在二郎身边,向他微笑,时不时给他一些小礼物,就像儿时那样,然后就是......对他倾吐爱意。


真是令人烦躁,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山田二郎想不明白,他理不清,回过神来满脑子都是对方的爱意。


该死的。


明明是再普通不过的四目相对,明明是自己期待的告白。

可为什么会是这种方式。


“你到底是怎么想的?是真心的还是仅仅因为违法麦的副作用?”

他多想问问对方的心意。算了,就算抓着他的肩膀和他大吵一架也问不出来什么的。就算是自己撕心裂肺呕到咳血也依旧改变不了什么。现在的三郎根本不会和自己吵架,哪怕自己弄坏了他最珍爱的游戏机对方也依旧会用澄澈的双眼向他抒发灼热的爱意。

嘶,怎么可能那么做啊。压根就没有办法好吧。


如果可以真想把对他使用违法麦的家伙胖揍一顿,然后狠狠扼住他们的脖子让那些丑恶的嘴再也发不出声音。

可怜而又可悲,自己根本无能为力,不管是对伤害自己挚爱的人还是对这突如其来的爱意。


“二郎,我喜欢你。"


啧,又是这样。像是无法被破译的古文字,再丰富的文化底蕴也无法被后人辨识,时间的洗礼让其变得珍贵却也晦暗不明。


“啊是吗,挺好的。”

不敢回应也无法拒绝。一切都太糟糕了。或许只是像兄弟你那样的喜欢呢?可是自己居然连坦然的将对方视作兄弟都做不到。

想什么呢山田二郎,你们的恋情不可能双向奔赴,别做梦了,趁现在赶紧清醒清醒吧!你们只是兄弟,这只是违法麦的副作用而已!

他试图这样唤醒不该沉沦的自己。


算了,就这样当做兄弟亲情被弟弟喜欢着也好。


“是爱情。我爱你二郎。”

心里话好像被对方猜透了一样,可那话语却像一剂毒药一般刺进心脏,那毒一寸一寸侵占血液,致命之前是长久的折磨。


“三郎啊,你听我说...”

二郎扶着三郎的肩膀,他面对着三郎,距离好近,甚至能感知对方温热的吐息,明明一抬头就能对上他的眸,可却始终不敢仰起脸。


“你的未来有无限的可能性,”

他说着,用自己也猜不透的深情。


“你可以活得不凡,”

[你将来可能会成为博士,科研者,成为那些能在这个世界混出名堂的人,]


“你也可以去过平凡的人生,”

[你也可能会成为谁的丈夫,谁的父亲,]


“你要去成家立业,”

[你要去和相爱之人相守,]


“你要去过你的生活,”

[会有个人陪你走入婚姻殿堂度过余生,]


[那个人不会是我。]


“你听着,你听着......”

他快说不出话了,可他还在努力向对方传达。

“拜托你,拜托你了三郎,不要爱我。”

[我可以爱你,但你不要爱我。]


我们不可能双向奔赴,血缘凝结的基因不允许我们相爱,所以我爱你就够了,你没有必要承受爱而不得的痛苦。

痛苦什么的,我一个人就够了。

山田二郎这样想。

他说不下去了。他想哭,可他不能。他想和他道歉,没有和你说实话对不起,没能接受你的爱意对不起,没能说爱你,对不起。


“这只是违法麦的副作用对吧.....你不爱我,对吧.....”


曾经令他烦躁的事情如今却也变成了请求,曾几何时的傲骨在感情面前却也如此卑微,他想不到,之前他从来都不去想如果三郎真的爱上了自通要怎么办,他不愿他痛苦,于是将爱意掩埋,久而久之连自己都忘却了有那样一份被藏在心底的爱意,可如今本就满溢的感情彻底崩溃。


[可是我爱你啊.....]

那句爱意到底还是没能说出口。

“求你了三郎,求你了,走掉好吗,扭头就走,不要理我,不要再注视我了.....”

他恳求着,恳求着自己不是他爱的那个二郎,只是作为他哥哥的二郎,这只是一份血肉相连的骨肉亲情,对吧,对吧。

他不知道自己早就泣不成声,他觉得自己现在这个样子一点都不帅,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份潇洒,他的所有骨气早就在爱上他的那一刻对他消失殆尽。


“可我真的爱你啊.....”小男孩似乎有些委屈,可那份语气为何还是一成不变的坚定。他有些犹豫要不要接着说下去,衣摆已经被他攥出褶皱,手心也不停冒汗,最糟糕的是心脏,好热,快跳出来了。

“不是因为违法麦.....”

山田三郎第一次觉得语言是如此贫瘠的表达。他不知道该怎么说。


他们的定位仿佛互换了一样,明明是爱哭鬼的三郎此刻正学着哥哥的样子安慰自己面前的二哥——他的爱慕之人。


「你喜欢我对吧,我知道的,可你为什么在哭呢?」


“二郎,之前都是你在保护我,可唯有这件事我比你勇敢。不是违法麦的作用,我是真的喜欢你,不是兄弟那种,是对恋人那种......”他的声音越来越激动,他似乎拿出了一生的勇敢来向对方表白。


“二郎,看着我。”

他还是对上了他的视线。


“还轮不到你这家伙在我面前逞英雄,明明我才是你哥。”

他最终还是选择了面对,明明是教训三郎的话语,可温和的就像清晨的阳光。


“对不起,这本来是美好的事情。”

可是为什么我们却要如此痛苦呢?是因为我们注定不能相爱吗?该死,兄弟不能相爱什么的这是哪个混蛋规定的呀!


“幸福也好,痛苦也好,两个人的事情要两个人承担对吧。”

他还是选择了面对。


炙热的,痛苦的,却又幸福的爱意。

Strawberry Summer

山田万事屋构造布局分析图

※很多乱猜成分

※希望有点用

山田万事屋构造布局分析图

※很多乱猜成分

※希望有点用

阿言不是啊言

赶一个520的小尾巴

第一张是@阿van 给画的生贺!

赶一个520的小尾巴

第一张是@阿van 给画的生贺!

池袋骨科医生西撒。
正片没出现过的封面也发一下好了

正片没出现过的封面也发一下好了

正片没出现过的封面也发一下好了

阿土土土土土

「DRB乙女」520他们的准备

♡(*´∀`*)人(*´∀`*)♡ooc注意!不喜勿喷!

内含:一郎/独步/左马刻/二郎/十四


山田一郎

     对于不是现充的一郎,他早早就开始做起了520的攻略。一边想着你开心的样子,一边默默想着该给你送什么礼物。


     一郎:“鲜花?”


     一郎想着今天应该大多数女孩都会收到鲜花吧,觉得不太独特在小本本上打了个叉。


    一郎:“鞋子包...

♡(*´∀`*)人(*´∀`*)♡ooc注意!不喜勿喷!

内含:一郎/独步/左马刻/二郎/十四


山田一郎

     对于不是现充的一郎,他早早就开始做起了520的攻略。一边想着你开心的样子,一边默默想着该给你送什么礼物。


     一郎:“鲜花?”


     一郎想着今天应该大多数女孩都会收到鲜花吧,觉得不太独特在小本本上打了个叉。


    一郎:“鞋子包包…感觉还差点意思啊。”


    一郎仰头靠在办公椅上越想越迷茫,决定上街走走寻找灵感,不知不觉在一家饰品店停下了。


    那对祖母绿的耳环的耳环颜色通透美丽,就如一郎的绿眸一般闪耀。一郎眼睛一闪,决定就是它了!


    到约定的时间,一郎一改穿衣风格靠着墙在你家楼下等你,路过的女孩都忍不住多看他两眼。


    看到你出现立马害羞的挠着脑袋,想要为你亲自戴上耳环。


   一郎:“今天的你很美…这是我挑选的耳环,我、我可以替你戴上它吗/////”


(等待你的回答的一郎先生像极了期待摸头的修狗)



观音坂独步

      独步先生早早就在台历上做好了记号,非常努力的做完其他人强压的工作下班,想要快点来到你的身边。


      独步为你选择的礼物是前一夜为你挑选的,就像是上天安排一般,在他下班后那家店是唯一开门的。


      胸针的雕刻工艺精美,镶嵌的细钻相得益彰。独步将礼物捧在手中,眼睛闪着光芒发出“哦哦哦”的声音。


      在餐厅吃完晚餐后,他牵着你的手在新宿的街道漫步,霓虹闪烁你却看不清独步的表情。


     注意到你的视线,独步不好意思的红了脸从口袋中掏出了礼物盒。那个胸针上细钻的颜色跟你送独步的领带夹相同,就像款式不同的情侣同款。


    独步:“我还是头一次给女孩挑礼物,希望你能喜欢//////”


(虽然独步什么都不说,但其实也默默在背后下了很多功夫。)



碧棺左马刻

      关于520这天的礼物,左马刻早就准备好了。今天的他梳洗打扮了一番,还喷了一点香水。


      该说是自家男朋友太帅了,明明看起来还是和平常一样不好惹的模样居然有小姑娘找他要联系方式。


     左马刻“啧”了一声看起来有点烦躁,可面对年轻女孩子还是忍心了脾气指了一下手中的玫瑰花。


    左马刻:“我心里有人了,玫瑰的主人是她。”


    说完就往你的身边走去,留下小姑娘们可怜兮兮的盯着你们这对令人羡慕的情侣。


    左马刻看到你的视线不在他的身上,立马捏住你的脸转向他那边,语气带着点点醋意。


    左马刻:“看他们干嘛,看我。”


   左马刻说罢就把玫瑰递给你,仔细一看中间好像有个盒子。你打开一看是情侣项链,你愣住了。那是做工精美的南京锁项链,另外一条是钥匙。


    左马刻:“愣着干嘛,给我戴上。”


   左马刻弯下腰,你小心的替他戴上南京锁项链,可手迟迟没有摁下锁。左马刻抓住你的手摁了下去,拿钥匙的项链给你带上。


   左马刻:“你锁住了我,那你这辈子只能跟我在一起。”


(南京锁能锁住爱情,而左马刻情愿被你锁住一辈子。)


    

山田二郎

      今天你与二郎的520约会是在电玩城,他牵着你的手在嬉闹的游戏大厅里穿梭。


     从跳舞机到枪击游戏,你们一起尝试了各式各样的东西。你坐在椅子上休息,忽然一阵冰凉从脸颊传来。

 

     二郎:“噗,怎么吓成这样啊跟只小猫一样的。”


    二郎将可乐单手打开递给你,坐在你的旁边一起休息。忽然二郎像是发现了什么,叫你坐在椅子上等他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你等了大概十多分钟的样子,心里有些失落。感觉应该自己是不被喜欢的,叹了一口气准备离开时被喘着大气的二郎握住了手。


   二郎:“抱歉!久等了!这、这个给你。”


   你仔细端详着被塞入你怀中的玩偶,那是一只异色瞳的黑猫玩偶跟二郎很像。都是一只瞳色是金的一只瞳色是绿的。


   你开心的望着二郎,他不好意思的挠了下微红的脸颊,悠悠的开口了。


   二郎:“跟我很像对吧,所以我不在的时候就让他陪在你的身边吧////”


   你开心的点了点头,便开始捏具猫咪的肉垫的模样,二郎忍不住吃醋了。


 二郎:“我的意思是看到他要想到我,现在我就在你身边,要握也应该是握我的手啦!”


(二郎吃醋的模样也像只可爱的小猫)


四十物十四

      拿到十四妹妹的礼物时你别提多高兴了,特别是给你递礼物时害羞的娇娇模样,看着都能多吃一碗饭。


      征得十四的同意,你打开了礼物盒。居然是他自己的手制巧克力!


     每个巧克力的形状都是玫瑰的形状,而且形状都很好看。你忽然发现了什么不对,牵住了十四的手。


    十四:“…还是被你发现了呀。”


     十四的手上包着创口贴,那可是他拿来弹吉他的手啊没想到却因为自己受了伤。

  

     你开始难过起来,十四却温柔的笑着揉着你的脑袋。


    十四:“一点都不疼哦,想到喜欢的人吃下我做的巧克力,我开心的一晚上都睡不着。”


    十四:“不要哭啦,阿曼达和我一样都喜欢你笑着的样子。”


(送巧克力紧张到睡不着的十四妹妹真的很尊)


♡(*´∀`*)人(*´∀`*)♡希望大家能喜欢,DJ们520快乐哦!(悄咪咪说一句,有喜欢的角色可以留言哦,我会写滴)

いちじろ潔癖人·碳酸

簡短520小故事 醋意滿滿山田一 山田二表示除了山田一其他人在他眼裏都是梅乾 壓根看不上

小情侶白頭到老

簡短520小故事 醋意滿滿山田一 山田二表示除了山田一其他人在他眼裏都是梅乾 壓根看不上

小情侶白頭到老

三千岁知惠

【二三】Simbiosi

520小短打~


细碎的晨光透过窗照亮了整个房间,也照暖了老人散乱的白发。


未被染红的地板上躺着老人的手机,里面只有一个日期为2.6的录音文件。


警方拿到这个疑似于遗书的文件已是黄昏之时,夕阳染红了一切,这才让房间里看上去没那么凄凉。


初步判断为自杀之后,他们便点开了这个长达3个小时的自白。


“额——嗯,警察的大家你们好。想必你们听到这段录音的时候,我的身体已经完全冷掉了吧。也许你们会疑惑为什么一个百岁老人会自杀吧......接下来我要讲一段很久以前的故事,你们愿意听我讲完吗?真奇怪啊,明明老了各种事情都忘得一干二净了,只有和他的约定我一直记着.........

520小短打~






细碎的晨光透过窗照亮了整个房间,也照暖了老人散乱的白发。


未被染红的地板上躺着老人的手机,里面只有一个日期为2.6的录音文件。


警方拿到这个疑似于遗书的文件已是黄昏之时,夕阳染红了一切,这才让房间里看上去没那么凄凉。


初步判断为自杀之后,他们便点开了这个长达3个小时的自白。


“额——嗯,警察的大家你们好。想必你们听到这段录音的时候,我的身体已经完全冷掉了吧。也许你们会疑惑为什么一个百岁老人会自杀吧......接下来我要讲一段很久以前的故事,你们愿意听我讲完吗?真奇怪啊,明明老了各种事情都忘得一干二净了,只有和他的约定我一直记着......”



那是高中时代一个异常炎热的下午,真的很热,感觉人都要化在蝉鸣中了。


然而在这么热的天气里三郎却突然把我叫出去散步。


哈?你是脑子烧坏了吗?


这么说着却还是跟着他走了出去。后来想想才觉得他那时的样子很不对劲,然而当时的我只认为是天才少年的一时兴起,我总是不明白他在想什么。


我只是沉默地跟着他走到了河边,他低着头沿着河岸的小石子路走着,走着走着突然停下脚步,转过身看着我。


他动了动嘴唇说了些什么,但因为太阳烤坏了我的大脑,我一时没有捕捉到他的话语。


我说,到前面桥洞的阴凉处去说吧。


他点了点头,我便向不远的阴影处跑去。


我一脚踏入影子中之后便回头向他招手,然而那里却空无一人。


他消失得如此突然,留下的只有垃圾桶里面被揉成一团的纸条。


不要找我。


我和哥哥都没有放弃过寻找,一刻都没有,然而他像是从这个世界上蒸发了一样。


但是没想到的是,那天他突然主动出现在我的面前,在那个时间,那个地点。


中王区的布局过于复杂,我和哥哥他们走散了却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我紧绷着呼吸,想着一有情况就用麦克风战斗。


我突然听到了逐渐靠近的脚步声,于是停下脚步,严阵以待。


从黑暗中浮现出来的却是我无比熟悉的面孔,是我的弟弟三郎。


我比起疑惑更多的是欣喜,没有多想就放下了麦克风,跑过去一把把他揽入怀里。他好像长高了,可感受到的更鲜明的是单薄的躯体和冰凉的皮肤。


我问他,怎么会在这里,为什么会突然离开,但是想都不用想,是中王区的错。


眼泪还未落到他的肩头,他却挣脱开来,启动了他的催眠麦克风。


我这才发现他的神情有些不对劲,他美丽的异色瞳不知为何看上去暗淡了许多,空洞的眼神不知在注视何处。


三郎?我试图得到他的回应,然而收到的却是来自催眠麦克风的攻击。


我也只好启动麦克风,但是却吐不出来任何攻击性的话语,唯有满脑的不解纠缠在心头。


他变强了,我虽不愿与他战斗但估计就算竭尽全力也赢不了他吧。更何况他是我许久未见的亲弟弟,我怎么下得去手。


他从上面俯视着动弹不得的我,冰冷的面孔没有一丝感情。


接着他从口袋里掏出来一个黑色的东西,把它对准了我的心脏。


比起恐惧更多的是愤怒,我不能容忍让三郎做出这样的事的中王区,我不愿看到他的手染上鲜血,不愿让他陷入黑暗的深渊。


于是我用尽全力推开他的手,然而射出去的子弹还是从我的脸边擦过,留下一道渗人的红色印记。


红色倒映在他暗淡无光的异色瞳中,仿佛唤醒了他内心深处的某种东西。


じろ兄……?是二郎吗?他拿着手枪的手微微颤抖,慢慢地向后退去。


三郎!对,是我,二郎,你的哥哥!喂,你怎么了?我说着便用力撑起身子,然而却只能抬起一上半身。


不,你别靠近我,我已经到极限了……


他咬破嘴唇来让自己保持清醒,但还是举起枪朝向了我。


我实在没有多余的力气去躲,只好竭尽所能去呼喊他的名字。


砰砰,砰砰砰!


不知是不是故意的,我又侥幸逃过一劫,子弹从耳边飞过冲向了身后的墙壁。


随后他放下了举着手枪的手,向我缓慢地走过来,一步一步都似乎用尽了他全部的勇气。


じろ兄,我……被中王区洗脑了,抱歉,给你们添麻烦了……呃,再这么下去我会给你们造成阻碍,所以认真听我说……


他的神情过于认真,我也只好保持了沉默


你一会儿,身体就应该能够动了……沿着这条路往前走,应该就能……呃,遇到天谷奴零,跟着他走,应该就能和,呃,和いち兄他们汇合了……


为什么那家伙会在这里?不,你怎么知道我们——


听好了,二郎!一定要帮助いち兄结束掉这个时代,我能做的都已经做了,剩下的就靠你了!


求你了,山田二郎……这是我一生的请求,一定要……要活下去,活到100岁,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我当时根本不能理解他那悲痛欲绝的表情和仿佛离别似的话语,因为我们不才刚见面吗,我怎么能理解呢。


……你在说什么呢?是不是——


抱歉,我快到极限了,你想问的天谷奴零都会告诉你。现在,你给我发誓!发誓的话……我就告诉你那天——我走的那个夏天,你没有听到的那句话是什么。


某种魄力,不,引力,拉着我从疑惑不解中脱口而出那个话语:


我发誓。


啊,不许反悔,约好了。那我就告诉你这个低能吧,那天我说的是——


笑容终于浮上他苍白的脸颊,在我明白发生了什么之前,嘴唇便传来了柔软的触感,夹杂着淡淡血腥味。


我爱你,二郎。


因为是最后了,这个吻就当做是礼物吧,不要忘记了约定啊。


我由于过于恶心的异样感一把向他抓去,比起那个突如其来的吻,他的措辞更令我在意。


可他却一下躲过了我,在离我两米远的地方躺了下来。如此短的距离然而我却触碰不到。


抱歉,不应该让你看到的……但是,但是我还想和你多呆一会儿……


晚安,じろ兄。


接下来的一瞬间,我感觉我的世界崩塌了。


红色溅上了他的脸颊,溅上了冰冷的地板,溅上了我颤抖的指尖。


我的太阳死了。


我一把抓住滚过来的黑色凶器,毫不犹豫地扣下了扳机。


然而无事发生,里面已经不剩一颗子弹了。


我其实不是很记得那之后过了多久我能开始活动,怎么找到的天谷奴零,怎么和兄貴交代的事……我好像都不太记得了。


后来有一段时间我开始自暴自弃,但是我每天都在提醒自己那个约定,忘了过了多久,我开始向前走了。


我觉得我过得还算可以,但或许不能称之为幸福,但这也没有办法。


今天是我的100岁生日,这样一来我们的约定就实现了。


虽然应该过不了几年我也一样会死去,但是我实在是太想他了,给你们添了麻烦真是抱歉。


我的故事就到这里了,不过在最后我还有一个请求。啊,只是一个小小的请求而已,如果觉得麻烦就算啦。


我房间里有盆凋零的唐菖蒲,请把它的盆里面的那张纸掏出来烧了可以吗?


谢谢你们,那么,再见。


……


沉默弥漫在警官们之间,其中有位年轻警察突然站起,离开了座位。


“我去看看。”


和录音里说的一样,他们在枯萎的盆栽里发现了一张小纸条。


在它被烧成灰烬之前,站在远处的那个警察瞟到了上面的字:


我也爱你,三郎。

池袋骨科医生西撒。

#じろさぶ# 💝 #520じろさぶ24h# 

04:00

~ キャンディよりキュートな Kissをして ~

上一棒: @今天吃啥好捏 

下一棒: @乌丸梅糖 


#じろさぶ# 💝 #520じろさぶ24h# 

04:00

~ キャンディよりキュートな Kissをして ~

上一棒: @今天吃啥好捏 

下一棒: @乌丸梅糖 


C P 洁 癖

哥哥要守护弟弟一辈子

一个简单的无声短漫

哥哥要守护弟弟一辈子

一个简单的无声短漫

斯斯
#じろさぶ# 🌟 #520じ...

#じろさぶ# 🌟 #520じろさぶ24h# 

00:00

🥰

下一棒:@夕焼 

#じろさぶ# 🌟 #520じろさぶ24h# 

00:00

🥰

下一棒:@夕焼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