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山风

40.8万浏览    2377参与
白露露

狗勾🐶

養的赤雪犬真的叫切切

狗勾🐶

養的赤雪犬真的叫切切

桉塔鸽

【童岚】梗

占tag抱歉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喵之日的山风反正我是看到了

我就想到一个梗

我觉得山风应该是一只缅因猫叭(毕竟尾巴很大啊啊啊)

山风因为要戴兽皮,所以耳朵可能会被压得耷拉下来(显得很可爱)

鬼童丸看见了就想摸,山风就不给摸,然后鬼童丸想方设法的去摸,山风也想方设法的躲(?)

虽然这个梗可能有点烂,但我就是想看

[图片]

占tag抱歉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喵之日的山风反正我是看到了

我就想到一个梗

我觉得山风应该是一只缅因猫叭(毕竟尾巴很大啊啊啊)

山风因为要戴兽皮,所以耳朵可能会被压得耷拉下来(显得很可爱)

鬼童丸看见了就想摸,山风就不给摸,然后鬼童丸想方设法的去摸,山风也想方设法的躲(?)

虽然这个梗可能有点烂,但我就是想看

知更。
被两位宝藏霓虹太太安利到了——...

被两位宝藏霓虹太太安利到了——割腿肉先

被两位宝藏霓虹太太安利到了——割腿肉先

月羽

【忘归】十五

『阿菊』其三


  官员的宅邸比想象中要大得多,虽比不上源氏的规模宏大,但这声势浩大的朱红大门却是无比气派。


  开门的是一位婢女,长相清秀,说话也是温声细语,那群源氏的阴阳师却是紧张得直冒冷汗,不是因为即将入人府邸,而是在他们队伍的末端,站着那一身黑衣的源氏重宝。


  他们接到委托时,说是京中某官员宅内闹鬼,这种事不管是寻常百姓还是达官贵人家里都很常见,无非是含冤而死的怨灵得不到超度,又无法化解心中愤懑偶尔出来吓吓路人。只需要洒洒黄米,画点符咒就能祛除,可这位素来只对付凶神恶煞的鬼切大...

  

『阿菊』其三



  官员的宅邸比想象中要大得多,虽比不上源氏的规模宏大,但这声势浩大的朱红大门却是无比气派。


  开门的是一位婢女,长相清秀,说话也是温声细语,那群源氏的阴阳师却是紧张得直冒冷汗,不是因为即将入人府邸,而是在他们队伍的末端,站着那一身黑衣的源氏重宝。


  他们接到委托时,说是京中某官员宅内闹鬼,这种事不管是寻常百姓还是达官贵人家里都很常见,无非是含冤而死的怨灵得不到超度,又无法化解心中愤懑偶尔出来吓吓路人。只需要洒洒黄米,画点符咒就能祛除,可这位素来只对付凶神恶煞的鬼切大人,居然也在出行行列之中,况且今日之前没有任何消息透露过他也会来,光是站在那里一言不发的样子,就让他们这群刚入门的阴阳师压力重大,难道这次的委托根本不是他们想象的那样简单?这样想着心里难免更紧张了几分。



  游园结束后,鬼切换回了原先那身黑衣,头发也规规矩矩的束了起来,恢复了先前冷冰冰的模样又不苟言笑让人难以接近。他的身边跟着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早有传闻说源氏家主的爱刀和一个妖怪走得很近,被人目睹过多次结伴而行,他的模样却跟普通的人类相差无几,在等待婢女进门通报的时候,那群阴阳师低着头内心忐忑,各有猜疑又不敢吱声。


  红色的大门再次打开,婢女提着一盏精致的油灯,里面的烛火微弱,飘来一阵淡淡的熏香,清远静谧,好似空谷幽兰。


  此香世间鲜有,众人在心底啧啧赞叹,不说官员品行,这一板一眼的待客方式还是闻所未闻,进了宅邸里面的布置更是叹为观止,古朴典雅的雕花回廊,庭台楼阁错落有致,砖瓦红墙落落大方,后院的池塘假山种满了奇花异草,池中锦鲤成群,还修葺了一方八角琉璃亭以供观赏。


  看起来官员颇有些别致喜好,家中收藏着无数名家字画,古董文物,一眼望去还以为宅邸的主人是哪家书香门第的翩翩公子,不曾想却是一个油腻的中年男人。


  官员亲自接待了他们,那双老鼠似的眼睛贼溜溜的在所有人脸上扫视一圈,看到鬼切时也只是稍作停顿,再落到山风身上紧接着眉头深深皱起,面露不满的神色,高声质问道:


  “怎么你们家主在堂上答应得好好的结果自己没来,就派了几个打杂的来敷衍我?还带着个乳臭未干的小孩,当我这是游乐场吗!”

  


  一群没怎么见过大场面的阴阳师面面相觑,脸色比被雨打了的芭蕉还难堪,他们也只是奉命行事,上边的人给了什么指示便去什么地方,这会倒了血霉,要和这些嚣张跋扈的官员打交道,谁都不敢开口说话,万一得罪了大人物牵连到家中老小更是无处说理去。


  眼看气氛越来越燥热,领头的阴阳师不得不站出来赔笑道:

  “家主...家主近日繁忙,大人您别生气,这里的事我们会处理妥当。”

  

  “你们?你们能成什么事!”官员蜡黄的脸板得铁青,唾沫星子全喷阴阳师脸上了,吼道,“叫你们当家的过来,我在朝中也算个有权有势的大官,不是什么歪瓜烂枣就能打发了!”


  这一通乱骂把所有人都赔进去了,那个接话的阴阳师满脸通红,不知是气的还是羞的,再也说不上一句话。


  官员等了一会没听见反应,指着他的鼻子破口大骂:“聋了吗?我叫你......”





  他话还没说完,只觉得一阵风吹过脖子一凉,一把刀就架在他脖颈上,锋利的刀刃紧紧的贴着他的皮肤,哪怕他稍稍动一下都有可能划出道口子来。


  “源氏的家主不是什么人都有命去请。”鬼切单手持刀,神色冰冷,一身玄衣肃穆沉重,那双眼睛比修罗鬼神还可怕。


  官员被这突如其来的袭击吓得脸色惨白,心跳都快断了片,僵着脖子不敢回头,伸出的手也停在空中,但他骨子里的傲气让愤怒压过了惧怕,声音颤抖的说:


  “你...你可知道我是谁,居然敢对我动手!”


  两侧的婢女看到眼前的一幕失声尖叫,手中的香油灯摔在地上,混乱和嘈杂接憧而至。


  鬼切浑身散发着森然的寒气,眼睛死死的盯着官员的脸,一字一句地道:“将死之人,不用知晓。”


  官员听得那几个字带着的冰冷杀意,此时才明了对方并不是在开玩笑,他真的会动手杀了自己,过度恐慌下不由得舌头打结双腿发软,


  “我是,我是朝中重臣,你..你杀了我,你们源氏一个、一个也跑不了!”


  被吓傻的还有那一干阴阳师,官员所说不假他确实位高权重,深得天皇赏识,鬼切若真的一时冲动杀了他,怕是要惹出大乱子,不过除了担忧,他们心里更多的却是爽快,恨不得趁乱上去踹几脚才够解气。


  这时一群家仆闯了进来,纷纷拔出佩刀,将他们团团围住。


  鬼切面不改色,一手抓过官员的乌纱帽,将他拉到自己身前,同时刀刃在他的脖子上划过一道浅浅的血痕,在他耳边低声道:


  “不用拿官位来压我,我是兵器,他们拦不住我,天皇也拦不住我。”



  “兵器本就是用来杀人的,我要杀谁,便杀了。”





  官员本来吃了痛,又惊又怕,听到那番措辞更是心惊肉跳,瞥见自己人来了胆子又壮了些,刚刚燃起的悔过之心转而变成了愈发的愤怒,扯着嗓子大吼:“你们这群废物还等什么!还不,还不快把他们都杀了!”


  家仆们见自家主子脑袋在别人手上,虽然主子让他们动手,但万一主子因为这种事死了,到头来上面查起来全得他们背锅,都握着刀犹犹豫豫,不敢上前。


  鬼切横过刀身,在官员脸上戏谑的拍了拍,“你大可让他们试试,人多了我会紧张,万一手滑了削掉了你的脑袋,可不要怪我没有提醒你。


  官员被这一挑拨尿都要吓出来了,他不愧是在官场上摸爬滚打的人,眼看硬的不行,马上换了一副哭丧脸服软道:“大人...大人你行行好,是我不懂事,看在我与你家主人相识一场的份上,放过我吧,我给你们招待宴席,备上好的房间,可好?”



  鬼切淡漠的望了他一眼,却是放下了刀,过去的几分钟里,有一瞬间他是真的动了杀念,对方既然主动下了台阶,他再明目张胆的行凶伤人只会给主人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不必了,让你的人带路。”


  哪知鬼切的刀刚脱离官员的范围,那些家仆们像是收到指令一般立刻提刀一拥而上,霎时间大厅内无数刀光剑影不绝如缕。


  官员一改那副可怜模样,表情狰狞大笑道:“在我这闹事以为这样就放过你了?臭小子,不给你点教训我的脸往哪搁!把他拿下!”



  他还没放肆笑到一半,只听一声清脆的锋鸣响起,所有家仆的刀身拦腰折断,断刃掉在地上乒乓作响,在场的人都傻了眼,空气仿佛凝固,他们甚至没看清那一刀的轨迹,他们手中精钢打造的刀身就像牙签一样在一瞬间齐刷刷的断裂,等回过神来,只看到那个恐怖的黑衣武士缓缓收刀入鞘的动作。




  鬼切冷冷地扫了一眼目瞪口呆笑容僵在脸上的官员。


  “再有人出手,下次不会偏了。”


  

  语罢带着那群同样惊掉下巴的阴阳师出了厅堂。


  他们刚踏出大门,官员的乌纱帽突然从底端断裂,连带着一小撮头发一起掉了下来,断口离他的头盖骨不到一厘米的距离。官员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嘴唇发青,牙齿打颤,脚下一片水渍,好像真的尿了出来。


  



------




  经过几番折腾,阴阳师们再不对鬼切心怀恐惧,反而有些庆幸他能和自己一起出行,方才若不是鬼切出刀解围,恐怕他们这群唯唯诺诺的下等人早就被那蛮不讲理的官员赶了出去。


  明眼人都看得出鬼切心情很差,但那领头的阴阳师还是硬着头皮上前说道:“大人,刚才真是谢谢了。”


  鬼切望着他,语气不比对官员时要好上多少,“我们源氏的人,不必对所谓的权势卑躬屈膝,你们既然接受了家族的恩赐,就不要在外面低声下气,丢了颜面。”


  此话一出,那几个阴阳师都羞愧难当,他们年纪不大,刚成为正式的阴阳师也才几个月的时间,再加上这官员咄咄逼人处处为难,他们一上来就被骂了个狗血淋头,说话自然是没有底气。


  沉默片刻,那个阴阳师突然大声喊道:“大人教训得是,今后不会再犯了!”


  他声音高昂,表情庄重,深深的对鬼切鞠了一躬,其余人也照着他的样子弯下了腰。


  这时一个小婢女胆怯的迈着小碎步走了过来。


  “大人,这..这边请,家主让我给你们带路。”她声若蚊蝇,伸出的手还在瑟瑟发抖,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像要哭出来了一样。




  

  阴阳师们当然不会把气撒在一个小婢女身上,客客气气的跟她交谈了几句,婢女说话的声音才大了几分,领着他们去要驱邪的地方。路上鬼切问向身旁一直很安静的山风,“他那样说你都不生气,还在一旁看了场好戏?”


  山风闭上眼睛,旋即又睁开,轻轻地说:“人太多,我怕我控制不住,把他们都杀了。”


  鬼切明白他没有撒谎,不再过问。


  山风却道:“有句话你说错了。”


  鬼切偏过头,对上那双浅灰色的眼睛。


  山风就这样纯粹的与他对视着,“你不是兵器,你是鬼切。”



  鬼切呼吸一滞,脚步慢了下来,好像有什么东西撞进了他的心里,与他一直在追寻,一直在迷茫,一直得不到回应的困惑纠缠在一起,让那方迷雾破了一道口子,隐隐透出些许光来,但那抹光消失得太快,他来不及捕捉,迷雾又将他重重包围。山风在前方疑惑的望着他,他们的瞳孔里倒映着彼此的影子,越发清晰,又慢慢重合,若即若离。






-------


在现场,我是那个挨骂的阴阳师(。)



醒了
自闭酷哥岚在看到连被递情书放学...

自闭酷哥岚在看到连被递情书放学后没忍住压在书桌上强吻了辣个温卵了他自闭心灵的温柔班长大人

更害羞的是岚 连连just吃惊(?

自闭酷哥岚在看到连被递情书放学后没忍住压在书桌上强吻了辣个温卵了他自闭心灵的温柔班长大人

更害羞的是岚 连连just吃惊(?

希爱iiii

整理相册,这俩也太会了555阿伟死了

整理相册,这俩也太会了555阿伟死了

wh
https://www.pix...

https://www.pixiv.net/artworks/79716290

発情期

https://www.pixiv.net/artworks/79716290

発情期

❤️%

【阴阳师乙女向】【式神×你】仿佛是没谈恋爱的感觉

☞     不是谈了假恋爱是仿佛没谈恋爱!

☞     狗/岚/獭/蛇/连出没!

☞     ooc我的,这几个傻子你们的!...


☞     不是谈了假恋爱是仿佛没谈恋爱!

☞     狗/岚/獭/蛇/连出没!

☞     ooc我的,这几个傻子你们的!

   

    

   

   

   

   

   

   

   

   

   

   

   

   


【大天狗】

                ——帅吗?智商换的。

   


隔壁的好友收到了来自她寮大天狗的999朵玫瑰,你好生羡慕,就跟自家的狗子讲了这事。面容清秀的男子安慰说道:“放心吧,吾也买得起,不就是花吗。”

第二天晚上大天狗搞来了十桶爆米花,并跟你说:“爆米花也是花,而且今天帮忙的凤凰火把火候掌握得特别好,花开得可灿烂了!哦哦还有,汝数数,这10桶爆米花绝对不少于999朵!”

你:……得……别说了,分手吧。

大天狗:呃呃呃??吾怎么了??

    

   

   

   

   

   

    

   


   

【山风】

            ——隔壁本丸的笑面青江又打喷嚏了。

   

  


今天的你和传说中的森林之主逛街ing,你们给寮里购置了不少用品,走了很长一段路,你实在是走不动了就扭头对山风道:“哎哟,脚好酸哦……岚岚我们歇会儿吧。”

同行的俊朗少年转头看向你,面色紧张,关切道:“怎么了?是不是踩到柠檬了?”

你:【笑面轻僵】

山风:……到底怎么了?我说的不对吗?

   

   

   

   

   

   

   

   


【荒川之主】

                   ——吾没有觉得哪里不对甚至觉得很应该。

   

   

  


前不久皇宫那边发生了点邪乎的事,博雅说要召集所有有能力的阴阳师前往皇宫。自然,你和晴明也受到了邀请,这一去就是两周,而你又每天都会工作到半夜。每每都是隔壁寮贴心的小鹿男送你回家的。可是自己心仪的那人却从来不出现,这天,你开玩笑地对荒川之主说:“隔壁小鹿每天晚上送我……你……不担心吗?”

严肃如荒川之主,但此时的他明显愣了片刻,后说:“吾怎么不担心?要是哪天人家不送了,吾不得大冷天去接汝?”

你:荒川呐~你看今晚咱们吃咸鱼好吗?

荒川之主:??【背后凉凉的】

   

   

   

   

   

   

    

   

   


【八岐大蛇】

                   ——出自《平安新闻出版社》

   

   


约今日午时,某姓八岐的男子于源氏献血站献血后发出惊人一问:“我的血是热的吗?”

护士点头称是。俊秀男子说:“那开一张证明给我吧。”

护士疑惑地望着他。男子解释说:“我女朋友常骂我是冷血动物,我要向她证明,我不是。”

护士:……这莫不是个傻的?!

   

   

   

   

   

   

   

   


【一目连】

                ——原来你是这样的一目连?!

   

  


来现世照顾你的风神大人应你要求和你出门逛街,天公不作美,逛到一半天色就不对了,一震凉风吹过,你对身边的一目连说道:“连连,为什么我老有心凉的感觉,我是不是心脏有问题?”

一目连将自己围巾取下,温柔地帮你围上,并柔柔的说:“小傻瓜,别担心,心凉是因为胸口没有脂肪保护。”

你:??!!【神情呆滞】

百花缭乱

阴阳师 建模ob11团 gsc 魔改 

头发大概价格在200-300,这个价格不包含喷色,一般头发价格在200-240,特别贵的是山风 辉夜姬 金鱼姬 山兔那几个皮肤,发饰/帽子/头套都需要弄分件所以很贵,别的像荒 一目连 大岳丸 大蛇 都不是很贵

单角色20个头发成团

喷色价格大概是55r一个头发

想要的加一下神秘号码:9①31⑥4051


阴阳师 建模ob11团 gsc 魔改 

头发大概价格在200-300,这个价格不包含喷色,一般头发价格在200-240,特别贵的是山风 辉夜姬 金鱼姬 山兔那几个皮肤,发饰/帽子/头套都需要弄分件所以很贵,别的像荒 一目连 大岳丸 大蛇 都不是很贵

单角色20个头发成团

喷色价格大概是55r一个头发

想要的加一下神秘号码:9①31⑥4051


岚歌丶

P2是日服阴阳师的官图(陈年旧图)

此时一只鸽子发表了它的意见


仍旧混更 本来有文章思绪的但是太晚了

P2是日服阴阳师的官图(陈年旧图)

此时一只鸽子发表了它的意见


仍旧混更 本来有文章思绪的但是太晚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