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山风

44.8万浏览    2501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0-04-02 05:02
sunny尼桑∑
是我最稀饭的打野惹😭😭

是我最稀饭的打野惹😭😭

是我最稀饭的打野惹😭😭

专食bg米叔叔—纳纳子夫人

【阴阳师乙女】整个阴阳寮的雄性都爱我 p.1

*阴阳寮内的适龄帅哥→庭管(♀)
*放飞自我的玛丽苏all向,可自由代入

*
“我觉得哦,咱整个阴阳寮的雄性都爱我。”
喝高了的庭管这么说。

*
被喝醉的庭管当成知心小姐姐的玉藻前,在听到她这句话之后,总是波澜不惊的脸上露出了些微惊讶的表情——虽然,它藏在面具在下,没人看得见。

“哦?怎么说?”

“嗯……具体我也说不上来,这大概是所谓的——女人的第六感?”庭管迷迷糊糊地思考着,想着想着就想到了思维的死路,故而又大言不惭道,“我这么优秀,有谁不爱我呢!”

“看起来真的是醉得不省人事了呢。”红色的指甲轻抚上庭管的脸,玉藻前压低了声音,“真是个可爱的小家伙。”

“那么,小姑娘也默认我爱你了么?”他凑上前,低...

*阴阳寮内的适龄帅哥→庭管(♀)
*放飞自我的玛丽苏all向,可自由代入 



*
“我觉得哦,咱整个阴阳寮的雄性都爱我。”
喝高了的庭管这么说。

*
被喝醉的庭管当成知心小姐姐的玉藻前,在听到她这句话之后,总是波澜不惊的脸上露出了些微惊讶的表情——虽然,它藏在面具在下,没人看得见。

“哦?怎么说?”

“嗯……具体我也说不上来,这大概是所谓的——女人的第六感?”庭管迷迷糊糊地思考着,想着想着就想到了思维的死路,故而又大言不惭道,“我这么优秀,有谁不爱我呢!”

“看起来真的是醉得不省人事了呢。”红色的指甲轻抚上庭管的脸,玉藻前压低了声音,“真是个可爱的小家伙。”

“那么,小姑娘也默认我爱你了么?”他凑上前,低哑的嗓音里带着狐族特有的魅惑。

“哈哈哈哪有,我说的是雄性啦——”庭管摆摆手,眼里是满满的纯洁。

“……”

闻言,玉藻前总是镇定自若的表情略微僵了僵——当然,还是藏在面具在下,所以没人看得见。

他似乎听见心里有什么东西碎得噼里啪啦的声音,不过到底是大妖怪了,即便某些东西被庭管踩得碎了一地,他还是能冷静思考的。

原来如此……靠模糊的性别取得了一份额外的信赖么……

“玉藻,你在想什么呢?”

“计较一些得失罢了。”

“得失?”

“打扰了。”
轻而有规律的敲击声打断了他们的交流,循声而去,只见黑发黑衣的武士正沉静地端坐在拉门前。

“大人,寮办大会不消两个时辰便会开始,请您事先做好准备。”

*
这位黑衣武士其实是妖怪,其名为“鬼切”。

这叫鬼切的妖怪让玉藻前清晰地感觉到了什么叫“后生可畏”。

他一加入庭管的式神录里,便引起了庭管的高度重视。自身强到无人能及的实力不提,他的身世也足以勾起庭管的母性本能。因此, 除了强化他的实力以外,庭管在治愈他的心灵创伤上也下足了功夫。

呼嗯……得天独厚的条件,还真是狡猾呢。

话虽如此,鬼切其实是正直得不得了的妖怪。

“切切!”庭管看见了鬼切,立刻挪了过去。
鬼切扶住了她的身子,眉头一皱,“您喝酒了?”

“嘻嘻嘻……”

寮里的酒不可避免地会带有一些妖气,普通人就算喝了一小口,也会立刻烂醉如泥。

何况他家庭管的酒品本就好不到哪里去。

他正头痛让庭管快速清醒的办法,不想庭管又抛出一句话让他的头脑直接爆炸。

“切切,你是不是很爱我呀——”

喝醉的庭管说话软软糯糯的,还带着些娇憨,对鬼切产生了连他自己都没有预料到的暴击效果。

在意识的烟尘中勉强找到一些理智,鬼切道:“我……敬爱着您。”

“不是这种爱啦——”庭管扯了扯他的袖子,“是那种,那种爱哦!”

“……我敬爱着您。”鬼切努力镇定。

哟,他脸红了呢。
玉藻前选择看戏。

“不!你一定爱我!”

“我敬爱着您!”

“你爱我!”

“是敬爱!”

“你爱我爱我爱我而且爱得死去活来活来死去——”

“够了!”鬼切终于绷不住了,一刀柄敲在庭管头上,“快去准备,你想迟到么?”

“呜呜呜切切你是大笨蛋!!”

庭管哀嚎着跑出了房间。

“到底谁是大笨蛋……”鬼切低语着,又看向了全程围观的玉藻前,眼神有些躲闪,“……见笑了。”

“无妨无妨。”玉藻前轻声笑道。

这就是鬼切这只妖怪有意思的地方了。

虽然他一来,庭管就表示希望和他建立相比主从更加平等的信任关系,而他们之间确实也有了独处时才会出现的别样的相处模式,但——由于鬼切正直耿直的性格,就算他现在是大江山的妖怪,武士精神深埋于心的他对于“爱上主人”这种过于“僭越”的事仍是想都不敢想的。

应该说,会从内心回避承认这一点。

所以他反而是寮里最安全的雄性。

自我约束到自虐的绝无二心,再加上让人挑不出毛病的实力,让鬼切做庭管的近侍是最为合适的,这是寮里的老怪物们一致认可的事。

也真是得亏他固执的性子了。他和庭管独处的画面玉藻前有撞见过几次,若是寻常女子,大概会被他的目光融化——

是了,他家庭管也不是什么寻常女子。

*
庭管离开,作为近侍的鬼切也不再久留,而他正欲跨出门时,被玉藻前叫住了。

“小姑娘刚刚和我说了一些有趣的话,你不好奇么?”

“……大人说了什么?”

“她说,她觉得寮里的雄性都爱慕着她呢。”

闻言,鬼切先是单纯对这句狂妄又不要脸至极的话感到惊讶,接着对他家主人又干了蠢事感到无语,最后是为心里无端浮现的不安而皱眉。

“刚才你也看到了,她非常坚持。”玉藻前贴心地解释道,“她会不会对每一个遇上的雄性都这么问呢?”

“常人还好说,但寮里多为妖怪。”
“不解其意而被误导者有之。”
“心有不轨乘人之危者,更有之。”

鬼切沉默着,光玉藻前说的这几句话,就让他的脑海里闪过数张面孔。

“嗯?突然拔刀是做什么呢?”

“……没事。”

*
鬼切和玉藻前决定追上庭管,让她别四处生事。

然而,在庭管回房的路线上,并没有发现她的身影。

他们在回廊看见了山风。

森林之王正倚在墙边,他低垂着脑袋像是没注意到来人,引以为傲的警觉和杀气宛如放假了一般集体失踪。

不好的预感。

“你知道大人去哪了么?”

鬼切上前问话,却见厚厚的兽皮下,一张红透了的脸。

山风目光摇曳,声音带着一丝颤抖,“我……不清楚……她……她……我……”

鬼切和玉藻前心中一凛。

坏了,事已经被她搞起来了。

*
山风是第一个不知情的受害者。

彼时他正走在廊间,遇见庭管迎面走来。尽管庭管歪歪扭扭的步伐让山风有些疑惑和担心,但性子内敛的他仍迟疑着要不要打招呼。

却不想,庭管直接走到了他跟前,距离极近地凝视着他。

看起来不打招呼不行。

“你……”
“山风,你爱不爱我?”
“……”

???

这没头没尾的对话把山风问得懵逼了。

“爱……?”

可能“爱”这个词对在弱肉强食的森林里称王的山风来说有些陌生。

庭管虽然喝醉了,但也不代表她的智商已经归零,庭管见着山风呆滞困惑的表情,不由地想到了刚才的鬼切,因此她吸取了教训,抢白道:“不是敬爱什么的……也不是你对薰那般的感觉,我是说男女之间的……爱哦?”

她一边说一边思考:“嗯……换个说法……更加丛林系的那种……”

……丛林系是什么说法?

山风其实已经有些明白了,只不过庭管反常得有些过头,让他还来不及细致思考,只是心跳加速,身体本能地有些发热。

“爱……伴侣……然后……哦!有了!”庭管灵光一现,“就是说交配啦!”

“……”

什、什么?

交、交配……?

一道惊雷劈过。

山风一度怀疑是不是自己听错了,然而这个想法下一刻就被庭管击沉。

庭管粲然一笑,“山风,你想不想和我交配?”

庭管这个说法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都是一种直白且非常深刻的邀约。山风对于“交配”一词倒并不陌生,森林之间本就很难维持什么隐私,只不过他没想到这档子发生在别人身上时他能心如止水的事,搁他自己身上却能产生山崩地裂的效果。

感情与理性正在一点点地土崩瓦解,神经因为过于紧张而紧绷,又因为过于紧张而断裂。

庭管见他沉默不语,以为他是没听清,便又上前一步,“山风,你不想和我交配吗?”

紧张到有些恍惚的森林之王没能立刻反应过来,因此他失去了向后退一步的机会,而喝醉的庭管并没有什么距离意识,这一踏步直接踏进了他的怀里。

感受到了胸膛前柔软又温暖的身体,配合着令人浮想联翩的话语,让山风浑身的血液如岩浆一般往头脑的火山口冲去。

轰——

就像一整个经验本的达摩在他的脑海里瞬时爆炸。

火山大爆发。

山风崩了。

*
“……所以,你逃了?”听完前因后果的鬼切和玉藻前冰冰凉凉地问道。

虽然“逃”这个词对森林之王而言非常不堪,但此刻他也只能承认了,“我不快点离开的话,不知道会对她做出什么……”

咯——

像是冰块碎裂的声音一般。

玉藻前注意到,鬼切的刀在颤抖。

与浑身发热满面通红的山风相反,鬼切此刻的心情如坠冰窟。

不过,这事除了当事人山风以外,确实是换谁听了都不高兴。

话说回来,这到底是庭管的酒后之言,没什么可信度,大有可能说过就忘了。虽然对山风而言有些残忍,但事实就是他只是被庭管在口头上占了便宜罢了。

立场惯为长辈的玉藻前又担忧起来,这山风也像是个未经人事的小雏鸟,这般被戏耍了之后,万一受伤过度,对感情这事过敏了可怎么办。

还得换个委婉的说辞告诉他——

“大人喝醉了,这只是她不过心的酒后乱语,想来说过就忘,你不要在意。”鬼切面无表情道。

得,给个痛快也成吧。

不待山风反应,鬼切继续吐字如冰:“一切皆因酒鬼扰人而起,你若关心大人,就莫要多想,随我们一起找到她。酒已经影响到她的身心,眼下速速阻止她才是正事。”

哟,看不出来,这小子被逼急了也挺会讲的。

山风沉默片刻,神色坚定:“交……这种事到底是人生重要的一环,我打算先回森林整顿。帮我转告她一声,我准备好了就会回来接她,不会让她等太久的。”

可惜对方根本没在听。
而且看起来他已经在思考交配后更加深层次的事了。

“……”

无法沟通的家伙不留也罢。

鬼切不再言语,他无言地拔出了刀,却被玉藻前眼疾手快地按下。

“庭院里不许内斗,这个是她定下的规矩。作为她的近侍,你可不能带头成为反面教材。”

“……哼。”
搬出的庭管成功让鬼切冷静了下来,他冷哼一声,收起刀便打算离开。

玉藻前则思考着,山风好歹是森林之王,应当拥有着“兽性”,而这“兽性”,或许就包含着“直觉”。说不定,这能用来寻人。

*
“这里。”

被玉藻前避重就轻的巧言说服,山风加入了寻人小队之中,在他的带领下,几人往院中的树林走去。

林影循循,山石错落有致,树光石水构成一副精致的自然图画,喜好风雅的妖怪经常出没于此。

山风的脚步在此停驻,果不其然,他们遇见了那位风雅的大妖怪。

在枝叶间小憩的大天狗看见他们,便从树端悠然而下,黑色的羽翼饱满而有力,在稀碎的阳光下反而耀得让人睁不开眼。

站定之后,大天狗摇扇轻笑,冷傲的声音里是包不住的欢愉。

“消息倒是传得挺快,你们是来祝福吾的么?”


——TBC——

保底SSR男子吧,不过看到序号就知道这又是一个大坑【】

 


牧星者

【阴阳师乙女向】嘘——(痴汉三十题 其一)

食用前注意:

1.本篇为阴阳师手游乙女向同人文,cp为角色x你。

2.2000fo绝命挑战第五发(肝个痴汉三十题出来吧)。

3.无穷尽的ooc和渣文笔。

4.比起被痴汉我觉得好像我痴汉别人比较好写(不是

5.其他阴阳师乙女向请点这里→ ★牧星者的小小星群★

1.偷袭

“抓住大人啦!”

柔和灿烂的阳光气味扑了你满怀,就像是刚刚晒好的被子,柔软蓬松,散发着暖呼呼的气息。

竟然这么快就被发现了,自己果然不太擅长捉迷藏。

与满脸懊恼的你不同,日和坊深深吸了一口气,埋在你衣襟里的脸上露出愉快而陶醉的神情。

大人今天的衣服上也和她一样满是太阳的气味,贴近的话就好像两人融为一体一...

食用前注意:

1.本篇为阴阳师手游乙女向同人文,cp为角色x你。

2.2000fo绝命挑战第五发(肝个痴汉三十题出来吧)。

3.无穷尽的ooc和渣文笔。

4.比起被痴汉我觉得好像我痴汉别人比较好写(不是

5.其他阴阳师乙女向请点这里→ ★牧星者的小小星群★







1.偷袭

“抓住大人啦!”

柔和灿烂的阳光气味扑了你满怀,就像是刚刚晒好的被子,柔软蓬松,散发着暖呼呼的气息。

竟然这么快就被发现了,自己果然不太擅长捉迷藏。

与满脸懊恼的你不同,日和坊深深吸了一口气,埋在你衣襟里的脸上露出愉快而陶醉的神情。

大人今天的衣服上也和她一样满是太阳的气味,贴近的话就好像两人融为一体一样,真棒。




2.手指

“这手指,是我今天的午饭吧?”

你戳完吸血姬脸颊的手指还没来得及收回来,就被对方啊呜一口含在了嘴里。

不,这个真不是。

你试图将手指抽出来,吸血姬却干脆紧紧握住了你的手腕,暗金色的眼睛抬起来,一动不动地盯着你。

呃,被稍稍咬一下,应该也没什么关系吧?

你犹豫地想着,然而手上却迟迟没有传来被噬咬的疼痛,只有柔软湿滑的舌头卷上来轻轻舔了舔,随即就被松开了。

看着捧着手指满脸问号离开的你,吸血姬歪着头舔了舔嘴唇。

不能咬啊,不然她一定会兴奋到将你彻底吸干的。




3.发

漂亮的头发。

虽然判官看不见,不过你坐在他身边时,垂下来的发梢落在了他的手背上。

细细软软的,随着微风在他手背上轻轻扫来扫去。

如果能把脸埋进去的话会不会很舒服……

难得的,判官没有听到你在说什么,他的注意力全被那一缕头发吸引走了。

真是罪过。

最终也不知道你对他说了什么,判官决定前往十八层地狱去好好清除自己的杂念。




4.无法遏制的思念

书翁爱游历,可是最近的委派他却屡屡失败。

他带着歉意地在你面前垂下眼帘,修长的手指不断抚摸着面前的笔记。

你意识到自己的指责可能有些过分苛责,于是放软了声音,安慰了他几句后便离开了。

看着你的衣角消失在视野里,书翁才叹了口气,翻开了手中的笔记。

每一页都密密麻麻写满了你对他说的每一句话。

书翁的笔落在纸页上,刚才的话,也不能遗漏。

万水千山,终是抵不过一个你。




5.收集癖

“那么,明天再见。”

你站起身,礼貌地向对方点点头,转身离开了。

当你转过一个转弯走远后,一贯优雅冷静的大阴阳师才合起扇子,将你刚刚用过的茶杯拿了起来。

红色的口脂在杯沿留下了半个淡淡的唇印,在白玉质的杯上更是明显。

晴明稍稍低下头,吻了吻那半枚花瓣一样的唇印。

这个杯子,怕是要取代你的那支发簪,荣登他收藏屋的榜首了。




6.窥

『七月十二日。

是吗,今天的你做了这样的事情啊。

衣服很漂亮呢,非常适合你,我就说这个颜色很美的。

吃了团子吗?满脸幸福的样子,啊啊,好羡慕啊,那串团子。

这个人是谁?非常温柔地和他说话了呢,好想要啊,他的记忆。』

百目鬼收起还沾着血的眼睛,满足地向着下一个目标进发了。

美丽的,可爱的你,哪怕是映在别人瞳孔与记忆之中的你,她也想要统统据为己有。




7.胖次!

山风最近有一个小秘密。

他手里有一条你的内裤。

这当然不是他偷偷拿来的,森林的守护者才不会做这样的事。他只是在和你外出除妖的夜里逮住了一只从你行李里窜出来的小妖怪而已。

被当场抓获的小妖怪,身上挂着一件样式奇特的、他没见过的衣物。

得知这件小小的衣物是你的贴身衣物后,山风忽然觉得把内裤还给你这件事似乎有点容易引起误会。

于是抱着些许说不清道不明的心思,他没有还给你。

可是他一直拿着,似乎也不太妙,毕竟一看到它就会想起这件衣物曾包裹着你躯体的……

停停停,住脑,不许想了,再想又要流鼻血了。




8.求爱

“我觉得和你相处很舒服,所以能不能……能不能……”

源博雅慌乱地移开了视线,嘴里的话翻来覆去,最终也什么都没说出来。

“啊…好难……”

他沮丧地坐下来,对面用来告白练习的玩偶娃娃身上贴着写了你名字的纸条。

“如果她像玩偶一样不会拒绝我就好了……”

博雅撑着下巴盯着玩偶,脑内想象着不会拒绝他的你,却忽然又猛地一巴掌拍在了自己脸上。

半晌,房间里响起了他难为情的喃喃自语。

“在想什么糟糕的东西啊…我……”




9.睡颜

作为一名阴阳师,毫无防备地露出睡颜也太过不像话。

荒恨铁不成钢地瞪了眼睡倒在他房间桌子上的你,挥了挥手,薄毯被神力操控着轻轻盖在你身上。

没用的人类,只是稍稍多工作了一小会儿,多写了两页寮办的公文,就毫无毅力地睡倒了……

荒一反常态地在心里数落着你,嫌弃地走出了房间。

然后在走廊的阴影处焦躁地捂住了泛红的脸。

可恶,他的自制力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差了?




10.索取

“不给糖就捣蛋~”

金发的少年笑嘻嘻地冲你摊开了手。

你懵了一下,然后条件反射地摸口袋,摸到一半却猛地反应过来。

不对啊,平安京哪里来的万圣节?

“我知道哦,大人现世里叫做‘万圣节’的节日嘛,如果拿不出来糖的话,就要被恶作剧的节日~”

般若弯着蜜糖色的眼睛看着你:“大人没有糖吗?那我可是要恶作剧咯?”

真不巧,你兜子里还真剩下两颗糖。

“切。”

般若看着手心里的两颗糖,失望不已地嘁了一声。

真遗憾,他本想趁此机会以恶作剧的名义对你做一点糟糕的事情呢。




行かないで

产粮地:Twitter                    作者:麻倉 壱 (@_Asakura0801)            【搬运许可证✔
———————————————————————
P1一目连  P2山风  P3光切  P4—P5黑皮竹 ...

产粮地:Twitter                    作者:麻倉 壱 (@_Asakura0801)            【搬运许可证✔
———————————————————————
P1一目连  P2山风  P3光切  P4—P5黑皮竹  P6中国风的鬼使黑

📣多图浏览注意📣

瑞比比

大野猪小野猪
【搞个同框】
看来猪猪都都是白白净净类型✨

【不太了解山风的p3了解一下】

大野猪小野猪
【搞个同框】
看来猪猪都都是白白净净类型✨

【不太了解山风的p3了解一下】

喜欢吃麻薯

我家庭院101

率先突出重围成功出道的两位选手(完全私心)

是出道画报拍摄和采访页!

有没有后续不知道,但是爱豆设我画的很开心hhhh

我家庭院101

率先突出重围成功出道的两位选手(完全私心)

是出道画报拍摄和采访页!

有没有后续不知道,但是爱豆设我画的很开心hhhh

-饭团小泡泡-
好喜欢山风新出的皮肤感觉好暖和...

好喜欢山风新出的皮肤感觉好暖和,但是好怕他吓到寮里的毛茸茸们 【别闹】 ​​​

好喜欢山风新出的皮肤感觉好暖和,但是好怕他吓到寮里的毛茸茸们 【别闹】 ​​​

迷恋一刺的身体

【阴阳师乙女R向】关于身体接触引发的惨案

内含切/酒/岚/茨

共享单车

梗来自口十 @「叶」 

https://shimo.im/docs/lHC4pAZKEJQoETtg/

鬼切的女人永不服输!

内含切/酒/岚/茨

共享单车

梗来自口十 @「叶」 

https://shimo.im/docs/lHC4pAZKEJQoETtg/

鬼切的女人永不服输!

toli

如果男式神穿越到了玛丽苏文

大舅:《大舅在上:宠翻小萌妻》

梗概:他早年丧偶,孤苦伶仃,从此游戏人间,却从未想过会对她动心。

“名义上来说,我是你大舅,我负责监护你,照顾你,还有……宠你。”

他肖想她多年,他的童养媳却跟别人跑了!一怒之下火烧京都,熊熊烈焰中他要她立誓不再从他身边离开。

“你这个骗子!你这个妖怪!你骗了所有人。”

“是。我骗了所有人,却骗不来一句你爱我。”



两面佛:《丑夫夜夜爱》

梗概:她替姐出嫁,嫁给了平安京中传说最丑的凶神恶煞。哪知新婚之夜,刺杀失败,反而失去了清白。孪生兄弟,那晚与她鱼水之欢的究竟是他?还是他?

一个温柔如风一个热情似火。

“不可以……我们不可以!”...

大舅:《大舅在上:宠翻小萌妻》

梗概:他早年丧偶,孤苦伶仃,从此游戏人间,却从未想过会对她动心。

“名义上来说,我是你大舅,我负责监护你,照顾你,还有……宠你。”

他肖想她多年,他的童养媳却跟别人跑了!一怒之下火烧京都,熊熊烈焰中他要她立誓不再从他身边离开。

“你这个骗子!你这个妖怪!你骗了所有人。”

“是。我骗了所有人,却骗不来一句你爱我。”




两面佛:《丑夫夜夜爱》

梗概:她替姐出嫁,嫁给了平安京中传说最丑的凶神恶煞。哪知新婚之夜,刺杀失败,反而失去了清白。孪生兄弟,那晚与她鱼水之欢的究竟是他?还是他?

一个温柔如风一个热情似火。

“不可以……我们不可以!”

“你没理由拒绝我!哥哥可以,弟弟也可以。”

此时房门打开,是眸色猩红的他站在门外……




小白:《阴阳师的忠犬贴身护卫》

梗概:他是山中凶猛的千年狐妖,修炼千年一朝出山只为跟在她身边做她的护卫。

她是名震天下的女阴阳师,降妖伏魔惩恶扬善无数次身陷险境,心有戒备从不信任任何人。

而她却把自己的背后交给了他。

“做我的狗。”

“是。”

堂堂狐妖屈尊为犬。

“舔我……”

他睁大双眼,她媚眼如丝。




荒川:《火爆小叔求放过》(《大舅在上:宠翻小萌妻》姊妹篇)

梗概:他性格暴戾,一点就着,唯独拿她没辙。

她古灵精怪,恃宠而骄,每日撩得他心花怒放

“丫头,你这是在点火。”

“你这荒川这么大,总能浇灭你那点火。”

那一夜也惶恐她会恨自己,却终是放纵了,得偿所愿。

“我要让全世界都知道,这条河被你承包了。而你被我承包了。”

“死咸鱼,臭咸鱼……放开我!”

他养了那么久等待她成熟,如今怎么会轻易放手。




荒:《高天原神明的小娇妻》

梗概:他是高天原至高无上的神明,本不该有七情六欲,一次意外收下了人间送来的活祭品。

她说她是他的妻,扫地洗衣做饭,笨拙的她搅乱了他原本平静的生活。

“滚!”

“遵命。”她应声,在豪华大床上滚了一圈。 “滚完了,您还有什么吩咐。”

若是一切都言听计从,那便老老实实当个物件,他将她赏给了人间的权贵,却在新婚之夜又把人抢了回来。

“今晚是洞房花烛夜。我的新郎在哪里?”

“我就是。”




连连:《别对我温柔!》

梗概:他是温润如玉的翩翩公子,她与他定亲只想让他对自己霸道些。

一日误食禁药,他化身苍风。将她绑在祭坛上,在万人瞩目下欲与她共赴巫山。

“一目连,你放开我!!”她泪眼朦胧。

他捏着她的下巴,声音低沉狠戾,“阴阳师,你装什么装,你不就喜欢这个调调吗?”

……她痛昏了过去,这场酷刑何时才能结束……




鬼切:《做我的刀鞘》

梗概:两年前,身份低位的阴阳师阴差阳错地在酒后与源氏集团总裁鬼切春宵一度,醒来后面对的是他冰冷的眼神,“这些钱给你。”

”我不是……“

”你最好有点自觉,掂量掂量自己值多少钱。“

她拿着钞票屈辱地离开。两年后,他在阴阳寮门口堵住她强拉硬拽要她回家。

”源氏需要一把完整的刀,我们身体的契合度还可以,你来做我的刀鞘。“他日日对她宠爱,只是为了打磨出一柄完美的刀鞘。

”他对你那么粗暴。何必还要跟着他呢?“相较于他的粗暴,源氏集团的董事长源赖光却对她倍加温柔。那一晚她醉倒在路边,源赖光送她回家,却遇上了他。

”若是不懂得珍惜,再好的刀鞘也是一块废木。你若不要,不如让我来开发。”这是他对他下的战书!




大天狗:《闪婚同居:我的失忆狗子》

梗概:他们原本是青梅竹马,一次意外,他却失忆忘记她。

为唤醒他的记忆,她厚颜无耻地舔着脸要与他同居。

“可以,既然要同居,便该有个同居的样子。”他强迫她与自己同床共枕。

未来的婆婆半夜来查房,他钻入她的被子,说反正都同居了,就要个孩子让婆婆开开心。可她还没做好准备……



八歧大蛇:《邪神大人:你老婆又跑了》

梗概:他把她抓到黑暗的狭间,原本只是想听她给自己讲故事,可她那么笨连个故事都讲不好,他变着花样戏弄她,惩罚她。

她想回家,一次次从他身边逃开,却一次次被他抓回去,变本加厉。

一次放纵,她有了他的孩子。她以此为筹码,威胁他放自己回家。

原本以为一切只是一场噩梦,梦醒了便再也没有什么,可她错了。他设计收了她们家的房子,逼着她父亲卖了她来还赌债。

”夫人,何必这么不情愿呢?我可是花了五千万买了你,和你肚子里的那颗蛋。哦,对了,忘记告诉你了,蛇是卵生……“

她恐慌,她才不要给眼前这个恶魔生蛋!!




酒吞:《替身情人:我的鬼王夫君》

梗概:月黑风高夜,她被虏到大江山当食物。却不料竟成了鬼王的暖床人。一次酒后她与他缠绵,才从他口中听到另一个人的名字“红叶……红叶……”

她这个鬼后的名字竟是别的女人丢下不要的。他千里追人,甘做备胎,只是为了挽回前任的心。

她不服,女人上位无非就是要“S,l,J"她便做给他看!

不在意她,她勾引他的手下。嫌她一马平川,她便练就神功波涛汹涌。就是为了换他浪子回头。

”喂,女人,我喜欢上你了。“

”哼哼,老娘不玩了!“这次换她让他来追!




山风:《山里农家俏媳妇》

梗概:小阴阳师在山中采药,突遇恶狼袭击,幸亏关键时刻山中之王救了她。她从小便被教育知恩图报,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救命之恩当然……以身相许。

于是她离开京都与他隐居山林,却不料这里豺狼虎豹危机四伏。

她被虎族掳去,被狐族轻薄,每次一有危险他就会准时出现。

然而有一次她玩脱了,害他中了狼族的陷阱,自己也被迫与狼王成亲,成了狼族的王后。

”给我生只小狼吧。“

”不不不,我只能生出小猪来,生不出小狼。“

这样幼稚的拒绝还能抵挡狼王多久,说不定他哪天霸王硬上弓……夫君大人,快来啊!


茨木:《让我成为你的右手》

梗概:十八岁的女阴阳师在阴阳寮外捡了一个断臂男人回寮。谁知这男人竟是大江山鬼王的得力干将!传言他不近女色才会对他放下戒心,哪知道他竟……日久生情,她问他为何会爱上她。

“复活鬼王需要祭品,而你最为适合。”

他背叛了她,将她献给邪神,只求能一尽忠心。

全身的血被放干,抬起苍白的脸看着他,“……若有来生……我定……”

他以为她就说,让你付出代价。

可她却说的是,会再爱上你……

而来生,来得如此之快。

“你是谁?”她看着眼前独臂男人莫名其妙。

“我是你的丈夫。”


———————————


作者瞎哔哔:因为加班的怨念产生的沙雕玛丽苏文集锦!!!纯属娱乐!!

作者文风小清新哒!别被这篇沙雕文蒙蔽了,希望不要掉粉!

果然掉粉了……


死灰复然

画了自家的扛把子SSR们,其实玩得挺久了但一直没什么时间画画他们,心血来潮一口气画完算是了却了心愿了(好多bug无视掉吧)……从最初的茨木一人拉扯大全家到现在各司其职,养成的感觉真的蛮开心的,辛苦啦。


作业bgm:百鬼阴阳抄-柔情版-银临 / Aki阿杰

画了自家的扛把子SSR们,其实玩得挺久了但一直没什么时间画画他们,心血来潮一口气画完算是了却了心愿了(好多bug无视掉吧)……从最初的茨木一人拉扯大全家到现在各司其职,养成的感觉真的蛮开心的,辛苦啦。


作业bgm:百鬼阴阳抄-柔情版-银临 / Aki阿杰

迷恋一刺的身体

【阴阳师乙女R向】情动

  • 内含岚/茨/切/荒

  • 是部分车,谨慎上车。

  • 开头欧气防屏蔽!

https://shimo.im/docs/d0itrpZcgg0ZerpX/

  • ↑↑↑

第一次yysooc有请轻拍

  • 内含岚/茨/切/荒

  • 是部分车,谨慎上车。

  • 开头欧气防屏蔽!

https://shimo.im/docs/d0itrpZcgg0ZerpX/

  • ↑↑↑

第一次yysooc有请轻拍

tamaON

!?!?!?!?!??!?!?!????

!?!?!?!?!??!?!?!????

sunny尼桑∑
旅行回来了!买了新的DS颜料摸...

旅行回来了!买了新的DS颜料摸鱼试试色x

「摸完还是史明克好用orz蹲墙角

旅行回来了!买了新的DS颜料摸鱼试试色x

「摸完还是史明克好用orz蹲墙角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