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山鬼

12397浏览    1140参与
沈卿墨

【杨戬同人】若有人兮山之阿(33)

*杨戬X山鬼,BG

*宝莲灯衍生,私设众多,慎

————————

第十八章 月夕人归

“舅舅,还有山鬼,呃,山鬼姐姐……”

 沉香原地站稳身形,有些不好意思地抬手挠了挠头。可他话还没说完,就见那一袭翠衫面容俏丽的女子眉梢一挑,单手抵在下颏处饶有兴趣道:

 “这是从哪儿算来的辈分,杨戬,你外甥叫我姐姐,那我是不是也应该叫你声——”

 “卿茹,别闹。”

 话到一半被打断的山鬼撇了撇嘴,不过难得看见杨戬脸上出现类似于哭笑不得的精彩表情也算不亏。而站在一旁的沉香不愧是个老实孩子,以为山鬼不喜欢这个称呼,连忙上前两步解释起来:...


*杨戬X山鬼,BG

*宝莲灯衍生,私设众多,慎

————————

第十八章 月夕人归

“舅舅,还有山鬼,呃,山鬼姐姐……”

 沉香原地站稳身形,有些不好意思地抬手挠了挠头。可他话还没说完,就见那一袭翠衫面容俏丽的女子眉梢一挑,单手抵在下颏处饶有兴趣道:

 “这是从哪儿算来的辈分,杨戬,你外甥叫我姐姐,那我是不是也应该叫你声——”

 “卿茹,别闹。”

 话到一半被打断的山鬼撇了撇嘴,不过难得看见杨戬脸上出现类似于哭笑不得的精彩表情也算不亏。而站在一旁的沉香不愧是个老实孩子,以为山鬼不喜欢这个称呼,连忙上前两步解释起来:

 “是我下山的时候听见茶棚里有两个说书的讲,现在凡间流行管没有血缘关系的漂亮姑娘叫,叫那个什么——小姐姐。”

 杨戬扶额。

 山鬼趴在桌子上差点笑崩了人设。

 最后还是杨戬拿折扇敲了一下自家外甥,告诉他山鬼是洪荒时期的古神,要论年岁不知道比他大了多少。倒是山鬼那头总算笑够了,出言表示沉香那声“姐姐”听着也挺顺耳的,不如干脆就这么叫了,反正辈分不辈分的对她来说本来也没什么所谓。

 说完了不正经的,正经事自然也不能忘。沉香悄咪咪抬头瞅了眼杨戬的脸色,又搓了搓衣角,像是做足了心理建设,才犹犹豫豫地开口道:

 “舅舅,今天是十五,娘让我来找您问问,您今天能不能……去华山吃个晚饭?”

 蜀中气候湿热,八月里仍看不出几分秋色。况且神仙寿命漫长,本就对时间的历法和节日没什么概念,所以就算是杨戬也握着扇子反应了一会儿,才想起来沉香说的“十五”是指人间的八月十五月夕、或者说是中秋节。

 凡人讲究中秋佳节,月圆人团圆,连吃食都做成个圆饼状,杨戬自然知道。他也记得家变前一日的月光,挂着玉坠的风铃,如今沉香来找他,说三妹想叫他一起过中秋,就算他并不太想见那个便宜妹夫,心里还是千百个乐意去的。但玉帝法旨刚到,天庭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盯着他这个未死的“戴罪之人”,更何况妖界之事确实关系重大,须得尽快处理,不然一番动荡下来,遭难的还是下界生灵。

 见杨戬沉着脸不说话,沉香也不知道该怎么办,索性求助似的看向石桌另一边喝茶的山鬼,却见山鬼已经慢悠悠地放下了杯子,不轻不重地道出一句:

 “八百多年了都没人算计得过你,处理妖界也不差这一晚上的时间,你去便是了。”

 “再说,你还能拒绝你妹妹和外甥不成?”

 杨戬闻言,无奈地弯了下唇角。沉香见状赶忙上前两步,大着胆子拽了拽杨戬的衣袖,又用力眨巴几下眼睛,拖长嗓音喊了声“舅舅”。

 ——别的不说,这撒娇的本事倒是和三妹小时候十成十的像。

 最后杨戬还是点头应了这回晚饭,于是沉香立刻乐得像个一百多斤的孩子,倒豆子似的同杨戬讲他本来是先去的岐山,结果在那儿没寻到人,又回了趟家问娘,才找到的灌江口杨府。

 末了,还补上一句:

 “娘说她今晚要亲自下厨。”

 杨戬摇扇的动作非常不自然地停顿一下,随即唤了哮天犬和逆天鹰过来,跟沉香说这就启程去华山。

 ——早点回去,这顿晚饭说不定还有救。

 沉香显然也知道自家娘亲料理的功力,手上飞快捏了个诀准备驾云,但又忽然想起些什么,回头问道:

 “舅舅,山鬼姐姐她要不要和我们……”

 少年的话音还未落,杨戬已经收了折扇,摇头示意他不必再说。桃林间的石桌上空余几件素白茶器,却已不见了喝茶的人。

 “卿茹不会去的,我们走吧。”

 待到林中回归寂静,一抹绿色的倩影才从几棵略高一些的桃树后面现出身形,怀里还抱着只体型丰润的狸花猫。

 “主人,你为何不同他们一起去?”

 “人家过中秋,我跟去做甚?”

 山鬼有些好笑地揉了一把变成猫咪模样的龙须虎。适才听这大猫说当布偶太闷,山鬼想了想,便由着它变作个普通家猫的样子,反正揣在怀里手感也不错。

 ——就是有点重。

 “走吧,我们去市集逛逛,买几只河蟹,再看看有没有桂花酒,过后寻个人少的山头赏月,怎么样?”

 …… 

放下这边抱着猫逛街的山鬼不谈,杨戬和沉香一路疾行,也算是在天色还早时到了华山。两人甫一落地,正赶上一身鹅黄衣裙的杨婵拎着两颗葱往厨房走。见到二哥和儿子,杨婵二话不说把葱往儿子手里一塞,催他去厨房切个葱花,然后转头挽起杨戬的手臂嘘寒问暖。兄妹两人边聊边进了后院,只留下沉香站在原地,和手里的葱一起风中凌乱。

 ——那个什么,葱花,怎么切啊……

 最后还是跑来跟杨戬见礼的小玉拽着沉香的手腕把人拉进厨房,被拽走的沉香倒是挺高兴,一路上乐呵呵地跟小狐狸打情骂俏,就差美出个鼻涕泡了。

 另一头,刘彦昌出来找儿子,从后院门口路过的时候往里面瞅了一眼,正好看见杨婵晃着杨戬的袖子笑得开心,于是默默后退几步,换个方向从旁边一条小路走了,心里琢磨着沉香那个臭小子跑哪儿去了,也不知道自己叫他顺路买的桂花酒买了没有。

 院子里面,杨戬伸手拿掉落在杨婵发间的一片花叶,温言道:

 “三妹,都是当娘的人了,怎么还跟个小孩子似的撒娇。”

 “二哥这是嫌弃我了吗?”

 杨婵故作生气似的撇了撇嘴,手上却还紧紧攥着杨戬的衣袖,像是怕他丢了一样。那时候的华山水牢虽然清冷,却让她从一时间被爱情冲昏头脑的状态中冷静下来,只不过她自己也是个不肯轻易低头的性子,更何况又事关丈夫孩子,这才执拗着不肯认错。可当她以为自己再无法从天地间寻觅到二哥身影的时候,她是怕的,就像心底被不知名的力量生生掰去一块,从里往外透着细密的疼。

 ——所幸,故人仍在。

 杨戬自然也注意到了妹妹的小动作,便将另一只手搭过来,把杨婵的手拢在掌中。

 “我怎么会嫌弃三妹呢。”他笑着道,眉目间温和得像是盛了一江春水,漾开四月桃花,“走吧,再不去做饭天就暗了。”

 厨房里,小玉教沉香切完了葱花,看见一旁准备好的面粉,又想到杨婵早些时候说过要做月饼,便洗净了手,打算帮忙和面。可一旁的沉香到底还是个不折不扣的熊孩子,伸手蘸了面粉,趁小狐狸不注意,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速往她脸上抹了一把。于是等到杨戬和杨婵走进来的时候,厨房里已经被两个小的闹得一塌糊涂,至于之前切好的葱花,也早就不知道被翻进哪个角落里了。

 总归是当娘的了解自家孩子,杨婵嗔怪地看了沉香一眼,把他轰出厨房,又回头安慰了一下小狐狸,让她去房间重新梳洗一下。杨戬环顾四周觉得实在没眼看,便挥袖施了法术打扫干净,刚要开口说晚饭他来做便是,却看见自家三妹反手关上厨房大门,还落了锁,然后“噔噔噔”几步走到自己面前,道:

 “二哥,你别骗我,你的伤……是不是还没好?”

 ……

 市集上人来人往热闹得很,山鬼一身男子装扮,抱着龙须虎变化成的狸花猫,逛了一圈也只买了一小坛桂花酒,直到离开前才在龙须虎的强烈要求下又买了两块月饼。眼见着天色将暗,小金乌扑扇着飞过西边的山头,山鬼嫌走路太慢,随手拎起龙须虎的后脖颈,借着暮色,捏了个诀移至城外山中。她本就是山岳之灵,生来与山川草木、飞禽走兽相伴,比起人间繁华喧闹,自是更喜山谷空幽。

 深山无人,龙须虎恢复了原身在前面走着,时不时转身去扑草丛间星星点点的萤火虫,或是惊扰枝上鸟雀。山鬼拎着酒坛懒得管它,四下看了看,便轻巧一跃,施法将树顶间盘绕的藤蔓编成秋千坐在上面晃悠,还顺手把酒坛挂在旁边的树杈上。龙须虎体型较大又不会爬树,只能三下两下跳上一块略高的山石,伸展了一下四肢,又摆了个舒服的姿势舔毛。

 “我说主人,你既然不喜欢同人打交道,干嘛还要出岐山,难道就因为那个杨戬?”

 ——以前怎么没见你这样。

 结束清理工作的龙须虎翻了个身,两只前爪扒着块月饼啃,尾巴却一甩一甩的,像是不太高兴的样子。山鬼斜睨了它一眼,自顾自地变了个酒樽出来,盛满一樽浅金色的醇香酒液,荡着秋千一饮而尽。凡人酿的酒免不了几分浊气,但入口却是柔和绵软,唇齿余香。

 “若他那一身伤好利落了,我自然不会管他。你送玉鼎真人回去的路上难道没听他念叨?”

“真人?他瞧着倒是不太高兴的样子,不过只是气呼呼地扇他那个破蒲扇,没说什么。”

 山鬼闻言,又给自己倒了杯酒,幽幽叹息一声道:

 “华山开时乾坤钵碎得连渣都不剩,杨戬的元神也跟着损了九分。这才休养不过半年时间,真人说,他最多只恢复了——”

 “三成不到。”

【第十八章·完】

沈卿墨

【杨戬同人】若有人兮山之阿(32)

*杨戬X山鬼,BG

*宝莲灯衍生,私设众多,OOC慎入

————————

第十七章 戴罪立功

另一边,杨戬到了灌江口的杨府旧址,发现哮天犬早已等在那里。原是他与龙须虎一同送玉鼎真人回到玉虚宫之后,龙须虎返回岐山,他思来想去也不知道应不应当去找主人,便来这灌江口老家等着人回来。除了哮天犬之外,早先奉命留在此地的逆天鹰也振翅飞出山林,落地化作一半大少年的模样,快步上前行礼。

“逆天在此恭迎主人。”

杨戬略一颔首,示意他们暂且候在原地,自己则先到父母兄长坟前敬香。三座孤坟被打理得干净,连一根杂草也无,墓碑前似乎留下了些残余的香灰,想来应是之前他生辰时候山鬼来此替他焚上的。

坟边悬...

*杨戬X山鬼,BG

*宝莲灯衍生,私设众多,OOC慎入

————————

第十七章 戴罪立功

另一边,杨戬到了灌江口的杨府旧址,发现哮天犬早已等在那里。原是他与龙须虎一同送玉鼎真人回到玉虚宫之后,龙须虎返回岐山,他思来想去也不知道应不应当去找主人,便来这灌江口老家等着人回来。除了哮天犬之外,早先奉命留在此地的逆天鹰也振翅飞出山林,落地化作一半大少年的模样,快步上前行礼。

“逆天在此恭迎主人。”

杨戬略一颔首,示意他们暂且候在原地,自己则先到父母兄长坟前敬香。三座孤坟被打理得干净,连一根杂草也无,墓碑前似乎留下了些残余的香灰,想来应是之前他生辰时候山鬼来此替他焚上的。

坟边悬着几面白幡在风中上下飞舞,杨戬起身时竟有那么一瞬间的恍惚,不知自己究竟是当年那个跪在坟前恸哭的杨家二郎,还是如今众人口中冷面冷心的司法天神。哮天犬和逆天鹰见主人原地不动,也不敢贸然近前,倒是地面上不知何时飘起零星几点绿莹莹的微光,汇聚成了萤火虫大小的光点,晃晃悠悠地飞到杨戬身边,绕着他转了两圈,又飘到他眼前,忽明忽暗地闪烁几下。杨戬被这点光吸引了注意,定睛一看,像是识得那簇光似的低头笑了下,随后便摇着墨扇,抬步向不远处的府邸走去。哮天犬和逆天鹰两个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的宠物面面相觑了一下,也急忙跟上自家主人的脚步。

早先的杨府已经搬上天成了真君神殿,下界这座宅子是后来建起的,虽然相较从前规模小了些,也冷清了太多,但毕竟还有逆天鹰在打理,所以算不上太过破败。只是府中的花花草草枯的枯、折的折,逆天鹰作为一只飞禽对此固然是毫无办法。可当他们走进庭院时,见到的却是茵茵草地上,原本满是枯枝的桃林覆上一片浓绿,身着翠色纱裙的女子坐在林间的圆石桌边,指间握着素白的瓷杯饮茶。

“可惜现在不是时令,若不然,这满园桃花开起来定是一番不可多得的好景致。”

杨戬未言,只是收了折扇,走到石桌另一边坐下,而一路飘在他身边的那点绿光则忽闪着飞到山鬼鬓侧,慢慢消失不见。说到这荧光的法术,杨戬自封神战与山鬼结识后见她用过几次,其实也不是什么高深的手法,不过是山鬼将自身灵气具象化的表现,主要用于引路或者传信,再者就是无聊时候的自娱自乐。杨戬曾看到过山鬼把那些灵气汇聚成的光点混入一大群萤火虫当中,指挥它们在夜空下变幻形态,最后勾勒出一条长长的光带,横在山谷之间,倒是比天上那条银河还璀璨几分。

山鬼瞧见杨戬没有说话,不急不忙地伸手将另一杯已经沏好的茶水朝对面那人的方向推了推,又把自己从宓妃那里得到的消息讲了一遍,看那人还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她便把玩着杯子幽幽开口道:

“让我猜猜,封印的事你是不是也知道点什么?”

杨戬的神色难得变得有些微妙,握着茶杯的手在半空中停顿片刻,才放下杯子略一颔首。

“我曾在师父的藏书中看到过关于女娲封印的记载。”

山鬼一脸“果然如此”的表情点点头,拎起茶壶给自己续了杯茶。她从黄河前往灌江口的路上忽然意识到按照杨戬一贯缜密的行事作风和心怀三界的大爱,自然不会对四凶封印一无所知,这才有了上面那一问。不过她也不是什么事都喜欢刨根问底的性子,杨戬对封印有所了解还省了她不少口舌,于是手指捏着杯口转过一圈,忿忿道:

“难怪酆都大帝那个老滑头这么淡定,想来也是知道我对封印一事不甚了解,故意说来给我听的。”

杨戬本以为山鬼会怨他有所隐瞒,却未曾料想她三言两语岔开这个话题,反倒是因为酆都大帝的几句话鼓气似的眯了下眼睛。而山鬼毫无负担地吐槽完那位多少还算是她长辈的古神之后,像是知道了对面那人心中所想,食指在半空中轻点两下,温言笑道:

“别沉着脸了,你当是第一天认识我?我还是那句话——”

“你想说的,我便听着;不想说的,我自然也不会多问,更不会怪你什么。”

杨戬微怔片刻,唇边不自觉地漾开一抹淡色,刚要开口说些什么,头上的万里晴空却蓦地翻滚起大片阴云。一干兵将于云上持戟而立,军威森然,为首的正是那头戴金翅乌宝冠、手持玲珑宝塔的李天王李靖。哮天犬和逆天鹰露出凶相想要上前阻拦,却被杨戬用眼神制止。山鬼略一蹙眉,想到近日被妖界之事分了心神,差点忘了杨戬还是个“罪孽深重”的天庭通缉要犯。

这厢李靖已经带了几个天兵降下云头,山鬼刚要起身,却被杨戬按下手腕。她仰头对上那人澈然的一双星眸,神色微动,低声问出一句:

“这就是你在等的?”

杨戬没有回答,眼神间示意山鬼不要妄动,随即握着折扇抬步走到李靖面前。一时间,仿佛周围一切都成了铺陈的背景板,天地间只余那人一身玄衣萧萧如松,敛去当日司法天神的肃杀之气,潇洒亦不失傲骨。

而李靖那边虽然带了几个天兵撑腰,可见到杨戬这般凛然风华不免心生怯意,匆匆宣了玉帝法旨,大致意思就是讲他杨戬“欺上瞒下滥用职权妄断忠良”有罪,但如今妖界异动,特命他戴罪立功,除此三界大患。

一道法旨听得山鬼险些砸了手里的杯子,饶是她这般温婉的性子,也想到九重之上揪着玉帝的领口让他仔细瞧瞧这说的是人话,哦不对,神话吗。而杨戬则依然是那般沉静如水的样子,不卑不亢地单手拿下那一卷金帛,没什么表情地应了声“杨戬接旨”。

再说李靖那边,他本以为按照杨戬的性格必然会抗旨不遵,故而带了一众兵将前来,想要以此为由彻底扳倒这个眼中钉。可他万万没想到杨戬就这么答应下来,虽说态度差了些,可一来杨戬看上去像是无甚大碍,二来不远处就坐着个不知为何连玉帝都不肯妄动的山鬼,李靖一时间也不敢借此大做文章。即便心有不甘,他也只得挥手撤了天兵,逃也似的驾云返回天庭。

杨戬刚一转身,就看见哮天犬和逆天鹰一脸愤愤不平的表情,若要用他们两只的原型来形容,大概是一个弓起背来龇牙咧嘴,另一个竖起羽毛扑扇翅膀。不远处的石桌边,山鬼倒还坐在那里未动,脸上却是似笑非笑的模样,显然也是有些恼了的。杨戬无奈地摇了摇折扇,把那张亮得晃眼的金色绢帛丢给自家宠物随他们撒气。

“左右不过一个虚名罢了,如今妖界一事关系重大,拖得久了难免累及下界生灵。”

“所以你就和玉帝谈了条件,让他下这么个法旨方便办事?”

“是。”

见杨戬回应得干脆,山鬼小声“啧”了一下也没再问,转头看见眼旁边空地上撒完气开始争论谁更得宠,以至于化为原型打闹起来的一鹰一犬,想起自己还带着个粘人的跟宠,便挥袖放了龙须虎出来透气。逆天鹰被体型硕大的猛兽吓了一跳,扑棱着飞到树枝上,银色的圆眼睛里写满了惊恐。哮天犬因此在树下笑得打滚,四条细腿欢快地蹬来蹬去。而龙须虎一向是自来熟的性格,蹲在原地摇晃着尾巴叫逆天鹰下来交个朋友。

那边三只宠物闹得欢快,但杨戬和山鬼这里正经事还得接着谈。山鬼左手支在脸侧,右手依然转着茶杯,悠哉悠哉地开口道:

“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去昆仑?”

“既然妖界作乱是以‘混沌’之名所为,去到混沌本体处说不定能寻些线索。”

虽然山鬼平日里宅在岐山,与鸟兽为伴,甚少同人交往,但她毕竟是活了近万年的古神,又生得一副玲珑心思,真要琢磨些事情来也是不差的。

杨戬合起折扇放在桌上,道了句“正是如此”后停顿片刻,又道:

“卿茹,你回岐山便是,不必与我同去。”

“我还真不能不去,”山鬼从口袋里拿出一枚镶嵌着石榴石的鎏金耳环,摊了摊手道:“我那个八嫂托我给混沌带个口信,说这几日身体不适,下个月再去找他。”

“喏,这不是还给了我个信物叫我带着。”

“……”

杨戬不想说话。

就在这时,天边忽地降下一朵云来,云上那人行得匆忙,落地时脚下一个趔趄差点啃在草上。而杨戬这边看清了来人,倒是一愣。

“沉香?”

【第十七章·完】

沈卿墨

【杨戬同人】若有人兮山之阿(31)

*杨戬X山鬼,BG

*宝莲灯衍生,私设众多,OOC慎入

*年更选手祝大家元宵快乐,平安健康

————————

第十六章 神女宓妃 

山鬼这一句话说得轻轻巧巧,但其中的意思显然并不只是“回去”二字那么简单。

她是岐山之灵,亦是岐山的守护神,自然不该离开太久。另外,玉帝对九神依然心存芥蒂,并且早就已经注意到了她,故而明哲保身才不失为上策。

杨戬虽然有些惊讶,但很快便了然,微微颔首道:“卿茹,这段时间麻烦你了,待妖界一事处理妥当,杨戬必当重谢。”

山鬼听罢,却是忽地笑了,片刻后才故作端庄似的掩了掩唇:“这个‘谢’字就不必了,况且我只是打算回岐山打点一下,过后再来寻...

*杨戬X山鬼,BG

*宝莲灯衍生,私设众多,OOC慎入

*年更选手祝大家元宵快乐,平安健康

————————

第十六章 神女宓妃 

山鬼这一句话说得轻轻巧巧,但其中的意思显然并不只是“回去”二字那么简单。

她是岐山之灵,亦是岐山的守护神,自然不该离开太久。另外,玉帝对九神依然心存芥蒂,并且早就已经注意到了她,故而明哲保身才不失为上策。

杨戬虽然有些惊讶,但很快便了然,微微颔首道:“卿茹,这段时间麻烦你了,待妖界一事处理妥当,杨戬必当重谢。”

山鬼听罢,却是忽地笑了,片刻后才故作端庄似的掩了掩唇:“这个‘谢’字就不必了,况且我只是打算回岐山打点一下,过后再来寻你。”

杨戬闻言明显怔了一下,这样的表情出现在他的脸上可谓是难得,山鬼一时间也有些绷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明明是个老实人,却还会被天庭那些家伙说什么心狠手辣、城府颇深……”

“杨戬啊杨戬,我都想替你写个‘惨’字。”

见山鬼一副笑得开心的样子,杨戬无奈地敲了两下折扇。想来他也不是第一次被山鬼这种意味不明的话诓住,却还是每每都分辨不出她话里的真意。

“说起来我回去的时候,倒是可以顺路去黄河看看我八哥在不在,说不定他那边会有什么有用的消息,”山鬼眉梢一挑,像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一样抿唇笑了笑,“毕竟他可是‘红颜知己满天下’的河伯啊。”

河伯之名杨戬自然也是听说过的。这位掌管黄河水系的河神据说相貌年轻俊美,并且还娶了伏羲的女儿宓妃为妻。只不过这夫妻二神都是风流的性子,隔三差五各自去会会“知己”可谓是家常便饭。但即便如此,几千年来他们好像也没提出过要合离,反倒是异常和睦,已经可以称为是众神眼中的一大奇观了。

当然,关于河伯宓妃的风流韵事大都是闲暇时候山鬼说给杨戬听的,至于河伯此人杨戬尚未接触过,因而也不会妄下评判。但既然山鬼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或许真有什么线索也说不定。

“我要先回灌江口一趟。”杨戬沉吟片刻之后,收了折扇如是说道。

山鬼也没有多问,只是点了点头道:“不出什么意外的话,我三日之内便会去寻你。”

……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黄河水脉自上古时便在中原大地上奔腾不息,宛如巨龙决开西方昆仑山,一路咆哮入海。

而山鬼此时正站在河岸边,跟一个勉强算得上是妖的鱼精大眼瞪小眼。这事情的起因,还要从一日前说起。

话说山鬼那日在蜀地同杨戬分别之后,先是回了岐山。见山中并无异状,她也放下心来,将头上戴着的梧桐木簪取下,使之化作一个婷婷袅袅的女子模样。那女子身着一件绿裙,容貌也与山鬼有几分相似,开口便恭恭敬敬地唤了句“山鬼姐姐”。

原来这木簪本是山涧里一棵梧桐树,因在山中灵力最胜之处生长数百年而得了灵智,山鬼觉得它资质尚可,便赋其人身,并将梧桐木本体收做法器。

“桐儿,我要离开岐山一段时间,这山中之事就交由你来管理,若有什么意外,你就让雀鸟们给我传个信,我自会尽快赶回来。”

“我明白了,山鬼姐姐。”

“哦对了,还有一件事,记得看好龙须——”

山鬼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斜刺里突然窜出的大型猫科生物扑了个满怀。

“主人!”

“……有话好说,你先从我身上下去。”

久违地撸了一把虎毛之后,山鬼又简单收拾了几样东西带上,谁知却在离开前被这大猫扒住裙角不放。

山鬼本不想带着龙须虎同行,毕竟它的体型过大,有些招摇。但最后还是架不住它的死缠烂打,把它变作了个手掌大小的布偶收在袖袋中,这才离了岐山。

行至黄河水畔,山鬼本想去找她八哥河伯打听些消息,在河边等了半天却被一条小鱼精告知河伯大人外出去了,这才有了前面那一幕。

“既然你家河伯大人不在,那他夫人可在?”

“夫人……夫人说她也不在。”

“……”

山鬼无奈地揉了揉额角,从身上取下一枚玉佩递到那鱼妖面前:

“你拿着这个去禀告河伯夫人,就说是岐山山鬼前来拜访。”

鱼妖的两只圆眼睛兀自转了一转,似是些微斟酌后才仰头衔住玉佩,尾巴一甩,转身跃入黄河之中。约莫过了半盏茶的时间,汹涌奔流的河水忽然向两侧分开,露出一条铺满卵石的路径,两位面容相似、婢女模样的姑娘沿路而来,走到山鬼面前欠身行礼。其中一位像是性子活络些,虽然低顺着眉眼,却也不乏几分机灵的神色,上前半步道:

“我二人是河伯府内的侍女,奉夫人之命特来恭迎山鬼殿下。河滩巡查的鱼精修为低下,多有怠慢,还望殿下见谅。”

山鬼自然不会同那条小鱼计较,略一颔首,从袖中取出一枚避水珠系在颈前,随后便同她们一起入了水中。说来也是无奈,山鬼身为山岳之灵,长年居于深山峻岭,即便偶尔会在山涧溪流中戏玩,但其实对避水之术一窍不通,因而无法直接潜入水底宫殿,全靠千年前娲皇赠予的避水珠法力才能够游弋水下。

到了水底的河伯府宅,两名侍女将山鬼领至宓妃住处后便出言告退。门前的侍卫先前已经得了神女的口令,走上前来躬身请山鬼前往内院。

河伯府虽然建造在水下,但实际上并不是像龙宫那般的水晶宫,而是与地上的府邸无异,院中既有造景的山石、精巧的亭台小楼,还种植了不少奇花异草。此番景象皆因神女宓妃本是伏羲之女,年幼时溺死洛川,而后受封洛水女神才得以重归世间。然而经此一遭宓妃格外惧水,不肯移居水下,在河川游玩时又恰巧被一凡人瞧见样貌,作下名篇流传人间。伏羲苦恼于女儿放纵的个性,正赶上东皇太一也头疼自家八弟、也就是河伯的一身风流债,两位神祗偶然在酒席间谈及此事,索性拍板将这二人凑做了夫妻。为此伏羲还特意赠给河伯一件法器,使水下居所能同陆上一般。只是这夫妻二人虽应承着行了婚礼,可婚后依然我行我素,拈花惹草绯闻不断,就连府邸也是一分为二,各自居住互不干涉,偶尔见面交流一下心得体会,在三界中也不失为一大奇闻。

山鬼在侍卫的引路下来到宓妃房间,一路所见的仆人小童皆是清秀模样,少有的几个婢女也是相貌不俗,想来是因神女的喜好所致。不过山鬼向来无心对他人有所评判,只是在得了应允后进屋拜见这位名义上的八嫂。

宓妃本就生得明艳动人,此时正一身华服侧倚在塌上,旁边站了两名童仆服侍。见山鬼进来行礼,宓妃略微起身摆了摆手,让她随意坐下便是。

“小九儿在我这儿无需多礼,多年未见,不知你此番找到妾身所谓何事呀?”

“不瞒八嫂,进来我山中偶有妖物作祟,我抓了一个询问,方得知它们是依仗上古凶兽之名祸乱人间。可当年娲皇出走前已将凶兽尽数灭去或者封印,我一时不知这消息是真是假,想到八哥和嫂嫂人脉甚广,故来此一问。”

山鬼言毕,墨玉般的眸子略微低垂,颇有几分烦恼疑惑之意。即便她素来鲜少与人交往,可天生一副玲珑剔透的心思,也知晓混沌一事关系重大,故而编了这套半真半假的说辞。宓妃听罢似是想到了什么,丹唇微启,出声问道:

“那小九儿可知,是何方凶兽敢如此作为?”

“据说是……混沌。”

宓妃听后先是愣了一下,随后轻笑着摇了摇头。

“不会的,妾身敢用全部家身担保,绝不会是混沌作恶。”

“为何?”

“日前妾身才同他弹琴吟诗了好些时间,他断然不会做出此等事情来。”

“???”

眼见着山鬼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宓妃掩唇笑了笑,解释道:

“小九儿宅在山中千年不问世事,也难怪不大清楚。母亲一向仁慈,当年的封印并非是要置那些个凶兽于绝死境地,只是要它们思虑清楚,若当真收了祸及世间的心思,便可从封印之地出来些许时日透透气。此事我等古神皆有所闻,怕是小九儿你当时因东皇一事封山不出,如此才错过了消息。”

山鬼张了张嘴,一时间确实是有些惊讶。随后她又同宓妃聊了几句,得知混沌即便离开封印也出不得昆仑,心中倒是有了几分想法。于是起身谢过神女,托以岐山仍有要事需她处理,不便过多打扰,先行离开了这黄河之下的河伯府邸。

【第十六章·完】

清明

山鬼

      我从有记忆起就生活在这座山里。

      我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来自何方,只晓得自有记忆起,身边便有一只花豹相伴。

      每天沐浴阳光,吹拂微风,赏艳花丽草,听虫鸟相鸣,即使孤身一人倒也并不觉寂寞。山中宁静幽美,尤其是雨后的山里,更是美丽非常。我总是喜欢骑着花豹满山走,从山头走向山尾再到山头,乐此不疲。

      也不知过了多久。在...

      我从有记忆起就生活在这座山里。

      我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来自何方,只晓得自有记忆起,身边便有一只花豹相伴。

      每天沐浴阳光,吹拂微风,赏艳花丽草,听虫鸟相鸣,即使孤身一人倒也并不觉寂寞。山中宁静幽美,尤其是雨后的山里,更是美丽非常。我总是喜欢骑着花豹满山走,从山头走向山尾再到山头,乐此不疲。

      也不知过了多久。在遇到过几次和我长得很相像的生物后,我便开始意识到,这山,已不再属于我一人了。

      后来,我知道了那些生物被称为“人”,这座山的名字叫做女萝山,还有人们对我的称呼——山鬼。

      不知道为什么打心眼里就不想遇到叫做“人”的生物。为了不遇到人,我便躲进了山林深处。因那里常有野兽出没,所以荒无人烟。然而有时我也会想念浅畔的溪流和温暖明媚的阳光,那是深山所没有的景象。

      如果不是因为雨后的山里实在太过于美丽,以至于我又没忍住想逛山林的话,我想,我一生都不会遇见这样一个人。

      郁郁森森的山体被氤氲的水汽浸的朦朦胧胧,我正在与山中鸟雀玩耍,无意之际,看见一个人影。又是人!我扫兴的扁着嘴准备回头,却听到了他那温润如月华般柔和的声音。

      该怎么形容那个声音呢?

      不同于潺潺的流水,不同于絮语的微风,就好像三月纷飞的柳絮,正月飘飞的落雪,轻轻的落在心里最柔软的地方,让我情不自禁想要靠近。

      我听见他说:“若有人兮山之阿,被薜荔兮带女萝。既含睇兮又宜笑,子慕予兮善窈窕。乘赤豹兮从文狸,辛夷车兮结桂旗。”

      我惊讶了,因为他的描述着实像极了我,身骑花豹,披花戴叶。

      当我从树后走出来时,我看到他惊讶了。

      他俊朗的容颜之上满是不可置信,我就这样大方的站在这里打量着他,亦丝毫不回避他的目光。过了好一会儿,他却是温柔的笑了,我又听到了他那醉人的声音,他唤我:“姑娘。”

      我也不知道自己那时是怎么了,只记得那天我逃似的骑豹离开,快速隐入山林之中。他花了好大功夫寻我,终不得。他向同伴说起我,但同伴只当是笑谈而并未当真,我看到了他失望的神情与黯淡的双眸,我从他同伴口中听到了他的名字,屈原。

      又过了很久,久到女萝山上已有躲避战乱的人们居住,我才从他们的谈话中得知那日与我相遇的男子已因国家灭亡而投江自尽。直到听到消息的那一刻,我才明白,原来我自那天与他邂逅,便早已心生情愫。我总是在想,若是当初那日我没有逃开,我与他会不会就是另一种结局?

      自此以后,我重归深山,再也没出来过。我不老,不死,仅是思念,唯是思念他而已。

      多年后的一日清晨,我于林间采花之际,偶见一青衫男子。男子满脸惊讶,几次张口欲言,最后却只道出一句:“姑娘。”忽然间,透过时光的影子,我恍惚看到多年之前与他初遇,他温柔的唤我我姑娘的情景,蓦的,我泪如雨下。



     

 

Ling.风铃
画吐了,细化不动了。没有色感也...

画吐了,细化不动了。没有色感也没有光感,耶。

(˶˚  ᗨ ˚˶)


画吐了,细化不动了。没有色感也没有光感,耶。

(˶˚  ᗨ ˚˶)


JZ-

山鬼

(一)

每当窥到天边的那一抹红,透过层层的绿蔓撒落在窗口,无声无息,你兴奋了,急匆匆地拉着我的手,冲出小屋,让我忘却了掩门就踏上了草地,草坪,掺杂着不知名的小花,像落梅,似星辰,中间还有一条小路,年代太久远了,也不知道那是什么名字,来头了。这是我们的天地,朴实而醇厚,我为你修葺了家,我总傻笑着对你说:"

你真傻,只有你会为这种小野花产生感情了吧?"

你也总是傻笑的回应道:"我对你产生了感情,也很傻吗?"

我哭了,泪珠从鼻梁上淌过,你竟不知所措,慌乱地抱紧我。于是,我笑了,悄悄附在你的耳畔:"傻瓜,就是喜欢你那...

  

(一)

每当窥到天边的那一抹红,透过层层的绿蔓撒落在窗口,无声无息,你兴奋了,急匆匆地拉着我的手,冲出小屋,让我忘却了掩门就踏上了草地,草坪,掺杂着不知名的小花,像落梅,似星辰,中间还有一条小路,年代太久远了,也不知道那是什么名字,来头了。这是我们的天地,朴实而醇厚,我为你修葺了家,我总傻笑着对你说:"

你真傻,只有你会为这种小野花产生感情了吧?"

你也总是傻笑的回应道:"我对你产生了感情,也很傻吗?"

我哭了,泪珠从鼻梁上淌过,你竟不知所措,慌乱地抱紧我。于是,我笑了,悄悄附在你的耳畔:"傻瓜,就是喜欢你那样。"

我们马上和好了,像个小孩,去看夕阳。

穿过丛林的森森然,马上到了山坡顶,你开始喘气,急促地呼吸着山顶的云。我们坐下,在那个依旧的地方,你说过只有这个角度的夕阳才能体会到最美的境界,仿佛夕阳是你的全部,只属于你的世界,你痴痴地注视着,我被挤出了,然而,我立刻觉得这是一个错误,甚至怨恨自己的怀疑。

"夕阳美吗?″

你把头压在我的肩上,也痴痴地看着我,我的心顿时一颤。

"美,像个盛装的新娘。"

我坚定地回应你,我喜欢视线里高低起伏的黛紫色,和流岚的线条,我逃不过这片天空,也逃不过你。

你羞赧的颤抖,一点点潮润我的心房。

(二)

等了很久,你却迟迟不肯来,我只有找到你,拉上了你,去看夕阳,我惊讶于你眼神的深远,像穿过了层层山峦。爱,我的妖精,你感染了我的安静,你又淡淡地问我:

“山的那边也和这儿一样美吗?"

我愕然了,我疑惑了,为什么要这样问呢?难道你依然穿了这条小路?厌倦了那些无名的小花?厌倦了那茅屋?厌倦了这夕阳和我的陪伴?我不知道该怎样回答你:

"也许吧。″

然而我立刻意识到这是错误的,我像是明白了你的想法,你的目光是山的那边。

这是房前那个摆渡的老人说的,老人无数次走出大山,撑着破旧的船,然后又回来,依旧是原来的模样。他常常讲述着山的那边,讲述夕阳那边真好。

"我们一起去看那边的夕阳好吗?"

你最后说出了自己的心事,那个蓄谋已久的想法,我恐惧了,退缩了,我不愿追逐那个不属于我的梦。

"为什么?难道你不喜欢和我在一起吗?"

你惊讶于我的回答,似乎这是一种多么大的背叛,你把眼睛睁得大大的,埋没了我的心,我呆呆的看着夕阳,此时的天已经变得昏暗了。

我们退回小屋,回退我们曾经固守的天地,风,吹的很急,吹乱了我的心事,吹碎了碣石,那石头怎么也拼不完整了,只留下斑斑点点的杂乱。

你走了,留下夕阳,留下我。大山成了我唯一的情人,我用记忆来填白空虚,闭眼是你充满笑意的面孔,睁眼是已混乱的黑夜,只有大山能包容我的孑然。

(三)

你又写信给我了,依旧是那个老人捎带给我的,那个渡口的摆渡人,我们早已熟识,我取出一盘野草莓,老人见了十分开心,它的清香让他不禁说起了你那边的好,只是想念我,怀念我们在一起的时光,我打开信笺。

"我爱这里,我成功了。"

是的,你成功了,逃出了这大山,逃出了我,那边的夕阳美吗?你一定看见了吧。

"来吧,我们一起。"

我萌动了,为了你,为了你的梦。

 我背上包裹,坐上老人的渡船。水路,崎岖蜿蜒,缠绵着大山,大山失去了郁郁葱葱,我在山水之间穿梭,没有安全感的颠簸,仿佛要船翻人亡一样,我睡着了,忘却了夕阳最后的倾诉。

现在老人的指引,我惊叹眼前的一切,宽的柏油马路,熙熙攘攘的人群,摩天耸立的高楼。这是我无法预料的现实。

"你在这儿呢。"

你喊了我,我很庆幸,又听到了你银铃般的声音,我守护的真实,却被你迷惑了,我的眼里怎么也看不到灵秀的你,在我的眼眸里,红粉,朱唇,晃眼的首饰,绚丽的服装。这难道就是都市给你的一切?你抱着我,亲吻着我,我涨红了脸,是因为太久没在一起了吧。

我们坐车驶去你家,一路上你喋喋不休的讲着都市的故事,你的故事,我像一个旁观者,看着你的表演。

"看,这就是我们的家,漂亮吗?"

我诧异地看着"家" ,精美的壁画,唐璜的装饰,一尘不染的家具。这完全不是我所熟悉的,都市气息,你凝视着我,似乎在向我展示你的成功,你成功了,我羞愧了,这一切都不是我所能承受的。

"走吧,我们去看夕阳。"

你匆匆的拉上我,飞一般的登上楼顶,大大小小的建筑一览眼底,我惊叹于这儿的美景,我们坐着,你依旧在我身边,指着夕阳告诉我这儿的夕阳是你的,都市也是你的。

落日是灰的,晚霞是黑白的,夕阳就是一片假,一个陪衬罢了,这完全不是我的夕阳,我坠入浅浅的天际,那是属于你的,我的落日不是这样的。

"这里美吗?"

你又悄悄地把头压在我的肩上,依旧温柔如初,我又该怎样回答你呢?

"留下吧,我们……"

你不做声了,抱着我,我的爱人,我的妖精。

于是我决定要走了,这里不属于我,我也不属于都市,我是如此的固执。

"留下吧。"

"可是我属于大山。"

"这里也很美呀。"

"山里更美。"

"这里有高楼呀。"

"山里面有我的小屋。"

"这里你会过得很舒适。"

"在山里我会过的很安然。"

"这里有我,你是爱我的。"

终于,你被激怒了,忍受不了这样的背叛。

就在那个夕阳喋血的日子,我离开了都市,离开了你。

(四)

我也和老人一样,去了回来。

"见到了吗?"

"见到了。"

"为什么不留在那边。"

"因为我爱这里。"

"你们不能永远在一起了。"

"我知道,但我还爱着。"

老人叹了一口气,又称起那时候通往岁月道路的船……

end.

一点萤火?

想到一件事。
“君子之交淡如水,小人之交甘若醴。”
啊,“醴”是甜酒的意思。
意思是说君子间的友谊和“小人”间的友谊不同。
……?所以,小人真的是个贬义词吗?
会不会,又是一种“通假字”?
那么,文化的传承,到底传承了什么?

想到一件事。
“君子之交淡如水,小人之交甘若醴。”
啊,“醴”是甜酒的意思。
意思是说君子间的友谊和“小人”间的友谊不同。
……?所以,小人真的是个贬义词吗?
会不会,又是一种“通假字”?
那么,文化的传承,到底传承了什么?

傲慢路西法大人
若有人兮山之阿,被薜荔兮带女萝

若有人兮山之阿,被薜荔兮带女萝

若有人兮山之阿,被薜荔兮带女萝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