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125.8万浏览    82747参与
若葉🌸🌱
等待嵐的第1000日   不知...

等待嵐的第1000日  

不知不覺,原來已經兩年了❤️💚

2023.09.27

等待嵐的第1000日  

不知不覺,原來已經兩年了❤️💚

2023.09.27

若葉🌸🌱
等待嵐的第1000日 不知不覺...

等待嵐的第1000日

不知不覺已經1000天了,

我知道你們最近一直都在痛苦之中,

卻還一直安慰粉絲們⋯⋯

這種堅強,

讓我感到心痛⋯⋯

我會一直陪着你們,

永不離開💙❤️💚💛💜

    

2023.09.27

等待嵐的第1000日

不知不覺已經1000天了,

我知道你們最近一直都在痛苦之中,

卻還一直安慰粉絲們⋯⋯

這種堅強,

讓我感到心痛⋯⋯

我會一直陪着你們,

永不離開💙❤️💚💛💜

    

2023.09.27

Blake

一〇九

大阪的确不错。智想。他在街头悠闲地骑自行车,清晨街上人不多,几个老大爷悠闲地拎着垃圾散步,错过了垃圾桶也不回去,依然镇定地往前走,像是对手中的垃圾有某种留恋似的。这里不像东京那么正式,剧场也没有中村说的那么严肃,前辈对自己很宽容,尤其是一个叫东山的前辈,一看见自己就发笑。那笑里也没有恶意,这一点就很少见。

他在东京从来没有早起的习惯,工作总是从从心底拖延,但这里的早晨有一种魔力,吊着他早早起床,按时吃饭,按时睡觉,一周的时间眨眼就过去了。

“前辈!”知念夸张地挥动着双手。

智本来想回身逃走,知念的声音却越发大了,他只好低着头滑过去。“你怎么老来这里等着?也没什么正经事。”

“我今天可是......

大阪的确不错。智想。他在街头悠闲地骑自行车,清晨街上人不多,几个老大爷悠闲地拎着垃圾散步,错过了垃圾桶也不回去,依然镇定地往前走,像是对手中的垃圾有某种留恋似的。这里不像东京那么正式,剧场也没有中村说的那么严肃,前辈对自己很宽容,尤其是一个叫东山的前辈,一看见自己就发笑。那笑里也没有恶意,这一点就很少见。

他在东京从来没有早起的习惯,工作总是从从心底拖延,但这里的早晨有一种魔力,吊着他早早起床,按时吃饭,按时睡觉,一周的时间眨眼就过去了。

“前辈!”知念夸张地挥动着双手。

智本来想回身逃走,知念的声音却越发大了,他只好低着头滑过去。“你怎么老来这里等着?也没什么正经事。”

“我今天可是有特殊任务的。”

“什么任务?”

“我们今天要去看上午组的表现,晚上挨个评价。”看智一脸雾水的样子,知念接着解释道,“我们分为上午和下午两个组,我们俩,都是下午组,”他满意地拍拍智的肩膀,好像这个英勇决定是自己做出的,“公演日我们需要互相观看对组的表演,晚上互相点评,改进,然后看观众的反应。”

“前几天怎么没有?”

“那时还是宝贵的优待阶段,今天起可就不一样了。前辈什么都不知道就来了?果然是大心脏呢。”

一个老人经过,他手里的袋子发出腐烂的味道。“抱歉……嗨……抱歉……嗨,”他护卫一般开着路。

知念把智拽过来一点,“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前辈。”他捏着鼻子说。

电话响了。

“是。”知念瞬间严肃起来。

 

“是。”润疑惑地挂了电话。虽说中村也经常打电话,但这样阴郁的语气可不多见,约在办公室更是稀奇至极。今天是三天试拍的最后一天,台词不多,但每次看到由里子的脸,那些词句就像烟圈一样飘走了。想到这里他又叹一口气。

平时被背地里叫做“24小时待机”的五层经纪人办公室今天居然空无一人,这间打通整层楼的办公室黑漆漆的,只有最深处亮着一点微弱的白光,各处椅子随意乱放着,有的扣在地上,有的皇皇挡在路中间,他不敢开灯,只能摸索着朝前走,地毯上有什么黏糊糊的东西粘在鞋底上,拇指伸进了纸杯——是水——太好了,不是什么其他奇怪的东西,他不自觉地用另一只手捂住嘴。啪嗒,又踩到什么了?还没反应过来,灯亮了,五六盏白炽灯像利剑一样刺来,“喂!”他终于忍不住大喊道。

“过来。”中村风轻云淡地说。

“你们都住在猪窝里吗?整栋楼就这一层……”

“擦擦手,”中村抽两张纸放在桌上,然后坐回自己的位子,“这几天怎么样?”

“如果你是在暗示我没有向你'报告',那你应该去找凉子,而不是我。”润使劲擦着手掌。

“因为她会庇护你这个'后辈'是吗?”中村斜着嘴吐了个烟圈,把剩下的半颗烟在桌面上捻死,他向后靠住椅背,两只脚搭在桌上,“你以为你保守住秘密了吗?不管是你与那位女主角的,还是与那位女老板的?”他拿起垃圾桶,往里面吐了一口痰又放下,“怎么不说话了?你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我说,连自己的艺人都不了解,是做不了经纪人的。我也许不会演戏,不会唱歌,但我能做到的你却不一定哦,大明星。行了行了,既然我都知道,你也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告诉我,你这两天,感觉怎么样?”

润抬起头,中村一脸关切,虽然与他糙汉的形象格格不入,但那是他脸上常有的表情。

“不太好。”

中村站起来,踱步到窗边,“想也知道。虽然长了一张明星脸,但是你有个要命的弱点。不会撒谎。当然,你如果会撒谎了,也就没这么可爱了。”

“谁跟你说什么了吗?”

“凉子。”中村几乎没有任何犹豫,他毫不顾忌地看着润的眼睛,脸上浮现出怪异的坏孩子笑容。“没想到吧?她说你表现很奇怪,如果再这样下去,她就准备换人了,'今后也会避免考虑贵公司的人选'——这是她的原话。吃惊吗?没关系,人都要经历背叛才会成长,再过两年你对这些东西就没有感觉了。我知道你想做演员,性格要强,我在这个行当里摸爬滚打这么多年,见过无数演员。你知道最厉害的演员是什么样的吗?”

“演技厉害的?”

“演技厉害的。”

“不知道。”

“表演就像一只怪兽,不断侵蚀掉他们的生活。刚开始是行为,然后是习惯,最后连身体特征都变了,”他点燃一支烟,“他们在生活中无时无刻不在表演,就像把自己献祭给了名为表演的魔鬼一样,他们穿上红舞鞋跳舞,一直跳,跳到一切结束为止。”他徐徐吐出两朵烟圈,“很荒谬。他们抛弃了表演最重要的真诚,却获得了巨大的成功。所以你要想清楚,你到底要什么。”

“我要成功。”

“没有一点犹豫……我没说错,还真是诚实。既然如此,你和由里子……”

“没有向您报告,抱歉!”润站起来。“您放心,我会处理好的。”

“等,等一下!”中村叫住润,他艰难地挠头,好像在抓一块砂纸,“我刚才那个比喻,你……你再好好想想……虽然我不该这么说……”他懊恼地咬着嘴唇。

“好。”润说,“我也有一个问题。”

“什么?”

“如果我是Nino,你还会和他说这些话吗?”润站在灯光下,眼睛亮晶晶的。

“你们俩不一样……”

“因为他是天才演员吗?果然……”他迅速转过身,大步朝远处的黑暗走去。

“因为那家伙的真诚很稀有啊,”中村用一种别人听不见的音量说,“孤独是恩赐也是诅咒,这种事对年轻人来说还是太难懂了吧。”他看着隐匿在桌面文件堆里的一张照片,一个身穿紫色大花连衣裙的女子正冲他挥手微笑。


下辈子想做一朵云
  ちょっとおもしろいよ😏

  ちょっとおもしろいよ😏

  ちょっとおもしろいよ😏

沐
想画个岚的动图,先起个稿再说 ...

想画个岚的动图,先起个稿再说

  (就是模拟宇宙中的,简直不要太帅)

想画个岚的动图,先起个稿再说

  (就是模拟宇宙中的,简直不要太帅)

梦不待归人

崩铁最新光锥故事流出!(伪)

【因何张弓】(巡猎)

直至军团的大军在轨道上现身,几名拔刀相助的巡海游侠才察觉到他们陷入了埋伏。

众人只是沉默地握紧武器,迎接最后的时刻。

直到为首的那一个见星河撕裂,光矢穿空,大敌灰飞。

他们才意识到

祂已再次张弓。

【我们终将重逢】(存护)

星辰不是最遥远的距离,真正阻隔我们的壁垒是时间

但你终归是来到了这里,略显蹒跚的脚步已超越一切

我们终于对彼此说出错过了太久的话语

即便你的发丝已染上霜雪

【数千万个梦】(同谐)

“我看到了他们的梦,我感受到了他们的愿望”

“但一切都毫无意义,只因为你们所谓的信仰”

“告诉我,何为乐园,何为大同”


本文纯属同人,与

【因何张弓】(巡猎)

直至军团的大军在轨道上现身,几名拔刀相助的巡海游侠才察觉到他们陷入了埋伏。

众人只是沉默地握紧武器,迎接最后的时刻。

直到为首的那一个见星河撕裂,光矢穿空,大敌灰飞。

他们才意识到

祂已再次张弓。

【我们终将重逢】(存护)

星辰不是最遥远的距离,真正阻隔我们的壁垒是时间

但你终归是来到了这里,略显蹒跚的脚步已超越一切

我们终于对彼此说出错过了太久的话语

即便你的发丝已染上霜雪

【数千万个梦】(同谐)

“我看到了他们的梦,我感受到了他们的愿望”

“但一切都毫无意义,只因为你们所谓的信仰”

“告诉我,何为乐园,何为大同”


本文纯属同人,与



抹红

  苜蓿精灵王——岚

  别名:三叶草、牧蓿、木粟、光风草、南苜蓿、金花菜、黄花菜、连枝草……

  颜色:绿色……

  花期:5月~7月

  花语:幸运、幸福、希望……

  属性:时

  身份:镇守花之法典的花仙精灵王

  “信仰,希望,誓言和幸福。”

  

  苜蓿精灵王——岚

  别名:三叶草、牧蓿、木粟、光风草、南苜蓿、金花菜、黄花菜、连枝草……

  颜色:绿色……

  花期:5月~7月

  花语:幸运、幸福、希望……

  属性:时

  身份:镇守花之法典的花仙精灵王

  “信仰,希望,誓言和幸福。”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