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岛崎亮

11.5万浏览    1078参与
瞬时针

【岛崎辉】辉气,你更喜欢那一边?

全程岛主场
就3批图个乐吧别在意太多
(还是之前的手写

https://m.weibo.cn/6134110521/4444448446432698

全程岛主场
就3批图个乐吧别在意太多
(还是之前的手写

https://m.weibo.cn/6134110521/4444448446432698

目害_

初中生帮老男人吹头发?
顺便地毯上那个,太酒窝了

初中生帮老男人吹头发?
顺便地毯上那个,太酒窝了

目害_

3p沙雕小剧情
记住沙发上方那个灯
最好不要喝水观看

3p沙雕小剧情
记住沙发上方那个灯
最好不要喝水观看

目害_

双十一快乐哈哈哈哈哈哈哈

说起来明天过生日,真是个令人尴尬的日子,双十一后一天。。。😂

双十一快乐哈哈哈哈哈哈哈


说起来明天过生日,真是个令人尴尬的日子,双十一后一天。。。😂

丢脸大赛总冠军
“行行行这个人头让给你”不知道...

“行行行这个人头让给你”
不知道是啥pa  就很想看并肩战斗

“行行行这个人头让给你”
不知道是啥pa  就很想看并肩战斗

峯岸拓树
描改表情包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描改表情包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拜託
你很弱欸

描改表情包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拜託
你很弱欸

SENaki

我想搞灵能小男孩又不会画小男孩,没办法了就牺牲大男人强行年龄操作成小男孩
……其实是失败的岛崎辉年龄逆转尝试,隐约能见到的腰就是牺牲掉的辉同志……

我想搞灵能小男孩又不会画小男孩,没办法了就牺牲大男人强行年龄操作成小男孩
……其实是失败的岛崎辉年龄逆转尝试,隐约能见到的腰就是牺牲掉的辉同志……

路易十一号机

【授权翻译】【岛崎辉】凌晨三点 20

 原作者:Pridek        

原文地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1905506

喜欢的话可以去AO3给原作者留言和点心心!

授权见合集封面

=====

一天,辉气在他的公寓里发现了一位完全不把自己当外人的不速之客。

鉴于岛崎不想离开,而辉气需要时间来恢复与爪的战斗后的创伤,他们必须找到共存方式。

=====

感谢beta @、、、 救我脑短路+手癌

感谢朋友们忍受我的脑短路+手癌

原作又帅又美又可爱,如果翻不到位是我的锅

有轻微辉->律提及...

 原作者:Pridek        

原文地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1905506

喜欢的话可以去AO3给原作者留言和点心心!

授权见合集封面

=====

一天,辉气在他的公寓里发现了一位完全不把自己当外人的不速之客。

鉴于岛崎不想离开,而辉气需要时间来恢复与爪的战斗后的创伤,他们必须找到共存方式。

=====

感谢beta @、、、 救我脑短路+手癌

感谢朋友们忍受我的脑短路+手癌

原作又帅又美又可爱,如果翻不到位是我的锅

有轻微辉->律提及!!注意避雷!!

峯岸x羽鸟提及注意!



第二十章 好警察,坏警察

 

辉气已经习惯了沉默——不管是有岛崎在,还是独自在家时。在过去的几周里,那种折磨他的偏执消失了。以前当岛崎太安静时,他反会惊慌失措,因为这可能意味着男人很无聊,又要为了寻乐挑事儿了。而现在,这些想法没有出现,取而代之的是怀疑岛崎如此安静是因为他在保守什么秘密。

比如今晚。

仅此一次,辉气破例允许岛崎在室内吸烟,但只能在厨房里。他们坐在桌旁,等待对方开始解释。他们俩都不想解释。他们俩都没有输掉今天的战斗...或者,严格来说,他们都输了。约瑟夫演了那出后,他们都没有力量再继续了。

但不管怎么说,谈话还是必须要进行的,他们在这点上是有共识的。然而此时此刻只有沉默。

辉气用手指环住了玻璃杯,凝视着里面的水。问出了他几分钟前就在思索但没有答案的问题:

"阿千到底在干什么,为什么你们需要你们俩保护她?”这将是辉气的第一个问题,也是男孩看来最简单的一个。阿千的所作所为不可能是合法的,否则,岛崎自然会回答的。辉气等待着。他没有逼迫岛崎。最近,他给了他太多次压力,但没有一次带来他想要的结果。每过一分钟,辉气都感觉耐心少了一份。厨房的钟声在辉气的耳边响起,像是在帮岛崎作答一般。

岛崎把香烟在烟灰缸里压熄了,短暂地叹了口气。辉气放任自己的视线落到男人手上——满是擦伤,仍然沾着灰尘,一如他身体的其他部位一样。辉气没有帮他包扎,在男人试图吻过自己之后更不会。他不值得。

岛崎再次叹了口气,坐直了身子,然后把双臂撑在桌子上。

"开始吧,"辉气想,咬了下嘴唇。

"你是对的,"岛崎说,把玩着香烟盒:"我骗了你,在今天……昨天……说起来现在几点了?”

“已经过午夜了。”

"那么,昨天我出去不只是买烟,但我也没有去见羽鸟……我本来想晚点告诉你的,但你突然劈头盖脸的问一堆问题然后..."

"现在不重要了,"辉气打断道:"现在只要告诉我,你去过哪里?”

岛崎摸索到了他的那杯水,左右盘弄一会儿,然后把它搁到一边。他活动了下他的关节。

"我去了房地产中介公司,去签了份合同,"他说:"我找到了一个新住处。我下周就能搬出去。”

辉气不喜欢这个答案。

***

日本超自然事件事务局距调味市几个小时路程,位于一个至多只有三栋建筑的偏远村庄边缘。这个地点对辉气来说太可疑了,只有里边熟悉的力场能让他平静下来。如果将和芹泽他们也在那里,这事肯定是约瑟夫组织的,而不是什么羽鸟的阴谋。

"我不知道他是否邀请了所有调味市的超能力者。"岛崎喃喃地说。

辉气耸耸肩,盯着他们前面的大楼。一块灰色的方块笨重地矗立在地平线上,粗糙和丑陋到简直煞风景。在辉气看来,做这个的建筑师们显然没什么审美的追求,只是致力于快速建造起那些能关住这世界上危险的超能力者的墙壁。

"嗯,如果他打电话给你和芹泽,我想他一定也给你其他朋友打了电话,"辉气继续前行。寒风刮过时,他有种不详的预感。"我想尽快回家,所以不要引起任何麻烦。”

"这可由不得我。我甚至不知道他们是否会让我回家。”

"为什么?”辉气转向他。岛崎歪着头,扯了扯嘴角。一道深深的划伤使他无法笑得太开。

"如果我不透露任何关于羽鸟的情报,他们可以把我当作诱饵,"他说着,听上去并不像在埋怨或气恼:“反正如果我是他们,我一定会这样。”

"他们放你走然后继续监视你不是更方便吗?那样他们就不需要负责你吃饭或者听你抱怨了。”

岛崎笑出声。

"我希望他们会放你走,"辉气继续说。"我不想坐几小时的火车回家。”

“我说服他们时会带上这点的。”

辉气估计着建筑内部也和外部一样寒碜。他没想错——里面简陋而无聊。白色粉刷的墙壁和过度抛光的地板使它看起来一尘不染。散发着化学物质和烟雾的气味——对于一个看起来像医院内部的地方来说,这种气味的组合太奇怪了。

辉气环顾四周,用他的力场进一步扫描,希望找到约瑟夫,但那人却无处可寻。附近几乎空无一人——除了看门的,他告诉他们上楼,到顶楼六楼。电梯是坏的。

每往上一步,芹泽和将的力场都越来越明显,每上一层楼,辉气能看到更多的员工—— 忙碌,普通没什么特别之处的人影。没有人关注他们,尽管他仍然能听到岛崎在抱怨,伴随着脚步声和人声。辉气对他们正在被忽视这件事感到松了口气,他们不需要被任何人看到。

"最后一层楼,"他说,一跳跃上最后的三级楼梯。他没等岛崎,急于爬上楼梯喘气,随后向着一排门冲了过去。"我没有看到约瑟夫。我不知道他到底在不在这里。”

"也许他们有什么密室?”岛崎跟上时说道。

有那么一瞬间,芹泽和将的力场变弱,几乎消失了,只余下了一道乎无法察觉的轨道。辉气朝他们的方向冲去,担心什么不想让他们碰上的人将那两人带到别处去。好在他们就在那里——坐在明红的门边,芹泽弓着身子,紧张地抱着背包,将百无聊赖地划着手机。

辉气挤过人群,到他们面前,再次把岛崎远远丢在后面。

“没想到在这里能见到你。”他坐在将对面,对着芹泽微笑。

“意外吗?”将甚至都没有抬头看辉气。

"很高兴见到你,花泽。”芹泽弱弱地向他挥手,挤出半个微笑作为回应。他看起来不错,比几周前好多了,而且他穿着西装的样子不像以前看起来那样别扭了。

"见到某个人可就谈不上高兴了..."将向着岛崎点了点头。只有当那个人走近时,他才锁上手机,抬起眼。他的嘴唇抽搐着露出一个微笑。"岛崎。你比以前更帅了。”

辉气油然生出一阵自豪感。他让岛崎坐在他旁边,耐心地等待着他跟其他人打招呼。

"那么,你们在这里做什么?”他不想让沉寂持续太久。他很高兴周围有熟悉的人,这样他就不必单独与岛崎一起等鬼知道多久了。

将没有回答。芹泽花了一点时间才意识到他这时候应该开口接话。"我接到约瑟夫的电话,他告诉我要和其他一些超能力者一起来。”

“你是在负责看着他吗?”辉气问将。

"没有,老兄。我只是同意跟着过来而已,我不是他的保姆。”

"你才是那个需要保姆的人。"岛崎喃喃地说。

"闭嘴,"辉气呛道:"你们等了多久了?”

"一个小时左右。”将耸了耸肩:"约瑟夫把峯岸带到了里边,"他说,向着红门点头:"现在还没有回来。他甚至没有说需要多长时间。”

岛崎坐立不安。芹泽清了清嗓子,盯着天花板,手指紧攥在背包的带子上。辉气几乎无法移开视线,想知道为何他们两个在提到峯岸时如此紧张。

“第四个人怎么样?”

将叹了口气,又耸了耸肩。"柴田?不知道,不在乎。”

"那么..."辉气回忆起他所知道的来自调味城的所有超能力者,皱起了眉头。他看着芹泽:"谁负责看着你们剩下三个?”

"你,你是什么意思?”芹泽看上去比辉气还要不解。

"他是问谁在监视你,"岛崎解释道,一副兴趣缺缺的样子:“谁负责在你不好好扶老奶奶过马路的时候向约瑟夫告状?”

尽管岛崎说的也没什么毛病,辉气还是翻了个白眼。"罢了。也许我误会了约瑟夫。”

“你觉得约瑟夫自己管不住他们吗?”将问,撇嘴一笑:"他们不是都那么恶劣的。那里,看起来挺疼的。"他补充道,看向岛崎,用手指了下自己的脸颊——男人的脸上同样的地方肿起着,有一道划伤。

"我看你是想自己试试了?"岛崎反击道,两人开始对呛。

辉气不再理会他们。他想知道是否有人监视着五超的其余人。将是对的——他们并没有像岛崎那样惹过那么多乱子,而且很可能在改过自新。给他们派警卫是没有意义的。

辉气羡慕他的朋友们。直到刚才为止,他认为他们也必须监视前恐怖分子,但是没有。他是唯一一个。工具人。失败者

他想辞职。不管怎么说,岛崎很快也要搬出去了,间谍活动自然会变得更加困难。此外,有越来越多的问题和障碍要面对,辉气不想成为它的一部分。他想休息——去他最喜欢的咖啡馆和电影院,花几个小时在社交媒体上,给女孩们买礼物和糖果,用约会填满自己的业余生活。他想念那一切。

"芹泽,别那么安静,"岛崎抱怨道:"我需要你的人道支持!”

芹泽没有回答,专注地盯着他自己的指甲。他忽略了岛崎,试图开启什么中立的谈话——他看起来疏离,孤僻,仿佛聋了一般。

“我明天会见到你吗?”将利用了这阵沉默,开口道。

“明天?”辉气回想了自己这周的计划。他们还没有为下一次训练安排日期。他提醒自己不要忘了。

“你忘了?我们谈过的。”

"我们?"

“啊。”将脸上掠过明了的神色。他看起来有些不安,避开了辉气的视线。"对,对不起。”

"你俩一对一训练?"辉气没有生气,他甚至做不到生气或者别的什么。他突然感到一阵漠然,这感觉在将点头承认之后也没有褪去。"挺好的。你们玩得开心。”

辉气叹了口气,很快摆脱了自己的胡思乱想。他不想,不该去想他。有什么意义呢,只会让自己感觉更糟。

不,去他的律,去他的。去他的,去他的...!

“你们俩是在约会吗?”辉气问。

将飞快地看了他一眼,看上去很惊讶。绯红覆盖了他的脸颊和耳朵。"不!完全不是这回事,不。”他大叫着,在辉气看来太夸张了。“律人很好,是的,但是你知道...呃..."

是啊,辉气知道。他不需要任何更多的解释。律对任何人都不感兴趣。律很无聊。去他的。

"没关系的,铃木。”辉气笑了,尽管愤怒试图冲破冷漠之下重新浮出水面,尽管他觉得内部在沸腾,但他不能失去理智。没有理由那样,律不值得。"下次如果想训练可以叫上我。如果律想的话,我们仨可以一起。”

"我一定会的!刚才...嗯..."将又坐立不安起来,晃着脚。“好的。”

辉气不在乎他们这次为什么不邀请他。他不能再为不值得的事情白费心力。他不会再想这些,他要面对的问题已经够多了。

这两人自己私下的训练课,是不是让辉气之前的努力都白费了?

他不会再想了。

"为什么我要沮丧呢?”辉气想。他并不关心律,他最多可以说是曾经想和他玩玩,然后让他对自己动心之类的。虽然失败了...再次。

他不会再想了。他还有其他问题得考虑。

好极了,律不想和他见面,岛崎会很快搬出去。一切都会恢复正常,回到与爪作战之前的状态。一切都在朝着帮助辉气找回往日好时光的方向发展。现在,他需要自己向前迈出一步——并停止对岛崎的间谍活动。

辉气做出了这个决定——他要告诉约瑟夫他不会再帮助他了。约瑟夫应该不会不同意,毕竟,约瑟夫是那个单方面求他照看岛崎的人。他会找到其他方式的。

这个决定让辉气感觉更好,更平静了起来。他再次看到了希望——这次真的——他很快会恢复正常,然后他会花时间做他爱做的事。

他身边那些烦人事似乎都要烟消云散了。岛崎,那个该死的,一直对他撒谎的混蛋?没什么大不了的,很快就见不到了,所以没什么大不了的。辉气想他们回家后他甚至会好心帮岛崎处理伤口的,反正也快无所谓了。

"你今晚要上班吗?”

岛崎冷笑一声:"如果他们不把我关进监狱,那么,是的,我正有这个计划。”

那么辉气晚上就自由了。这时候多么适合约几个女孩。

“你有工作?”芹泽喃喃地说。

“有人逼我这么做。”岛崎向着辉气抬了抬下巴。

将笑了一下说:"不要告诉我你需要一个使唤你去上班的保姆。"辉气那一刻决定他喜欢将了——让这感觉更甚的是,岛崎的力场因为烦躁而波动的样子。

“我们等了多久了?”岛崎转移了话题。其他的超能力者看了一眼他们的手表。在嘲弄和谈话中已经有一个半小时过去了,但峯岸仍然没有从约瑟夫那儿回来。辉气有种不祥的预感,如果一个没有参与此事的人都被审问了这么久,那么他们会花多少时间在岛崎身上?没人告诉他他会在这鬼地方耗上半天...

他一开始就根本不应该来这里的。他跟羽鸟造成的这摊破事毫无关系,他只是一个毫无关系的路人。

"我去抽根烟,"岛崎决定道。辉气刚要开口作答,就被开门的吱吱声给吸引了。他感知到一个超能力者的力场——紊乱地、颤抖地、刺耳地、尖锐地——在走廊上蔓延。辉气回忆起了这个气场的主人。

“峯岸,老兄!”岛崎已经上前向峯岸走去,后者跌跌绊绊着从门口过来,拖着无力的双腿。两名士兵跟着他,摆出随时准备进攻的气势。他们瞥了一眼岛崎,用枪直向他。

"滚。"峯岸艰难地出声。

岛崎停在了半路。他试图用微笑掩饰他的困惑。"这就是我们的阿树,"他转向辉气,用手示意着峯岸。“如果他对你态度不好,那只是他示好的方式而已。”

岛崎看不到峯岸看他的眼神——那是一种警告的,必要时甚至可以下杀手的眼神。他的力场锐利,仿佛覆盖着一层层厚厚的荆棘,抵在其他在场超能力者们的力场边缘。峯岸已经紧紧地攥起了拳头。

辉气小心翼翼地站了起来,预防着岛崎和峯岸打起来。余光里,他注意到芹泽把背包放在一边,也起了身,看向他的老朋友们。

"别愣着不动,"一名士兵吼着,用步枪戳了下峯岸的背部。峯岸从命了,慢慢地转过身去,他走路时,脚几乎没离开地板。

"你不能..."岛崎没有继续说下去。峯岸再次转向他,他的发梢在他发动念力时飘起。窗户在窗框里嘎嘎作响。辉气跳到岛崎身边,抓住他的手臂。

一名士兵站到两位前爪超能力者之间,挡住了峯岸的路。“继续走!”超能力者们都没意识到大楼前的草坪一眨眼就变成了灌木丛,然而,他们确实注意到了峯岸力场的变化——如此稠密而紧绷,感觉就像想把墙壁和窗户吹散一样。

"他妈的就当是为了你自己好吧,"峯岸狠狠地说道:“如果你知道任何关于羽鸟的事,就说出来吧。”他眨了眨了几次眼,然后松开了拳头。他的力场消退了,但仍然紧绷着。"我们真的受够了,知道吗?就让我们...你们这两个白痴…自私鬼…"

他有那么一下一动不动地等待岛崎的回应,越来越平静和稳定。最后,在没有听到任何回应之后,他迈开脚步,继续前去,不再看岛崎或芹泽一眼。

辉气目送着他,感觉岛崎的力场随着他的每一次呼吸变换着——变成一种刺骨的质地,刺痛着他的皮肤。他瞥了一眼他,见那人正狠狠蹙着眉头。辉气按住了岛崎的手臂。

"你冷静..."

他没能说完,岛崎已经试图挣脱他的手。他们两的力场碰撞着。辉气勉强设法把想上去追峯岸的岛崎按在了原地。

“别找他麻烦了!”辉气怒道。他注意到将和芹泽正准备帮助他。他很感激,但他能处理好的。他有经验,用不着别人插手。

镶木地板在辉气和岛崎的脚下因为念力的冲击断裂。灯在头顶上晃动。网状的裂缝从窗户上蔓延开。

“冷静!下来!”辉气用尽全身力气压住岛崎。那人向后摇晃了下,发出一声巨响,倒在长凳上。他低吼着,试图再次进攻。

"他不想和你说话,"辉气说着,一边整理了下自己的外套:“算了吧。”

"他看起来不太好,"芹泽补充道:"无论他们对他做了什么,都不像什么好事。

"该死的,他们还是像对待恐怖分子一样对待他。"辉气想。然后开口道:“你自己看着办吧。改天再说好吗,找个他不像是快要死了的时候。”

"他们仍在寻找羽鸟,"芹泽接着说:"他们有时会问我关于他的事。没什么可怕的,只是几个问题,仅此而已。但……但他们从没叫我们来这里。再说了,峯岸..."他看了看峯岸和士兵们去往的方向。“这对峯岸来说一定很难。”

"这又不是我的错,"岛崎恼道:“羽鸟如果想的话,他会自己去找他说话的。”

辉气皱起眉头,看着他,然后转向芹泽,最后和将对上了目光。

将哼了一声。"他和羽鸟喜欢对方,"他解释道:"比喜欢爪的其他人多一点的那种喜欢。约瑟夫知道这一点,所以我想这就是他们和他谈了这么久的原因。”

辉气松了一口气,这么来说约瑟夫不是无缘无故把峯岸关在那里这么久。尽管如此,男孩还是希望尽快回家,他真的想和他的朋友在一起,而不是在这栋可疑的大楼里浪费生命。

他感觉到约瑟夫的力场,听到他的脚步声,接着才看到他本人。约瑟沿着走廊走来,他不是一个人——他由一个穿着正式,得体的人陪同,那人的领带紧紧地系在脖子上,靠后的发际线和稀疏的头发暴露了他的年龄范围,但他的眼睛对于一个典型的老人来说太冷了。此外,他的西装精致整洁,没有一丝皱纹。放在平时,辉气看都不会看他一眼——他太平淡无奇了。

"芹泽和岛崎,"约瑟夫做了个鬼脸:"早上好。我希望你们等了很长时间”他向岛崎点点头,笑了。"你看起来糟糕透了。我想这是我这周以来看到的最令我开心的事情。将,芹泽,跟我来.我们三分钟就能搞定。”

过了一会儿,廊内就只剩下三个人:老人,辉气和岛崎。后者空洞的眼神追随着芹泽他们的方向,神色紧张。

"我们走吧,"老人说,接着打开门:“我们在里面等他。”

当他们通过门槛时,辉气感到自己的超能力和防护罩消失了。岛崎犹豫了一下,用他的手摸索到辉气的手。

他们进入另一个走廊,像建筑的其余部分一样干净和神秘。他们经过的无数没有标签的,看上去没什么差别门,但老人似乎并没有迷路。他停在了其中一个旁边。

"我们这里有几个专家,"他推门把手时说:"他们需要更换你的芯片。

"好极了,"岛崎喃喃地说:“他们准备怎么做?”

"旧的坏了吗?”辉气插话道。

那人点了点头。"你想知道是谁干的?”他问道:“虽然,我打赌你心里已经有数了。他敢这么做很大胆,真的很大胆。”他打开门,挥了挥手。里面等候的工作人员身着医生的制服,在墙边的手术台上忙碌着什么。几个士兵陪同着他们。一片红色连接了手术床和入口,但辉气决定不提它。

"我觉得这里留岛崎一个人就够了。"那男子说。

"你‘觉得’ ?”岛崎皱起了眉头。

“其他人也是这样过来的。”

“然后被你们折磨到站都站不起来?”

"算了吧,"辉气低声说,用肘部轻推了下岛崎:“我们没得选。”

正如他所料,岛崎嘴上仍然抱怨着,但决定从命了。

那人关上了身后的门,然后向走廊走去。"跟我来,我们需要谈谈。”

辉气不情愿地跟着他。他可以信任他,对吧?这个人和约瑟夫一起工作,所以他不会太坏...

他试图让自己振作起来,但理智却一直让他看到可疑之处。为什么他现在需要和他谈谈,在约瑟夫不在的时候?说起来他们到底要去哪?

辉气停顿了一下,看到他打开隔壁的门。

"来吧,来吧,别害怕,"那人安慰一般说着,打开灯:“进来后关上门。”

辉气并不害怕,他远不至于去怕一个老人。如果必须的话,他可以对付他。他们进入的房间也没什么可怕的,他没有理由吓自己——其中一面墙上有一扇窗户,在窗户后面,辉气看到了一个审讯室。这意味着他在安全的这边,所以他不用害怕。

"所以,"那人喘着气,重重地坐在靠窗的椅子上:"这应该不会花他们很长时间。取决于岛崎是否会好好配合我们的医生。他们一会儿就到这儿来。坐下,男孩。”他用脚轻推出一把空椅子。"你是花泽辉气,我没记错吧?”

辉气点了点头,打量起这个地方。他短暂地环顾了两个房间。相机,麦克风,在地板上印着什么标志。当老人再次说话时,辉气的目光才收了回去。

"首先,我想问你一个私人问题。约瑟夫……是个很直接的人,尤其是在涉及到爪的事情上。所以,我认为那边不会是什么友好交谈的场面。”他指着审讯室:"你想看吗?还是希望我们去别的地方?

辉气咬了咬嘴唇,试图消化这个问题。他想他已经看过岛崎的糗样足够多次,他看着他受伤也绝不会为所动...那他有什么理由不能忍受这次审讯呢?

"我心大得很,"他回答:"我看过很多动作片和恐怖片,所以完全不会困扰到我。”

"你确定?"男人笑了:“很好,如你所愿。但别说我没警告你。”

辉气有亲眼目睹最坏的情况的心理准备,其中包括约瑟夫扯断岛崎的手臂。不过不会那么糟糕吧?约瑟夫不是疯子,他只是...一个邪恶警察或类似的东西,辉气希望。

"我是石田,"那人最后自我介绍道:"你听说过我吗,辉气?”

“没有。”

“哦,那很好。我很高兴他没有到处乱说。”

"谁...?"

“我来当负责提问的那个人。”

辉气咬紧牙关。也许他不在审讯室里,但他正在被审问。这合法吗?他们不需要他父母的同意之类的吗?

"我还以为我们是合作关系。"他说。

石田抬起头,笑了:"在某种程度上没错。但我不能回答你所有的问题。好了,那么。”他在椅子里调整到一个更舒服的姿势:"你对岛崎的工作了解多少?"

“我已经告诉过约瑟夫了。”

“我想听你亲口说。”

“你真的用得上这些信息吗?还是你就是拿我找乐子?”

石田直勾勾地看着他,使一阵震颤爬上辉气的脊椎。"你为什么这么不开心,辉气?我们伤害你了吗?现在的年轻人,真是的。”

辉气做出一副悔改的姿态。"没有,对不起。”

他继续说。他意识到他不喜欢谈论自己间谍活动的成果。他知道得并不多——仅仅有岛崎在保护随便一个超能力者,那人碰巧在调味城有生意,仅此而已。以及岛崎晚上在俱乐部、餐馆和其他类似的地方工作。

"我明白了。”石田打断了他:“他白天做些什么?”

"在找公寓,我想。”辉气揉了揉手臂,拖着脚。椅子不舒服,他希望他能起身在房里四处走走,但谈话把他困在了原地。"我白天要上学,没办法监视他。”

他听到开门的哐当声。约瑟夫走进审讯室,他的唇齿之间理所当然地夹着一支香烟。

"你知道他打算住在哪里吗?”石田接着说,约瑟夫似乎没有听到他们的声音。

"不,他没向我透露任何事。他要找房子应该很……麻烦。”

"我想也是。你去问问他。这个信息可能很有用。”

“方便你们去他那儿装摄像头吗?”

石田笑了起来:"我没有想到那个份上,但我会提示约瑟夫的。”

辉气暗暗骂道。他希望这个人在开玩笑。

有什么动静引起了他的注意。约瑟夫抬起头,盯着门。辉气跟着他的视线,他的拳头攥紧,指甲几乎陷进了肉里。

两名士兵拖着几乎站不起来的岛崎。房间里的白光显得他更加苍白。新鲜的血迹残留在他的胳膊和脖子上。在他后颈处有一块纱布,也已经被血污染红了。

辉气的心跳漏了一拍。他现在不想在这儿。

"告诉我,辉气,"石田试图重新引起他的注意。辉气几乎没看他。"你对羽鸟了解多少?”

辉气没有说任何关于最后一名五超的事。关于他仍然在与岛崎合作,这是他在间谍活动期间了解的最重要的信息,但是...

"你知道一些关于羽鸟的有用的东西,不是吗,辉气?”石田笑了。寒冷从他的眼底消失了:"如果你知道,那么,不要告诉任何人..."

 


目害_
【还玩吗,小朋友?】 暴打未成...

【还玩吗,小朋友?】

暴打未成年人是不好的。

【还玩吗,小朋友?】

暴打未成年人是不好的。

烈星夜

⚠请勿转出LOFTER
作者@yuka
个人主页链接:https://www.twitter.com/sangitty131
原文链接:https://twitter.com/sangitty131/status/1184483913885868033?s=20
【可以的话请翻墙给太太一个红心,谢谢!】
长期授权图P3

⚠请勿转出LOFTER
作者@yuka
个人主页链接:https://www.twitter.com/sangitty131
原文链接:https://twitter.com/sangitty131/status/1184483913885868033?s=20
【可以的话请翻墙给太太一个红心,谢谢!】
长期授权图P3

目害_

【靠,昨天晚上好像有什么东西压在我身上,做了一整晚噩梦我现在好困,是不是你把腿敲我身上了,这么对未成年人你要脸吗】
【???】

还是私设注意避雷,哎哟我马上要考试了,我修不动了,下个月再更新

【靠,昨天晚上好像有什么东西压在我身上,做了一整晚噩梦我现在好困,是不是你把腿敲我身上了,这么对未成年人你要脸吗】
【???】




还是私设注意避雷,哎哟我马上要考试了,我修不动了,下个月再更新

目害_
辉【这个瞎子管家好像不太行。我...

辉【这个瞎子管家好像不太行。我一觉醒来这傻逼在冰箱乱翻,还把围裙穿反了,下一步是不是要炸我家厨房了】

辉【这个瞎子管家好像不太行。我一觉醒来这傻逼在冰箱乱翻,还把围裙穿反了,下一步是不是要炸我家厨房了】

新世紀牌糖稀
我最近兩個月都在實習所以沒有更...

我最近兩個月都在實習所以沒有更新

鬼知道我經歷了什麼

睡前半個小時塗個gif

我最近兩個月都在實習所以沒有更新

鬼知道我經歷了什麼

睡前半個小時塗個gif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