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冈田将生

35930浏览    827参与
Laurence Anyways

胜者即是正义 リーガル・ハイ Legal High

所有人都愚蠢、丑陋、卑鄙。为了自己的名誉不顾他人,一味攻击,爱慕虚荣;任性、自我、狡猾、肮脏、丑陋、底层的渣滓,这才是我们人类。

如果你真心希望构建一个人人都幸福的世界,方法只有一个:爱上丑陋。  


博文归档(持续更新)

微博存图地:LaurenceAnyways-LOFTER

胜者即是正义 リーガル・ハイ Legal High

所有人都愚蠢、丑陋、卑鄙。为了自己的名誉不顾他人,一味攻击,爱慕虚荣;任性、自我、狡猾、肮脏、丑陋、底层的渣滓,这才是我们人类。

如果你真心希望构建一个人人都幸福的世界,方法只有一个:爱上丑陋。  


博文归档(持续更新)

微博存图地:LaurenceAnyways-LOFTER

先の山は風で越える

【今日子】生チョコ

1. 日劇《掟上今日子的備忘錄》衍伸

2. 隱館厄介X掟上今日子

3. 『厄介可以信任』

4. 點梗感謝,情人節快樂!


-

甜膩的香氣慢慢融進吐息之中,從Sand Glass的吧台瀰漫到整個空間裡。

「好了嗎?好了嗎?」幕間真來帶著略顯興奮的語氣從絆井法郎的後方傳來,一邊探頭望向鍋子裡。

「嗯……應該要再等一下。」隱館厄介穿著法郎不知道從那裡找來的圍裙,掌握鍋前的最佳視角,用刮刀翻了翻化成液態的巧克力,說道。

「巧克力磚碎片和鮮奶油混合隔水加熱後,加入萊姆酒。」

坐在吧台另外一端的座椅上,掟上今日子一邊唸著平板上顯示的食譜,圓框眼鏡...

1. 日劇《掟上今日子的備忘錄》衍伸

2. 隱館厄介X掟上今日子

3. 『厄介可以信任』

4. 點梗感謝,情人節快樂!


-

甜膩的香氣慢慢融進吐息之中,從Sand Glass的吧台瀰漫到整個空間裡。

「好了嗎?好了嗎?」幕間真來帶著略顯興奮的語氣從絆井法郎的後方傳來,一邊探頭望向鍋子裡。

「嗯……應該要再等一下。」隱館厄介穿著法郎不知道從那裡找來的圍裙,掌握鍋前的最佳視角,用刮刀翻了翻化成液態的巧克力,說道。

「巧克力磚碎片和鮮奶油混合隔水加熱後,加入萊姆酒。」

坐在吧台另外一端的座椅上,掟上今日子一邊唸著平板上顯示的食譜,圓框眼鏡後的雙眼跟著轉向了鍋裡。

「加進來……」

厄介拿起準備好的的萊姆酒,看了看鍋子裡巧克力的狀態,一邊攪拌一邊倒入。

「再來,今日子小姐可以鋪一下烘焙紙嗎?」

「這樣嗎?」她聽話地拿起大小適當的白色烘焙紙,放到盒子裡用手指壓平。

「是的,」他伸手接過今日子遞來的塑膠盒,將爐子熄火,用刮刀將巧克力醬全部倒入塑膠盒中,把表面鋪平,放進了冰箱裡。

「再來只要等到成形後,撒上無糖可可粉就完成了。」關上冰箱門,厄介說道。


「哇,做的很順手嘛!」

法郎不知道何時泡好了咖啡,放到店中央的桌子上招呼大家,一邊調侃厄介道:「不愧是『前』甜點師學徒。」

「……不用強調那個『前』啦。」忍不住反駁一句,他走到今日子的對面坐下,見到她向自己投來的疑惑視線,開口解釋:「我前陣子在甜點店打工兼當學徒,只是後來發生一點事……」

「所以才變成『前』學徒。」接過他的句尾,今日子輕輕笑了。

「……當時也麻煩今日子小姐了。」無奈地說完,厄介這才執起面前的咖啡杯,「但多少也是學到了一點東西的。」

「原來如此。」今日子的眼神盯著他,露出像是釋然似的表情,隨即轉了個話題,抬頭張望著Sand Glass店內:「說起來,今天是節日,這裡卻沒什麼客人呢?」

「跟節日沒有關係,這間店一直以來都是這樣的。」

「厄介君你這樣說很失禮耶!」一旁的法郎聽他這麼說,忍不住開口。

「但這是事實。」也川塗跟著補了一句。

「等一下,各位。我發現一件事——」打斷法郎正準備繼續抗議的話語,今日子推了推掛在臉上的圓框眼鏡,「剛才做的生巧克力,光憑我們幾個應該吃不完吧?」

「對喔,剩下的怎麼辦?」顯然在開始之前沒有人注意到分量的問題,法郎說,「生巧克力可不能保存太久,分送給客人吃?」

「這裡幾乎沒有客人吧。」

厄介立刻反應過來,換得對方一句不甘心的肯定回覆:「對啦。」

「那,打電話問問這些名簿裡面的偵探們要不要吃?」

「也只能這樣了。」看著真來從櫃子上拿出店裡所存的偵探名簿之後,小塗的眼神轉向法郎。

夾在兩名店員之間,Sand Glass的店長愣了一下開口:「欸、我去問嗎?」


「這樣今天就變成是偵探仲介所的情人節回饋活動了。」

厄介打趣地說,望向身旁的忘卻偵探,「今日子小姐覺得今天如何呢?」

「嗯?」

「窩在這裡做生巧克力,也沒有接工作,想說今日子小姐會不會覺得今天很無趣……」他的聲音說到後半漸漸縮小了一點,垂下頭,沒有注意到對方一聽他這麼說,一瞬間露出的表情。

「厄介先生。」她忽然開口。

「是?」

「厄介先生常常在情人節收到巧克力嗎?」今日子的眼睛認真之中又帶了些玩味。

「欸?!」不知道從哪出現的意料之外的問句,讓他忍不住愣了一下,但隨後還是乖乖開口回答:「收、收倒是常常收到,雖然幾乎都是義理的……」

「嗯——原來是這樣啊。」

她意味深長的表情使厄介摸不著頭緒,卻莫名揚起了一絲不甘心。

他向前靠近她一點,反問道:「今日子小姐呢?在……每天失去記憶以前有送過巧克力嗎?」

「這是企業機密喔。」

她的答覆一如他所想。

望著她似曾相識的表情,厄介緊接著又多加了一層進攻:「在可以說的範圍內就好。」

今日子沒有回答,直直看向對方眼睛深處的光芒,微乎其微的嘆了一口氣。

然後——勾起嘴角。


「有喔。」


「那、那是義理巧克力嗎?」厄介有些緊張地追加提問,「還是……本命巧克力?」

「嗯……」今日子輕輕閉上眼睛,喝了一口咖啡,一邊像是漫不經心地答道:「我不記得了。」

「欸!?今日子小姐真狡猾……」

那明顯的喪氣模樣使她忍不住臉上的笑意,「那厄介先生,今天的生巧克力是哪一種呢?」

聽到這問話,他猛然一抬頭望了過去。

「我、這是……」

心跳加速著,空氣似乎又升高了溫度。

「還是說,」她的聲音聽起來比平時更加輕柔了一些,「厄介先生也有企業機密嗎?」

望著她的表情,他支吾了半天還是拼不出完整的一句話。

「就、就就就當作是企業機密好了。」



「欸——那我今天要寫下來,下次問你。」

「今日子小姐?!」

「開玩笑的。」


END



寫在後面:

趕上了!差點以為今天來不及發XDD

感謝上次點梗的兩位!因為是情人節所以這次選了應景的梗,希望大家會喜歡 (合掌)

另外一個出國旅行我也滿喜歡的會留下來用。

那就先這樣,照慣例之後會再修,情人節快樂!


野木老師有新作品啦!期待四月期MIU404播出。

弥景

【今日子夫妇】当入睡前

·情人节快乐!

·ooc预警

·日日期待续集

·极限一小时写作

·祝食用愉快!


-

“再次检查一下……”查了查明天的天气,从衣柜里挑出合适的服装挂在衣架上,把所有的东西都放在固定的位置,做完这一切的今日子放下手机,插上充电线把手机放在床头,最后复习一遍身体上的文字,躺进了被窝。灯还没关,能看见天花板上的字:

“从今天开始你作为掟上今日子活着。”

从今天开始,到底是哪一天呢?

今日子只知道那已经是很久之前了,那长长的隧道,被追逐的感觉,然后晃动的灯光,和最后的断片,是能回忆起的全部。

而这句话是谁写的呢...

·情人节快乐!

·ooc预警

·日日期待续集

·极限一小时写作

·祝食用愉快!


-

“再次检查一下……”查了查明天的天气,从衣柜里挑出合适的服装挂在衣架上,把所有的东西都放在固定的位置,做完这一切的今日子放下手机,插上充电线把手机放在床头,最后复习一遍身体上的文字,躺进了被窝。灯还没关,能看见天花板上的字:

“从今天开始你作为掟上今日子活着。”

从今天开始,到底是哪一天呢?

今日子只知道那已经是很久之前了,那长长的隧道,被追逐的感觉,然后晃动的灯光,和最后的断片,是能回忆起的全部。

而这句话是谁写的呢?也没有答案。

好像是因为帮助了一位先生,能有一席之地当做自己的容身之所,而法郎先生他们都是能信任的好伙伴。最近还有一位:隐馆厄介先生。

想到这里不由得笑了笑,人如其名,那位先生确实非常的“厄介”,倒霉透了。

 

不过怎么自己看见他,也会和法郎先生他们一样,有一种莫名的亲近感?按道理说,明明倒霉的人是要远离的。

好像自己并不排斥这种亲近感。

 

触到开关,把灯关了,还没来得及想通这一件事,倒是先一步落入了睡眠。

明天的事让明天去找答案,今天的事都忘了吧。

或许也是一种好事呢?

 

 

-

隐馆厄介点击“关闭电脑”,结束了例行的“工作”,为今日子小姐写一份备忘录。

今天也碰巧当了她的一日相棒,帮自己解决了“常事”,要不是今天今日子最后一句的点拨,可能还真没发现那个盲点,差点把自己困住。

起身把今天的故事放到那一叠文稿上,数了数,竟然已经是第六份这么厚的文字。相遇的细节总是被反复回味,厄介有时候翻看这些“备忘录”,也想起来一些那些被藏在角落的小细节,这份备忘录,也是自己的回忆。

 

被被子围起来的时候感到了一种安心,抬头看着空空的天花板,又想起那时候看到的那句话,让掟上今日子作为掟上今日子活着,也许是一种保护,只留下之前的记忆,忘记一些无关的事情,重置自己。

虽然把自己放在了被“重置”的范围里,但厄介想这也是一种幸运,这样他能留在她身边,用自己的方式写下她的故事,为了每一个明天,还有自己没有被磨灭而是日日增长的喜欢。

 

越沉越深,是名为“喜欢”的被子,躺着觉得安心舒适的地方。

 

 

---

明天的天气会是如何?

明天的故事会如何?

明天是什么日子?

 

 

---

不过是风、不过是雨、不过是好天气

故事还会发展

明天,

是情人节哦。

 


贵圈真乱
【5584】冈田将生VS志尊淳

【5584】冈田将生VS志尊淳

【5584】冈田将生VS志尊淳

先の山は風で越える

【今日子】初詣

1. 日劇《掟上今日子的備忘錄》衍伸

2. 隱館厄介X掟上今日子

3. 『厄介可以信任』

4. 一個遲來的新年ネタw 2020年快樂!


-

寒意鑽進厚外套的縫隙,穿透過毛衣和襯衫,雖然經過衣物的阻擋已經減輕了許多,但還是讓隱館厄介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果然這個時間好冷啊。」見他發抖的模樣,走在身邊的女性同時開口搭話。

「不好意思,今日子小姐,在這種時間約你出來……」

「不,我也正好想出來走走。」掟上今日子笑著說,「厄介先生每年都會在元日到神社參拜嗎?」

「我是每年都會呢,」他答道,「因為我的運氣很差,所以都會固定時間去神社……雖然沒...

1. 日劇《掟上今日子的備忘錄》衍伸

2. 隱館厄介X掟上今日子

3. 『厄介可以信任』

4. 一個遲來的新年ネタw 2020年快樂!


-

寒意鑽進厚外套的縫隙,穿透過毛衣和襯衫,雖然經過衣物的阻擋已經減輕了許多,但還是讓隱館厄介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果然這個時間好冷啊。」見他發抖的模樣,走在身邊的女性同時開口搭話。

「不好意思,今日子小姐,在這種時間約你出來……」

「不,我也正好想出來走走。」掟上今日子笑著說,「厄介先生每年都會在元日到神社參拜嗎?」

「我是每年都會呢,」他答道,「因為我的運氣很差,所以都會固定時間去神社……雖然沒有什麼用就是了……」說著有些垂頭喪氣起來。

「今天我算是見識過厄介先生的的運氣了,那樣的事情要是每天發生,誰都會想去神社祈求好運吧。」


今日子提起十幾個小時前,厄介一如以往被捲入了案件、來到Sand Glass尋求她幫助的場景。

雖然身為只要一睡著,記憶就會重置的忘卻偵探,今日子理所當然並不認得厄介,也對兩人過去的交集絲毫不知情。但她通過自己在大腿上所做的記號判斷,名為隱館厄介的男子,是能夠信任的存在。

也因此在案件解決後,厄介提出在Sand Glass舉辦跨年聚會,並邀請今日子一起到神社去參拜的提議時,她只是思考了一下便欣然答應。


「不過,今日子小姐今天能夠答應一起來,對我來說就是很幸運的事情了。」

「我之前很少答應嗎?」今日子一聽忍不住詢問。

「嗯……根據不同情況而定,」厄介仔細回想,「每天的今日子小姐都不同,所以對我來說也都過得很新鮮呢。」

身側的腳步在這句話一出口後忽然停了下來,厄介相較她往前多走了幾步,疑惑地轉頭。

「今日子小姐?」

而她就在對方轉頭時與厄介四目相交,一股令她難以解釋的心情忽然浮上了胸口。

「厄介先生,和我……」今日子非常難得地欲言又止,這話才一出口,沒說幾個字又立刻收了回來:「不,沒什麼。」

「欸?什麼事情啊?!」

見她不打算繼續說,重新邁開的步伐比起方才更具氣勢,厄介連忙加快腳步跟上,不忘還是喊了一句。


在名偵探巧妙的轉移話題後,兩人來到了在元日人潮滿滿的神社,擠在隊伍之中按照步驟老老實實地進行參拜。

雙手合十許下願望的厄介一睜眼,就發現身旁的今日子目不轉睛地盯著自己。

「嗚哇!」他忍不住喊了聲。

「因為你許願的時間有點長,」今日子笑道,「厄介先生的願望是什麼呢?」

「欸?我、我嗎?」他像是有些不好意思地闡述起來:「我希望……今日子小姐、周圍的人,還有我自己今年也都能度過美好的、印象深刻的每一天。」

今日子看著厄介的表情,陌生又熟悉的暖意再一次浮上心頭。


她很清楚知道,自己只要睡著就會遺忘一切。

對這樣的今日子來說,人生所需要的東西真的很少。但她也隱約感覺到,有些事情,有些人,在她去思考是否需要之前,就已經像是事實一般存在著的。


這份心情像是對於忘卻偵探的一場解謎。

今日子之所以剛才收回說到一半的話,是她在心裡對這道謎題所下的戰書。身為偵探,她打算靠一己之力揭開謎底,而不是去詢問應該是知道解答的厄介。

在跨年聚會與新年參拜活動上熬了一夜的她,正在和厄介並肩踏上往Sand Glass的歸途。

一天的期限就快要到了。

但她是掟上今日子,號稱最速解決的偵探,對於維持這個稱號的能力,她還是有相當自信的。

於是,在腦袋高速旋轉過一遍後,今日子停下了腳步。


解謎的最後一個步驟,缺乏最關鍵的直接證據,她仍是帶點賭博性質的賭上最後的答案。


「怎麼了嗎?」在她幾步之外停下來的厄介轉頭望了過來。


並且她也相信自己的運氣應該比身旁這個人還要好才是——今日子往他的方向跨了幾步,拉過厄介的手,微微仰頭,在他的臉頰上輕吻了一下,很快地退了開來。


而厄介頓時愣在原地說不出話的表情,已經宣告這一回是名偵探的勝利了。


接著今日子露出輕輕的微笑,對他伸出手,「沒什麼,我們回去吧,厄介先生。」


END



寫在後面:

新年快樂。總覺得到2020年該有點進展了,我希望今晚大腿上的字能夠有些變化。

12月的最終回紀念那幾天實在是沒有心情和沒有時間寫賀文,1月算是補那個空缺。

一樣之後會再修,不變的依舊是 いつまでも続編を待ち続けます。

先の山は風で越える

【今日子】サプライズ

1. 日劇《掟上今日子的備忘錄》衍伸

2. 隱館厄介X掟上今日子

3. 『厄介可以信任』

4. 10/10 初回放送四周年おめでとう!


-

「我回來了。」

掟上今日子一邊推開Sand Glass的門,一邊開口。

她剛結束了當日的工作,回到這間咖啡店兼公寓兼偵探仲介所的時候,還沒進門就發現燈光似乎比起出門時暗上許多。


照理說,還沒到店裡的表定休息時間,應該不至於會把燈光調得這麼暗才是。

白髮偵探暗自注意著這一點異樣,仍是故作沒事地在進門的同時向店內的人打招呼。

然而她卻沒有收到回應。

店內鴉雀無聲,在微暗的燈光下今日子瞇起眼睛,在適應了...

1. 日劇《掟上今日子的備忘錄》衍伸

2. 隱館厄介X掟上今日子

3. 『厄介可以信任』

4. 10/10 初回放送四周年おめでとう!


-

「我回來了。」

掟上今日子一邊推開Sand Glass的門,一邊開口。

她剛結束了當日的工作,回到這間咖啡店兼公寓兼偵探仲介所的時候,還沒進門就發現燈光似乎比起出門時暗上許多。


照理說,還沒到店裡的表定休息時間,應該不至於會把燈光調得這麼暗才是。

白髮偵探暗自注意著這一點異樣,仍是故作沒事地在進門的同時向店內的人打招呼。

然而她卻沒有收到回應。

店內鴉雀無聲,在微暗的燈光下今日子瞇起眼睛,在適應了之後發現吧檯內和座位上都空無一人。

今日子環顧四周,一邊試探性喊了Sand Glass的成員的名字:「法郎先生?」

「真來?小塗?」

無論喊誰都沒有反應。

一旦睡著記憶就會重置的忘卻偵探,在自己的腿上留下的關於Sand Glass的備忘錄,還有一個名字。


她走到吧檯邊,正準備繼續喊那個名字的時候,眼角終於捕捉到縮在角落的人影。

今日子微微笑了起來,放輕腳步往那個方向而去,聽在離他幾步之外,對著他開口:「厄介先生,你在這裡做什麼?」

精準的指出對方躲藏的位置,這下真是沒有藉口可言。隱館厄介有些無奈地走出轉角。

「今日子小姐,歡迎回來。」

「我回來了。」她重新向他打招呼,「其他人也躲起來了吧?是有什麼事情嗎?」

厄介還來不及回答,便聽見絆井法郎的聲音從廚房的方向傳來。

「真是的,厄介君你也太快破功了吧——」

「我早就說過瞞不了今日子小姐太久了啊!」厄介忍不住反駁,「但真的沒想到這麼快就被發現,不好意思……」


「法郎先生。」今日子望向已經來到吧檯前的Sand Glass老闆。

「今日子小姐,再稍等一下,真來和小塗正在做最終裝飾呢。」

「裝飾?」

她的疑問才剛說出口,便見到從廚房走出來的人影。

幕間真來和也川塗一人站在一邊,小心翼翼地拉著一台餐車,往三人的方向而來。

「原來這間店還有這種東西啊……」厄介看著餐車上蓋著的金屬圓蓋,語帶感嘆地說。

「這個是?」而今日子顯然對內容物更加在意。

「今日子小姐,打開看看吧。」厄介對她說。

她抬頭望了對方一眼,伸手打開金屬圓蓋。


那是一個蛋糕。

原來如此,今日子心想,所謂的最終裝飾應該就是指這個吧。

「今天是什麼日子嗎?我想這個手做蛋糕應該是為了慶祝什麼特殊的節日才端出來的吧。」

「今天是,對我來說很重要的日子。」開口的人是厄介,「我想,跟今日子小姐一起分享,所以請大家幫助我的。」

「是厄介先生策畫的嗎?」

「提出驚喜的人是我就是了。」法郎補充道。

今日子推了推圓框眼鏡,眼神直直望著厄介。

「厄介先生想要和我一起分享,對你來說很重要的日子嗎?」

「是的。」他說,「如果這個蛋糕、這個驚喜,能讓今日子小姐今天結束工作後,在很棒的心情下結束,就太好了。」


「……這樣啊。」今日子將眼神轉到蛋糕上,「那我就不問你,這個日子和我的關係了。」

「今日子小姐……」厄介一聽忍不住張大了眼,接著臉上的表情轉為無奈,而後輕輕微笑起來:「那,我們來吃蛋糕吧?」

「好的。」


果然還是瞞不了名偵探吧。


今天是,第一次見到你的日子。

END


寫在後面:

今天有點頭昏腦脹,有什麼不通順或BUG請見諒,之後應該會再修。

四年了還是最喜歡掟上今日子的備忘錄。いつまでも続編を待ち続けます。

弥景

【今日子夫妇】月亮河

·10.10开播四周年纪念

·日常期待第二季/sp

·反正肯定会有ooc

·请复习第七集

·祝食用愉快!


001

“我的身份是,侦探掟上今日子。”这样的开场白,我是听到过最多的人。


我是谁?曾经的倒霉蛋,生活中尽是不如意,需要侦探来拯救自己于水火的隐馆厄介;后来能自己解决一些棘手问题的厄介。

什么没有改变呢?如同我的名字一般,我持续性的倒霉透了。


比如今天,明明是去给今日子小姐买须永昼兵卫的“遗作”《玉米杆》时,书店出现了偷窃事...

·10.10开播四周年纪念

·日常期待第二季/sp

·反正肯定会有ooc

·请复习第七集

·祝食用愉快!

 

001

“我的身份是,侦探掟上今日子。”这样的开场白,我是听到过最多的人。

 

 

我是谁?曾经的倒霉蛋,生活中尽是不如意,需要侦探来拯救自己于水火的隐馆厄介;后来能自己解决一些棘手问题的厄介。

什么没有改变呢?如同我的名字一般,我持续性的倒霉透了。

 

 

比如今天,明明是去给今日子小姐买须永昼兵卫的“遗作”《玉米杆》时,书店出现了偷窃事件,远近警官就和我站一起,却没有办法证明我的清白:书掉落在我的周围,塑封已经被打开,一看就是已经阅读过的模样。当时会场里人潮涌动,就算吧监控调出来都找不到确定的人,我百口莫辩。

一,我找不到犯人,也无法自证清白:远近警官当时也在会场里购买,一听见会场的广播赶来发现那个“犯人”是我,也只能摇摇头,远近警官说不出真相,只能和其他人说我是个清白的倒霉蛋,可是自己是清白又无法释放这种感觉,糟糕透了;二,他们问我有没有看过这本书,我摇摇头又点点头,我确实没有看过出版的版本,可是我看过校对之前的稿子,我对故事很了解,我和其他读者不一样,并不是以第一次的心态阅读这本书。

急得额头快要冒汗,我答应过今日子小姐,在出版的第一时刻会买回去放在sand glass的柜子上,等着她自己发现,翻开书页发现那些故事——她已经读过千百次却仍旧陌生的故事,每一遍都是初次见面的惊喜。

可是我要完不成这一个约定了,虽然知道只要坚持等待,总会出现真正的犯人,而就算现在买回去,今日子也不会第一时间就从柜子里发现。可是……

 

一个熟悉的身影的走过,看起来十分的焦急,是创作社的社长,也是须永先生最初的责编小中先生,他仿佛在寻找什么东西,我一时忘了自己的境地喊出声:“小中先生,你在找什么?”小中先生推了推眼镜急吼吼的说,“《玉米杆》不见了,最早的那一本。”这一刻在庆幸自己不分地点的喊了这一句,原来那一本书是在人群中视察在混乱中从小中先生的手中掉落下来,但最后不知道怎么到了我的身边。这里的警卫一看理我最近就先不分黑白的把我给留下来了。

好在现在我终于可以离开,回到队伍里买到了须永先生的《玉米杆》。这次的宣传和小中社长说的一样,没有当做遗作来宣传,而是正常的宣传,不是封笔,不是遗作,而是意外遗留下来的“遗作”。

 

同时在发售活动中,还让读者一同玩了一个游戏:找到书籍的共同点,没有针对哪个系列,也不知道哪些读者会发现非系列故事中朝美女士的一生,原本17岁停止的生命,在须永先生的笔下,那些读者以为的休闲之作中书完成、书写一位女性的成长与老去。

这是独属于须永昼兵卫的浪漫。

 

 

002

记忆比我走得更快,回想到那时候收到邀请参加须永节,结果参加活动中收到消息说须永先生最终还是不敌病痛,不想看到今日子小姐失望的脸,本以为瞒了一天,原来今日子从我的言行之中找到了缺陷,最终今日子小姐在磁带上找到录音的原稿;然后被打印出来的原稿拿在手中,被委托查出是否为“遗作”,还有今日子小姐想借职务之便读完99本前作,度过的五天五夜;到现在终于见到被装帧、出版的《玉米杆》,即将放到书柜上等待被发现,完成那时候我们的约定——

“到时候请把它摆在书架上,让我自己去发现。”这样说道。

 

我都记不清我和今日子到底有多少约定了,好像有很多。我为今日子小姐的《Kの备忘录》并没有写下这些内容,我不想让今日子小姐知道她曾经和这样的我定下过约定,而更神奇的是每一个约定我们都完成了。

不管如何,都完成了。

 

看花,夏日祭,相棒的那段时间……都完成了,虽然中间也有缺陷,但是缺陷只存在我的心中,对于今日子小姐,是每个过完今天都会忘记的过去。然而我知道的,她曾经拥有过这些今天,我能为她写下来的今天。

 

想着天空许愿的事已经不做了,在天文馆打工的经历告诉我那些肉眼看见的星星,离我们4.5光年远,我向他许愿等待实现的过程需要9年,我们可以看见的,和我们能做到的、希望的有多少时间差呢?

我能接触到离我最近的星星在哪呢?

 

 

是我第一次见到今日子小姐的心动,白色粉色撞入我的眼底,给我的天空涂上不一样的底色;是我每一次和今日子小姐待在一起的时间,哪怕是难堪的还是让我感谢,我能拥有这时间;是我和她完成每一件事的,写下属于她的备忘录时的思绪波动……

 

我不是许愿的人,像是月亮,在天空中和她一起接受着那些愿望。

只是我只有一个,所以我自私的愿望只有我和她,还有她的一切。

 

 

003

为了朝美女士的生日,须永先生的非系列出版一直都在2月,回到sand glass时法郎先生笑着对我说:“怎么去了那么久?”只好笑着把那个乌龙说出来,我已经学会笑着把这种难堪变成趣事,是今日子让我知道今天的无可比拟,将我从消极的马里亚纳海沟救出来,学会在海面上呼吸新鲜空气。

 

真来帮我打开书柜,小涂已经收拾出了新增书籍的空位,我把《玉米杆》填进去,看着这一排的须永先生的书籍,虽然我们没办法继续新增一本就买来一本增加书柜的约定,但是这也是一种好的开头。

或许我还能邀请今日子小姐一起参加以后可能会举行的名侦探芽衣子系列的展览,就像那时候我鼓起勇气约今日子小姐那样。这一次我不会发生任何的意外,我们可以看一遍,两遍,三遍……听再多次也不会觉得厌烦,因为是她的今天,也是我的今天。

没有什么是比今天更重要的事。

 

 

“啊!”是今日子的声音,她在解决别的案件后回到这里,看见我们围在书柜,却正好看见了《玉米杆》,高兴的把书抽出来坐在桌边看完,她发出粉丝才有的感叹:

“在须永先生的书里是一部相对来说比较中庸的作品。”我坐在她的旁边没有发出声音,她掏出手机突然搜到了那个活动,又相继搜出非系列的六本:《水底杀人》《瞳悟空》《天使路过的人生》《争执杀人》《自由泳俱乐部》《黄绿少年》,和那次一样,今日子很快就找到了线索,倒不如说这个活动本就是她发现的,这才如此顺手解决,也不愧是快速侦探。

 

 

“一生还没有结束,所以我知道,这不是遗作,须永先生不会允许自己的遗作是给恋人的故事,这是属于他的财富。给我们读者的应该是更为宽阔的故事。”今日子如此评价到。

 

我不知道我给今日子的故事算是记录了我和她相遇后她的一生还是只是一个故事。但我想让她知道,像须永先生那样因为痛失恋人而选择在自己笔下继续她的生命,我不愿想象那样的故事。

 

 

 

于是就变成这样的场景——

 

“我喜欢你,请和我在一起!”

“好啊。”

 

“欸——?”是我没有想象到的结局,虽然那时她说过“请你再一次追求我”,但我还是碰过无数次钉子。

 

“你是不是追我很久了?”

“是……”

 

 

004

我说自己是月亮,你是给我亮晶晶的星,如今不如说我们一同和对方的影子坠入粼粼水波,是条明亮的月亮河,在温柔摇晃中靠近彼此。

 

你仍旧给我亮光

我献出我的陪伴

 

 

 

*

如果觉得这篇内容有些陌生的,请先去复习第七集!

这篇写得非常顺手,只写了一下午,看到最后的可以接上次的《水星记》一同食用。

是在上次搜集资料时产生的灵感,他们还有这样一个约定没有完成,其实剧中他们的发展也和须永先生相伴,我想试试用我的方法来填上这一笔。

以及我最常重温的就是第七集,第七集真的给了我太多太多的灵感,我爱这一集!

这次整理了一页的资料,希望对下次能有帮助!

最后的最后日常期盼有消息,实现了我愿意用半年不吃垃圾食品来交换!!求(哭)


贵圈真乱
【5448】冈田将生VS工藤阿...

【5448】冈田将生VS工藤阿须加

【5448】冈田将生VS工藤阿须加

夏旸鳕鱼

【昭和元禄落语心中】幸而(菊比谷×美代吉)


虽然主吃助菊/信菊,但是这俩意外也很有感觉啊……

【昭和元禄落语心中】幸而(菊比谷×美代吉)


  

虽然主吃助菊/信菊,但是这俩意外也很有感觉啊……

先の山は風で越える

【今日子】夏日三十題之一

1. 日劇《掟上今日子的備忘錄》衍伸

2. 隱館厄介X掟上今日子

3. 『厄介可以信任』

4. 私設注意:厄介於待業期間會在Sand Glass打工

5. 8/18厄介生日快樂,最近沒空只好放一下未發表舊稿XDDD


-

誰出去買冰淇淋


「我回來了——啊,好涼。」幕間真來一踏進Sand Glass,放下手中的幾個袋子,如釋重負般說道。

「歡迎回來。」一如以往坐在桌前喝咖啡的掟上今日子笑著打招呼。

「真來ちゃん辛苦了,外面很熱吧。」隱館厄介見狀迎上前去,接過她採買回來的東西。

「是啊,像是要被烤乾了一樣,能待在有空調的...

1. 日劇《掟上今日子的備忘錄》衍伸

2. 隱館厄介X掟上今日子

3. 『厄介可以信任』

4. 私設注意:厄介於待業期間會在Sand Glass打工

5. 8/18厄介生日快樂,最近沒空只好放一下未發表舊稿XDDD


-

誰出去買冰淇淋


「我回來了——啊,好涼。」幕間真來一踏進Sand Glass,放下手中的幾個袋子,如釋重負般說道。

「歡迎回來。」一如以往坐在桌前喝咖啡的掟上今日子笑著打招呼。

「真來ちゃん辛苦了,外面很熱吧。」隱館厄介見狀迎上前去,接過她採買回來的東西。

「是啊,像是要被烤乾了一樣,能待在有空調的室內真好……對了!」真來說到一半突然想起什麼般敲了下手,眼神也跟著亮了起來。

「怎麼了嗎?」今日子好奇地望去。

「車站附近開了一家新的超市,剛剛好像看到冰淇淋正在特價喔!」

「畢竟是這個季節呢!」Sand Glass的老闆絆井法郎走了出來,「既然這樣,針來ちゃん你怎麼不順道買一些回來大家一起吃呢?」

「那個方向沒有辦法遮陽……而且這麼熱的天氣根本不想在外面多停留一秒啊!」真來理直氣壯地回覆。

「冰淇淋啊……」抓著拖把的也川塗不知何時停下了打掃的動作,跟著開口了一句。他的眼神在室內環繞了一圈,最後望向厄介的方向。


「厄介先生,可以拜託你嗎?」真來見狀馬上意會過來。

「欸?我、我去買嗎?」想到外頭炎熱的天氣,他就提不起任何幹勁,「但是……既然是特價中,應該很搶手吧?如果讓運氣這麼差的我去買,很有可能到達超市的時候就已經賣光了……或是只買到最後剩下的四份、唯獨我自己吃不到的機率……」

「這麼說也是,以厄介君的運氣來說,很有可能呢。」法郎附和道,「那小塗,麻煩你去可以嗎?」

「……我的工作是調查和打掃。」

而對方顯然也同樣想避開在這炎熱的天氣之中外出。

「不然……我去買吧?」一直在旁邊聽著的今日子就在此時加入了話題。

「欸?今日子小姐嗎?」厄介驚訝地望向她,「外面這麼熱……還是我去好了?」

「如果你特地替大家去買,最後自己卻吃不到,也未免太對不起厄介先生了。」今日子揚著笑容,「我去買吧。」

「那,那就麻煩今日子小姐了。」法郎一聽,點了點頭。

「那我出門了。」

今日子從座位起身,將喝完的咖啡杯收拾到吧檯內,往門口的方向走去。


接著——


「今日子小姐。」

她轉身看向跟了上來的厄介,手上還拿了一把陽傘。

「我和你一起去吧。」


END


寫在後面:

是個三年前寫過的設定,前篇走這裡,希望可以慢慢補完這三十題。

以上!感謝閱讀!

弥景

【今日子夫妇】水星记

·8.15卷卷生日快乐!

·8.18隐馆厄介生日快乐!

·取个中间时间

·时隔好久重新写我的最爱

·感谢my葵的点梗虽然真的很不好写拖了很久

·ooc是我的

·希望掟上今日子和隐馆厄介先生开开心心

·有生之年还能等到第二季吗(我可以)

·祝食用愉快!


2019.10.10 10:30


今日子站在礼堂前显得有些不知所措,直到现在还是处于一种混乱之中。

从早上一醒来,总觉得身边空落落的但是又说不出少了什么:穿上往常挂在衣...

·8.15卷卷生日快乐!

·8.18隐馆厄介生日快乐!

·取个中间时间

·时隔好久重新写我的最爱

·感谢my葵的点梗虽然真的很不好写拖了很久

·ooc是我的

·希望掟上今日子和隐馆厄介先生开开心心

·有生之年还能等到第二季吗(我可以)

·祝食用愉快!

 

2019.10.10 10:30

 

今日子站在礼堂前显得有些不知所措,直到现在还是处于一种混乱之中。

从早上一醒来,总觉得身边空落落的但是又说不出少了什么:穿上往常挂在衣柜上的外套,每天检查的钱也没少,检查身体发现给自己的备忘录,下到一层的sand glass见到备忘录上出现的人,调查完之后,一切都重合了。

可是那种说不出的“少了什么”始终围绕着今日子。

 

法郎先生端着早饭出来了,笑嘻嘻的对今日子说:“吃早饭了~”四个人坐在桌边开始享用今日的早餐,今日子尝到过于烫口的牛奶下意识的往右边吐了吐舌头,然而右边的椅子好好的收在桌子下,什么也没有,真来看见了解释到“往常今日子喜欢和猫互动,今天它还没起床,平日里它都是坐在这张椅子上的。”虽然得到这样的解释,但是还是不对——那我为什么没有微微弯下一点腰呢?猫是种懒散的动物,喜欢懒洋洋躺在座位上。而刚才下意识的行为更像是想和谁搭话,可是会是谁呢?看起来位置是不常变动的,那么自己和谁建立了那般的关系呢?能够如此随意大方的露出小动作,得要是多么亲密的人呢。

 

这种不适感在饭后被真来拉着坐在椅子上的时候达到了最高峰,真来和今日子讨论对于恋爱的看法,今日子笑着摇了摇头,恋爱这种东西对于现在的自己不是必需品,不像衣食住行,离开了哪个都会觉得是作为人的缺少,而恋爱不是:

谁也不会想要一个每天都会忘记昨天的的记忆,一醒来只剩一半陈旧记忆的人吧,被重置的不仅仅是自己,还有对那个人的记忆、“喜欢”的感觉。

 

今日子看着真来不断陈述的模样,偷偷笑了笑,这样的真来看起来像是一个沉浸在恋爱氛围里的小女生,说着初见时的不甚愉快到在工作中的默契到终于决定同居……然而这对于没有昨天的回忆的今日子是十分陌生的话题,没有想象中觉得听起来觉得冗长,倒是觉得有趣。然而故事还没讲完,小涂就过来打断了真来,真来也一副如梦初醒般的模样反倒给自己道起了歉。

听着这故事,好似雾里看花,隐隐约约有个大概的轮廓,连自己都对这两人的故事感到十分有趣,又充斥着一些悲伤,这感觉又无法准确描绘出来。这故事熟悉得好像自己也听过,但是不管如何刨根问底自己也不会找到答案,毕竟自己是只有今天的人,那个日子之后的自己就不再对过去留有记忆。

这个故事,好像……真来她把最重要的给藏起来了……

 

 

今天本就醒得晚,被拉着闲谈、听那个还没被讲完的故事时间也容易过,就像sand glass里的时间真的快速的滤下来,竟然一晃神就到了十点。

故事被打断后四个人玩起了游戏,法郎先生说今日子平时没有委托时也会玩游戏,点头应允了。在玩游戏中今日子被蒙上布条,世界突然陷进安静的黑暗中,今日子的双手被真来拉着,整个身体随着手上带动的方向行动:能感受到脚下踏过了楼梯,踩着石板又经过松软的草地,在真来出声前鞋子前段碰到了一个门槛,应该是进入了室内,在室内很快真来就找来一个椅子让今日子坐下,摸索着坐下刚想把遮布拿开,动作被轻轻的制止了。

虽然没有很大的不安,他们都是自己信任的人,备忘录上时这样告诉自己的,自己能信任的是昨天的自己。但是接踵而至的疑问却把心脏给撑满了:她想看看这到底是是个什么地方,她或者他们又要做什么?这是游戏吗?或者是个什么谜题?

 

是法郎先生的声音:“今日子,有一个谜题要等待你来解,但是不可以放下遮布哦——”拉长的尾调藏不住的调侃,那就也不是一件值得过分担心的事,只要是一天能解决的问题,“最快速解决问题的侦探”可不是假的。

等待继续的语句中耳朵试图收集能听见的声音,但是接下来说话的人都刻意的压低了声音,好像一大点声就会走漏什么风声。

一片漆黑里捕捉不到的声音,没能听清成句的词语,都慢慢的让人觉得困倦,今日子靠着椅背上睡着了。

 

 

等悠悠转醒时,眼皮自然的眨了眨,这才发现之前施加的布条已经被取下,刚从黑暗里回复过来的眼睛没能完全适应光线,想抬起手腕微微遮挡一点刺眼的光时,却发现手指上有个亮光,经过折射落在地面形成了光斑,竟然是戒指。

今日子转动戒指试图取下,发现尺寸刚刚好,好像这个已经存在在自己的手指上很久了,这就是它该在的位置。

因为刚才闭上了眼,沉入了睡眠,今日子的记忆又回到了原点,花了点时间确认了早晨确认过的内容,针对现在这情况只能自己试图理清。

法郎先生、小涂、真来是可以信任的人,他们现在不在自己的身边,但更大的问题是,手上这枚戒指——如果自己没记错的话是代表着恋爱中的状态。

 

可是不会啊,自己是一个恋爱不需要主义的人,会有这样的人吗?能爱着每天都会忘记爱人的人?能有让这样的自己对他产生眷恋甚至是爱的人吗?

 

今日子遇见了一个难关。

刚才在梦里的她除了总是会被反复播放的最后的记忆片段,那个奔跑不停的仿佛无止境的地下通道里,愈来愈急的脚步声,好像在躲避着什么;还梦见了一个敞亮的开阔地,那里有一个倒霉蛋被人给围了起来,而梦里的自己在旁边笑出了声。

这是怎样一个梦啊,如此的突兀,没有过度,对比和相似同时发生在一个梦境。

而为什么会梦见另一个梦呢?头一个梦从记忆被重置以来时常出现在自己梦里,但是那个倒霉男人是谁?

 

在陌生的环境里带着让人心慌,试着走出去才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礼堂,装饰着鲜花和气球,喜气洋洋的场地却让自己陌生,这到底是为什么?真的是自己吗?

 

法郎先生走过来,换上了一身合身的西装,头发也被很好的设计过,他端着一杯白兰地说:“今日子,恭喜~我是sand glass的老板”说着比了个禁言的手势,“不要问,就当是我们给你的现实谜题。”

今日子也只好点头不问,让自己来寻找答案。如果他们都说是一个谜题,只能自己解开,她也想知道是不是只是一场闹剧,真的存在一个男人吗?

 

 

那么,调查开始——!

第一,走进了才发现礼堂里的每一个人都穿着配合的衣物,西装礼服,只有自己一人还是早上时的便服,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第二,他们每一个人都洋溢着笑脸,刚想凑近听,可是当自己一走近他们就默契的停止了谈论,让自己没办法入手;

第三……今日子从一开始就怀疑了,但是又迟迟不敢确认:

难道这真的是自己的……婚礼?

 

今日子不想再这么猜下去了,有了结果就去求证才是自己的做法,她主动走近真来,真来做完介绍后对今日子说“你都猜到了吗。”虽然尾音上翘但是肯定句,点了点头,“是我的婚礼对吗?”……虽然我忘记了那个人是谁。

“对,是我们给您的惊喜,也是你自己的要求。”真来没说太多就被站在远处的男人做了个“闭嘴”的手势,真来解释到“那是小涂”后闭上了嘴,带着今日子来到了准备室。

推开门最首先看到的是以往不太相同的婚纱,别样的设计:白色底色上增加了粉色调,和自己的发色又有微小的区别;裙摆上用粉纱围了几朵立体的花,从腰际之下慢慢的散开,使用亮色的粉色在白色的裙摆上渲染和点缀;不是修身款也不是大裙摆,从腰部慢慢的散开,裙尾刚刚好触地;肩膀处基本为一字肩,左肩处设计了一朵粉色的花。

真来让今日子坐下,没有让今日子提问在旁已经等候多时的美容师开始为今日子编发、上妆,最后帮助今日子穿上了这套婚纱。

 

 

可是,今日子还是没有搞明白,到底是谁,谁是自己的爱人,愿意和自己结定婚约?

 

墙壁上的钟堪堪过了半,已经是十一点半了,距离仪式开始还有半小时。

 

 

2019.10.10 11:30

 

今天最紧张的人莫过于厄介,明明是和今日子结婚的日子,他却紧绷得快要精神虚弱。

耳边仿佛还有法郎先生的调笑声:“阿拉~厄介会不会变成最倒霉的新郎?”自嘲的扯出微笑,还不一定呢,有可能……今日子会记得呢?毕竟是她自己提出来的,那时候的她还在笑着。要是等下她也能笑着就好了。

“会记得的。”小涂出声安慰,“刚才看见真来,感觉今日子她好像已经发现了什么,而且上午真来和她说了好多细节,今日子的解谜速度我们都知道的。”

就怕今日子还没真的明白,那时候结纳坂仲人给她每日洗脑,她察觉到了不妥却没有突破口,只怕现在也陷在胡同里。而且小涂不知道刚才蒙着眼带她来这个场地后,今日子睡着了,这是今天第二次醒来的她,上午真来的那些话她已经忘记了。

这多像他们第一次见面那次,她被安眠药弄得昏昏欲睡,醒来之后的她又是一个对案情茫然的她。

可是这次厄介不能告诉今日子,他们参加婚礼的任何人都不能。他们约定好了,不能告诉她答案,得要她自己来找到答案,就当是最大的一个惊喜谜题。

 

 

上午自己没有出现在sand glass,只能交给三位去做,看着她被带到礼堂,被黑布盖住眼睛的脸有疑惑,然后又慢慢睡去,这才能走过去搭起她的手,把离开了她一上午的订婚戒指给她戴上,为她挑起黏在脸上的头发,最后在黑布上轻轻亲了一下。

今日子像是在做梦,睡得也并不安稳,握着厄介的手攥紧又松开,厄介只能站在边上等梦境中的她慢慢平和下去才松开手离开。

因为他们约定好了,都得要今日子自己发现、解谜。

 

 

2019.10.10 11:45

 

放眼望去能望见的男人不过十几人,但是却没有一个人能给自己任何熟悉的感觉,今日子心里漫上了一层失望和难过,他们都说造成现在这个局面是那个曾经的自己要求的,可是现在的自己没有半点解谜开心的兴奋,本想找找谁的手指上也戴着和自己一般的戒指,但是每一位男士都及其不配合的把手藏在了身后或是口袋中,今日子不由得开始埋怨起曾经的自己,她就没想过现在的自己会失去耐心吗?

马上就是要正式举办仪式的时间了,可是自己却连那个人都找不到。她该怎么办?

 

 

今日子站在台上放眼看着底下来参加婚礼的人悄悄叹了口气,他们身上都带着小小的名片,比如坐在第三排的那个远近警官,他丝毫不关心自己的窘境,一个劲问自己还记得须永节上找须永昼兵卫老师的文稿吗?旁边名为冈村优的警官对今日子道歉,说远近先生非常感谢今日子对他的帮助,这可能太开心了说得多了些。

都快开始了,可是自己还没找到那个男人,那种一直缠绕着自己的感觉又让自己觉得近在眼前,只差点,只缺了点灵感就可以解决问题,因为刚才在黑暗中又睡着过去,之前的回忆已经脱节,这下能依靠的只有自己。

 

手拿捧花等待自己的那位不被记住、不被发现的新郎。这时看见一个男人笔直的往自己走来,眼神慢慢聚焦,首先看向他的手指,也圈着一个银白的光,原来他并没有在底下坐着,而自己看着他的脸,那是一种怎样的感觉:自己已经知道了有一个男友,他戴着戒指,两个人将在几分钟后完婚,但是对于他的模样却始终找不到答案,看见了这个人的脸恍惚中好像晃过影子,曾经出现在自己身旁吗?

他带着笑还有一些道歉的神色,终于走到今日子的身旁,侧身耳语:“对不起,直到现在你还在解谜吗?”循着声音微微抬头看到的脸,是一张白净的脸,担忧的神色还没褪去,面部线条干净利落,和自己讲话会体贴的低下头,头发非常服帖的贴在额头上……

好像真的是这个人,当他站过来时,困扰自己一天的不安也被扫除了大半。

 

 

“厄介先生……”司仪的话还在继续,今日子只听见了他的称呼,厄介……吗?

好像是对这个名字有印象,也许是日复一日的重复下自我意识产生了非陈述性回忆,只要一个触发点就变成了身体的一部分,而现在一听见这个名字看向名为“厄介”的男人,他稍微笑着仿佛是对自己的名字有所不忿,接着就满不在乎的摇了摇头,对今日子笑起来:“今日子小姐,请问您知道我是谁吗?”

 

是他,是他。明明没有昨日的记忆,也没有准确的认知,可是自己就告诉自己是他,笑着说:“原来我想给自己的是这个惊喜。”

 

 

整点的钟声响起,今日子凑上前微微踮起脚亲上了厄介先生的嘴唇。

如果是他的话,好像不用担心。

毕竟和他在一起厄运会被他带走,而自己就会变成幸运的那一个,这样两个人是个平凡的幸运和不幸。

 

 

“你还没告诉我为什么定在这天?”

“虽然你不记得,但这是我们第一次遇见的日子。”

 

 

2019.10.08 09:00


厄介站在今日子的对面被这个提案给惊呆了,这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一个挑战:今日子说后天的婚礼想请他们保密,让今日子醒来后直到婚礼都自己寻找答案,回到一切为零的开始,找到厄介,亲吻厄介,她想当做给自己的一个考验。

 

“可是……”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但是我们都已经走过了那么久,虽然我也不记得我到底是那一天愿意和你在一起,但是我发现我应该每次都会在醒来很短的时间里,看见你,熟悉你,你告诉我我们的关系,而我没有排斥,喜欢你,维持一天的恋爱。

“谢谢你愿意和这样的我在一起,虽然你也好不到哪里去,你这倒霉蛋。

“谢谢你给了我每一个无法复制的今天。”

 

 

厄介最后还是同意了,他虽然不安担心,但是相信今日子小姐,从一开始第一眼,她就是个聪慧的女性,她坚信每一天,今天一定会发生好事,那么祈祷之后的时间是今天的奢望,更是对未来的展望还有今天的见证。

 

“好。”

 

 

某个神秘的一天

 

“我喜欢你,请和我在一起!”

“好啊。”

“欸——?”

“你是不是追我很久了?”

“是……”

 

 

2019.10.10 18:15


厄介握着今日子的手怎么都不愿意放开,之前的那个戒指已经被一个新的给取代,今日子问道:“这个攒了多久?”

“其实……你也出了一部分。”

 

换成的是简单的素戒,内里只是刻了个相遇的日期,10月10日。

 

 

十月已然入秋,回到房间前,厄介抬头仿佛看见了一颗星闪过,放在以前他一定会急着许愿,希望自己不再那么倒霉,而现在他只想到,那是宇宙中的逃逸速度,一颗星逃离引力。

看向和今日子交握的手,谢谢你愿意被我吸引轨迹,也谢谢自己愿意被你吸引轨迹,我们相伴着一同环游人生。

 

 




*

最后的碎碎念

真的真的好喜欢今日子夫妇,这次葵给我这个梗构思了很久,但是写出来只有脑内的三分之一,甚至写到中间一度觉得太奇怪了,还好最后逼了一把自己,我希望他们幸福,不管是怎样的波折,只要结果是好的我都会非常开心。

这是给冈田将生的30岁生贺,祝福说很多遍也想继续说,30代也请继续加油,接到喜欢的工作,遇见喜欢的人,健康大事!

 

 


苍墟
这个视频很可以https://...

这个视频很可以https://b23.tv/av63461151
看完后是不是感觉冈田将生 汪卓成傻傻分不清楚呢
(看眉毛可以区分,冈田要柔一点,汪眉毛更粗更浓)

(也不知道这样打tag会不会被骂,先打了再说)

这个视频很可以https://b23.tv/av63461151
看完后是不是感觉冈田将生 汪卓成傻傻分不清楚呢
(看眉毛可以区分,冈田要柔一点,汪眉毛更粗更浓)

(也不知道这样打tag会不会被骂,先打了再说)

先の山は風で越える

【今日子】MASAKI生日短打

1. 日劇《掟上今日子的備忘錄》衍伸

2. 隱館厄介X掟上今日子

3. 8/15 將生生日快樂!30歲啦!!

4. 標題跟611是配套的(?)


-

吹風機的嗡嗡聲響在耳邊來來回回響著,帶著熱度的風也在他的頭頂到脖頸之間遊走,一邊用毛巾擦拭著頭髮。

溫度對他來說剛好,不會過燙。隱館厄介安安靜靜的坐在椅子上,任由身後的人在替他吹乾頭髮。


「厄介先生,不好意思害你掉到浴池裡。」掟上今日子沒有停下手中的動作,一邊說。

「不,這不是今日子小姐的錯——」他一聽連忙道,「本來就是我自己沒踩穩的……真是沒想到他會突然衝到大浴場裡,嚇了我一跳。」


他們...

1. 日劇《掟上今日子的備忘錄》衍伸

2. 隱館厄介X掟上今日子

3. 8/15 將生生日快樂!30歲啦!!

4. 標題跟611是配套的(?)


-

吹風機的嗡嗡聲響在耳邊來來回回響著,帶著熱度的風也在他的頭頂到脖頸之間遊走,一邊用毛巾擦拭著頭髮。

溫度對他來說剛好,不會過燙。隱館厄介安安靜靜的坐在椅子上,任由身後的人在替他吹乾頭髮。


「厄介先生,不好意思害你掉到浴池裡。」掟上今日子沒有停下手中的動作,一邊說。

「不,這不是今日子小姐的錯——」他一聽連忙道,「本來就是我自己沒踩穩的……真是沒想到他會突然衝到大浴場裡,嚇了我一跳。」


他們談論的話題需要追溯到當天早上。

向來標榜運氣最差的厄介已經是數不清第幾次被懷疑是殺人案的兇手,他習慣性地打了通電話到Sand Glass求助於最速解決的忘卻偵探——掟上今日子。


被給予信任的她就像往常一般——如那塊招牌所說的,在一日之內解決了這起發生於公共澡堂內的案件。

今日子所指認的兇手,是澡堂的某位員工。對方一開始還若無其事地進行著開業前的打掃,但一聽完偵探冷靜地敘述他作案的過程,他卻拔腿就跑。

在一旁兼任助手的厄介一見兇手想逃,立刻跟了上去,兩人在澡堂大廳追逐了一陣後對方衝進了還沒打掃完的大浴場——就這樣雙雙跌進浴池裡。


後來警察到場將犯人帶走,厄介則因為全身溼透所以在浴場裡洗了澡,換了一身衣服出來。

澡堂的老闆為了表示感謝及當初懷疑厄介的道歉,讓他免費使用澡堂內的所有設施。


澡堂的吹風機是設在男女兩個浴場之外的公共空間,所以當厄介頂著還裹了毛巾的頭髮從更衣室出來時,看見的就是今日子拿著吹風機站在鏡子邊等他。


「今日子小姐,這是?」厄介有些遲疑地望著她。

而她說,「沒有好好看著犯人讓他往外逃,也算是我身為偵探的責任。」


作為一點歉意,我幫你吹頭髮吧——她露出淺淺笑意。


今日子的動作很輕柔,坐在椅子上的厄介透過鏡子可以看見身後的她。

但沒多久他便移開了眼神,低下頭。

溫熱的風持續在周邊環繞,加上一整天的疲勞感使他有些昏昏欲睡。

沒過多久他的意識便忽然在一瞬間斷開似地,睡著了一秒,厄介整個人像是受到驚嚇一般從椅子上跌了一下,但在失去平衡之前猛然地站了起來。


今日子顯然也對這突發的一下感到不知所措,往後退了幾步,手也跟著抬高。

「厄介先生?」

「啊、啊……那個……我是,那個不小心睡過去了……」他望著她,有些困窘地答道,「好像有些太放鬆了……不好意思。」

她透過鏡子看著對方微微泛紅的表情,輕輕笑了出來,然後再一次走到他的背後把他拉到椅子上坐好,開口。

「……還沒吹乾呢。」


END



寫在後面:

將生三十歲生日快樂,這一年演了莎士比亞、演了晨間劇,期待看到三十代的將生更多作品。

然後我竟然寫厄今寫到第四年了XD 所以說續篇ry

可能會再修,以上!

庐桉
随手摸一张嘻嘻嘻

随手摸一张嘻嘻嘻

随手摸一张嘻嘻嘻

ARISTOCRATIC
银桑和紫拉约10年前的铜矿嗷嗷...

银桑和紫拉约10年前的铜矿嗷嗷嗷噢噢噢噢

花样少男少女 堪称奇迹剧 连璧花都已是中流砥柱!!!!!!!!!主题曲也是相当青春 记忆犹新 イケナイ太阳-ORANGE RANGE

小栗旬冈田将生有一期综艺闲聊007 一长腿 一回头 呼唤旬 好暧昧的萌 那期冈田dd始终是小迷糊的美丽状态 冈田dd自己上闲聊007 被一群大叔调戏的找不到北TT

银桑和紫拉约10年前的铜矿嗷嗷嗷噢噢噢噢

花样少男少女 堪称奇迹剧 连璧花都已是中流砥柱!!!!!!!!!主题曲也是相当青春 记忆犹新 イケナイ太阳-ORANGE RANGE

小栗旬冈田将生有一期综艺闲聊007 一长腿 一回头 呼唤旬 好暧昧的萌 那期冈田dd始终是小迷糊的美丽状态 冈田dd自己上闲聊007 被一群大叔调戏的找不到北TT

先の山は風で越える

【今日子】GAKKI生日隨打

1. 日劇《掟上今日子的備忘錄》衍伸

2. 隱館厄介X掟上今日子

3. 6/11 ガッキー生日快樂!!

4. 最近比較忙,隨手打,很短很潦草請見諒


-

「說起來,今日子小姐的生日是什麼時候呢?」

「這是企業機密喔 ♪ 」


「那麼厄介先生的生日呢?」

「又這樣把話題扔回來……我是八月十八日出生的。」厄介垂下眼睛,無奈地笑著回答。

「那還有兩個月呢。」

「是的。」

今日子向前靠近他,聲音比起剛才低了一些,像是在說悄悄話一般,開口:「我來準備禮物,到厄介先生的生日那天送給你吧?」

厄介頓時驚訝地睜大了眼,隨即反應過來:...

1. 日劇《掟上今日子的備忘錄》衍伸

2. 隱館厄介X掟上今日子

3. 6/11 ガッキー生日快樂!!

4. 最近比較忙,隨手打,很短很潦草請見諒


-

「說起來,今日子小姐的生日是什麼時候呢?」

「這是企業機密喔 ♪ 」


「那麼厄介先生的生日呢?」

「又這樣把話題扔回來……我是八月十八日出生的。」厄介垂下眼睛,無奈地笑著回答。

「那還有兩個月呢。」

「是的。」

今日子向前靠近他,聲音比起剛才低了一些,像是在說悄悄話一般,開口:「我來準備禮物,到厄介先生的生日那天送給你吧?」

厄介頓時驚訝地睜大了眼,隨即反應過來:「真的……?等等,今日子小姐!」

帶著眼鏡的白髮偵探揚著笑,一邊端起面前的咖啡喝了一口。

「今日子小姐真是的……」厄介像是心有餘悸般拍了拍自己的胸口,神色一轉,望向對方,「不過,就算今日子小姐會忘記我的生日,會忘記我這個人,我想我還是能夠收到今日子小姐的禮物的。」

「嗯?為什麼呢?」

「只要每天來到這裡……」厄介才一開口,便像是意識到什麼似地急忙收住後半句子,接著笑逐顏開:「……這也是企業機密喔。」


只要每天來到這裡,可以見到你,就是最好的禮物了。


END



寫在後面:

結衣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希望你健康快樂繼續拍戲。

這篇等我有空一點再補成完整版XD

乱七八糟自留地

没有人觉得小百合和山田春彦的互穿会很好吃么!突然脑补赤城面对山田的崩溃脸哈哈哈哈【不过话又说回来小百合是不是官衔比山田春彦还高啊】

没有人觉得小百合和山田春彦的互穿会很好吃么!突然脑补赤城面对山田的崩溃脸哈哈哈哈【不过话又说回来小百合是不是官衔比山田春彦还高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